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11月19日星期二

立里:先“解放”,然后找解放的理由 毛泽东在西藏武装叛乱情况简报上的批语

Sun, 13 Apr 2008 13:10:11 +0200

Histories make men wise; poets witty; the mathematics subtile; natural philosophy deep; moral grave; logic and rhetoric able to contend. Abeunt studia in morse.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Francis Bacon [4]

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never learn anything from history. ——Hegel [3]


a: 这个批语真是不打自招: 请看"西藏越乱越好,可以锻炼军队,可以锻炼基本群众,
又为将来平叛和事实改革提供充足理由",太无耻了.老毛的两个自抽耳光的批示

均选自《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八卷

在西藏武装叛乱情况简报上的批语[1]  

  刘、周、陈毅、小平[2]阅后,退彭德怀[3]同志。西藏越乱越好,可以锻炼军队,
可以锻炼基本群众,又为将来平叛和实施改革提供充足的理由。

                    毛 泽 东
                    二月十八日

                   根据手稿刊印。


 注 释

  〔1〕 这个批语写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一九五九年二月十四日编印的《情况简报》
第十六号上。这期简报登载了新华通讯社二月二日关于西藏地区的武装叛乱已发展为全
面性叛乱的电讯稿。

  〔2〕 刘,指刘少奇。周,指周恩来。陈毅,当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
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部长。小平,即邓小平,当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

  〔3〕 彭德怀,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


对总参作战部关于平叛

情况报告的批语和修改[1]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二月十九日)

                 一

德怀[2]同志:

  此件[3]很好。建议密发西藏工委、军区直至团级,使他们了解全局,明白方针政策
。川、滇、甘、青平叛区域,也应发给。以为如何?

                    毛 泽 东

                  1959年2月19日

                   根据手稿刊印。

                 二

  这种叛乱,有极大好处,有练兵、练民和对将来全面平叛彻底改革提供充足理由等
三大利益。

                  根据毛泽东手稿刊印。

                 三

  我们军事方面不但不怕叛乱,而且欢迎这种叛乱,但是必须随时准备和及时地平息
叛乱。

                 根据毛泽东修改件刊印。

 注 释

  〔1〕 本篇(一)是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二十七
日关于几年来成都、兰州、昆明、西藏军区平息叛乱情况和几个待解决问题的报告的批
语;本篇(二)是在这一报告中加写的一句话;本篇(三)是在这一报告中修改的一句
话,其中用宋体字排印的是毛泽东加写和改写的文字。

  〔2〕 德怀,即彭德怀,当时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


  〔3〕 总参作战部的这一报告说,自一九五五年底开始,四川、云南、甘肃、青
海、西藏等地的某些少数民族聚居区先后发生了较大规模的武装叛乱。少数民族中的反
动上层打着民族、宗教的旗帜,在帝国主义指使下欺骗、诱惑、胁迫人民群众,组织武
装叛乱。我军遵照中央关于"政治争取与军事打击相结合"的平叛方针,三年来积极进
行了平息叛乱的斗争。到目前为止,大部分地区的武装叛乱已基本平息。平叛中应注意
的几个问题是:一、根据目前情况,滇、川、甘、青等地区一九五九年应基本平息本地
区的叛乱。西藏地区因情况复杂,应严守中央关于自卫作战的原则。二、一些叛乱分子
利用西藏目前的形势窜入西藏,企图与我长期周旋,为此各地应密切组织、协同作战,
使敌无隙可乘。三、各军区应认真总结平叛经验。四、其他如装备、战时供应和救护等
问题,由各军区提出,有关部门预作准备,逐步解决。

a: 这三个批示合起来看实在是相当有意思啊!

按照我党的官方说法,西藏叛乱是西藏武装分子于1959年3月19日攻击驻藏部队才开始,
然而令人吃惊的是,早在一个月前,老毛就精确的预见到了西藏会出现"叛乱",还发
表了一堆什么"越乱越好"的指示,而此前总参作战部已经上报说西藏等地的叛乱已经
基本平息,只是有一些叛乱分子利用西藏目前的形势窜入西藏而已。

那老毛的"越乱越好"究竟是何企图,是何居心,这两份批示实在是一个不打自招的自
供状。

http://club2.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2181645
都别吵了!进来看看历史!
请注意一下文件的时间顺序。











[1] 先"解放",然后找解放的理由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fee9f0bd25e25f1
[2] 西藏的所谓"农奴制度"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5f509918420ec506
[3] Quotes about History http://hnn.us/articles/1328.html
[4] Francis Bacon Of Studies (弗朗西斯·培根的论学习)http://blog.sina.com.cn/u/1222128675

Date: 2008/4/10
关于西藏 59 年前酷刑剥人皮,人骨做法器的宣传
毛泽东的军队是先占领西藏,然后炮制罪证做宣传。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7769
曹志为:毛泽东处理西藏问题的历史启示

[...]
叛乱爆发后,既定的"六年不改"的方针不可能继续执行,民主改革势不可挡。
这时毛泽东却显得十分冷静,他觉得自己对西藏的许多问题还是了解不够,为了更
加准确地掌握西藏的情况,以指导西藏的民主改革,1959年4月,他给当时中央统
战部副部长、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写信表述了自己想了解一下整个藏族现在的情况
的愿望。信中他提出了包括人口、土地、社会制度、宗教等方面的13个问题。
  关于人口、土地方面的:(1)金沙江以西,构成西藏本部昌都、前藏、后藏
(包括阿里)人口据说有120万人,是不是?(2)面积有多少平方公里?(3)云
南、四川、甘肃、青海四省各有藏人多少,共有藏人多少?有人说,四省共有二百
多万至三百多万,对否?(4 )这四个省藏人住地共有面积多少平方公里?
  关于社会制度方面的:(1)农奴制度的内容,农奴与农奴主(贵族)的关
系,产品双方各得多少?有人说二八开,有人说形式上全部归贵族,实际上农奴则
瞒产私分度日,对不对?(2 )贵族对农奴的政治关系,贵族是否有杀人权?是否
私立审判,使用私刑?(3 )西藏地方各级政府及藏军每年的经费从何而来?从农
奴,还是从贵族来的?(4)叛乱者占总人口的百分比,有无百分之五?或者还要
多些?或者少些,只有百分之一、二、三,何者为是?(5)整个剥削阶级中,
左、中、右分子的百分比各有多少?左派有无三分之一,或者还要少些?中间派有
多少?
  有关宗教方面的:(1)共有多少喇嘛,有人说八万,对否?(2)喇嘛庙对所
属农奴的剥削压迫情形。(3 )喇嘛庙内部的剥削压迫情形,有人说对反抗的喇嘛
剥皮、抽筋,有无其事?(4)青海、甘肃、四川喇嘛庙诉苦运动所表现的情况如
何?有人说搜出人皮不少,是否属实?

是在西藏暴动反抗之后,他这些所谓"问题"其实是对下级的指示。
从这里也足以看出部分事实。

CCP 对西藏的统治方式

中央在西藏民主改革中,采取赎买政策,安抚没有参叛的贵族
和上层人士,并从西藏农奴制的实际出发,采取自下而上地充分发动群众与自上而
下地同上层人士充分协商的办法进行土改,达到消灭封建农奴制、建立新制度的目
的。

你可以看出,这些酷刑指控,是顺应镇压独立运动而开始的。
所谓"诉苦大会",汉族人应该更清楚了。目前。
由此可见,50年就派军队占领西藏,到59年西藏武装反抗土改的时候,毛泽东对西
藏的情况还有如此多的所谓"问题"。
那么他做强制"土改",所谓50年和平解放,解放所谓何来?
难道是还没有知道西藏农奴制的残忍,就预先要去解放了?
从这里完全可以看出中共谎言的制造动机。

这是一篇重要文献。


前些年我在康区拍天葬师,亲见一位死者的头盖骨,因其形状和骨纹符合仪轨中的
要求,
而被保留下来用作法器。藏民族普遍虔信佛教,崇尚布施。他们认为,人的躯体是
承载灵魂的皮
囊,一旦生命泯息,躯壳应作为美好的礼品给其它形式的生命,若还能用于供养和
礼佛,这对虔诚教徒来说是何等殊荣!若人皮、人骨被用作法器是一种折磨的话,
藏传佛教何以深入藏民族人心,绵延千年,至今依然繁盛?且佛光西渐,连成天口
口声声民主人权的西方人士也不哼一声呢?西藏各地大小寺庙"自古以来"都有这类
法器,现在也如此,无论是我们的公安还是国安的同志都知道,派驻各寺庙的政府
宗教办干部也清楚,否则早就该抓的抓,该关的关,该撤职查办的撤职查办了是
不?所以,让我悄悄告诉那些还在大喊西藏人民被咱金珠玛米从活剥人皮的奴隶
会解救了出来的同志们小声点,最好是别说了,免得把其他许多有常识的同志们的
牙巴笑掉。真的,这是常识,前些年国内西藏热,这几年还在热,从咱中国藏学出
版社到西藏人民出版社、到其他省级民族出版社都有这类普及读物。古歌上一搜,
出来一大堆。

这个反驳足够强了。但是需要直接的藏文文献参考,然而我们读不懂。
要查到最接近藏文的一手翻译资料。才最可靠。

对照,真正用剥皮人骨做惩罚性威胁的,恰恰不可能是用作宗教法器的藏人,
而是汉族的明朝,google 朱元璋 剥皮楦草
清朝: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d3ea7b08854bc4bb/77b8f5e184ca199e
不过这篇报道不可靠。
但是朱元璋的所为,是历史记载的。
这说明在汉族文化历史中,具有长期的剥人皮作为恐吓惩罚的文化观。
而藏人并非如此。比如天葬在汉人也是不可理解的。
所以这可以作为剥人皮酷刑更可能是汉族人炮制的谎言的辅证:以己度人,
把自己民族历史上最黑暗丑陋的一面,栽给其他民族。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8888d7c101534704/
当时社会有许多诋毁西方人的谣言,如说洋人医院挖小孩眼睛制迷药、神父用特制
器具吸男童阳精等等,而一般中国百姓一向迷信这类传言,从而人人自危,对西方
人包括中国教友恨之入骨[1]。

[1] 义和团运动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4%B9%89%E5%92%8C%E5%9B%A2%E8%BF%90%E5%8A%A8&variant=zh-hans

义和团运动时期对洋人的酷刑指控,也是如此。
因为基督教从来没有对什么"童男""阳精"的概念。
恰恰是汉族有这类文化。
所以即便没有其他证据,我也可以判定义和团的这些指控是谎言。
藏传佛教用剥皮,头骨,腿骨做法器作为酷刑来惩罚人的谎言,同样类似。
为了合理化解释为"酷刑",那么人皮人骨的来源,就只能落到"农奴"身上。
而不能落到"僧侣""贵族"捐献的上面了。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thread/thread/311cf964dea18bf1
藏人流亡政府发言人的反驳

还有人指责历史上的西藏,不给犯人吃饭,让犯人乞讨为生。也许他们认为中共强
迫犯人劳役更人道。

http://www.doublestandards.org/parenti2.html
Torture and Mutilation
In the Dalai Lama's Tibet, torture and mutilation – including eye
gouging, the pulling out of tongues, hamstringing, and amputation – were
favored punishments inflicted upon runaway serfs and thieves. Journeying
through Tibet in the 1960s, Stuart and Roma Gelder interviewed a former
serf, Tsereh Wang Tuei, who had stolen two sheep belonging to a
monastery. For this he had both his eyes gouged out and his hand
mutilated beyond use. He explains that he no longer is a Buddhist: "When
a holy lama told them to blind me I thought there was no good in
religion." [16] Since it was against Buddhist teachings to take human
life, some offenders were severely lashed and then "left to God" in the
freezing night to die. "The parallels between Tibet and medieval Europe
are striking," concludes Tom Grunfeld in his book on Tibet. [17]

这些都是在中共安排下的证据。60 年代在中国的外国人能看到什么?!
天 居然被广为引证。这种证据必须被排除的。
对照的有中共对汉族地区"地主"典型,刘文采水牢,各种酷刑的伪造。已经被揭露。
还有所谓"白毛女" 这是煽动仇恨和欺骗世界的手段。

In 1959, Anna Louise Strong visited an exhibition of torture equipment
that had been used by the Tibetan overlords.
59 年镇压西藏暴动的背景下,中共设置的这种展览,Anna Strong 居然当作证
据,写那么多书,到处被引用。真受不了这些为虎作伥的"西方记者"
采访毛泽东的 斯诺,也是欺诈了无数青年学生去投奔延安的罪魁!
这类问题确实需要研究和写成专著来总结: "westerner's contribution of
Communist lies and crimes"
我以前只是知道有这些"西方"的反达赖人士,不看不知道他们的依据居然是这些!
In 1895, an Englishman, Dr. A. L. Waddell, wrote that the populace was
under the "intolerable tyranny of monks" and the devil superstitions
they had fashioned to terrorize the people.
这我完全理解是啥意思。基督教的"地狱",也是如此。:)
我看了这篇文章以后。基本清楚了。我还以为他们有什么独立调查的货色可以检
验。原来全部都是中共的。
还真出乎我的意料!虽然我有心理准备。
http://www.studentsforafreetibet.org/article.php?id=424
这篇文章也被支持西藏自由的组织网站收录,说明他们看过。也足以证明他们的立
场是经受充分知识的检验的。
http://studentsforafreetibet.org/article.php?id=425 这是反驳文章。
Read the rebuttal - A Lie Repeated: The Far Left's Flawed History of
Tibet - by former SFT Board chair Joshua Schrei
"A lie repeated a hundred times becomes the truth." -Chairman Mao 这句话
我找不到出处。:)
我再次感受到,捍卫人权自由的战线根本不是在人种,文化之间,不是在所谓"西
方"和"东方"或者"西方"和中国之间,
而恰恰也在自由社会内部!太可恶了。这帮人。帮着中共传播谎言,迫害人民。
The most recent historian to embrace this view of 'old Tibet' is Dr.
Michael Parenti, a Yale scholar
这种混蛋居然还是 Yale 的 Dr!! 居然大篇引用 59, 60 年的中共的展览当作学术
证据!!这是什么历史学家?

b: 其实59年的平叛也是先逼反,再杀人. 这点我原来发的信件也说过.
叛乱爆发后,既定的"六年不改"的方针不可能继续执行,民主改革势不可挡。这时
毛泽东却显得十分冷静,他觉得自己对西藏的许多问题还是了解不够,为了更加准
确地掌握西藏的情况,以指导西藏的民主改革,1959年4月,他给当时中央统战部
副部长、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写信表述了自己想了解一下整个藏族现在的情况的愿
望。信中他提出了包括人口、土地、社会制度、宗教等方面的13个问题。
b: 倒很坦白嘛!
a: 所有所谓剥人皮,人骨法器作为酷刑的指控,都是 59 年后炮制的 也就是,先
"解放",然后找被解放的"压迫"罪行。hehe 太狠了。
b: 如果写学术反驳文章,你还得谨慎点. 应该说是,他们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西藏的
情况,如.....等. 那么整个情况就大可疑问.
a: 至少那个决定进军西藏,镇压西藏的中共最高领袖,毛泽东,在决定镇压暴动
的时候,对西藏几乎一无所知!这是他自己的走狗文章承认的。
b: 这可以说明整个中共都不知道. 如果知道绝对不会有这种批示.
a: 不一定,但是可以看出决策和罪行的关联。
b: 我觉得可以肯定.
a: 嗯 按照中共习惯,是可以肯定的。但是这只是经验。
b: 如果知道,不需要批示,,直接会上报.
a: 因为都是从上到下的指示方式运行。对!

Date: 2008/4/10
http://blog.dwnews.com/?p=31017
Saturday, November 3rd, 2007 4:50 am

谁动了西藏农奴的人皮?

最近见有同志在贴子里说到西藏人民被咱金珠玛米从剥人皮的奴隶社会解救了出
来,有点哭笑不得。显然这些同志的信息太陈旧,跟我小时候参观"解放西藏XX年
展览"时所知道的差不多——展览上,面带仇恨表情的木头模特穿着"染血"的破袍;
一些巴郎鼓据说上面蒙着西藏农奴的皮;几盏酥油灯,据说被金珠玛米解救前,点
的可是奴隶的人油;还有用人头骨做的碗,人骨做的号、几串沉重的脚镣手铐等,
把小朋友我骇得面无人色手心出汗紧紧抓住老师的衣角,万分庆幸自己生在一点儿
也不万恶的新社会;继而义愤填膺小脸通红一点点大就肾上腺素剧烈升高,觉得奴
隶主也太罄竹难书了,居然把人头骨做成碗盛饭饭吃,好好的菜油灯不点要点人油
灯,还吹人骨号打人皮鼓,简直比大地主刘文彩还恶魔!
说到刘文彩和收租院,那又是一个让小朋友们从涕泪滂沱旧社会、到庆幸感恩共产
党、到誓死捍卫毛主席的地方。结果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没过几年,刘文彩同
志就又被人揭发,说他当年根本就没干过那些坏事。这一点也被咱知错就改的政府
证实了,平反了,实际上刘文彩对佃农还很好,还出资办学,他当年办的"文彩中
学"好像还是免费的,就算不免费,也是对贫困生免费的。当今读不起书的娃娃有
点生不逢时啊,要是早生几年、生在刘文彩地主庄园附近,可能就读成了博士,在
多维上纵横驰骋了。该地主庄园里不仅没有水牢(那原是他家存放烟叶的地窖),
冷月英大嫂也承认了,当年是为了阶级斗争的需要而创作了蹲水牢的故事;至于什
么把雇工的口鼻堵住、用气筒从肛门往肚子里灌气、把肚皮打爆的事情更属革命同
志们的天才灵感创作(想必有同志还记得那本著名连环画《收租院》,里面有一页画
的就是这个,当年小朋友翻书,最喜欢看这一页哦)。现在人家雕塑名作"收租院"
群像都成了中国当代艺术中最早的政治波普代表作,被围在厚厚的玻璃墙里面 "立
此存照"呢。前几年四川美院院长罗中立同志还拍案而起,要将在威尼斯双年展上
复制"收租院"的某艺术家绳之以法,以坚决捍卫川美在"收租院"上的合法权益!在
此顺便建议搞当代艺术的同志,也用"解放西藏XX年"为母本复制或加工,应该没有
哪家美院与你版权纠纷。反正这几年美术界、特别是行为艺术界的同志们灵感奔
溢,铁钩穿肉把自己倒吊起来、滴血到烧热的钢板上啦、剁死婴头啦、活剖家猪啦
之类的不是没干过。哦,扯远了,链子都懒得给你们,古歌上自己找,多得很。还
是回到剥人皮的话题吧,长话短说,那都是bullshit 。
十多年前我到西藏旅游没几天,就被当年在西藏大肆收藏藏族同胞古董文物的汉人
援藏同志扫盲了,原来头骨碗,腿骨号、甚至人皮蒙面的小鼓倒的确有,然而却是
神圣的宗教法器。佛教传入西藏的过程中,融合了一些西藏本土原始宗教苯教的观
念,形成了浩博精深的藏传佛教思想体系,以及形式繁复含义深邃的宗教仪轨。在
这些独特的宗教仪轨中,所使用的各种法器、这些法器所取用的材料皆具丰富的象
征意义,代表一些佛教的基本观念和思想。
比如西藏密宗的手鼓,俗称嘎巴拉鼓,通常由两片天灵盖骨制成,窄腰,腰间系以
彩带及两个小骨锤。双面,鼓面以人皮制成,鼓皮涂以绿色。手持鼓腰摇动,小锤
即击鼓面发声。修法时摇鼓,代表赞颂诸佛菩萨的功德,配合金刚铃、金刚杵使用。
骨号则一般用过世的尼姑或僧人的胫骨制成,藏语称为"罡洞", 此法器所吹奏出
的乐音,象征驱散一切邪魔。
而前面说的"人头碗",为怒尊所持之法器,也是西藏密宗修法时,常见的法器之
一。通常以喇嘛死后的头盖骨做成,表徵空性。平通用以盛甘露,供於坛城上,或
代表一切福德智慧资粮。
再重申一遍,关于这些法器的小知识,最早是咱汉人援藏干部告诉我的。后来结识
了一些西藏僧人朋友,也从他们那里得到了进一步的了解。前些年我在康区拍天葬
师,亲见一位死者的头盖骨,因其形状和骨纹符合仪轨中的要求,而被保留下来用
作法器。藏民族普遍虔信佛教,崇尚布施。他们认为,人的躯体是承载灵魂的皮
囊,一旦生命泯息,躯壳应作为美好的礼品给其它形式的生命,若还能用于供养和
礼佛,这对虔诚教徒来说是何等殊荣!若人皮、人骨被用作法器是一种折磨的话,
藏传佛教何以深入藏民族人心,绵延千年,至今依然繁盛?且佛光西渐,连成天口
口声声民主人权的西方人士也不哼一声呢?西藏各地大小寺庙"自古以来"都有这类
法器,现在也如此,无论是我们的公安还是国安的同志都知道,派驻各寺庙的政府
宗教办干部也清楚,否则早就该抓的抓,该关的关,该撤职查办的撤职查办了是
不?所以,让我悄悄告诉那些还在大喊西藏人民被咱金珠玛米从活剥人皮的奴隶
会解救了出来的同志们小声点,最好是别说了,免得把其他许多有常识的同志们的
牙巴笑掉。真的,这是常识,前些年国内西藏热,这几年还在热,从咱中国藏学出
版社到西藏人民出版社、到其他省级民族出版社都有这类普及读物。古歌上一搜,
出来一大堆。

《谁动了西藏农奴的人皮?》共38件评论

1. 路三歌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6:01 am

我也看过那个展览。
2. 格丘山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7:39 am

不知哪位同志对龚品梅被抓后的展览会上陈列的机枪小炮手榴弹有所了解?
3. 不信民主,不信教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8:47 am

理解了藏族文化后, 突然发现藏族的天葬其实比我们的土葬或火葬文明.
4. 唐丹鸿*-*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10:49 am

龚品梅又名龚天爵,圣名伊纳爵,1901年8月2日生于中国上海一个天主教家庭,在
上海徐汇中学读书,19岁进神学院,1930年5月28日(29岁)晋铎成为神父,先后
担任教育工作,出任多间天主教小学,中学校长。1949年8月9日,被教廷任命为苏
州主教,10月7日接受祝圣,1950年7月15日,龚品梅兼任上海、苏州及南京三教区
主教。

当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执政后,断绝了梵蒂冈对中国教区的控制和联系,成立了中国
政府自己的三自爱国会。龚品梅抵制中国政府对天主教会的"改造"和"渗透",让教
徒继续接受梵蒂冈的领导,拒绝在教会内部开展"反帝爱国运动",他组织并亲自督
导了"不投降、不退让、不出卖"的中华圣母军支团,阻止圣母军成员向政府登记和
退团,拒不参加官方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1955年9月8日,龚品梅、金鲁贤等
与30多名神父及300多名教徒在上海被逮捕入狱。1960 年3月,龚以"龚品梅反革命
集团"首犯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龚品梅于1985年7月被假释,由"三自爱国教会"软禁看管,至1988年1月宣布提前释
放,恢复政治权利,1988年,龚品梅因心脏病被获准前往美国接受治疗,其后一直
居美。

离开中国后,龚品梅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并一直呼吁中国当局给予人
民更大的宗教信仰自由。

龚品梅因胃癌于美国东部时间2000年3月12日上午三时零五分在美国康乃迭克州史
坦佛市去世,享年九十八岁。
5. 格丘山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11:49 am

谢谢唐丹鸿博的详尽介绍。 我上学时参观过很多反动教会的展览会, 例如一贯道
等等,龚品梅圣母军是其中一个。 当时我深信共产党的话,这些都是十恶不赦的
人。 后来知道共产党爱说谎后, 才开始有疑问。 龚品梅抵制中国政府对天主教
会的"改造"和"渗透",让教徒继续接受梵蒂冈的领导,拒绝在教会内部开展
"反帝爱国运动",应该无疑问, 有没有成立中华圣母军需要落实, 至于用那些
破枪, 破炮要与解放军一决高低, 实在不像他那样文化程度和智力的人所为, 更
不符合他那样虔诚信教的人的作为。
6. 板儿爷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12:48 pm

丹鸿:我有你说的那种鼓就在手边,不过比你介绍的那种要大一些,鼓面也是很薄的
皮面,颜色是深绿色的.我还有4部完整的西藏纸书写的经书.我让从印度来的喇嘛鉴
定过,据他说他并不能完整地读下整个经文,因为从经书的每一页上都有一个标记,
证明起码是600年以前书写的,另外还有一些法器,当然了这些法器都是后来新做的
没有什么意义了. 我的2部经书2005年达赖喇嘛来多伦多的时候,曾经被我的西藏朋
友借走,放在了讲经台下面,据说就是开了光了.我由于无法上传图片不然可以给你看看.
7. 双木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1:17 pm

连西藏过去是奴隶社会也否认?你有证据西藏奴隶主没有剥过人皮?这题目就表明
是在胡诌:"谁动了西藏农奴的人皮?"

"最近见有同志在贴子里说到西藏人民被咱金珠玛米从剥人皮的奴隶社会解救了出
来,有点哭笑不得。"
8. ZT徐明旭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1:47 pm

《阴谋与虔诚:西藏骚乱的来龙去脉》

徐明旭

第一部:西藏的自然和历史

第二章:农奴和奴隶没有人权

4、黑暗、野蛮、残酷、反动

关于西藏农奴制的黑暗、野蛮、残酷、反动,中共曾经作过大量宣传,并在那四个
形容词前面加上"最"字,令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极为恼怒。"最"字意味著比较,和
谁比较?中共从未说明。也许中共的意思是和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社会制度相比,
西藏的农奴制是最黑暗、最野蛮、最残酷、最反动的,这话未免太绝对。西藏的农
奴制至少比吐蕃王朝的奴隶制好一点,那时藏王死了要用活人殉葬。但是西藏农奴
制的黑暗、野蛮、残酷、反动却是事实。我在西藏时采访过许多旧西藏的农奴,他
们都说中共对农奴制的描述是真实的,并强调"毛主席的恩情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天葬》举了一个例子,说明在旧西藏"当奴隶的一天能喝两次酒,显然与中共宣传
的旧西藏之黑暗也有差距。传统西藏的阶级关系不像中共宣称的那样残酷与黑暗"
(21)。阶级关系是否残酷与黑暗,主要不在于吃喝,而在于人际关系。我甚至可
以举出更多的例子,说明某些农奴主的仁慈。例如有个藏族研究者调查了山南地区
乃东宗颇章庄园后写道:

朗生(奴隶—-引者)在其主人家里所受的奴役和主人对他们的待遇、态度等也因人
而异。如特林的几家大差巴("富裕农奴"—-引者)户家中的朗生,农忙时,男的可
得各三升粮,女的可得二升粮。又如唐古乃家中的朗生,除放牛、放羊、做饭的三
人外,其余的都干农活,主人一家均不参加农业劳动。又如无尼乃家中的朗生与该
家中的人同吃同住,不分你我。又如唐炯布家中的朗生与主人家人的区别仅仅在于
衣服,而吃喝都一样。又如查过努家中的五名朗生都住在房屋底层,年龄大一点的
朗生一天一升糌粑,年幼的糌粑递减,只有在供佛和年节时,才给点青稞酒和酥油
茶喝。有的差巴户家中的朗生,吃主人的剩饭,穿主人穿旧了的破衣烂衫。难怪在
民改划分阶级成份、解放朗生的过程中,出现了有两户大差巴户被划为地主,而有
些朗生不愿与自己的主人分居的情况。

这里的大差巴自己拥有奴隶(朗生),为何仍然是农奴呢?这就是西藏的特殊情
况。他们虽然富裕,却没有自己的土地,他们的土地是向农奴主租的。只因租来的
土地多(旧西藏租地是世袭的,不能随便增减,这和汉地封建制不一样),所以富
得可以拥有奴隶。按照中共的政策,他们再富,只能划为"富裕农奴"。但有两户待
奴隶太苛刻,所以被划为地主(领主),以示惩罚。而待奴隶好的其奴隶竟然不愿
与之分家。不管拥有奴隶的差巴多么富裕,他们的人身仍然依附于租地给他们的领
主。上文还写道:

差巴(藏语,意为支差的人,即农奴—-引者)每一家都多少不等地领种得有该庄园
的一块差地。按所得差岗地的多少和优劣,为庄园承担繁重的乌拉差役。他们的主
人虽然多次更换,但他们无权搬家迁走,没有脱离该庄园的自由。……如果某差巴逃
后被找回来,就要受到溪堆(领主任命的庄园经理—-引者)的处罚、鞭打,甚至被
关押。

颇章庄园的属民如果嫁给其他庄园的属民时,其差巴户需如旧向该庄园支差,堆穷
("贫苦农奴"—-引者)必须向该庄园交纳人头税,而且他们所生子女,生男归夫方
领主,生女归妻方领主。……在差巴户中,若从其他庄园娶来女子,那么男家必须送
一个女的或男的到女家顶替女子,嫁出也如此。……也可以采取向对方交纳人头税而
不去人的办法。但是采用后一种办法时,必须是生儿随父方主人,生女随母方主人
(22)。

由此可见,拥有奴隶的差巴仍然是农奴,因为他们没有人身自由。至于他们的朗
生,无论主人待其好坏,都是主人可以随意处置的奴隶。

许多朗生的遭遇非常悲惨,下面的材料是1960年调查的:

原日喀则艾马岗区的哈布溪卡,是西藏大贵族噶胥拔的一个庄园。哈不丘波即是噶
胥拔派任哈布溪卡的农奴主代理人。1960年有二十六岁的哈巴仓姆局,被迫在哈不
丘波家已当了十年女朗生。同年民主改革后,哈巴仓姆局翻了身,脱离了依附封建
领主的苦海,成了真正的主人,并同翻身的贫农青年格三结了婚,安了家,过上了
幸福的生活。

哈巴仓姆局一家,原来就是哈布溪卡的农奴,……哈巴仓姆局三岁时,一家就过行乞
流浪的生活。十三岁时,母亲在饥饿、寒冷和病痛中惨死,哈巴仓姆局成了一个孤
苦伶仃、无依无靠的孤儿。当时溪卡里的中等农奴吞久三巴把她卖给日喀则一个做
酒的商人家庭去当佣人。每天割青草、找烧柴、打扫卫生、做酒……工作很多很累,
稍不遂主人的心愿,便要挨骂。但是能吃饱,没有挨过打。

哈巴仓姆局十六岁的时候,因为一贯干活勤快,又比较聪明,被农奴主代理人看上
了,因此被迫到哈不丘波家当朗生,成为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的奴隶。十年奴隶生
活,第一年是放牧羊群,在人迹很少的刺柴草地上,她看不见一个人,只有羊群作
伴,衣服又破又少,成天冷得打哆嗦,糌粑根本不够吃,饿得心慌,就这样一天一
天地挨过去。

第二年在家里做饭,给种田的佣人吃,并给主人洗衣服、带孩子。佣人们因为吃不
饱,还没有完全认识到这是代理人的罪恶,很多人都责怪哈巴仓姆局把饭做少了,
茶烧少了!事实上,佣人吃不饱,哈巴仓姆局也吃不饱,但她还要受到佣人们的误
会和责难。……

从第三年起,她的主要工作便是割草、炒青稞、挖地、积肥和送肥,农闲时在家给
佣人煮饭。一年到头,一天到夜没有一点闲暇的时候,过年过节的时候,主人们吃
喝玩乐,而哈巴仓姆局的活,反而更多。这期间,对主人的侍候要是稍有不周到,
便要挨打受骂。有一年过藏历年,哈巴仓姆局由于没有把哈不丘波的妻子侍候好,
就被抓住头发,打嘴巴,打脊背。哈巴仓姆局被打得钻到桌子底下,又被脚踢。有
一次,哈不丘波的二女儿,是一个在家的尼姑,她道听途说诬赖哈巴仓姆局讲:
"这个尼姑经念得不好",因此打了哈巴仓姆局一顿,全身落满了鞭痕。朗生挨打
时,别的朗生是不敢求情的,自己更没有力量反抗,要到主人打累了才会罢休。有
时遇到有干活的农奴来时,才会为她说几句求情讨饶的话。

哈巴仓姆局十九岁那年,被哈不丘波的两个儿子在他家三楼的经堂里强奸。一直到
1960年民主改革之前,她都逃脱不了这两个野兽的凌辱。另一方面又受这两个野兽
的妻子—-沙珍的醋意打骂。哈巴仓姆局说,要是没有共产党,没有民主改革,她不
知道还能活到几时,会变成什么样子。

朗生的食物是很低下的。哈巴仓姆局说,一天三顿饭,三顿饭从来没有一点酥油。
早餐是豌豆糌粑稀饭,但糌粑很少,只是用手巴掌指缝中漏下去的少许豆面,喝一
点有些酒味的水。

中午喝较稠的稀饭,茶杯大的小木碗,也只是二、三碗,根本吃不饱。哈巴仓姆局
说,吃不饱,饿不死,就是一天的生活。别的朗生有爸爸妈妈,饿得支持不住,偷
偷跑回家去,还能吃到一点东西,而哈巴仓姆局没有一个亲人,只有一年到头挨
饿。她说,晚上的一顿饭,虽然吃不饱,睡著了,也就不知道什么了。总之哈巴仓
姆局一天的食物,也就是一年的、十年来的朗生生活的缩影。她说白天劳动或放羊
期间,由于吃不饱,由于天寒地冷,是朗生最痛苦的时刻。过年是能得到一点肉,
也是死羊肉,发霉发臭的肉。就是这种肉,也不能自己动手,必须由主人用盘子均
匀地分给朗生。

1959年12月民改工作组进村以后,哈巴仓姆局说,她二十多年黑暗的生活,现在见
到了太阳。哈不丘波家对她改变了态度,给吃好的,给睡好的,给好衣服穿,又给
她一个戒指。但她明白,这是收买她的行动,特别是代理人家属用一个铜戒指冒充
金戒指拉拢她,使她更识破了农奴主阶级的面目。她说:"共产党对我的恩情是说
不完的。想想过去,比比今天的日子,比看镜子还清楚,三大领主和代理人是吃人
的野兽。"

民主改革以后,哈巴仓姆局分到的胜利果实有:八克(亩)土地、一头母牛、二分
之一耕牛、五只羊、一间很好的房子、两把锹、两把锄、一个犁铧、一把刀。另外
得到二十克青稞的工资、一口箱子、一整套家俱和一套从头到脚包括有内衣的服
装,开始了做一个主人翁的幸福自由的生活(23)。

问题仍然不在于她吃的是什么、喝的是什么,即生活待遇,而是她的人身待遇,即
人权状况。为什么她的主人可以随意买卖、打骂、虐待和强奸她?就因为达赖喇嘛
所无限赞美的给藏人带来"幸福"和"心灵和平"的农奴制剥夺了她的基本人权。类似
的例子成千上万,不胜枚举,许多比这还要严重得多。这样的社会制度都算不得黑
暗、野蛮、残酷、反动,还有什么制度可以算?

《天葬》还用人类学的文化相对主义为西藏农奴制辩护,它说:"尽管达赖时代与现
在存在社会制度上的差别,但是并非就如中共所宣传的,那时是'野蛮黑暗的农奴
制'。不同民族有各自在文化上的区别(政治制度也属于广义的文化),而文化无
'好''坏',也就不能用'进步'、'落后'、'野蛮'等概念进行衡量和比较。(24)"
照此说来,人类社会就没有普遍的、共同的、公认的精神价值与道德标准了。联合
国《普遍人权宣言》也就毫无普遍意义。当西方谴责中共的"镇反"、"反右"、"文
革"、"六四"侵犯人权或前南非白人政权的种族隔离政策野蛮时,中共与前南非政
权也可以用"政治制度也属于广义的文化,而文化无好坏、进步、落后、野蛮之分"
来为自己辩护。甚至希特勒也可用此理论来为德国国内的虐犹运动辩护,路易十六
则可以此为法国革命前的封建制辩护,那么世上还有公理吗?再说一遍,我并不用
贫富悬殊来衡量农奴制的好坏,而是用人权状况来衡量。联合国的《普遍人权宣言》
发表于1948年,而西藏的农奴制一直存在到 1959年,用前者来衡量后者,其结论
只能是"黑暗、野蛮、残酷、反动"。

我理解王力雄的心理,他怕被人说成"为中共辩护",甚至是"赞美中共"。毫无疑
问,中共做过许多严重侵犯人权的事,与西方民主制度相比,中共的制度也堪称黑
暗、野蛮、残酷、反动。但正如张荫棠指出的那样,西藏的"差徭之重,刑罚之
苛,甲于五洲"—-包括清朝的封建制—-这位清朝大臣都认为西藏的社会制度是世界
上最黑暗、最野蛮、最残酷、最反动的了。本书第八章将证明,中共的人民公社制
度虽已堪称准农奴制,毕竟比西藏的农奴制文明一点,至少人民公社无权买卖社
员。达赖喇嘛天天都在攻击中共,但他也从来不敢说,在中共统治下,藏人就像牲
畜一样被买卖(中国至今有人拐卖妇女,那属于犯罪,是政府打击的对象),而这
是在他统治西藏时天天发生的事情,并受到他颁布的法律的保护。黑暗、野蛮、残
酷、反动等形容词都是相对的,那么当黑暗、野蛮、残酷、反动的中共废除更黑
暗、更野蛮、更残酷、更反动的西藏农奴制时,我们作为历史研究者,为什么不敢
肯定这种行动呢?林肯解放了黑奴,但他并没有给解放了的黑奴普选权,解放了的
黑奴仍然是受白人歧视的二等公民,在美国南方仍然有种族隔离制度。所以在林肯
废奴一百年后,马丁路德金还要领导黑人争人权,最后被白人种族主义者暗杀。和
今日美国保障所有种族的普选权与其他人权的民主制度相比,在林肯废奴后的一百
年间剥夺黑人普选权、在南方实行种族隔离的社会制度(那时也叫民主制度)也堪
称黑暗、反动,但没有人因此否认林肯解放黑奴的正义性,同样我们也不应否认中
共解放西藏农奴与奴隶的正义性。

注释:

(21)《天葬》,211页。

(22)米玛次仁,《颇章庄园的人身依附关系》,《西藏封建农奴制研究论文选》,中
国藏学出版社,北京,1991年。

(23)《藏族社会历史调查》(六),西藏人民出版社,拉萨,1991年,304-305页。

(24)《天葬》,482页。
9. 张平特拉维夫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3:07 pm

不是丹鸿介绍,我还在相信以前听得那些,谢谢!

看来国内的著作这方面的信息已经改过来了,反倒是海外华人中信息闭塞者多,这
也是件奇怪的事情。
10.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4:58 pm

相信老共的宣传大概是让西藏的"农奴制"黑上加黑。但"农奴制"的"黑"应该是基本
事实。就因为老共说"黑",你就偏要把它漂成"白",凡是老共反对的,我们就支
持,也不见得就比老共高到哪儿去。

凡属"宣传",大抵都一样,一定是言过其实。"专制"如此,"民主"也然,半斤八
两,谁也不比谁好到哪儿去。
11. credit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5:30 pm

唐某, 既然你认为那西藏的什么什博大精深, 既然你认为那人的器官做法器还挺文
化的,你为何不把你的胳膊腿拿来作法器啊? 你为什么不把脑袋捐出来去神圣一下
啊?为何你不劝说布什民主那玩艺已然在中国被民运分子弄得臭大街, 在伊拉克的
穆斯林也是挺博大精深的, 不要去民主他们?
什么玩艺! 好似茉莉换了名. 弄点新, 要不, 就一边呆着去.
12. 唐丹鸿*-*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6:39 pm

三歌好!
格博,应该谢你,没你扫盲,我还不知道龚品梅的事呢。我只是在古歌里随便搜了
一下,很容易找到了那个介绍。
不信博,与你有同感。改天有空给你上一幅关于天葬的帖子。
板爷儿,用西藏佛教徒的话来说你福报很大哦!我前年底在特拉维夫大学也听了一
次达赖喇嘛的演讲,我的福报也很大滴。可惜眼前就有同志在造孽嘿嘿
张博,刚才我去拉宾广场看了看纪念活动,又想起了你写拉宾的那篇文章,刚到你
府上去重读了一遍。
13. 公正评价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8:22 pm

不知道楼主想说什么?法器的人骨人皮都是从尸体上取得的?并且是无上的光荣?
藏传佛教有很多另外人吃惊的内容,除了这些法器,还有"湿肠"等新鲜的器官用于
宗教仪式,当然你也可以说那些是胡说或者从尸体取得的。不过这不符合历史事
实。当然西藏人由于宗教信仰愿意献身成佛,别人也没有办法。"光荣"的事情还有
普通信徒吃喇嘛的粪便,低等喇嘛吃高等的喇嘛的粪便等等,别人其事关不着这
些。当然外人/中共炒作这些救并不恰当,事实上现在中共在这方面是
常常帮忙遮掩的。这就是所谓"国内"的人都不说了,"外国的"人还在说的原因。

奇怪,搂主大义凛然的倡导文化相对主义和多元主义,为何有如下一贴?
————————————————————
六六六的评论
November 2nd, 2007 at 4:48 pm

穆罕默德是真先知吗?我觉得是假的,你说呢?
14. 鱼鳞的评论
November 3rd, 2007 at 10:11 pm

国内基本上不提的,现在的人没几个知道的
15. 评论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3:59 am

喇嘛之间的书信往来,
热格:

本处需进行天女敬食佛事,需头卢四具、肠子十付、净血、污血、废墟土、寡妇经
血、麻风病人血、各种肉、各种心、各种血、阴地之水、旋风土、向北生之荆棘。
狗粪、人粪、屠夫之靴等物,务于20日送往次曲康。

致热刀头目:

为达赖喇嘛念经祝寿,下密院全体人员需念忿怒十五施食回遮法。为切实完成此次
佛事,需于当日抛食,急需湿肠一付,头卢两个,各种血,人皮一整张,望立即送来。

楼主不会认为这湿肠是猪肠, 这净血是羊血吧! 这些连达赖喇嘛都承认的东西, 你
何苦死抗着呢? 对于你的上述言论, 我不认为是故意颠倒黑白, 而是孤陋寡闻, 建
议你先看看王力雄的(天葬, 西藏的命运)及徐明旭的(阴谋与虔诚).
16.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7:44 am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会错。我见到的达赖,一副奸相,围着西方大国的领袖们
摇尾乞怜。居心叵测吗?
17. 张平特拉维夫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0:04 am

呵呵,革命小将真没办法,热情有余,含蓄不足,还得在斗争中慢慢成长:-)

他们给丹鸿添麻烦了,代为谢罪:-)
18. 不信民主,不信教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2:02 pm

以现在的观念挑剔过去的话, 没有好的民族.
19.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2:26 pm

以今天的观念去评论当年的事实,不是为了挑剔,而是为了警示今天的人们,不要
重蹈之覆辙。

不信民主,不信教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2:02 pm
以现在的观念挑剔过去的话, 没有好的民族.
20. common sense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12 pm

To: ZT徐明旭,你能把一个全民信佛,自给自足的佛教社会说成是黑暗、野蛮、残
酷、反动的奴隶社会。那是不是把一个黑暗、野蛮、残酷,独裁,剥削,腐败的社
会得说成是和谐,繁荣,文明,盛世的社会。你能把中共和林肯相
提并论。按你的逻辑,日本军阀和林肯也的相提并论都具有正义性吧。 by the
way, 今天你吃药了吗?

1. 公正评价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44 pm

"全民信佛,自给自足的佛教社" 与"黑暗、野蛮、残酷、反动的奴隶社会" 矛盾吗?
"全民信教的中世纪天主教社会"不是黑暗野蛮的吗?
"全民信基督,自给自足尚有剩余出口的南方奴隶社会"是进步文明的吗?
"全民信共产主义,闭关锁国,自给自足的中共"也是和谐繁荣的吗?
林肯解放了黑奴,之后美国种族隔离难道不是事实?40年前的民权运动有打倒林肯吗?
2.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3:48 pm

呵呵楼上这位公正原来是MSL兄弟,早说嘛,绕那么多弯子
3.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4th, 2007 at 11:14 pm

I do not like waste my time with stupid chinese people, the world know
our wonderful tibetan culture.

Poor chinese,piece of a shit!
4. 李世珍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12:45 am

那个刘文彩据说还支援过红军,等共产党上台了,刘成了恶霸地主,死有余辜。
5. 评论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1:11 am

桥是桥, 路是路, 一码是一码. 中共还干过许多其他的罪恶, 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但这并不是为黑暗地旧西藏开脱的理由. 并不是达赖喇嘛欺骗世界的理由.

驳李世珍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12:45 am
那个刘文彩据说还支援过红军,等共产党上台了,刘成了恶霸地主,死有余辜。
6.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4:37 am

Stop blocking upload post
7.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4:38 am

"全民信佛,自给自足的佛教社"--- 在哪儿? 在西藏,你可真给他们脸上添
金.如果西藏不是你反共的一物器.这话 连你未必相信
哈24: 你真可怜,写一手拉及英文,又没有自几的文字, 还hate this hate
that, shut up.找堵墙碰死的拉
8. 脸上添金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12:01 pm

同志们当年是为了阶级斗争的需要而用气筒从同志们的肛门往肚子里灌气, 共产假
娘们挺热爱肛门的, 哈哈!
9. 钱塘黑波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3:29 pm

26楼说得对:
中共还干过许多其他的罪恶, 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但这并不是为黑暗地旧西藏开脱
的理由. 并不是达赖喇嘛欺骗世界的理由.


# 哈哈哈哈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8:23 pm

超过500个字的文章,大部分是"法"轮子写的臭屁。
# 匿名游客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9:10 pm

汉人在封建社会还出了一堆的地主恶霸呢,藏人的农奴社会很进步,很自由,很民
主吗?农奴受剥削、受压迫是肯定的。中共官方不是有一个记录片,演的是西藏农
奴主的地契被烧了,农奴分到了自己的土地,载歌载舞感谢共产党。那时候还不时
尚"有偿新闻"呢!
# UnkownMan的评论
November 5th, 2007 at 11:40 pm

过去有农奴,现在难道没有吗?
新疆、西藏的情况还不够说明问题的吗?
如果生活的好,还有谁会怀念过去?
# 唐丹鸿*-*的评论
November 7th, 2007 at 6:58 am

声明:骂本人的帖子无论多脏我给您留着,骂别人的帖子恕我一律删除。请不要再
到我这儿来骂别的博友,谢谢!
# 唐丹鸿*-*的评论
November 7th, 2007 at 7:05 am

公正评论博:您在前页13楼所出此言,我想你蒙错对象了。

"奇怪,搂主大义凛然的倡导文化相对主义和多元主义,为何有如下一贴?
————————————————————
六六六的评论
November 2nd, 2007 at 4:48 pm

穆罕默德是真先知吗?我觉得是假的,你说呢?"
# allen的评论
November 8th, 2007 at 11:50 pm

Hello 唐丹鸿,
I am very interested in this article. Can you give me your email address
or other contact information so that i can contact you. Thanks.

Allen
# 唐丹鸿*-*的评论
November 9th, 2007 at 8:16 am

To Allen : flytdh@126.com

Date: 2008/4/11

龚品梅又名龚天爵,圣名伊纳爵,1901年8月2日生于中国上海一个天主教家庭,在
上海徐汇中学读书,19岁进神学院,1930年5月28日(29岁)晋铎成为神父,先后
担任教育工作,出任多间天主教小学,中学校长。1949年8月9日,被教廷任命为苏
州主教,10月 7日接受祝圣,1950年7月15日,龚品梅兼任上海、苏州及南京三教
区主教。

当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执政后,断绝了梵蒂冈对中国教区的控制和联系,成立了中国
政府自己的三自爱国会。龚品梅抵制中国政府对天主教会的"改造"和"渗透",让教
徒继续接受梵蒂冈的领导,拒绝在教会内部开展"反帝爱国运动",他组织并亲自督
导了"不投降、不退让、不出卖"的中华圣母军支团,阻止圣母军成员向政府登记和
退团,拒不参加官方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1955年9月8日,龚品梅、金鲁贤等
与30多名神父及300多名教徒在上海被逮捕入狱。1960 年3月,龚以"龚品梅反革命
集团"首犯的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龚品梅于1985年7月被假释,由"三自爱国教会"软禁看管,至1988年1月宣布提前释
放,恢复政治权利,1988年,龚品梅因心脏病被获准前往美国接受治疗,其后一直
居美。

离开中国后,龚品梅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并一直呼吁中国当局给予人
民更大的宗教信仰自由。

龚品梅因胃癌于美国东部时间2000年3月12日上午三时零五分在美国康乃迭克州史
坦佛市去世,享年九十八岁。

不知哪位同志对龚品梅被抓后的展览会上陈列的机枪小炮手榴弹有所了解?

你看看 都是这类手段,百试不爽。从来不改的。机枪小炮手榴弹,我深深体会到
美国宪法保障持枪权的必要性。

"不投降、不退让、不出卖"的中华圣母军支团
看看这种,简直就是 关键词替换的结果。:)
不知道一个"军团",如何仅仅以"不投降、不退让、不出卖"为口号?
我看显然就是一个宗教团体,抗拒宗教迫害的。坚决不加入官方基督教会,坚决不
解散。地下教会。
没有武器也要弄出武器来。反正罪名必然是"军团"。
何不彻底弄成军团 还能名副其实,有点自卫能力。;)
那么多人都被迫害死了。不如赚几个。我看迫害还会有点收敛。

不过也没有办法。因为你并不知道他会给你栽这么个"军团"的罪名。hehe
君子和小人对抗,永远你料不到它有多卑鄙。你说做一个佛教和尚的,哪里能有黑
帮那种什么砍手挖眼剥皮断筋脑壳做碗人油点灯的血腥残忍想象力?

现在才知道宗教信徒为捍卫自由的牺牲才是最勇敢彻底的。唏嘘不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