页面

2012年12月18日星期二

重磅炸弹:王立军呈美领馆视频部分曝光 [薄熙来][谷开来][海伍德]

※范强※法特姗瑟希蒲※ @fightcensorship 2012-12-18 01:29:33 UTC
英国电视台Channel 4拍摄的薄熙来案件纪录片(片长47分钟):Chinese Murder Mystery - Bo Xilai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iwNSJ_IG1c 内容简介:http://is.gd/OBbPyB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intl/2012/12/201212180252.shtml
重磅炸弹:王立军呈美领馆视频部分曝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18日 转载)
   
    来源:英国第四频道
      
    《中国谋杀之谜》采访了海伍德以及谷开来亲近的朋友,以及大量证人。他们的说法可能挑战此前大众对这一案件的看法。这部纪录片的导演是埃德华.沃兹 (Edward Watts)。其中包括王立军呈美国领事馆视频部分资料。
      
    尼尔海伍德生与死:MI6间谍还是政争犠牲品?
      
    英国第四频道于11月12日晚上播出《海外特别报导:中国谋杀案之谜》(Chinese Murder Mystery, A Dispatches Special),记者史考特‧克拉克(Cathy Scott-Clark)与李维(Adrian Levy)花了一年时间,针对英国人尼尔‧海伍德(Neil Heywood)的命案,走访认识他的朋友、同事、英国使馆人员,并采访到薄家的亲信。除了揭露海伍德其人其事,对海伍德英国间谍说加以辟谣之外,也指出 此案的疑点,质疑中国人民法院所呈现的版本与判决。
      
    尼尔‧海伍德1970年10月20日出生于伦敦,父亲是股票仲介人,母亲从事电视直销业,底下还有一个妺妹。他父亲上哈洛公校(Harrow Public School),因此他在十三岁时也进入该校读书。他的舍监大卫‧培瑞(David Parry)注意到海伍德并不是一个很勤奋的学生,「他以为哈洛将来会成为他的晋身阶」,所以得过且过。在初级会考之后,培瑞老师特别警告海伍德,假如他 再不用功的话,可能进不了大学。然而海伍德依然我行我素,因此在高级会考中表现不佳,勉强及格,进入沃里克大学(Warwick University)念国际政治。

    重磅炸弹:王立军呈美领馆视频部分曝光
  
    本节目的记者连络了海伍德在哈洛公校的三十位同学,他们只记得他喜欢Talking Heads乐团,运动不怎么在行,其他就没有什么印象。而沃里克大学之中似乎更没有什么人记得他。他的舍监培瑞老师说,海伍德似乎是一个很难让人留下印象 的人。而海伍德似乎也很清楚他给人这样的印象,并以其神秘的形象为荣。
      
    1992年他毕业的时候,得到了一笔奖学金,前往北京学习中文,修毕三年的中文课程后,1995年他前往大连。当时的大连市市长就是薄熙来,他想把大连建 设成「北方明珠」,因此对西方招商引资;而许多大连市的生意人则想让自己小孩学英文,因此海伍德很轻松地就在大连的小学找到了教英文的工作。
      
    到了九零年代末尾,他显然已经在大连市落地生根,不但跟当地的女孩子交往,后来也跟她结婚,生了两个小孩。他当时对同事说,他想要自己开设语言学校,然而 此计画从来没有实现。公元2000年,他到北京的英国大使馆作结婚登记,英国使馆人员注意这号人物。当时北京英国大使馆的第一秘书,凯瑞‧布朗 (Kerry Brown)对他觉得很好奇,「那时候,很少英国人住在北京以外的地方,尼尔‧海伍德人很随和,是道地英国人的样子。」几个月后,布朗到大连市去找他,发 现他漫无目的地穿着毛衣牛仔裤晃来晃去,不像当时许多在中国的英国人汲汲营营地想要发大财。
      
    2001年,海伍德开始觉得缺钱,教师的工作不但辛苦而且薪水也低。他想模仿他的英国朋友们,进入顾问一行大赚一笔。他不但懂中文,又有中国老婆,所以进 入此行似乎并不困难。然而万事具备,只欠东风,那就是他没有「关系」,不认识什么中国政界人物。他读报知道薄熙来的儿子到英格兰留学,上的是哈洛 公校,他认为这是他的大好机会。
      
    2003年,海伍德终于靠着他从前在哈洛的旧识,跟薄瓜瓜与谷开来搭上了线,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在伦敦贝克街「皇朝会」餐馆。海伍德曾经告诉朋友,薄瓜瓜是 靠他才进入哈洛公校读书的,在他死后,媒体把此说法当成事实报导,但这是谎言。 1999年12月,十岁的薄瓜瓜在谷开来的陪伴下,来到英格兰的伯恩茅斯(Bournemouth)上短期的语言学校,并在公元2000年进入哈洛公校, 靠的是一位「皇家英国军团」(Royal British Legion,这是一个为英国现役与退役军人募款的慈善机构)的义工,范多‧维维安梅(Fido Vivien-May)的帮忙。这位义工向记者证实他确实曾帮忙薄瓜瓜申请哈洛,但「那孩子得以入学,完全是因为成绩优异缘故」。
      
    所以当海伍德在伦敦见到他俩时,薄瓜瓜已经在哈洛两年,此时,薄熙来仕途一片大好,谷开来必须花更多时间留在中国。海伍德于是对她提议,他愿意代为照顾薄 瓜瓜,例如在期末时,到学校去把他接回家。谷开来同意了,并给他一辆二手的宾士车,让他可以方便接送,还让他使用位在伦敦西区的公寓。匿名的消息 来源(薄家亲信)表示,「尼尔偶尔会帮瓜瓜的小忙,主要是跟学校有关的事情,然而薄家并没有花钱雇用他,他也没有义务替薄家跑腿。 」
      
    然而对于海伍德来说,他虽未受雇于薄家,但他现在有了「关系」。 2002年他在哈洛校友录上写道,他的工作是:「帮助在中国作生意的英国企业」。他本人也开设了一家公司,驻册于伦敦的尼尔海伍德有限公司(Neil Haywood & Associates Limited)。然而根据英国商业局的报告显示,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商业活动,也好几次因为没有呈缴财报,而被列入警告名单之中。
      
    然而表面上看起来,海伍德好像挖到金矿了。 2004年薄熙来成为中国商务部部长的时候,海伍德也搬到北京,他的两个小孩则进入显赫的英国德威学校北京分校(Dulwich College)就读。他本人开始作英国贵族的打扮,加入英侨商务协会,也参加英国使馆的各种宴会活动。
      
    此时,他的主要工作是仲介:替英国公司找到能够廉价制造产品的中国工厂,假如搭上线成交的话,他可以赚取佣金,价值高达合约的15%。这样的工作买空卖 空,并非靠真才实学或本事,也许因为如此,他喜欢故作神秘,此时遇到他的英国人记得海伍德讲话刻意含煳,喜欢强调他认识共产党高层,例如跟薄家很 熟,可以轻易把事情搞定。
      
    他本人特别喜欢詹姆士‧庞德,他日后买的银色Jaguar轿车车牌以及手机号码,都包含007这三个数字。而这一点似乎是他死后造成外界揣测他是英国 MI6间谍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可能是英国大使馆在公元两千年时确实曾经对他感到兴趣,想要找他反映大连当地的情况。然而本节目的记者在调查中, 找不到任何证据支持他是间谍的说法。英国政府强烈否认此说,也否认他受雇于英国政府。一般说起来,MI6应该不会鼓励手下的干员开着车牌号码是 007的车子跑来跑去。
      
    海伍德显然没有什么商业长才,也不是苦干实干的类型。所以,当薄家于2007年开始倒楣的时候,海伍德的仲介生意也受到了影响。当年年初中共元老薄一波过 世,薄熙来失去靠山,从商务部长一职被贬到重庆去。另一个大危机是谷开来当时被检查出水银中毒,在牛津的薄瓜瓜要求休学一年以回家照顾母亲。谷氏 中毒一案在2007年12月6日向北京的公安局报案,警察的结论是薄熙来的前妻之子指使司机、佣人下毒。当时谷开来病得很重,很少出席正式场合, 也停止跟旧识与朋友连络,她似乎对于以前在大连的旧识有了戒心。当时海伍德跟朋友抱怨,说谷开来变了,变得神经质、似有偏执妄想,却仿佛不晓得谷 氏中毒的事情。
      
    当时海伍德生意走下坡,显然有点狗急跳墙,向朋友吹牛说他陪伴薄熙来搭飞机从北京飞重庆。然而记者所采访到的薄家亲信说,薄熙来虽然曾经见过海伍德多次, 却根本没讲上一次话,而且中国领导人旅行时,不可能让外国人陪伴。
      
    谷开来可能同情海伍德,还是帮他介绍一个要在重庆郊区盖大批英式住宅的建商。然而到了2008年,重庆建商因为海伍德未能引入英国资金,把他赶走。当年夏 天,德威学校寄来他小孩的注册缴费单时,他写了一封e-mail给瓜瓜,狮子大开口地要求一笔钱,希望谷开来赔偿他被建商赶走、以及报答他多年前 曾经照顾薄瓜瓜的功劳。薄家非常讶异。 2008年北京奥运举行的时候,薄瓜瓜安排海伍德与他母亲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的茶馆见面。结果,海伍德向每个人道歉,说他并不是真想要薄家给他那么多 钱,只是希望薄家帮他一把。
      
    海伍德没有坚持薄家给钱的理由,可能是他已经可以自行找到「关系」。这个时期,海伍德当上北京阿斯顿‧马丁跑车(Aston Martin)的非执行经理(non-executive director),他也自称是英国前任首相邱吉尔的一个远房亲戚,杭莉叶塔‧史宾赛‧邱吉尔(Lady Henrietta Spencer-Churchill)女士的驻中国代表,后者当时想要把室内装潢的生意扩展到中国。杭莉叶塔女士向记者证实,她跟尼尔很熟,但他们的合作 没有任何结果。
      
    2010年4月,海伍德回到英国,他的公司因为没有呈缴财报,而被商业局除名,他不得不付出一笔高昂的法律费用,请求高等法院暂停该判决,使他不被银行列 入黑名单,能够贷款还债。然而他的债务情况没有好转,2011年年初,他再度e-mail给薄瓜瓜,再度向薄家要钱,这封信的口气比前一封更加急 迫,还详细列出他当年如何帮忙瓜瓜办舞会,甚至如何在瓜瓜参加高等会考时,担任哈洛公校与瓜瓜父母的中间人。
      
    谷开来听说海伍德又寄e-mail来,评论说海伍德这次真的疯了。在重庆公安局局长王力军的怂恿下,谷开来向重庆的公安局备案,报告海伍德的行径。薄家还 是拒绝给钱,海伍德跟前次一样也没有再坚持,而双方似乎还是维持友好关系。 2011年夏天时,海伍德跟薄瓜瓜在北京的五星级旅馆里见面,一起喝酒,海伍德还询问谷开来的身体情况,表示想去探病,瓜瓜说谷氏不想见客。
      
    事实上,2011年春天,海伍德的生意似乎有了起色,他搬到北京北郊,一个月房租高达四千英镑(五万人民币)、门口有警卫看守的高级社区,还买了那辆车牌 有007的银色Jaguar 轿车,以及一艘游憩艇。最后一位跟海伍德聊天的朋友,是英国财经记者汤姆‧瑞德(Tom Reed),他们在北京顺义区的一家义大利餐馆吃饭。这是11月9日,他被谋杀的4天前。瑞德说,当天海伍德看起来心情不错,他谈起他在一家情报咨询公司 哈克路特(Hakluyt)的新工作,还说他想搬回英国去,没有提起薄家。
      
    两天后,11月11日,海伍德参加了北京工人体育馆所举行的「跑车俱乐部」成立餐会,当天很多中国有钱人都在现场。 11月12日早上,他接到了一通电话,要他到重庆去。
      
    11月13日晚上,他住进重庆的丽景渡假酒店。 11月15日旅馆清洁人员发现了他的尸体。三天后,11月18日,他的遗体就被火化了,死因据说是「饮酒过量」。他的追悼式不久后在英国举行,海伍德的遗 孀以及小孩特别从中国飞到英国参加。许多朋友听说海伍德过世,死因是心脏病,他们虽然感到难过,却未怀疑他的死因。
      
    然而耶诞节时,谣言流传说海伍德是被谋杀的。 2012年2月初,王力军与美国的李锠钰联络,说有一名外国商人在旅馆里死亡,需要他的专业知识进行法医学鉴定,他会派两个人专程送血液样本到美国去。然 而李锠钰在美国等呒人。王力军的手下在二月初被逮捕,而王力军本人在2月6日跑到美国领事馆去请求政治庇护。
      
    澳洲记者高安西(John Garnaut)当时被请到美国领事馆当翻译,他说他一进图书馆里,王力军开口就讲谷开来谋杀海伍德的惊人故事。王力军还声称他自己被薄熙来追杀,不能离 开领事馆,必须等北京派特警来重庆保护他,他才愿意走。
      
    他当时在美国领事馆所讲的故事,与人民法院定罪谷开来的版本非常类似:谷氏约海伍德到酒店会面,想办法劝他喝下了大量的威士忌酒,他醉酒呕吐,要求喝水, 谷开来趁机在水里面放了氰化物,毒死了海伍德,谷开来接着离开旅馆房间,并在房间门口挂上请勿打扰的牌子。
      
    海伍德的英人朋友认为上述版本,未能解释许多疑点。比方说,海伍德死时,不但有新工作,又搬新家,似乎已不缺钱,不太可能为钱再跟谷氏开口。更何况,即时 是前两次他真的开口,过程都相当和平,与暴力沾不上边;再如,海伍德跟薄瓜瓜一直维持友好的情谊,甚至一直到尼尔死前。这些,谷开来不可能不知 道,也不可能真把海伍德当成一大威胁,或会危害薄瓜瓜的人。
      
    本节目的匿名消息来源则表示,谷开来不可能谋杀海伍德,因为这样做,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她自己曾是律师,为何已经跟公安局报案,却又觉得必须杀人灭口?何 况谷氏中毒以后,行事更是谨慎,不可能在薄熙来政治生涯仍属一帆风顺之际,做出如此莽撞的事情。本节目还访问到谷开来1999年在伯恩茅斯陪儿子 读书,她所租的公寓的房东,房东先生理查‧史塔利(Richard Starley)证实了薄家亲信的说法,他说谷开来是事事为儿子着想的好母亲,为人客气,行事低调稳重,不可能犯下蓄意杀人罪。
      
    而检查官为此案所呈现的物证,亦值得商榷。比方说,王力军在投案的三个月后,终于交出了血液的样本,辩护律师在庭上指出,其中的毒药含量不足以杀人。当时 房间的窗户被打开,窗台上有脚印,是否代表第三者进入?辩护律师也质疑,海伍德的尸体有被搬动过的痕迹,是谁人所搬?另外,检方说监视器拍到谷开 来出现在旅馆中,然而此录影带并没有在庭上播放。同样地,王力军声称他拥有谷开来认罪的录音带,这个带子也没有公开播放。
      
    英国国会的外交委员会(Foreign Affairs Select Committee)主席理查‧奥特威(Richard Ottaway)表示,谷开来的审判,以西方的标准来说,属于极简主义(minimalist)。虽然审判的过程只有一天,也没有提出许多罪证确凿的事 证,然而,它确实举行了,也公开了,符合了英国对于中共的要求,海伍德案必须公开审判的最低标准。
      
    本节目的匿名证人提供了另一版本:谷开来确实曾经到旅馆去见海伍德,然而她离开时,海伍德人好好的。后来有第三者进入旅馆房间,毒杀了海伍德。匿名证人又 说,谷开来在今年三月被逮捕之前,曾对她表示,王力军罗织罪证,刻意栽赃。所以,后来谷开来在法庭陈述时,特意强调王力军在整件事过程之中所扮演 的角色。
      
    匿名证人又指称,此案王力军涉嫌最重。王力军是专门从北京调来,到重庆调查谷氏被下毒之事的警察。他办事牢靠,很得薄家信任,他甚至负责为谷氏安排医生与 疗程,薄熙来显然觉得太太的命都是王力军帮忙捡回来的,很是感激。海伍德寄e-mail给薄瓜瓜要钱时,全世界知道此事只有三人,除了薄家母子俩 之外,第三个人就是王力军。
      
    王力军曾经有一度为他的仕途感到忧虑:2010年中共似乎打算办他的贪污罪,当时他有两位同事死得很可疑,他还对别人表示一些黑帮似乎有高层在支持,他变 得相当紧张焦虑,甚至罹患了严重的失眠症,必须接受治疗。然而匿名证人在2011年再见到王力军时,他似乎变了一个人,什么都不怕了,一副高枕无 忧的样子。最后,王力军叛逃到美国领事馆,这对中国共产党而言,应是可以判处死刑的大罪。然而,最后王力军却只被判了十五年,政治权利只被剥夺一 年。单单这一点就无法让人不起疑。
      
    西方的观察家在看海伍德命案时,把此事与中共的权力斗争结合在一起,薄的垮台才能保证左倾路线受到压抑,习近平等人才可以高枕无忧地掌权。确实,海伍德命 案爆发后,一个月之内,谷开来就被逮捕,而相关人物都相继下狱,薄熙来也被开除了党籍与公职,现在正在秦城监狱面临多项指控与调查,即使是下一代 都被殃及,薄瓜瓜现在已经躲起来。假如一个英国人之死,可以使薄家的势力被斩草除根,永绝后患,那么,对薄的政敌而言,代价应该可谓值得。
      
    多位西方记者表示,海伍德案让他们开了眼界,见识到中国政治勾心斗角以及阴谋狡诈的一面。前北京英国大使馆人员,凯瑞‧布朗表示,一位英国公民被诱骗到重 庆的一家三星旅馆,然后被灌氰化物毒死,英国难道只能沉默吗?将来英国人到中国去,还会觉得安全吗?显而易见的是,海伍德虽死,然而此命案的重重 疑点并未得到澄清,许多人也仍无法释怀。
   
    简介: Chinese Murder Mystery
      
    In November 2011, Old Harrovian Neil Heywood was murdered in a hotel room China, allegedly poisoned with cyanide by the wife of one of China's rising political stars, Bo Xilai. The killing of the 41-year-old from southwest London shook the foundations of the most populous country in the world.
      
    Bo Xilai, who had been widely expected to become China's Vice President, and whose father was a found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was ousted and faces a criminal inquiry. His wife, Gu Kailai, a multi-millionaire lawyer, was convicted of the murder, in a trial that lasted just one day. Guagua, their British-educated son, who had counted Heywood as a personal friend and counsellor, is today in hiding – allegedly pursued by secret agents of the Communist state.
      
    As everyone scrambled for an explanation, a series of increasingly lurid stories emerged. They portrayed Heywood as a spy, swaggering around Beijing, driving a Jaguar with personal 007 number plates, a linen-suited philanderer who had seduced the politician's wife and then tried to blackmail her. She was portrayed as 'Dragon Lady Gu', who lured Heywood to a tryst in a remote city where his whiskey was laced with cyanide.
      
    Her husband, Party bigwig Bo, was revealed as a political piranha, who had consumed a legion of enemies, rising to within a whisper of becoming Vice President of China. Their son, rich kid Guagua, was described as having been chauffeured in red Ferraris between a succession of ever-wilder parties on both sides of the Atlantic while his dad campaigned on a back-to-basics austerity platform. Millions of pounds had allegedly exchanged hands in shady business deals between Bo, his wife and the victim. For the first time the inner machinations of the world's most secretive state had been revealed for public perusal - and what could be seen was ugly.
      
    One year on from Neil Heywood's lonely death in Chongqing, almost every person connected to the case in China has gone to ground, raising concerns that many have been rounded up and disappeared. Those who are still free are silent, too cautious or scared to risk talking. Websites mentioning the case are blocked, any debate of its consequences in China is stifled. Working in this climate of heightened paranoia, Dispatches has unearthed a gripping tale at the heart of the political machine: an Englishman abroad whose death was used to stack the outcome of an internal power struggle within the heart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Dispatches has made contact with a close personal friend of both Neil Heywood and his alleged killer, a first-hand witness to many of the events in the saga, whose testimony challenges everything we thought we knew about the story. Far from being in the Bo family's inner circle, or the broker of six figure deals, this insider claims that Neil Heywood was a peripheral figure, who befriended the family's son Guagua: an Old Harrovian giving succour to a new Harrovian, carrying out mundane and unprofitable tasks for the Chinese pupil at sea in an English public school. He reveals the details of Heywood's first meeting with the family, and expose how, when Heywood's luck ran out, his own businesses in Beijing failing, he twice approached the family, asking for millions of pounds, demands that, according to the insider, were reported to the police by the woman who would later be accused of murdering him. A dutiful wife, who forsook her own lucrative legal career to support the political ambitions of her husband, Gu Kailai had narrowly survived an attempt on her own life, details of which we can reveal for the first time.
      
    The insider's testimony maintains that Gu was then framed for killing Heywood. Her husband's numerous political opponents foresaw how the death of an inconsequential English associate could disbar Bo from office, dismantling his deep-rooted support among China's poor for whom he remains a champion, and, creating a global scandal.
      
    A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holds its 18th National Congress - a once in a decade meeting to decide who will be the country's next leader - this film (from the multi-BAFTA winning True Vision stable, directed by Edward Watts and produced by award-winning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Cathy Scott-Clark) reveals the truth about a murder that has changed the course of China's history.
   
    本文来源:英国第四频道

下载:
http://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B/薄熙来/2012/1117/
英 国第四频道-中国谋杀案之谜 Chinese Murder Mystery-薄熙来、谷开来、海伍德.mp4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