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091216 翟明磊: 不公! 正确预测汶川地震专家被迫提前退休

Subject: 翟明磊: 不公! 正确预测汶川地震专家被迫提前退休
Date: Wed, 16 Dec 2009 00:41:44 +0100
To: lihlii-g <lihlii@googlegroups.com>

http://www.1bao.org/?p=1156

不公!正确预测汶川地震专家被迫 提前退休

from 壹 报 by 守 火客

不公!正确 预测汶川地震专家被迫提前退休

翟明磊

壹报连续为抬抬女,冯 正虎,被自杀副市长鸣不平,有友人说壹 报可改为打抱不平报了。的确壹报以公民教育为主线,打抱不平只是偶尔为之。不过,这一期壹报不得不继续 打抱不平,这一不公正事件不仅因为是由于壹报的报道 而引起。另重要的是这种不公有可能导致汶川悲剧重演。

      潘正权,德阳地震局的预报员,仅仅因为他正确预报了汶川地震,并通过壹报向外界公开了汶川预报的真相,受到领导 报复,于上月被逼提前四年退休,离开了心爱 的地震预报岗位。

      国家地震局与四川地震局称汶川地震没有预报,很难预测,这个谎言被一个小小的德阳地震局预报员所打破。

      潘正权是一位成功预报过汉旺地震(被写入官方的《中国震例》)有三十五年地震预报经验的老预报员。2008年3 月19日,潘正权得知下面什邡马井镇万兴社 区去年十二月份之后出现井水变色。而且水里有青霉素味。潘正权立即在现场调查,并警觉地回想起松潘地震时同样的 事情发生过。得出初步结论:隐藏断裂活动引 起地下物质渗溢,引起水变色变味,属于地震宏观异常。

      潘正权向省地震局报告这一异常后,省地震局置之不理。情急之下,4月16日潘正权打破阻挠用德阳地震局的名义正 式下发文件,宣布德阳地面出现地震宏观异 常。这份德阳地震局十八号文件送到市府市委三十个部门,并同抄送给省地震局。

省地震局没有任何反应,没有上报,也没下来核实。

      左等右等。4月30号德阳地震区金河台数字倾斜,GL值马尔康小金间出现异常。潘正权明白这不是开玩笑了。当天 他填写了正式的标准会商卡。

     "确定小金南地区为震区。震级五级。依据为水井,电磁波,倾斜,小震活动分析。时间为5月"。

      这是汶川地震中从龙门山地震带发出的唯一一张地震会商卡,也是龙门山带唯一的短临预报。这也是事后四川省地局反 思材料中确认的唯一报宏观异常的两个台站之 一。

      也是四川省地震局唯一的一份三要素齐全的预报。

      这个预报时间准确:五月,震级偏小,汶川实际发生为8级地震,报的区域与实际震源相交,小金南地区也是受灾区。 这样的预报如果及时防范可大大减少地震损 失。这样的预报被中国地震预报权威,地震局局长陈建民的老师汪成民称为正确预报。(不精确,但判断正确)

      令人吃惊的是,四川省地震局没有任何反应。

      5月6日,就是在汶川地震前六天,潘正权发现金河台数据增加三倍,确定无异的地震前征,潘正权又一次上报四川地震局。

      省地震局同样不做任何反应。

      一场死亡八万余人的大地震就发生了。5月12日。

      四川地震局失职!

      四川省局的人在反思会上说"潘正权你是提过意见,但你说的是五级和八级相差两级。"潘正权大声说"总比你们不划 圈圈,连个龙门山监视区都不画好些吧!我是 黑屋子摸门,起码说有地震,你们连有都没有。"

      听了潘的话。总结时,四川省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程万正哭了,而且哭了好几回。

      原来地震局发现唯一在局里龙门山地震带提出三要素的只有潘正权,唯一报异常的是潘正权。可是一切都迟了,迟了!

      2009年5月,潘正权不顾不明人士的威胁,(威胁是手机匿名短信,原文公布如下:" 这里面牵涉到上面 对整个地震预报的处理,你一定不要开腔,要小心。 ")勇敢地接受了我的采 访,在公民网络媒体壹报公开汶川地震预测真相。 称四川省地震局不上报不核查是不作为行为。

      文章发表后,潘正权受到极大压力。德阳地震局局长警告潘正权,"我们已经调查过了,翟明磊不是记者,你私自接受 他采访是非法行为!"并且要潘正权停职检 查。一天,潘正权面前坐着德阳市地震局正副五位局长,逼迫潘打电话给我要求撤下文章。我拒绝无理要求,并称,在 网络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世界范围内的众多 文明国家,任何公民都有权对公共事务进行调查,不需要记者证。我是博客不归中宣部管,你们无权要求我撤稿。

      最后为了保护潘正权免受开除失业的命运,我做了部分退让,删去德阳地震局局长装修办公室买轿车等三句话,以免潘得罪顶头上司。

      让步后,德阳地震局局长得寸进尺,要求全文删除。我让潘正权转告,你局长没有权利要求一个公民撤回他的博客文 章。并且这个文章是事实的报道。我要求与局长 直接通话,他拒绝。我只有请潘转告我的一句话:局长先生,潘正权正确预报汶川地震是国宝。保护国宝,你就是有功 之臣,迫害国宝你就是有罪之人。请权衡之。

      由于潘正权告知是在国家地震局邀请的全国会议上接我的采访。所以德阳地震局没有贸然开除潘。

      但自从我汶川地震预测真相系列文章在壹报发表后,局里实际让潘正权处于无事可干的"停职"状态(没有停职的名 义,实际上却靠边站)。不能做地震预测分析, 甚至不能参加县里的会议,各种参观也不允许。潘,这样一个资深的预报员竟无事可干。

      这样的状态持续三个月后,德阳市地震局于九月份打了报告,10月29日批准,强迫潘正权退休。而潘正权正常退休 应当在2013年,整整提前了四年。这样一 个经验丰富的地震守望者离开了他的岗位。

     "这是不公正的,与我揭开了汶川地震预测真相有关!我们的一位副局长,就是那位嘲笑我地震预报有什么用,就是 他,擅自撤掉了德阳地震局一个关键台站,导致 地震预测困难。这样的副局长竟然升一级当调研员!而我一个国家地震局被认为是有功之人被提前退休!这公平吗?"

我问潘正权:"你后悔吗?后悔向壹报公开汶川预测真相吗?"

      潘大声说:"我绝不后悔!汪成民说:八万人的死应当换来几句真话,我不过是说了真话而已。我不后悔,因为我说的 都是实话,我没有一样东西是编造的。 2008年2月就发出警告了,地震带我都是圈出来的。"

      更可笑的是,被迫退休后,德阳市地震局局长还让潘正权写保证书,不要上访,不要上告。潘告诉我,面对这种屈辱, "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被迫签了这个 保证书,这也是他退休后没有及时向外界公布的原因。

      然而他的地震界的朋友们为他打抱不平:"你怕什么。地震预测三十五年,他们还让你做一个主任科员,好比乞丐再沦 落也不过是叫花子!"于是潘正权鼓足勇气向 壹报诉说。

       他一口气说了下去!

     "官方太黑了,不想干了,是真的。我养老算了,不要管地震了。在这个环境下,地震预测没办法干。干事的人太艰辛 了。现在地震局开一个研讨会没人来,开一个 有发礼品的会局长副局长都会来。我以地震局名义发布的防震文件,宣布有宏观异常,局长看了非常生气,要求我删 了,而且要我把电脑里的也删了。96年以后就 给我穿小鞋,2009年五月,我接受你采访揭发汶川预测真相后,他们就实际上停了我的职,也就是不让参与业务活 动,甚至连下面的县的地震会议都不让我参 加,甚至连参观的会都不让我参加,我等于没事干。

      99年我就成功预测了汉旺地震。我们的局长是原来政协副秘书长。两个副局长一个以前是武装部部长,一个是管理科 科长都不懂地震。咋个搞。啥子都不让你干, 怎么干?只有退休,退休还能提一级,副县级,多拿几百元。"

      我问"你家里人怎么看?"他的回答出乎意外。

      "我夫人非常欢迎我退休,她说你老得罪人,哪一天被杀了都不知道。"

      512地震,德阳市做得非常完美,这里有一份我的功劳,他们做得太过分。我的功劳是有证可查,有史可查的,我尽 了力,国家地震局与四川省地震局的反思材料 写得清清楚楚。德阳是报了宏观异常的。"

       最后他用绝望的声音反复地说:

" 我下课,我没有办法,我下课,我有什么办法?"

      我深深感到一个地震基层工作者的屈辱,辛酸,虽然在电话里看不到潘的面孔,但从他有些梗咽的话语知道,他已心灰意冷了。

      我请他尽最后的努力为中国地震预测的未来做建言。潘说:"中国地震系统是上下脱节。国家地震局眼里看不起地方上 的群测群防,对基层专家深入认识程度不够。 强祖基院士的一个女研究生在我这儿学习了一个月。反而是院士还尊重我一些。为什么说四川省地震局有严重的责任要 追查呢?汶川震后,我收集龙门地区36个县 材料,全部存在气象上的宏观异常。

       2月14日,都江堰出现了二百多群震有的达到三级可感。成都市地震局副局长洪时中在都江堰电视台反复地播:"都 江堰不会发生唐山这样的大地震!"地震局应 当负责任。首先四川省地震局是收到我宏观异常的,他们既没有往上报,也没有下来查。你如果来查了,上报了,没查 出来,或没人管,那是水平问题,而不是态度 问题。"

我说一句最后的实话:现在的人还把持着领导岗位,汶川这样的悲剧还要出现。"

      采访中一位地震界的权威预测者向壹报提出质疑,国家地震局四川地震局不是最迷信小震闹,大震到。这会怎么打马虎 眼说是没有大震?这二百多次都江堰小震也被 死死掩盖,四川省地震局对外称汶川地震没有一点前震,无法预测。

      是的,这些判断失误,不作为的领导者没有受到任何处置,反而让有功之臣受过。四川省地震局黑白颠倒。历来是先进 工作者的潘正权,因为预报了汶川地震,得罪 了四川省地震局,2008年没有评上先进工作者。2009年被迫提前退休。

      唐山地震一幕仿佛又重演了。预报唐山要地震的耿庆国,汪成民被审查,靠边站,主张华北无大震的某负责人反而脱离 责任,青云直上。在地震界这种劣币淘汰良币 的现象已不止一次发生过了。

      做为全程报道地震预测的公民记者,我认为四川省地震局与德阳地震局需要一场人事地震,撤换在汶川预测中不负责任 的官员。古人将震卦写成上中各两小横,最下 一长横,(相同的两个符号叠加)意为阴气太重,阳气压在下面不得抒发,小人得重位,君子被挤下台。古人认为地震 是与政治有关的。这一震卦作为中国地震台网 中心的标识。起码在中国地震界,这一震卦名符其实。

      另有北京专家向壹报反映,汶川地震后,四川省地震局本应彻底反思寻找原因,当时中央组织北京专家来四川考察现 场。四川省地震局不出面,迎接他们的竟是旅行 社导游,在一些点上是走马观花拍照,并不能与当地百姓深入了解实情。有一些专家愤怒地脱开这种走形式的考察团留 下来自己调查。

      在这些专家中,潘正权是唯一用脚走完考察全程的人。

后记:尽管壹报做的是 正确的报道,尽管潘正权表示绝不后悔接 受了壹报的采访,但我仍为壹报的报道导致潘正权先生提前退休受到污辱与损害而深深内疚。我也非常赞同艾 晓明老师说的媒体对被报道者不应当是消费者的心态, 消费他的好消息,坏消息。然后置之不理。因此壹报会极力维护潘正权的合法权益,并向各公众媒体呼吁维护 一个优秀地震预测者的尊严与利益。壹报会竭尽所能。 也请大家相助。的确如果这样的正确预报员仅仅因为他仗义执言就被下课,未来谁敢做真正的地震预报?不预 报地震的没事,还有功,预报的反而受过,受辱,受伤 有这样不公平的事吗?这样下去,下一个大地震,谁还敢象潘正权一样大声预测呢?我们的安全又何在呢?

我还呼吁,哀莫大于心死的潘正权先生不要放弃希望,坚持预 测,民间总会有有识之士支持你的

附文:

请对地震预测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务必读一下以下文章:可详细了解潘正权在汶川预测中关键作用与他遭受的各种离奇 的不公。各种图表科学证据也在此文中。

汶 川地震预测真相之四:汶川震前曾有地震预报会 商卡!没人理睬

星期三, 五月 13, 2009

他们,预测了汶川大地震!

翟明磊

我相信,我的民族能接受一切真相。

————笔者

龙门山带曾发出地震预报会商卡,

      没人理睬!

壹报独家披露,地震局预报员正式填写会商卡预测汶川地震,却无人理睬,这是地震局内部承认的唯一一份来 自龙门山的预报,却被官僚主义忽视了, 至今这份预报成为烫手山芋,被掩盖,被保密……

预报员被威胁……

这个成功的预报员生存状态让笔者明白地震为何报不出来了!

汶川地震后,中国地震局、四川地震局召开数十次新闻发布会与咨询通报会,发言人称: 地震很难预测,这次汶川地震情况尤为特殊,震前没有发现任何前兆信息,没有前震,没有收到任何预测意见。

这是谎言,潘正权的故事就是证据。

潘正权只有中专学历,71年以前是矿区的井下工,喜欢研究井里的古化石,被工程师看中后,着力培养成为当时群 测点的观察员,在群测点多次预测地震, 才被招为地震局正式干部。他向工程师苦学地震预测知识,曾成功预测汉旺地震,道孚地震,黑水地震,松潘地震(参 与),而在地震圈小有名气。1974年参加 地震工作,在台站五年,1979年调原什邡县地震办工作五年,1984年调德阳市防震减灾局,一直搞地震预测工 作.至今,还是一主任科员。

局长一边打麻将,一边挥手!

笔者刚坐定,向他以前成功的汉旺预测表示敬意——这是写入<<中国震例>>的漂亮预 报。

潘正权一挥手,"唉,不好说,一说起我就心疼。开会时,四个同志,科长,副局长都不同意我的预报,我坚持要 报,我有足够证据,他们说你不能以德阳市 地震办公室名义填。以个人名义填。填好后办公室不给我盖章,为这个事,我吵,找局长。这个局长他想什么时候打麻 将就打麻将,我去找他,他在打麻将,而我好 多天没得休息都在研究地震。我找到局长,说科长不让我填,副局长反对,我盖章的意思不是让你们承担责任,只是证 明我是这个单位的人,局长打麻将,把手一 挥:给他盖给他盖。——就这样我提前十二天成功预报汉旺地震。"

听得蛮令人心酸,我想此人大约是个直肠子。

他犹豫了一下。

"你是我第一个接受谈话的,因为地震后,我收到了短信:'这里面牵涉到上面对整个地震预报的处理,你一定不要 开腔,要小心。'所以我什么都不敢说, 有个记者跟了我三天,我什么都不敢说啊。"

潘开腔了。

河水有了青霉素味

2008年3月19日,什邡地震办公室,告诉潘正权,马井镇万兴社区去年十二月份之后出现井水变色。而且水里 有青霉素味。潘正权立即动身去了,之后 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条小道之隔,小道北面很多井有问题,南面则没有异常。3月21日在同一个镇与马井相距几 公里外几十户人家出现同样的情况。潘正权在 纸上一划,一个断裂带明显出来了。潘警觉地回想起松潘地震时同样的事情发生过。潘立即得出初步结论:隐藏断裂活 动引起地下物质渗溢,引起水变色变味,属于 地震宏观异常。

潘的论断,还有其它支撑——当时什邡一带小震活动不断,多为三点二级地震,2008年元月后发生了一串小震 群,这个范围,以三点八级为中心发生了一 圈圈小地震,从北向南成串发生。潘心里打鼓,难道龙门山断裂带又活跃起来了?

潘正权上报给四川省地震局,省地震局没有理睬。"你们自己化验一下吧。"四月十五,什邡地办化验结果出来了 ——锰重金属超标。

四川地震局就没有什么消息了。

潘正权有点急,万一出了问题算我头上怎么办,他受到汪成民在唐山地震中在局长门口贴大字报的启发——我可以发 文件嘛。——发文件,潘正权也花了点 劲。就在落实地震宏观异常时,德阳地震局一个领导说:"能不能往环境污染上改嘛,不要说是地震嘛,现在要稳 定。"潘正权坚持是地震宏观异常。这位领导一句 话不说,脸色不好看。

于是德阳市防震减灾局2008年18号文件诞生了,这份前所未有的红头文件,抄送三十个单位市委市政府市人大 市政协四大家,上面写明发现地震宏观异 常。四月十六日抄送四川省地震局,潘正权心想,"我发正式文件,你四川地震局总得睬我了吧。"

怪了,没有人睬德阳的人,正式文件也没有用。

 

图片说明,这必将是载入汶川地震史册的文件,预报员在四川省地震局置之不理的情况下,自行用 德阳地震区的名义自发红头文件将发现地 震宏观异异常捅给市委市府三十个部门,同时再次以文件方式报告四川地震局,省局仍不与过问与落实。

没有人任何来理我

2007年11月7日,在成都召集开的四川省地震趋势讨论会上潘正权要求把他这个区域划进地震关注区域,没有 人睬他,潘正权有点恼火:"我这样不好 回去交待!" 
2008年4月9日,在雅安召集的四川省部分地方地震局地震趋势讨论会上, 凉山州防震减灾局代放科长提出:近期南北地震带中段小震围空异常,有7级地震的形势在增加。也同样受到冷落。

左等右等。4月30号德阳地震区金河台数字倾斜,GL值马尔康小金间出现异常。潘正权明白这不是开玩笑了。当 天他填写了正式的标准会商卡。

"确定小金南地区为震区。震级五级。依据为水井,电磁波,倾斜,小震活动分析。时间为5月"。

 

图片说明:这是潘正权划定的震区紧贴汶川震区,受灾也不轻。

图片说明:如此明显的异常图。

为什么确定五级,潘正权苦笑,"我毕竟是中专毕业,见识得少,龙门山地震带最高也就六点二级,我不敢报高,再 说一般来说八级地震前震为六级,我想当 时三点五级前震,主震最多五级。唉,要是和别的专家商量一下就好了。"

潘正权报的小金南地区与12日汶川震区紧紧挨着,有部分重合,受灾也不轻。

会商卡潘正权郑重上交了四川地震局地震预报研究所。

没有回音。

也没有人来落实。

5月6日出现异常,金河台发现倾斜变化了三倍。确定无疑的异常,潘正权上报四川省地震局。

还是没有人来落实。

5月12日汶川地震前几天,一直成串的小震活动突然没有了。这是极不正常的。

当然还是没有人来落实。

地震了,死人了。

6月12日开会了。四川省下半年趋势会商会。

在会上,大家沉默了。潘正权很奇怪:平时这种会都没啥地方上的人发言机会。这一次安排他第一个发言。要听他分 析下半年宏观趋势。潘正权从来没见过这 么多国际上出名的院士大学者。潘很不客气,一下子把材料摊开,说震前有情况,宏观也有,微观也有,"我也填了会 商意见卡,没有人理我。我在不得已情况下才 以文件形式发到三十个部门。震前,省局也知道我们异常。"

四川省局的人说"潘正权你是提过意见,但你说的是五级和八级相差两级。"潘正权大声说"总比你们不划圈圈,连 个龙门山监视区都不画好些吧!我是黑屋 子摸门,起码说有地震,你们连有都没有。"

听了潘的话。总结时,四川省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程万正哭了,而且哭了好几回。

原来地震局发现唯一在局里龙门山地震带提出三要素的只有潘正权,唯一报异常的是潘正权。可是……

在会上哭了的程万正面对公共媒体称:汶川地震,我们没有收到任何预测信息。

他在撒谎。

四川地震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程师说:如果潘报了地震会商卡与异常,省地震局去落实了,认为不会发生地震, 那就是业务水平不够的问题,现在省地震 局根本没有去落实,那就是工作不工作的问题了。

成了诸葛亮

在之后的各种地震局会议上,潘正权成了中心人物,他定宏观就是宏观,他定异常就是异常。潘正权想起地震前,地 方的人员是边缘人。连开会都是在街边店 吃个饭发个文件袋再给五元钱就打发了。风光之际,潘心里不是个滋味。

汶川地震后国家给了地震局二千万做考察。潘正权作为唯一特邀代表,分在第二组。他的调查与众不同,走路,从汶 川走到北川,每天走几个县,他们收集了 上千个宏观异常,仅潘所在组就有上百条。

这才发现有大量的宏观异常,而且是必震信息,但震前报不上来,当时没有人重视。"震前牦牛不上山。山上野鸡满 山飞,震前鸭子不下河。震前鸡跑到树上 睡。"有个绵竹人雷新和,99年经历过地震,地震前几分钟,鱼拼命往外跳,跳了二百多斤出来落到稻子上,忙着去 逮,就在那同样的地方,三十九号径,又出现 这种情况,汶川地震十二号当天下午二点多,地震前几分钟,雷兴和他就喊,鱼又跳了,要地震罗,他们八十多口人全 跑出来。房子倒完,一个人没死。汉旺林业局 木材管理站站长,他在李县干了八年地震监测。发现地震前几天蚂蚁搬家,黄蚂蚁一股一股往前冲。第二,是当天上 午,看到一条大蛇,平时是看不到的。陪客人喝 酒,打麻将,说狗是怎么回事,狗老是刨坑坑,乡村说狗刨坑坑就要死人。这个同志想到了,他说以前地震也经历过, 他想会不会是地震喔,他想给地震办报告,可 是我报了,没震咋负责任,迟疑了,地震了,把他从屋里摔出去了。"

地震局钱越来越多,台站却越来越少

潘正权为啥敢报地震,能报地震,正因为他是个直肠子。在别人眼中他是个愣头。在地方局,预报人员是最不吃香的 人物。因为不报地震,没事,地震局认为 地震本来就很难预测,报了地震,简直是给领导添麻烦。

潘正权说"我只有这一个本事,我不报地震干不了别的。"德阳市地震局领导一度想把预报部门撤销。一位副局长 说,地震预报在汶川地震作用一点作用都没 有喔。偏偏正是这个副局长,在2007年任代局长时把德阳仅剩二个台站又撤掉一个——重要的清平监测站撤了,只 剩一个人守着。

德阳原来有四个台站,国家越给地震局拨钱,台站越减少, "在我们德阳市三百六十万人,四千多平方公里。德阳市境内,四川省地震局只给我们下了一口井。安了他们的数字仪 器。我们不知道钱用哪了。也不知道总理曾给 特批基金,加强龙门山断裂带的监测。"

汶川地震时整个德阳只剩下金河台,潘正权靠这唯一台发现异常。

地震时,金河台也完蛋了。德阳现在没有台站了!

地震后,国家给了地震局巨额的资金,可是没有人来给德阳重新建台。

潘正权让四川省地震局重新来选址。四川省地震局回答,可以,要三千元车马费。

潘正权欲哭无泪。

因为预测了龙门山断裂带地震,得罪了四川省地震局,历来是先进工作者的潘正权,今年没有评上先进。

潘正权极其沮丧:

"这个地震预报确实难,说老实话,汉旺地震,松潘地震,汶川地震,我发现这些领导震情观念越来越淡薄,地震部 门是他们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 来不要的单位。 震前我申请到六万费用加强监测。全部被他们用来搞宣传做教育基地了。有的领导把人民的钱不当钱,搞了几十万,搞 了监测设备,由于不配套,有的连验都没验收 就作废了,这次地震掩盖好多事情。"

图片说明,这是重要的资料!显示金河台电磁波出现异常,如此明显,震前均上报四川地震局,在 其内部文件中,四川地震也承认了。

一个成功预报员的苦态

"我再也不想干了。他们让我写材料,说我和李有才走得近了,是反党联盟,让我交待我们是如何搞地下活动的。"

"你不知道,在下面——天都看不到。"潘正权一声长叹。

"他们对我太过分了。我在德阳是个地震权威。工作35年还是个主任科员。我向省地震局、国家地震局要课题,人 家都不认我。我向德阳市科委打报告,人 家都不批,说我没得资格做。——主任科员有啥资格。96年第二任局长是武装部长。副局长,原来是水电局局长。地 震局第一把手,除第一任外都是空降来的,从 地震一步步干起来,没得想。地震前,组织部一个副部长他说,你这辈子到退休只能做主任科员。

谈话中,潘正权多次唉叹自己是主任科员,"人微言轻"。

2004年为了助理调研员的一个名额,潘正权不得不与一个初中毕业的会计同台竞争,局里十六个人开会,领导在 开会前做了"工作",十五个人都不投他 的票,潘正权只有自己投了自己一票。而一个校医在地震局评为地震助理工程师。

潘正权妻子没有工作,一家重担在肩上。

蚊子腿上刮肉,连奖励潘正权预报绵竹地震的六万五千元,局里只给他一千九百元。

这一次他得了德阳市抗震救灾先进个人,拿了二千元,并不是因为他预报了地震,而是灾后他帮市领导起草安民告 示,震情监测有功。

"他们说我和领导关系不 好。还有领导在会上公开说我是白专——现在这个社会还提白专!我是搞技术为人民工作。我白专的技术总比你们一天 到晚打麻将,吃吃喝喝好。"

最让潘正权屈辱的是作为地震局唯一的预报权威,他的计算机还是96年购买的,已经无法使用,申请购买打印机, 扫描仪,未被批准。别的科室都发了七八 千一台的相机,潘最需要相机工作,给他的却是傻瓜机。

"我难道真是个傻瓜吗?"

潘自然是"笨蛋",没过多久,他就说出了一番注定要得罪领导的话:"现在反思起来,国家地震局、四川地震局从 战略思想上来说就是错的。国家三十多个 亿搞地震预报的钱放在鲜水河地震带去了,他们认为西昌重要得很,有好大的地震。2004年四川省研讨会上,我就 提出四川最危险的地方是龙门山,鲜水河现在 概率很小,从时序周期节奏来说,还没有到。"

说到底,鲜水河有一大堆水电站啊。

上下脱节

说是不干了,退休,但一说起地震预测,潘又两眼放光。

"地震能不能预测?地震是引力的积累,能量的释放,以地震形式释放出来,在能量积累阶段,地表上感觉到的东 西,肯定有。第一个,中国地震预报四十多 年,没有前兆,人们就没得玩。周总理早说地震是有前兆,可以预报,你说没有预报,那以前是怎么预报出来的。是专 家拍脑子弄出来的吗?是有依据的,至于时间 准不准,是判断的问题,只能说我们的认识还没有深入到那一点去。如果全国人民象弄萨斯那样弄地震,你说弄得到弄 不到?你说没有前兆,我说的那些条是不是前 兆?你如果能将我反驳掉,千千万万水井,为什么就那一个出现?松潘平武就出现过,我为什么敢报异常呢?科学家们 老说准确,要啥子准确。原因都不清楚的东 西。地震预报,人们形容,我们就是在黑屋子里摸门。要啥子准确,老是对我们苛求。要准确要准确,我的预报非常准 确就是震级小一点嘛。总比你们圈圈都不划, 准确到哪儿去罗!

这些年来,地震局上面机构与下面脱节。四川省地震局属于国家地震局派出机构,四川省地震局就没有一个管地市州 的部门。四川省地震局是首席分析员制 度。他咋管。四川省地方处是管台站建设的。省地震局监测预报处改了名字了,综合科技发展处。就没有预报官。我们 向上报情况,都是报四川省地震局监测预报研 究所。

潘送我出门,(应采访对象要求此处删去三句)一个破椅子坐了十六年。"

图片说明:金河台这么明显的数字倾斜异常显示,鬼才看不出来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