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7月20日星期六

杨弘义:孔杰荣是如何控制陈光诚的?

http://canyu.org/n77124c6.aspx
孔杰荣是如何控制陈光诚的?
[日期:2013-07-20]    来源:参与  作者:北京 杨弘义

参与编辑按:此文只代表作者观点。

(参与2013年7月20日讯)众所周知,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亚美法研究所主任孔杰荣(Jerome Alan Cohen)先生一直是台湾政府的大红人。现总统马英九和前副总统吕秀莲都曾是孔杰荣教授的学生,现在台湾的第一夫人周美青也曾经是孔先生的研究助理。从 七十年代起,孔先生在台湾的民主化过程中发挥过较为重要的影响。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位知名的法学教授同时也是中共政权的座上宾,更是被中共政 权认可的"自己人",是中共信任并依赖的"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放眼当今世界,能在近半个世纪内于台、中政权左右逢源两岸通吃的唯有孔杰荣一人 耳!!

自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孔杰荣教授上百次访问海峡两岸。早在1972年,他就以美国科学家联盟访问团团员的身份访问中国,受到中共周恩来总理的 会见并与他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1977年,他更是受到了当时的中共元老邓小平的接见。

1979年以后,孔杰荣开始常驻北京 ,从此开始了与中共政府的亲密合作。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说:"就算是我当年住在北京的时候,我也不是以客座教授的身份。我为北京市经委工作。北京市经委希望能够管理经济合作的事 宜,他们需要训练他们的干部。我跟市经委的负责人肖秧就达成了一项协议,他后来成了四川省长,那之前是重庆的市委书记。肖秧是位赵紫阳式的人物, 非常有智慧并有教养。他是我在中国最亲近的朋友。他邀请我培训他的人两年,并不是在法学院里面。他的人也不是学生,而是脱产干部。"熟悉中国社会 和中共政治的人都知道,在文革刚刚结束的中国,绝对不是一个北京市政府可以决定任命一位美国专家培训其干部的,没有最高层的决策,任何一级地方政 府都绝对无权做出这样的决定。

孔杰荣又说:" 我们在中国为法官、检察官、律师和教授开办了多种培训项目。"事实上,他和他的研究所、法学院至今仍在继续着多年来的中国政法干部培训课程。为此,纽约大 学每年得到巨额的来自美国国务院的项目经费。

中共为了回报孔杰荣的贡献,给他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待遇:他可以以外国律师的身份在北京执业。显而易见的是,律师身份仅仅是个掩护。为中共培养干 部、为中共的外交战略出谋划策、与台湾国民党的秘密沟通、对美国政府对华政策的影响和公关等才是中共重用他的主要目的。确实,在这段特殊的时期, 中共急需改革开放并冲出亚洲,两岸之间的历史纠葛、亚洲地缘政治和国际政治格局的巨变,包括苏联影响力的下降等等因素,美国政府及西方盟国欢迎中 国的开放和变化,满怀期待一个"市场化"的中国必将带来其内部民主政治的发展。因此,孔杰荣遇到了一个难得的好机遇。他长袖善舞,游走于各种政 治、经济等利益集团之间,尤其在中、美、台三方之间起到他人所无法起到的作用。他在中国从北京到地方建立了广泛的关系,不仅在政界、经济界,而且 与许多大学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客观地说,孔杰荣对于中国对外开放所需要的一些法律建设、对于培养中共干部对于国际商务法律知识的了解、对于个别人 权问题的解决等等是有一定贡献的。

但中共一贯宣称"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中共如此厚待孔杰荣自然也不是没有目的的。事实上,在与中共合作的几十年间,无论是他个人或是他的法 学院研究所,都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以孔杰荣对于中国社会、中国文化及中国政治的了解,他不可能不知道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极权专制政党,不 可能不了解中共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也不可能不懂得中共政权是世界和平和发展的一个巨大威胁。但他从不批评中共,从来没有站在公义的立场 上。如果要把这说成是他的"智慧",还不如说是他的狡黠甚至是他利欲熏心和贪婪。是的,虽然如今他已八十好几了,但仍然雄心勃勃,他仍然拥有许多 庞大的计划,他仍然想控制一切。

陈光诚来美后的种种经历表明:"教父"柯恩控制着他的一切。陈光诚滞留美使馆期间,美国国务院数次让孔杰荣给陈光诚通电话,孔的主要目的是说服陈 走出使馆,去他为陈光诚选择的中国高校读法律。这正是中共乃至奥巴马政府所希望的。但他全然不关心陈光诚全家数年来所蒙受的难以想象的迫害和对未 来不可知的恐惧心理。他最大程度上充当了中共的说客。后来由于奥巴马政府遭受到世界舆论的巨大压力、加以正处在美国两党竞选的关键时期和美国国会 对奥巴马政府的压力,还包括民间人权组织如对华援助协会的竭力推动,陈光诚一家才得以登上来美国的飞机。陈光诚来到美国后成了奥巴马政府的"烫山 芋"。

可以想象的是,美国政府和中共政权对于陈光诚赴美的交涉一定会有秘密协议或承诺,但美国政府不便也无法公开限制陈光诚的言行。这个时候,中共的老 朋友孔杰荣及与中国政府有利益合作的纽约大学充当了两国政府的最佳代理人。孔以陈光诚恩师的身份严密"保护"了陈。从入境美国到陈光诚呆在纽约大 学的数月内,全球媒体追逐的陈光诚无法单独接触到任何媒体。这就是孔杰荣现在宣称的"让陈光诚远离总统选举和政党斗争"。事实上,许多在美国长期 支持陈光诚一家的朋友们都无法见到陈。包括议员史密斯及陈的朋友傅希秋牧师都无法单独和陈见面或交谈。即使在孔的大本营外交学会所进行的陈光诚与 媒体的见面会上,任何媒体的提问预先要经过孔的筛选。孔和纽约大学以关心保护陈光诚的名义完全限制了陈的自由,陈光诚受到了超乎寻常的"保护和隔 离"。

大多数媒体及在美国的中国人权活动者在几个月内都难以见到陈光诚,因此网友开始形容陈的处境是从"山东东师古"到了"纽约纽师古"。全世界的媒体 和读者都在等待着这位盲人英雄讲述他的故事,讲述他全家遭受到的长期的严酷的迫害经历,希望听到他对中共政府的人权批评,但所有人不得不失望。史 密斯议员曾邀请他去国会出席听证会,陈也答应了,但最终因为孔杰荣和纽约大学的阻扰才使陈光诚失信于史密斯议员。

孔杰荣教授不愧是红遍美、中、台的久经沙场的老手,说他是老狐狸实不为过。一味压制陈光诚行不通 ,也不能永远不让他接触外界和媒体。于是他为陈光诚安排了自传的出版事宜,通过出版社与陈苛刻又复杂的合同,以合同要求保密为理由限制了陈光诚的多数对外 表达,太多外界感兴趣的问题他无法回应。并且,以巨额的经济诱惑(稿费或版税)作为对陈的控制手段之一。如果陈违规讲话,孔可以借出版社之手以高 额违约罚款来制裁陈。这确实是高招,在大半年的时间里,陈即使接受采访,讲话受到的限制还是很多。这样的控制很好地满足了把陈光诚和当时的美国大 选完全切割,也满足了中美之间就陈光诚问题达成的秘密协议。这个协议应该是美方答应尽力让陈光诚闭嘴。所以不难理解,即使陈光诚的侄子陈可贵被报 复判刑,陈光诚也只能作出较为温和的反应。在控制陈光诚并最大程度减少其影响力的方面,孔杰荣教授又为中共政府立了大功。

在陈光诚的问题上,纽约大学起到的作用也并不光彩。众所周知,纽约大学极其重视中国的教育市场,虽在2011年3月28日就拿到了中国教育部原则 同意建立纽大上海分校的公函,但直到2012年10月5日才在上海正式挂牌成立。上海纽约大学是中国第一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美合作创办的大 学。虽然挂牌成立了,但仅仅是个空壳,还不能进入正式招生。关键的第三份批准文件即该校的招生计划和学费标准等还须中方的最后批准。事实上,到了 同年11月份才得到中方的最终批复。陈光诚一家是2012年5月19日来到纽约大学的,从5月到10月这段时间,是孔教授对陈光诚控制最为严厉的 阶段。虽然纽约大学否认与中共有任何关于控制陈光诚的私下协议,但明眼人却无法不把上海分校的最终批准和陈光诚事件挂钩。寻求去中国设立分校的世 界名校很多,为何纽约大学能独占鳌头?这自然与孔杰荣教授与中共多年的亲密合作是有关系的。

前段时间,由于媒体报道了纽约大学因为惧怕中共压力而要把陈光诚扫地出门的消息,在美国社会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无疑,陈光诚是当今中国反抗极权专 制、追求公民权利的代表性人物,他的勇气和追求激励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为自由和权利奋斗。因此,中共政府视他为眼中钉。陈光诚在努力适应美国生活 的几个月后,就开始反抗孔杰恩及纽大对他的裹挟和控制。他开始频繁接受采访,他去了华府并出席国会的听证会,他开始与国际人权组织和其他国际机构 接触并合作,他猛烈抨击中共政权的人权侵害。他去了欧洲议会并出席听证会。

纽约大学和孔杰荣为开始失去对陈光诚的完全控制而震怒,从去年11月份起就彻底停止了陈光诚一家的生活费。显然这是对陈光诚"不听话"的惩罚。而 真正令中共政权大为恼怒的是他数月前接受了台湾人权组织的邀请要去台湾访问,并且将和包括民进党主席等人会晤并将出席一系列的活动。中共政府在国 内通过其家人对陈光诚施加压力,以阻止他的台湾之行,在海外,纽约大学和孔杰荣软硬兼施,全力阻止陈光诚访台。当他们知道陈光诚不会改变主意后便 迅速作出抛弃陈光诚的决定。他们不想让陈光诚这个失控的"麻烦人物"影响他们与极权中共的合作。尤其是上海纽约大学已开始正式招生,他们未来的计 划当然是中国教育市场的扩展。我们后来知道,陈光诚去台湾时,孔杰荣正在北京做中共的"座上宾",但他很快从北京赶往台湾。以他在台湾的影响力及 与国民党政府高层的特殊关系,我们不难想象孔杰荣可能会充当中共说客。事实是,在陈光诚访问台湾期间,执政的国民党没有一名高级官员会见陈光诚。 这显然可以看出孔杰荣与中共关系的密切和他在两岸政治上发挥的作用。

再说,因陈光诚来美的轰动效应给纽大带来的"红利"也开始走下坡路了,到了该和陈光诚说"bye bye"的时候了。顺便说一句,在陈光诚的事情上,纽大和孔教授的法学所是名利双收,当时随着陈光诚的到来,某基金会包括一些热心人士为陈光诚捐助的大笔 资金使得很多人得益,为陈光诚聘请的翻译、顾问、生活助理、保安及培训人员和写作助手等都从中取得了高额的报酬。

当舆论开始批评纽约大学为了经济利益而丧失美国大学追求学术独立的宝贵传统时,纽大全力为自己辩护。孔杰荣也到处接受采访,一方面否定纽大受到中 共压力,另一方面开始把火往别处引。例如,他说陈光诚来美后就被基督教右翼势力和政党斗争所利用,甚至爆出美国基督教人权机构对陈光诚的" 间谍软件"新闻。以孔杰荣一向宣称对陈光诚的保护角色,在发生傅希秋牧师试图"监控和利用"陈光诚的间谍软件门事件后,为了保护陈光诚,他也应该及时对外 界揭露这样的"阴谋",但我们看到的是傅希秋和陈光诚后来越来越密切的联系和合作。这无论如何是违反常理和逻辑的。这里,他巧妙地抛出其它吸引眼 球和关注的新闻,使得公众和舆论从纽大对陈光诚下逐客令的注意力迅速转移到间谍软件等花边新闻上。这属于围魏救赵或浑水摸鱼之计策,在两千年前的 《孙子兵法》中就有了。

中国有句俗话:姜是老的辣!孔杰荣确实老辣。他与中共政权长达半个世纪的亲密友谊也说明了这一点。他还"推动"了台湾的民主,"推动了"中共大陆 的法制和人权进步"。但中共是当今世界上少有的几个极权专制政权之一,中国人民还没有享受到起码的自由和民主权利,中国的人权纪录是如此的恶劣和 触目惊心,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我们看到美国大学崇尚和坚持的独立精神因中共的利益诱惑而开始失守,这是令人感到担忧的。我们也看到中共政权用各 种办法收买、渗透和侵害到民主国家的校园,看到专制极权的邪恶正慢慢侵蚀神圣的自由独立的价值观,这才是我们大家需要高度警惕的。

孔杰荣指责陈光诚不该咬喂他食物的手(意指陈光诚不该指责纽约大学),我们也不仅要问:"孔杰荣会反咬喂他食物的中共政权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