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4年5月7日星期三

立里:两面通吃与吃里扒外——我看浦志强被依法刑拘事件

两面通吃与吃里扒外——我看浦志强被依法刑拘事件
立里

[按语]:这篇文章是应《狗与走狗》杂志约稿,于2014年春天写完的,当时距北京市公安局5月5日根本没征求我等对"六四研讨会寻衅滋事案"的意见就把 浦志高强依法抓获,不过二天光景。此后至今,我没就共匪抓捕浦志高强这个话题发表过任何反对意见。 - 立里 2014. 5. 7

眼看着浦志高强把仅有的空间日渐打光,心急如焚但没有办法。我的感觉是,浦志高强可能很快要"出事"了。我告诉警察,浦某人说什么和写什么开什么会是他的 权利,信不信和认可不认可是别人的事,但这不是骚扰人家的理由,因为他没有犯法。虽说并不负有"传话"使命,我还是建议浦志高强"悠着点儿"以避免出事, 因为那样对谁都不好。好像浦对我挺不客气,"小瘪三丽丽就欠抽,见面我指定揍他。"便在推特拉黑了我。看到他的推文我也知道了:大势已去难以挽回。

对浦志高强装模做样举报康师傅的檄文,我没怎么看过,既没功夫也没兴趣。他与康师傅的手下搞得那么僵,既不至于也没必要。听说他对2014年的估计,是共 产党马上完蛋,只要把决定加入中文笔会、支持刘无敌、开个六四研讨会三张王牌一打,就能聚起一两亿人气,诺贝尔和平第二奖和副总统大位(总统归刘无敌), 早就虚位以待了。感觉似曾相识,八九年的广场上,我曾对邓、李、杨马上垮台的谣言深信不疑。他比较膨胀,除了刘无敌,所有人都不在话下,温家宝老师一瓢温 水本是好意,也会遭遇无敌帮伙御姐的口诛笔伐,至于是否觉得我等全是孬种,这我不清楚。

对浦志高强的首倡捞人式辩护原则,我不赞成但还能尊重;对他拉别人一起玩儿捞人式辩护,我不赞成甚至反感;对无敌帮伙攻打袁红兵郭国汀等人的鼓噪,我不以 为然。我赞同秦晖的话,人可以选择自己做狗熊,但不能强迫别人做狗熊;人可以选择自己不做狗熊,但没有理由不嘲笑狗熊。浦志高强能有今天,以阴沟鼠为代表 的海内外无敌帮伙难辞其咎:他本来想当大英雄,你们把他扔房上不给备梯子,无异于拿他当猴儿耍看着他被刑拘丢人现眼,害惨了老浦,也害苦了别人。

对浦志高强入狱后要求大家不要围观、不要炒作、不要政治化的恐惧表现,我很失望但也理解。将心比心,觉得既然没进去过,吹牛没多大说服力,谁都无权要求老 浦死扛,何况对自己会不会比他好没把握,所以越发不敢揽那份杀身成仁的瓷器活儿;至于那份服软撇清的声明,我相信就是浦志高强的手笔,至少经过他的同意。 遗憾的是,姑且不说维权无需跟谁死磕,你既然号称要开研讨会为六四死磕,那就至少得有把牢底坐穿的准备,我以为以爱老婆疼孩子为由一退了之,过于儿戏而且 难以成立。

浦志高强有血有肉有弱点,是个中人不是高人,对他不应过分苛责。以浦志高强的缺乏积累,近年来异军突起瞬间名满天下,很难说不是唱高调的"收成"。对他寄 予过高希望的同道,应当反思你们的鼓噪是否出于公心。时势造英雄,但我想说时势造出的英雄,未必能造得了时势。浦志高强的很多判断缺乏常识,诸多举动像造 势而非造时势,也就没有机会更上一层楼,只能化身为历史事件的过客,这是他的宿命。王丹和吾尔开希等八九英雄,当年的水准也大抵如此。

至于张思之之流,说的比唱的好听些。历史是由英雄写的,但英雄史诗的写手未必是英雄。我不认为,以英雄史诗闻达于诸侯,写手就能厕身英雄之列,这要看他究 竟几斤几两。十几年前鼓吹律师是长城,祸事临头只身落荒,把一群小兄弟全撂进监狱;几年前故伎重演,为自由而闷不吭声,又折掉一帮官员的顶戴。子曰"一之 为甚,其可再乎"?张大人能把一件事儿做上两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阿瞒境界,固非本人所可逆料。浦志高强上张氏的当,权当交了学费, 假如周瑜打黄盖,我照样没得话说。

浦志强和刘晓波的激进,曾给我们拉开一点空间,让我们能低头做几件小事,所以不该忘记他的努力;但他们的冒进把原有的一些空间打没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对此他们应当反思。时过境迁,让他过几天安静的服刑日子,对人对己才是忠厚的——不然的话,你们就毅然洗干净屁股去坐牢,自己试试看。

立里 2014年5月7日于北京之外

很不好意思班门弄斧了。本文唱和的浦志强的大作见 软硬通吃与软硬不吃——我看高智晟事件 http://www.webcitation.org/6BGyAHvbr

膜拜再度抄写如下:

 软硬通吃与软硬不吃——我看高智晟事件

[按语]:这篇文章是应《人与人权》杂志约稿,于2006年过年期间写完的,当时距北京市公安局1月5日征求我等对"高案"的意见,不过二十几天光景。此后至今,我没就这个话题发表过任何意见。 - 浦志强 2007. 7. 22


眼看着高智晟把仅有的空间日渐打光,心急如焚但没有办法。我的感觉是,高智晟可能很快要"出事"了。我告诉警察,高某人说什么和写什么是他的权利,信不信和认可不认可是别人的事,但这不是骚扰人家的理由,因为他没有犯法。虽说并不负有"传话"使命,我还是建议高智晟"悠着点儿"以避免出事,因为那样对谁都不好。好像高对我挺客气,"我知道了"便挂断电话。放下电话我也知道了:大势已去难以挽回。

对高智晟每天一篇檄文,我没怎么看过,既没功夫也没兴趣。他与警员搞得那么僵,既不至于也没必要。听说他对2006年的估计,是共产党马上完蛋,只要把决定皈依基督教、支持法轮功、退出共产党三张王牌一打,就能聚起一两亿人气,诺贝尔和平奖和总统大位,早就虚位以待了。感觉似曾相识,八九年的广场上,我曾对邓、李、杨马上垮台的谣言深信不疑。他比较膨胀,除了郭飞雄,所有人都不在话下,丁子霖老师一瓢温水本是好意,也会遭遇口诛笔伐,至于是否觉得我等全是孬种,这我不清楚。

对高智晟的首倡绝食,我不赞成但还能尊重;对他拉别人一起玩儿接力绝食,我不赞成甚至反感;对袁红兵郭国汀等人的鼓噪,我不以为然。我赞同秦晖的话,人可以选择自己做英雄,但不能强迫别人做英雄;人可以选择自己不做英雄,但没有理由嘲笑英雄。高智晟能有今天,以袁红兵、郭国汀和范亚峰为代表的海内外人士难辞其咎:他本来想当大英雄,你们把他扔房上不给备梯子,无异于拿他当猴儿耍看着他丢人现眼,害惨了老高也害苦了别人。

对高智晟入狱后的表现,我很失望但也理解。将心比心,觉得既然没进去过,吹牛没多大说服力,谁都无权要求老高死扛,何况对自己会不会比他好没把握,所以越发不敢揽那份杀身成仁的瓷器活儿;至于那份服软撇清的声明,我相信就是高智晟的手笔,至少经过他的同意。遗憾的是,姑且不说维权无需跟谁死磕,你既然号称要死磕,那就至少得有把牢底坐穿的准备,我以为以爱老婆疼孩子为由一退了之,过于儿戏而且难以成立。

高智晟有血有肉有弱点,是个中人不是高人,对他不应过分苛责。以高智晟的缺乏积累,近年来异军突起瞬间名满天下,很难说不是唱高调的"收成"。对他寄予过高希望的同道,应当反思你们的鼓噪是否出于公心。时势造英雄,但我想说时势造出的英雄,未必能造得了时势。高智晟的很多判断缺乏常识,诸多举动像造势而非造时势,也就没有机会更上一层楼,只能化身为历史事件的过客,这是他的宿命。王丹和吾尔开希等八九英雄,当年的水准也大抵如此。

至于袁红兵之流,说的比唱的好听些。历史是由英雄写的,但英雄史诗的写手未必是英雄。我不认为,以英雄史诗闻达于诸侯,写手就能厕身英雄之列,这要看他究竟几斤几两。十几年前鼓吹暴力革命,祸事临头只身落荒,把一群小兄弟全撂进监狱;几年前故伎重演,为自由而南逃澳洲,又折掉一帮官员的顶戴。子曰"一之为甚,其可再乎",袁大人能把一件事儿做上两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的阿瞒境界,固非本人所可逆料。高智晟上袁氏的当,权当交了学费,假如周瑜打黄盖,我照样没得话说。

高智晟和郭飞雄的激进,曾给我们拉开一点空间,让我们能低头做几件小事,所以不该忘记他的努力;但他们的冒进把原有的一些空间打没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对此他们应当反思。时过境迁,让他过几天安静的服刑日子,对人对己才是忠厚的——不然的话,你们就毅然回国,自己试试看。

浦志强 2007年7月22日于北京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