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4月8日星期三

中国洋奴知识分子还有没有救药?

看看独立中文笔会多少人还在用明目张胆筛选证据的诡辩术来鼓吹分裂主义和洋奴哲学,鼓吹殖民西化有利民主论,而不管最大多数的欧美殖民地实则普遍 陷入贫穷落后和极权主义灾难深渊的事实。他们准备继续在共祸百年之后造乱陷害中国人。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占领中国的百年,就是因为洋奴哲学泛滥 成灾,新文化激进主义洋奴运动和五四暴民运动在知识界造成的恶果。这些人说来说去只是在野共匪而已。

认不清这一点,中共国知识人就根本没有启蒙。启蒙运动不是去教训别人,而是自己获得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做洋奴人云亦云。

在 2015/4/8 8:54, jiaguo zha 写道:
我讲 "靠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国民性是不现实而可笑的"是未来式而非过去式。时代不同了,中国被殖民或分裂的可能性基本归零。讲西化是 被殖民,地方自治是分裂过于牵强。因此改造国民性主要靠制度革新,新文化再造。对中国不分裂而实现一个大国民主我充满信心。北京 查建国

在 2015年4月8日 上午9:58,祈福添香 <1476359308@qq.com>写 道:
其实,现在的中国不是被大清王朝殖民化了吗?

------------------ 原始邮 件 ------------------
发件人: "胡蜂";<hqm551222@gmail.com>;
发送时间: 2015年2月25日(星期三) 晚上8:48
收件人: "penchinese"<penchinese@googlegroups.com>;
主题: Re: [笔会 35436] 金钟: 中国人:还有没有救药?

张裕所言甚是,咱先不说当年被殖民的印度,印度本身如种姓制男尊女卑等等丑闻,为世人诟病。 看看民国的上海吧,只是有了租界,上海人视野和意识,甚至是谈吐穿着打扮饮食与娱乐方式都与世界接轨,老客拉便是其衍生 物之一。一般而言,上海的"海派",不仅在形式上,更多的指精神层面,在民国时代,上海在方方面面,都领先于这个老大帝 国。

在 2015年2月25日 下午7:24,Yu Zhang <yuzhang08@live.se>写 道:
人性和国民性是两个层次的问题,前者是指人类的普遍共性,后者只是指某个国家国民的特殊 共性,而强调这个分类更在于各国国民之间的不同所在,于是就归纳出某种国民性是否有利或有碍于 制度变更,比如进入更文明的自由民主社会的难易或快慢程度。人性还包括人的天然属性在内,而国 民性只是指国民的社会属性,尤其是广义的文化即文明属性,与天然属性方面的人种和种族当然毫无 关系。
 
就共同人性而言,当然可以说全人类都有一致追求,因此无论哪个国家最后都必然进入自由民 主社会。但这样的自信与自豪,并没有解决国民性研究者归纳的难易或快慢程度问题,以及是否和如 何改变国民性,从而使得可以由难而易、由慢而快的这类实际问题。比如,欧洲人就通过文艺复兴改 变了国民性,但并没有改变任何人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难易快慢的问题,比其它国家率先进 入自由民主社会。
 
建国说"靠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国民性是不现实 而可笑的",其实本身就不是事实判断。虽然人们可以认为"被人殖民或分裂而改国民性"的归 纳非常可笑(或可悲、可鄙),但难以否认这是事实归纳——其现实性几百年来至今仍不断在证 实,而且也是很多人包括建国自己 以台湾、香港为例来证明中国人也具有同样前途的现实依据。其实不但华人社会目前只有这一种 现实归纳,而且在全世界罕有例外,否则谁能在世界上尤其欧洲以外找几个,不是"被人殖民或 分裂而改国民性"进入自由民主社会的例外吗?
 
印象中至今好像有人只找到唯一例外,那就是日 本。虽然日本可以不算是严格的"被殖民或分裂",但谁都清楚,日本的国民性在美国占领后有 极大的改变,而且是在美国的大量制度移植的条件下改变的,本质上就是人们常说的"文化殖 民"。此外,如果根据大中华文化的论点,日本文化本来就是中国文化的流亡和分裂而来,更说 明了大帝国一统天下的国民性要同时改变的不现实性,以及因分裂而先后改变的现实性,其结果 实际上就是原来的同一个国民性不断缩小以至消亡,新的更多不同的国家及其国民性不断形成。 对于原来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国民性而言,即使不算早已分出而不属于华人的日本、韩国等,现代 也已经因流亡和"靠被人殖民或分 裂"产生了两个新的华人国家——新加坡和台湾,具有与中国人专制文化下非常不同的国民性, 港澳其实也类似,只是在所谓"回归"后重新沦入"大酱缸",前途渺茫而已。但估计任何人都 难以不承认,如果让香港独立,香港人的国民性不会变得和大陆人有很多根本不同。
 
我这里并不主张更不鼓吹"被殖民或分裂",也 不做价值判断,只是讲事实,即历史和现实是如何展示给我们看的。是否发生"被殖民或分 裂",其实也不以任何个人或一小群人的意愿而转移,现实问题对于个人只是如果发生该怎么 看,因此决定自己怎么做。如果我以上所引的归纳不错,那么起码我们可以至少不必那么在乎 "被殖民或分裂",既然结果无非是一个大帝国消失,各地独立后进入自由民主社会的早晚不同 而已,就像过去欧洲和现在的前苏各国那样,有何不好?比如,已经在分裂后加入了欧盟的波罗 的海三国,比保持过去被俄罗斯同化的国民性当然好多了。
 
从中国大陆的现有条件而言,"被殖民或分裂" 的极端选择当然不现实,比如达赖喇嘛为首的藏人目前也无此追求,但向这个方向发展到一定程 度不但现实而且必然,那其实就是"西化和地方自治",这个趋势一直在发生并发展,因此继续 强化是不可避免的,谁也拦不住。虽然到底最后走到何种程度很难判断,但是在道理上与是否走 到极端没有本质差别。
 
张裕
From: renxiehua
Sent: Wednesday, February 25, 2015 3:49 AM
Subject: Re: [笔会 35432] 金钟: 中国人:还有没有救药?
 
谈人性,谈国民性,再谈到制度,其实还是被专制洗脑的结果和表现。鲁迅自以 为看穿了他所谓的国民性,但他不知道,阿Q比鲁迅自己更象人本身,这也就是五四那 一代人,不值得敬佩的原因,因为他们最后还是死在了一个被他们自己塑造出来的虚假 的神上面。
 
美国也有强奸、杀人、吸毒、抢劫,这和人性没有关系,也和制度没有关系,更 和人种、种族没有关系。
 
但是有一点是值得思考的,百年以来,中国人尤其是知识阶层好象并不是在追求 走向民主,他们更乐于做的是,热爱暴君,痛斥暴民,而忘记了,暴民比他们更可爱。
 
 
任协华
 
--
renxiehua
 
On Tue, Feb 24, 2015, at 06:05 PM, jiaguo zha wrote:
谢丹兄说得对。中国人与外国人 在人性、国民性上的最大、本质、核心的一致就是对自由、平等的追求。 我们对这点充满自信与自豪,因此对中国民主前途充满了信心。请不要老 拿中国人随地吐痰说事,多看看几千年中国人反压迫,和一百年来中国人 前赴后继追求民主的历史吧!北京查建国
 
在 2015年2月25日 上午9:32,谢丹 <xiedan009@gmail.com>写 道:
中国和中国人,当然有很大的问题。但是,跟西方现代文 明社会也并没有不可逾越的天壤之别。制度之变,是首要需解决 的问题。有识之士,应以更大的耐性,来包容和协调同道中间的 各方力量,也更多地开启蒙昧的民众,也争取越来越多的体制内 人士。一旦做到这些,就会发现,道路就在那里,而且越走越 宽。
 
 
佐罗(谢丹)   于重庆
 
 
在 2015年2月24日 上午11:57,jiaguo zha <beijingzhajianguo@gmail.com>写 道:
我是赞同陈 破兄观点的。人性不能治本,治标靠 制度来扬善抑恶。中国人劣根性确常 令人无柰和感慨,但中国人同样追求 自由、平等,这普世人性引导中国走 向光明。北京查建国
 
在 2015年2月24日 上午10:44,js chan <jcjsc1@gmail.com>写 道:

《不受欢迎的中国人》序 言

中国人:还有没有救药?

金钟

中国崛起,中国研究成为 显学。向全世界提出一大箩筐问 题,吸引无数专家学者的眼球和 思索,而莫衷一是。例如当前举 世瞩目的现象是,积累了全球第 二的巨大财富的国家,竟然是一 个贪污腐败盛行到无官不贪的社 会:而以忠孝仁爱的传统道德闻 名于世的民族,堕落到一个小孩 被汽车撞倒,数十人路过而无人 理会的地步。大量涌到国外的中 国游客,则丑闻不绝,被视为 「蝗虫」……政治经济文化许多 不可理喻的「发展」,不断拷问 中外好奇者——这是一个什麽国 度?一个什麽民族?他们究竟要 走向何处?

这个「中国人」研究的课 题,以中国人自己的范围而言, 已有百年的历史。在那以前,观 察研究中国人,是西方探险家、 人类学家、旅行家的事,中国人 闭关自守,老子天下第一,五千 年的文明沉淀,不可能有异外的 视野与观照。十九世纪中叶的洋 务运动才开始了少数读书人的自 省。但是,真正具有现代意义和 影响力的自省成果是出自于几位 杰出作家之手。不妨略引二十世 纪的林语堂和鲁迅,这两位研究 中国人国民性的经典作家。

林语堂与鲁迅:揭露国民 性的大师

他们是生于晚清而闻名于 民国的一代,都有留学外国而国 学基础俱优的经历。林语堂 (1895~1976)福建漳 州人。有辉煌的资历:哈佛大学 硕士、德国莱比锡大学博士、北 京大学教授、厦门大学文学院 长、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主任、两 次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他办文 学杂志,还发明中文打字机、编 成当代英汉词典。林语堂文风犀 利,随意幽默,着述则以 1935年的《中国人》(中译 《吾国吾民》)流传最广。尤其 成为欧美人了解中国的必读书。 他怎样看中国人的国民性呢?林 语堂说中国民族的三大弱点是忍 耐性、散漫性与老滑性。其来源 分别是:无处不忍、逆来顺受是 大家庭传统所致;散漫放逸,莫 谈国事,因为人权没有保障;老 滑则因道家思想所致。故此中国 人常常是一盘散沙。

因毛泽东大肆吹捧而神化 的鲁迅 (1881~1936),则比 林语堂激进得多。他自称「以手 中之笔作解剖民族劣根性的手术 刀,来医治国人麻木的精神疾 病。」他列举的劣根性有:卑 怯、瞒骗、诈伪、无耻、受贿、 趋炎附势、自私自利——鲁迅固 有杂文之投匕,但批国民性之 作,则以小说1918的《 狂人日记》和1921的《阿Q正传》最为出名,斥中国「吃人礼教」与国人的愚昧病态,而家喻户晓。但鲁迅的偏见、激愤也贻害国人至今!首发贬鲁浅薄、偏 狭、睚眦必报的是苏雪林教授。 胡适更倡导:国民性问题不能治 本去反人性,而力主改造制度, 约束人性之恶。提倡新文化的他 也不赞成鲁迅那样否定传统文 化。1966年,在鲁迅死后 30年,毛终于拉起鲁迅的阴幡 发动那场大革传统文化之命的浩 劫,在斗私批修名义下,死伤无 数。

柏杨《丑陋的中国人》风 行大陆

来到当代。毛后的倖存者 痛定思痛,乃有反省国民性的新 作问世。首推台湾作家柏杨 (1920~2008)。这位 多产作家、历史评论家1985 年出版《丑陋的中国人》,一纸 风行,引起广泛争议。有趣的 是,该书很快传入大陆,竟有好 几家出版社竞相出版发行,造成 一股「柏杨热」。但不过年 许,1986年大陆学潮起,当 局又迁怒于该书的批判意识,禁 令之下,顿失滔滔。直到 2004年才解禁。

柏杨本是一位反共体制的 作家,因编辑一套美国漫画罹遭 文字狱,服刑九年。《丑陋的中 国人》是以他1984年在爱荷 华大学的一篇演讲词发萌,合集 其他文章而成。他对中国国民劣 根性的批判要点是:中国人 「髒、乱、吵」;窝裡斗,三个 日本人一条龙,三个中国人一条 虫;中国人死不认错,用更多错 掩盖原错;讲大话、空话、谎 话;中国人动辄算了,算了,爱 和稀泥;中国传统文化死水一 潭,是文化酱缸,民主进来也会 变质——这种「酱缸文化」中有 一种「滤过性病毒」,子孙相 传,永不能癒。

柏杨的批判,虽然涉及华 人民族的一些共性,但主要来自 于他对台湾生活与社会的多年感 受,可能是该书在大陆畅销的原 因之一。另外,他的演讲也不乏 譁众取宠的技术,并不在理性演 绎上下功夫。都是大受欢迎的原 因。非议者指出,柏杨所批评 者,大部分是很多民族都有的现 象,并非中国人所特有。

锺祖康:香港人唾弃的国 家认同

柏杨热散,经历北京八九 学运的铁血风暴,中共当局大力 向外推销对内灌输民族主义,使 毛邓暴政之后的有志之士,陷入 深深的反省之中。经过二十年的 沉寂,一本不名之作《来生不做 中国人》在2007年静悄面 世,不几年卖出100,000 册!在政论市场上,近乎天文数 字。这本书的作者锺祖康,是成 长于香港的一位有独特风格的报 刊评论作家,由于公开表示支持 香港独立,他的文章往往被主流 媒体所拒。2003年他随眷移 民挪威。2004年中开始为 《开放杂志》撰稿。2006年 10月他题为〈来生不做中国 人〉的新稿,令人激赏,我将它 发在「每月首选」上。不久,锺 祖康将在敝刊上的「离经叛道」 文章结集出版 。《来生不做中国人》的书名,并非作者杜撰,而是一个月前,中国大陆的一次公开民调的提问,结果在11,271名投票者中有65%的人来生不愿再做中国 人!

锺祖康就是这样,善于捕 捉敏感的新闻话题,加以考证、 剖析,再以无情而雅趣的笔调成 文。香港着名作家倪匡评论道: 「对于感到今世已不幸生为中国 人的人,这本书不但可读、可 诵、可思、可击节讚赏,可由衷 钦佩,可掩卷长叹,可痛哭流 涕,可视为毕生难得一见的好 书。」能够得到前辈如此认同, 可谓已达解剖中国人的极致。

锺祖康的成功,展现香港 年轻一代(当年他不足40岁) 的政治成熟,而这种成熟以我们 不曾预料的速度,又在十年后的 佔中雨伞运动中,鲜花般的绽放 吐艳。

陈破空:国民性败坏的制 度基因

现在,我们打开的这本书 《不受欢迎的中国人》,读者从 目录可以感到,这是突破前述诸 君的中国人研究格局的新选择。 没有林语堂那般启蒙式的带着洋 务时代馀绪的情调;没有鲁迅文 字的尖刻和判断的误导。也不像 柏杨那样具有立竿见影的剧场效 果。陈破空把握一个热门现象: 中国崛起,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走 出国门,但因中国人素质低下、 表现不佳,所到之处,不受欢 迎,各国对中国人劣评如潮。从 这里出发,陈进而全方位解剖中 国人,批评其劣根性、尤其制度 与文化积弊。他以评述当代中国 人爲主,也兼叙古代中国人。他 以深思和哲思的笔调,揭示中国 社会无处不在的悖理:

「一个最强调集体主义的 国家,国民却最缺少集体观念, 自私自利,极少爲他人和环境着 想;一个最强调秩序的国家,国 民却最没有秩序,抢先恐后,恣 意妄爲;一个最强调稳定的国 家,国民却最不稳定,首要的就 是,情绪最不稳定。」

陈破空和锺祖康都是开放 杂志的特约作家,他们是同时代 人。却有着十分不同的人生遭逢 和文化背景。陈破空在附录的自 传中,生动描述了他没有欢乐的 童年和六四大潮中的浮沉搏击, 在学运、入狱、劳改、偷渡的反 复中苦熬青春。1996年流亡 美国时,他已经是一名忧患深 思、有丰富社会阅历,和极权主 义周旋十年的斗士。

转眼二十年,陈破空在纽 约读完学位,并独立创业。天行 健,自强不息,紧跟时局变幻, 磨砺思辨,储存丰富的中国个 桉,成为美东媒体名角的同时, 体验到西方往往对中国的许多误 读、误解、误判,而产生误导。 他写道:「作为中国人,我至少 比外国人更了解中国人的病情。 为中国人把脉诊疗,我更有把 握,更有发言权,也更有责 任。」

他正是凭藉这样的自信, 和强烈的责任感,应约撰写这本 新着(先发行的日文版乃是应日 本出版社之约而作),透视「经 久不衰的独裁制度与冥顽不化的 劣质国民性恶性循环」怎样使中 国人不能进入现代文明之列。他 目睹、熟知太多近三十年权钱色 笼罩下的的劣迹丑闻,不作全方 位的概括,不强调国民性与政治 制度的关係,不下重药,不足以 惊醒国人。相信读者可以从字裡 行间看到自己熟悉的国家形象和 人物身影。

于是,我们从陈破空以中 国人对中国人的论述,看到一个 有别于柏杨从台湾人、锺祖康从 香港人看中国的视角,从而更深 层地解读中国人为什麽这样的不 受欢迎和前景堪虞。

林语堂说过,一个国家溷 过了五千年,无论如何是可以自 负的。这个被锺祖康诅咒「该死 而不死的颓败末路文明」,好死 不如赖活着地溷过了惊涛骇浪的 20世纪,枉死了至少七千万 人,竟又从四亿五千万繁殖到 13亿。不能不感叹这个古老民 族的生命力。进步也有目共睹, 锺祖康曾指出,邓小平的外交痰 盂,比之东晋王侯吐在小厮口 中、李鸿章吐在外国地毯上是明 显的改善。后来在西方的嘲笑下 居然也一律取缔了痰盂。但是, 这个国家依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 土。财大气粗、男盗女娼,陷身 在更黑更臭的大酱缸之中而洋洋 得意,仍然是一副拖着长辫子的 天朝景象。

陈破空问道:中国人,香 港人,台湾人,爲何同种同文不 同质?他断论:国民性败坏的最 大根源,在于专制制度。因爲, 「专制制度的本质,就在于,以 粗鄙的力量压制文明的力量。」 他坚信:一旦中国发生制度变 革,成爲一个民主与法治的正常 国家,「中国人的国民性必将转 向正面发展,假以时日,必获得 根本改善。」

(2015-1-26)
金钟:香港《开放》 杂志总编辑

───

《不受欢迎的中国人》

开放出版社(OPEN BOOKS)

香港轩尼诗道邮箱 20064号

电邮: huangwaner2012@gmail.com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