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4年7月29日星期二

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

ed2k://|file|070406-高律师与胡佳对话录音.mp3|11352085|A77996C338A3ED065D4A05F444969DB0|h=2ITP5AVNMY6FDXOZTOIVBHLLZC5W5TU6|/
ed2k://|file|2011-01-10%20美联社披露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遭虐待新细节.mp3|562104|B98246E5D2B906176AB27B02FEB8CD1A|h=6IXRLXQJ6BHMKR7X2VDZ3EQL3AXFMH2T|/
ed2k://|file|2011-01-14%20高智晟《我的心声》最新公开:遭绑架为生活常态.mp3|4053888|8403F22076B70FB8AD6FA13BBB879022|h=VQJTW6BEQI23VKMNY6ZCAAZS54PVXJOW|/
ed2k://|file|美联社披露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遭虐待新细节.maff|44152|4EFE46558FFDA9460DACDF0C13527106|h=YKL7GGWHMQISD4L3472WIKGA4DV4TGB4|/
ed2k://|file|高智晟:宁入狱%20也要为家人的生存而战.maff|154844|DD07EE39A388C9E48B8BCA40B0111055|h=7W3VSK4QDIHLHGMTX6Q67DYQRNZQ55LY|/文汇目录:
  1. 2004年12月31日 高智晟律师 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2. 2005年10月18日 高智晟律师 致胡温的第一封公开信
  3. 2005年11月22日 高智晟律师 致胡温的第二封公开信
  4. 2005年12月12日 高智晟律师 致胡温的第三封公开信
  5. 2007年9月12日 高智晟律师 致美国国会议员的公开信
  6. 2007年11月28日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7. 2009年1月1日 高智晟:我的心声
  8. 2011-01-14 高智晟《我的心声》最新公开:遭绑架为生活常态
  9. 2007-04-07 高智晟:宁入狱 也要为家人的生存而战——囚禁8个月后第一次与胡佳通话的录音
  10. 2007-04-08 BBC:高智晟强烈谴责中国当局采取"残酷遏制措施"软禁全家
  11. 2011-01-12 RFI:美联社公布高智晟遭受酷刑专访
  12. 2011-01-10 美联社披露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遭虐待新细节
  13. 2011-01-10 美联社原文翻译:失踪的中国律师高智晟谈虐待
  14. 2011-01-13 三妹:高智晟拼死一发的声音 耽误两年今面世原文
  15. 2011-01-15 三妹:谈高智晟的《我的心声》和美联社的采访细节
  16. 2011-01-11 高智晟巧安排 美联社今爆出定时炸弹 细节更新版
  17. 2007-09-07 高智晟郑重声明: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18. 2011-01-12 高智晟此次所受酷刑比上次更恶劣 妻呼吁奥巴马关注


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40

2004年12月31日 高智晟律师 致全国人大的公开信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及吴邦国委员长:

近来一段时期,作为律师,我多次收到各地有涉法轮功人员被刑罚及劳动教养处罚遭遇的申诉及求助信函。12月26 日,我及另一位律师同行赴河北省石家庄市,决定对被劳教处罚的黄伟以法律援助代理形式予帮助。具体介入案件后,在与行政及司法机关的接触过程中,我们发现 了一系列令现代人不可思议的现象,这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存在于立法的和司法的两个方面。作为律师的公民,作为身处人类这个时代者,面对这种不可思议 的存在, 我感到异常的沉重及悲哀。将这种令人窒息般的沉重及悲哀情势尽快以信函方式上呈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吴邦国委员长,是我在石家庄数个法院多次奔走交涉后的第一 想法。只是对以何种形式予此书信的选择耗掉了我的一些时间及精力。

2003年,我曾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身份,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 法》(下称《宪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下称《立法法》),就《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国家执行的经租房政策及最高人民法院相关司法解释明显 违反《宪法》问题,分别以挂号信的方式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寄交了《请求违宪审查申请》,三次三个请求一个相同的结局——没有任何回复。这次择以公开 信的方式 是我痛苦思考后的结果。

黄伟,石家庄市居民,大专学历。1999年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为由劳教三年,释放时34岁的他 头发已一半变白。黄憧憬美好生活,以超出常人想像的勤奋,在经营领域拚搏,初步奠定了较好的经营基础,清贫的一家人却也其乐融融。决心忘掉过去的痛苦,努 力创造今后美好的生活。2004年4月13日早七点半,黄伟像往常一样送孩子去幼儿园,刚走出幼儿园准备去上班的他被四名不明身份者强行带走。被 带到国保 办公室后对其进行了搜身,对自行车及随身携带的所有物品、现金扣留,后将其送进看守所关押。至此,关押他的人未出示任何手续,更未表明身份。后来有关部门 自己打开黄的家门,对他家进行了搜查。黄伟被关押38天后,公安机关因不愿担当超期羁押的名声,又将其押至公安留置室关押15天,期间也没有作任 何说明, 只有两名拒绝说出姓名的公安人员来作过一次"讯问笔录"(当时黄问及办案人员的单位及姓名时,办案人员回答说是"我们在审你,而不是被你审"),由于记录 的内容与实际谈话内容风马牛不相及,黄伟拒绝在笔录上签名,令其惊愕不已的是,"办案"人员竟面无表情却从容地当着黄的面在"讯问笔录"上签上了 黄伟的名字,并自己在"黄伟"名字上按了手印。黄伟后来揣摩,这次"讯问笔录"是为劳教他提取的"证据"。6月3日,黄伟再度被宣布劳动教养三 年,结束了在留置室 被"监视居住"的他,于6月4日再度被送至劳教所。此后,为了向市政府复议及行使有关依法享有的程序权利,黄伟每次必以绝食的代价才获得。其多次累计绝食 天数达42天。其景之惨、其情之悲足见一斑!

2004年12月27日上午,我和另一位律师同行赶到石家庄市劳教所依法申请会见黄伟,被劳教 管理部门告知,其他劳教人员会见可以依法办理,但对被劳教的法轮功人员,管理处无权批准。须由"610办公室"特别批准方可在管理处办理会见手续。我们冒 着严寒奔波于管理处特设的"610办公室"与司法局的"610办公室"之间。"610办公室"各领导的内部批示竟让我们奔走、等待了3个多小时。 而被 "610办公室"法外施权耗掉了3个多小时后的管理处依法办理会见手续的时间不到3分钟(在场的人戏称是法外3小时、法内3分钟)。12月27日下午,律 师携带黄伟诉石家庄市人民政府行政不作为(石家庄市政府对黄伟的复议不予答覆)案件的起诉材料,到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立案未果。12月28日早8时 30分再 赴中级法院立案被拒绝。中级法院行政庭的一位法官接待后告知,让到新华区法院立案。上午9时20分,律师又来到新华区法院,该院行政庭一位姓苗的法官在看 过材料后说:"现在上边有规定,凡是涉法轮功的案件一律不受理,并且不出具任何手续"。在律师向他说明相关法律规定时,他表示此规定是"上边"下 的,他们 只是执行,并要律师再与立案庭的法官交涉。立案庭的两位女工作人员在看过材料后,情绪颇为激动地表示,凡是涉法轮功案件,一不受理,二不出具任何手续,因 为上面有文件。律师表示,是否受理应按国家法律规定办,如果相关文件与法律相抵触,那么这种文件应属无效。这时,其中一位年轻的工作人员几乎叫喊 着说:" 如果你认为上边的文件无效,那你可以提请全国人大去修改法律呀"。她说完后,一位被她们称作"庭长"的法官出来说道:"你不是党员吧(指律师),党代表大 会的精神你也没学过吧,律师不允许接此类案件你知不知道,法院都是共产党的,法律也是共产党定的,现在上边有规定说不能受理,就是不受理,你愿意 找谁就去 找谁,愿意哪告就去哪告"。此后,不再有人对此事做任何解释。在律师的询问下,一位法官又让到长安区法院立案。上午10时30分,律师第三次走进法院的大 门,还是一位行政庭的法官负责接待,在被律师告知此案系涉及法轮功的案件后,正在看材料的法官立刻将材料退还,仍旧是那个理由:上边有规定,涉及 法轮功的 案件不予受理,不出具任何手续,亦不出示任何依据。该法官还说:"你们律师正在做的事很危险,如果接下来还要继续的话,就要写司法建议(要求处理你 们)"。至此为止,律师到石家庄市两级三个法院的立案努力无果而终。

办理黄伟被劳教案,我发现以下与现代社会文明及全社会倡导、实践及追求的法治目标格格不入的存在,这些存在,更多严重的是司法方面的问题,问题的 严重至令人恐惧及绝望的境地。作为律师,作为中国人,我无法选择沉默!

从既有法律原则角度看,对法轮功人员的刑罚及处罚存在以下完全悖离基本法律原则、现代法治精神的作法:

一、 在任何制定法国家,刑法的适用当然地包括刑法的适用范围(含人、事、域)及刑法的适用时间。理论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下称《刑法》)也不例外。法 不溯及既往是我国《刑法》的基本原则,即《刑法》对其颁布实施前的行为不具有调整功能。1999年10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 织、防止 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下称《决定》)颁行后,只是在形式上弥补了"罪刑法定"的空缺。而此后对绝大多数修炼法轮功的公民的刑罚则完全针对的是他们在 《决定》颁行前的行为,黄伟99年11月(《决定》颁行墨迹未干)被劳教即完全属这种情形。这种作法是公开地、长时间、大规模地违反了我国《刑 法》的基本 原则,即绝大多数公民是在违反我国现行基本法律原则的情势下被投入监狱的。

二、无论是在制定法国家里,或者是海洋法系国家里,刑法调整的 (我国的一贯叫法是"打击"的)只能是人的行为而不能是人的思想或某一类人的身份,这也是全人类普遍的刑法文明成果。许多修炼法轮功的公民是因为其具有法 轮功人员的身份而被治罪,黄伟这次被劳教是最明显的鲜例。这是对现代法治文明的反动。这种作法直接带来的后果是对法律普遍标准的任意性,对国家确 立及追求 法治社会的努力造成现实的、长期的危害。

三、《决定》对修炼法轮功者、法轮功者的法轮功行为、法轮功组织,法轮功者与法轮功组织的关系,邪 教组织、法轮功组织与邪教组织的关系,什么是邪教组织?法轮功者,法轮功者的什么行为及法轮功组织的什么行为是邪教犯罪,没有任何可资司法审判时予以准确 判断的法律界定。致使对绝大多数法轮功者的刑罚及处罚千篇一律冠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由。至于是否有邪教组织可资被刑罚者利用、 是否真的 利用了邪教组织、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如何利用了邪教组织、是否实施了破坏国家法律实施、如何破坏了国家法律实施等刑事判决中必须陈述的被罚者的罪状几乎 是一律没有。对黄伟的两次处罚(虽属行政性质)都是简单地描述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这种现状,根本无法保障刑罚及处罚的具体 性及准确 性,使公民处于一种毫无保障的危险之中。

四、一些地方对法轮功者的劳教随意性令人痛心(就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武汉的一位刚生产完小孩三个月 的杜文利女士发来传真,绝望地叙述她丈夫倪国滨,在被三年关押释放不久后今年7月13日在上班途中被不明身份者绑架,十天后奄奄一息的他被送回,后经 "110警察"追问才知身份是国保处的。12月3日,倪再次被绑架,至今无音迅的令人触目惊心的遭遇),诸如拒不改造、拒不转化等。而需在此特别 指出的 是,劳教制度的存在及执行状态本身,即明显地违反了《宪法》第五条、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十条(行政法规 可以设定除限制人身自由外的行政处罚)及《立法法》第八条之规定。剥夺一个公民数年的人身自由,对被剥夺人身自由者而言,是没有任何可以陈述、申 辩及听证 的程序。一个劳教决定送到被处罚者手中时,即被送进劳教所。这在规则文明的社会里是不可思议的事。被剥夺自由后的被劳教者的所有救济途径形同虚设。黄伟在 99年被劳教时根本无法作任何申诉。这次劳教后,每个要求申诉的环节都须付出多日绝食的惨痛代价,在包括警察在内的全体公民都知晓劳教制度违反宪 法、基本 法律、违反现代法制文明的情势下,继续持之以恒,国家就此承担越来越大的非道义及非文明的成本。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吴邦国委员长关注这种存在的价值。

五、 国家及地方政府对上述恶劣现象的制度性纵容及鼓励带来的最直接后果,是对司法工作人员品行的恶性毒化。黄伟案件中,司法工作人员的角色错位及执业道德的堕 落已到了令文明社会不耻的地步,更令人恐惧的是他们不以为耻。法官、法院,是法律价值的守门人,他们的职业操守、专业修养及文明制度的作用,使他 们对任何 悖离法律价值的可能保持着本能的警惕。这是全人类制度文明社会里法官、法院价值境界的普遍状态。在为黄伟立案努力中人们看到的是相反。法官、法院依然是 "守门人"的角色,他们对国家法律的价值、法治的精神已没有了一丝的责任及道德。他们向狗一样地扑向任何企图张扬国家法律价值者。他们对职业的神 圣没有了 任何敬畏之心,他们每天在为这个国家的权力运作在道义及文明的负面评价积累方面不遗余力,令人痛心不已(我想吴邦国委员长当与我有同感)。

在 我动手写这封信时,人们善意地告戒我,法轮功问题是敏感的问题,是政治问题,作为律师,我们深谙中国这种特殊的社会情势。一个权力正当行使的社会里,有敏 感问题是个笑话。有敏感问题的存在,足见一些权力行使的扭曲、非正当性及不磊落。另一方面,政治问题为什么公民就不能去谈,不让谈的政治是谁的政 治,不让 谈的政治绝对是非正当性的政治。当一个社会就剩下一种声音时,那时一种什么样的局面,朱元璋时期太远不提,近若"文革"时期及眼下的被述为"邪恶轴心"的 北朝鲜就只有一种声音,谁需要这种局面。

我们近年来在诸多国际场合说我们是负责任的大国。负责任的大国,最正当、最有价值的评价莫过于国内公民的认可,公民连向执政者反映存在问题都呈惊 恐状,足见我们与负责任的大国的遥远距离。

综 上,人大常委会及吴邦国委员长,写这封公开信,既不是为哪一类人摇旗呐喊,更不是为"与党和政府唱对台戏"。深爱着自己的国家,是这个时代唯一能让我激动 起来的原因。同时,写这封信,也不单单是为使黄伟的不公正遭遇带来改变。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及吴邦国委员长的努力,以制度性的力量来改变立法及司 法的扭曲 现状,则是我写这封信的最重要的思想所依。人类文明初始,区域文化的形成大相迳庭,当时互不交流的人类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文字及依崇规则这些共同的东西, 亦即依崇规则权威是文明人类共同的科学选择。当今世界,凡逆之而行的国度,无不伴生着封建、落后、动荡及野蛮。每个公民对社会稳定的期盼及追求热 情的自觉 永远不亚于执政集团。"稳定压倒一切"口号下的权力无规则施行,是当今中国社会的最不稳定之源。在法轮功问题的处理上,首先承认他们的中国公民地位应为当 局、尤应成为法律工作者的一般思想。另一方面,在这一问题的处理上,当局及法律工作者必须要认识到自己是在代表国家行事。代表国家行事,"治道运 行皆由法 式",一切应因循于刚性规则行事,岂能荒蛮至规则外行事。规则外是代表谁行使权力,诸如法院不立案、不出具任何法律手续、不准律师代理,黄伟案件中至今不 允许其配偶、孩子探视,这是公开的、毫无遮拦意义上的逆规则行事。更令人痛心不已的是,这种逆现有规则行事的执行者恰恰又系由本应保障国家规则执 行的执法 者来执行,长此以往,执法者视野蛮践踏规则寻为常事,完全不再视捍卫国家规则价值为自己的职业责任。不断地以身体力行来摧毁并葬送着道义文明及权力运作的 正当性,这到底会是谁的需要!这只能是与现代社会为敌者的邪恶之徒的需要。我们必须予之以千倍的警惕!

此致

祝吴邦国委员长健康!

北京市晟智律师事务所
高智晟
2004年12月31日


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41
http://elena2011.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37340

2005年10月18日 高智晟律师 致胡温的第一封公开信

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公民高智晟向两位问好!

在能坐下来向两位同胞问好之前,为了关注另一群我们共同的同胞——法轮功自由信仰者最近一个时期以来的再次遭致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非法迫 害的真相,我去了北京以外的一些地方,度过了几天"做贼般的日子",是为外界传闻我"失踪"的原因。

新一轮持续的、系统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针对信仰法轮功同胞的野蛮迫害的暴行是正在发生着的事实,这不仅是最近各地来信中反映了的真实,也是我 们这次外出时所真切地看到了的事实。作为公民、作为律师,我愿对我看到并公诸于众的真实承担任何法律后果。

基于对两位长者基本人性的善意信任,我决定将我看到的真实以公开信的形式通报于两位,再次寄希望于两位,尽快以迅速的措施制止各地地方当局对信仰 法轮功的 同胞持续非法的野蛮迫害。这已不再仅仅是那些被非法迫害公民摆脱灾难的需要,这里还涉及中国的宪法价值、法治价值、道德及道义方面的人类的普世文明共识价 值,这些价值不能在今天的中国、在你们的眼里成了没有价值的东西啊!

山东文登市的徐承本10月15日一见到我即讲道:"我的爱人贺秀玲的尸体已被冷冻了快两年了啦,至今不能得到处理,他们有能力长期的折磨她最终把 她致死, 却在把她致死后快两年里没有能力处理这件事。她在快被折磨死时才允许我看了一眼,当时我看到人已经神志不清了,但还是被锁铐在床上,而且下身没有一点衣 服,看到我的亲人这种惨状,当时我的心都要碎啦!他们真没有人性,只几分钟就把我推了出去。她才四十多岁啊!这是人死的那天晚上公安通知我看到的 情况"。

"我爱人生前5次被抓,还曾在辽宁锦州被关押3个月,因为在北京上访被抓,关在芝罘区专为抓捕法轮功学员而在京长期包租的一家宾馆的厕所内,只有 不到三平 方米的地方,关了16个人,当时很多人都闷的受不了。因为我们的强烈要求,我爱人死后他们做了尸检,报告至今不给我,在我们多次追要的情况下,只是口头告 诉我是'因练法轮功而死'"。

文登市宋村镇石灰窑村的修炼者杜克松在今年5月被抓,被判劳教后,因他在看守所一直绝食,关了50多天后因生命危势被放,9月27日又被公安抓 捕,至今下落不明。

文登市的修炼者于正红,40多岁,是宋村镇寺前村人,9月27日在家被抓,被抓后绝食15天,送到医院后被通知"快不行了","后来由公安伪装 (不敢说自己是警察)把她送回家。"

法轮功修炼者林基孝,是文登市宋村镇大床村人,女,40多岁,9月28日被抓,关在看守所,一直在绝食,家属去要人,他们说已送到王村劳教所了, 但有从里 面放出来的人说人还在那里,已经奄奄一息了。家人去王村洗脑基地了解,被告知说人不在那里,家人又去问'610'人员,他们又说是把人送到青岛去了,这个 人是死是活、目前到底在哪里?情况至今不明。东营的梁玉,女,30多岁,是胜利油田的职工,人被抓已经3年多啦,因拒绝"转化"而一直无限期被关 押。烟台 福山区的肖勇,一向循规蹈矩、口碑甚佳,仅因修炼过几天法轮功,今年7月被判了三年半有期徒刑。

"我是2001年6月第一次被抓的,折磨了一年后我的身体很糟,把我放了",退休教师刘莉(应其要求隐去真名)平静地坐下来,一讲即是近两个小 时。 "2003年我出来后发现,从2000年起,我所有的工资竟被'610'领走,我找'610'和我的校长的次数谁也难以记清,至今不解决。我的丈夫也因修 炼过法轮功,关押期间被折磨的失去了记忆,家中原来由他负责保管的一点存款凭证也在抄家后下落不明,他又记不起来。2003年春节,我把仅有的一 百元钱给 了被关押的丈夫,我们母女俩过年都没有一分钱。2001年 6月,福山区公安局4、5个警察去我家抄家,抄出两本法轮功书籍,就强行把我抬到派出所,还对我进行殴打,我说警察怎么能打人?他们一边打还一边喊:'就 打你了怎么样'?他们审了一天一夜,其中一个姓张的警察说:'你再不说就要倒血霉了'。他从另一个人的笔录上抄了一份'笔录',然后让我签名,我 拒绝,后 来他自己签上我的名。连旁边姓陈的警察都看不下去了,说:'她不签你签什么'?他咬着牙说:'我就要让她倒血霉'。后来他们就凭这份当着我的面伪造的假材 料关了我15天,后又直接送到了福山洗脑基地。在转化班他们不让我睡觉,强迫我转化,直到2002年1月,我仍未转化,他们就直接用那份假笔录判 我劳教1 年,由'610'的主任王岳峰送我去的劳教所,当时劳教所给我体检,身体已被折磨的不象样子,劳教所拒绝接收,但他硬要求劳教所收留我,他们耳语一阵后, 医生就用一尺长、一寸粗的针给我打针,我反抗,四、五个人将我按倒在床上强行给我打针,最后他们看到我身体还是不行,由王岳峰给我送回家中。

2002 年11月20日,我继续去福山镇党委找他们的车镇长问非法扣我工资的事,我来到车镇长办公室,自我介绍后,他起身出去,我等了很长时间,他回来说:'我让 赵秘书跟你谈谈,你去他的办公室吧'。于是我又来到赵的办公室,刚进去,门外冲进4、5个警察,不由分说地把我拖上车,强行把我带到了福山洗脑基 地。这次 是2003年11月17日将我释放的,在此期间他们对我进行了毫无人性的折磨,曾经连续戴手铐长达43天,还将我反铐着吊到铁门上进行殴打,在关押近一年 后,由于转化没有效果,只好将我释放。2004年11月28日,我再次被抓,由当地的派出所将我送到栖霞看守所,关了7天后,又转到栖霞洗脑基 地,于 2005年3月18日被释放。在此期间,他们继续用不让睡觉的方法对我进行迫害,曾经让我连续26天不睡觉,眼睛稍一闭上就被打醒,我曾多次昏倒,他们还 采取连续站立的方法,不让我休息,并殴打我,每次连他们都累得直喘气。"

2005年10月15日上午,我们与瘸着腿的王德江见面,王的腿至今肿的连鞋都无法穿。"2005年8月15日晚上,我在牟平区高陵镇下雨村的朋 友家,村 里治安和高陵派出所共三人突然闯进来,我跟朋友跑出来,他们却大喊'抓小偷',村民上当了,我们被抓住。他们开始打我们,治安主任手提一把椅子猛然砸在我 身上,椅子当场被打散,我已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们还用脚踢,其中一脚踢到我的肝部,我当即昏了过去。他们把我抬到车上,拉到高陵医院抢救,我醒 来时发现 把我铐在病床上,之前抓我的一个治安员在抓我时被我摔了一跤,他怀恨在心,看我醒来后就用鞋底打我。在场的公安说:'在医院打他们动静不要太大 '。当天晚上被抄的有两家,共抓了6个人,其中一位孙学进老人已经70多岁了。后来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逼我签字报名参加洗脑班,我不签,狱警拧 住我的手 铐,问我:'你签不签'?我说不签,他一直拧到手铐已经陷入我的肉中,我还是不签,他只好转身走掉。后来他们找了个犯人把我拖进牢房开始打我。国保大队提 审我一次,因我不配合他们,他们把我送到烟台的幸福洗脑班,开始不让我睡觉、坐小板凳,进行强制转化,让我写三书(保证书、揭批书和悔过书),还 用车轮 战,让我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第4天,他们看没有效果,牟平国保大队和烟台公安处 '610'头子于刚商量把我送到招远洗脑基地,我听到他们议论说象我这种情况只有在招远基地才有办法。这时我已经是7、8天没有吃饭和睡觉了。到招远后, 他们抬着我,走一步就踢我一脚,嘴里还重复着'看你转不转化'。放下我时,我已没有力气站立,只好躺在地上,他们继续折磨我,基地的主任开始用脚 踩我的下 身,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还用脚抬起我的头,然后把脚拿开,反复着让我的头摔在地上,还用脚踢,折磨够了才把我抬进监室,我感觉他们已经没有了人性。 在招远基地都是一个学员一间小房屋,是专为洗脑特建的,尽管我站都站不起啦,他们还是用铁链把我捆到铁椅上,戴上手铐、脚镣,我继续不转化。第十 天他们开 始给我灌食,我开始不断地吐血沫,当时连他们自己看着都受不了,也跟我一起吐起来。他们按住我的头给我灌食,那里的主任问我转不转化,我说不转,他说在招 远,你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我们这里办法有的是。他们把我背铐在暖气管上,只有脚尖能粘到地面,屋子里没有灯,24小时都很黑,我隐约感到,不时有 人进来把 手伸到我的鼻子下,摸摸看我是不是还活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手腕都勒出了大口子。当时还用电线勒住我的嘴,让我不能说话,现在我连说话都流口水。 被他们不停的折磨,我实在痛苦的无法形容,我动了自杀的念头,想咬舌,但他们又加了几根电线,使我嘴里也无法动弹,直到我昏迷不醒。我醒来后看见 自己的腿 已经变了颜色,开始变得黑青,左腿越来越粗,已有右腿两倍粗,右腿却越来越细。但他们还是不放松对我的折磨,我想上厕所,他们搀我起来,我发现自己已经不 能走了,就摔倒在地上,他们接着把我抬到床上,还是绑住我的右腿,继续戴着手铐。当时那里的医生看情况十分不好,就让他们把我送到医院,医院的医 生说我有 生命危险,必须锯掉腿,后来他们又把我送到毓皇顶医院,那里的医疗条件最好,我住了几天,他们让我的家人出钱给我治疗,我们没有钱,后来家人把我接了出 来。回到家后,由于我已生活不能自理,还得由我80多岁的老母亲自伺候我"。

王德江在濒死时被地方当局交给了他的家人,他和他的亲人恶梦般的经历今天仍不知在全国各地被多少无辜的同胞正在经历着!

"22 岁的杨科萌是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分校汽车专业系大二学生,从学生到校长,没有一个人不喜欢他。因他在网上公开声明退团被一位中央领导特别"关照",他在退 团时没有写明自己所在的学校,为此,'610'人员在全国高校进行了拉网式排查。今年5月,威海'610'人员找到他,问他是否练法轮功,是否在 网上退 团,他说:'我愿退就退啊'。8月20日开学,'610'人员又来学校,29日他被抓走,父母打电话到宿舍后才知道。9月7日,他父母(杨平刚、常丽君) 还有王胜利夫妇和济宁的王女士同时被抓,至今下落不明",一位王姓老师告诉我们。

"2005年国庆前,山东省主要领导通知莱芜市公安机关,如国庆前抓不到亓英俊、陈莲美、王静等七人,公安机关的领导都要下台。9月29日半夜1 点,上述人员即被抓。实际上现在我们这里的很多警察都不愿意抓法轮功学员,他们也没有办法啊!另外,现在全国各地都有来招远洗脑基地取经的人员, 以便更加 残忍地迫害我们,并且在胡锦涛访美期间中央下令先突击整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说他们最近打击不力,然后加大力度镇压法轮功。山东省的招远洗脑基地和山西 省的一个基地已被中央指定为示范基地。外人不明白,越是这样的基地越恐怖,没有几个人能熬过来,地狱算什么!招远洗脑基地比地狱都可怕,连折磨我 们的人也 都变成了魔鬼",一位曾经在招远基地被关押过的信仰者如是说。

"我叫亓鑫,今年19岁,山东省莱芜市人,是亓英俊、陈翠莲的女儿,我还有个弟弟叫亓垚,10岁。我父母从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00年,我 爸在公园 练功,被莱芜市警察绑架,后被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判刑3年。我妈因警察的追捕被迫流离失所,后被抓关到莱芜市小曹村大队,那年我13岁,我弟弟才3岁 多,我只好独自在家照顾弟弟,直到我妈回来。我爸回来后告诉我:在淄博劳教所,警察为了让他放弃修炼,同时用8根电棍电他,他的身体在地上不停地 跳动,皮 肤冒出被烧焦的味道。被电击后的几个星期,已经电糊了的皮肤开始一层层的脱落。后来我父母回家后,我们一家人又在一起生活了。我父母又重新经营起卖军用品 的小店,我们总以为灾难从此过去了。直到今年的9月30日晚上1点多钟,莱芜市警察带领20多名武警闯进汶阳村大法弟子尚阿姨家中,绑架了我的父 母和尚阿 姨夫妇,而尚阿姨的丈夫并不修炼。8月份起,我爸爸得知被警察通缉,便把我交给一个阿姨,父母带着弟弟开始流离失所,我们一家人再次被迫分开。父母被绑架 后,弟弟至今没有音信,我非常担心我的还不懂事的弟弟,我每天都在为弟弟祈祷。10月1日下午3点,莱城区公安分局柳青和张宝德、官司派出所的邵 士勇等二 十余人,在我家无人的情况下闯入,车号为鲁S1030的警车停在我家楼下,他们用钥匙打开我家楼下储藏室,并毁坏我家的门锁,进去查抄,直到晚上7 点才离开。现在我们一家四口人在四个地方,10岁的弟弟在哪里都不清楚"。

河南扶沟县58岁的贾俊喜,2005年8月18日被当地警察劫持,经10余天的折磨致死后,家人要求行尸体鉴定,却被当地警察强行火化(警察说: "告到北京也没有用")。

2005年6月8日,广东惠州的朱家文(名假)在工地干活过程中被抓,54天后家人才获悉他被劳动教养三年的事。

2005年9月12日深夜,广州市东山区的石磊(名假)家中突然闯进几名警察,不由分说,架着石磊就跑,"当时我先生脚上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下 了楼上了 车他们就打他,听到打我先生的声音,我的心如刀绞。我们太无助啦高律师,至今不给我们任何手续",石磊夫人在予我电话时带着哭腔说。

2005年9月6日,石家庄的法轮功学员段生、何丽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2005年7月19日,四川泸州袁玉菊、梁劲晖母子与其他共10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抓捕至今关押。

……。

刚刚过去的"十、一"前夕,发生了北京、黑龙江等各地对法轮功学员行大规模的抓捕之举,各地在胡锦涛先生出访期间的抓捕带有明显的突击性,以上事 实真相就在光天化日下发生,是无以掩盖的事实。

胡、温两位先生:一些地方当局对信仰法轮功同胞者的迫害已到了完全随心所欲的地步,我们无法接受这种公然反人类的野蛮暴行发生在21世纪的人类社 会、发生 在有政府存在的今天的中国的现实。两位必须与我们共同面对的现实是,一方面,两位主政伊始时,国内人民及外部文明世界均寄以极大期望,两位不时倡导的诸如 "依宪治国"、"以人为本"、"构建和谐社会"的理念也在较长的一个时期里承载着人们的期望;但现实是残酷的,同时它又是客观真实的。在那些被迫 害公民须 面对之的同时,两位和我们何尝不是一样地面对着这正在真实发生着的现实。作为一个泱泱大国的领导人,我们当然不愿意相信及接受你们在这方面的认知能力低于 常人。对今日中国妇孺皆知的正在公开发生的持续迫害无辜信仰者的野蛮暴行,两位若不知情,那是你们针对国人的一种罪责;若知情而不予制止,这与具 体行恶者 的罪恶何异?就象我写公开信予两位是我仍信任两位的信念之依一样,调查中,许多有过让他们及亲人终生刻骨铭心的被迫害经历的法轮功信仰者,有些还是被新近 的迫害过程致残者,还有那些甚至是被迫害致死者的亲人,他们共同所表现出的善良及对两位的期望,在调查过程中多次感动的我们潸然泪下!但我不得不 与两位共 同痛心面对的是,在针对信仰法轮功者迫害的这场浩劫中,一些罪恶的东西形去而神不散,持续不辍的罪恶不仅仅使无以计数的善男信女蒙冤涉难甚至含恨而死,这 种完全悖越基本人性的迫害至今仍在延续着,同时被延续着的是持续被损害的我们的政府形象以至国家形象,它包括法律方面的、道德方面及人性文明方面 的。这场 浩劫的罪恶不始于你们,但这场浩劫在你们二人主政时期得以继延,这场针对自由信仰者的浩劫未能止于你们,这同样亦属一种罪责。若不尽早身体力行予制止,这 将会成为一种历史的结论而不单单是我个人的一己认识。

在持续制造一个群体的人生灾难过程中,使我们更加痛心地看到及感受到,这场令常人莫名惊悚的灾难中的受害人,早已不再仅仅是那些自由信仰者及他们 的亲人, 持续对法轮功同胞的丧失人性般的残害过程,已使参与残害无辜同胞者自己本身已变得彻底的丧失了人性,诸如前面已提及的招远洗脑基地的若例行公事般、面无表 情地踩压他的同类、同胞王德江下身的那位主任,面对四年里无数次讨要自己非法被扣的工资而早已身临生存危势的刘老师的那位"610办公室"主任及 那两位校 长,无不是这场疯狂暴行的受害者。对具体操作洗脑转化的官员及工作人员,只去评价及奖赏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结果,实践中,以完全造成这些官员及工 作人员个体为了确保获得心目中的经济利益及邀功乞赏,已完全忘却了自己的人性,对同类的生命、痛苦没有人本该有的敬畏及体恤,没有了本应有的罪恶 感、羞耻 感及不道德感。在这种过程中,人类人性文明共识中既有的东西不再被重视,职业良心共识中既已形成的基本价值已完全走向了反面。法轮功修炼者贺秀玲在她离开 这个人世前所经历的非人般的折磨过程记录,将在人类未来无限久远的有记忆的时期被后来者唾骂,她在奄奄一息时被送至太平间,直至"死"后才被获准 见面的亲 人跪在她的面前哀嚎着历数那种她离开人世前所遭遇的苦难,亲人们突然发现"死者"的两面眼角慢慢地流出泪水,亲人们嚎啕着发疯般地找医生抢救,医生出奇的 冷漠急得亲人们呼天喊地,同她的亲人们一道来为她送行的同村人中有认识这家医院的医生者的,迫于面子,医生才带着仪器过来,检查表明,心脏还在跳 动,这时 候,我们的医生同胞的第一反映不是如何救人,而是迅速撕碎表明心脏尚在跳动的心电图,口中念念有词说: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而逃离。贺秀玲带着泪水在亲人绝望的恸哭中死去。

我真不知两位同胞面对上述现实会有何感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我们的民族的久远价值,以及全世界的在这场浩劫面前保持了不光彩的沉默者的各 国政府的道德形象,都已现实地成了这场浩劫的受害者。

须在此强调的是,事实已充分表明,中国执政者对于它所领导的经济改革的巨大成就必然引发的精神领域的变化,缺乏超前的预见和足够的体认。在长期和 平的年 代,在一个经济至上的社会,人类是不可能久久沉湎于单纯的物质消费的。在人们对精神生活的渴盼持续推动下,宗教和信仰生活在民间的大面积复兴,乃是必然的 趋势。它与科学和文化等主流话语,是可以并行不悖的,现代文明早已解决了科学和信仰之间的分区划界、各守其土的问题。个人信仰的自主,必然导致集 体意识形 态的消解。个人权利的伸张,必然是对政府无限权力的压缩。这是当权者必须正视、不能不顺应的事实,这是人类历史的潮流。

在此,我不得不提及我及我周围许多人的疑惑与不解:公民与世无争的自由信仰为什么会招致如此持续的、无人性的更属非法的打压,这里的价值到底在哪 里?!非 病态及残缺人性者无以解释。仅站在打压者的角度价估,这种选择除了将打压者自己孤立在野蛮及非法的境地及持续恶劣地毒化着打压者本已令正常人齿寒的人性本 身外,它原本即不存在任何正面的价值。这次调查中,我们除了看到这场始于六年前的灾难在继续的真实外,另一个真实也是实实在在的——那就是这场镇 压本身的 失败。从我们最近涉足的地方看,执行打压命令越残酷、越持续的地方,这种失败的程度及标志越明显,山东的济南、青岛、烟台等地,自由信仰者及他们的同情、 支持者的张贴、散发的抗议及揭露罪恶的标语文件,可谓无处不在,许多公安派出所的门口即举目即是,坚韧延绵的抗争也在随着打压的持续而壮大着、拓 展着,印 衬着灭绝人性的镇压措施是多么地不得人心。相反,一些打压手段较温和的地方较著上述地方则是另一番不同景象,如陕西一些地方,这方面的局面则较为平静。这 足应令那些迷信暴力者无地自容。将无以计数的财力、警力资源,无端消耗在使社会秩序更复杂化的对和平修炼以修心健身的法轮功者的打压上,完全是一 种侵犯人 权的罪行,恕我直言,两位没有权利、没有道理、没有借口不去迅速改变这种现状。

中国是《世界人权宣言》的缔约国。《宣言》明文规定:"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与人身安全"。"任何人不容加以无理逮捕、拘禁或放逐"。"人人于 其宪法或 法律所赋予之基本权利被侵害时,有权享受国家管辖法庭之有效救济"。我国现行宪法第三十三条也载入"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无论是国际法准则还是中国自己 的根本法,都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侵犯人权、惨无人道地迫害本国同胞。正是基于对人类普世价值的信奉与对法治的尊重,本人郑重建议两位尽早做 出决 断,"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切实履行"依法治国"和"依宪治国"的方略,在民主、法治和宪政的基础上创建新的中国。

你们的这种实践,将得到中国人民及世界人民无尽的支持!

最后,我有必要特别提醒的是,两位应保证所有这封信中提到的那些饱经苦难的个体同胞,不致因为这封公开信而再次遭致野蛮迫害。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郝 秋燕曾因 我的公开信而被非法关押近8个月的野蛮行径,警示我们有必要作这样的提醒。在我还有安全的日子里,我将继续关注他们的安全,无论作为文明人类中的一员,还 是作为中国人、中国公民及律师,我都有权利这样做,虽然在中国它还十分危险。

上致

衷心祝愿两位:凡事平安!顺利!
你们的同胞:高智晟
2005年10月18日于北京


http://elena2011.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37341

2005年11月22日 高智晟律师 致胡温的第二封公开信

胡锦涛、温家宝两位国家领导人:

从10月20日早晨起,北京市安全局、北京市公安局的约二十名左右的便衣开始寸步不离地跟踪我及我的家人。每天至少 有不低于9辆的车围在我家门口的三个方向,18日、19日、20日三天,车辆增加到二十辆以上,我想请两位回答你们作爲国家领导人的、这个国家的一个公民 的如下问题:

一、你们是否如实地告诉了那些整日一脸倦容地盯着我的那群年轻人:高智晟做了些什麽?你们有没有欺骗这些年轻人?

二、你们有没有如实地告诉这群年轻人,你们的这种作法是违反中国宪法、违反中国的基本法律原则的!是非法的?

三、你们有没有告诉这群年轻人,你们这样对待一个无辜公民的手段是最爲肮脏和最爲不道德的?

四、你们有没有如实地告诉在我们家门口的那群在夜里冷得瑟瑟发抖的、同样是无辜的年轻人,你们以如此低下的手段恐吓、威胁及限制我全家的人身自由 的手段是当今人世间最不光彩和最不文明的恶举。

五、你们有没有告诉过这群年轻人,贴身跟踪、24小时盯着我全家的目的、意义是什麽?

六、你们有没有如实告诉这群年轻人,这种作法是被中国人民咬牙切齿的肮脏行爲,是在绝大多数的中国人眼里是最爲可耻的行爲!

昨 天和今天早晨我未出门晨练,我实在不忍心去折腾那群守在我家门口前后左右的近二十名年轻的便衣!说心里话,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我心理很不是个滋味,几十名 年轻的便衣,他们也是人,他们同样有父母、有妻儿,同样有权利、也有条件在寒冷的夜间与亲人一道去享受家里的温暖。每当早上起床后透过窗户,看到 他们一个 个不停地在原地蹦跳以驱离寒冷的场面,我和夫人的心理都感到很难受,今天早晨我和夫人还商量着如何解决这群年轻人白天的热水饮用问题。这些年轻人,作爲具 体的个体,他们都是我亲爱的同胞,他们决不是我的敌人,每每看到他们从不愿意正面碰接的眼神,我的心里都很难受!我感到了他们的善良和心虚!我必 须澄清的 是,对他们,我是仅有同情而实在没有一丝敬意!

两位长者:在一个制度文明的国家里,公民的法律权益受到侵害时,若行写信之举向国家领导人控诉将会被视爲笑料,而这却是我的国家里公民在类似情势 下不得不持续面对的痛苦局面,两位无法感受到此时此刻我内心的痛苦!

10 月18日,我向两位以公开信方式痛陈了一些地方政府残忍迫害我们共同的同胞、那些自由的信仰者、践踏国家的法治原则的现实。迅速将我们看到的,对国家、民 族健康发展极具危害的真实局面通报两位,以期通过两位与人民一道的共同努力,开始消除罪恶及危险,以寻求建立谅解与和谐的中国。令人痛心及愤慨的 是,我看 到的竟是莫名奇妙的相反。

10月19日,我接到了赤裸裸的威胁电话,10月20日开始,我的夫人吃惊地发现,两位不明身份者从我的家门口开始跟踪我那才 12岁的上学的小姑娘至学校,以后天天如此,直到11月15日那两位不明身份者的身份才明朗──他们开始贴身跟踪我。从11月20日开始,我的家门口和办 公室门口每天各守着不低于3名的便衣,他们每隔几小时轮换一次。从他们出现后的第二天,我夫人每天接送孩子上学的自行车莫名奇妙地丢失,而同一车 棚中近百 辆自行车却安然无恙。

昨天夜里,20多名便衣守在门口,我们新买的自行车的两个气门芯都被拨掉,我的轿车上莫名奇妙地被涂上各种无法洗掉的脏物。11月4 日,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宣佈停止我的律师事务所的执业权利;11月15日,我赴新疆开庭,从早晨出门到上飞机,跟踪我孩子上学的那几位便衣贴身跟踪着我,一 到乌鲁木齐即有人接力跟踪我。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司法部官员向新疆有关部门全面调查我的含出身、政治清白度、有无行爲劣迹及是怎麽混进律师队 伍、如何从 一个律师变成"坏分子"的全面材料。这种与"文革"整人的套路毫无二致的下作做法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前日一回到北京,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我的两 位朋友孔珊女士和诺瓦克先生到京,出于礼节,我去他们两位下塌的宾馆探望,在整个过程中,极个别素质低下的便衣把丢人现眼的事做尽,他在二环路上,在80 公里/时速的情势下驱车挤擦我的车辆,惊得诺瓦克先生来接我的代表捂住了眼,在与外国朋友一起吃饭时,我们合影拍照,结果贴身跟踪便衣说把他的像 也照进去 了,说我们的拍照行爲严重侵犯了他的人权。他们的粗暴及跋扈惊得这些人权观察专家目瞪口呆,整个就餐的楼层客人就象看"耍猴"般围着看他们表演,他们逾发 无以自制,指手画脚、暴跳叫喊无不至极致,硬逼着孔珊女士将我们的合影删掉,几位人权官员不停地摇着头,草草结束了晚餐离开,几名便衣干脆就象随 行般地跟 着我们同行。

这两天,我家的周围邻居可谓大开眼界,不低于20辆左右的、挂有天津、北京牌照的车辆承担着监视我的各种不同角色功能。20日,我一回到京, 我家周围便成了便衣员警的俱乐部,家中固定电话被野蛮掐断至今不能使用,他们让小区门卫、物业人员统统住进宾馆,腾出地方驻扎他们的人马。十几民名便衣整 日就站在我的楼下,无任何避忌之意,搞得本来平静的小区气氛煞是紧张。这里人们对我的瞭解导致了他们对政府这种荒诞行爲的完全不理解!昨天夜里, 我停车刚 离开,夫人从窗户上看到他们七、八个人迅速跑步将我的车包围,围着空车折腾了近一个多小时,正常人完全不理解他们在做什麽,半夜里,他们不下十次在我的楼 道、门口东张西望,杂踏的脚步声吵得人法入睡。谁会相信我的一家大小会在内室私处、在深更半夜关起灯来危害这个国家的安全?但这些便衣相信,他们 中个别人 的行爲令人厌恶到了极点。

我写这些文字予二位元元,我想代表我的孩子质问两位,爲什麽你们会继续延续着如此肮脏的权力运作现实,我相信守在我家门口的那群 年轻便衣的心灵深处并不都是肮脏不堪的,但我却坚持对这种下作过程的墓后指使者的灵魂则必然是肮脏的认定。我们的孩子,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质问两位,到 底是谁在背后指挥着这最爲肮脏的权力运作过程?谁有权力这样运作?

我们的国家还远不富裕,九亿农民仍处在贫困状态中,由于贫穷,数以千万计的我们的孩子 上不起学或因贫穷而辍学。把纳税人的血汉钱大把大把地花在如此既折磨年轻的便衣、又压迫他人的肮脏过程中,这样的行爲禽兽不如!在背地里,以如此卑劣的行 径对付人民,把本即瘦弱的纳税人的血汗钱花在如此见不得人的过程中,你们还有什麽顔面每天西装革履的面对文明世界,有什麽脸面面对自己的同胞?写 到这里 时,东北一位教授打电话表示,他可以肯定这些肮脏的行爲不是你们二位安排下实施的,我认同之!但是,这种丑恶过程却能在你们二位主政以来,在中国的任何地 方、在任何时候、在任何人的身上都可以发生,这才是问题的本质。你们千万不要再低估今天中国人民的思考力量,回到正常人的心态上来思考、来面对今 天的问 题。今天中国的问题,再也没有拖下去的条件啦!压制我高智晟不足道,但企图持续以无道之法压制天理,终必爲天理所灭。

在对我和我全家的非法及肮脏的迫害结束前,我将持续地做两件事。其一、每天通过以面对文明社会的公开信的方式,促你们的政府遵守中国的法律;其 二、我将策划起诉非法迫害我全家的两个单位。

再祝二位一切平安!顺利!!

高智晟
2005年11月22日
--转载自《观察》网站


http://elena2011.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37342
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42

2005年12月12日 高智晟律师 致胡温的第三封公开信

胡锦涛 温家宝及亲爱的全体尚怀良知的中国同胞:

高智晟在长春市向你们问好!

在这里,我首先要对那些被广东省委、省政府血腥枪杀的无辜同胞表示我最沉痛的哀悼!对那些死难同胞的亲人表达一个公民的慰问和声援!同时,对 广东省委、省政府凶残杀害我们善良同胞的野蛮暴行表达我最强烈的抗议!强烈要求最高当局遵从文明社会公认的基本准则,惩办凶手及责任者,抚恤死难者家眷!

冰天雪地的长春寒冷异常,"躲藏"在一间一天大部份的时间里是断着水的房间里的我此时热血沸腾,这并不因为是我正再次写公开信给胡、温两位!有幸 为着一个世间最伟大的民族之一的明天而奔走,这足令一个普通的公民热血奔涌!

10 月18日,同样是在热血奔腾的情势下,我致公开信予胡、温两位我们的同胞,紧急呼吁他们的政府"停止迫害自由信仰者,改善同中国人民的关系"。公开信发出 的第二天,我的家遭到赤裸裸的电话威胁,第三日起,每日平均不低于十辆的小轿车、不少于20人的便衣开始了针对我全家的24小时围堵、盯守及跟 踪。到第十 五日,我的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非法勒令停止执业。我的国家对一个公民公开建言的这种反应方式着实令人扼腕叹息!

这封公开信引起的另一番强烈反应是,各地被迫害的法轮功信仰者,纷纷发出让我去他们所在的地区以了解真相的请求,这些请求信尤以长春市、大连 市为最多。从11月29日开始,我们几乎是24小时不间断地持续奔走于山东省济南市、 辽宁省的大连市、阜新市 、吉林省的长春市等地,行新一轮的真相调查之举,较以往此般情势下的独行经历不同的是,全程荣幸的有焦国标教授的伴行。

在这个时际,在成群的便衣还在我的家门口昼夜花样百出地刻意营造着恐怖氛围、全家被野蛮的压迫最为严酷的时期,11月29日,我摆脱了不下 20名便衣的跟踪、围堵,我再次得以以我的方式进行了15天的真相调查。我想在此特别提及的是:我们设法说出这个民族持续被血腥迫害的真相,尤其是在这个 时刻,也是为了提醒我们的整个民族 ——我们民族面临的问题的严重性及紧迫性。我们的民族,我们每个个体,是到了一个必须正色面对我们所面临问题的时候啦!任何理由、任何传统的方法及任何的 耽延,都将是对我们整个民族价值的犯罪!

在这封信里,我将不会回避任何我看到的真实存在的问题,那怕这封信的公开之日即是我的入狱之时。十几日的调查,我再次看到了令我痛彻心肺的真 相,"610"办公室,至少可以这样称谓它——国家政权内且高于政权力量的黑社会组织,它是可以操纵、调控一切政权资源的黑社会组织。一个国家宪法及国家 的权力结构安排规范中没有的组织,却"行使"着本只能由国家机关才能行使的权力及许多连国家机关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权力"。它"行使"着在这个星 球上,人 类有国家文明以来,作为国家从不能拥有的权力。

我们看到了,被以"610"为符号化的的权力,正在持续地以杀戮人的肉体及精神、以镣铐和锁链、电刑、老虎凳等形式与我们的人民"打交道", 这种已完全黑社会化了的权力正在持续地折磨着我们的母亲、我们的姐妹、我们的孩子及我们的整个民族。胡、温两位,作为这个时代,这个时刻具有特殊身份的民 族的一员,尤其作为在国内大多数民众心目中还被视作为具有良知的民族成员,是到了我们必须共同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啦!

此时此刻,我用颤抖着的心、颤抖着的笔记述着那些被迫害者六年来的惨烈境遇,在这次令人难以置信的野蛮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针对自己的人民毫无 人性的残暴记录中,其最持久地震荡着我的灵魂的不道德行为记录,即是"610"人员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几无例外地针对我们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击的下流 行径!几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过程中都遭到了极其下流的攻击,几乎所有的被迫害者,无论你是男性还是 女性,行 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语言、文字的功能都无法复述清或者再现我们的政府在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们还尚存一丝体热的民族成员谁 还有条件在这样的真实面前沉默下去!?

2005年10月28日下午4时20分,长春市的王守慧和刘博扬母子俩被"610"警察跟踪并非法抓捕。母子俩随后遭受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当 晚八时,28岁的刘博扬即被迫害致死,十多天后其母也被折磨而死。这对生前历尽磨难的不幸母子的尸体至今扣在"610"警察的手里。刘博扬死后三日才通知 其父,其母王守慧的死亡时间至今不详!刘父找当地的律师,竟无一人敢接受他的委托,老人告诉他跟前的人:"在这样的社会里是生不如死,活着更痛 苦,处理完 他们母子俩的后事,我也将随他们而去。"

"王守慧一家三口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1999年7月20日打压之后,持续地遭到绿园区正阳派出所和正阳街道办事处干部的骚扰迫 害。王守慧分别于 1999年10月和2000年2月被非法拘留和劳教,在黑嘴子劳教所曾遭电棍酷刑八次;被逼每天白天干活,夜间站着不许睡觉五天五夜;被绑在"死人床"上 数次,最严重的一次被捆绑在"死人床"上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一个多小时,全身及满脸没有一处完好地方,被迫害至生命垂危时才释放。

2002 年4月11日,王守慧正走在路上,再次被绿园区正阳派出所绑架,并被长春市公安局一处蒙面带到长春净月潭的净月山上私设的上刑房上刑,坐老虎凳两天一宿。 期间遭受酷刑折磨:两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乳房等处;三名男子同时拳击其面部及上身胸、背等处,致使王守慧左脸面颊骨粉碎性骨折,大吐血。后肺部感 染,在送 公安医院住院期间,王守慧被固定四肢强行输液,不让上厕所,强行插导尿管又不护理,五天五宿不动,导致后来一直小便失禁。

2002年6月 27日,王守慧一家三口又被绿园区分局政保科绑架至正阳派出所。王守慧被全身捆绑成一个团捆了一宿,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期间,曾被手铐与脚镣 连在一起铐了十八天,野蛮灌食一个月,后送省公安医院固定四肢强行灌食30多天,王守慧被迫害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回家。在同一时期的正阳派出所, 几个警察 对刘博扬残酷折磨,拳打脚踢,用皮鞋抽嘴巴,上绳,头上套塑料袋,把刘博扬的双臂背到后面,然后用手铐将人双手吊铐起来,身体悬空,并且来回悠荡或向下拽 双脚。当时行刑的警察苑大川还叫嚣说:'法轮功我也打死过好几个,打死你们我不用负任何责任!'每行刑时,母子俩惨叫声互闻,惊天地泣鬼神!

2002 年10月29日,刘博扬被送至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12月份遭到警察强迫整天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晚上不许睡觉,白天还要被迫参加强制洗脑。 2004年6月劳教期满时,劳教所却不放人,找藉口给他加期47天,刘博扬是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为人仁义厚道,尊老爱幼,在医院工作连年都是先 进。"王女 士几乎是一口气讲完了上述刘家母子的境遇。

48岁的长春市民孙淑香,在六年的时间里总共被非法关押过九次 以下是她在其中几次的非法劳教期间的部份经历自述:

"2001 年下半年的一天,兴业街派出所八委的片警李振平和一个男的上我家劝我丈夫跟我离婚,我说不离,他就不停的打我的脸,都肿了,眼睛往下淌血,顿时眼睛看不清 东西了,还问你离不离?你若不离就将你再送进去(指劳教)。我丈夫在他们的持续恐吓下和我离了婚。就这样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政府给拆散了,至今使我 流落在 外。"

"2002年七月初我在去父亲家里,穿着便衣的警察突然闯进来问我是不是孙淑香?没等我回答就被绑架走。第二天,长春市局公安一处将我用车在 颠簸了约两个小时的路程后,两个警察架着我带入一个阴森恐怖的地下室后,将头上蒙的套摘掉,同时呼啦进来八、九个警察,桌案上有大中小三个电棍,一捆绳 套,另一边并列着三个老虎凳,两个警察把我架到老虎凳上,扶手上固定挂着手铐,手一放到扶手上,一翻就铐上了,老虎凳的扶手上有一排不同码的小孔 适合不同 的胖瘦人。警察老练地用拇指粗的铁棍,从老虎凳的两个扶手经过胸部.腹部穿过把我紧固定在老虎凳上不能动弹。其中一个警察指着刑具问我,'你看见了吗?如 果你如实招来一个多小时就能下来了,如若不然各种刑法让你尝个遍。刘哲等(被迫害者)又怎么样?没有几个能从这上面活着走下来的。'

一个看起来表面很斯文的警察打了我两个嘴巴,当问我认识哪些功友时,我说不认识,他就拿起电棍,用电棍前的两个爪子插到我的肋骨间电我。之后 问我功友的电话,我不说,就拿起电棍从手指尖开始电我,边电边问我认识哪些功友,我不说,他用电棍从我手臂外侧经过头到身体的另一侧,电了身体的一圈,接 着又慢慢地电了身体的一圈,然后又换了一个高伏电棍充足了电,又开始从脚趾慢慢电我身体外侧的一周,我还不说,又开始从另一只脚尖开始电了身体的 一圈,我 是还不说,他们就用电棍集中电我的眼睛,眼睛有要蹦出来的感觉,眼前一片漆黑。我还是不说,他们又开始电我的肋条骨,我疼痛难忍,又电我的前胸部,边电边 问和哪些功友有联系,我疼的说不出来话,所有功友熟悉的面孔一个一个的在我面前闪过,心头只有一念,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一个功友,只要说出一个功 友,就会 立刻被抓来迫害。警察又把电棍放在我嘴里电,嘴被电糊了,肿起来外面全是泡,他们边电边说,叫你不说、今天就要撬开你的嘴。然后电棍又插在嘴里电击,一天 一夜的折磨,我已是奄奄一息……!"

"2003年初我在刑桂玲家借住,有天半夜听见惊天动地的砸门声,两道门迅速被砸开,惊恐中见一群拿铁锤、拿枪的警察闯进屋里说:'不许动, 动就打死。'之后我们被抓到绿园区公安分局,把我们关在一个小铁笼里,把我锁在老虎凳上。他们当着我的面开始打刑桂玲,用皮带勒她的脖子,她撕心裂肺地惨 叫,我看见刑桂玲被打倒,打倒了就用脚踢站起来之后再打倒,打踢着让她说与功友的联系,反复的折磨,然后解下皮带,勒她脖子直到喘不过来气,警察 吼叫着 说:'让你不说',刑桂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了,一个功友的名字也没说,然后开始折磨我,经过三天的折磨后把我们送到第三看守所。"

"2003 年8月4号,我再次被警察抓走,把我抓到南关区公安分局,一个满脸麻子的警察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被撞的晕头转向,之后又给我坐老虎凳。紧扣我的双手, 然后一个警察砸我的胳膊,手被拷子勒破,他们用铁环紧扣我的双脚腕,然后踩铁环上的铁棍,使铁环越扣越紧,脚腕疼痛难忍,又用塑料袋套在我的头 上,然后在 脖子上扎紧,一点都喘不过气来,憋的我要窒息了。看我不行了再放下头套,缓一会儿再来一次,看不行了又拿下,反复共三次。还有踩脚腕铁环上的铁棍的,铁环 越来越紧,使我疼的抽起来,脚腕已破,流了很多血,我疼的昏死过去,他们用冷水浇醒我,之后把我送到第三看守所,我一直绝食绝水,昏迷了,27天 的时候已 奄奄一息了,才通知家属接回。"

长春市60岁的刘淑琴老人,六年里五次被非法抓捕劳教。老人异常平静地向我们讲述了她被野蛮折磨的经历。

"第一次被抓是2000年2月,警察疯狂地连打带踢拖着把我们推上警车,送到八里堡拘留所,非法关了15天,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我们一共被抓 去10多人,受到了难以言尽的折磨,之后街道和派出所不断来骚扰。第二次是2000年12月31 日去北京上访,我在天安门打"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被天安门警察扑上来用电棍猛击腰部,强行拖上警车。后送到宣武区看守所的一个操场上,大冬天让我们 100多人坐在外面的地上半天,后来我被投入一间地牢似的房子里,墙上全是冰霜, 警察逼我脱光了衣服后,指使人用大水管往我身上喷水,让我光身子睡在光光的地上,什么盖的也没有,屋里马桶臭味难闻,每天好几个警察轮番提审,警察晚上不 让我睡觉,提审折磨了38天,毫无结果。

2001年12月31日,为了揭露政府对法轮功的谎言,我和几个功友出去挂条幅,被人举报抓住,"610"的警察不停地暴打我.晚上12点把 我送到第三看守所,在那里,警察用拳头打我的眼睛,打得我两眼冒火星,一阵发黑,又打我的脑袋,连击了好几拳.面对这野蛮行径,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警察 又让犯人拿来沉重(28公斤)的脚镣,给我戴上.被关押了22天,受尽了生不如死的折磨。后警察勒索了我家不少钱才把我放了。

2003年2月28日,我刚被放出来没几天,绿园分局的一伙警察又闯进我家,其中警察苑大川专门翻我家的抽屉, 4000多元现金全部被搜去,没留任何票据.其中一个警察把我孩子从国外带回来的香水装进自己的包,苑大川正翻我的钱,我指责他们的野蛮强盗行径,苑大川 就打我两拳,给我戴上手铐,他们为所欲为地翻我的家,翻的家里一片狼藉.后把我绑架到绿园分局刑讯室,给我上刑,坐老虎凳,折磨了两个小时后,又 换上绑 绳,绳很细,警察使劲勒我,手绑在背后,从前胸到后,五花大绑,推出行刑室.另一伙人把我推上车,警察用我的羽绒服死死的闷住我的头,闷得我几乎窒息,车 子开了大约20分钟,到了一个行刑的地方(后来知道是朝阳分局),满屋子都是各种刑具,一到屋子就把我推到老虎凳前,有六个左右的警察给我戴上手 铐脚镣, 胸前横插上钢管,一个年轻的警察拿一根一尺多长的铁棒子,打我铐在老虎凳上的左手, 打了十几下,我的手肿的老高老高,很快变成紫黑色。

他们让我说出其他炼功者的事情,我说我什么都不会说的.这时十几个警察将我的手铐在背后,不停的拉手铐、脚铐、及钢管,在强大的拉扯下,只感 到筋快断骨要折,使我窒息,难忍的疼痛使我死过去几次,警察见我昏死后就往我身上泼冷水,见我醒来时就继续用刑,就这样死去醒来折磨了我一天一夜,在警察 使劲拉扯手铐脚镣时手铐和脚镣不停的往肉里扎,我的手腕和脚腕血肉模糊,地上流了一滩血。警察对我这个老年妇女惨无人道地进行的折磨,使我的胳 膊、手脚、 腿每根神经骨缝都疼痛难忍,全身动不了啦。三月一日把我送到第三看守所,检查我的心脏,血压都不行了,双腿不能走路,就这样还判我劳教两年。在昏迷中把我 抬进黑嘴子劳教所,上厕所也得人抬着。

在二大队,警察刘连英开始转化我,说我腿不能走路是装的,上来野蛮地用电棍电我腿、胸、心脏,全身都电了,当时一个叫伊丽文的刑事犯(她和刘 的关系很好)看不下去了,把电棍抢过来说:'别电她了,她都那样了。'刘连英这才不电了。由于不能走路警察经常骂我,利用所有的转化能手转化我,所有的警 察轮番转化我,每天收工后也不让我睡觉,对我进行强行洗脑,逼着我写什么书什么书,我坚决不写,这样逼我折磨我 连续两个月来,我经常血压高过200, 心脏病严重,贾洪岩看实在转化不了我,就开始利用卖淫的犯人,对我进行迫害,吃饭睡觉,24小时行影不离对我进行严管,逼我进行转化,几乎天天每时每刻都 在打我骂我,不准许我说一句话,说话就挨骂,就是找我的茬,迫害我。

劳教所里黑白颠倒,坏人管好人,警察指使刑事犯随意地迫害大法弟子,专门监视法轮功学员。我每天身心都处在痛苦的煎熬中,长达一年的迫害使我 的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麻木,胳膊不好使,经诊断我脑梗塞,脑萎缩,我本来身体非常健康,是这一年的迫害使我变成了这样,只为我要作个好人,经受到这 样长期的没有人性的折磨."

说话慢声细语的张致奎平静地叙述了他在长春市被迫害的经历:

"1999 年7月20日以后,我上访北京,因给北京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抓后,交给长春驻京办事处的公安,他们把我的双手双脚都绑起来,用木棍把手和脚串起,挂在 两桌之间荡来荡去,棍断了就跌在地上,对其他被抓的有的用皮带打,也有吊起来的,他们用白腊木棍打我的大腿,之后把我们送回长春的二道河子区公安 分局.当 时我们十几个人,进去后政保科长把我提起来,逼我把裤子脱下来,当时男女都在场,政保科长用皮带抽我的头,头发木,嗡嗡的响,什么也不知道了,他问我什么 时候去的北京,叫什么名字,我被打晕了,感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了,他还继续打,然后用皮鞋先跺我的脚,再用皮鞋跟碾我的前面脚指头,他一边碾一边 用眼看着 我的表情,我痛的大汗淋漓,打完我之后又开始打其他大法弟子,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后,管教向犯人示意,让犯人扒光我的衣服打我,一脚把我踢到厕所撞到墙 上,我爬不起来,两盆冷水浇到我的身上,又用脚踢我,胳膊和腿都流血了,腿上有一个大口子,一个月之后把我放出来,什么手续都没有。

99年 11月底,我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访,最高法院的工作人员叫来警察将我抓捕并交给了山东招远的驻京办,他们路上把我的皮带抽下,让我提着裤子走,他们一边 走一边打我,到了招远驻京办,又继续用皮带猛抽我,打了半晚上。到了第二天,把我送回招远,送到了招远市看守所,他们让犯人打我,后来犯人看我活 都抢着干 了,犯人被感化不打我了,后来专门派来了个哑巴犯人打我。有一天,警察让我把头伸出铁门上的小洞,警察用脚踩着我的头,打我的脸,其他监室的大法弟子喊不 许打人,后把我和妹妹送到辛庄镇公安分局(在7月20日之后我全家人被抓),之后把我和我妹妹分别关在楼梯下面漆黑的小屋里,小屋里因矮直不起 身,只是每 天晚上才让上一次厕所,每次关上十天,然后再送到招远看守所关一个月,就这样来回轮回过六次,我们兄妹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0 年国庆节,我去长春文化广场打条幅被抓,因国家新闻媒体全部说谎,都不帮我们说话,所以我们要这样做。警察梁处长和一些警察把我的上衣扒下,用我的衣服包 住我的头,用手铐把我的手铐在后面,从楼上把我拖下,架到车上。大约走了两小时,我感觉车出市区很远,到了目的地,我被架到一个屋子里,我头上的 衣服取下 后,我感到阴森森的,屋里有一个老虎凳,我知道是在山里,听到山风呜呜的。梁处长他们扒光我全身的衣服,把我按在老虎凳上,我的手反绑在后背的木棍的两 端,在我胸部、大腿根部、和小腿前各横插了一根铁棍,铁棍的两端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样使我的身体紧紧的控制在老虎凳上不能动弹,双脚被扣上铁环固 定住。这 时梁处长拿出一把一尺来长的尖刀,在他自己的裤腿上正反擦了两下之后往桌子上一扔,恶狠狠地对我说:'张致奎我今天就是叫你死在这,今天我在这把你整死, 扒个坑把你埋掉,谁也不知道,谁也找不着.'说完梁处长出去了,至少三个公安开始给电棍充电,还有两个警察抓住我固定在后背棍子上的双手从后面经 过头顶绕 道前面,只听到我的骨头喀嚓喀嚓不停地响,骨头已断开,这样反复多次,令人窒息的疼痛使我痛不欲生。之后又用一只铁水桶扣到我头上,用罗纹钢棍猛砸水桶, 猛烈的震动和刺耳的响声使我的头要炸开了。

一长阵的痛楚之后,警察知道我们炼功人不喝酒,却用一瓶白酒从嘴里灌进我的肚里,又用烟猛吸一口后,用烟头烧我的整个后背,疼痛难忍使我昏迷 过去。接着他们用凉水浇醒我,最后他们又点上蜡烛,用蜡烛烧我的后背,把我的肉烧焦后,再浇上蜡油,疼痛使我身体不停的颤抖跳动,我只听到老虎凳喀嚓喀嚓 的被我摇响。由于我身上已没有一块好皮肤,警察就开始电击我的小便,把小便给击穿了,紧接着拿起铁棍把我的小便头给砸碎了, 我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昏昏醒来。经过一夜的酷刑折磨,我的脸肿的比原来大了几倍,整个身体血肉模糊,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因身体疼痛地扭动使 铁环把脚腕处的皮和肉磨烂了,露出了骨头和筋。但他们看我醒来,又把我拖到屋外,屋外零下十多度,在我光着的身上浇上凉水,把我扔在屋外,他们进 屋半小时 后,出来看我是否还活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亮了,我已经奄奄一息,被警察抬回到市局。市局里面有很多小屋,我看到每个小屋都有一个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大法弟 子,很多都已昏死过去,都赤裸着下身,下身只搭着一件衣服。市局给招远打电话说:'我们抓了一条你们想要的大鱼,恭喜你们。'最后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在 铁北看守所继续折磨我,我开始绝食五天了,他们才停止。在看守所住了四十天,又把我送到朝阳区劳教所五大队,我继续绝食,有十几个大法弟子与我一 起绝食, 这一个五大队里就关押着500名大法弟子,大队长见我们绝食,领着劳教犯来大打出手,那种打人的场面让人恐怖。最后把我们绝食的大法弟子带到一大队,一大 队是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的,犯人许辉经常虐待大法弟子,有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是一名处级干部,由于不穿囚衣被打的奄奄一息,还不罢 手。由于我 伤势严重,他们当时没有动我,当我身体稍微恢复一点,又开始折磨我,每天早晨3时起床,必须静悄悄的拿着衣服到走廊站着,每个大法弟子都有犯人承包,大法 弟子之间不能讲话,如讲话就像发生了天大的事一样,被打翻在地,开始坐板,一上午都得仰着头,身子不许动,许辉和手下几个犯人每天吃早饭后,就换 上硬底 鞋,就开始打我们,大法弟子一动,他们就下来往死里打。

我萌生过死亡的念头,长期承受着无法形容的痛苦,下午是这样,晚上是这样!深夜还是这样。当大法弟子睡着了,出一点声,就又要招来一顿毒打, 整的大法弟子不敢睡,我晚上咳嗽不止,他们就整晚上的打我,根本不让咳嗽,晚上不敢喝水,因为根本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有一个大法弟子隋福涛20 几岁,在衣服里夹着师父的经文,被犯人用扳子在身上砍了五十多板,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大法弟子就被打死了。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去了厕所,回来后许 辉把我打 了个半死,用脚踹我的肾,把肾踹的挪位,我全身无法动弹了很多天。我的大妹张淑琴被判刑10年,妹夫被判3年,9岁的小孩因父母修炼法轮功被"610"勒 令学校开除。跟我往来的大法弟子中有八、九个大法弟子都被活活打死了,比如王守慧 刘博扬 刘海波 刘承军 徐树香 王克飞于丽新邓世英,有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已记不起来啦!真是惨绝人伦呢!

我35岁的二妹张淑春,公安抓她时她从楼上跳下,摔断的肋骨穿进内脏,腿和胳膊全被摔断,当场昏死过去。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有人问是什么 事?'610'的警察说:'他们俩口子吵架闹离婚。'由于她是所谓的'要犯',被公安拖至公安医院准备抢救,结果医院认为没有必要强救,法轮功分子扔了算 了,结果那些警察还真将她抛弃在野外,后被好心人救活后,公安现在又到处通缉她。"

王玉环,又一个在六年里被长春警方非法关押、劳教过九次的女人,"说来你们不一定信,在劳教所里,管教为了自己赚钱,卖我们睡的铺位,一个铺 位2000元,一旦买到铺位的犯人就可以享受到平躺,不用'立刀鱼'式的受罪了,同时享受平躺的犯人也拥有了打我们的权利。大法弟子决不花2000元买一 个铺位,买到一个铺位使用权一个月,买的犯人越多,大法弟子睡的位置就越少越遭罪。2000年8月我被送到黑嘴子劳教所。在这里采取强制转化我的 办法,每 天超负荷18小时做出口国外的活,劳动之外还要我写思想汇报,不写就会被犯人打骂。六大队的管教孙明燕,为了转化我骑在我头上,用电棍电我的头、脸一个多 小时,头发焦了,脸和脖子都糊了。她把我打的脸、身上都是肿的。快到元旦时我又被调到二大队,超强的劳动抱电机,使我的肌肉拉伤。2001年11 月释放 时,我的手还端不起饭碗。 "610"在释放我的时候还要了我2000块钱。

2002年3月5日,因电视被大法弟子插播真相,中央"610"下令在长春大搜捕,我是被警察抓捕的对象,当时共抓了5000多个大法弟子, 看守所每个号至少有50多个人,号子里厕所里关的都是大法弟子。3月11日,我被长春公安一处抓走,我被关在南关区财神庙附近的一个派出所的1.3米高的 铁笼子里,直不起腰。3月12日晚,刑警大队一处的高鹏和张恒等人开始审问我,他们把我的手反拷在我的后背,把一个帆布雨衣的袋子套在我的头上和 脖子上, 袋子的绳把脖子勒紧使我什么也看不到,呼吸非常困难。他们又用绳子将我五花大绑全身勒紧,放在车后备箱里,然后开到净月的一个山里。这里是专为迫害大法弟 子用大刑的地方,在这里,好多大法弟子因大刑被折磨死,大法弟子刘海波就在这个魔窟里被扒光衣服跪着,警察用最长的电棍从肛门一直插进去电到他的 五脏被当 场电死,刘海波是大学毕业生。

绿园区医院大夫刘义,30多岁,也被酷刑折磨死在这里。在这里因大刑被折磨死的大法弟子有23名,名字我都能叫上来不少,被打死的大法弟子就 地埋在那里挖的坑里。一个比较漂亮的女大法弟子项敏被抬回来后告诉我,在这里警察一边电她一边侮辱她的阴部,在这次长春的大搜捕中被酷刑折磨死的有近30 名大法弟子。

当我被警察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送到这个山里的魔窟时,只听停下了车,几个警察连拖带打,跌跌撞撞的,我被不停地撞到树上,警察不停的骂着说 今天定要整死我。走了大约十多分钟,进了一个楼里,又上上下下走了一段时间,到了一个屋子,把包着头的帆布雨衣袋子取下,警察说:'今天看你怎么个死法, 没有谁能走出这里!'我看到我在大约六平方米大的小屋里,有个小桌子,放着三根带爪子的长电棍,还有一根绳子,一张床,床是给警察打累我们时躺在 床上骂我 们用的。还有老虎凳,很多个警察在屋里开始做准备工作。只听山风在忽忽凄叫,紧接着几个警察把我推到老虎凳上,狠狠地把我按在老虎凳;手上戴着手铐反绑在 背后。然后双臂架在老虎凳的后背,胸前和腹部被横跨在老虎凳两边的铁棍紧紧地固定住,脚腕套上两个大铁环固定住之后,警察开始每隔五分钟给我上一 次大刑。 每次把我反绑的胳膊往前摇再往后摇,只听到骨头卡嚓脱臼的响声,撕心裂肺的疼痛使我几乎昏厥,顿时汗水、泪水涌出。

紧接着他们再狠命地按着我的头往胯处,因胸和腹部被铁棍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样来自警察的力量和固定我铁棍的力量,使我的脖子欲断裂的感觉,胸 部和腹部被铁棍顶的异常痛苦和疼痛,每一秒钟我都感到我即将窒息。他们还用绳子绑在固定在脚腕上的铁环,然后猛力往后拉铁环,使脚腕被拉扯得钻心的痛,同 时另外的警察用力按住我的头部往胯处,痛苦和疼痛使我全身不停地颤抖。在每五分钟一次重复这样的大刑中,汗水、泪水和从伤口里流出来的鲜血浸透了 我的头发 和衣裤,后来难以承受的疼痛和痛苦使我一次次的昏死过去,他们一次次的用凉水和滚烫的热水把我浇醒,热水把我本已受伤的皮肤烫得更破了,我真的不想承受这 漫漫的痛苦,我希望他们能用枪子打死我。

在对我4个多小时的老虎凳折磨后,又用铁桶套在奄奄一息的我的头上,七个警察每人抽三只烟,往桶里喷了一个多小时,我一阵阵被呛得昏迷,又一 次次用凉水浇我,我没有完全清醒他们又用抽的三只烟,猛抽一口,用烟头扒开我的眼烤,烤痛了,我挣扎着动一下。这样折腾够了,又用拳头打我的头、脸,鼻 子、牙都被打出血了,把我的门牙打掉了两颗,我的脸肿起来了,变成了紫黑色。他们还用细竹棍往我两耳里扎,扎的我的耳朵半个月什么也听不到。对我 大刑到后 半夜两点钟他们累的睡着了。

2002年3月,在17天中我被三次送去魔窟上大刑,一次比一次严重,后两次都是半夜,每次都是由七、八个警察直接进号里强行架走。每次我都 是奄奄一息的被送回来。其中一次警察为了不让别人看到我被折磨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给我穿了很厚的毛衣裤,鲜血很快渗透了衣裤,警察又给加了一层更厚的 毛衣裤,但渗透出来的鲜血还是把毛衣裤湿透了。那时恐怖和对功友的担心使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凡在"610"上了黑名单的人天 天被所谓 的'提审',每次都是五花大绑,头上套上帆布套,双手反绑在后面,放在汽车的后背箱,在山路转来转去,后送去山里的魔窟上大刑迫害。

我在上大刑之后,身体已经完全不行了,第三看守所被欺骗才收下我,第二天送省医院和军大三院检查,说我全身没有合格的地方。下午我和郭帅帅被 送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一进医院就把我和她背绑在床上,给我打一种无名药物。到今天我的双腿都是麻木的,掐一下没有感觉,脚长期冰凉。在这里郭帅帅被强制 灌食两个多月,管子天天插着,郭帅帅极其痛苦。大法弟子姜勇和我们一起进来,到六、七月份,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姜勇被打了一种无名针,天天被抽去 一大管子 血,使姜勇极度虚弱,奄奄一息,后在野蛮灌食下姜勇死亡。我们亲眼看到一个人被折磨致死的过程触目惊心!郭帅帅感到灌食太痛苦就把1米半的胶皮管全吞下 去,肚子痛的在床上滚来滚去,狱医怕郭帅帅出去有证据,便更加残酷的整郭帅帅。警察和男犯天天看着郭帅帅和我一丝不挂的裸体,还把迫害过郭帅帅的 手段用在 我身上,其中一个狱医,还用手向郭帅帅的小便处掏,在极其痛苦的折磨下郭帅帅又吞下一个小杓,肚子更加疼痛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狱医用刀划开郭帅帅的肚子取 出,从胸口一直开到小腹底下,开完肚后缝上,就把生命垂危的郭帅帅送回家,导致郭帅帅身心至今还没有完全恢复。

和我一起住进监狱医院的赵小琴,'610'刑警把赵小琴打昏后从楼上扔下,她至今不能说话,痴呆,脑袋上有碗那么大的包,左胳膊断了,扔下楼 后,又送到监狱医院继续迫害。在医院里狱医给断胳膊的赵小琴打了石膏,一个夏天只打了一次石膏,致使赵小琴的胳膊烂的生蛆,被迫害致痴呆的赵小琴只是傻傻 的笑和哭。我亲眼看到了那一起起惨绝人寰的暴行,我们作为女人都被扒的一丝不挂的大字型绑在什么都不铺的硬板床上,就这样被光着身子绑了26天, 受尽了警 察、监医和男犯的侮辱!

由于我不转化,他们决定送我回第三看守所,结果三所说我随时可能死亡就不收,他们气急败坏的打踢我,把我吊在三所的铁门上五、六个小时,后警 察再次把我送回监狱医院迫害。回到医院我仍绝食五十天,狱医用刀把我的静脉切开,把切开的血管一头打上结,然后系上绳,另外一头埋上针,血不停的流出来, 地上床上到处都是血,狱医和警察已习惯了到处都是血的环境。腿肿得老粗老粗,脚开始坏死,狱医都说我左腿一定残废。每天要打10多瓶不知名的液 体,没人护 理,大小便都在床上,几十天身体一直浸泡在尿液里,痛苦难耐。打奶液时,因绝食血管已干瘪不通,外科主任把输液管在手中摇几下硬挤进血管,在挤压下痛的使 我多次昏厥。"

长春市法轮功修炼者杨光的境遇更是让人触目惊心!我在一封知情者写给我的信中摘出以下一段,我们诚恳的向您反映一个真实情况:

杨光,吉林省长春市人,因修炼法轮功,2000年1月被非法抓捕,直到2002年3月间,受到了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梁处长及其手下的十几个人十 几次的酷刑摧残逼供,电棍电、老虎凳、约束衣、上大挂、塑料袋蒙头窒息、强行灌酒等等,有时审讯三十至四十小时。左耳被打聋,当时右腿被打折,致使股骨头 坏死。后被非法判刑15年。杨光当时是被抬进吉林监狱的,关押在吉林监狱老残监狱区。杨光现腿残疾,脚趾溃烂后变形,手臂失去功能,胸积水,肾衰 竭,下身 瘫痪,随时有生命危险。

杨光被关在吉林监狱的"裸体区"后,下身常年被禁止穿裤子,赤身裸体。由于下身瘫痪,为了大小便方便,犯人给他"特制"了一个简易的小车。小 车四周是铁管焊成的,周围是木板,臀部坐的地方是一个圆洞,下面是四个小轮。每当杨光大小便时,犯人就推着这个特制的小车,把他送到厕所里自己方便,就没 人管了。因车的四周都是木板,杨光的手又不好使,根本够不着臀部,所以每次大便后,也不能擦,终年生活在充满异味、肮脏无比的屎尿中。他和监狱的 精神病犯 人、被打残的刑事犯人、生活失去自理能力的犯人,在冬冷夏热、终年不见阳光的裸体区内度日如年。生活条件极其恶劣,睡觉的地方不足60厘米,伙食极差,菜 里根本没有油。洗澡时,把他扔在水房,用水管子猛冲全身,用带钉子的拖布擦身,还美其名曰'美容洗澡',一年四季都是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吉林监狱 还逼迫杨 光'转化',杨光仍不放弃信仰,被关'小号'迫害,致使生命垂危。才于2004年12月转移到长春铁北监狱特殊监区,不给任何治疗,每月还要家属交一千多 元的床费。

杨光家只有一位八十六岁的老母,至今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迫害成了这个样子,见到人就凄惨的问:'小光是个好人啊,他到底在哪里?我要见儿 子!'杨光的妻子被迫与之离婚,家中没有任何经济来源,杨光承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双重痛苦。现杨光的亲属要求释放杨光,被吉林监狱和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 以种种藉口推开。"

大连的常学霞是位非常文静的姑娘,她低着头向我们讲述了她被劳教时被迫害经历:"第一次被抓是因上访,送到大连的戒毒所,关了39天后释放, 什么手续都没有。 2003年1月,他们对我再次进行强制转化,把我关到小号里,小号里有各种各样的刑具,大约十几平方,里面有铁笼子,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万雅琳, 指使刑事犯几个人把我关在铁笼里,把手吊起来,脚刚点地,万雅琳对刑事犯说:'给我一齐上,好好收拾她。'刑事犯蜂涌而上,拳打脚踢,不分头脚, 我被打的 昏死过去,昏死之后他们把我放下,然后脚踩着脸,踩着手用劲碾,还说,看她是不是装的。当我醒来后,左胳膊已经不能动啦,胳膊已被踩脱臼,不折磨我的犯 人,管教万雅林就调走他们,而且给他们加刑期。后来又再次被吊起来,把师父像放在我内裤里,往我脸上写一些骂师父骂大法的话,用木板打我,出来一 年后还能 看到当时被打得青紫色还没褪去。后来我还不转化,就把衣服脱光,一丝不挂,刑事犯几个人开始用手掐我的乳头,揪阴毛,嘴里不断地说下流的话,后来看我还不 转化,就拿那用来刷水槽的刷子,然后,往我里捅,下面放一盆水,捅一会看看刷子上有没有血滴在盆里,看没出血又换成大的鞋刷子疯狂捅我的,在这种 情况下我被迫答应在劳教期间不再炼功。

在教养院我受到的迫害还不是最严重的,一个叫王丽君的女大法弟子,曾经3次在小号里受刑,刑事犯用系上扣的绳子在她的下身阴部来回的使劲拉, 整个阴部都肿起来,刑事犯在大队长的指使下,用拖把折断后带刺的一头往里捅,导致大出血,后整个小腹和阴部都肿起来,像放了一个球一样,裤子提不上, 上厕所蹲不下,排不出尿,两个月后还不敢坐,腿也瘸了,另外我看到还有一个未婚女孩也被用了这种酷刑。在后来出来的法轮大法弟子还讲,管教把捉来 的毒虫放 在大法弟子身上咬。"

"我叫魏纯(隐去真名),今年35岁,住大连,1998年我开始炼法轮功,由于法轮大法让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人,所以在修炼的过程中 我感到自己的心里和身体上都有很大的改善,能够宽容地对待别人,同时提升自己的道德。 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政府对法轮功的诬蔑和造谣全面展开,我不能无视这种对人类最基本道德的践踏,2000年3月份我到北京上访,想替法轮功 说句公道话,当我上火车的时候,警察拦住了我,让我骂一句李洪志先生的话,我拒绝了,于是我被扣下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只要是去北京,无论是火 车还是汽 车,都必须骂一句李先生或法轮大法的话,否则不准予上车。我被带到了大连戒毒所,拘留了7天后,被释放,回到单位,单位停止了我的工作,让我上午在厂区打 扫卫生,下午思过,最后改变信仰,写揭批法轮功的资料,我拒绝了,一个月后我被迫辞职。 2000年4月份我又找到一份工作,2001年3月15日,大连公安一处的陈欣等到单位强行把我带走,5天5夜不让睡觉,我的手被反铐,把烟点着强行插进 我的鼻孔,同时把我的嘴里也塞满烟。有一次一个警察走进来,拿一根铁棍,击我头部,后来我被送进大连看守所,判劳动教养两年。5月18日,我被送 进大连教 养院5大队。

6月4日我和刘永来、曲飞、黄文忠被带到4楼,逼我们骂李老师,骂法轮功,骂法轮大法,如果不骂,就对我们进行电刑,如果骂就下去写"三书" (揭批书、反省书、保证书),首先把我和刘永来面对面坐着全身衣服扒光。我的左手和他的右手铐在一起,我的右手,和他的左手铐在一起,两个人的身后各有六 根电棍,分别从头上、后背、大腿、阴部、两肋、脖子进行电击,我俩咬紧牙,不停的扭动身体,躲避电击,以至手铐越来越紧,最后勒进肉里,碰到骨 头,钻心的 疼,流了很多血。这种电击大约持续1个小时,又把我们分开,把刘永来双手反铐住,匍匐在草甸子上,再来两把椅子压在身上,上面坐两个犯人,周围六个犯人提 着刚充完电的电棍在后背、臀部、脖子、腿肚子、脚心、阴部进行反复电击,甚至把阴部扯出来单独电击。我则被绑在一个椅子上,这个椅子两个椅子腿被 绑上两根 电棍,然后把我的腿绑上,椅子靠背绑上三根电棍,然后用绳子把我紧紧绑在靠背上,头上一个犯人提着一根电棍,6根电棍一起放电,我当时全身痉挛,生不如 死,绝望的惨叫声充斥整个楼,二楼、三楼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据说他们当时听到我的惨叫时都哭了。这样大约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我和刘永来调换位置, 他去坐电 椅,我来到了草甸子上,这种六根电棍同时放电,又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

我觉得自己要撑不住了,但是就是死我也不愿背叛我的信仰,违背良心骂师父和大法,于是我开始用头撞击地面,以求撞昏,我什么都不知道,每一次 的同时放电都犹万箭同时穿心。我觉得自己死过多回,没电又换来新的电棍、电击强度越来越强,我开始变的恐惧,最后我屈服了,一会刘永来也承受不住,屈服 了。带领犯人对我们实行电击得警察是:乔伟、朱凤山、景殿科等,犯人我都不记得了。

后来得知:黄文忠当时被电击,满脸是血,曲飞脸被板鞋打得脸肿得像个馒头。下来后,我们写了保证书。回到班里之后,从此每天都要写三句话,内 容是骂李老师,骂大法,骂法轮功,写满一张纸。同时每天还要喊三句话,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扼杀灵魂,它给我带来的痛苦远胜于肉体的摧残。如果反抗和拒 绝,就会被带到四楼进行电击,时间长度不等,直到屈服。后来3班一位姓李的法轮功学员不堪忍受这种精神上的折磨,选择了上吊自杀,被救下。那时侯 的每一天 我都不想活,太屈辱,但我不愿再承受一次电击,我怕自己承受不住,可我不能在这做着罪恶的事情,有一次我和刘永来交流:如果有学员敢于献出生命,他们就不 敢这样迫害我们了。他说,为了大家他想先走一步。有一次到户外打扫卫生,刘永来从楼后的台阶走上了三楼,从三楼头朝下跳下,当场死亡。

不久很多法轮功学员写了声明,声明在强制迫害下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良知、违背事实的话作废,并且坚定的维护信仰和真理。于是他们就把这些写 了声明的学员聚到一个班,强制劳动,早五点起床,干到晚上十一点,同时他们9个学员送到关山教养院,进行新一轮迫害。我意识到不能再配合他们的迫害,于是 我开始不穿囚服,不走步,不唱歌。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马上我们班全部绝食抗议迫害。后来我们被分开,我被分到3大队,在3大队我继续绝食,当一 个检察长 和我谈话时,问我为什么要绝食,我说:我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没有人敢接受我的诉讼,到处都是江泽民的法官、法院,没有人敢替我们说话,我只能用我的生命进 行抗议,抗议对我本人的迫害,抗议江泽民和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我有儿子,当将来我儿子问我时:在那场最严厉的对正义迫害中,你做了什么,我不 想告诉 他:我屈服了。我想做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生命。在我绝食的第十五天,他们怕我死在教养院,10月24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了我。"

我们窒息般地听取了一个个在这场迫害中死里逃生,有的是多次从死里逃生的受害同胞口述真相的过程,其情其景,纵使魔鬼亦会为之动容。旷古、旷 世的血腥场面,凶残的人性,惨绝人寰的折磨手段。面对一个个平静述说他(她)们被野蛮迫害过程的同胞,我们不禁要质问:那些头顶国徽,身着制服的人,在六 年里,在近六十年里,你们究竟见证并掩盖了多少起这样的灭绝人性的真实?我们的制度,为什么竟能培育出这样一群对居住在自己周围的、并且是养活了 自己的、 同样具有自己的父母、妻儿、子女、兄弟姊妹的同胞如此凶残、如此缺乏人情、缺乏道德的公职人员!那些同胞的悲惨经历表明,在我们的社会里,一群具有公职身 份者,长期地是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惘顾人类社会的基本道德共识,持续地以完全远离人类道德及人性的方式,干着几乎是彻底摧毁人性,摧毁基本道德、 摧毁人类 善良及良知的肮脏勾当。含胡、温二位在内的所有同胞必须承认,至少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否认,我们的制度在持续的,以积极的行为制造着这种令文明社会不耻的 存在,同时它又持续地昭示着我们制度的彻底的不道德性。

胡、温及全体中国同胞,是到了我们民族成员全体必须反思的时候啦!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民,为了心灵中的信仰,会在有政府的和平时期经 历着如此规模的、如此持久的、如此惨烈的灾难。这种仍在继续着的和平的今天的灾难,使数以千计的无辜同胞丧失了宝贵的生命,数以十万计的人民被剥夺了自 由。我们看到的真相表明,所有被非法剥夺自由期间的同胞,都遭到了令文明社会难以置信的对肉体的摧残过程和对精神的野蛮杀戮煎熬。这场完全丧失人 的理性的 迫害过程,还使的一亿多的法轮功信仰者,一亿多个家庭的数亿人遭受了传讯和恐吓,剥夺就业资格、工作机会、收入,被抢劫财产的不同程度的、不同性质的迫害 和打压,这是多么的愚蠢、危险和不道德的恶举。这是在持续地与全体中国人民、与人性文明及整个社会的道德基础为敌啊!这个制度怎么会需要这样的价 值呢!我 们还有何理由、有何道德条件拒绝反思呢?

我的律师事务所及全家正在经历的严酷事态表明,在今天的中国,坚持说出真相者是要付出代价的,国家以持续的公开的恐怖手法警告人们,欲了解真 相、说出真相是十分危险的。在制度文明国家里,对一个掌握着政权资源的集团而言,真相就在它的手中。对真相的价值的取舍态度,不仅仅是衡量一个政权的文明 程度及有无道德基础的问题。但在我们的社会里,政府获取真实的能力则完全不同。我痛心地看到,与这个体制同时伴生且已完全臻于成熟的则是它掩盖真 实的机 制,使得体制本身已完全丧失了获取真相的能力,因为它已完全丧失了获取真相的道德条件,这样的条件已被这个体制所完全灭绝,诸如:王玉环等被劳教者在劳教 所所亲眼目睹的、一次次的、上级领导来劳教所检查工作时,所有的劳教所铁定的规律是:将仍有类王玉环般可能的讲真相者集中关押在一个领导找不到的 处所,其 时,还必要做上一顿被关押者想都不敢想的饭菜。每每的规律是:来参观检查的领导心里揣着他们亲眼"看到"、"听到"的真实而去,当检查者离去的铁门被关上 时,铁门的背后针对那群无辜同胞的罪恶又迅速复展活力。而事实表明,这是检查者、与被检查者配合较为默契的一套骗术,各自心知肚明且心照不宣。旨 在给被迫 害者一种影响——这里发生的是瞒着上级的罪恶。也使得为被"瞒着"的上级逃避掉不久即将要到来的历史审判留下可能!

既然政权已完全丧失了获取真相的能力,民间的真相调查行为就完全具有了正当性及必要性,因为真相的价值事涉我们民族的前途问题,与我们每个生 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生命个体休戚相关。我们有权利了解,这个制度的权力是如何和我们的人民发生着关系?我们有权利知道,这场始于六年前的镇压是怎么发生的? 国家为什么会做出这样不道德的决定?六年来,国家在执行这种决定的过程中是怎么做的?做了些什么?六年里,被非法关押在高墙后面的我们的无辜同胞 到底有多 少?在那高墙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今天仍在发生着什么?澄清这些问题,是人民针对国家的最低道德要求。在这里我不得不特别强调的是:国家和政府对真相的 继续掩盖、隐瞒已完全没有了价值,这不再仅仅是一个不道德的问题。那些见证了真相发生过程者终究是要走入社会的,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已经走在人民中 间,已经 是在不知疲倦地向人们讲述着那已发生了的真相。因为谁都知道,在那高墙的里面与被迫害者打交道的是只有你政府,那里被高墙隔断的罪恶真相,被一个个有幸能 活着走出那里的同胞不断地陈述着,掩盖真相的价值只能加深相互之间的心理隔阂!

中国的政府,你们必须有自己是政府的心态,只有这样,你们才有可能从政府的角度,以政府的心态和政府可有的逻辑思路去面对灾难性的现实问题。 才不致会发生像"六、四"屠杀、虐杀自由信仰者的镇压法轮功运动及新近在广州枪杀手无寸铁同胞这样的冷血事件!但我们时常不得不痛苦地面对这样的现实问 题,那就是:长久以来,中国的政府,类似这样莫名其妙的针对无辜人民的罪恶屡屡发生,面对灾难中人民绝望的呻吟、呼喊永远是无赖般的沉寂或张牙舞 爪施以流 氓打压手段。在这里,作为一个不断地纳着税的公民,我再次要求中国的政府回答一个公民的质问:你们承不承认这个制度的完全不道德?承不承认我们的制度已没 有了面对并解决这种问题的诚意和能力?何以应对?今天控制着这个政权的这些同胞们,你们承不承认这些问题已到了我们民族必须共同面对的时候啦?当 这样的问 题实在已发生了时,你们应向全民族明确,或者说你们有没有道德和勇气向全民族保证说:这样的罪恶会立即停止并永远不再发生?你们将何以保证它不再发生?要 知道,人民仅仅的是要求政府立即停止犯罪!这实在是人世间最奇特的政府!

我们的调查证明着,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真实完全表明,承担具体"转化"任务者面对几乎个个都是"顽固不化"的信仰者时是变得完全地丧失了人 性,而对被转化者丧心病狂至无恶不施。而整个体制面对持续了六年疯狂镇压的彻底失败而表现出接近绝望般的疯狂及完全绝望前的最后失态。最近发生在河北涿州 市的警察何雪健当着同事的面强奸法轮功女弟子的恶劣事件即是一种最鲜活的例证。

几次的调查我发现,由于变态的镇压需求,致警察可以以任何变态的犯罪手法以达到"转化"目的,对信仰者远离人性的迫害过程产生了这个制度的" 正果",即是中国的警察完全彻底的流氓化,他们不再有任何法律和职业正义意识,视鱼肉人民为当然的工作职责。在他们主导的高墙内,一根黄瓜可以卖到 25元,一只烧鸡可以卖几百元,牢房里本属公共资源的睡觉的铺位,在人民警察那里也成了可出售的商品,每个铺位每月售价高达2000元,许多没有 钱的被劳 教者夜间持续遭受着非人的待遇,中国警察不仅没有了道德,连普通人应有的廉耻也荡然难寻!

在我们的这次真相调查中,另一个我们社会中的令人不耻的罪恶源即是在半个多世纪里,给我们的民族造成历数不尽灾难的劳教制度。劳教制度,作为 中国国务院赤裸裸地侮辱和粗暴践踏国家宪法原则的丑行,在中国国家有宪法的日子里一直被坚持着。人类历史上,没有那个国家的政府能像中国的国务院这样,完 全不把自己国家的宪法当回事,劳教制度从这个国家有宪法之日起即使国家宪法始终处于尴尬境地,它表明中国政府的无法无天及所谓依法治国的骗局。对 于剥夺公 民自由的宪法原则及程序,不仅仅是中国的宪法原则,后来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等 一系列基本法律都有明确排除国务院可制定剥夺公民人身自由法规资格的可能性原则。即上述法律颁布后,劳教制度被中国国务院继续恶劣持有,其作为一 个持续的 无处不在的、最为恶劣的、践踏宪法的坏榜样,不仅仅成了非法剥夺公民宪法、法律权益的野蛮道具。其根本上,是中国国家走向法治的最为反动的制度弊端。

劳教制度,是中国宪法、基本法律原则及中国人民追求法治明天的最大敌人。我们这次的调查不仅表明,劳教制度对中国依法治国价值的反动,更令人 不寒而栗的,是它非法剥夺公民法律权益方面被彻底滥用的超乎常人想像的随意性、广泛性,及它在基层政府那里完成打压人民基本权利方面越来越旺盛的生命力。 王玉环老人、孙淑香女士,六年里均被抓捕九次,办理劳教手续还比不上幼儿园里孩子的游戏那么当回事!实实让人看到我们权力的被肮脏滥用和完全的不 道德!今 天,是到了一个必须向我们民族有一个总的交待的时候啦!

我须特别强调:这样的罪恶一日不停止,类高智晟般的我们的民族的拷问即不会止灭,中国社会的稳定及和谐之日即不会到来,国家和多灾多难的人民 一样将永无宁日。人民对凶残、无知的滥权者昼夜不停的心灵抛弃及已丧失耐心的和平反抗风暴,正在不断地撼动着人们已习惯了几十年的国家的存在基础,岂容任 何人小窥!

持续地与那些信仰意志坚如磐石的同胞打交道的经历,我们真确看到了今日我们民族中最为有价值的存在,那群一个个微笑着,用平和的语气讲述令人 惊魂动魄的被迫害过程者,常常感动的我热泪汩汩。我们看到了我们民族中的为了保全心灵中的美好价值而不屈和不死的精神,六年里的磨难中成就了一大批具有无 与伦比的高贵人格者群体,他们对信仰的执著,对野蛮打压的蔑视及对我们民族美好未来的乐观向上心态无不至令人仰视的境界。调查中我们发现的另一个 绝对的规 律是,每一个走出关押场所的法轮功学员,无论他们被关押的时间长短,在被关押期间说了些或做了些什么,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对信仰变的更加坚定。最典 型如曾被关押多次的辽宁阜新市韩大姐,几年的野蛮关押解除后,所在派出所所长来找她谈话,让她保证不再修炼,她语气平静却坚定地告诉代表人民政府 的人民警 察:"再抓我一百次,我还是要修炼,我们修炼没有错,更没有罪,我被解除了非法关押后回到家,我的家人,我的周围通过我不停的讲真相,又有三十多人加入了 修炼者的行列!"

在这次的与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的持续的接触,我发现了另一个使人欣喜的真相是,较一个时期以来,我们整个社会的人性、 良知、道德、仁爱及责任方面颓废的现状比,这些修炼者在含上述几个方面在内的,整个心灵、精神和道德方面完全给人以是从旧民族中脱胎换骨出的新群体的全新 影响!让人感到一种信仰对人心灵世界改造的强大功能,确让我真正看到了拯救我们民族颓废现状的希望及现实出路。

在与这些修炼者的接触过程中,他们面对这场空前惨烈灾难回述时规律性的平静心态,对迫害者的宽容襟怀及对我们民族美好明天的乐观心态使人持久 的震撼不已。他们淡薄名利,对因野蛮迫害而持续处于生存危势的困难者的、或父母被非法关押者及被致死者的、或已完全丧失抚养能力者的孩子及无以赡养的老 人,那一个个持续地悄声无息的济助及耐心令常人难以想像,更不用说理解。信仰对人心灵及道德的快速改变令常人难以置信。最明显如:今年33岁的朱 晓光告诉 我,他刚到监狱,犯人之间的野蛮及冷血以待成了那里的单一人际关系生态,每个人都想以凶残及心狠手辣来驯服身边的其他犯人,没有任何人自愿被驯服,更没想 到要自我驯服。后来是法轮功修炼者神奇地涤荡了他们的灵魂及心理,用他的话是:"我是彻底地通过心灵改造驯服了我自己。"

后来他们那里又有一百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以至过去每有新犯人到即必遇"杀威棒"的遇境变成了对新来者施以关怀的援手,竟至把很多新犯人惊的目 瞪口呆。原公主岭监狱的警察张林有的经历更让人刮目相看,他告诉我,修炼法轮功使他变成了那座庞大监狱里唯一不再虐待犯人和不再收犯人钱财的警察。他说他 决心不再虐待犯人尤其是不再收取钱财后的一年里,他始终和自己进行着斗争,尤其是自己缺钱刚巧又遇到别人送钱时及看到别的同事照旧收钱时,心理矛 盾极了! 他自豪的告诉我,他的修炼彻底地改造了他的心灵!后来他管的60多名犯人感激不已,以致希望中国的警察都去修炼,犯人们都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的警察会 变成世界上最文明的警察,他最后却被非法劳教及开除警察队伍。

但我们痛心地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公开的政治压力加利诱,摧毁了警察最后的一丝善良本性,人性恶的一面迅速发酵膨胀,做人最基本的良知底线不 再被顾及,警察实际上也是这次丧失人性的疯狂运动的受害者。"文革"后,我们民族得以稍许复苏的人性、道德、良知、正义、仁爱等基本价值理念,再一次被彻 底的摧毁。国家公职人员的正气,正义及先进性只成了官控媒体中取之不尽的令人民唾骂的谎言!而灭绝正气,正义、良知及道德却成了公职者的职责,被 要求提至 "讲政治"的高度去执行。

信仰和道德是一个民族保持持久及向上生命力的最重要保证。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们的另一方面即是,他们会什么都相信,同 时,他们又会什么都不信。我们的民族中几十年来最缺乏的,即是我们缺乏保守及滋育我们民族道德价值的信仰根基,这是我们民族几十年来持续动荡的乱源。长远 改造我们民族的问题即是倡导并保护人民的自由信仰,通过改变人心来改变了的世界才是有希望的世界。我们的政府过去六年里所做的,即是以野蛮的血腥 暴力来阻 挠我们民族向这样的希望迈进。仅有群体的反思是不够的,在这封公开信中,我们还是要向政府提出一些必须的要求,那就是立即停止针对自由信仰者的血腥镇压, 立即释放杨光,立即释放所有的被关押者,赔偿他们的损失!

但我们却不会提出给法轮功信仰者平反的要求,因为在那些信仰者心目中,在我们民族尚有良知的成员心里,人们从来就没有说过这个信仰团体是"反 "的概念。让凶残折磨了一个民族半个世纪者再玩出平反的把戏,一方面,平反者根本不再有这种道德和道义资格,另一方面,这本身即是对被折磨者的一种侮辱! 现政权的残暴,愚蠢及无法无天的时间与它存在的历史一样的长,在此我特别正告那些至今不思悔改的、仍迷信暴力者,绝不允许再发生对说出真相者的野 蛮迫害恶 举,停止一切针对这个民族的伤害行为,这是你们的最后出路!

最后,我想敬告胡锦涛、温家宝两位同胞,我们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这部凶残折磨了我们民族半世纪的政权机器,它的每个部位都沾满了善良人民 的血和泪水;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在几千年里,一直被专制、独裁、暴政裹胁着的中国民族的悲惨命运,今日仍被看不到尽头地延续着;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 认,一个机制性的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民意政权从未在我们广袤的土地上存在过;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我们民族,我们的人民具有追求一个 民主、自 由、法治及人权的民本政权的权利;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我们民族对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热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炽烈;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在今 日的中国,任何力量企图继续阻挠人民对上述权利价值的追求都必将遭致迅速失败的下场。恕我直言,我们无法否认,所有的血债都被人民的眼睛、经历及 带血的记 忆所记录。最后我想敬告胡、温二位,只有我们的心里真正装着那些灾难中同胞的安全,我们才会获得真正的安全。只有两位真正关心起我们民族的前途!两位才会 像这个民族一样具有了美好的前程!

祝胡锦涛 温家宝二位同胞在即至的新年里平安!健康!

祝我的全体中国同胞在新的一年里能获得生存的新天地!

愿神保佑中国人民!

你们的同胞:高智晟
2005年12月12日于吉林省长春市


http://elena2011.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37392#
http://gaozhisheng2009.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6273#

2007年9月12日 高智晟律师 致美国国会议员的公开信

亲爱的美国会参、众两院的女士们、先生们:

高智晟以之古老的方式向你们问好,并致予诚挚的敬意!感谢你们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给予我及我所追求价值的关怀和支持。

在刚刚过去的约两个月时间里,麦迪逊先生的《美国制宪会议记录——辩论》,被我连续研读两遍。自由、民主、宪政中国"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中 国有句话叫饥饿时喂一口,胜过饱足时给一顿。面对今天这无恶不作、无法无天的中国共产专制暴政,面对国际主流社会在暴富了的暴政集团暴虐面前几近整体的沉 默,甚至是卑躬屈膝的现状,你们过去的坚持是何等的不易和弥足珍贵。这种坚持是人类人性光辉继续存有的象征,包括你们在内的那些坚持与专制暴政集 团不共谋 者的坚守和坚持,是不可一世的中共专制集团掩盖罪恶在国门外无法逾越的障碍。它不仅是被压迫者不致被彻底地没入黑暗的具体保障,同时它是至今仍受专制野蛮 暴虐蹂躏及欺辱的中国人民维权抗暴强大的精神力量源泉,也是我们坚持和平抗争下去的希望。你们和国际正义人士的坚守和坚持,是中国人民和平改变暴 政,在中 国建立自由、民主和宪政的现代文明制度的力量和条件的有机组成。

我不是政治家,在接下的内容中,您们将不会看到,被着意了的客套、柔化及矫 饰遮蔽的辞令。普通的经验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尽管很挑剔,人们却更青睐伪装后的美德。极致如在我的国家里,丑化美,美化丑的文字方能大行其道。在过去的近 两年里,为了对付我手头的一支笔,中共政权让我们见证了它的无所不为及无所不能。为了显示他们绞杀人类感情及良知的力量和舍得投入的决心,在这样 的过程 中,从去年8月15日开始,每天不低于4人的秘密警察在寸步不离地跟踪着我当时还不足3岁的儿子,以持续、刻意地展显统治者的力量。12岁的女儿待遇规格 更令人刮目相看。6至10名的男女秘密警察,对孩子如影相随,数月里坚持不懈,风雨无阻,连孩子坐在课堂上课时都不能例外。我全家所有的亲人,都 被秘密警 察跟踪、监控以及随意非法关押。期间,妻子、孩子多次被野蛮殴打。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决意露出不怕开水烫的成色,仅仅是因为我们坚守了人的感情和责任。如 此辱没及玷污人类名誉的丑行,在我的国家里是被统治者提高至政治高度去施行的。

今天,藉着这封书信,在奥运会即将在中国举办之前,呼吁你们 并通过你们使全人类关注当下中国的正在持续发生的人权灾难,认真并具体地面对人类伦理价值,正义价值及人性文明的前景及其在中国所面临的现实威胁。关于奥 运,面对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血腥奥运" 、"手铐奥运"、 "要人权,不要奥运"的抗议和控诉现实,最近罗格先生公开在中国媒体上表达了他决不为这些绝望和愤怒的声音所动的决心。反要人们不要把奥运政治化。尽管我 个人对奥运精神怀着美好的感情,我还是不愿去指责罗格先生对奥运伦理价值呵护职责的放任。但我们有必要提醒罗格先生注意的是:中共政权从对奥运的 申办至它 的召开,他们始终是将之当作是重大的政治任务予以面对的。凡是奥运需求,均须提到政治高度予以保障。原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对此直言不讳,保障奥运需求是"压 倒一切的政治任务",这在中国是妇幼皆知的。各色贪官污吏对此把玩至炉火纯青的程度,这点,连中共高层今天都始料不及。暴力拆迁,持续地非法搜捕 上访者, 残酷镇压自由信仰者等等。在确保奥运万无一失的幌子下,一切罪恶都可在阳光下畅行无阻。

中共通过办奥运会来显示其两大政治功能的意图在国内 人民中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即对内犯下累累罪恶的中共,通过"成功"申办奥运而向中国人证明,尽管自己铁血统治几十年,伤及天理,灭绝人性,罪 恶滔天,造成不低于八千万人的非正常死亡,但全世界仍都承认自己的合法性,尽一步挺直了腰杆。对外,其通过不择手段的暴虐保障,"成功"举办奥运 会,以向 全世界证明其在中国的"组织"能力及人民对其的"支持"程度。随着日渐清醒的国内人民要求结束暴政,保障人权呼声的提高,中共专权集团对确保稳定,尤其 是:"不惜一切代价"确保奥运稳定的心理会越发变异得更加脆弱、扭曲及变态。防人民如防贼寇,北京最近的一个事件即足以明示中共专权集团目前惶惶 如惊弓之 鸟的变态心理。一位因在生前被强行拆毁房屋的老人(其坚持控告至死)去世后办理丧事,令人震惊不已的是,北京警察竟出动59辆警车(其中一半为大型轿 车),数百名警察及不明身份的人员将死者家团团包围,非法强制阻挠一些市民去悼念这位不屈的老人。这种对待国内善良人民的流氓罪行几十年来一成不 变。黑龙 江失地农民杨春林因喊出"要人权,不要奥运"的心声,即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逮捕,最近几年来,对善良人民的非法抓捕已到了毫无理智的地 步。

亲爱的朋友们,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人,在我的生命深处,我爱着我的家乡、爱我们自己的国家,更深爱着我们的善良及多难的人民。我个人同 样饥渴着奥运会在我们自己的国家举办,但建立在目前这个环境及变态功能上的奥运会,深深地刺痛着我的良知及正义感。正如你们所了解的那样,在当下的中国, 谁若把奥运会与人权联系在一起,谁就会迅速被中共及其打手们穷追勐打,"国家的敌人"、 "民族的罪人" 、"破坏社会和谐"等帽子会与强权压迫一起及时到来。

我们不支持,也决不假装支持这种被当作政治工具摆弄的"奥运会", 不支持,更不假装支持一次完全置于人类良知、正义及基本伦理价值之外的奥运会。在国际主流政治唯眼前利益至上,人类伦理价值"体力不支"的现实的今天社会 中,我们无能力要求奥运会承担起它本应当承担着的责任。但我还是要以我的方式,以曾经几乎带给我全家灭顶之灾的方式,再次在这样时期,在这样的事 件上发出 我自己的声音,以提醒国际社会,在你们为这场奥运会中的各自所得雀跃的时候,我要把与这场奥运会同时发生着的一些与奥运精神格格不入的画面"强行"展现在 人们眼前,无论这将带给我何种危险,以承担起我作为个人,更是一个中国人的责任。

中共是一个以国家权力为依障的犯罪集团。清晰地认识并现实 地接受这一本质,才能使我们的对应选择不致偏离理性及客观真实。我非常清楚,由于对各色不义利益孜孜不倦的恋爱,愿说出上述客观结论者凤毛麟角,而假装不 信者会呈蜂拥势。普天之下,任何合法的政权,维护宪法的价值是其最直接的本能及最一般的道德准则。在中国,人们看到的是公开的相反,政权成了人民 宪法权利 的拦路虎,政权永不疲倦的坚持着它对宪法的野蛮践踏。宪法确定的权利成了人民永久的陷阱,唯一例外地被这个政权认真对待的宪法原则是:宪法规定的共产党在 中国永远的统治权。

一,正在发生着的宗教信仰方面的血腥罪恶

信仰的德行得以体现,对邪恶即意味着灾难。中共宪 法里也规定了宗教自由权利。但从其建政迄今,在这一领域,与人民这项与生俱来的、属于人的权利,也属于它自己宪法原则确定的权利的作战,是这个政权永无倦 怠,永无止歇的恶习。一方面,无宪法法院保证,宪法条文原本就是一纸空文。即便如此,较低层次的文件、法规(如国务院年度宗教事务条例)规章层层 设障,公 开肢解、屏堵宪法价值的偶然显现。始于1999年,迄今已持续了8年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血腥镇压,超过了迄今人类已知的凶狠程度。3000名修炼者被 在不同阶段以各种方式杀死,致伤者难估其数。数以十万计的修炼者被以劳教名义非法关押。数以百万计的修炼者,被"610"以法外,按市级行政区划 配套建立 的"强制教育转化基地"非法关押。这种关押比劳教制度更加随意及简化。转化手段的血腥及凶残真相直可惊骇天地。数以千万计的人受到不同形式迫害,尤以让人 不耻的是,数量惊人的孩子因父母的修炼而被赶出了校门,流浪街头(去年8月至今,我女儿在她的学校门口,多次接触到这样的孩子。流浪中的他们,竟 冒险来安 慰、声援格格,女儿每每放学回家讲述这些,我和妻子都心如刀绞)。

对"法轮功"已持续了8年的惨烈镇压 ,是中国乃至全人类最为持续,最为深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这也是我在这封信中,要首先强调之的原因所在。关于有涉这方面的事实及证据问题,在这方面,首先我 推荐我自己亲身实地调查后形成的调查报告,那些都是我作为律师身份形成的法律证据。就在我作第三封公开信的调查时,28岁的具有医科大学本科学历 的刘博阳 和他母亲的尸体还控制在当地"610"的手里。他和他的母亲在不到十天的时间里,在同一栋楼里被折磨致死。死前数日每到深夜,母子惨叫声互闻。中共警察在 这样惨叫声停止之前的骇人罪行,创下了统治者辱没人类名誉的耻辱记录。而其他如杨光等所有的被调查对像,至今仍都活在人世,他们本身就是活的事实 证据。其 次,我今天要不礼貌的"逼问"朋友们如下几个问题,亦是我作为人类的一员向整个今天人类提出的质问:

(一)、中共今天在法轮功问题上,已持续了8年的反人类及群体灭绝罪行是人类共同面对的问题,还是仅属于那些受害者所面临的问题?

(二)、中共的反人类及群体灭绝罪行,是整个人类文明、人类伦理、人类尊严及道德所面临的威胁,还是仅属于那些被杀戮即被压迫者?

(三)、人类今天还有无能力面对这种被国家权力遮蔽下的反人类及群体灭绝罪行?这里有三个层面的问题,即:
1、其一,今天的社会还有没有勇气及良知条件来面对这种长期的公开的反人类及群体灭绝罪行?
2、其二,在有了这样的勇气基础上,有无改变之的主观及客观技术条件?
3、 其三,从反人类和群体灭绝罪的国际法简单明叙罪状看,中共之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等一大批官员的实体行为完全成就了该两项罪构成的全部主客观要件。 关于证据问题,并不在于它的本身是否缺乏的问题,这里仍在乎于国际主流社会有无责任和勇气诚实地面对既有证据的问题。

a)其一,被非法致死 的3000条人命(在我们的麻木中,这个数字仍在不断地增加着), 1,他们有名有姓有出生年月及身份证明和生前住址为证;2,有死亡过程事实为证;3,有死亡结果事实为证;4,有他们的尸体、骨灰及坟墓的存在事实为 证;5,有他们仍活着的亲人及朋友的记述为证;6,绝大部份还有他们死亡前客观发生过的非法搜捕过程事实为证;7,活摘器官总还有大部份尸体的脏 器都给草 草缝合事实,医院电话记录及具体参与摘除者的举证为证;8,有相当数量的尸体照片为证;9,具体杀戮的执法者仍都健在,特别法庭可对他们传讯获证;
b)其二,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捕后从此消失的其亲人的叙述为证,诸如青岛大学的张教授,其女婿被打死后,其女儿到派出所后从此失踪的类似大 量实例。
c)其三,仍活着的不低于十万的经历过被电刑,被电击过生殖器,老虎凳、竹签刺等酷刑迫害的受害人的存在为证。
d)其四,数以十万计的曾被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的存在为证。
e)其五,仍被以劳教名义至今关押在专制牢房里的活人为证。
f)其六,数以百万计的曾经被以强制"教育转化"名义非法关押过的活人为证。
g)其七,今天仍被以强制"教育转化"名义非法关押着的数以百万计的活人为证。
h)其八,大量数额不详被赶出校门后流浪街头的孩子为证。
i)其九,数千万被连累了工作、就业、生活、出国及人身自由等受到影响的活人存在为证。
j)其十,中共体制内大量的心存良知的具体执行者的见证为证。

四,今天,我们共同不能回避的是要不要追惩的问题,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的国际公法法律价值,能不能在中国存有例外的问题?国家权力的遮蔽造成的 程序技术上的困难我们不会忽视,但启动包括通缉在内的刑事追惩程序是现实的、可能的,同时在国际公法原则上它又是必要的。

我 用较大篇幅向朋友们谈"法轮功"问题,是因为它是这个时代人类面临的最大的人性灾难。但之并不意味着在中国,其他类宗教的权益就不受侵犯。与触目惊心的" 法轮功"灾难对应的是,中共从不停歇的对家庭教会的野蛮打压。在对付家庭教会成员的问题上,除了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由于反抗力量较为强势,专 制者尚有 所收敛外,在全国县级以下地区的镇压手段上,家庭教会成员与法轮功成员的界限就不再那么明确。对二者的镇压、搜捕几乎没有区别。我的家乡是个小县城,那里 每年被抓捕、关押、抢劫的家庭教会成员,数量远在"法轮功"成员之上。从时间的持续性来看,中共对家庭教会的非法迫害可谓历史悠久,从我对新疆家 庭教会成 员被迫害的调查情况来看,中共专门养了一批警察,常年执行着对家庭教会的搅扰、迫害和打压。最近,新疆基督徒周通等人的被非法关押,即是这种对基督徒迫害 罪恶的继续,这在中国社会是公开的秘密。

最近几年,中共对西藏宗教信仰的血腥镇压的残暴程度呈增势。

二,对人民自由权利的野蛮压迫

自 由,是人类精神生活中最为重要,且也最为古老的组成内容。人类是在这个星球上迄今唯一的生理需求之外,还有着与之比肩重要的精神需求者,这足见人类在上帝 那里是何等的幸运。但在中国这种幸运被权力粗暴剥夺。在中国社会,自由不仅是奢侈品,更是被历代专权者视作是危险品。对人类自由愿求的野蛮打压不 仅是反人 性的,也是反天理的。出版自由是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标志,是现代世界里自由的主要成分,是一个社会自由的基本组成部份。

在一个没有宪法法院 的国家里,言论和出版自由不仅是公民自由和安全的保障,实际上也成了这方面的惟一保障。在这样的社会里,如果出版和言论自由也被禁绝,人们尽可想像官权会 专横到何种可怕的程度,被压迫者的屈辱、无助是可想而知的。中共历来把控制国内媒体当成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在这方面,他们从来只有来自技术而非道 德方面的 苦恼。近年来,尤以最近三、四年以来,随着人们维权意识的觉醒及要求自由的呼声日盛,中国特权集团已成惊弓之鸟,对媒体的高压控制已到了变态的地步。不时 地制造一起起震惊世界的,对依法行使言论自由权利公民的非法迫害事件。仅最近两年里,张林、郑贻春、杨天水、郭启真、郭飞雄、严正学、力虹等一大 批国内外 知名的网络作家被非法关押。尤其最近,中共不顾国内外对之的善意呼声,再次干出了非法抓捕吕耿松先生,迫害他家人的不法丧德事件。

近日中共公安部紧急通知,勒令各LDC服务商,在十七大前必须关闭所有的论坛、博客、留言板等交互型网站。整个机房如要发现超过七例,将强制关闭 机房,并予经济重罚。再掀其野蛮权力史上非法打压媒体的恶浪。

结 社自由是政党专制或大人物专权的克星。在一个没有结社自由的社会里,等于不存在人们可以防止暴政的堤坝。民众因缺乏结社而形成的一盘散沙的状态何以抗衡由 国家出面组织起的钢铁暴政机器?那种脆弱与无奈感是民主社会的人们无法想像的。在这样的国家,一个民族常要受一小撮泼皮无赖各个击破、残酷压迫。 在中国社 会,即便是组建政党的思想和相关言论也会被中共当作是第一恐怖现象予以非法打压。

三,对维权运动的凶残打压暴行

最 近几年,中共对人民依法和平维权运动的野蛮打压已到了一种完全丧失理性的地步。最典型的如:其整个政权对盲人陈光诚的不择手段的野蛮打压。盲人陈光诚"看 "到了山东省临沂的反动势力在计划生育实施方面对人民毫无人性的残暴,他发出一个人应有的声音。他那孤单的声音,却引起暴政集团上下恐慌,他们规 律性的反 应不是停止这种罪恶在这个国家的继续蔓延,而是转向了对这位内心充满光亮的英雄的毫无人性的非法迫害,这种下流的迫害也及于陈的妻子、幼子和七十多岁的老 母。中共计划生育政策是有人类以来最大的群体灭绝罪行,它不仅表现为每年数千万未降生的命运就悬于几个大人的舌头上,(中共官方公布称:计划生育 政策20 年少生了四亿人)。更惨烈的暴虐发生在那些因违犯了党的计生政策的普通人身上。盲人陈光诚"看到"且让人们看到了触目惊心的累累罪恶,却仅为中共在中国这 一领域罪恶的沧海一粟。他们公然以反人性的犯罪方式暴虐那些坚持揭露他们罪恶的人。诸如整个政权对陈光诚全家从不停歇的搅扰和迫害,许多人指责他 们完全丧 失人性和应有的理智。指责他们毫无人性是符合实际的,但他们这种看似完全不计较成本施暴的另一面,恰也表明了他们另类的理智。那就是他们非常清楚自己针对 人性即人类文明的累累暴行及这些暴行触目惊心的可怕程度。他们精力旺盛,持续地制造着多如牛毛的罪恶和欺骗,另一方面是不惜代价以犯罪手段掩盖这 多如牛毛 的罪恶和欺骗。全党将掩盖和欺骗统一提高到"讲政治"的高度,也成了各级党委、政府日常化积极作为的全部。

在这里我特别提醒女士们、先生 们,拿出一点感情来去阅读中国着名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的妻子致胡锦涛的公开信,看看他在被非法关押一年来的骇人听闻的遭遇。郭飞雄先生是一位从人格到行为 全无一点杂质的和平维权人士。他的坚定和坚持令中共犯罪集团惊恐失措,两年时间里关押他三次,其中第一次绝食40天,第二次绝食59天。其妻的公 开信,让 人们看到了共产专制权力对人性文明的杀戮到了何等嚣张的程度。"拘捕之后,9月29日,律师会见,爆出他在里面十三个日夜被车轮战连续审讯,他绝食绝水 15天抗议政府镇压维权运动。后来在里面的日子里,他所遭遇的是,手脚穿插定镣在床板上42天,去沈阳后,他被凶暴毒打,坐老虎凳,双手绑在后面 吊起来, 因为身体重量的拉力,肩关节承受过大压力而损失,最不可忍受的非人道的酷刑是,陶忠革、杨乃新专案组的办案人用高压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并且,他在8月7 日对律师说,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这一恶行,对他的身体已经留下后遗症。

这一切对我们而言,就是一幕幕无法苏醒的噩梦。这两三年以来,是这些险峻而残酷的现实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成为我们生活的主旋律,这世界怎会荒诞 到如此境地,这究竟要把人逼向哪里?这一切,不是亲身经历,都会感到难以置信到匪夷所思的程度。

胡锦涛主席,我所见到的您是各大报上头版新闻上看到您沉稳微笑的面容,在国际国内新闻里看到您大国领导人举手投足间显示出了的风度,您总是与那些 光明的事情和温暖的场景连接在一起。而我,在这里、在此刻却不得不向您陈述这件不忍卒听的事情,仿佛是发生在其他世界里的事件。

我 的生活里究竟发生着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一切?人们所追求和向往的和谐社会,它在吗?她离我的生活有多远?真正的人权离我们有多远?人神共愤的是,在 2007年2月12日晚发生用高压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的酷刑之后,陶忠革、杨乃新得到了他们迫切需要的口供,可他们还不罢休,还不满意。在3月 19日晚他 们再次把杨茂东用对待死刑犯的方式,用头套蒙住头脸,手绑起来,拉到上次刑讯的秘密地方,再次暴打,并把电棍伸到他的裤子里面,击打他的生殖器达5、6分 钟之久。

我无法看到女士们、先生们听到胡锦涛的政权如此对待良心人士时的面部表情。这样的事在中国已没有多少人会感到惊讶,这实在是因为这种禽兽行径被我 们的政府干的太多了,太久了。我所接触过的"法轮功"男、女性学员中,被电击及侮辱生殖器者占绝大多数。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等地对上访公民大批非法搜捕,公开的血腥暴力让人触目惊心。

四,对人民私有财产的劫持恶行

中 共宪法同样将保护私有财产确定为宪法原则。但它在近半个世纪里,在这方面针对所有权人的累累罪恶罄竹难书。人类最初组建国家的愿望正如卢棱所言:"需要这 样一个共同体,用集体的力量来保护每个成员的生命和财产"。美国的幸运在于,独立战争之后到来的是立法者。我们的不幸在于,我们迎来的却是一个黩 武好战, 一个专横的,一个持续打家劫舍恶习难改的政权。以经租住房为例,1956年1月18日,中共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厅制订出了一个叫经租房的政策,即强制将私 有房产接管后由政府统一租赁经营,象征性地给房主一点少的令人惊讶的租金。该运动涉及全国70万户,房屋面积约为1亿3千万平方公尺。其中,北京 经租房间 为199147.5间,6000户。后来的事实表明,这是这个政府继土改及社会主义改造之后的,又一轮对私人财产的抢劫行为。但这次抢劫与前两次不同在 于,其一,其时已经有了宪法。其二,所有这些房产都有这个政府颁发的房产证。于是乎,这个政权又摆显出了其泼皮无赖的一面,它强行占居着这些合法 的私有房 产至今不还。经租房"政策"将其绝大多数的房产所有人拖入了无限的痛苦境地。

1958年,北京的宁景伦的18.5间私房交由政府"经营", 因经办官员在核定经租费时有误,年仅17岁的宁景论有异议,被扣上了政治帽子,被判劳教4年4个月,其母亲被拘留5天。文革时,因经租房问题,其父和哥哥 被打死,宁景伦被打成反革命,和其母亲被轰出北京,房屋至今不还。北京的马连福和姐姐的父母早亡,以所遗16.5间私有房外租维生。1958年, 房屋经租 后,年经租费仅15.61元,生活陷入困境,流浪社会后,被天堂河农场强制收容劳动。直至1992年才回到北京,既无工作也无住房,一生命运坎坷。时至今 天,每遇重大节日或中共的庆典,这两位一生无房的老人就会被政府看管起来。时至今日,几十万"经租房"户及他们的后人,常年痛苦地奔走在上访的艰 辛中。 2006年12月15日,中共建设部非法颁发建住房[2006]208号文件,强调"经租房""其产权性质经明确属于国家所有,不得变动",并指示各地要 重视经租房问题的"政治性"及"敏感性"。"对涉及经租房的问题,未经建设部的批准,不准进行采访和报导"。涉及全国几百万人所有权人的房产权归 属就这么 被一纸违宪文件予以没收。

在今天的中国,权势人物可谓无德无良,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即是他们因为无德无良才成了权势人物。富人们拔 一根毛利天下亦不为。他们关心维持现状胜于改变现状。他们结成了一个即被藐视又不被奉迎的政治集团。借口上一代创造了难以言喻的伟业来为今日的专制辩护, 醉酒入迷般地死保住特权不放手。枪杆子、警察、监狱是他们精神财富的全部,他们无恶不作,无德无良且素无底线。他们仗恃着上述精神财富,即从不在 乎人民对 他们的评价及仇视。人民普遍对他们的仇视,是他们拥有的除不义之财外的又一笔漫无边际的财富。

在最近15年左右的时间,权势集团强制拆迁市 民私有住房的犯罪已到了毫无理智的地步。他们强拆了不计其数穷人的房屋,这无异于在寒冬中剥去贫寒人的衣服。但他们的犯罪并不止于此,他们长期以恐怖的打 压手段与受害人的申诉控告行为作战。以上海为例,10多年来,一批又一批深受压迫的勇敢市民不断去北京揭发黄菊、陈良宇、韩正、刘云耕、吴志明等 人的犯罪 问题,他们中的许多人付出了生命代价,许多人还忍受非法监控、抄家遣送、刑拘、劳教、判刑、送精神病院,电话监听、骚扰等各种形式的打压。最近,以着名维 权律师郑恩宠在内的215名勇敢的上海市民致公开信予中共党书记胡锦涛,历数上海权势集团对人民人身及财产权利的无底线戕害。该信中谈到:不择手 段,将 280万市民从城市中心区赶到边缘郊区生活,又强征100万市郊农民的土地,强拆了他们的住房。10多年来,上海成了全国暴力征地、拆迁恐怖的源头、龙头 和中心。光是从2006年以来,上海市政府组织四千名"信访干部"等大规模拦截力量,又专门组织打手队实施暴力。摧残市民的肉体,灭杀他们的生 命,全面堵 塞信访举报的通道。仅2006年至今日,被毒打致死的访民有,段惠民、杜荣林、戴荣、陈小明等,有些上海市民遭到严重精神摧残,正常人多次关押于精神病院 受折磨。2006年至今,遭到非法抄家的市民已知的有:周大华、马雅莲、等16家,还有两家名字不详,非法关押精神病院的有:刘新娟共6次,虏春 香2次, 洪玲玲被关至今等等,仅今年以来,就有段惠民、陈小明、周大华被打致死。

五,环境灾难必将断送四分之一人类的前程

不 能否认,从形式上看,专制中共在经济上取得了一些成就。但这种成就却是以对人类公平、正义、德行、良知等伦理价值及环境的毁灭性摧毁为代价。2005年, 中共环保局长说:"如果我们的环保脚步跟不上进度,我们的经济奇迹就会结束"。经济奇迹正转变成普遍的、现实的灾难,太湖蓝藻事件表明,为了今天 的GDP 政绩即便明天没有水喝也在所不惜。中国每一万元产值,能源消耗是日本的7倍,印度的3倍。全国有四分之一的土地沙漠化,沙漠、戈壁每年仍扩增1900平方 英里。据新华社报导:百分之九十城市的地下水已经受到污染,流经城市的河水,百分之七十五不宜饮用,鱼类不宜捕捞。与其橱窗式经济模式匹配的是橱 窗式的环 保治理。遍布全国的、构成全国环境基础的非着名的小河流、小湖泊污染的毁灭性程度更是让人绝望。而这些小河流、小湖泊基本不在治理之列。

六,涉农问题

经 济的发展却并未能广泛的惠及人民,绝大部份农村地区的贫穷、落后的现状超出了世界的意料。虽然不再征取农业税,却并未改变人民贫穷困顿的现实,因停收的税 只是导致人民贫弱不堪的多种原因之一。中国现行宪法规定,农村土地归国家所有或集体所有。而集体所有权实际上完全由国家权力控制。由此,就产生了 这样一个 逻辑:土地归国家所有,国家由共产党垄断,共产党又由官僚集团掌握,于是,由极小一部份人构成的共产党官僚专制集团就是最大的地主,它拥有中国所有的土 地,而十亿农民终生在土地上辛勤劳作,却没有土地所有权,这是极端不公正的。

在今日之中国1.2亿农民工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奴工群体。 他们没有人的尊严,终年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艰苦劳作,每天的工资却只有1.5美元,甚至更少,就是如此微薄的工资也经常被雇主拖欠。农民工虽然人数一亿 多,但由于被剥夺了组织自由工会的权利,他们只能以单独的个人来面对收买了腐败权力的强势的资本。显然,穷苦的农民工作为个人,在强势的资本前极 为脆弱, 这也是农民工权利被侵害的基本原因。八九年六、四惨案后,权力腐败急剧发展。有腐败权力主导的经济改革,处处显示出忽视广大底层民众利益的特性。占中国绝 大多数的农民、农民工、下岗工人和其他弱势群体,正是在所谓"医疗改革"的过程中,百分之七十的中国人被排斥在公益性医疗保障体系之外,而昂贵的 医药费又 剥夺了他们生病就医的实际可能,以至于在相当一部份农村,发生老年者一旦患病,便只能通过自杀来解脱的惨剧。八九年之后的"教育产业化",也同样表现出严 重损害底层民众权利的趋向。九年义务教育在相当广泛地区并没有得到国家财政的有效支持,高昂的学费又使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成为底层民众的噩梦。被 腐败的国 家权力所垄断的高等教育和中等教育系统,也日益腐败化,甚至沦为学术官僚敛财的私器。与之同时,为支付子女的学费,许多底层民众的家庭已至心力憔悴、灯枯 油尽之境,这几年,因孩子考上大学而父母自杀的事件屡屡见诸媒体。而官方公布的数字表明,官僚集团每年的公款吃喝达四千亿元。公款旅游达四千亿 元,公车花 费四千亿元。

七,司法的反动已至极致

今天,腐败的司法的反正义、反法治原则的行径已至极致。非立法机关的最高 法院,以不断出台阻绝公民维权的司法文件来配合当权者对人民的掠夺:强制拆迁案不得受理,失地农民案不得受理,经租房案不得受理,复转军人案不得受理,国 企下岗职工改制纷争案不得受理,法轮功案不得受理------。对人类司法精神文明的反动已至毫无底线的地步。河北、内蒙发生的类似聂树斌被冤杀 后,为了 掩盖罪恶,司法机关公然拒绝追诉真凶的现实表明,执法者的人性及操守已远在杀者之下。

八,日常化了的普遍灾难

每 天普遍而广泛的苦难已日常化,以8月30日同一天《南方周末》报导为例,7月29日,河南三门峡煤矿发生透水事件,69名矿工被困井下。8月14日,湖南 凤凰在建大桥突然垮塌64人死亡。8月17日,山东新泰华源煤矿发生溃水事故,172名矿工被困井下,迄今已30天未能救出,生还渺茫。8月19 日,山东 邹平发生铝厂爆炸事故,16名工人当地遇难。8月30日,北京房山区小煤矿冒顶坍塌,施救不到48小时,当地政府作出不再施救的决定,令人无法置信的是, 当地政府下令阻工人自发施救,工人刘国军等人一直被关至两位工人活着出来,结果132小时后,奇迹,实则也不应算得上是奇迹,压在井下的两名工人 经过顽强 自救后逃生成功。期间只能互相喝对方的尿液互济,事后许多人讥讽说,幸亏当时埋在井下的人不知道政府已做出不能施救的"科学决策",如不然活着出来还是非 法的。

亲爱的女士先生们,我的言论和发表文字的权力已被中共政权以最原始的手段剥夺达一年余。提起笔即被一种不能遏制的感情所充满。基于以 下的坚信,即:我坚信上述罪恶公然的存在,同时也冒犯了含诸位在内的全人类的正义感和自由感。我坚信诸位与和我一样会认为,在这样的真相面前无动于衷,那 就是放弃了人应有的感情和责任。我坚信,诸位与我们一样,也意识到西方的政治和经济都是在以牺牲伦理价值来换取眼前利益。我坚信,大家与我一样的 渴望并愿 努力致力于去彰显人类理性的力量: 改变暴政,制止罪恶,结束全人类共同的尴尬。坚信诸位与我一样认识到,权力的专有及符合这种专有规则的代代传承,是将全体中国人当成私有的牲畜一样传承 着,获得这种传承者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和道德,而是因为他们的缺德。这种存在如不尽早改变,将有辱人类理性。诸位和我一样坚信,满足邪恶制度举办奥 运会的要 求,是奥运史上的一个黑暗事件,是一件令全体人类蒙羞的事件。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撰写这样一封信是一件沉重的事。如果这种罪恶在中国仅 仅发生一例或数例,我相信每个人都会和我一样义愤填膺。而在今天,这些惨绝人寰而又无处不在的悲剧已经成为中国人生活的常态,许多人反而有了司空见惯、麻 木不仁的感觉。因为中共多年来得以维系统治,就在于它有目的地用暴力去打击和用谎言去麻木我们的良知,它依靠着一天天地腐蚀我们的道德而拓展它从 民众无可 奈何感中派生出的被动支持,直至把相当一部份民众的道德底线降低到为中共的暴行辩护的时候,它的政权基础就暂时得以稳固了。今天,中共正在把这种道德腐蚀 的战略推广到全世界,如果奥运会得以让中共主办,那就是宣示着中共道德腐蚀策略的全球性成功。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一个社会有道德、法 律、舆论、监督、权力制衡等种种自我免疫于重大罪恶发生的机制,因为人人都希望自己生活在安全而不是恐惧之中。而当我们看到那遍及全国的反人类罪以及司 法、媒体、环境等方面的挑战人类基本是非感的恶行,我们不得不承认所有社会的免疫保护机制已经被摧毁殆尽。这些摧毁并努力防止这些免疫机制重建的 力量就是 中国共产党。如果你们出于对"法制"的关注而关注我这个律师的话,我想直言不讳地提醒诸位,没有比我这个受害人更渴望着司法的公正,而中国共产党只要存在 一天司法的公正就不可能实现。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马丁路德金博士曾经说过"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所有地方的公正的威胁",在中 共的逻辑中,这个问题恰恰是反过来的,即"任何地方的公正,都是对所有地方的不公正的威胁。"即使公正不想与邪恶为敌,邪恶也会以公正为敌,因为公正存在 的本身就挡住了邪恶行恶的路。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在中国的当今,有令人沮丧的一面,也有令人感到希望的一面。令人沮丧的是,中共大小官 僚在抢劫民众财富中达成了默契,从基层官僚开始自下而上的层层贿赂,和从高级官僚自上而下的层层保护,使中国官场形成了一种官官相护的病态的平衡。这种平 衡甚至带有某些生态系统的特征,能够容错、自调节、自适应和自组织。这种病态平衡的生态链,成为中共行恶却未被推翻的重要支柱,即使作为胡锦涛与 温家宝个 人,无论他们抱有什么样的美好愿望也无能为力去改变。而令人感到希望的一面则是,无论是法轮功还是基督教等信仰团体,他们通过对信仰的追随,正在重建他们 的道德。他们通过自己的苦难承受而选择了不与这个散发着腐臭的病态平衡同流合污,他们对中共暴政的和平的公民抗命行为正在扭转着中国的命运,并成 为未来中 国稳定与发展的基石。这种自下而上、自内心而改变外在的道德觉醒正在社会各阶层迅速延伸,在消解着中共维系的病态平衡的同时推动中国向良性方向发生和平转 型,这些团体是每一个想与未来的中国打交道的政治家都不能忽视的力量。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改变中国似乎如此之难,因为中共所欠下的八千 万条人命成为它背不动的血债,并由此比纳粹党更加不可原谅,正因为深知于此,中共才在六四的时候屠杀了那些要求民主的学生;而在另一方面,改变中国又如此 之易,那就是每个人内心道德良知的复苏。在这方面我也渴望着国际上的正义力量大有作为,如果国际社会能够以实际行动而非口头表态地支持那些真正揭 露中共罪 行的自由媒体,支持那些突破中共网络封锁而将真相送往中国大陆的努力,支持和平告别中共复苏自己良知的信仰团体,中国很快就会发生改变。

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完全有能力立刻行动起来,制止中共反人类的一切暴行。就像里根总统说的那样"我们不做,谁做?现在不做,什么时候 做?"

最 后,我想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在1941年给国会的国情咨文中的一段话,作为此信的结束语:"放眼世界,我们要建立四项基本的人类自由,首先是言论和表 达的自由——在世界所有的地方。其次是每个人都有用自己的方式向上帝表示崇拜的自由——在世界所有的地方。第三是摆脱贫困的自由。第四是摆脱恐惧 的自由。

当我写完这封信时,得悉布什总统声言要参加明年的奥运会。恕我粗鲁,我在这里要藉此喊上一句:总统先生您要干什么?您看看1988汉城奥运会时, 里根总统是怎么做的?藉此也提请朋友们,期望参众两院的朋友们也能像1988年时的汉城奥运会那样:为人类文明建功立业。

耶 稣说"要爱人如己"。那些在中共牢狱中挣扎、那些在中共酷刑下呼号、那些因中共迫害而颠沛流离的人们需要你们的帮助。当中共用礼炮、红地毯和香槟去欢迎各 国政要,当北京上海的摩天大厦和辉煌灯火营造出一片繁荣和平的景象时,请想起那些在痛苦与黑牢中度日如年的人们。愿上帝保佑美国,愿上帝赐给我们 每个人正 义感、责任感和坚强的决心,愿自由之光早日照耀在中国的大地上,让邪恶无所遁形,让被迫害的人们不再痛苦。

致上
祝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平安,健康!

高智晟
2007年9月12日


更新日期:2012-03-29 02:12:59

高 智晟的大哥和岳父终于在与他失去联系近两年后,突然被通知并立即启程去新疆沙雅监狱,3月24日,他们隔着玻璃见到了高智晟。

在江泽民的侄女婿周永康掌控公安部和中央政法委期间,曾获得「中国十佳律师」的良心律师高智晟被百般酷刑折磨,并被失踪。他在2007年 11月28日于被警察围困的北京家中所写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遭性酷刑自 述)》实在触目惊心。

下面摘录其中一部份:

「这是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不明白这点还出来混,你要敢再写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个 态度,这一晚上你该明白了吧?」江不紧不慢地说。

「你们这样用黑帮手段残忍地对待一个纳税人,今后有何颜面面对十几亿国人?」我问他。「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税 人算个狗 屁,别他妈 口口声声纳税人纳税人的」,江正说着,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 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罗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拿签子捅丫的『灯』(后来才明白是指生殖 器)。你丫的不 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 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

这个姓江的说的「狗屁文章」主要就是指高智晟在2005年11月至12月给胡温写的三封信,至于说「就得表明个态度的『政府』」就是真实存 在中共体制内至今的第二中央「江血债派」。

刚才费了很大劲才把高智晟写的那三封信原文找出来。我想是时候了,应该让所有国人都看看,高律师的文章里到底都写了什么,让江泽民以及罗 干、周永康等会仇恨他到如此不可置信的地步,把他折磨到脸形都变了,脸的形状那可是骨头架构起来的!!!△


http://elena2011.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37500#
http://www.epochtimes.com/gb/9/2/9/n2422991.htm

2007年11月28日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我费尽周章终会面世的文字,将撕去今日中国许多东西的人相,露出"执政者"那超乎常人想像的心肠本色。当然,这些文字亦势将给今天共产党在全世界 的那些" 好朋友"、"好伙伴"带来些许不快、甚而至于难为情——这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内心对道德及人类良知价值还存有些敬畏的话。

今天,暴富起来的共产党,不仅在全球有了越来越多的"好朋友"、"好伙伴";而且把"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这种颠倒黑白的口号喊得气壮如牛。对中 华民族人权进步事业而言,这两者无一不是灾难性的。

2007 年9月21日夜20点 左右,当局口头通知说让我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谈话。行在路上,我发现较往常比有了些异样,平时贴身跟踪的秘密警察们拉开了较远的距 离。行至一拐角处时,迎面扑来六、七名陌生人。我的背后脖胫处被勐然一击,眼前感到整个地面飞速向我砸来,但我并未昏迷。接下来,感到有人揪起我的头发, 迅速套上了黑头套,被架上了一辆凭感觉是两侧面对面置有座椅而中间无椅的车上。我被压迫趴在中间,右侧脸着地,感到有一只大皮鞋勐然踩压在我的脸 上。多只 手开始在我身上忙碌,由于他们对我一家的绑架频繁,故而照例在我身上未搜得对他们有价值的东西。但我感觉到了此次与以往绑架的不同。绑架者抽下了我的皮带 将我反绑,我趴在车中间,估计着有不低于四个人的脚踏在我的身上。大约四十分钟左右,我被拖下了车站立着,裤子已掉至脚脖上的我被推搡着进了一间 房屋,此 前一直没有任何说话的声音。

我的头套勐然间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时,辱骂和击打开始了。"高智晟,你妈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几 个,先给丫的来点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个头目咬呀切齿吼叫道。这时,四个人手执电警棍在我头上、身上勐力击打,房间里只剩下击打声和紧张的喘气声。我 被打得趴在地上,浑身抖动不止。

"别他妈让丫的歇了",王姓头目吼道(后来得知之姓王)。这时,一名个头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抓住头发将我揪 起,王姓头目扑过来疯狂抽打我的脸部,"操你妈,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妈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给丫的扒了"。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让丫的跪下 ",随着王姓头目的一声吼叫,后小腿被人勐击两下,我被打扑跪在地上。大个子继续揪住我的头发迫逼我抬头看着他们的头目。这时,我看到房子里一共 有五人, 四人手持电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带。

"你丫的听着,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别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 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就会明白这水从那里来 "。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 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 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 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 身体抖动 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之意。

这种深更半夜折 磨人的活计对折磨者似乎也不轻松。天快亮时,他们有三人离开房间。"给丫的上下一道菜,呆会来换你们哥俩"。 王姓头目示意留下的俩人将一把椅子搬至房中 间,将我架起来坐在上面,这时,其中一人嘴里叼上了五支烟,用火点着后勐吸几口,另一人站在后面用力抓住我的头发,压迫我低下了头,另一人开始用那五支烟 熏我的鼻子和眼晴,这样反覆多次。他们做的很认真,也很有耐心。待到后来,我除了能偶然感到泪水流下来滴在大腿上的感觉外,已完全不再在乎眼前这 俩个人的 忙碌和我有什么联系。过了约两小时左右,进来两人换下辛苦用烟熏我的那俩位。我的眼睛肿胀得什么也看不清。

新进来者开口说话了:"高智晟, 耳朵现在还能听到吧?算你点背,这帮人都是长年打黑除恶的,出手狠着呢。这是这次上面专门精心给你挑选的,我是谁你听出来了没有?我姓江(音),你去年刚 出来时跟你去过新疆"。"是山东蓬莱的那位吗?"我说。"对, 你记忆不错,我说过,你早晚还要进来,上次去新疆我看你那个样子,我就知道你再次进来是早晚 的事,你看你在警察跟前目空一切的德性,不让你再进来长点记性能行吗?给美国国会写信,你看你那一付汉奸德性,美国主子能给你什么?美国国会算个屌。这是 在中国,这是共产党的天下,你算个屁,要你的命还不像踩死只蚂蚁一样?不明白这点还出来混,你要敢再写那些狗屁文章,政府就得表明个态度,这一晚 上你该明 白了吧?"江不紧不慢地说。

"你们这样用黑帮手段残忍地对待一个纳税人,今后有何颜面面对十几亿国人?"我问他。"你就是个挨打的东西,你 心里比谁都明白,在中国纳税人算个狗屁,别他妈口口声声纳税人纳税人的",江正说着,这时又有人走进来的声音。"甭他妈的跟他练嘴,给丫的来实在的",我 听出来者是王姓头目。"高智晟,你这几位大爷给你准备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给你伺候了三道,大爷我就不爱啰嗦,后面还要让你丫的吃屎喝尿,还要 拿签子捅 丫的"灯"(后 来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丫的不是说共产党用酷刑吗,这回让你丫的全见识一遍。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 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实话给你说,爷我也不怕你再写,你能活着出去的可能性没有啦!把你弄死,让你丫的尸体都找不着。我他妈想起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你 一个臭外地人,你丫的在北京张狂什么呀,哥几个再他妈练丫的"。

在 接下来几个小时的折磨中,我出现了断断续续的昏迷,这种昏迷可能与长时间 的出汗缺水及飢饿有关。我光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神志像过山车一样起伏不断。中间感到数次有人剥开我的眼皮用光晃我的眼睛,像是在检查我是否还活着。 每至清醒时,我闻到的全是尿臭味。我的脸上、鼻孔里、头发里,全是尿水。显然,不知何时,有人在我头上、脸上撒了尿。

这 样的折磨持续到第三 天下午时,我至今不知当时那里来的巨大力量,我怎挣脱他们,一边大喊天昱和格格的名字,一边勐地撞向桌子。我当时大叫孩子名字的声音今天回想起来都感到毛 骨悚然,那喊声极其凄远及陌生。但自杀未能成功。感谢全能的上帝,是他救了我,我真切地感到是神拖住了我。

我 的眼睛撞得流血不止,我倒在地 上,至少有三个人坐在我的身上,其中一人坐在我的脸上。他们大笑不止,说我拿死来吓唬他们是提着耗子吓唬猫,这样的事他们见得太多啦。他们一直继续残忍地 折磨我到天黑,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我能听得出,折磨我的人轮换着吃完饭后聚齐。其中一人走至我面前抓住头发将我揪站起来问:"高智晟,饿不 饿?丫的说 实话"。答曰:"饿得快要不行啦"。"想不想吃饭!得说实话",之又问。我又答曰"想吃"。话落,不低于十几个耳光的一阵巴掌打得我一头栽倒在地。有一只 脚踩在我的胸上,我的下巴被电警棍勐击一下,打得我疼得大叫。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揪?看 看丫的这 张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饿,丫的配吗?"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 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 几位大爷 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 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 ",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 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 名女子"私通 ",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的过程。直到天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 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我出来后得知,就在第二天,孙*处长即把他们"掌握的"我乱 搞男女关 系"实情"告诉了我的妻子,耿和告诉之:其一,在给高智晟的为人下结论方面自己不需要政府帮助;其二,若过去纵有其事,在自己眼里,他实在还是那个写三封 公开信的高智晟)。

经 这次折磨后,我几乎时常处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中,更多的是没有了时间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准备再次施刑时,突然 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得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 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得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 这绝不代 表党和政府的意思。

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支吾以对。期间,我要求送我进监狱,或送我回家,他没有作答。最后他将折磨我的人叫进来声斥了一阵,命他们给我买 衣服穿,晚上必须给我提供被子,必须给我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

这 位局长一离开,王姓头目对我破口大骂:"高智晟,你他妈现在还在作梦想进监狱,美死你,今后你再甭想进监狱,只要共产党还在,你就再也没有进监狱的机会, 什么时候也别想"。 当天晚上,我又被套上黑头套昏沉沉地被架到另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在那里又被他们无休止地折磨了十几天后。有一天,我突然又被套上黑头套 后,被人架着按着头九十度弯腰跑步至一辆车上。上了车,我的头被人按低至我的裆部,路上一个多小时,真至生不如死的痛苦境地。到了地方后约一小时才取下黑 头套。对我实施肉体折磨的五人中不见了四人,换来的是出狱后贴身监督我"改造"的那群秘密警察。

对我肉体的折磨至此而止,而精神折磨一直持 续。我被告知要开"十七大"了,在这里等候上面的处理意见。期间一些官员时有来访,变得温和了许些,也开始允许我洗脸刷牙了。亦有官员提出能否用我的写作 技术"骂骂法轮功,价钱随你开口,知道你有这能力"。我明确告诉来者,"这不只是一个纯技术问题,这是一个困难的伦理问题。"到后来一看没有动 静,又来说 "写法轮功的文章困难的话,也可以表扬表扬政府嘛,多少钱都不成问题。"最后是"写 点东西说你出狱后政府对你全家很好,是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等人的蛊惑才一 时煳涂写了给美国国会的公开信的,要不然,这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你的妻子、孩子吗?后来作为交换,我写了一份说政府对我全家关心倍至,是 受了法轮功和胡佳的蛊惑我才写给美国国会公开信的材料。回家前,我又被带到西安给胡佳打了一次电话。

大 约是中秋节夜里,此前因耿和的以自杀 抗争,当局让我打了一次劝慰电话。通话内容都是由当局设计好的(我回来后得知,耿和所说的内容也是设计好的)。当局还录了相(当时我还有一只眼睛无法睁 开,录相中逼我说是自伤的)。十一月中旬回到家得知,家中部分财产再次被抄,这次抄家连一个字的纸条都没有。

我 在这五十多天里遭遇到的肉体 及精神折磨所谓骇人听闻。期间有过许多奇异的感觉,诸如:有时候能真真切切地听到死,有时又能真真切切地听到生。到第十二、三天后我完全睁开眼时,我发现 全身的外表变得很可怕,周身没有一点正常的皮肤。皮肤完全呈重度乌黑色。被绑架期间,我每天"吃饭"的 经历,定会让那些在纸上操英雄主义枪法的义士们大跌 眼球。每至饿致眼冒金星时,他们会拿出馒头来。每唱一遍《共产党好》、《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即可得一个馒头。我当时的心理底线是 除非万不得已即设法活下去。死对我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太过于残酷,但绝不脏污灵魄。在那样野蛮的氛围里,人性、人的尊严是毫无力量的。如果你不唱, 你不但会 被飢饿折磨,而且他们会无休止地折磨你。但当他们用同样的手段逼我写批法轮功的文字时,即未能如他们所愿。但以这种方法让我在写有这次政府没有绑架我,也 没有酷刑折磨我,政府一直对全家关爱倍至的笔录上签名时,我是作了妥协的。

而 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骯脏 过程,更能使人们看到,今天共产党的领导人,为了保卫非法的垄断权力,在反人性的恶行方面会走得多远!但这些骯脏的过程我不愿再提及、或许会永远如是。在 每次的折磨我的过程中,他们都会反覆威胁说,如果将来有一天,把这次的经历说出去,下次就会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大个子每一次都抓住我的 头发告诉 我:"把这次的事说出去了,你丫的死期就到了,几位大爷随时找你败火"。这样的警告不知被重復了多少次。这些东西的心里也清楚,这样的残忍暴行并不十分伟 大光荣正确。

最后,我还想再说一句不太讨人欢颜的话,即我想提醒今天共产党在全球的那些"好朋友"、"好伙伴"们:共产党对国内人民愈发蛮横及冷酷的十足底 气,是被我们和你们一同给惯出来的。

2007年11月28日于被警察围困的北京家中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http://www.beliefnet.com/columnists/pray_for_the_persecuted_church/2011/07/missing-christian-told-of-50-days-of-torture-by-chinese-police.html
http://www.epochtimes.com/gb/9/2/9/n2422991.htm
Missing Christian told of 50 days of torture by Chinese police

Editors note: This account by prominent Chinese attorney Gao Zhisheng is provided by the New York-based China Aid Association. Gao is currently missing after being taken into police custody in April 2010.  Gao is a Chinese human rights attorney and dissident known for defending activists and religious minorities and documenting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Because of his work, Zhisheng has been disbarred and detained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everal times and released. His commitment to defending his clients is influenced by his Christian beliefs and their tenets on morality and compassion. His memoir, A China More Just, documents his "fight as a rights lawyer in the world's largest communist state." 

By GAO ZHISHENG

These words from me today will be finally revealed one day. It will expose its true face in today's China. It will disclose the unimaginable heart and characteristics of the "ruling party" in China. Of course, these words will inevitably bring unpleasant and even upset embarrassed feelings to those global "good friends" and "nice partners" of today'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 if these global "good friends" and "nice partners" still have some fear to the value of human conscience and morality in their hearts.

Today, the suddenly well-off CCP has not only gained more and more global "good friends" and "nice partners" but also has made those perverted slogan such as "China is a country rule of law" lauder and lauder. Both will be disastrous to the progress and development of the human rights of the Chinese people.

Around 8 p.m. on September 21, 2007 the authorities notified me orally that I should go for a mind re-education (reform) talk. I found there were some unusual things happening at this time. The secret police, who used to follow me very closely, kept a further distance. I was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one day and when I turned a corner, about six or seven strangers started walking towards me. I suddenly felt a strong blow to the back of my neck and fell face down on the ground. Someone yanked my hair and a black hood was pulled over my head immediately.

I was brought to a vehicle and was put in it. Although I couldn't see, it seemed to me that it had two benches with a space in the middle. I was put in the space in the middle on the floor. My right cheek was on the ground. All of a sudden a boot was put on my face holding me down. Many hands started searching all over me. My belt was pulled off and then used to tie my hands behind my back. At least four people put their feet on me holding me down.

About 40 minutes later I was dragged out of the car. My pants were falling down around my knees and I was dragged into a room. No one had said anything at all to me until that time. The hood was pulled off of my head at this time. Immediately men began cursing and hitting me. "Your date of death has come today. Brothers, let's give him a brutal lesson today. Beat him to death."

Then, four men with electric shock prods began beating my head and all over my body.

A website calls for his release

Nothing but the noise of the beating and my anxious breathing could be heard. I was beaten so severely that my whole body began uncontrollably shaking. "Don't pretend to do that!" I was shouted at by a guy whom I later learned was named Wang. Then a very strong and tall (1.9 meters) man grabbed my hair and pulled me up off the ground. Then

Wang began beating me on the face terribly. "You are not worthy to wear black clothes. Are you a Mafia leader? Pull off all of his clothes."

All my clothes were pulled off and I was totally naked. Wang yelled again, and someone kicked me in the back of my legs, and I collapsed to the floor. The big guy continued to pull my hair and forced me to lift my head to see Wang. At this time, I could see that there were five people in the room. Four of the men were holding electric prods, and one was holding my belt. "You listen, Gao, today your uncles want nothing but to make your life worse than death. I tell you the truth, your matter is not only between you and the government. Look at the floor! There is not a single drop of water. After a while the water will be above your ankles. After a while you will learn where the water will come from."

While Wang was saying this, the electric shock prods were put on my face and upper body shocking me. Wang then said, "Come on guys, deliver the second course!" Then, the electric shock baton was put all over me. And my full body, my heart, lungs and muscles began jumping under my skin uncontrollably. I was writhing on the ground in pain, trying to crawl away. Wang then shocked me in my genitals. My begging them to stop only returned laughing and more unbelievable torture. Wang then used the electric shock baton three more times on my genitals while shouting loudly. After a few hours of this I had no energy to even beg, let alone, try to escape. But my mind was still clear.

I felt my body was jerking very strongly when the baton touched me. I clearly felt some water sprinkled on my arms and legs as I was jerking. It was then I realized that this was sweat from me. I realized what Wang meant about the water.

It seems that the torturers themselves were also tired. Before the dawn came, three of them left the room. "We will come back later to give him the next course," Wang said.

Gao in happier times

The two left in the room, put a chair in the middle of the room and pulled me up and set me in the chair. One of them had five pieces of cigarettes in his mouth. One man stood behind me and the man with the cigarettes was in front. The man behind grabbed my hair and pulled my head forward and down. The other man used the cigarettes to fill my nose and eyes with smoke over and over. They did this with the utmost patience. After a while I didn't have any feeling except for some tears dropping on my legs. This continued for about two hours.

Then some other guys came in replacing the previous two. My eyes could not see because they were now swollen shut. The new guys started talking, "Gao, are you still able to hear with your ears? I tell you the truth, these guys are experts in cracking down on Mafia guys. They are heavies. This time they are chosen specifically and carefully by the authority above for this purpose. Can you hear who I am? My last name is Jiang. I followed you to Xiajiang after you were released last year."

"Are you the one from Penglai City, Shandong?" I asked.

"Yes, your memory is still good. I told you, you would come back sooner or later. When I saw you the way you behaved in Xiajiang, I knew you would be back. You even looked down upon our police. Shouldn't we help you have a better lesson? You wrote that letter to American congressmen. Look at you, you traitor. What could you be given by your American lord? The American Congress counts for nothing. This is China. It is the Communist Party's territory. To capture your life is as easy as stepping on an ant. If you dare to continue to write your stupid articles, the government has to make its attitude clear. Now, did you see that attitude tonight?" Jiang spoke slowly.

I asked, "How can you face the beating of Chinese and use Mafia tactics on Chinese taxpayers?"

"You are an object to be beaten. You know that in your heart better than most. Taxpayers count for nothing in China. Don't talk about this term taxpayers."

While he was saying this, someone else entered the room. I recognized the voice to be Wang's. "Don't talk to him with your mouth. Give him the real thing. Your uncles have prepared 12 courses. We only finished 3 last night. Your chief uncle doesn't like to talk and so following you will see that you will have to eat your own S*** and drink your own piss. A toothpick will touch your light (sexual organs). Don't you talk about torture by the Communist Party yet, because we will give you a comprehensive lesson now! You are correct, we torture Falun Gong. Everything is right. The 12 courses we're going to give to you were practiced on the Falun Gong, to tell you the truth. I am not afraid of you if you continue to write. We can torture you to death without your body being found. You stinky outsider (meaning, not from Beijing)! What are you thinking even being here?"

Friends have demonstrated for his release -- without result

In the following hours of torture I passed out several times, because of lack of water and food and heavy sweating. I was lying down on the cold floor naked. I felt several times someone come and open my eyes and shine a flashlight in them to see if I was still alive. When I would come to, I smelled the strong odor of stinky urine. My face, nose, and hair were filled with the smell. Obviously, but I don't know when, someone urinated in my face and on my head.

This torture continued until around noon on the third day. I don't know where I got the strength to endure, but somehow I struggled to get away from their grasp and began to beat my head on the table. I was shouting the names of my two children (Tiangyu and GeGe) and trying to kill myself. But my attempt did not succeed. I thank Almighty God for this. It is Him who rescued me. I truly felt God drag me back from that state and give me my life. My eyes were full of bleeding, though because of my head banging. I fell on the ground. Immediately, three people sat on my body. One was on my face. They were laughing. They said I used my death to try to scare them. They said they have just seen this too many times. They then continued the torture again until that night. I could not see anything with my eyes anymore. I could still hear my torturers though, and again they gathered after they had dinner.

One of them came and pulled my hair dragging me up. "Gao, are you hungry? Tell us the truth?"

I said, "I am very hungry."

"Do you want to eat? Tell us the truth?"

I said, "I want to eat."

My face instead was slapped repeatedly, a dozen times or more,and I again collapsed to the ground. A boot stomped on my chest and I was shocked with the baton on my chin. I screamed. Then the baton was put into my mouth.

"Let's see how different your mouth is from others. Don't you want to eat? You said you are hungry. Are you worthy?" The baton was in my mouth but was not turned on. I didn't know what they wanted to do.

Wang said, "Gao, do you know why we didn't destroy your mouth? Tonight your uncles want you to talk the whole night. We want you to talk about nothing, but about how you are a womanizer. You are not allowed to say you are not one. You are not allowed to say there are just a few women, either. Don't forget any details. You can't leave any details out. Your uncles like this. We have slept and eaten enough, it's your time to talk."

"Why didn't he talk? Beat him up brothers?" Wang shouted. Three batons began shocking me. I was crawling all over trying to get away still naked. After more than 10 minutes, I was shaking uncontrollably again.

I begged them. "I didn't have an affair. It's not that I don't want to tell you." I heard my voice was quivering.

"Are you becoming a fool? Let's use the baton to light you and see if you start talking."

Then two people stretched out my arms and pinned them to the ground. They used toothpicks to pierce my genitals. I can't use any language to describe the helplessness, pain, and despair that I felt then. At a point like that, language and emotion do not have the power to explain. Finally I made up stories, telling them about affairs that I had with four women. After more repeated torture, I had to describe how I had sex with each of these women. This continued until dawn the next day.

At that time, I was dragged to where I had to sign the transcript of my confession about my affairs. "If we send this out, you will become stinky dog' s *** in half a year."

Gao

Wang said loudly. (After I was released, I learned that the day after the torture the interrogator named Sun Huo informed my wife about "the truth" they learned about my affairs. My wife told them it was none of their business; she said, "I still trust Gao.")

After this torture for days, I often lost consciousness and was unable to determine the passage of time. I don't know how long had passed. A group of them were preparing to torture me again. Another guy came in though and rebuked them. I could hear it was a deputy director from the Beijing PSB. I had seen him many times before. I thought him to be a good person. I could not see him though, because my eyes were still swollen. My whole body was beaten and unrecognizable. He sounded angry because of my condition. He found a doctor to attend to me. He said he was appalled and surprised. He said, "This torture doesn't represent the Communist Party!"

I asked him, "Who directed this?"

He didn't reply. I asked to be sent back home or even just back to prison. He didn't reply. He brought my torturers back into the room and rebuked them. He ordered them to buy clothes for me and give me a blanket and food. He told me he would try his best to either get me back to prison or back home.

As soon as the deputy left, Wang began cursing me. "Gao, you even dream to go to prison? No, that is too easy. You won't have any chance to do that as long as the CCP is still in power. Don't even think about that."

That same night, I was transported to another location but I didn't know where, since I had a black hood over my head again. I was continuously tortured there again for another 10 days. Then one day, they put the hood on me again, and I was put into a vehicle. My head was forced in between my legs and I had to remain that way for more than an hour.

The suffering was more than I could stand, and I wanted to die.

After another hour at a new location, the hood was removed. Four of the previous five torturers were not there. But, I saw the same group of secret police who used to follow me.

From then on the physical torture stopped, but emotional torture continued. I was told the 17th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 was starting and that I had to wait for the higher authorities' opinions about my case.

During that time some officials came to visit my cell. Their attitude was softer, and I was also allowed to wash my face and brush my teeth. Some officials proposed to me to use my writing skills to cure Falun Gong instead, and that I could charge whatever I wanted for doing that.

I said it is not a technical problem but an ethical problem. "So," they proposed, "if that is too hard, then write articles praising the government, and again charge whatever you want." Finally they proposed, "If you write what we direct and that you were treated well after prison and that you were fooled by Falun Gong and Hu Jia, things will go well. Otherwise, how can you find an end to your suffering? Think of your wife and children."

In exchange, I did write an article that said the government treated my family well. I wrote the open letter to the U.S. Congress and gave the reason that I was fooled by Falun Gong and Hu Jia.

Before I was released to go home, though, I was brought to Xian city. I was brought to call Geng He (my wife). On the date of the mid-autumn festival, the authorities asked me to call my wife and comfort her since she was holding a protest and trying to commit suicide over the government's treatment of our family. The content of the call was all designed by the authorities. (Later I learned that my wife's response was also choreographed.) I could still not open one of my eyes at that time and since the call was being taped, I was told to explain that it was from myself-inflicted wound.

In the middle of November 2007, after I got home, I learned that my house was thoroughly searched again without a single document or search warrant. During those more than 50 days of torture, I had many strange feelings. For example, sometimes I could hear "death" and sometimes could hear "life."

After the 12th and 13th day of my kidnapping, and when I could again partially open my eyes, I saw my body was in a horrifying condition. Not a single square centimeter of my kin was normal. It was bruised and damaged over every part.

Every day while I was being held, the experience of "eating" was unusual. Whenever I was at the point of starving, they would bring up "mantle" (steamed bread) and offer it to me. If I would sing one of the three famous revolutionary Communist party songs I could have some bread. My deepest desire was that I wanted to live until that was no longer possible. My death would be torturous for my wife and children, but at the same time I didn't want to dirty my soul. But, in that environment human dignity has no strength. If you don't sing these songs you will continue to be starved, and they will continue to torture you, so I sang.

When they used the same tactic though, pressuring me to write articles attacking FalunGong, I didn't do it. But, I did compromise by writing my statement saying the government didn't kidnap and torture me and that they treated my family well. I did sign that document.

During these more than 50 days, more horrible evils were committed than I told here.

Those evils were not even worthy of any historical records by any human governments.

But those records will further enable us to see clearly that how much further the leaders of CCP are willing go in its evil crime against humanity in order to protect its illegal monopoly power! Those evils are so dirty and disgusting, that I don't want to mention it at this time and perhaps will never mention it in the future. Every time when I was tortured, I was always repeatedly threatened that, if I spelled out later what had happened to me, I would be tortured again, but I was told, "This time it will happen in front of your wife and children." The tall strong man that pulled my hair repeated this over and over during the days I was tortured. "Your death is sure if you share this with the outside world."

This was repeated many times. These brutal, violent acts are not right. Those that did it, themselves, knew this clearly in their hearts.

Finally, I want to say a few words which won't be liked by some folks. I want to remind those so-called global "good friends", "good partners" called by the CCP that the increasing degree of brutality and coldness against the Chinese people by the CCP is the direct result of appeasement by both you and us (our own Chinese people.)

Gao Zhisheng
Written on November 28, 2007 at my besieged home in Beijing
Authorized to be released to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on February 9, 2009


http://www1.rfi.fr/actucn/articles/110/article_12198.asp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遭受酷刑
作者 旧金山特约记者 王山
发表日期 21/02/2009 更新日期 21/02/2009 22:06 TU

最近,海外多家中文网站都刊登了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这篇以公开信形式发表的文章,写于2007年11月 28日。高智晟在文章中详细讲述了2007年9月21日夜,他被中共国安人员绑架,遭受酷刑的经历:他连续13天被剥光衣服一丝不挂,被电击、竹 签捅生殖器,等等,以至于全身乌黑,没有一点人的正常肤色。他还被迫要唱赞颂共产党的歌曲,才可得到一点食物。

2007年高智晟遭绑架后,美国旧金山的法轮功学员张雪容就发起成立"营救高智晟联合会"和"高智晟之友会"。她对记者表示,读了这篇文章,她心 中充满难以言状的愤慨。她说:"这样对待一位正直有良知的律师,真是令人发指。我们不应该再沉默下去了,有良知的中国人都应该做点什么,让更多的 人知道,就像纳粹迫害犹太人那种罪恶,在中国正在进行中。"

美国一位名叫石涛的中文媒体评论员则说:"所有看过公开信的人都为此震惊,那种震惊程度令人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词汇来描述。为什么共产党的警察竟如 此残暴?我看过一篇文章,说这些警察连禽兽都不如。说他们是流氓,把流氓这个词都给玷污了。"

高智晟是中国的知名律师。他2005年10到12月间,连续发表三封致中国最高当局的公开信,揭露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要求"立即停止灭绝 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2007年9月12日,高智晟又发表致美国国会的公开信,提醒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发生的人权迫害,而后即遭绑架。

美国中文网络杂志《中国事务》主编伍凡指出:"高智晟不但同情和支持法轮功,为法轮功仗义执言,他把他同情受害者的心情传播到了美国社会,更多的 国家以及人权组织,所以中共当局恼羞成怒。"

当人们以震惊和愤慨的心情阅读高智晟的文章时,"营救高智晟联合会"和"高智晟之友会"又向记者公布一段高智晟的讲话录音。这是高智晟遭北京国安 人员绑架50多天后,回到家中,与友人的通话。高智晟在通话时指出:向他施以酷刑,不是个别人的行为,而是政府行为。

高智晟说,在被绑架期间,国安部门的一位头目来看他,要求他屈服,称他遭受酷刑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高智晟说:"除非我纯粹是一个动物,我才会 相信你这样的观点。你想稍微有一点完整思维的,他怎么会相信这和党和政府没有关系呢?没有党和政府,敢这样对待我?"

高智晟还说:"我倒不是说邪恶过程对我刺激有多大,我最震惊的就是这样的过程在中国明目张胆的存在。而且是那些说代表中国的人,是代表我们政府的 人,代表我们行使权利的人干的,这是最可怕的。"

公布了这段录音后,张雪容表示:多年来,她希望能与高智晟和他的家人保持联系,但联系大部分时间都中断。高智晟最近再一次音讯全无:"包括他的亲 戚朋友都不知道高智晟律师在哪里,我们非常担心同样的酷刑,现在又发生在他的身上。"

张雪容说:他们已经把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这篇文章翻译成英文,寄给各国政府和国际人权组织。她说:"我们其实在奥巴马总统上任之 前,就给他写信,我们也不断给美国国会和世界上一些国家领导人写信,请他们关注高智晟律师的事情。我们'高智晟之友会'里,就有很多是美国的知名 律师和官员,他们不断地奔走,我看到很感动。"

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和中国人权等组织都发表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高智晟。高智晟曾获2008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他遭受令人发指的酷刑,使 得全世界正义人士都为之震惊和愤慨。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13/n3141424.htm

2009年1月1日 高智晟:我的心声

【大纪元2011年01月13日讯】朗朗乾坤下,诺大的自由文明世界,中国共产党仍无恶不敢为且无恶不能为,令人惊叹!

在十三亿同胞中,我们一家人竟是如此的无助。

2007年9月份前,在中国大地上只有四个人不愿听共产党的话仍坚持公开与我往来。结果,这四个人中,一人长期被警察围困,三人在(2007 年)9月份被绑架遭到野蛮欧打和精神折磨。至2008年,仍不愿听话放弃的胡佳遭到非法关押,黄燕被绑架后与"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遭到残酷折 磨。而黄燕此后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法轮功"同胞所遭受的酷刑更加骇人听闻。在酷刑威慑下的今天,中国已无一人再敢公开与我往来。

现在,我要发出点声音不仅是异常困难,而且十分危险。当局在三年多的时间里,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以最残酷的手段,来达到阻止我发出声音 的目的。以致于我去年(2008年)11月份出来后到外地,连住宾馆都有警察在同一个房间贴身监视。他们实际上成功地达到了此目的,把我变成了一 个仅能行走的废物。我常与妻子戏称:"世界上六十亿同类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我们家却与世隔绝。"外界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我们一家苦不堪言,其 实最苦的是我妻子耿和。我生性乐观,又是信主的人,即便被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时,痛苦亦仅止于皮肉。装着神的心里确实满满实实地没有接纳痛苦的心 理空间。我和两个孩子经常大声歌唱,耿和却从不参加,我的各种努力都不能使妻子摆脱苦楚。

耿和的苦楚源于女儿格格的不能去上学。自从孩子不能上学后,我也绝望过一阵子,感到没有任何一件事比之更加令我痛心,我在震惊和愤怒中不断地对当 局抗议。耿和为此精神几近崩溃。

藉此,我亦特别呼吁恳请,那些在大陆尚有点自由的朋友们,持续关注郭飞雄,并帮助他的妻子和孩子。在今天中共鹰犬遍地之时,民族精神陷入罕见的停 滞状态之地,我们需要郭飞雄这样为民抗争的勇士。郭飞雄、胡佳、杨天水、陈光诚、许万平、王炳章、郭泉们这些以生命捍卫自由信仰的勇士才是中国的 希望。今天帮助他们及他们的亲人可以使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在将来回顾这段历史时,给我们的子孙少留下一点耻笑。

在现今的中国,人们普遍心知肚明的是,生活在善意和道德中已经十分困难。胡佳的命运进一步揭示了这个严酷的社会现实: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不但困难 而且危险。善恶有报这个人类古老的传统观念在今天中共党文化充斥的现实生活中遭到致命毁坏。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对道德和善良的维护随处可见,而今 日中国,对道德和善良的维护早被一扫而空、连根拔除,中共国家政权成为不道德和恶的典型象征和代表。

今天中国所有所谓的经济奇迹,无不以"致命毁坏"为代价。人们为之雀跃的只是表面繁荣的畸形经济发展,而对环境遭如此恶劣的破坏却视而不见,对迄 今近70%的中国人长期被置于任何社会保障之外的非人道现实也视而不见。今天的中国,传统的水乡没水喝,传统的奶乡无奶喝,农民不吃自己产的粮, 食品制造者不吃自己制造的食品,这些早已是普遍现象。掩耳盗铃,指鹿为马,丑化美,美化丑成了社会风靡的时尚,而在这一切当中,中共政权这个不诚 实、不道德的坏榜样的身影无所不在。

这个无良政府利用它制定的恶法扬恶抑善,致使恶人当道。在竞争中,谁有权力谁就能胜出,谁不讲道德谁也能胜出,强大的权贵集团则这样形成。司法不 公,恶警当道更使人们对在不公正改革中形成的权力集团充满了仇恨和鄙视。各地迭连发生的暴力抗争事件,敲响了这个民族再一次被迫进入暴力循环的不 祥的钟声。

今天的中国社会,民情颓靡,整个社会并不仅仅是一些人的严重腐化,而是大多数人的普遍堕落。一场让当政者沾沾自喜的奥运会,把极权政治和文化强加 之在"体育盛会之中",用专制精神置换奥运精神。奥运会千人一面的专制文化恰到好处地大肆渲染了所谓的和平崛起形像,在这样的过程中,强权摆弄下 的歌舞狂欢掩盖了底层民众的悲惨呼号,掩盖了中共践踏人权的恶行。我在新疆方得知:今年奥运火炬在大陆的传递所到之处,路边欢乐的人群都是当局组 织的。还由机关单位把警告口头传达至火炬沿途的每个家庭、每个人,即:"任何人不得打开窗户、不得举标语喊口号,否则,满街的阻击手将果断处置, 一切后果自负"。轰轰烈烈的背后是人们看不到的虚假安排,表面欢呼及和谐的背后是赤裸裸武力恫吓。中共就是这样操纵本国人民轰轰烈烈地排斥一切不 同的声音,把中共的虚假景观拓展至全世界面前。

权力集团中的大部份人也都清楚地看到,中共制造的这些虚假景观都无法挽救专制必亡的颓势。轰轰烈烈的宣传一过,贪官、恶警们的恶行依旧,中国各地 的抗争依然峰起。

藉此,我谨向海外真诚关心中国命运的华人朋友们致谢。呼吁更多的海外华人关心并致力于和平推进民主宪政;呼吁海外民运、信仰团体及其争取权益的团 体团结起来,坚定致力于中国的民主和平转型;呼吁设立人权工作委员会,为每一位人权受害者去控诉。中国的人权受害者多如牛毛,尽量把能搜集到的每 一个人权迫害案件呈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及其它国家的人权部门,并定期公告。建议创办"人权报",每日披露人权侵害案例及施害者的姓名及名称,把堆 积如山的中国的人权灾难真实展现在全世界眼前。委员会应下设各省及城市工作组,以搜集及声援人权案件为主。另可设立若干专门工作组,诸如:宗教信 仰工作组、上访问题工作组、失地农民工作组,六四问题工作组等。将国内人权具体受害者的问题纳入具体行动中才是真正民主宪政的价值之源。

在此亦建议人们在行动上,联合所有华人反专制力量,包括联合一切致力于寻求民族自治的团体。并通过广播网等形式将未来中国联省(邦)自治对国家和 人民的益处广而告之,诸如联省自治使少数民族自治自然水到渠成地实现。也要实现未来中国之对所有公民的包括医疗、养老等方面具体的普遍的福利制 度;实现独立的司法;实现未来政府对所有受专制迫害的具体受害人每年以一定的财政比例予国家赔偿的承诺;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等,要效《九 评》传播之法,传播我们的这些理念,促使国人的觉醒。

在此,我亦特别呼吁,海内外所有力量团结起来,尽一切力量营救郭泉和刘晓波先生。刘晓波的被捕暴露了当局的无耻嘴脸。

在此,我还要忍不住给中国的民运维权领域喊喊话,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已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我们民族灾难 史上最惊天骇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我公开为法轮功信仰群体呼吁后,私下接触者皆说我激进。这种"共识"惯坏了当下中国 的最恶的恶种,给被迫害的同胞雪上加霜。我发起的绝食抗暴行动和平且合法,这些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不但不支持,还几乎在同时四面扑来软硬兼施的 指责。他们中的一些写手文人们,更是打着"义旗"从背后杀将过来,在我身陷囹圄时还不停止,让人扼腕叹息。为什么要这样?!我说话的机会不多,今 天必须点明这点——这是阴暗人性使然,是自私人性使然!停下来吧!无论你捏拿得多么炉火纯青,也是枉然。在酷刑后我说出这苦楚的真实心声,虽很逆 耳,但绝非激愤之言。

今天,中共在全世界的"好朋友"、"好伙伴"们,他们对中国共产党这个当代人类最黑暗政权维护者的反文明现实大都心知肚明。但是这些中共的"好朋 友"、"好伙伴"们却因为利益而成为泛黑暗政治的一部份。还有一些中共的"好朋友"、"好伙伴"们则是被共产党精致的欺骗所迷惑,他们完全不了解 共产极权的邪恶本质,他们甚至为他们所看到的虚假东西唱赞歌。

最后感谢那些真正关心中国人权事业的外国朋友们,感谢斯考特先生、诺瓦克先生、加拿大的两位大卫先生及欧洲议会的先生和女士们,你们给以我们无私 的道义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们为自由民主而抗争的希望所在。

这篇文字将使我再次遭绑架,遭绑架已成为我的生活常态,如果它要再一次来临,就让它来吧!

高智晟2009年1月1日完稿

文章来源:新世纪
(英文译文如后)

Speaking from My Heart

By Gao Zhisheng

Under Heaven's watchful eye, and amidst the vast free and civilized world, there is no evil that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CCP) would shy away from or is incapable of. It is truly shocking!

Even though China possesses 1.3 billion fellow citizens, my family, bereft of support, can be so very helpless!

Before September 2007, there were only four people in China who refused to foll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persisted in being friends with me openly. As a result, one of them is continually followed by police; the other three were kidnapped in September and suffered brutal beatings and mental torture. In 2008, Hu Jia, who continued to refuse to follow the orders of the CCP, was held in prison. Huang Yan was kidnapped and kept in prison with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where she suffered cruel torture. In addition, Huang heard and witnessed that the torture Falun Gong adherents had suffered was even more terrifying. Under the intimidation of torture, no one dares to communicate with me openly in today's China.

It is now extremely difficult for me to make my voice heard. Moreover, I am constantly in a situation of peril. Since more than three years, the authorities invested a large amount of manpower, money, as well as employed the most merciless methods, to achieve their goal to silence me. In November last year when I lived in a hotel, police shared the same room with me, stifling every morsel of personal freedom. They have actually achieved their purpose of turning me into an alive but pitiful human being. I often tell my wife Geng jokingly: "Six billion people live together on our global village, but our family is severed from the rest of the world."

Outsiders may feel that my family is leading an extremely miserable life. As a matter of fact, my wife is the one who has suffered the most. I am optimistic in nature, and I believe in the Creator. Even when I was tortured to near-death, the pain was only in the physical body. A heart that is filled with God has no room to entertain pain and suffering. I often sing along loudly with my two children, but my wife never joins us. Despite all my efforts, she still feels miserable in her heart.

The root of her suffering comes from the fact that our daughter Gege cannot go to school. Since she was forbidden to go to school, I was also in despair for a while. There is nothing more traumatizing than this. Shocked and outraged, I continuously protest to the authorities. My wife Geng is on the brink of a mental breakdown over this matter.

I'd like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appeal to those friends who still enjoy a certain measure of freedom to continue to show your concern for Guo Feixiong, and to help his wife and children. When the CCP's hired thugs are everywhere on China's soil, when our nation's spirit falls into an impasse, we need heroes like Guo who fight for the people. These courageous heroes, Guo Feixiong, Hu Jia, Yang Tianshui, Chen Guangcheng, Xu Wanping, Wang Bingzhang and Guo Quan, who sacrifice and risk their lives to defend China's freedom and belief, are the true hope of China. If we offer more help to them and their loved ones today, our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will not feel ashamed of us when looking back in this chapter of history.

In today's China, we know in our hearts that kindness and moral values are getting harder to find. Hu Jia's experience further demonstrated a harsh reality - it is not only difficult but also dangerous to be a morally righteous person. Since ancient times, people have long believed that kindness will be repaid with kindness, and evil will be repaid with evil. However, this belief has been devastated in today's China where the Communist Party culture has infiltrated into every order of society.
In the old days when tradition was maintained, people cherished and protected virtues and kindness. However, in today's China, the upholding of moral values and goodness has been uprooted.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has become synonymous for immorality and evil.

The so-called economic miracle in China was merely built upon deadly destruction to the environment. While people rejoice at the distorted economic development that results in China's superficial prosperity, they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horrific damages to the environment in China, and to the cruel reality that 70 percent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have been deprived of social rights. In today's China, people in villages with water resources are afraid of drinking their own water, those in milk farms are afraid of drinking their own milk, farmers are afraid of eating their own harvests, and food manufacturers are afraid of eating their own food products. It is the overwhelming reality.

People pretend not to see the reality and deny the truth. It has become a trend in China to dismiss beauty and worship ugliness. Meanwhile,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ets a bad example and is the source of all the problems in China.The depraved government of China makes regulations to suppress the good and encourage the bad, causing bad people to become rampant in China. Those with power will always prevail in competition. Those without morals, too, will prevail. Mogul groups were formed by such people. The corrupted justice system in China has further instigated hatred and loathing against the powerful groups that have risen from the unjust economic reforms. Protests and violence took place all over China, leading China into yet another cycle of violence.

Today's China is a corrupted society. It is not corrupted by a selected few. Instead, the majority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is corrupted. While the CCP took great pride in hosting the 2008 Beijing Olympic Games, the Games allowed the regime to enforce its totalitarian rule upon this grand sports event. The CCP replaced the Olympic spirit with its totalitarianism. The North Korean style programs at the Olympic opening and ending ceremonies embodied the authoritarian culture including depiction of China's "peaceful rise." The songs and dances at the Games covered up the cries for help from people at the bottom of the Chinese society and the CCP's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 learned when I was in Xinjiang that the crowds that cheered for the Olympic torch relays along the streets were hired by the Chinese authorities. In fact, each and every family along the path of the Olympic torch relays had been warned: No one is to open his window or door. No one is to raise any banner or shout slogans. Otherwise, they will be shot by the snipers on the streets. The outside world never knew that behind the cheers for the Olympic torch relay lay CCP's violence and threats. This is how the CCP controls the people and suppresses the different voices of the Chinese people in order to present a false image of China to the world.Some of the power players in China must have realized that all the false impressions the CCP has made will not save it from its doom. The CCP's costly propaganda has neither stopped the corruption of Chinese officials and police nor reduced the protests all over China.I would like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 to express my sincere gratitude towards those Chinese people in and outside of China who have been concerned about China's future. I would like to urge more overseas Chinese people to work together for a democratic China. I would like to urge democratic and religious groups to work together and persevere in advocating for a peaceful transformation of China into a democratic state. I would like to suggest establishing a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hat represents each and every victim of China's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After all, there are more such victims in China than one could ever count. The reported cases should be presented to the human rights committee at the UN and countries around the world. I would also recommend founding a Human Rights newspaper dedicated to reporting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daily and the victims' names and cities so that the large litany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will be publicized before the world. The proposed human rights committee should have branches in different provinces and cities in China so that they can collect reports of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in China. The committee can have different work groups for violations against religious freedom, suppression against people appealing for their rights, farmers who were deprived of their lands, and people persecuted for their involvement in the democratic protest in Beijing in 1989 that ended up in the June 4th student massacre. The value of democratic rule is to be able to take action for those who suffer from human rights violations.I propose that for people who are will take action, unite all Chinese who are against totalitarian rule, including ethnic groups seeking autonomy. Also, utilize broadcast networks to tell the citizens about the benefits of a federal autonomous union of provinces. Let them know it will naturally lead to the realization of autonomy for ethnic groups. The new system also needs to develop medical, pensions and other general social security for the future China; develop an independent judicial system; develop a promise of annual compensation for the victims of dictators' persecutions; investigate the crimes committed by those heading the Communist Party. We need to effectively spread our thoughts similar to the way the doctrines of the Nine Commentaries were disseminated, and promote people's awareness.Also, I specially call for groups inside and outside of China, to make every effort to rescue Guo Quan and Liu Xiaobo. The arrest of Liu Xiaobo reveals the shamelessness of the current regime.Also, I cannot help but appeal to Chinese democratic and human rights activists. Currently many of the democratic and human rights figures are no longer virtuous advocates for change; they have become fame-chasing opportunists. They turn a blind eye to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regime, as if it doesn't exist, but which is the most horrifying and cruel persecution in the history of China's disasters. After I publicly spoke out for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those who contacted me in private called me radical. This kind of "consensus" view nourished the greatest evil deeds ever committed in China, and made the persecutions of their countrymen even worse. The anti-violence hunger strike I started was peaceful and within the law, but those fame-chasing democratic activists, instead of showing any support, rallied together to scold me. The writers among them even invoked the name of justice to attack me. They didn't stop even after I was behind bars, this really makes me sigh with regret. Why did they do this? A chance for me to speak does not happen very often, but today I must make this clear: Those are actions by the dark side of human nature! Their selfish nature! Cease at once! No matter how skillful you can articulate your shameless views, it's all in vain. After suffering the torture, I speak out of my true voice of pain. While not pleasant to hear, it definitely is not the voice of anger.Today, for those CCP's collaborators in the world, they should all know the fact that the CCP is today's darkest regime, possessing an anti-civilization nature.

However, many of these connivers of the CCP became part of the dark politics in search of their material interests. Other collaborators of the CCP are deceived by CCP's intricate lies, and don't understand the evil nature of the CCP, and even sing praises to its false claims and fakery.

Finally I would like to thank those friends outside the country who truly care about human rights in China. Thanks to Scott, Norwalk, the two Davids in Canada, and the ladies and gentlemen of the European Union! You gave us your selfless moral support, and our hope in fighting for freedom and human rights. The publication of this article will cause me to be kidnapped again. Kidnaps are part of my normal living now. If it comes again, then let it come!

Gao Zhisheng, Jan. 1, 2009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aw-01142011160513.html

2011-01-14 高智晟《我的心声》最新公开:遭绑架为生活常态

录音: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aw-01142011160513.html/aw.mp3/download.html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自2010年4月短暂露面后,已经又失踪大约9个月了。高智晟的妻子、现已逃到美国的耿和女士新公开一封高智晟两年前写的信 件,题为《我的心声》。这封信再次揭示高智晟被中国警方绑架、秘密关押所处的困境,也使国际社会在胡奥峰会前再次关注中国这位不屈不挠的维权律师 的下落。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有详细报道

"朗朗乾坤下,偌大的自由文明世界中国共产党仍无恶敢不为,且无恶不能为。令人惊叹!在13亿同胞中我们一家人竟是如此地无助。"

这是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2009年1月1号写的这封《我的心声》的开头。出生于1966年的高智晟是中国一位大胆敢言的维权律师,曾三次上书中 央,要求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成员,发起过维权绝食运动。2006年,高智晟因在海外网站上发表文章,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北京一 家法院在没有辩护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将他判刑3年,缓刑一年。之后,继续维权活动、不屈服的高智晟六七次在被警方强行带走后失踪,其它时间则受到 警方的严密监视。高智晟在信中写道:

"外界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我们一家苦不堪言。其实最苦的是我的妻子耿和。我生性乐观,又是信主的人,即便被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时,痛苦毕竟只于皮 肉,装着神的心里确是满满实实的,没有接纳痛苦的心理空间。我和两个孩子经常大声歌唱,耿和却从不参加。我的各种努力都不能使妻子摆脱苦楚,耿和 的苦楚源于女儿格格的不能去上学。"

现在美国旧金山寻求政治庇护的耿和女士星期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这封信是在北京的家中遭严密监视时所写的:

"外面是警察,是软禁在家的状态。"

耿和女士透露,高智晟这封信写完不几天,她就带着两个孩子从北京家中逃到泰国,当时她带出来两个高智晟写的材料,一个是已经于大约两年前发表的高 智晟遭绑架的自述,另一个就是这封《我的心声》:

"这封信我觉得是高智晟要交给我的,他的血泪状。"

耿女士说,在中国领导人胡锦涛访美前发表这封信,也属巧合:

"《我的心声》我搁在一个朋友那儿,最后朋友给我丢失了。12月底元月的一天才找到的。"

通过《我的心声》这封信,高智晟批评中国政府扬恶抑善的行为,呼吁各界继续推进中国民主宪政过程,提出中国将来应实行类似联邦制的联省制,并呼吁 外界援救入狱人士郭泉、刘晓波等人。几天前,美联社曾报道说,2010年4月高智晟曾向他们披露,2009年他被秘密关押在新疆等地,遭受殴打等 酷刑折磨,其严厉程度用言语无法形容。当时美联社应高智晟的要求没有公开这些谈话内容。准备下个星期到华盛顿为丈夫呼吁的耿女士认为,即将到美国 访问的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应该知道丈夫的下落:

"我非常想知道他在哪里。这是我一直要得到的答案。"

无论是两年前发表的高智晟遭绑架自述,美联社这星期新公布的对高智晟的采访,还是这封《我的心声》,都显示,高智晟的失踪实际上是被中国警方秘密 关押,遭到过殴打、电击、用竹签捅生殖器等酷刑折磨。美国民间的"高智晟之友协会"成员张女士说:

"高律师从去年四月份到现在一直杳无音信。到底他是否还活着?如果他活着是否还继续被这样非人地折磨?当局惧怕他的一个原因,无论他们使用什么手 段都没有办法让这个人屈服。同时,他也不打擦边球。"

高智晟的哥哥去年曾表示,有警察说,高智晟迷路走丢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去年曾表示,高智晟的案子中国已经依法作出判决,应该说他按照法律在他应 该在的地方。中国官员还否认高智晟遭酷刑虐待的说法。

"这篇文字将使我再次遭绑架,遭绑架已成为我的生活常态。如果它要再一次来,就让它来吧。"

这是高智晟《我的心声》的结尾。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http://www.epochtimes.com/gb/7/4/7/n1670713.htm

2007-04-07 高智晟:宁入狱 也要为家人的生存而战——囚禁8个月后第一次与胡佳通话的录音

【大纪元4月7日讯】(大纪元记者高凌综合报导)4月6日星期五下午1点25分,被迫沉寂了8个月之久的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终于打通了胡佳的 电话,第一次公开向外界讲出了自去年8月15日遭中共政权秘密抓捕后的遭遇:酷刑、洗脑、无耻的要挟、随意的诬陷、对家人的任意宰割……匆匆的对 话,只能让外界了解事件大概的经过,但有一点却可以清晰:高智晟仍然是那个高智晟!清晰、明了、坦荡,即便无法为更多的人们奔波,"就是为了家 人,一样会努力,不惜再次入狱,也要改变孩子和家人的生存条件……"

在和胡佳对话后的1小时后,高律师的电话再一次被掐断!多方朋友设法联系仍无法得到任何消息。诚如高律师在写给胡佳的信中所述:"虽然过去对这个 集团追求完全不顾正义、廉耻以及完全不讲道德的这种性质的恶劣有所了解,对它们有时赤裸裸地以厚颜无耻和泼皮无赖的方式实现它们的目的,却估计不 足!"高律师现在如何了?家人如何了?目前仍无人知晓,8个月之后,高智晟律师仍然在向世界发出了他的声音,这个世界听到了么?

高律师与胡佳对话录音 http://s1.youmaker.com/other/2007/4-6/mp3425726575fae6b2070dde4d6c965e445da557739b001.mp3
Emule 下载:

ed2k://|file|070406- 高律师与胡佳对话录 音.mp3|11352085|A77996C338A3ED065D4A05F444969DB0|h=2ITP5AVNMY6FDXOZTOIVBHLLZC5W5TU6|/
ed2k://|file|2011-01-10%20 美联社披露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遭虐待新细 节.mp3|562104|B98246E5D2B906176AB27B02FEB8CD1A|h=6IXRLXQJ6BHMKR7X2VDZ3EQL3AXFMH2T|/
ed2k://|file|2011-01-14%20 高智晟《我的心声》最新公开:遭绑架为生活常 态.mp3|4053888|8403F22076B70FB8AD6FA13BBB879022|h=VQJTW6BEQI23VKMNY6ZCAAZS54PVXJOW|/
ed2k://|file| 美联社披露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遭虐待新细 节.maff|44152|4EFE46558FFDA9460DACDF0C13527106|h=YKL7GGWHMQISD4L3472WIKGA4DV4TGB4|/
ed2k://|file| 高智晟:宁入狱%20也要为家人的生存而 战.maff|154844|DD07EE39A388C9E48B8BCA40B0111055|h=7W3VSK4QDIHLHGMTX6Q67DYQRNZQ55LY|/

一、孤身再冲重围 肝胆交映生辉

自去年8月15日高律师被中共政权秘密抓捕后,外界便无法听到高律师一家的声音,所有的探视均被扣押、所有的人都被监视、调查、警告、威逼,从那 时开始,所有关于高律师的消息,仅仅依靠胡佳一处同样被24小时监听的电话。这个瘦小却倔强的年轻人经历了同样时间的软禁,陪伴着高家及外界走过 了漫长的8个多月,这个即将做爸爸的年轻人,接到了高律师的电话,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公布给了全世界!都说患难见真情,在胡佳与高律师匆匆简洁的 对话中,所能感受到的就是这人间的温情。

胡:高律师,高律师……
高: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胡:我身体还可以,我刚刚从香港回来。
高:你后来再检查了没有?
胡:后边检查还算稳定吧,就是没有恶化,就很好了。
高:没有恶化,有没有发展?
胡:没有什么,就是既没有好转,也没有什么恶化,我认为这个在很忙碌、情绪很亢奋的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一个结果了。
高:我们现在整个全家好像就被捂在一个盖子里面。
胡:我知道。
高:听说外界还有很多的传闻。
胡:对。
高:现在好像一夜之间该声讨的成了我们一家人了。
胡:传闻很多,诋毁您的话很多,我觉得许多的朋友可能是有误解,他们没有把目标放在您一家人还有包括您在这个里面受到的这种压制上面,反而放到了 对您是不是硬骨头,是不是所谓出卖他人这方面去,我觉得这是蛮遗憾的一件事情。
高:除了以中共这些邪恶势力为背景会产生这样的看法,你说我出卖他人,我出卖什么了呢?哪些人和我打交道的过程中给了让我出卖的东西呢?你说哪些 人和我打交道的过程是不能公开的呢?怎么出卖呢?
胡:对。
高:没有一个人跟我打交道的过程是见不得人的过程啊,没有一个人因为我出卖而被抓捕啊。这些根本就不需要思维了,整个变得没有意识,就像境外所谓 的"世界认识中国的三日",这是何等无耻的模拟,但是所有的中国人都接受了这样的模拟。
胡:明白。高律师,现在我大体上知道了一些情况。您全家那边依然是被他们控制着。
高:我想这一点呢,中共内部这些反动势力比外部那些叫骂的人头脑更清楚,他们清楚我是什么人。
胡:对,对…… 而且我知道您在里面受过苦,腿上也有伤。
高:我现在写了几次信都发不到你手上。
胡:明白。
高:我们跟外部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
胡:我知道,我知道……
高:像这个怎么弄,这长期下去等于现在就是置我们全家于死地啊,这种情况。
胡:我明白……现在关键是嫂子,还有格格、天宇,他们的这个状况,他们能够有一个平和的空间,一个安宁的空间生活。
高:你说这个……他们哪来的安宁的空间生活?!
胡:我知道,这一点,高律师您放心,我一定会为他们争取的,因为这个事情我明白。
高:我现在对他们,应该说我现在难受就在这一块上。如果说我惹怒了中共,我因为讲了几句真话惹怒了中共,但是呢老婆孩子有什么罪呢?!老婆孩子有 什么罪呢?! 尤其你说我这两个孩子多可怜。要这样整个大概全人类都知道,每天在我们门口发生的这些无法无天的事,而所有的批判就指向所谓的我们出卖谁,这简直就是扯淡 的事,我们出卖谁啊,你说。
胡:是,唉呀,说起来挺令人痛心的,在这方面。
高:这些方面啊,我也是发几句牢骚而已,不做过多的计较。我们是什么人,我们的灵魂,我们的人格,我们自己清楚。但是我们还是需要斗争的,就像我 们现在要是思想被围困,像这样的局面要持续多久?对不对?
胡:我们不能让他持续下去。
高:要么你把我投入监狱,你现在把我们家变成监狱,让全家在这承受,这怎么能行。
胡:我明白。高律师,现在在您家的外面还有多少人?那个白色房子里加上在楼道里的一共有多少人?
高:一百多人。
胡:一百多人?!
高:每天不低于一百多人, 四周都是。
胡:你是说在这个小关北里旁边游弋的很多人都是他们的人?
高:对,对。他们甚至在周围支了菜摊,卖水果卖菜。晚上停车场他们停了有不低于十辆车。
胡:明白,明白……
高:他们心里的想法永远咱们不理解,你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胡:我知道。您在刚刚进去的时候是不是被固定在椅子上,长达上百小时?
高:不是上百小时,累计起来时590个小时,580多个小时
胡:哦,那就是好多天了,唉呀,天哪……
高:最长的时间是109个小时。
胡:就是连续的?
高:对。
胡:我明白,明白。还有就是说市面上所谓传的11月29号的一封您的信,说是悔过啊,和外界决裂呀 ,这样的一封信。
高:胡佳啊,纸面上发生的这个是事实,但是呢,可能没有多少人,除了你们这些真正关心我们的这些人以外,没有人了解那背后发生了什么。
胡:我理解了……
高:我的这一封所谓的公开声明换来的5000块钱的生活费给孩子和耿和,那些钱原本就是我自己的合法收入,而且从开始就是孩子、老婆,以及我老家 的那些人,我大哥他们也被围困了四个多月。就是要置你于死地,对付你这样的人我们就是不计较任何手段和目的。
胡:明白……那高律师,您的情况我可以告诉外界吗?
高:可以告诉,现在的问题我是担心呢,你的身体不好,现在呢等于我的压力延伸到你那儿让你一个人承担, 其他人可能现在暂时都不愿意承担这方面责任。
胡:这个没什么,这个是该我做的我就应该去完成,其他的代价方面的,我没有什么可考虑的,如果有考虑我也不会走到今天。
高:我给你写了第三封信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记,念一下你也来不及打。
胡:可以说吧,告诉我。
高:这个比较长。
胡:我们能念多少念多少,只要电话没有切断,您就说吧。
高:我给你念一下啊。
胡佳:好的。

二、高律师给胡佳的第三封信全文

亲爱的胡佳、曾金燕,你们好!

这是我出狱后,给你们的第三封"福音"。

与前两封信的开头一样,我们依然要表达对你们的敬意和谢意。感谢你们对我们全家奉献的一切,感谢你们对人类良知、尊严以及正义价值的顽强、甚至是 舍身的坚守。人们都真切的看到,反文明势力在这样的坚守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束手无策以及绝望。我们全家将和这个时代一起,记住你们和你们舍身舍我的 道德意志。

我的书信是因为赞誉你们而做。你们夫妇的坚强及勇气常令我和耿和感慨不已。以我被暴力绑架为标志,中共内部反动势力瞬间在全国范围内拉开了一场惯 用的、恐怖的对人民维权抗争运动的野蛮迫害行动。我被绑架的第二天,即看到了多份"不再参与维权""不再插手高智晟的事""不和他家人进行任何接 触"的保证书。你们的坚守在这样的过程中,就成了一种稀缺和濒危的东西,一种标志性的价值。但在这里需特别强调的是,顽强坚守着和那些被迫暂时写 了保证书者,都是应当值得赞誉的,除非其灵魂和人格从此危机者。

与前两封信欲表达的心愿一样,务请转达我们全家对亲爱的郭飞雄全家的敬意和问候,在中国,公开坚持与中共反文明势力不共谋者甚少,飞雄全家为这个 时代的中国的承担,令人钦佩。也请转达我们对陈光诚全家的敬意和问候,陈光诚,一个内心憧憬光明的盲人,让山东反动势力失态以至彻底的疯狂,这种 变态的疯狂状态,目前还在继续着。光明,是这个时代的。也请转达我们对严正学全家的敬意和问候,并希望加上胡佳、高智晟的名字,就这么一家人,让 不可一世的中共反文明势力惊恐自空前失态中,反动的独裁统治集团,是何等的心虚和脆弱,中国再多出这么一个明白了道理的家庭,看它们还能嚣张几 天。

在这里,我还要再次务请你转达我对亲爱的张敏、高洁、许凌、赵子法、易凡、杨宪宏、黄丽娟等朋友的敬意和谢意,这些是使我们在最艰难的时候刚强起 来的声音,虽然我们已经有八个月的时间不能再听到这样的声音。目前,请你们转达我们对秀姐、大卫以及那些在黑暗的日子里给我们以强大精神帮助的 人,以及那些还不便提及姓名的不同信仰者的朋友们,你们是使我们全家在严酷的压迫面前始终不惑和无穷的希望源泉,是我们全家的亲人。务请转达我们 对贾凤军、国标君、亚峰君、滕彪君、志勇君以及何俊仁、文都君、和平君的敬意和问候。转达我们对陈光诚的辩护律师,飞雄和严正学的辩护律师的问 候,转达我们对所有持续关注我们一家安危及境地的外国政府、国际组织、团体、中外媒体、记者朋友,及一切善良人们的真诚问候。

同时,在这里,我也想通过你们特别声明,在这场整个国家机器对我全家丧失理智的完全不计其颜面的迫害过程中,中共党内公检法内部那些心存善良的以 各种明的、暗的方式,给我和我的全家以及我们整个家族以同情、帮助、支持的人们,致以我们的敬意和问候。在这样的过程中,中共公安内部那些心存善 良的人,给我们的支持的广泛程度和深度,是我们以前没有想到的,在此我表示歉意。这样的力量,在督促双方妥协一面形成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 样力量的具体真切存在,也是我们熬过难关、继续坚持下去的坚强后盾。

据说一段时间以来,外界在抱怨我出狱后长时间一言不发,这颇使人感到不平,这样的抱怨理当指向那些使我们全家不能发出一点声音的势力。我们家目前 仍人鸟全天候插翅难飞,除电视机及电灯外,一切标志着今日人类文明的视频设施与我们恍如隔世,我们被强制不许见任何我们以外的还活着的同类,我们 家成了囚禁我们四人的场所,何以发出声音?我们一家四口人,成为人类这个时代最为孤独的人,尽管我们是住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几乎全人类都知道,使 我们全家完全与世隔绝的做法是无法无天的。这样的做法是对整个人类道德文明的一种公然的、公开的、持续的挑衅和践踏。但整个人类在现实的束手无策 中,默认了这样的存在,这无疑加深了这种旷日孤独对我们的压迫。

写这封信不是为了诉苦,一方面,对我们家门口持续发生着的、没有人不是心知肚明的事件,我们呼吁外界给予关注;另一方面,有人说苦难真的能磨练心 志、净化灵魂,真要是这样,我们倒也在这样的不幸中得到了一些报酬。

关于所谓的我出卖他人之说,我不想讲更多。但我只想强调一点,人们应当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在过去几年所有和我交往的人和事当中,哪些人的交往可供 我出卖?我和哪些人的交往是不能公开在阳光下面?在今天的中国,哪些人由于我的出卖而受到了传讯,或者拘捕?

前两封信,估计你们没有收到,因此,对去年8月15日以后在狱中的情形我想作一个简单的叙述:2006年8月15日中午12点,一声巨响之后,山 东东营市姐姐的家里被暴力打开,闯进来的暴徒不低于30人,跳上床扑倒在我身上的暴徒有4人。一阵急猛的拳脚之后,我被几个人暴力压制跪在地上, 眼睛被不透明的胶带缠了三层,嘴上被缠了五层,套上头套后,眼睛的位置上又被缠了十几层,我的手被背拷和吊拷着带下了楼。

那天早晨到绑架开始前,27号楼四周动用的车辆有20多辆,人员约200多人。回京途中,俩人分置在我的左右用力按着我,一路未敢有一点懈怠。一 车人一路上只说了一句人话:"敢在路上妄动,捶死他!"当天,我被带到一个我叫不上名的地方,几十人在那守候,着警服的占大多数。头套和绷带被取 下后,不低于十架的摄像机、照相机围着只穿了一条裤子和背心的我忙碌了不止20分钟,直到把我送到牢房。从绑架至投入牢房、从山东到北京,暴徒们 整体的氛围最大且最明显的特点是紧张和兴奋,非常的明显。

从8月15日至12月22日止,我的名字被改为"815"。整个审讯过程中,"815"才是我的名字,任何人不得问起我的姓名,这大概也是人类司 法史上的一个奇迹。我被关押的房间是西区124号,睡第四个铺位。被关进124号半小时后,开始对我复审。从8月15至12月22日止,我总共被 关押时间是129天。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上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为590多小 时。129天里,被强制盘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这些都是他们交由同监室的犯人来强制执行 的。11月29日,双方同意在技术层面上寻求妥协起,为和他们导演的摄像过程几十次,诸如声明自己"自愿"认罪、"自愿"写公开声明和重作笔录等 过程。

129天的时间,警方所谓聆审时间最长,检察院从介入到起诉,仅仅为8个工作日。接到起诉书后的当天,法院进来提审。从法院介入到开庭时间只占了 6个工作日。开庭是在极度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所谓公开审讯。开完后拖延了10天,据说是要最高领导批准。开庭时动用的警察、警车难以计数。据押我 的警察讲,说他进法院当法警6年,按他的话是:"我们经历的专案也不少,从未经历过动用这么多的专车提一个人,动用这么多的警察,更没有见过院长 来主持开庭。但对外统一的口径是审理法轮功头目。"

据办案人员自己得意的讲:"815,你是个怪胎,我们用多大的动静对付你,给你这么说,这是我们在……

(胡佳:高律师刚才断了……
高智晟:太好了,太好了,今天真是神助我们,我们的电话好端端的……我们今天弄得……别人给了这么一个卡,结果一查里面才有两毛钱,你赶快……但 愿这电话能讲完。)

据办案人员自己得意的讲:"815,你是个怪胎,我们用多大的动静对付你,给你这么说,这是我们89年之后在个案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全国性行动。一 个人的案件上,我们从未投入过这么多的精力,咱们的干警同志多辛苦啊。光绝食维权一项,全国汇总上来的案件就有188套,一车也拉不完,你的案件 给党和人民造成多大的麻烦,我们判你个无期徒刑也不为过。"

我在被关押期间得悉的信息是:从2006年2月起,由中央政法委指令成立了一个由公检法、安全等部门组成的专案组,每个星期一召开一次例会,每次 例会都由中央政法委主持,汇总有涉我案件的国内外情报以及最新所谓的"敌情动态",发布最新指示。说这个专案组并不因为我的判刑就停止运作,还将 长期运作下去,要尽一切资源和手段遏制我一家,说决不允许你的问题成为一个长期的事况问题。

在整个案件中,他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法轮功问题和绝食维权问题,将主要精力用在我与法轮功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的程度和书写几封公开信以及绝食维权 的问题上。明显感觉到的是法轮功问题以及民间维权抗争问题是目前中共内部反动势力当下最大的隐忧。

我现在虽然无法获得外界的信息,估计大致上都是在关于所谓的"妥协"和所谓的"公开声明"的方面,提起这些事,我的心中是充斥着多么不可思议的耻 辱。对于公开的谣言和诽谤,我不打算也无力予以反驳,我们知道,如果我企图澄清一个,这些人就会再编出一千个一万个!妥协是有的,一方面,中共党 内的健康势力对此问题作了有限的推动,其一,他们有人来找过我,"老高你是个好人,我们希望你能有个相对好的结果",其二,"如果你长期被关押, 追求抓你的那些人就会更加得肆无忌惮。"另一方面,反文明势力公开以"长期把我的妻子、两个孩子,以及我老家的亲人做人质,居然剥夺了她们娘仨及 我们老家亲人的生存条件。公然对他们以持续的精神折磨,以彻底毁掉我孩子的前程和我妻子和两大家庭的所有亲属的生存条件来威逼!!虽然过去对这个 集团追求完全不顾正义、廉耻以及完全不讲道德的这种性质的恶劣有所了解,对它们有时赤裸裸地以厚颜无耻和泼皮无赖的方式实现它们的目的,却估计不 足!

据说外界揣测说我们双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交易是有的,写公开声明就是以我的妻子和孩子能获得5000元生活费作为要挟条件!一方面这些钱原 本就是我的合法收入而被非法掠夺,另者,我没有足够的道德资格对妻子和孩子见死不救。关于妥协遭遇外界责骂的遭遇,格格非常的在乎,为此孩子在我 的面前哭过多次,说听闻同学的家长说,外面有人说把爸爸是叛徒、是狗熊、是人格分裂,我对此不愿多作计较,但我不能不关心孩子的计较。

对此一问题,我想信马由缰的对你们夫妇谈一下我的看法:第一、在人类政治矛盾运动中,妥协是一种伴这种矛盾运动存在的及其重要的内容,它有时是 矛、有时是盾,有时又是介乎矛和盾之中。在这样的运动规律中,妥协常只是在强者那里被视为是美德,寻求这种妥协的过程中,强者在一过程使用的手段 及道德是不会被人们所计较的,弱者被骂乃是常事,不新鲜;

其二,在中国,绝对不去做事,可保绝对不会骂。在此,我想起了伊拉斯谟的一段话,他的话是这样说的:"谎言往往比真理更适合于人类!"人们说,被 人欺骗是悲惨的,但是我认为最悲惨的莫过于没有被欺骗!被欺骗的远比不被欺骗的感受到更多的幸福,也会感受到更少的麻烦。属没有被其欺骗者大致上 成了我的不幸。我孜孜以求的为自由和权利而奔走,全家却因此而被剥夺了自由,对人类正义的澎湃激情,换来的却是镣铐和无绝期的被野蛮压迫!我不同 意那些责骂者基于他们自己粗浅的考虑便将我们的选择否定,将之拒之于千里之外,从而漠视之实质上具有的重要价值。对妻子、对孩子对国内维权运动均 然。

其三,我不认为那些给我的妥协下结论的人对中国的维权运动有多少善意,中国历次的民权运动从来就不缺乏这样的声音,他们永居道德高位,舌尖和笔端 是取之不尽的道德资源。他们永远是我们这些人——这些行动者的裁判,从来只会接受我们这些人的下场——妻离子散。就这次论,仿佛我没有被长期关押 的现实成了他们愤怒的条件,仿佛这戕害人类文明的祸首不再是压迫我们的人,而是变成了我一家。这样针对我的叫骂,让当局的谎言变得有了价值,当局 的瞒天过海的目的在这样的叫骂声中得以实现。对当局而言,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高效、却为廉价的直接配合,这些人对人们维权抗争运动的威胁是实实在 在的,我们面对的残酷现实远非有点激情即可,当得知孩子、妻子不能获得一分钱的生活费,妻子孩子多次被打、好不容易逃脱的孩子在求助美国使馆被拒 绝后,这时候的我考虑的是更像一个丈夫、更像一个父亲而不是使自己更像一个英雄!更不会考虑那些道德人士将来是如何手执解剖我人格的利刃,恕我直 言,纵使他们对他人人格解剖游刃有余到何种出神入化的境地,也不至于对我的人格和灵魂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这种势力无疑是人民的维权抗争的阻 力。

关于我的现状,止乎于篇幅,我不打算谈得太多。对于我的过去,我有许多不满意之处,相对于人民无穷无尽的苦难,我做的何止是杯水车薪?2003年 之前的我从未意识到,人民追求心灵世界的自由竟会惹出一片血腥、哀号和恐怖,我了解到血腥和残酷程度,超过了人心凶狠的最深限度。我天真地认为, 这些可怕的存在,是依法治国的大敌,我一度的致信国家领导人,正如你们所看到的那样,那孤单的声音最终未能解决更未能阻止血腥罪恶的蔓延,我成了 一个未被欺骗者,全家的灾难也由此开始,且迄今看不到结果。对于我的过去我绝不否定,我也绝不同意他人否定。

对于我的未来,我想说的是:我不会再是一个对社会有多大作用的人,但我将继续努力使自己最终成为一个对家庭生存有用的人,但是这仍然需要我不懈的 努力。我将不再挑起,也无意参与,现也无力参与人民的维权抗争运动,从现在起,我仅属于我的家,我不再属于任何群体。但如果我们的生路继续被这样 无法无天的被围堵下去,我将不惜以再次入狱来换回我孩子的生存条件、家人的生存条件。不惜以再次入狱来力争改变我家人目前的生存条件。整日围着我 一家人的那些人,就是体制内想置我于死地的那部份人,他们每天围绕我一家所做的,就是把目标指向同一目标,就是再次将我投入监狱。人们根本无法想 像他们的无法无天。

听格格讲金燕怀孕,我们全家为此很高兴,外界朋友的一点喜讯,常常犹如阳光般穿透我们的灵魂,这种感受自由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常给困境中的一家 人带来丰盈的喜悦。我们为你们而高兴,这是如此令人欣喜的希望,祝贺你们!我们两口子也常常惦着胡佳的身体,要象爱真理一样爱你的身体,尽管我们 自己在这方面有时候做得也不是很好。胡佳、曾金燕,这个时代需要你们。

据可靠信息,北京市司法局竟会同中共司法部,已秘密吊销了我的律师执业证书。在中国律师界,我长期的恪守本分,认真严格地谨守不做违背良心的事, 最终却成了最高司法当局必欲置死地而后快的对象。这让我想起了北京市司法局律管处领导曾经对我的一次谈话警告说:"高律师,你该注意你了,你已经 成为建国以来最特别的一个内定律师,具体地说你是一个没有头脑的律师。你想一想,全国的律师行业中,有谁像你一样,不好好的去搞创收,而是尽干一 些跟自己利益无关的蠢事。那是瞎整,你已经成了司法部特别关注的对象,赶紧改邪归正吧。继续执迷不悟,你会哭都来不及。"说这样的话。当我彻底明 白了政府不再是我的行业的价值和荣誉时,而成为我的行业的天敌时。留在这个行业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无论如何,中国律师队伍又暂时归于"纯洁"了。 把我清理出律师队伍,这种纯洁已经到了苍白的地步。 

此致
敬礼

高智晟  

2007年

三、侠骨依旧高智晟

郭飞雄在接受接着采访时曾说过这样的话:"你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讲,还有什么比欺辱你的妻子和孩子更觉得令人侮辱的么?!"中共显然以为它们已经 抓牢了高智晟律师的柔肠软肋,可是他们却忘了,这份儿女情长同样可以成为大丈夫舍生的原动力。

"和外界通话之日,就是你入狱之时!"阴森森的恐吓,只让外界再一次见证中共的邪恶!高智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对我来讲,我每天都在寻求和外界 联系!每天都在寻求和外界联系!……够了,足够了!"

张鉴康律师说:"他一定会有站出来讲话的那天!"胡佳说:"不可能,高律师绝对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的。"唐子说:"我了解他就像了解我自己一 样!"外界众多的声音在评价:"他已经很了不起了!"

所有的这些关注高智晟律师的人们,你们终于听到了高律师自己的声音……

高:可能通过录音出来的,文字标点符号可能不一定特别准确。没关系,但对我来讲,我就激动地不行。这就是四个月来唯一的一次这么长谈的电话。打通 你的手机。

胡佳:是,您受了很多的苦。

高:以前的都无所谓,关键就是说到底我的孩子错在哪里?为什么孩子因为和我父子关系就在这个世上,在孩子不懂事的时候就成了一种罪状,成了压迫对 像?他现在把我从监狱关到家里面,实际上等于彻底的转移了国际社会的视线,好像他已经放了我。

胡佳:是的,我们开始判断他们也是有这样的意图。这个可以让国际社会,把这种热度降下来,把关注度降下来。因为你已经回家了,而不是象陈光诚那 样,还在监狱里,所以我觉得警方所谓的双赢,实际上指的是这个方面。他们达到的目的。

高:双赢是指还有谁赢?还有我赢吗?

胡佳:我想恐怕你没有。

高:胡佳,你觉得人世间还有赢来这样结果的吗?

胡佳:您也别叹气,这种事情,我想他们一定是开动所有的脑力去思索这样的一个方法,决定这个方法是对他们最有利的。

高:对,直到十二月二十二号,突然说准备宣判的时候,还是六年以上有期徒刑;就是说,十二月十三号,还是给我这样谈。结果到十二月二十二号突然开 庭的时候呢,说控方又有新的证据出示,结果呢,说北京市公安局发现高智晟重大立功表现。当庭念的时候,说高智晟揭露了范亚峰、藤彪、齐志勇等人的 犯罪罪行。北京市公安局认为构成重大立功表现。

我们感觉到放你呢成了他们的一种需要,但是呢必须在你头上再扣一个屎盆子。

关键呢,你是一个有头脑的人去思考这个问题。法律上构成重大立功表现不是他这样认为的。必须是我揭露的人已经被判了刑有生效的判决才能用。这是一 个非常专业的,这是一个要素的鉴定标准。

胡佳:明白,明白。

高:哎呀,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你有没有那个高洁他们电话号码?

胡佳:我试一试……

高:我发现今天电话突然能打通了,我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胡佳:我明白,我知道你特别的孤立,连邻居都已经搬的搬,走的走。这样的,我也知道格格的学习成绩不好。对于这个方面应该给她请个家庭教师,但是 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高:家庭教师都进不来。

胡佳说:是啊是啊,格格的成绩不好,我认为,去年的那个阶段她每天都为营救父亲这样的想着,整个的人都……而且还被那些警察欺负,反复的给她精神 上的折磨,包括去殴打她,有警察把她抱起来摔在地上,这些,她的同学有目击者,她的同学中都有人给我通过电话证明这些事实。我觉得,这些太……那 个时候我又是被软禁在家里,我觉得我最大的痛苦还不是其它的,我觉得我最大的痛苦是就是看着让妇女儿童这样白白受着欺负的时候,我束手无策,不能 去救她们,这是最大的痛苦。哎。

高:胡佳,我觉的我们生活在中国……他们很可能会下手。

胡佳:那就让他们下手吧。我有那么多的朋友都已经进入冤狱,我应该说每一时每一分每一秒都做好这个准备。

高:我想,下阶段,我还是做好准备再进去(监狱)。我已经被判刑了,基本来讲,我已经做好精神准备……

今天我给你打的电话,我想给你说。我知道会有更多的磨难,因为对方已经说过,只要你和外面联络了,就……对我来讲,我每天都在寻求和外界联系,每 天都在寻求和外界联系。

胡佳:明白,我明白,我知道。我现在这个时刻。手边没有他们的电话号码。我可以尝试去联系他们。但我不知道在最近的一个两个小时之内,能不能落实 这些。我会把您今天给我说的这些事情马上转达给外界,让大家知道这个现实。

高:越快越好。好。多谢,再见。

胡佳:我知道。再见。谢谢高律师。再见。

4/7/2007 11:25:55 AM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6530000/newsid_6537700/6537721.stm
2007年04月08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50北京时间 02:50发表

2007-04-08 BBC:高智晟强烈谴责中国当局采取"残酷遏制措施"软禁全家

高智晟(资料照片,2/11/2006)

高智晟强烈谴责中国当局对他和家人采取他所说的"残酷遏制措施"。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强烈谴责中国当局对他和家人采取他所说的"残酷遏制措施"。他指出,如何当局继续实施这样的监控,他宁愿回去继续坐牢。

维权律师高智晟自去年被判刑以来首次在近日向外发表声明称,他的全家现在面临的的是"人鸟全天候插翅难飞"的困境。

高智晟表示,如果当局不停止对他和妻子孩子的高压监控,他就不惜重回监狱。

高智晟于去年12月22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这是高智晟律师在去年底被中国当局假释以来,首次向外界披露他和妻子以及两个孩子的境地。

酷刑折磨

高智晟在一封致友人胡佳的信中说,当局在去年8月15将他秘密"暴力绑架"之后,对他实施了长时间的酷刑折磨。

他说,公安当局对他采取的违法手段包括戴手铐时间600小时,长时间锁在特制铁椅子上的时间590多小时,被左右两边的强光灯照射时间也超过 500小时。
   
除电视机、电灯外,一切标志着今日人类文明的设施我们都恍如隔世。我们被强制不许见任何还活着的我们以外的同类。我们家成了囚禁我们四人的场所。 我们成了这个时代人类最为孤独的人。
高智晟

他还说,在他被绑架后,当局为了防止泄漏消息,便用"815"(被逮捕日期)代号称呼他,"在整个审讯过程中,任何人不得问及我的姓名。"

除此之外,高智晟还说,当局还多次威逼他参加当局导演的电视录像,"诸如自己自愿申明认罪,自愿写公开声明和作笔录的过程"。

代号"815"

高智晟还谈到当局对他的庭审。他说,当局说是公开审判,但是却动用了大批警车警察押送,并对外说是 "审理法轮功头头"。

他在信中引述一名专案组成员的话说,"815,你是个怪胎!我们用多大的动静对付你。这是我们89年之后,个案上全国最大的一次行动。在一个人的 案件上,我们从未投入过这么多的人力物力。你的案件给党和人民造成多大的麻烦!"

高智晟在信中说,当局最为关注的两点是法轮功和他发起的维权绝食事件,"这是目前中共内部反动势力最大的隐忧"。

高智晟还指责说,当局为了彻底打垮他,开始把他的妻子和上学的两个孩子"做人质"。

"宁愿继续坐牢"

这样的做法是对整个人类道德文明的公然的、公开的、持续的挑衅和践踏。
高智晟

高智晟说,当局没收了他的所有存款,并以彻底毁掉孩子、妻子和其他亲属的前程来威逼他就范。

高智晟还指控说,在他获得假释回到家中后,当局仍然继续对他和家人实施全天候控制,每天家门口都有上百名秘密警察值勤。

他说,"除电视机、电灯外,一切标志着今日人类文明的设施我们都恍如隔世。我们被强制不许见任何还活着的我们以外的同类。我们家成了囚禁我们四人 的场所。我们成了这个时代人类最为孤独的人。"

他表示,"这样的做法是对整个人类道德文明的公然的、公开的、持续的挑衅和践踏。"

高智晟最后说,如何当局继续实施这样的监控,他宁愿回去继续坐牢。


http://www.chinese.rfi.fr/%E4%B8%AD%E5%9B%BD/20110112-%E7%BE%8E%E8%81%94%E7%A4%BE%E5%85%AC%E5%B8%83%E9%AB%98%E6%99%BA%E6%99%9F%E9%81%AD%E5%8F%97%E9%85%B7%E5%88%91%E4%B8%93%E8%AE%BF

2011-01-12 RFI:美联社公布高智晟遭受酷刑专访

发表日期 2011年 1月 12日 - 更新日期 2011年 1月 12日
被中国当局逮捕后失踪的维权律师高智晟
图片:Reuters/Stringer

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出访美国之前, 美联社11日对外公布了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遭受酷刑的专访。2010年4月, 高智晟失踪前向美联社详细描述了自己被酷刑折磨的细节。接受专访之后, 高智晟至今下落不明。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 曾要求等他流亡到海外或真的失踪后再向外公布。美联社说, 之所以现在公布采访内容,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失踪的时间太长了。

高智晟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说,警察将他全身剥光,用枪毒打他两天两夜;警察打累了,就用塑料袋绑住他的手和腿,把他抛到地上。

高智晟回忆说:"那种残酷的程度,简直无法形容。仅仅48个小时,我已经危在旦夕。"

高智晟告诉美联社,他被蒙住头,强迫一动不动的坐了16个小时,或者是用带子捆住,同时用一块湿毛巾包住他的头达一个小时,他感觉到了一种缓慢的 窒息。

绑架高智晟的人对他说:"忘记你是个人吧!你就是名畜生。"

还有一次,高智晟求他们把他关进监狱,他们回答说:"你还没好到配进监狱。我们想让你失踪的时候,你就得消失。"

高智晟告诉美联社,他曾被关在中国多地的旅馆、农舍、公寓和监狱里。

关在新疆的时候,高智晟说他的待遇好了一点,偶尔允许他晚上散步。但是在10月份,即使是散步时,几个男人会靠近他并用拳猛打他的胃部。这些毒打 他的人后来告诉他,他们是反恐部门的人。他们把高智晟铐上,用胶带封住他的嘴和眼睛,然后开始长达一周的持续拷打,最后毒打他48小时,才算罢 休。

高智晟形容这次遭受的酷刑折磨,比他在2007年失踪时遭受的更加残酷。2007年失踪的时候,国安人员用电棍击他的生殖器,用香烟烫烧他的眼 眶。

人权组织认为高智晟的案例最令人不安,他之前百般遭受折磨又失踪了这么长时间。

高智晟律师因为接手中国当局禁止的法轮功学员的案子,使北京当局十分不安。2006年,当局以颠覆罪名监禁他,并判处3年徒刑,后又被缓期执行。

2009年2月高智晟失踪。直到去年春天,他重新出现在距北京数百英里的地方,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几天后,再次失踪。

高智晟说,他的处境在2009年11月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之后有所改善。外界认为,奥巴马在访问中国期间提过高智晟的案子。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与他们的孩子居住在美国。耿和告诉美联社:"我们一直没有他的消息。这个报道会让我们获得他的一些信息,也希望真的能让他获得自 由。"

美联社说,中国公安部没有对高智晟的采访做出回应。关押高智晟的当地警察局也拒绝对此篇专访作出回应。

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要求等他流亡到海外或真的失踪后再向外公布。美联社说,之所以现在公布采访内容,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失踪的时间太长了。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o-01102011171231.html

2011-01-10 美联社披露中国失踪维权律师高智晟遭虐待新细节

自从2010年4月最后一次在北京露面之后,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一直没有消息。外界猜测,他遭到中国警方的秘密关押。星期一,美联社公布了高智晟 2010年4月披露的、他遭受酷刑折磨的细节。外界人士希望,在中国领导人胡锦涛即将访美之际,高智晟一案引起国际社会的更多关注。自由亚洲电台 记者安培有详细报道
2011-01-10

录音: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o-01102011171231.html/m0110-aw.mp3/download.html

去年4月,美联社记者曾在北京一家茶馆与失踪了一年多、短暂露面的高智晟会面。高智晟当时提出请求,不要马上向外界公布他谈到的曾被警方秘密关押 并屡遭酷刑的情况,除非他再次失踪或已到达美国、欧洲等安全的地方。因此,美联社当时只报道了高智晟表示,为了家人他此后不再进行公开维权,而选 择过宁静生活的意愿。但是,高智晟在去年4月与美联社记者会面之后两个星期,便再次失踪,直至今日。没有人听到他发出讯息,也没有人知道他人在何 处。根据高智晟曾表达的意愿,美联社认为现在已是时候披露他去年4月谈话的全部内容。星期一,美联社发出报道说,高智晟还透露,在那之前的大约 14个月里,他一直被中国警方秘密关押,他所遭受酷刑折磨的程度,没有言语可以形容。警察曾把高智晟的衣服脱光,轮番用装有枪套的手枪打他。最厉 害的一次殴打持续两天两夜,警察打累了,就用塑料袋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扔到地上,直到他们休息过来,再继续殴打他。高智晟表示,2009年这次 失踪期间,他遭受的虐待比2007年失踪期间更为严重,包括在乌鲁木齐被维族人殴打。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士和两个孩子2009年初逃离中国,现在 美国。美联社最新披露的情况让耿和女士感到心痛:

"这还是第一次听你们说。他每次受这种虐待他都不给我讲。所以,在4月份的通话中,他更是不会跟我讲。但是我看到了美联社的报道以后,我看到了出 来的那张照片,他比我离开的时候老了将近20岁。我能明白他可能遭受更强烈的虐待和折磨。"

陕西人高智晟出生于1966年。他曾代理多起维权案件,多次控告过地方政府。他还曾上书中国政府高层,为遭官方取缔和打压的法轮功呼吁。2006 年,高智晟发起维权接力绝食活动后不久,就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2009年2月4号,高智晟在陕西家中被警察带走后, 下落不明。高智晟的妻子表示,这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高智晟,包括2010年4月,高智晟在北京短暂露面时,她也只是通过电话跟高智晟联系 过:

"去年的4月份到今年又有9个月了,渺无音讯。可以看到中国的人权状况不仅没有改善,而且越来越糟糕。他自己几次提到要求进监狱,都不允许他进。 进监狱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奢望。对他就是不要让他随心所欲。所以,我就觉得非常的担心。我真的寝食不安。"

2009年2月9号,网上出现一份高智晟遭绑架经历的自述,也曾透露他遭到了秘密警察的电击、竹签捅生殖器等种种酷刑折磨的经历。耿和女士透露, 会在中国领导人胡锦涛访美期间,到华盛顿为丈夫呼吁。

高智晟的案子是近年来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中国人权案例之一。对于美联社最新披露的情况,美国营救高智晟的民间组织高智晟之友协会的张女士并不 感到吃惊:

"其实从去年美联社对高律师的采访我们都知道高律师受到的虐待是非常残酷、非人的。因为从他的照片,整个形象的变化脸型都已经变得扭曲了。所以, 多亏美联社把这些都给披露出来。非常想在胡锦涛来美国的时候,他跟美国总统会面的时候,他能够把高律师的最新情况向外界公布。"

美国民间组织对华援助协会已征集15万人的签名,呼吁中国释放高智晟。这个组织负责人傅希秋先生说:

"美联社这次公布高智晟受的这些酷刑的细节将会至少引起国际社会的新一轮的对高智晟的重视。我们也收集到15万个世界各地的人关心高智晟人士的签 名,在刘晓波获奖期间,也在全世界4个中国的驻外使馆领馆递交这些签名。希望中国政府能够交代高智晟的下落。"

高智晟曾获得美国律师组织授予的"勇敢提倡奖"和"国际维权律师奖"。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的采访报道。


http://www.aboluowang.com/2011/0113/192427.html

2011-01-10 美联社原文翻译:失踪的中国律师高智晟谈虐待

【阿波罗新闻网 2011-01-13 讯】
警察剥光高智晟,用套在皮套里的枪干殴打他。两天两夜里,他们轮流殴打他,并对他做了难以言述的事情。当所有三个人员累了,他们用塑料袋绑住他的 胳膊和腿,把他扔到地上,直到他们呼吸平缓后,又继续开始虐待。 "这种残酷的程度,没有办法叙述。"这个人权律师说,他一向威严的声音颤抖着。 "那48小时里我的命悬线上。" 这些殴打是直到三月份的14个月以来最糟糕的经历和最黑暗的一幕。

美联社独家报导
Charles Hutzler美联社
星期一,2011年1月10日;6:21am北京-

警察剥光高智晟,用套在皮套里的枪干殴打他。两天两夜里,他们轮流殴打他,并对他做了难以言述的事情。当所有三个人员累了,他们用塑料袋绑住他的 胳膊和腿,把他扔到地上,直到他们呼吸平缓后,又继续开始虐待。

"这种残酷的程度,没有办法叙述。"这个人权律师说,他一向威严的声音颤抖着。
"那48小时里我的命悬线上。"

这些殴打是直到三月份的14个月以来最糟糕的经历和最黑暗的一幕。

在此期间,中共当局秘密关押着高智晟。他在四月向美联社描述了他的苦难,但要求他的讲话不要公开,除非他失踪了,或去到"安全"的地方如美国或欧 洲。

两个星期后,他又消失了。他的家人和朋友说,八个多月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公安部门或拒绝发表评论、或说他们不知道高智晟的下落。基于这次失踪的 长度,美联社决定公开这段讲话。

高智晟一直是人权运动的关键人物,提倡宪法改革和讨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保护财产权利、以及政治和宗教异见人士,包括法轮功精神运动。他的 2009年失踪掀起了国际抗议,可能促使他去年得到短暂的释放。

在民主和人权活动家中,显然只挑了高智晟进行这么多次酷刑,超出了中国纤弱的法律所保护的。

"这似乎是说,他们害怕高智晟的某些方面,是别人所不具备的"马兰特纳,"现在自由"的执行主任,这是个位于华盛顿的一个组织,它为政治犯们说 话,高智晟是其中一个。

高智晟的妻子、兄弟、和朋友都担心他的安全。他们希望公开这段讲话会重新给政府压力透露高智晟的下落,并请关注刘晓波的国际社会转变焦点。刘晓波 是监禁期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异议作家。

"我们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他的妻子耿和,在上周旧金山地区接受电话采访,在那里她和子女同住的。

"这可以帮助我们得到一些他的消息,带来自由。"高智晟是在一个几乎空了的北京茶馆和美联社记者交谈的,茶馆外有便衣警察看守。不像以往的强有 力,他看起来很疲惫。他说,那14个月警察曾经把他藏在旅馆、农屋、公寓、和监狱,地点分布在北京、他的家乡陕西、以及他生活了好多年的新疆西 部。

闲了几个星期又被残暴所打断。他被蒙头几次。他的绑架者用皮带把他绑上,让他16个小时一动不动,跟他说他的孩子们患上精神崩溃了。他们威胁要弄 死他,并把他的尸体扔到河里。

"你得忘了你自己是个人类。你是个动物。",高智晟说2009年9月折磨他的警察这么告诉他。

这即使对中国常施虐的警察也是过了头了,对高智晟的待遇突显了这个独裁政府的意愿:违反自己的法律来压制批评。

高智晟曾因越来越多的公开活动在2006年以颠覆罪名被判入狱。但是,与大多数被定罪的颠覆分子不一样,高智晟被释放,并得到三年缓刑。不断被监 视着,他与骚扰他和家人的警察发生口角。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逃出中国,偷渡头子通过陆路把她们送到东南亚。高智晟去年4月说,警察似乎随心情就把 他投入地狱。

高智晟有一次问北京警察:"为什么你们不把我关在监狱里?"

"他们说,「你想进监狱,做梦。你还没好到那个程度。现在只要我们想让你失踪,你就失踪。」"

负责监督警察部队的公安部并没有回应查询高智晟的电话和传真。而高智晟所说被关押的北京、陕西、和新疆等地的警察他被关押-拒绝评论他目前的状 况,以及他之前的遭遇。"我们没有处理高智晟案件,我们不知道是谁处理的。

据我们所知,他的确留在新疆探访问了他的亲戚一阵子。"新疆公安厅信息办公室的李女士说。

高智晟向他几个熟悉的朋友描述了他失踪的片段,他们证实了高智晟向美联社说的部分。但高智晟和他的支持者的说法中也有分歧。

2009-10年度失踪期间,高智晟的家人和人权团体说他的下落不明。但是,高智晟在四月份采访时说,他有过几个机会接触亲戚:2009年六月到 他哥家附近探访他哥;几个星期后在新疆首都乌鲁木齐岳母家探望他岳母;后来又和他的妻子有一个秘密电话交谈。她说是通过一个警察的手机。

高智晟告诉美联社说,他希望能与家人团聚,甚至出国,但几天后拒绝了美国外交官的帮助。

"现在自由"的特纳说,独裁政权下的政治犯所说的话常常不一致,以保护自己、家人、或其他人。

高智晟说,2009年2月,警方首先把他从北京带到榆林,一个他长大的黄土贫瘠山区。几周之内,警方用车把他带回北京,用两条内衣包住他的头。在 那里,他说他被关在一个24小时开灯的房间,它的窗口用木板钉上,并喂他吃腐烂的脏白菜,一天两次。

4月28日,他说,六名便衣人员用皮带绑起他,用湿毛巾把他的脸包上一个小时,让他缓慢感觉窒息。

两个月后,他被送回榆林,然后到新疆的首府乌鲁木齐,在那里他的待遇改善了。

他说,偶尔会让他晚上散步,警察在后面尾随。那几个月他被关押在乌鲁木齐市郊区的野马公寓楼区。

在他失踪的2009-10期间,最残酷的时期是在一次9月25日的步行开始。一群维吾尔人(这大部份是穆斯林少数民族),走近他并打他肚子。他们 给他戴上手铐,胶带封上他的嘴巴和眼睛,把他带到一个建筑物的楼上房间里,开始了一个星期的虐待,其高峰就是48小时的枪干鞭打和其他的虐待。

那年夏天早些时候,维吾尔和大汉族社区之间爆发暴力冲突,城市很紧张。但是高智晟说,他知道那些行凶者是便衣警察。他说:"土匪绝不会使用手 铐。"

抓他的人告诉他,他们是一个反恐成员单位的人,并炫耀他们严酷的审讯手法。

高智晟说,这次酷刑比上次2007年失踪时还要严重,那次国安电击他的生殖器,并在他眼睛附近举着点燃的香烟导致他短暂失明。

高智晟说,他后来得知他是在新疆公安部门拘留中心。他的警卫告诉他,他是和七月份社区暴乱的嫌疑犯关在一起。

"我说,「所有的人,罪犯应受保护他们的权利。」他们把我弯过去,迫使我的头90度鞠躬站立。这是很疼痛的",高智晟说。

2009年1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到北京会议后情况得到改善。高智晟说,警方把他送回榆林,但却是一个接近沙漠的隔离区。他们施加压力,逼他写了一 封信,要求他的哥哥停止前往北京要求释放他。

一组来自北京的十名官员在2010年2月下旬抵达,和高智晟进行谈判,以得到有限的自由。"他们说,如果我想看到我的家人和妻子,我必须配合表 演",高智晟说。

高智晟被带到五台山,一个佛教避暑地,警察告诉他的家人,他到那儿去寻求平静。这个解释被散播了。警察把高智晟的手机号码放在推特上。但这太不像 健谈、好辨的高智晟了,它引发了关于释放他所达成交易的猜测。

不久,他回到北京。

高智晟只在采访中提到妥协:"其实,即使在今天我也没得到我的自由。"

他对支持者可能的失望表示歉意,因为他不会再站在人权运动的最前线了。

他还暗示了他的内心冲突。"人类走向宪政的路是没有任何障碍可以阻挡的",高智晟说。

"在中国,我从来没有看到风险。我的个性是不会让其他人控制的。我想继续。"

美联社摄影师 Isolda Morillo合作完成此报导。
(美联社)

原文:

AP Exclusive: Missing Chinese lawyer told of abuse
By CHARLES HUTZLER
The Associated Press
Monday, January10,2011;6:21 AM

BEIJING-- The police stripped Gao Zhisheng bare and pummeled him with handguns in holsters.
For two days and nights, they took turns beating him and did things he refused to describe. When all three officers tired, they bound his arms and legs with plastic bags and threw him to the floor until they caught their breath to resume the abuse.
"That degree of cruelty, there's no way to recount it," the civil rights lawyer said, his normally commanding voice quavering.

"For48 hours my life hung by a thread." The beatings were the worst he said he ever endured and the darkest point of14 months, ending last March, during which Gao was secretly held by Chinese authorities.

He described his ordeal to The Associated Press that April, but asked that his account not be made public unless he went missing again or made it to"someplace safe" like the United States or Europe. Two weeks later, he disappeared again. His family and friends say they have not heard from him in the more than eight months since.

Police agencies either declined to comment or said they did not know Gao's whereabouts. The AP decided to publish his account given the length of his current disappearance. Gao had been a galvanizing figure for the rights movement, advocating constitutional reform and arguing landmark cases to defend property rights and political and religious dissenters, including members of the Falun Gong spiritual movement. His disappearance in2009 set off an international outcry that may have played a role in winning his brief release last year.

Among democracy and rights campaigners, Gao appears to have been singled out for frequent, harsh punishment beyond the slim protections of China's laws.

"It seems to be that they are afraid of Gao in a way they aren't of others," Maran Turner, the executive director of Freedom Now, a Washington-based group that advocates for political prisoners, Gao among them. Gao's wife, brother and friends fear for his safety.
They hope publicizing his account will place renewed pressure on the government to disclose Gao's whereabouts and refocus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diverted to Liu Xiaobo, the imprisoned dissident writer awar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We've had no word of him all this time," his wife, Geng He, said last week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from the San Francisco area, where she and their children live.

"This could help us get some news of him and gain his freedom." Gao spoke to the AP in a nearly empty Beijing teahouse watched outside by plainclothes police.

Weary-looking rather than his normally forceful self, he said that over those14 months police had stashed him in hostels, farm houses, apartments and prisons in Beijing, his native province of Shaanxi and the far western region of Xinjiang, where he lived for many years.

Weeks of inactivity were punctuated by outbursts of brutality. He was hooded several times. His captors tied him up with belts, made him sit motionless for up to16 hours and told him his children were having nervous breakdowns. They threatened to kill him and dump his body in a river.

"'You must forget you're human. You're a beast,'" Gao said his police tormentors told him in September2009.

Excessive even for China's often abusive police, the treatment given to Gao highlights the authoritarian government's willingness to breach its own laws to silence critics.

Gao had been jailed on subversion charges in2006 for his increasingly public activism. But unlike most convicted subversives, Gao was released, his three-year sentence suspended. Watched constantly, he had run-ins with police who harassed him and his family.

His wife and two children fled China, escorted by human traffickers overland to Southeast Asia. Gao in April said that police seemed intent on casting him into a limbo that kept him at their whim."Why don't you put me in prison?" Gao said he asked Beijing police at one point."They said,'You going to prison, that's a dream. You're not good enough for that.

Whenever we want you to disappear, you will disappear.'" The Public Security Ministry, which oversees police forces, did not respond to telephoned and faxed inquiries about Gao.

Police in Beijing, Shaanxi and Xinjiang- locations where Gao said he was held- declined comment on his current predicament as well as his past treatment.

"We didn't handle the case of Gao Zhisheng and we don't know who did. As far as we know, he did stay in Xinjiang to visit his relatives for a period of time," said a Ms. Li from the information office of the Xinjiang Public Security Department. Gao described snippets of his disappearance to close friends who corroborated parts of the account he gave the AP. But there are also discrepancies in accounts among Gao and his supporters. During his2009-10 disappearance, Gao's family and human rights groups said his whereabouts were unknown.

But Gao said in the April interview that he had a few moments of contact with relatives: a90-minute visit with his older brother near their family home in June2009; a visit with his mother-in-law at his in-laws' in Xinjiang's capital, Urumqi, a few weeks later; and later a furtive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his wife that she said was via a policeman's mobile phone.

Gao told the AP that he wanted to be reunited with his family and would even go abroad, but rejected a U.S. diplomat who offered to help days later.

Turner of Freedom Now said accounts by political prisoners under authoritarian regimes often contain inconsistencies, frequently to protect themselves, family or others. Gao said that in February2009, police first spirited Gao from Beijing to Yulin, a poor area of barren yellow hills where he grew up. Within weeks, police brought him back to Beijing by car, covering his head with a pair of underwear.

There, he said he was kept in a room with lights on24 hours a day, its windows boarded up, and fed rotten, dirty cabbage twice a day. On April28, he said, six plainclothes officers bound him with belts and put a wet towel around his face for an hour, bringing on a feeling of slow suffocation.

Two months later, he was sent back to Yulin and then on to Xinjiang's capital, Urumqi, where his treatment improved. He said he was occasionally allowed evening strolls, police escorts trailing behind, during the several months he was kept in the Wild Horse apartment block on Urumqi's outskirts. The most brutal period of Gao's2009-10 disappearance began with a Sept.25 walk. A group of Uighurs, a largely Muslim minority group, approached him and punched him in the stomach.

They handcuffed him, taped his mouth and eyes shut and took him into the upstairs room of a building, beginning a week of mistreatment that culminated with the48 hours of pistol-whipping and other abuse. Earlier that summer, communal violence erupted between Uighurs and members of the Han Chinese majority, and the city was tense.

But Gao said he knew his assailants were plainclothes police.

"Bandits would never use handcuffs," he said. His captors told him they were members of a counterterrorism unit and boasted about their harsh interrogation methods. Gao said the torture was worse than a previous disappearance in2007, when security forces gave him electric shocks to his genitals and held burning cigarettes close to his eyes to cause temporary blindness.

Gao said he learned later that he was being held in Xinjiang's Public Security Department detention center. His guards told him he was being held with suspects from the deadly July communal riots."I said,'All people, criminals should have their rights protected.' They bent me over, forcing my head to bow90 degrees while standing. It was painful," Gao said.

Conditions improved after U.S. President Barack Obama's Beijing summit in November2009. Police, Gao said, sent him back to Yulin, but to an isolated area near the desert. They pressured him to write a letter asking his brother to stop traveling to Beijing to seek his release.ad_icon A group of10 officials from Beijing arrived late in February2010 to negotiate with Gao terms for his limited freedom.

"They said that if I wanted to see my family and wife, I must play along in a performance," Gao said. Gao was taken to Mount Wutai, a Buddhist retreat, and police told his family that he went there to seek peace.

The explanation spread- police put Gao's mobile number on Twitter- but it seemed so out of character for the talkative, argumentative Gao that it triggered speculation about the bargains struck for his release.

Soon he returned to Beijing. Gao only alluded to compromises in the interview:"In reality, even today I have not gained my freedom." He apologized for the disappointment he said he was likely to cause supporters by no longer being at the forefront of the rights movement. He also hinted at inner conflicts.

"Mankind's path to 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is one that no obstruction can stop," Gao said.

"In China, I never see the risks. My character is one that is unwilling to be controlled by other people. I want to go on."

Associated Press videographer Isolda Morillo contributed to this report.


http://www.aboluowang.com/2011/0113/192405.html

2011-01-13 三妹:高智晟拼死一发的声音 耽误两年今面世原文

——我的心声 (英文译文在后面)
【阿波罗新闻网 2011-01-13 讯】

三妹群发的前言:高智晟这篇《心声》竟然阴差阳错地耽误了两年才与读者见面。耿和为了照顾某个人的情面不愿我说出这篇《心声》的真实经历。总而言 之,谁也不能挡住高智晟拼死一发的声音,它最终成功面世。 让我们感谢高智晟律师。他为了中国人民的人权,为了历史不致回头嘲笑我们中国男儿,而不惜以自己的生命相拼。让我们也尽我们一份微薄力量支持、帮助和营救 高智晟。力虹的死在警告我们,高智晟律师正处在当初力虹同样的危险处境。


http://dianeliu28.blog.epochtimes.com/article/show?articleid=28485

2011-01-15 三妹:谈高智晟的《我的心声》和美联社的采访细节

成文日期:2011-01-17 08:53:39    更新日期:2011-01-17 08:53:39

我读到高智晟律师这篇《心声》是在近两年前耿和母子三人到美国后。帮助耿和母子三人出逃的王耀庆女士转给了我这篇文章,希望我能谈谈印象和帮助校 队。她后来决定先不发表这篇文章。我想当然地认为,这是高智晟家属的意见,那篇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刚刚发表,接连发表高智晟的文章可 能会对他的安全不利。没想到事过两年,今年新年刚过,从未与我联系过的耿和竟来电话问这篇文章,她说:"最近有人告诉我说,三妹可能有高智晟的第 二篇文稿。我那次出逃带出来两篇高智晟的文稿,一篇是'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第二篇文稿我自己都没读,一到美国就给了王耀庆。后来一直老没 发表,我就问王耀庆,问来问去一直被推拖着,后来我想把它要回来,最后王耀庆说文稿丢了。"我对耿和说:"以前我一直以为是你们考虑高智晟的安全 才不愿意发表。我还觉得这么好的文章被束之高阁很可惜,真没想到你一直在找它。我马上去找,找到后我就发给你。"

我竟然在如海的文件中找到了这篇文章,耿和接到这篇文章后的第二天就给我来电话。叫了声"三妹"就呜呜地哭起来,边哭边说:"这篇文章真让我伤心 啊!"我也哭了,说:"两年前我读这篇文章就是哭着读完的,现在再读还是忍不住哭。高律师受那么大酷刑,心里想的却是为别的良心犯和政治犯呼吁, 想的是怎么把中共恶劣的人权纪录告知世界的具体行动。他为法轮功百姓呼吁而遭酷刑,酷刑之后仍继续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行,毫不躲避这个中共最 忌讳的问题。"

耿和哭着告诉我:"在高智晟做律师最成功的时候,我老对他说,朋友都说你的辩护演说很精彩,常常把全场都感动得哭,我也想去法庭听听你的辩护演 说。他总回答说,没问题。可没想到的是,我第一次出席法庭听证听到的却是对高律师的审判。"

耿和还说,高智晟能够一个人承担那么大的苦难,一是他有深厚的人民感情,他来自底层,是农民的儿子。二是他深受一本书的影响。书名是《舌战大师丹 诺》,这是高智晟自学法律期间最爱看的书。

听耿和这么说,我特别去网上阅读了这本书的介绍。得知,莱伦斯•丹诺以法治精神和对抗的战斗姿态 "永远站在强有力的权力的相反面",在美国政体转型的历史关头承担起历史责任。高智晟读过这本书后有所感悟地告诉耿和:"律师职业不仅仅是谋生的职业,更 是主持正义的事业。"

今天,处于历史关头的中国律师界同样不断地涌现出有良知的律师,高智晟能够成为中国律师界主持正义的突出代表人物与他长期对正义的感悟和思考分不 开。

耿和还告诉我:"高智晟是在非常险恶的情况下写的这篇文章,老是躲来躲去的,抓住机会就写几句,有时几天才能写几句。酷刑使他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可他仍坚持要说出自己的心声。他的心声都是为了别人。我们当时不想马上发表这篇文章是想把它作为一个保留的重型炸弹,在适当时候发,没想到却给搞 丢了。"

高智晟的《心声》与苏联科学家萨哈罗夫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一样,表现的是历史责任感、巨大的勇气和胸怀。他们想到的是为别的受苦受难的良心犯和 政治犯呼吁,想到的是谴责当局恶劣的人权纪录。在为郭飞雄,胡佳等数个维权人士呼吁时,高智晟在他的《心声》中写道:"今天帮助他们及他们的亲人 可以使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在将来回顾这段历史时,给我们的子孙少留下一点耻笑。"肩负这历史的责任,面对中国母亲的眼泪,中国的男儿们怎能无动于 衷?!

对于日益恶化的中共人权记录,酷刑后的高智晟在《心声》中这样说道:"中国的人权受害者多如牛毛,尽量把能搜集到的每一个人权迫害案件呈送联合国 人权委员会及其它国家的人权部门,并定期公告。建议创办'人权报',每日披露人权侵害案例及施害者的姓名及名称,把堆积如山的中国的人权灾难真实 展现在全世界眼前。"高智晟这是在请求我们为中国人的人权采取行动。

高智晟《心声》中所表达的人民感情和法治精神跃然纸上,他说:"也要实现未来中国之对所有公民的包括医疗、养老等方面具体的普遍的福利制度;实现 独立的司法;实现未来政府对所有受专制迫害的具体受害人每年以一定的财政比例予国家赔偿的承诺;追究共产党首恶的刑事责任等,要效《九评》传播之 法,传播我们的这些理念,促使国人的觉醒。"

高智晟的《心声》对民运圈子中的堕落和投机深恶痛觉,他说:"现在相当多的民运及维权人士已变得不再是行动者,而是沽名钓誉的民运投机者。他们对 我们民族灾难史上最惊天骇地的中共政权对法轮功的迫害睁眼不见,充耳不闻。"

高智晟的《心声》严厉抨击中共毁坏社会道德,他说:"在传统的中国社会,对道德和善良的维护随处可见,而今日中国,对道德和善良的维护早被一扫而 空、连根拨除,中共国家政权成为不道德和恶的典型象征和代表。" "这个无良政府利用它制定的恶法扬恶抑善,致使恶人当道。"

高智晟的《心声》直指中共不公的司法和恶警,指出他们是"暴力"的根源,他说:"司法不公,恶警当道更使人们对在不公正改革中形成的权力集团充满 了仇恨和鄙视。各地迭连发生的暴力抗争事件,敲响了这个民族再一次被迫进入暴力循环的不详的钟声。"

高智晟的《心声》批评西方,把经济利益置于人权之上,被利益蒙住双眼看不到中共人权记录日益恶化,与践踏人权的中共做"好朋友"、"好伙伴"。

二0一一年一月十一日(我写这篇文章的四天前),美联社披露了他们去年四月对高智晟的采访细节,高智晟向美联社猛揭中共对他再次施行酷刑的细节。 这使我们知道,长久遭受酷刑的高智晟仍在为人权而战。

据这篇美联社的报导说,美联社是在一个空了的餐馆采访高智晟的,而且门外有便衣把守。这说明,高智晟是被便衣送来的;也说明,这次采访是中共官方 同意并安排的;还说明,酷刑之下的高智晟接受了他们的条件,条件是:高智晟要向美联社表示,他将放弃维权抗争。这也是美联社在去年四月采访高智晟 后没多久就向世界发布出去的一小部分采访内容——高智晟表示放弃,同时,美联社保留了大部分内容没有发表。

直到今年一月十一日,由于高智晟失踪的时间太长了,美联社才进一步发布了去年四月采访的主要内容:高智晟所披露的第二次被绑架后遭酷刑的细节。

这些细节使我们看到两个非常重要的方面:一方面,高智晟遵守了中共警方要他配合的条件,向美联社表示了他放弃维权抗争的意思。另一方面,高智晟向 美联社详细地揭露了中共警方对他的酷刑折磨。这两方面向我们说明了什么呢?它们说明:高智晟虽然在口头上向美联社表达了放弃维权抗争,同时却在实 际行动上仍然坚持维权抗争——仍坚持揭露中共对自己的酷刑,揭露中共残酷无耻地践踏人权的恶行。而且,高智晟知道,外面的便衣不可能当着美联社记 者的面制止他,把他强行带走。这就是大智大勇的高智晟,他一直在以个人的血肉之躯的极限去挑战强大无比、邪恶无比的中共极权,以一人之力挑战整个 国家机器,这是怎样的勇气和胸怀。

其后果当然是可想而知,在接受这次美联社的采访两个星期后,高智晟第三次失踪。更严重的后果也可想而知,这次遭绑架失踪,高智晟会遭到比前两次更 残酷非人的酷刑折磨。他能不能挺过去这次的酷刑折磨,我们很难预料,到现在外界已经有九个月得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中共这个无恶不作的黑帮和极恶大 全,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高智晟仗着筋骨强健和一米八的大个子,挺过了每次都长达数月的两次酷刑,可是我们心爱的诗人力虹却被折磨致死离我们而去。他在支持高智晟的遗作中 写道:"在中国漫长的专制统治的历史上,能够舍弃生死、大义凛然、为民请罪的人物极其缺乏,可谓稀若晨星。我从来将此类舍生取义、为民请罪的忠勇 之士,视为上天因怜悯苦难苍生而降临人间的至仁至义的天使,是中华民族之血脉虽遭万般磨难仍能绵绵不绝、顽强生存的道义根基与最后企盼!"英雄惜 英雄,力虹自己已经义无反顾地为高智晟追求的维权事业牺牲了自己的生命。我们将给诗人力虹树立丰碑,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记住这位为自由和人权而 舍生取义的忠勇之士。

我相信榜样的力量,只有高智晟、力虹这种舍生取义的正义榜样才能把那类美化中共人权记录的畸形榜样比得无地自容。高智晟和力虹们以生命和血肉之躯 拼死维权抗争的行为昭示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我们能否在这历史关头成为这些忠勇之士所追求的中国人权大业的一分子,共同为中国历史写下为人权而战 的正义篇章。

三妹于芝加哥
二0一一年一月十五日


http://www.aboluowang.com/2011/0111/191779.html

2011-01-11 高智晟巧安排 美联社今爆出定时炸弹 细节更新版

——失踪维权人士高智晟关押时曾受"虐待"
【阿波罗新闻网 2011-01-11 讯】

美联社在中国最著名的维权人士之一高智晟失踪近9个月后,星期一(1月10日)公布去年四月对他的采访,内容是他在监禁期间如何受到警察的虐待。

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去年四月接受美联社的采访,之后两个星期就失踪至今。

他在采访时对美联社记者说,只有在他失踪一段时间,或者到了象美国这样的"安全地方",才能公布他的这一采访。
他说,间隔一段时间,警方就用皮带捆绑他,蒙住他的脸,还威胁要杀了他。

高智晟说,在2009年9月的一天,折磨他的警察曾对他说:"你必须忘记你是个人,你只是个畜牲。"

他还告诉美联社记者,关押他的北京警方曾对他说,坐牢对他都已经是宽待了,"我们什么时候要你消失,你就消失。"

美联社在中国最著名的维权人士之一高智晟失踪近9个月后,星期一(1月10日)公布去年四月对他的采访,内容是他在监禁期间如何受到警察的虐待。

维权律师高智晟在去年四月接受美联社的采访,之后两个星期就失踪至今。

他在采访时对美联社记者说,只有在他失踪一段时间,或者到了象美国这样的"安全地方",才能公布他的这一采访。

高智晟在北京某茶馆接受采访(07/04/2010)

2006年,高智晟因为被指犯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3年监禁,缓刑5年。

但在2009年2月他又被警方带走关押,直到2010年4月失踪。
死亡威胁

高智晟在接受美联社的采访时说,在被监禁的14个月期间,他被从北京监狱转移到山西和新疆的监狱,受到许多虐待。

他说,间隔一段时间,警方就用皮带捆绑他,蒙住他的脸,还威胁要杀了他。

高智晟说,在2009年9月的一天,折磨他的警察曾对他说:"你必须忘记你是个人,你只是个畜牲。"

他还告诉美联社记者,关押他的北京警方曾对他说,坐牢对他都已经是宽待了,"我们什么时候要你消失,你就消失。"

去年10月,高智晟17岁的女儿耿格在一封公开信中请求美国总统奥巴马介入高智晟的案子。

她说,她父亲因为行使自由言论的权利遭警方绑架和虐待,希望奥巴马在11月的G20峰会上要求胡锦涛告诉她,她的父亲在哪里。

她还说,她自己在12岁的时候就遭到警察的殴打,警察还禁止她去上学。她是在2009年和母亲一起逃出中国的。

人权团体经常把高智晟的案子与被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一案相提并论,作为中共当局迫害维权者的例证之一。BBC

美联社公布高智晟被酷刑折磨的采访内容

美联社1月10号报道,已经失踪近两年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向美联社详述过自己被中共警察毒打并被威胁要杀死他的被迫害细节。高智晟律师在接受美联 社采访后,曾经要求在他流亡到海外或被失踪后再公布。美联社说,之所以现在公布采访内容,是因为高智晟律师已经失踪很长时间了。

8个月前,高智晟律师在他神秘的短暂的再现期间,向美联社详细描述了自己被酷刑折磨的细节。从那以后,高律师一直下落不明。

高律师说,警察将他全身剥光,并用枪毒打他两天两夜。当他们打累了,他们用塑料袋绑住高律师的手和腿,并把他抛在地面,直到他们恢复力气为止。

高律师回忆说:"那种残酷的程度,简直无法形容。仅仅48个小时,我已经危在旦夕。"

他告诉美联社,他被蒙住头,强迫一动不动的坐了16个小时,或者是用带子捆住,同时一块湿毛巾包住他的头达一个小时,他感觉到了一种缓慢的窒息。

绑架他的威胁说要杀死他,并把他的尸体丢进河里,他们对他说:"你必须忘记你是人。你是畜生。"

还有一次,当高律师求他们把他关进监狱,他们回答说:"你还没好到配进监狱。我们想让你失踪的时候,你就得消失。"

高律师告诉美联社,他曾被关在全国各地的旅馆、农舍、公寓和监狱里。

当关在新疆的时候,他的待遇好了一点,他被允许偶尔可以晚上散步。但是在10月份,即使是在这样的散步中,几个男人会靠近他并用拳猛打他的胃部。 这些攻击他的人后来告诉他,他们是反恐部门的。他们把高律师铐上,用胶带封住他的嘴和眼睛,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连续虐待,最后以用枪毒打他48小时 做了了结。

他形容这次遭受的酷刑折磨比在2007年失踪时遭受的更加残酷。2007年失踪的时候,国安人员用电棍袭击他的生殖器,用香烟在近处烫烧他的眼 睛。

人权组织认为高智晟的案例是最令人不安的,原因是他失踪的时间长和他之前遭受的酷刑折磨。

高智晟律师因为接手中共禁止的精神运动法轮功学员的案子,惹怒了中共当局。2006年,中共以颠覆罪名监禁他,并判处3年徒刑,虽然不久之后,这 个判刑被缓期执行。

在2009年2月,他被失踪,直到去年春天,他重新出现在距离他北京的家数百英里的地方,在接受美联社采访后几天,他再次失踪。

高律师说,他的处境在2009年11月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之后有所改善。外界认为,奥巴马在访问中国期间提出过对高智晟的案件的关注。

高律师的妻子耿和,现在和他们的孩子居住在美国,她告诉美联社说:"一直以来,我们没有他的消息。这个报道帮助我们获得他的一些新闻并让他获得自 由。"

美联社说,中共公安部没有就针对高律师的询问做出回应。高律师说的被关押的本地警察局也拒绝对此作出评论。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成容编译报道


http://www.aboluowang.com/2011/0111/191810.html

2007-09-07 高智晟郑重声明: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高智晟郑重声明不承认当局所强加罪名
【阿波罗新闻网 2011-01-11 讯】

在此,我特别对此予以严正声明:

一、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

二、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

三、2005年12月13日,我退出中共的书面声明是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坚持。

四、在此再次对包括三封公开信在内的,2006 年8月15日前的所有文字及这些文字所表达的事实、价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坚持。

五、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发布时间:2007-09-07

2006年8月15日中午12点左右,我在山东大姐的家,30名中共暴徒砸开门暴力绑架了我。同一时间,在北京,四十多名不明身份者暴力入侵到我 在北京的私宅,在我的家里翻箱倒柜数小时后,将家中所有合法财产洗劫一空,仅留下三百元钱。暴徒们在整个过程中不出具任何手续,没有任何人表明自 己的身份,所有人从头至尾一言不发。他们强制搜查了我的妻子和两个未成年孩子的身体后,开始了对他们无限期的非法拘禁。

为了达到他们的非法目地,11名暴徒竟连续11天24小时侵占在我的家里。他们不但24小时开着电视机,使用我们的厨房和卫生间,他们轮流替换, 始终保持7~11人守在客厅里,打牌、看电视、吃瓜子、大声喧哗,他们弃绝了起码的人伦底线,连不到三岁的高天宇睡觉的卧室门口都守着两人,妻 子、孩子睡觉也不允许关灯,更不允许关门,连上洗手间的门都不许关。妻子、孩子包括睡觉、上洗手间等在房间的一切举动,都被他们看着。

11天后,暴徒们撤到了楼道里和楼下继续包围她们娘仨。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里,妻子外出必有不低于四名彪形大汉如影相随,两个孩子上学、上幼儿园,也各有4~6名不明身份人员贴身跟踪,暴徒们就全天 守在姐弟俩的各自的教室门口。期间,妻子被在公共场所暴力殴打一次,推搡及言语侮辱不计其数。女儿也多次被殴打及野蛮侮辱。连三个在北京打工的侄 子也被非法关押21天。

也是在同一天,在陕西老家,根据公安部的统一部署,陕西省公安厅率40余当地雇佣来的流氓地痞侵入到我在陕西老家村庄,将我在那里的亲人包围,野 蛮欺辱达四个月余。同是这一天,在新疆乌鲁木齐,我的岳父、岳母及妻姐家,几十名不明身份人员开始了对他们的围堵、跟踪。当地公安人员警告岳父、 岳母全家不得外出,强行拿走了他们的身份证。岳母六十多岁的老人,冒着危险在黑夜里逃出赶至北京,我家门口的冷血围堵者竟未让在路途上劳顿了两天 两夜的老人進门,老人被逼在外坐了一夜。第二天,老人守在妻子买菜必经的路上才得以见到自己的孩子,母女抱头大哭,但暴徒们还是追至家里反复"审 查"了老人的身份。老人在北京期间,所到之处,必有4~6人步步紧跟。

在山东,大姐的孩子提前24小时即被非法拘禁,及至姐夫去世。山东警察干出了阻挠孩子们为父亲送葬的丧德之举,并说这是执行公安部的命令。

我被绑架后开始了无限期绝食抗议,但在我绝食36小时得知妻子、孩子因我的绝食被强制断炊断水后放弃。在我们被非法关押期间,中共在对我施以野蛮 的酷刑及精神折磨未达到目地后,开始了赤裸裸的以全部剥夺我妻子,孩子及两个大家庭全部亲人生存条件的恶劣行径逼我就范;"我们要价不高,一、形 式上认个罪;二、不再参与维权。""815,你太特殊了,对付你就得突破任何常规和惯例。任何手段,只要它有效,我们就不会犹豫不决"。 "815,我们设计的对付你的手段多着呢,包括把你的大哥押来,让他跪在你面前陪你,什么时候你低头(指认罪),什么时候再让他回陕北,需要什么 手段我们就用什么手段,需要多长时间,我们就用多长时间"。这种完全丧失人性的,对我至亲持续的多头逼迫和折磨面前,我被逼作"同意"认罪,及 "同意"不再参与维权的书面声明,但多经往来后,最后干脆由警察写,由我抄一遍形成了后来人们看到那份所谓"悔罪书"。

在此,我特别对此予以严正声明:一、我完全不承认当局以反人性的暴虐行径强加给我的耻辱——罪名。二、我不承认"悔罪书"中的所有文字及文字所能 够表达的意思,尽管当事双方在它形成之初即完全清楚它的虚假,但我仍以此形式予以公开否认。三、2005年12月13日,我退出中共的书面声明是 我的真实意思表示,在此再次予以肯定及坚持。四、在此再次对包括三封公开信在内的,2006年8月15日前的所有文字及这些文字所表达的事实、价 值及思想予以肯定及坚持。五、我将坚持永远与压制人们思想的一切形式的专制暴政为敌,与反人性的专制暴政誓不两立。

高智晟
2007年4月20日


http://www.aboluowang.com/2011/0112/191850.html

2011-01-12 高智晟此次所受酷刑比上次更恶劣 妻呼吁奥巴马关注

【阿波罗新闻网 2011-01-12 讯】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2010年4月7日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的照片

美联社星期一发表了2010年4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在接受采访中披露的自己遭受酷刑折磨的细节。高智晟的亲人和外界人士呼吁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中 共领导人胡锦涛访美之际,向中共施压,要求恢复高智晟的自由。

*美联社披露详情*

去年4月,美联社记者在外面有便衣警察监控的北京一家茶馆与当时已失踪了14个月的高智晟会面交谈。在那之前,国际社会不断要求北京当局说明高智 晟的下落。高智晟当时要求记者不要向外界公布他谈到的被警方秘密关押并屡遭酷刑的情况,除非他再次失踪或到达美国、欧洲等安全地方。所以,美联社 之后只报道了高智晟表示,为了家人他今后不会进行公开维权,而选择过宁静生活。

不过,高智晟在和美联社记者会面的两个星期后再次失踪,时至今日已9个月,毫无音讯。近日,美联社认为现在已是披露高智晟去年4月谈话全部内容的 时候。

*无法用言语形容*

美联社星期一报道说,高智晟当时还透露,在那之前的约14个月里,他一直被中共警方秘密关押,所遭受酷刑折磨的程度,没有言语可以形容。高智晟 说,他14个月"被失踪"期间最黑暗的时刻、遭受的毒打最厉害的一次是警察曾把他的衣服脱光,轮番用装在枪套里的手枪打他,并对他做了他不愿描述 的事情。殴打持续了两天两夜。警察打累了,就用塑料袋把他的手脚捆绑起来,扔到地上,直到他们喘过气来,再继续殴打。

高智晟表示,2009年这次失踪期间,他遭受的虐待比2007年失踪期间更为严重。2009年2月,他从陕西榆林被带回北京,警察用内裤罩住他的 头。随后他被关在一处窗户被封闭上的房间内,全天24小时被灯照着,一天只给吃两次脏的腐烂的白菜。2009年4月28日,6名便衣警察用皮带将 他绑上,用一块湿毛巾盖在他脸上长达一个小时,让他有窒息的感觉。

高智晟讲述说,最残暴的阶段开始于2009年9月25号的一次散步。一群维族人走进他,猛击他腹部,并给他带上手铐,用胶带封上他的嘴和眼睛,把 他拽到一处楼上的房间,开始对他进行一个星期的折磨,其高潮便是后来的连续48小时用手枪殴打。高智晟表示,他相信,那些维族人也是便衣警察。

高智晟说,在14个月期间,他被关押在新疆、陕西和北京的旅店、农房、公寓和监狱等不同地方。他说,他多次被套头套,遭用皮带捆绑,被强迫坐着不 动,有时长达16个小时。

高智晟说,警察还告诉他,他的孩子已经精神崩溃,还威胁要杀掉他,把尸体扔到河里。他说,2009年9月,警察对他说,"你必须忘记你是人,你是 一只野兽。"

高智晟说,他曾问警察为什么不将他关入监狱,警察说,"你进监狱那是梦想。你不值得进监狱。我们想什么时候让你消失,你就会消失"。

*恢复高智晟自由*


目前居住在美国西部的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

美联社有关高智晟遭受酷刑的详细报道在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发表,引起极大反响。

美国之音记者在美国时间星期一傍晚采访了近2年前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中国,目前居住在美国西部的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耿和呼吁中共政府人道对待高 智晟,尽快恢复他的自由。

耿和说:"今天报道的比2007年的更厉害。现在又失踪了有9个月,我更担心他,他的酷刑我更担心。胡锦涛这次来美国,我就希望关注中国人权的朋 友,尤其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能把这个案子当面和胡锦涛说。犯人能都有一个基本的权力,何况高智晟,他就没有错,他以律师的职业去接理不同的案子, 怎么能迫害到这种程度。这是非常非常可怕的,是非常非常(哽咽)......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关注高智晟失踪的案子。"


   04/05/12 08:27:04 AM
高智晟律师是一位有良心的律师,是一位了不起的真正中国人。

   04/05/12 05:45:27 AM
说的有道理

   04/01/12 05:20:43 AM
如此罪恶,天理难容

   03/30/12 12:30:07 AM
随着道义在民间的趋势日益增强,民间维权勇气也在不断增长。高智晟律师对官权打压的不屈态度,就是民间的觉醒及勇气不断提升的最有力见证。

   03/30/12 12:28:51 AM
文革以后的中国,毛泽东的绝对极权和民间的普遍愚昧已经一去不返,特别是经历过六四大屠杀的血腥启蒙之后,官权独裁依旧,但社会愚昧不再。

   03/30/12 12:18:48 AM
善惡有報!

   04/01/12 12:46:17 AM
抓拍新闻社:美国没有组织部所以没有买官卖官;没有国土部所以没有强拆、没有铁道部所以没有黄牛倒票、没有宣传部所以记者可以探究真相、没有文化 部所以文化繁荣、没有广电总局所以能拍出大片、没有科技部所以科技发达、没有国际民委所以民族和睦相处、没有宗教局所以能济世与民———冯骥才

   04/01/12 12:44:58 AM
在这个国家,有人因为写文章而入狱,有人因为说了某句真话而入狱,写作成了一种危险的事业,不能评述歷史,不能幻想未来,更不能批判现实。许多字 不能写,许多话不能说,许多事件不能提及,每一本书的出版都要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许多书被查禁,然后它们就会成为国外的畅销书。 转自幕容雪村

   03/30/12 12:27:37 AM
中国的良心高智晟律师三致胡温的公开信﹐引起海内外的关注,自然也令迫害法轮功 的中共现政权颇为恐惧。

无为
   04/01/12 12:53:11 AM
感谢高律师。
游客
   04/01/12 12:43:04 AM
不忘高智晟-法轮功被迫害﹐全民已经觉醒。
游客
   03/30/12 12:19:24 AM
迫害好人﹗天理不容﹗
美婷
   03/29/12 02:07:12 AM
由于版面不能完整转载﹐剩余部份只好放进流言﹐抱歉﹗
美婷
   03/29/12 02:04:20 AM
在与这些修炼者的接触过程中,他们面对这场空前惨烈灾难回述时规律性的平静心态,对迫害者的宽容襟怀及对我们民族美好明天的乐观心态使人持久的震 撼不已。他们淡薄名利,对因野蛮迫害而持续处于生存危势的困难者的、或父母被非法关押者及被致死者的、或已完全丧失抚养能力者的孩子及无以赡养的 老人,那一个个持续地悄声无息的济助及耐心令常人难以想象,更不用说理解。信仰对人心灵及道德的快速改变令常人难以置信。最明显如:今年33岁的 朱晓光告诉我,他刚到监狱,犯人之间的野蛮及冷血以待成了那里的单一人际关系生态,每个人都想以凶残及心狠手辣来驯服身边的其他犯人,没有任何人 自愿被驯服,更没想到要自我驯服。
美婷
   03/29/12 02:04:03 AM
后来是法轮功修炼者神奇地涤荡了他们的灵魂及心理,用他的话是:"我是彻底地通过心灵改造驯服了我自己。"后来他们那里又有一百人开始修炼法轮 功,以至过去每有新犯人到即必遇"杀威棒"的遇境变成了对新来者施以关怀的援手,竟至把很多新犯人惊的目瞪口呆。原公主岭监狱的警察张林有的经历 更让人刮目相看,他告诉我,修炼法轮功使他变成了那座庞大监狱里唯一不再虐待犯人和不再收犯人钱财的警察。他说他决心不再虐待犯人尤其是不再收取 钱财后的一年里,他始终和自己进行着斗争,尤其是自己缺钱刚巧又遇到别人送钱时及看到别的同事照旧收钱时,心理矛盾极了!他自豪的告诉我,他的修 炼彻底地改造了他的心灵!后来他管的 60多名犯人感激不已,以致希望中国的警察都去修炼,犯人们都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中国的警察会变成世界上最文明的警察,他最后却被非法劳教及开除警察队 伍。
美婷
   03/29/12 02:03:40 AM
但我们痛心地看到的是另一番景象,公开的政治压力加利诱,摧毁了警察最后的一丝善良本性,人性恶的一面迅速发酵膨胀,做人最基本的良知底线不再被 顾及,警察实际上也是这次丧失人性的疯狂运动的受害者。"文革"后,我们民族得以稍许复苏的人性、道德、良知、正义、仁爱等基本价值理念,再一次 被彻底的摧毁。国家公职人员的正气,正义及先进性只成了官控媒体中取之不尽的令人民唾骂的谎言!而灭绝正气,正义、良知及道德却成了公职者的职 责,被要求提至"讲政治"的高度去执行。
美婷
   03/29/12 02:03:21 AM
信仰和道德是一个民族保持持久及向上生命力的最重要保证。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们的另一方面即是,他们会什么都相信,同时, 他们又会什么都不信。我们的民族中几十年来最缺乏的,即是我们缺乏保守及滋育我们民族道德价值的信仰根基,这是我们民族几十年来持续动荡的乱源。 长远改造我们民族的问题即是倡导并保护人民的自由信仰,通过改变人心来改变了的世界才是有希望的世界。我们的政府过去六年里所做的,即是以野蛮的 血腥暴力来阻挠我们民族向这样的希望迈进。
美婷
   03/29/12 02:03:04 AM
仅有群体的反思是不够的,在这封公开信中,我们还是要向政府提出一些必须的要求,那就是立即停止针对自由信仰者的血腥镇压,立即释放杨光,立即释 放所有的被关押者,赔偿他们的损失!但我们却不会提出给法轮功信仰者平反的要求,因为在那些信仰者心目中,在我们民族尚有良知的成员心里,人们从 来就没有说过这个信仰团体是"反"的概念。让凶残折磨了一个民族半个世纪者再玩出平反的把戏,一方面,平反者根本不再有这种道德和道义资格,另一 方面,这本身即是对被折磨者的一种侮辱!现政权的残暴,愚蠢及无法无天的时间与它存在的历史一样的长,在此我特别正告那些至今不思悔改的、仍迷信 暴力者,绝不允许再发生对说出真相者的野蛮迫害恶举,停止一切针对这个民族的伤害行为,这是你们的最后出路!
美婷
   03/29/12 02:02:27 AM
最后,我想敬告胡锦涛、温家宝两位同胞,我们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这部凶残折磨了我们民族半世纪的政权机器,它的每个部位都沾满了善良人民的血 和泪水;必须以勇气和道德承认,在几千年里,一直被专制、独裁、暴政裹胁着的中国民族的悲惨命运,今日仍被看不到尽头地延续着;必须有勇气和道德 承认,一个机制性的追求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民意政权从未在我们广袤的土地上存在过;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我们民族,我们的人民具有追求一 个民主、自由、法治及人权的民本政权的权利;必须有勇气和道德承认,我们民族对民主、自由、法治和人权的热情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的炽烈;必须有勇 气和道德承认,在今日的中国,任何力量企图继续阻挠人民对上述权利价值的追求都必将遭致迅速失败的下场。恕我直言,我们无法否认,所有的血债都被 人民的眼睛、经历及带血的记忆所记录。最后我想敬告胡、温二位,只有我们的心里真正装着那些灾难中同胞的安全,我们才会获得真正的安全。只有两位 真正关心起我们民族的前途!两位才会像这个民族一样具有了美好的前程!
美婷
   03/29/12 02:02:03 AM
祝胡锦涛 温家宝二位同胞在即至的新年里平安!健康! 祝我的全体中国同胞在新的一年里能获得生存的新天地! 愿神保佑中国人民! 你们的同胞:高智晟 2005年12月12日于吉林省长春市

游客
   02/03/13 01:56:32 PM
温总理、胡主席,你们好!该让高先生自由了。
游客
   02/17/09 02:35:04 AM
共产党是很专制,但是,有一点让我不解,在大陆的网站,评论可以及时发表,即使被认为不妥,也许会有人删。但在这里,发表的评论却从没看到,与所 宣扬的民主自由似乎太背道而驰了!
游客
   02/06/09 04:05:37 AM
不请示任何一方便可自做主张大开杀戒的屠夫胡锦涛[如西藏],高呼自己是负责任政府的温家宝对出卖祖国领土的江泽民之字不提.胡要学古巴,朝鲜. 温政令要出中南海,为身后留名到处做作.执政其间,不光高智晟,哪个有异议的爱国人士没遭迫害?那些大打反共旗帜的共产分子上,下,左,右,东南 西北无所不用其及的为胡温涂脂抹粉,左右逢源,五毛之流亦起不到的关健作用,这些反共干将却干的得心应手.是可忍,孰不可忍?

游客
   10/07/12 09:47:36 AM
七年过去了,仍然触目惊心。真想问问快要下台的胡温,你们看到了吗?
游客
   04/08/12 08:02:05 AM
共产党是流氓,而中共却是全世界共产流氓中的特大流氓!!!!
游客
   02/15/11 01:16:24 AM
难以置信!!!!!!!!!!!!!!!!!!!!!!!!!!!!!!!!!!!!!!!!!!!!!!!!!!!!!
游客
   03/29/09 01:52:46 AM
《罪与罚》。
游客
   02/06/09 04:30:19 PM
血泪斑斑 触目惊心 寒!哭!

游客
   01/24/13 09:05:15 PM
不让中共邪恶,那就是要了中共的命,所以他跟你急眼了。

游客
   04/01/12 12:38:17 AM
傅国涌:专制政体之下,。官场演戏,人民看戏,所以鲁迅创造了"看客"这个词,戏开幕之前,帷幕总是拉下,台上一切都是暗中操作,台下看不到。当 锣鼓响起,帷幕拉开,台下看到的往往是排练好的。只有民主政体之下,无论官员还是人民都是戏中角色,千千万万公民靠选票参与大戏,虽只是一个群众 演员,却不可缺失。----引用此帖
游客
   03/31/12 11:46:14 PM
大变局时代,我们怎么办?
游客
   03/31/12 11:40:26 PM
正义终会战胜邪恶﹐光明终将驱散黑暗﹐这是歷史发展的必然。

游客
   04/10/13 11:19:39 PM
共匪豢养的这些人渣和中共是一丘之貉,灭你祖宗和子孙!!!让这些人渣全部遭恶报!!!所用灾难都去中南海!!!
游客
   04/17/12 05:53:15 AM
下面这则新闻,市井小民都可以为所欲为,肆意打人,足以印证何以高智晟会惨遭无情而残酷的刑求与虐待。 【大陆再现当街暴打小三事件!根据一段网路上流传的影片,一名全身赤裸的女子,被两名女子打趴在地上,虽然裸体女子不断求饶,但是两名打人的女子非但没有 停止,还不断出言辱骂。网友爆料称,被打女子疑似是小三,与当地某官员有染,引发不满的官员家属动手打人,目前警方正在调查中。 最近江苏丰县某网路论坛上有一段影片被炒得沸沸扬扬,该影片拍摄于4月10日上午8点多,地点是在丰县中阳商城868旅馆门口,有名女子被扒光了衣服当街 殴打。在这段长达4分多钟的影片中,裸体女子不停的在求饶,而殴打她的两名女子却依然不依不饶,其中,一名打人女子始终将脚踩在裸体女子的腿上。 有网友称,这名裸体女子1988年生,疑似与丰县某官员有染,因此这名官员的两名家属,把这名小三从旅馆门口拽着头髮拉到了大街上,进行了侮辱和 殴打,围观群众劝架却都无法拉开。现场打人一幕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 】 固然小三行为不检,但民主法治的社会是强调 :论公处里,依法行事,公开定罪,且偷情的男方也有罪责,俗说无双不成对,或一个铜板不会响。动用私刑这种行为就是唯我独尊至上,「我」就代表「法律」, 小至庶民都可无限上纲自己的「权力」,更遑论官员权贵,甚至只要沾边的小小芝麻官就可张牙舞爪、耀武扬威,完全不顾法律? 所以见微知着,这不独是为政者,也是普及大众百姓的一个「共业」 ! 要剷除这种「恶象」,唯有全国「自新」,不分官民,要能使大家做到不「为所欲为,随心所欲」才有资格谈民主自由,因为民主的前提是:「宽容」与「自律」, 否则根本不解民主的「真义」, 谈民主是奢望? 去恐怖、去暴力都是虚渺无济?
游客
   04/13/12 05:23:39 AM
读此文我是半信半疑,但最近发生在河南和泉州的綑绑挂牌事件,动摇了我的疑点,沖激我那储存着'?'号的思绪,我开始以审慎的态度尝试去探讨更深 的人性与理性层面,这种疯狂嚣张泯灭人性的举止,几乎是文革余毒的延续,高智晟在2007年为文遭受刑求的经过,时已歷五年,近年中共党中央宣示 深化改革,文化兴国,言犹在耳!然一桩桩的违背人性,倒行逆施的事件仍层出不穷,显见大陆的「人权思想」和「民主思想」是多么匮乏,这不只存在于 为恶的高中基各层官员,也普遍存在于庶民百姓,控诉这个政体的「不仁」,相当程度也等于反聒了大部份人民一巴掌,因为互为共生依存的环境所孕育出 来的官民其实是来自同一模子,即便立场相对,但思维相同,究中因缺少了文化的薰陶,礼乐的教化,所以大家交相逐利,唯利是图,钩心斗角,自私自 利,营私舞弊,持强凌弱,滥用权势,沦丧道德,各种乱象横生不穷,唯有重整道德文化,才有望建立和谐社会,蕴育出成熟的「民主」和「人权」思想! 才能终止种种恐怖、暴力、黑暗、不公、不义、目无法纪的魔餍滋生!
游客
   04/09/12 03:54:04 AM
大陆河南才发生綑绑犯罪嫌疑人挂牌示众的错误案例,近日泉州一女子偷了两块麵包,又被綑绑在电线桿上挂牌羞辱。温家宝呼吁勿让文革重演,这种存在 于文革时期、甚至帝制时代才有的羞辱式惩罚,实非法治社会所应为,应慎防民粹式刑罚概念在社会发酵。

大纪元网友

'我怀疑"市局的一位副局长"就是直接的指挥打手,千万不要被他的伪善所迷惑!!不然为什么见过其人后又被折磨了十几天?很可能他就是来看看,高 律师被迫害的情况,然后指示下一步的,行刑者就是打手,就是他手下的。'
大纪元网友

'不灭中共,我们都当不成人啊!!!

高先生你挺住,中国人民站起来吧,别做恶魔的奴隶!'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保重!神与您同在!全世界有正义良知的好人之持您!

天灭中共流氓党!杀人党!骗子党!卖国党!'
大纪元网友

'如此邪恶的中共,太让我吃惊了。'
大纪元网友

'中共早已成为历史上残暴君王镇压民众的继承者,而且更独裁,更专制,更残暴,更无耻,更流氓,更坏种,更狡猾,更毒辣。'
大纪元网友

'冒着共产党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现况怎样?'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律师 对中共的控诉 真是发人深省。这个政权,没有人性、禽兽不如的政权,正在走向毁灭的道路。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们应该群起而攻之,"为了走出黑暗,必须控诉黑暗",为了伸张 正义,必须付出代价。'
大纪元网友

'看看中共是怎样"为人民服务的"?!看看中共的"三个代表"是怎样"代表"人民的?!看看中共是怎样"和谐社会"的?!中共一向是"好话说尽, 坏事做绝"。愿天下所有有良知的中国人早日摆脱罪大恶极的中共,不要同流合污、不要为中共做陪葬!!!'
大纪元网友

'共产党!千刀万剐都死有余辜!所有替共产党卖命的,公检法警察派出所,胡温江大蛤蟆及其亲信们,你们全不得好死!你们的后代也都没有好下场!对 这群人类史上从来没见过人兽群体说什么都没用!就是杀!杀!杀!'
大纪元网友

'心在颤抖,泪水直流,对共产党的邪恶目瞪口呆!!!对当权者的心肠之冷酷歹毒惊诧的无以言表!!!自作孽,不可活也!天灭中共!!!'
大纪元网友

'请将这篇文章连接在高智晟名下或栏目,在搜索时方便搜索,不然很难看到。谢谢!

'
大纪元网友

'我曾是大陆警官,我告诉大家高律师所述完全属实,在中国每个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都养了一批这样的流氓,它们是公安局的台拄子,没有 流氓就没有共产党,共产党是世界上最下流,最无耻,最凶恶,最残忍最该死的流氓.它们用这种方法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再去欺骗百姓说[他们都不 练了]党不让它们相信[报应]可一个个在[死],这使一些警察十分恐惧,到处找人算命.一位同事对我说[怎么成天总是迷迷澄澄的,总听见一 个声音说,[死了吧,死了吧].'
大纪元网友

'共党靠流氓起家,靠流氓维持统治,哪个公安局都有一帮流氓,它们没有一点人性,老天已经开眼了,它们的死期快到了,善良的人们一起来想,[苍天 有眼,让它们快点遭报吧.]'
大纪元网友

'大纪元网友,美国

美国政府应该给高智晟律师此特殊签证! !! 请大家呼吁美国政府给高智晟律师此特殊签证!!! (附件:加拿大移民部特许 中国记者姜维平抵加)

大纪元网友

'很感概地说一句,像高智晟这样一个正值勇敢的律师,真的没有多少个,据我周知认识的周围的人,至少有一半是:我只关心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儿女,别 人的事,国家大事与我无关,我不关心也不感兴趣。'
大纪元网友

'将来要把参与迫害的所有邪恶恶警统统抓出来枪毙!!!'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请您记住:神与您同在!我们支持您.正义必胜,邪恶必败.中共必灭!'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神与我们同在。支持可敬的高智晟律师!'
大纪元网友

'打倒中国共产党!解放全中国!'
大纪元网友

'朋友们,英文版本有了,大家该行动了。那位朋友能提供世界国家首脑的通讯地址或传真,快快行动营救高律师,他的这骗文章是在2007年11月 的,现在他人在哪里?他的家人如何?十万火急!!!

'
大纪元网友

'难道那些警察不是父母生的吗?怎么没一点人性'
大纪元网友

'这是人间么?太可怕了,上帝啊!快救救高律师,救救法轮功学员,救救中国人民吧!'
大纪元网友

'法轮功弟子李雪儿援助高律师;

高律师这篇文章最伟大的地方是;面临生死关头,高律师没有出卖法轮功!不放弃维护天理良知!他没有在承受极度痛苦中把自己压倒,而是带给很多人光 明和希望,就象身处黑暗中,坚定的信念之光让很多人找到生命的出口,精神为之震撼。

所以那种悲伤的回忆记叙文字,就转化为一种正信的可贵,令人感动的共鸣。面对邪党残酷迫害中的痛苦,高律师承受之余;让人们一定要了解真相;不能 对邪党报有任何幻想,提示大家珍惜机缘;珍贵的东西在我们生命中是不能忽略的!每个人都应该仔细思考自己生命的价值,广传[九评],尽快[三退] 远离邪党,才能脱离灾难,对我们的人生太重要了。

'
大纪元网友

'共匪走到头了,罪孽呀。'
大纪元网友

'严肃面对人类历史中这几年的事件,记取教训,停止并解体这邪恶的共产党,让所有的百姓回复人类应有的生活状态.

那些执行凶恶残暴无人性的坏人们是该现世现报,警示其他目前还在作恶多端的坏人们,再不悔改,是没有机会了.'
大纪元网友

'如此邪恶的一个政权,一个独裁的党,能够让其存在下去,天理不容!然而,你不打它是不会倒的!打倒共产党,营救高志晟!保卫高志晟就是保卫自 己!怒吼!起来!打倒中国共产党!解放全中国! 卜平 2009.2.13'
大纪元网友

' 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公民,我自认为清楚我们那块国土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些被刻意美化的脓疮,被深深掩藏的丑恶是如此的骇人听闻却又是如 此的真实和沉重。每读过告智晟律师的文字都不能用心疼或心碎来形容,这些文字的深远意义在于展示了大多数中国人看不到的黑暗:在共党时时标榜的所 谓和谐社会里,正上演着大跃进文革时代上演的那些惨无人道将人变鬼的血腥故事,向世人揭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国度的血淋淋场面。国人从此要永远感谢 伟大的高律师,因为在那么多有相同经历的国人中,只有他一人敢于站出来讲真话控诉着人类史上没有过的罪恶,并将对中共暴政丑恶行径的愤怒控诉化成 了传世千古的文字,任何对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利益集团的说教和幻想从此变得苍白无力且虚伪无耻,也正应了一位著名海外学者的那句话-为了走出黑 暗,必须控诉黑暗。

'
大纪元网友

'这才叫做"卑鄙技俩"!!! '
大纪元网友

'我是中共培养成的,但中共变到这样没有人性,叫人恶心.天将灭中共!'
大纪元网友

'呼吁国际社会动用所有渠道,紧急营救高律师脱离虎口,远离狼窝来到西方世界。救出高律师,等于救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大纪元网友

'千年易过,共产党的罪孽难消'
大纪元网友

'我们永远支持高律师!他是中国的良知!他是中国人权问题的一个伟大的先驱者。

'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律师被非法关押129天后(中共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高律师判三年,缓期五年执行),通过录音电话,由胡佳向外部世界发布了被迫害 的简单经过:其中被拷住双手的时间是600多小时,被固定在特制的铁椅子上是590多小时,被左右双向强光灯照射的时间是590多小时,被强制盘 腿坐在地板上"反思罪过"的时间是800小时左右,被强制擦铺板的次数为385次。

在高智晟律师被关押的过程中,中共邪党的流氓打手公开殴打高智晟的夫人耿合以及十几岁的女儿,妄想以此来胁迫高律师就范,但高智晟择善固执,没有 妥协,以特有的侠义精神(《神与我们并肩作战》)笑傲中共邪党整部国家暴力机器对其的残酷迫害。其人格之圣洁、高贵、勇敢凸显。'
大纪元网友

'应该记下来每一个执行者,残暴的凶手最终应该绳之以法。请每一个知情人把那些打手的名字公布于众。'
大纪元网友

'国民党与共产党打了五六十年的交道,在蒋的日记里就记载过说共匪毫无诚信而言,人格禽兽以下。真是如网友所言看到中共的做为终于刻骨铭心地理解 了国民党为什么提出"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的决心了。 '
大纪元网友

' 我相信高律师写的全是真的,而且实际上的惨烈程度远远不止于此。从胡瘟上台以来中国政治进一步滑坡和演变:在对各种维权活动与维权人士的镇压当中, 中国政府不仅使用严厉的政治暴力,还大量借助黑社会组织与使用黑社会暴力手段。

早在90年代末期,中国政治已经出现了三大同步发生的变化,即政府行为黑社会化、公共权力的私人化、政治暴力的合法化与普遍化。

不断被政府武力镇压的各地大规模群体事件、各地地方政府借助黑社会组织强拆民居事件、以及在农村强行圈占农民耕地事件等、都是政府借助黑社会组织 与使用黑社会暴力手段的集中表现。'
大纪元网友

'行动最重要!赶快把高智晟律师一家就出来才是真的,这样的折磨能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大家团结起来行动,物资上帮助,能说上话的说话,不论以任 何方式。耿和呀耿和,你怎么这么好,女性的楷模。高律师夫妇真是在用行动说话,伟大的人格,高贵的灵魂,亿万人的榜样,任何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
大纪元网友

'黑夜中的一道闪电!考问着整个人类的良知.'
大纪元网友

'黑夜中的一道闪电!'
大纪元网友

'大家都行动起来,将这篇文章翻译成各国语言,然后寄给各国政府机构和人权组织。我们能帮助高律师的途径就是曝光共匪的邪恶。争取让高律师获得今 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只有这样,才能让高律师从共匪的虎口脱险,也只有这样,才是对高律师、以及所有正义维权者的支持。同时让全世界认清共匪花言巧 语背后的邪恶。'
大纪元网友

'谁能将高律师的这篇文章翻译成英文?我要将这篇文章拿到我所在国家的政府去,让外国政府知道这些正在中国发生的人间惨案.也要让外国政府知道中 共光辉外表后面所隐藏的难以置信的邪恶.也要给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和人民敲一个警钟:是继续只顾贸易利益的与狼(匪)共舞,还是带着良心做生意. 如果带着良心与中国(并非中共)做生意,就不能不维护普通中国人的最基本尊严和人权.否则,就是在助纣为虐、助匪(共匪)为虐。'
大纪元网友

'天灭变态流氓中共!天佑高智晟大律师!胡温二人,别再继续受流氓中共的污染了!安排高智晟家人溜出国外吧。胡温呀!中共流氓大王的位子,比垃 圾、大便、口痰还要臭和肮脏几十倍几百倍,不要也罢!不要也罢!'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这篇血泪的控诉;应该尽快翻译成多语种,让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国际人权组织、宗教团体、全世界各国政府、议会、各中英文媒体、各中英文网 站、各大专院校了解真相,看看红潮谎言的背后,隐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罪恶,邪党各种人权迫害,已让广大中国大陆同胞步履维艰,挣扎在水深火热之 中。

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不分肤色、不分语言、为了普世价值,为了维护宇宙真理,为了替天行道,让我们匡扶人间正义,让我们心手相连,勇敢的站出来!制 止中共邪恶迫害好人!还中华民族文明、灿烂辉煌的神传文化和祥和的礼仪风范。因为这才是炎黄子孙要过的日子,绝不是要邪党对人民全面专政的党文化 强行洗脑再加迫害的黑暗生活!邪党违天意必遭天灭!所有追随邪党行恶的魔鬼一定下无生之门!不得好死!

'
大纪元网友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必报!报时,一个也跑不掉!'
大纪元网友

'主要还是人民没觉醒,要是把这则讯息贴在youtube你看看会有多少愚民在那高喊爱国主义却大骂你们这些人为反华份子,我看共匪真的没救了'
大纪元网友

'邪恶的共产邪党,神会清算你们的,,,天灭中共,,高律师你太伟大了,,你是中国人的自豪。敬佩你。。'
大纪元网友

'共党现在的代理人胡温,你们这些作秀的家伙!!!如此黑暗、暴虐、无耻、残忍、令人恶心的作为,你们哪里去了???你们本来出身平民,却在最高 位上只知作秀,愚弄人民,你们跟江大蛤蟆有何区别???要让胡温知道这几段残暴无耻的行径。要让世界上的领袖们知道这反人类罪,要让那些恶警受到 应有的惩罚,要凌迟这帮王八蛋。操你奶奶的中国共党。高律师,我心中的神灵。

2009年,中共邪恶团体,窃国党徒们的灭亡之年。大家都要踊跃三退啊!!!'
大纪元网友

'看到中共的所作所为,我理解当年剿灭中共的国民党为什么提出"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个"了。象中共这样邪恶的组织必须剿灭!'
大纪元网友

'简直是气死我了!忍不住,我今天这是第三遍看这文章了!'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神佑高智晟!!!'
大纪元网友

'共产党早晚各个下地狱的东西~别看现在闹得凶~都还不清所作的恶~

'
大纪元网友

'我看很有可能,中共素来爱用这套。两手策略!高律师别被欺骗。'
大纪元网友

'让共产党流氓邪魔在世间撒野,全世界的人类都应该为此羞耻。国际声援、美国国会与白宫关注的高智晟律师尚且如此被折磨灵魂,法轮功学员呢?他们 的遭遇令我不敢再想,又不能不想...。这绝对是人类全体--包括我个人在内,永恒生命的羞耻一页。 神!请乞怜我们,帮助我们,制止这一切对人类的羞耻、对神明的亵渎、对天地的玷污。

高律师,我将把您这封信,发给台湾的律师同道!

台湾啊,还有哪些共产党的"好朋友"!?

默许你们为利益与中共同道,是我对不起你们,是你们对不起自己...

老天爷!!救救我们!

台湾的炎黄子孙'
大纪元网友

'令人震惊的酷刑折磨!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想象,邪党不灭,天理难容!!国人啊,"九评"说的是千真万确啊!快快退出吧....'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中华民族的灵魂。大难中,一个崇高的伟人站起来了!

中国伪政府的所作所为,一定会受到上天最严厉的惩罚!您的付出不会没有回报的!'
大纪元网友

'中共这个恶贯满盈的无赖。它的罪行恶贯满穹宇!全世界人快快行动起来,结束这个21世纪的罪恶!'
大纪元网友

'建议这篇高智晟的文章放在网上时间长一些,让更多人看到。能译为多种外文更好。应送交联合国及各国政府和议会!'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 请永远记牢 神与我们并肩作战'
大纪元网友

'这就是万恶的一党专政之黑暗!在中共的一党专政下,有些人变成了凶残的野兽——中共的打手!'
大纪元网友

'让全世界正义的人民都来谴责中共的兽行,让这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无葬身之地。'
大纪元网友

'团结起来给中共这个凶狠残暴、不知羞耻的独裁恶魔一个说法"打倒共产党"!'
大纪元网友

'哪位能快快转联合国吗?不能让高律师再这样被

折磨下去了!刚才读文章时感觉心在流血般的难受。

谁有能力援救,还请出手相助。

另外,我想很多有意要推翻邪共的有识之士们,

请您们不要再讨论更多的了,时机是不是成熟了呢?

需要我的身躯,我愿意拿出来。但是我需要您们对我们

承诺:您们会善待我们的子孙!而不会象这魔鬼一样!

那些做恶的流氓恶棍们,我个人不想看到你们将来受死的样子,

所以还是奉劝你们赶紧收手,没有谁会保护你们,而只要你们

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才能。那个恶党会保护你们吗?啊!?

社会的渣子是没有人珍惜的,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我会给那些还死不悔改的人渣制造绞刑架,看着吧。'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

您受苦了!

将来的每个人都要感谢您今天的付出!您的今天的伟大是您永永远远的伟大。

在这条为期不远的路上,您已经为您自己创造了辉煌!

过程中是锤炼,是成就的经历。

了不起,尊敬的高律师!'
大纪元网友

'这些灭绝人性的东西,天理难容啊!是谁在背后撑腰?一定要清算!'
大纪元网友

'我相信这篇报告是真实的,中国的人权律师都没法维护自已的人权,天哪,中国人民该怎么办呢?'
大纪元网友

'作为北京人,我相信高智晟的描述是真的。应当将那些流氓打手"人肉搜索"出来,但不要声张,以防被灭口。要让他们说出谁在背后指使,要一窝端, 为将来国际法庭审判提供证据。'
大纪元网友

'这样的邪恶, 中国要遭大难了。 老天有眼。赶紧告诉亲戚朋友,退出黑手党中共。免得被牵连。 这里面还说有的警察的什么官对高先生态度还好。他真的没法制止那些暴行吗?在权力位子上的人如果不惩治那些凶手,那还不是一样的罪恶? '
大纪元网友

'快译成英文、法文,拿到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去。'
大纪元网友

'心里留着血,看完这篇文章,想起自己在中国劳教所被酷刑折磨的黑暗的日日夜夜,其目的是让我放弃信仰,邪恶之极啊!他们已经禽兽不如,神佛有 眼,报应立现!让阴谋的策划者和执行者恶报,下十八层地狱。以彰显天理。'
大纪元网友

'逆天道而行就是助纣为虐!所有帮助中共干了邪恶坏事,猪狗不如,禽兽不如,该遭恶报!!!五脏腐烂!!!尸骨不全!!!天打雷劈!!!'
大纪元网友

'2009中共必亡'
大纪元网友

'请哪位朋友翻译成英文,发到全世界每个角落,各国的首脑要必须知道。不要与魔鬼为伍,没有好果子吃,别害了各方百姓。

这位朋友的主意很不错,我们很多被迫害的案例应该全部翻译出来,中共的骗人伎俩、祸害好人的滔天罪行,一定让西方世界震惊!!!全民反迫害到时候 了!!!'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你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你是神州大地的巨人!妖魔的下流技俩,污染不了你光辉的亮节!你的头仍然是高贵的,你的灵魂仍然是圣洁的!

你所做的一切是替天行道,天佑你!好好保重,活下去!你会看到你一切的付出和承受不会白做!!!

'
大纪元网友

'建议高律师将虐待他的那些狗警的资料送交中国过渡政府,然后由渡府依据国际相关法律来审判,最后交给国内的特别行动小组来执行。'
大纪元网友

'珍爱生命,远离共匪!共匪的邪恶是我们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口口声声喊着"为人民服务""伟大、光荣、正确",背地里干着最残暴、最无耻、最 没有人性、最见不得人的坏事。我终于知道共匪为什么一定要封网和控制媒体的原因。因为,邪恶总是害怕曝光的。共党确实是"好事说尽,坏事做绝"的 邪教。希望高律师的这篇文章能被翻译成英文,递交给联合国人权组织及各国政府。对邪恶的纵容,就是对良善的犯罪。我此刻深深感受到共匪那"五彩斑 斓的光辉"下所隐藏的"暗无天日的黑暗"。哪怕我们没有力量改变中共这个庞大的邪教组织,但是,我们可以改变我们自己——珍爱生命,远离共匪!退 出中共邪教组织!希望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尽快的退出中共邪教组织。希望那些因为我们的懦弱和冷漠而遭受共匪迫害和折磨的同胞们,能因我们告别 "助纣为虐"和"漠不关心"的无知和无奈,在退跨中共的过程时免受共匪那非人的折磨。'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敬佩您伟大的人品,好好保重,神与你同在!!!天灭中共!!!这些小鬼遭恶报的时间指日可待,一定要健康的活着,气死他们!!!' italy'
大纪元网友

'真的恐怖啊.想不到有这么残忍的共匪'
大纪元网友

'请哪位朋友翻译成英文,发到全世界每个角落,各国的首脑要必须知道。不要与魔鬼为伍,没有好果子吃,别害了各方百姓。'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敬佩您伟大的人品,好好保重,神与你同在!!!天灭中共!!!这些小鬼造恶报的时日指日可待,一定要健康的活着,气死他们!!!'
大纪元网友

'这些中共之走狗必遭恶报'
大纪元网友

'这帮害人之畜生即将在无休止的加倍偿还所欠下的一切罪恶'
大纪元网友

'这种罪恶必须让全世界的人、让全世界的政府都知道!谢谢贵报对维护中国人人权作

出的不懈努力。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
大纪元网友

'如此惨裂的酷刑旷古未闻!足令天地惊,鬼神啼!专门针对人类繁衍的部位施刑,中共这样的"与时俱进'的酷刑还有丝毫人味吗?当年纳萃集中营内的 魔鬼与之相比,其酷刑也望尘莫及。强烈要求联合国向吉尼斯世界推荐为酷刑之最!

向高智晟先生致以崇高的敬意!'
大纪元网友

'看完您的文章,深深的表示敬意!高律师您的情操及忍辱之心大令人敬佩! 善恶有报! 为恶之徒赶紧回头是岸.报应不假阿!

'
大纪元网友

'全国人民总动员,一定查到残害高律师的杂种的住址,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大纪元网友

'一定要找到害高律师的狗杂种,不然他死,让他的家人残,让他瘫。'
大纪元网友

'李雪儿心里话;

助纣为虐的邪恶之徒们,不断地恶报马上就来!几天时间内;王、江5个畜牲不如的鬼魅现世现报!!!

所有深受中共其害的中国人,大家帮助广传[九评]和三退,远离邪恶得平安,脱离灾难出危城,这是和平解体流氓中共最快有效的方式。中共邪党柏林墙 倒塌指日可待!!!

高律师保重身体!神与你同在!全球正义人士支持你!一定有还原历史真相那一天!为期不远了!'
大纪元网友

'有谁认识对高律师下手的狱警,禽兽,联合起来,暗杀,必须暗杀,等着吧。'
大纪元网友

'狗杂种,共匪警犬,高智晟害过你吗? 你这是为什么 ?大家快来救救高律师,他是个好人哪!'
大纪元网友

'我们全家的心都在流血!时机一到,我们会让狗日的死无葬身之地!'
大纪元网友

'要想办法尽快救出高智晟先生,刻不容缓!让我们一起为他祈祷。'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先生,神与你同在!'
大纪元网友

'不要相信胡温的表演了,他们若是为了中国人民,就应该还权于民,实现民主宪政。毛杀人如麻,还要人们崇拜他是救世主,表演功夫旷世无双,胡温的 表演远远不及,还有人迷恋!可悲!'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乱世的英杰,我们会齐心合力灭掉这帮人渣畜生,还神州华夏一个清朗盛平的时间。

这帮畜生死期已经在眼前了。'
大纪元网友

'伤心、流泪、悲愤、怒吼...都不足以表达任何一个正义人士的心情,救救高智晟,救救中国的良心,救救我们的英雄!救救中国民主的希望!天理何 在???这世界不该是这样的?!!!这是中国吗?这是地狱!'
大纪元网友

'我已没有了泪,为高律师的良心,为受酷刑的法轮功,为中华民族'
大纪元网友

'不要相信胡温的表演了,他们若是为了中国人民,就应该还权于民,实现民主宪政。毛杀人如麻,还要人们崇拜他是救世主,表演功夫旷世无双,胡温的 表演远远不及,还有人迷恋!可悲!'
大纪元网友

'我是法轮功弟子,在劳教所所受的酷刑不逊于高律师的遭遇,中共真的就是这样反人类的,也是真的这样犯下酷刑罪的。

弟子为的是信仰,高律师为的是良心。我不为高律师妥协而羞,只为高律师在如此没有人性的酷刑前没有出卖法轮功,没有出卖自己的灵魂,没有出卖真 理,而荣

为耿和的信任和坚强而敬佩

为天灭中共的到来而希望'
大纪元网友

'操你八辈祖宗共产党!操你们家没长牙的女人,国安处(生)!'
大纪元网友

'

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共产党就是流氓党,是全世界最残暴,最恶毒,最没人性的流氓党,让我们团结起来打倒共产党,打倒共产党。'
大纪元网友

'中共把许多的国人变成的魔鬼,唯有自省,唾弃中共,才有找回人性的希望。'
大纪元网友

'我要杀了那几个北京人渣!哪位知情请提供一下姓名,住址我来找!先杀其后代和老婆,再杀这几个王八!我要做杨佳!'
大纪元网友

'人世间还有比共党更野蛮更卑鄙更无耻的吗?没有,除了魔鬼!不,共党比魔鬼都更血腥更心狠手辣!'
大纪元网友

'高先生,你遇上的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的,一看就知道了!'
大纪元网友

'请把愤怒、仇恨、勇气、智慧和力量统统集中到一点上去,那就是"传九退三"!传播"九评",退党、退团、退队,退出邪党!这是一条最正、最直 接、最有效解体中共邪党之路!是损失最少、代价最小之神灭中共邪党之路!

杨佳可爱、可敬!但我一点也不赞赏他把自己的血肉之躯,一条鲜活的宝贵生命,与邪恶的败类们同归于尽!此举太沉重了,代价太大了!太不值得了!

朋友们,亲人们!请记住(并请实践!):"传九退三"是一条最正、最直接、最有效解体中共邪党之路!是尽一切可能抢救邪党中还可救度的生命的一条 损失最少、代价最小的神灭中共邪党之路!

无论中共邪党及其邪恶之徒继续多么疯狂、多么流氓、多么无赖、多么无耻,也决不会逃脱天灭、神灭之结果!近五千万民众已经退出邪党,继续退它个胆 颤心惊!继续退它个心惊肉跳!天灭中共最终在人间的全面展现就在眼前!!!

'
大纪元网友

'认同共产党的兽行的,将一同下地狱!高智晟伟大的人格不会受辱,高智晟的付出不会白费,让我们一起见证神的到来吧!只因炼法轮功我也曾被恶警折 磨羞辱,一直关注着还处危难的高智晟,看了这个非常心痛'
大纪元网友

'操他妈的。我也受到过欺负。打到共产党。。。

我永远支持你,只要你振臂一呼,我就会出来。。。'
大纪元网友

'一群残无人道的畜生!指示和包庇这群畜生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上天一定会惩罚他们及他们的子孙后代!祝高律师身强力壮.健康永生'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我们都支持你!奥巴马就职演说讲;二十世纪取得了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斗争的决定性的胜利.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是民主.自由.人 权.宪政.当今中国走的是;经济上资本主义,政治上独裁专制.中国共产党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原因很简单,怕失去手中的权利,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最 大的私心.它不是立党为公,而是立党谋私.其执政地位受到空前的挑战.

江北一缺 欢迎与我联系 E- mail;hygsdhy@126.com'
大纪元网友

'天哪!天哪!谁把地狱搬到了人间?泪已尽,心流血,老天开开眼,救救中国吧!'
大纪元网友

'杀共产党!杀共产党!杀共产党!!!'
大纪元网友

'邪恶中共不灭,天理不容!!!!!'
大纪元网友

'共产党,你这个进化不完全的生命体,基因突变的外星人, 幼稚园程度的小学生,先天蒙古症的青蛙头, 圣母峰雪人的弃婴,化粪池堵塞的凶手, 非洲人搞上黑猪的后裔,阴阳失调的黑猩猩, 被诺亚方舟压过的河马,新火山喷发口, 超大无耻传声扩音喇叭,爱斯基摩人的耻辱, 和蟑螂共存活的超个体,生命力腐烂的半植物, 会发出臭味的垃圾人,"唾弃"名词的源头, 每天退化三次的恐龙,人类历史上最强的废材, 上帝失手摔下来的旧洗衣机,能思考的无脑袋生物, 损毁亚洲同胞名声的祸害,祖先为之蒙羞的子孙, 沉积千年的腐植质,科学家也不敢研究的原始物种, 宇宙毁灭必备的原料,连半兽人都瞧不起你的全兽人, 10倍石油浓度的沉积原料,被毁容的麦当劳叔叔, 像你这种可恶的家伙 只能演电视剧里的一陀粪, 比不上路边被狗洒过尿的口香糖, 连如花都美你10倍以上, 找女朋友得去动物园甚至要离开地球, 想要自杀只会有人劝你不要留下尸体以免污染环境, 你摸过的键盘上连阿米吧原虫都活不下去, 喷出来的口水比SARS还致命, 装可爱的话可以瞬间解决人口膨胀的问题, 耍酷装美的话人类就只得用无性生殖, 白痴可以当你的老师,智障都可以教你说人话, 只要你抬头臭氧层就会破洞 要移民火星是为了要离开你, 如果你的丑陋可以发电的话全世界的核电厂都可以停摆, 去打仗的话子弹飞弹会忍不住向你飞, 手榴弹看到你会自爆, 别人要开飞机去撞双子星才行而你只要跳伞就有同样的威力, 你去过的名胜全部变古迹,你去过的古迹会变成历史, 18辈子都没干好事才会遇到你,连丢进太阳都嫌不够环保'
大纪元网友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毫无人性的打手们,人民迟早要与你们清算的。'
大纪元网友

'这是共产党的本性,突破一切人类的良知底线。

所有有良知的人们都不应再称"共产党人"为"人"了,甚至称它们为"兽",让人觉得都会侮辱了"兽"类们。'
大纪元网友

'尊敬的高律师:

不管怎么样,你是伟大的,你有高尚的品格,我们支持你。那些畜生对你的摧残,只能说明您的伟大与坚强。

一个姓王,一个姓江,不管怎么样,你们一定会生不如死,你们一定会全家遭报.'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看到你所受到的酷刑,我就好像看到我正在受迫害的同修;还没有退出中共组织的人们啊!快一点三退保命.不要做中共的陪葬.'
大纪元网友

'比黑社会还黑还下流更残忍,我的心在滴血,国人啊,你们在哪里,为什么还在沉默?!高律师的最后一句话说的对啊,是大家纵容了邪恶,它们才敢为 所欲为,干出最暴虐的事来。'
大纪元网友

'太残忍了,超乎人的承受力,万恶的邪教在无情的毁灭着中华民族的最后一点精血之气,期盼这一切罪恶尽快结束,希望上天佑护高智晟平安。'
大纪元网友

'记住!永远都不要放过这些恶警以及他们全家。有一天我们也要用同样的恐怖与残忍报应到这些邪党恶警的身上,绝不宽恕!'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神佑高智晟!'
大纪元网友

'那些迫害大法的人在不久的将来马上就会得抱应的现事现报马上就到等着吧。'
大纪元网友

'我完全相信高智晟律师说的话,中共什么恶事都能干出来,世间没有比中共更邪恶的组织了。——中国一律师'
大纪元网友

'极度的震惊和愤怒,难以置信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流氓无赖的国度,那些恶警打手们简直比最冷血的畜生还不如!!!中国的出路在哪里??中国的希望 在哪里?十几亿被强权绑架的灵魂何时得以救赎??我坚信,天灭中共的那一天,一切鬼魅魍魉都会被清算的,你们一个跑不掉!!!!'
大纪元网友

'剿灭共匪这群魔鬼,把中国人救过来做一个人'
大纪元网友

'组织暗杀队,学习民国革命党,对匪共流氓进行暗杀活动,杀一儆百'
大纪元网友

'共产党无恶不作,刘少奇都能被迫害死[刘少奇也是集凶手与被迫害者于一身],这帮恶警王八犊子,我在心里已把你们杀死无数回,共产党在2009 年必亡!!! '
大纪元网友

'……在这五十多天中间,还发生了一些为人类政府记录史所不耻的肮脏过程……[我想我能猜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人类最难听的骂人话无不与生殖 行为有关。我想最令人不耻的肮脏过程也是一样。让这些鬼都不如的东西来个现世报吧!]'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万岁!高智晟万岁!!高智晟万岁!!!'
大纪元网友

'共产党太流氓了, 太没有人性了, 打倒共产党!打倒共产党!!共产党!!!

一定要打倒邪恶的共产党!!!!!'
大纪元网友

'这是不是真的啊.我这么觉的是在听远古的恐怖神话.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真有这事吗,假如是真的,联合国就应该管因为这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 罪.此罪侵害客体是人类文明的底线.犯罪者是要上绞架的,假如联合国不敢管,中国过渡政府就得管否则就是一群卖嘴的.中国过渡政府依国际法组成特 别法庭先判了这帮丫操的.形成判例.由国内人执行.还要反了这帮人面兽行的东西不成.仅此向高律师表示我的愤怒并骂一句狗杂种们你们就狂吧也不怕 龙(人民)抓了你个杂种们.气死我啦.'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万岁!'
大纪元网友

'请国际社会马上出面--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的心在流血,因为我也坐过牢.'
大纪元网友

'这是不是真的.2007年11月发生的事为什么今天才披露.我这么觉的是在讲远古的神话.假如这是真事那就肯定是彻头彻尾的反人类罪.联合国就 应该管.联合国不敢管.中国过渡政府就要管.组成特别法庭管那丫操的.否则中国过渡政府就是一帮卖嘴的.你依法判了.由民间执行.还要反了这群人 面兽行的家伙.'
大纪元网友

'那些行恶的人,因为没有发现周围蕴藏的反抗而心存侥幸,但是,正义会以他们无法预料的坚定和能量在他们无法预料的时候将他们彻底消灭。残害高律 师的人自以为只要抱紧共党,拴上共党就可以为所欲为,逃脱追惩,其实,他们这种低劣的打手往往会被共党在需要时秘密灭口,这几位其实早已被内部锁 定,根据其罪行的性质,被灭口是迟早的事。'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一身正气凛然,是中国人民的骄傲,让全世界人民都来看看吧,这就是比法西斯还法西斯的中共暴政,魔鬼将一个正义律师折磨到如此地步,天地 难容,独裁中共是中国人民的灾难,为了自己与子孙后代的幸福,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加入到三退大潮中去,彻底地推翻中共的暴政 。 '
大纪元网友

'令人发指.没有人性.猪狗不如的恶警.'
大纪元网友

'建议中国过渡政府未雨绸缪,及早开通大陆公民控诉中共邪教犯罪集团成员侵犯公民权利个案的举报通道,公布相关罪犯个人信息,并相机出台惩治中共 邪教犯罪集团罪犯的相关法案.'
大纪元网友

'看了此文,义愤填膺。过去毛泽东时代是封建社会主义,现在中共实行的是法西斯社会主义,比蒋介石时代更残暴的多。 全世界人民联合起来,紧急行动,推翻中共法西斯政权!'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大纪元网友

'从上到下迫害、酷刑折磨高律师的都是魔鬼,将在千百倍大于施加给高律师的痛苦中被层层形神全灭!!!'
大纪元网友

'我流下了眼泪。中共不下地狱还有天理吗?'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啊高律师,世界啊世界,心在滴血,心在滴血.....'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让这些共产邪党的恶徒们马上遭到恶报!!!!

'
大纪元网友

'看完这篇文章,心里的愤怒无以言表,也想灭了那些恶棍的九族,但仔细想想,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和这些恶棍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推九评,这是让共产党倒台的最平和的方式,只有共产党倒台,那些恶棍也就没有了依附的邪恶力量了,那时自然有法律来处置他们, 不是,是"它们"!'
大纪元网友

'虐待高律师的肯定是地狱里的小鬼转世,根本不是人。'
大纪元网友

'能敦促国际社会救高律师出国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大纪元网友

'李雪儿心里话;应该把高律师这篇文章送到现场直播,曝光罪恶!制止罪恶!呼吁停止迫害高律师!停止迫害虐杀法轮功学员!停止对所有中国民众的犯 罪!

时间不等人,还有不到两个小时。网址:http://www.un.org/webcast/unhrc/index.asp

瑞士日内瓦时间:9:00am - 12:00 am 北京时间 2:00am - 5:00 am

议程:11th Plenary Meeting

Review of China

请大家注意您当地的时间。

观看这个线上直播节目请先安装real player播放软件

【快讯】联合国现场直播中国人权普审

http://www.liangzhi.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563:2009-02-09-06-01-28&catid=35:2008-10-17-07-24-01&Itemid=92'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加油 共产党的流氓本性无法用人类语言来描述'
大纪元网友

'李雪儿心里话;高律师---舍身取义、善良高尚的人品让人敬慕。多年来,高智晟律师为上访民众、法轮功学员、失地农民及受到当局迫害的异议人士 提供法律援助。

二零零五年十月以来,高智晟三次发表致中国领导人的长篇公开信,向外界详细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令人发指的罪恶,呼吁当局必须立即停止这场酷刑 的血腥镇压,并公开发表退党声明,在海内外引起巨大反响。随后,高律师被中共当局勒令关闭律师事务所,并受到严密监视。二零零六年八月高律师遭警 方拘留,九月二十一号遭正式逮捕。

流氓中共是一个以国家权力为依附的犯罪集团,用暴力夺取政权,再用暴力维护邪恶统治,已经穷途末路,邪恶中共仍然干着不为人齿的罪恶勾当,从上到 下的专制机构一条黑线贯穿着对所有的中国底层民众大耍流氓。苍天有眼!万恶中共灭亡就在眼前!血腥罪恶一定要偿还!

'
大纪元网友

'没有人性!!! 天灭中共, 是必然!!! 中国人变到这样, 全拜`中共'的功劳!!! 觉醒吧, 中国人! 不要再让`中共'肆虐我们中华大地和人民!!! Frank, Singapore.'
大纪元网友

'我记住了其中一个姓王,一个姓江。别让我知道你是谁。我会一个一个消灭你们这些恶警。让你们全家偿还。灭你们九族!'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天灭中共!'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先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中国共产党是流氓诬赖组成的集团组织,它们集阴,毒,损,坏,赖为一身,无恶不做,它们是中国人的克星灾星.中 国人唯有认清它们邪恶的变态的本质有勇气像个人似的站直了(不能遇事就卼下乞求),用中国人的智慧自救,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外界,只有自助老天才 助,只有自佑苍天才保佑.如果不懂得自救,只能是听天由命,使其自生自灭了.'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您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脊梁﹗神与您并肩作战﹗邪恶之徒必遭天灭﹗恶报子子孙孙。。。。'
大纪元网友

'"人在做,天在看",那些作恶的人是会得到报应的,千百万善良的人与您同在。'
大纪元网友

'共产党这个魔鬼杂种无情地剥夺了13亿中国人民的人权,使人民成了被它们任意剥削欺凌的奴隶。全国同胞,我们只有团结起彻底埋葬中国共产党,我 们才能实现民主自由。'
大纪元网友

'外界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我们一家苦不堪言,其实最苦的是我妻子耿和。我生性乐观,又是信主的人,即便被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时,痛苦亦仅止于皮肉。 装着神的心里确实满满实实地没有接纳痛苦的心理空间。'
大纪元网友

'Reading the honest words from the realistic hero, tears crush out, remembering the movie "The brave heart", proud of China has its own hero; From Gao's words, I feel the God, the holly, feel God is with us, just behind Gao, supporting his body and his strong spirit; the God creat the deepest emotion, the God did not give up China and its hero, did not give up Gao and his country----believe many wonderful issues will occur, for hero and the special country'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祝你永远与神佛同在,极乐常注,感天动地,早日走出邪恶的门。'
大纪元网友

'冤民们站起来,买枪点杀高官贪官。'
大纪元网友

'大丈夫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

高智晟先生不畏强权,固守正义和良知,无怨无悔。真乃大丈夫。

'
大纪元网友

'联合正义善良的人士与大陆的所有受压迫者,每周末向民众宣传共匪的暴政独裁血腥,答应民众推翻共产伪政权后给他们自由民主和平,以及免费福利医 疗养老,时日已久,溪水汇成河,达到全民皆兵,奇袭捣毁共产土匪的所有各级黑窝,瞬即成立各级民主政权,那时匪警和伪军队也来不及反抗变为中立甚 至倒戈,从而完成突尼斯的骨牌效应,共产马列土匪的权利又回到了正义善良的华夏儿女手中。学学革命党敢死队的林觉民: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时不待人,马上行动!----中华民主联邦齐鲁共和国烟台反共委员会'
大纪元网友

'发起全民散步运动的倡议

目标:散步扳倒共产党

口号:身体好共党倒

发起全民散步运动的倡议

目标:散步扳倒共产党

口号:身体好共党倒

问候语:你散步了吗

时间:每周二周六下午7:00-7:30

运动方式:每周固定时间任意地点全球华人外出散步半小时,以表达不满及抗议

优点:只限时间不限地点,无危险性,不用担心被拘捕,无后顾之忧

其他:根据情况增加临时散步时间'
大纪元网友

'高先生明确建议设立人权工作委员会、创办"人权报"、将来建立联省(邦)政体,以进一步推动和平转型。和平转型需要民众的觉醒,需要多种手段与 其斗智斗勇,近百年的世界历史就是我们的镜子,应该向历史学习向先辈学习如何迫使共产党退出历史舞台。不要幻想它自动退出的历史舞台,要给他全方 位的压力才能实现,希望各民主党派政治团体逐渐活跃起来,肩负起历史使命。'
大纪元网友

'催人泪下的文字,这是在向我们所有人呐喊和嘱托,是否可以触动所有应该被触动的神经?高先生的心声,相信同样是很多人的心声,行动起来吧,为了 炎黄子孙的明天!!!'
大纪元网友

'全国人民,全球人民行动起来,推翻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邪恶势力!'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律师,您是中国的良心,您为了正义与公理,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全家受尽了邪党的摧残与迫害。天理昭彰啊,善恶有报!您与神同 在,天灭中共邪党,天佑高智晟律师……'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了不起!!!'
大纪元网友

'在共匪的专制独裁下,此案仅仅是千千万万冤案之一,为了彻底杜绝冤案继续发生,应号召全国每一个网民都立即上网,每人一信,向联合国投诉中共的 反人类暴行,强烈要求联合国立即派出调查团来中国进行独立调查。若有上亿中国人的书面投诉,联合国还是置若罔闻的话,人民就只能拿起武器,以武力 抗暴了!先参加《中国人民反共救国暗杀团》,随时、随地、白天、黑夜,各自为阵,自觉的采取行动!共匪随即被包围在《中国人民反共救国暗杀团》的 汪洋大海之中,于是,共匪的退党大潮将瞬间风起云涌!其中罪大恶极者会纷纷出逃!人民将组织《追查国际》,即使这些匪徒逃往天涯海角,都终将被一 一捉拿归案,接受人民的审判!-个崭新的、民主、自由、法制、博爱的中国即将诞生。新政府由人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实行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 屋……。但这-切是永远也"等"不来的!它必须靠行动!不是嘴上的,也不是笔下的,而是手上的、真真实实的、立即的行功!!!!!'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神与您同在!全世界所有善良人支持您!正义必定战胜邪恶!

共产邪党流氓集团所有参与迫害好人的恶人必遭恶报!祸及子孙后代!'
大纪元网友

'苍天看见了吗?天神看见了吗?谁来保护高律师?中国的良心谁在看护??'
大纪元网友

'共匪必亡!高律师保重!我每天都精神上为你护航!'
大纪元网友

'做人做到这份上,值了!'
大纪元网友

' 真正的英雄!真正的伟人!正义律师的典范!保重!中国需要你!'
大纪元网友

'神佑高智晟律师!'
大纪元网友

'"谁要是在那个事情上相信了它,就注定会在这个事情上遭它的殃";现在我们还可以说, 谁要是在那个问题上从人性的角度考量或应对它,就注定在那个问题上碰壁. 不要和魔鬼赌气,也不要和它耍聪明. 老子曰,天地不仁,圣人亦不仁...

'
大纪元网友

'中共这个世界大恶棍有种,就应在向全世界开放的电视台上与贾甲先生和高智晟律师进行公开辩论。中共这个世界大流氓有种,就应与美国断交,发动战 争,决z一雌雄。中共这个世界大独裁者有种,就应断绝一切外资,与西方民主社会较量孰优孰劣。不要采用阿富汗塔里班匪徒对待美国俘虏的方式,背后 用最残忍无耻的伎魉摧垮高律师的身体和心理后迫使他上电视台上讲假话。

我们要理解高律师,凡是人,何况对于有尊严的高尚人格者来说,难以忍受中共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无耻的流氓用牙签刺生殖器及神经毒剂的等等折磨方式。

'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律师是法轮功学员最好的朋友,法轮功学员不会忘记所有帮助法轮功学员的正义律师。'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是手无寸铁的和平者,法轮功学员是手无寸铁的和平群体,中国的全国老百姓都是希望和平生活的人们,中共邪党为什么非要用暴力迫害和平的人 们,这就是中共邪党的"邪"。全人类都要清醒了,认清它,它就是反人类的撒旦恶魔。希望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们发出声音,真正为世界和平做点 实际的工作,否则,你们就是沽名钓誉的骗子,是对人类犯罪的人,你们应该把得到的奖金和证书退回去,因为你们不配这份工资(奖金)和工作证(获奖 证书)给予的职责,你们应该为自己不工作而感到羞耻。'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保重,保护好身体,将来路还长着呢。与共匪的斗争可能是长期的。对共匪来说,人不治天治。高律师是品格高尚的人。共匪中若能有高律师这样 的人才,才能有希望。可惜呀,共匪的体制决定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就注定了共匪的前途就是死亡。'
大纪元网友

'民族的儿子,中国的精英,伟大的英雄!为你赞叹,为你祝福,为你感动!'
大纪元网友

'黑色能量已将地球的若干角落成功打造成彻底的地狱, 群魔在此享受最后的疯狂晚宴, 无助的灵魂在此遭受史无前例的地狱寒风烈火的洗炼, 能忠于光明屹立不倒的灵魂, 无外于神圣勇士. 想当初耶苏所受之难, 恐未过于此; 则今日勇者秉持的光明, 信仰亦更胜昨天. 白于黑,光与暗,对照愈来愈显明,盲昧麻木的灵魂,迫开你的心眼,作出你的选择,发出你的呼声!'
大纪元网友

'1958-1961年饿死四千万中国人,中共撒谎,推卸责任说是自然灾害造成的,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的水灾,旱灾,自然灾害。中国最权威的气象水 文资料上记载着,这三年是建国以后最风调雨顺的时期,真正的原因在于毛泽东这个民贼独夫,要求全国及农村大炼钢铁,土炼钢铁,造成粮食大量减产, 同时伴随着浮夸风,粮食按同比例征收,农民连种粮都上交了,还是达不到征收标准,而且逃荒要饭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各村的出口通道都有民兵把守,所 以当时是一个村接一个村的人被活活饿死。越是亩产放卫星,亩产上万斤,吹得越厉害的农村地区,死得人也就越多,同时毛屠夫好大喜功还把粮食支援给 别得国家,同时又大量购买导弹,原子弹配件。这才是造成饿死这么多人真正原因!中共通过垄断新闻媒体编织谎言说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所以躲过了被推 翻的命运。所以现在想想,为什么这么大的灾难,中共都可以通过谎言来逃脱,还有什么中共的犯罪事实不可以用谎言来掩盖的呢!!!!正告中国人民, 只有认清中共,拿起各种武器推翻中共,才能迎来法制,民主,公正的新中国!!!'
大纪元网友

'眼见我可爱的祖国被邪魔荼毒,眼见暴政无处不在,眼见强加我们中华子民的户籍制度,使我还在祖国却连真正走出国门都不如;眼见大好河山被异类魔 鬼祸害的即使几代也无法抚平伤口,眼见我们的土地全部成为邪魔私产,竟然还以天价卖给我们,竟然还是70年使用权而已;眼见邪魔乱华过程中的凶 残、荒唐、淫乱和无耻;眼见中华千百年的教育大业被产业化、被扼杀于贪念之中;眼见千年中华文明的后代们被洗脑被折磨得形如无思想无意识的土狗一 般。中华同胞啊,华夏同胞啊,我们中华民族正经历自古未见的大劫难啊,我们祖先的文明、道德正被它们消灭殆尽,你们怎么还不觉醒,怎么还在安于被 奴役的现状,难道真要被邪魔亡国灭种你们才醒悟过来吗,难道真要被它们摧毁我们中华文明后再摧毁你们的精神和肉体才能醒悟吗。。。。昏睡百年,国 人渐已醒。。。。不要再昏睡了,拿起我们的武器,重新凝聚我们的民族力量,全中华同胞人人争先共戮此异域邪魔极其爪牙!!!'
大纪元网友

'不怕,中国人和世界不会忘记您和您的家人,大法弟子也不会忘记您和您的家人。大法弟子不与您公开交往,是担心更加连累您,虽然已经累及您,但天 道永存,善恶终有报!'
大纪元网友

'高先生,挺住!''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讲述了在公开信中提到的王玉环老人的故事。

为抗议当局的酷刑凌辱,王玉环开始绝食。当她绝食到第26天时,就必须送到医院去看去了,警察要抬着她走,被她拒绝。最后她提出了三个条件:第 一,所有看守所的警察必须列为两排站在走廊两边;第二,让所有的犯人和所有的大法弟子看着我出去;第三,我要唱着歌出去。26天的绝食,人连站都 站不起来,但当局答应了她的条件后,她开始往外走,一边走、一边就唱着《法轮大法好》这首歌!

高智晟说:"他们所经历的、以及他们的付出,没有一种坚忍高贵的人格,以及把这种自尊和信仰看作比金子还珍贵的这种意志和价值基础的话,你不可能 走过来,包括我高智晟,老虎凳上我能不能走过来?而他们是屡屡经过老虎凳!"

---------------------------------------

今天,高智晟律师也走过来了。

'
大纪元网友

'真心的希望那些海外和国内民运人士千万不要被中共流氓政权给和谐了!'
大纪元网友

'希望能些在海外的民运人士能把中华民族的命运放在首位!不要忘记当初的誓约,为了我们的中华民族能够成为真正的民主、自由国家而共同努力!纽约 一华人。'
大纪元网友

'伟大的人性来源于坚定的信仰,坚信正义的光辉一定会照耀生命,伟大的生命会有巨大的痛苦来成就,当某个时刻屹立在道德的顶端回望走过的历史,那 些苦难迫害什么都不是,只不过为了成就生命的伟大而产生的'
大纪元网友

'可贵而又可怜的中国人,由于广大的中国民众无视邪党当年对"法轮大法"的诽谤和对坚持"真、善、忍"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导致了迫害的不断升级, 助长了邪党恶灵的邪气,现在这股成了气候的恶势力,反过来又在迫害着广大的民众,目前很多被无端严重迫害的民众,最后无法收场的时候,直接被"法 轮功"就完事了。不支持善良的人,就是放弃了做人的根本,就是放纵邪恶,也就是与邪恶同流合污,最终将随同恶党一起被彻底销毁、下地狱。不管您曾 经有意无意的、或多或少的对大法或大法弟子有过什么不理解,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能得福报。'
大纪元网友

'人民律师高智晟是中国人民真正的,伟大的儿子!!!共匪去死吧!!!!现在见了共产党就有种杀人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大纪元网友

'和强盗讲理..那是我们的错..只有灭了他才是正确的...2012年12月21号,地狱之门向中共开放.请民众到中共市级委员会门口看中共灭 亡.'
大纪元网友

'全世界一切善良正直的人民都站在伟大律师高智晟一边,严厉谴责中共的法西斯暴行。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面对胡锦涛的时候,一定要追问高律师的下 落,强烈要求他释放中国良心高智晟,如果奥巴马连这点良知都没有,他就根本没有资格得诺贝尔和平奖。'
大纪元网友

'<绕过法轮功谈民主,谈人权。除了虚伪之外,....>. 说得好!不谈法轮功,无视墨白.还谈什么人权? 再谈民主,就苍白无力.就无人信服.就自知虚伪.共产党就让你谈下去.'
大纪元网友

'现在中共对付被征地拆迁者和访民的迫害手段越来越肆无忌惮地滥用过去迫害法轮功群体的无法无天的邪恶方法,政府为了无所不用其极地镇压访民和拆 迁户,往往就说他(她)们是法轮功,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多!难道那些所谓中立的民运人士和民主政府还不能清醒过来吗?!!!支持高智晟律师就是支 持所有中国的被压迫者,就是真正地支持民主和正义,否则都是经过精明算计的伪善!'
大纪元网友

''神啊,请保佑高律师,不能用再让善良去承受苦难来彰显共党的邪恶了,该报应的早点报应吧,等的越久,善良受的伤害越大,痛苦的影响越久远,伤 口越难以愈合。''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你在哪里?'
大纪元网友

'呼吁所有翻墙看到真相的正义之士都做出点实际行动:

1、教会身边的人学会翻墙;

2、复制传播破网软件;

3、广泛传播《九评共产党》。

瓦解共匪专政,你我从此刻做起!!'
大纪元网友

'这篇文字将使我再次遭绑架,遭绑架已成为我的生活常态,如果它要再一次来临,就让它来吧!这篇文字将使我再次遭绑架,遭绑架已成为我的生活常 态,如果它要再一次来临,就让它来吧!

'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文章中提到的那些"民运投机者"其实在"选择性民主",乖巧的揣摩中共底线来调整自己的言辞。对于诸如"法轮功"这样的中共禁区具有高度 的自觉性。自己小心翼翼之余还讽刺高律师这样真正的正义人士。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近十余年来,中共对普通大众民生、民权的掠夺和侵害手段都 是在迫害法轮功群体玩剩下的。正是对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肆无忌惮、颠倒黑白的恶行纵容了中共各级对整体民众的欺凌,纯熟了中共各级对整体民众的欺 骗。绕过法轮功谈民主,谈人权。除了虚伪之外,实际的效果也无异于缘木求鱼。'
大纪元网友

'中国人的良心、民族的脊梁,高律师'
大纪元网友

'在此提醒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人权关注不是时装秀,看谁最符合商业价值就捧谁。高智晟这样为中国人道、人权、民主全身心奉献的高贵之士才是应该推 崇和给予最大关注的。同理,对于法轮功这样被打压十几年,人员来自社会各阶层的庞大群体性迫害才是最值得关注的公共事件。对于邪恶,无关痛痒的建 议就是绥靖,针锋相对的谴责才是正道!'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我的心与你在一起!'
大纪元网友

'这个时代,我们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党,见证了它各种匪夷所思的恶行。我们也一定会见证它是如何解体,如何被清算的!'
大纪元网友

'我刚刚在网上面看到一篇文章,说高智成的妻子声称法轮功的学员对他们施暴,我的天,无耻无耻啊,中共造谣居然这样造的,完全颠倒黑白,法轮功的 学员,只要真正学法了,都是好人,只有被洗脑的傻瓜才相信'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我们支持您!'
大纪元网友

'大家团结起来,约定在同一时间去银行把钱都提出来,看看这个社会有什么反应。如果这是一个很大规模的活动的话,效果应该很惊人。'
大纪元网友

'作为一名律师同行,我深深地感受到在中国生存的艰难,作为律师这个行业又要和法律打交道、又要和恶党的公检法打交道。现在在中国做律师其实不是 看你的法律知识多么的丰富、多么扎实,而是看你有多大的人脉关系,和公检法、政府部门的关系决定着律师们的生存,有关系就有一切,没关系、又想保 持自身清洁、无暇、和邪党划清界限连生存的机会都没有。中国律师也只不过是恶党的一块招牌罢了!骗人的摆设而已!!像高律师这样的人真可以说是民 族英雄!!!人类的楷模!!'
大纪元网友

'要革命,推翻反动流氓政权!'
大纪元网友

'神啊,请保佑高律师,不能用再让善良去承受苦难来彰显共党的邪恶了,该报应的早点报应吧,等的越久,善良受的伤害越大,痛苦的影响越久远,伤口 越难以愈合。'
大纪元网友

' 高律师,中华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的骄傲!!中国尚存良知的民众们团结起来!!!!神已都看到你的一切。不愧为上帝的好儿子。高智晟万岁!'
大纪元网友

'向高律师致敬!!'
大纪元网友

'我们从高先生失身上感受到的是一种超人的勇气和力量,我相信支持高先生的人在中国不仅仅是四个,只是在这种高山一般的高压下,钱云会就是说真话 的榜样,这个头一可开,我相信不少贪官污吏是会纷纷效仿,那时的中国会更加恐怖,但我也相信,那才是真正的末日。高先生,挺住!'
大纪元网友

'让子弹飞一会儿!没有中共,对全世界最重要!'
大纪元网友

'愿高智晟律师早日恢复自由之身,脱离中共邪党的魔爪!您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具有高贵品格的好汉,中国需要更多象您一样的不畏强权的敢言者。祝耿 和和格格、天宇一生平安,愿你们一家人早日团聚!

再送给还在参与迫害高律师的恶人一句话——追查国际组织的使命: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 短,必将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现公道,匡扶人间正义。

'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中华民族的脊梁;中华民族的骄傲!!中国尚存良知的民众们团结起来!!!!'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万岁!'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中华民族之希望''
大纪元网友

'民族的儿子,中国的精英,伟大的英雄!为你赞叹,为你祝福,为你感动!'高律师是民族的脊梁,英名长存!'向您致敬!伟人!'向您致敬!伟人! 高智晟伟大的品格,高尚的灵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万世之楷模。 中共邪党卑鄙无耻,人渣下三滥,坏事做绝,下无间地狱受尽酷刑,永不得超生! 有朝一日杀光共狗!!'
大纪元网友

'高先生是民族脊梁、人类楷模。可惜你信奉的"主"不度东方人。'
大纪元网友

'民族的儿子,中国的精英,伟大的英雄!为你赞叹,为你祝福,为你感动!'
大纪元网友

'有高尚信仰的斗士在与撒旦肉搏,有诺奖光环的奥巴马、刘晓波在干什么!'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了不起!'
大纪元网友

'民运人士不民运,白花美国公民的纳税钱,不值得!叫他们滚出美国!'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中华民族的希望!在此致以深深地敬意,默默地祝福您平安!'
大纪元网友

'中国众多的律师教师作家记者们为何不揭竿起义?'
大纪元网友

'天理难容,天灭中共'
大纪元网友

'让我肃然起敬!'
大纪元网友

'伟大的人格 高尚的灵魂 '
大纪元网友

'共匪对中国良知的迫害达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声援高律师!

灭尽共匪!'
大纪元网友

'感谢高律师为中国人权做的一切 在中国 有良知的中国人 硬挨做一个与中国共产党决裂的真正的中华子民 让魔鬼无处依附 让更多的人加入到争议的大军中来 可以想见一个没有良知与正念的中国人将是最悲哀的人! '
大纪元网友

'在这新旧更替的伟大历史时刻,迷茫中的世人啊!醒醒啊!危难之中神慈悲,快了解大法真相给自己选择一个进入未来新纪元的机会!

<神韵>必将永远载入人类史册,为千秋万代世人所敬仰!

''
大纪元网友

'声援高律师!'
大纪元网友

'都知道中共的黑,希望民主的社会早点到来'
大纪元网友

'伟大的人格 高尚的灵魂 已非一般人!

非常敬佩 更感谢您为中国的人权所作的努力和贡献!'
大纪元网友

'唉。。。。。

朗朗乾坤,那么多民主国家,难道就无法制止宫掺邪教继续行罪?

真的是没有天理了!

上帝保佑高律师!阿门!'
大纪元网友

'正义长存'
大纪元网友

'为什么高律师的文章被搁置,又在此时发表?当然表面上可以把责任指向民运中某些公开排挤高律师的人。但问题是,高律师的文章根本不会交给他们, 不是民运中还有许多支持高律师的人吗?那为什么要屡次搁置高律师揭露自己被迫害的文字?也许就是关系到某高官的利益。某高官不希望自己面子受损。 那为什么又在此时现身呢?现在是焦点时刻,需要人们感觉某高官正在与政敌殊死内斗。'
大纪元网友

'神与我们同在,以马内利.上帝会维护这个社会次序的,神一定会灭中国共产党.'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我们支持您!'
大纪元网友

'中共霸占中国六十多年,种下了多少邪恶的种子,把一个偌大的中国变得人鬼不分,灾难重重,它控制着的不仅仅是国家的机器 更控制着人民的思想,清醒的人们是要团结了,扫除这吃人的恶魔。'
大纪元网友

'催人泪下啊!'
大纪元网友

'愿高律师平安'
大纪元网友

'不远了,苦去甘来了。悲切切。。。人世历史的标杆,神的使者,神护佑您。'
大纪元网友

'中华民族正在觉醒,中共所有的罪恶将被清算。''
大纪元网友

'高先生保重。

不能去探望高先生,惭愧啊,我们需要更多的勇气。我们只能诅咒恶贯满盈的中共。

愿上帝保佑高先生。'
大纪元网友

'伟大的前辈,永恒的光芒!'
大纪元网友

'军人后代:在中国大陆少数尚存良知的民众们团结起来,唤醒更多的同胞,声援国家民族的脊梁高智晟先生。消灭共产党,解放全中国!'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中华民族之希望'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的伟大衬托着中共魔鬼的丑陋嘴脸!'
大纪元网友

'这一切该结束了'
大纪元网友

'可敬的高律师: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你必然会有众多朋友。'
大纪元网友

'正义总会战胜邪恶!慈悲善良永恒!否则一切早已不存在,更不会造就,就象阳光永远无私的普照大地!'
大纪元网友

'真不容易,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值得敬佩。'
大纪元网友

'向您致敬高律师!您是正义的代表!您是包拯的再生!您和邪恶社会水火不相、正邪不容!您的正义之举令天地动容...!历史将永远铭记!!!'
大纪元网友

'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有正义律师、所有民主人士!广传《九评共产党》,解体中共!'
大纪元网友

'钦佩高律师的伟大人格,感谢您为中国的人权所作的努力和贡献!'
大纪元网友

'天灭中共,正义永存。中华民族正在觉醒,中共所有的罪恶将被清算。'
大纪元网友

'善恶分明,高律师的高尚品格把那些与中共为伍的无耻之徒照的更清楚'
大纪元网友

'杜鹃啼血,我的心流泪流血,大家团结起来,共同推翻中共恶党极权暴政!广传"九评",如潮退党,解体中共!'
大纪元网友

' 海鸥之歌 林昭

灰蓝色的海洋上暮色苍黄,

一艘船驶行着穿越波浪,

满载着带有镣链的囚犯,

去向某个不可知道的地方。

囚徒们沉默着凝望天末,

深陷的眼睛里闪着火光,

破碎的衣衫上沾遍血迹,

枯瘠的胸膛上布满鞭伤。

船啊!你将停泊在哪个海港?

你要把我们往哪儿流放?

反正有一点总是同样,

哪儿也不会多些希望!

我们犯下了什么罪过?

杀人?放火?黑夜里强抢?

什么都不是——只有一桩,

我们把自由释成空气和食粮。

暴君用刀剑和棍棒审判我们,

因为他怕自由象怕火一样;

他害怕一旦我们找到了自由,

他的宝座就会摇晃,他就要遭殃!

昂起头来啊!兄弟们用不着懊丧,

囚禁、迫害、侮辱……那又有何妨?

我们是殉道者,光荣的囚犯,

这镣链是我们骄傲的勋章。

'
大纪元网友

'高智晟伟大的品格,高尚的灵魂,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万世之楷模。 中共邪党卑鄙无耻,人渣下三滥,坏事做绝,下无间地狱受尽酷刑,永不得超生。'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您是我中华民族的脊梁!我中华民族的骄傲!您的言行感动了我们民族还有良知人的心。中国的良知们,不会漠视凶残的中共,对您和一切正义 人士的酷刑迫害。我们关注您、支持您、声援您!!!'
大纪元网友

'堂堂男子汉。'
大纪元网友

'高律师:要抗议非法绑架!!!'
大纪元网友

'向您致敬!伟人!神来人间!'
大纪元网友

'中共是魔鬼,看看<<马克思成魔之路>>就明白了。

高律师是民族的脊梁。

'
大纪元网友

'这最后的一句话,正展现高智晟的硬汉风格!'
大纪元网友

'中共是魔鬼,看看<<马克思成魔之路>>就明白了。

高律师是民族的脊梁,英名长存。'
大纪元网友

'我已无力发声'
大纪元网友

'朗朗乾坤下,诺大的自由文明世界,中国共产党仍无恶不敢为且无恶不能为,令人惊叹!'


无语......
由 匿名 (未验证) 在 星期五, 2011-08-19 08:24 发表。

无语......

如果是真的话,只能说中国有些东西太黑暗了 即使人家犯了罪,

由 匿名 (未验证) 在 星期三, 2011-01-12 10:38 发表。

如果是真的话,只能说中国有些东西太黑暗了

即使人家犯了罪,也有人权

匪帮不灭,天理何在?

由 匿名 (未验证) 在 星期三, 2011-01-12 04:08 发表。

匪帮不灭,天理何在?

放弃幻想,起来革命!!

人云网分布式索引资料库 https://wuala.com/renyun.net btsync:RIMYQFGSPZPQKQZRLXMQMTAWIVUJRJK2B http://lihlii.blogspot.nl/2013/06/renyunnet-btsync-index.html http://wp.me/pqLs-bWfF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