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6月23日星期六

110212 高寒作证刘晓波帮派排挤高智晟郭飞雄陈光诚。后来高寒被开除,至今在诉讼

http://goo.gl/EltU6
http://zhenxiang.wordpress.com/2011/02/17/%E5%88%98%E6%99%93%E6%B3%A2%E4%BB%87%E8%A7%86%E7%9A%84%E4%BA%BA%E7%BE%A4%E2%80%94%E2%80%94-%E9%AB%98%E5%AF%92%EF%BC%9A%E6%8B%BF%E4%B8%8B%E9%99%88%E9%AB%98%E9%83%AD%EF%BC%8C%E5%90%A6%E5%88%99%E5%B0%B1/
刘晓波仇视的人群—— 高寒:拿下陈高郭,否则就拒签
Posted on 2011/02/17 by Jack

——刘晓波在06年奥运人道救援案中的行为及其书证

高 寒

应奥地利汉学家马丁先生——由贝岭经三妹转来——之要求,我现在为我所亲历和经手的下列事件作证:

刘晓波在2006年10月的奥运人道救援活动中,一再坚持要去除掉高智晟、郭飞雄和陈光诚的名字;达不到其要求,他就坚拒签名支持。

我作为当年"高智晟郭飞雄法律救援团"发起、筹划、并负责这一次奥运救援活动的当事人,作为该救援网站的设计人、救援信的起草人和与"救援团"海内外成员通信的联络人,现特就此事作简要说明如下:

2006年8月15日 高智晟被捕。

8月25日:"高智晟法律后援团"成立。

2006年9月14日 郭飞雄被捕。

2006年9月19日-23日"高智晟法律后援团"酝酿改名为"高智晟郭飞雄法律后援团",我并以此名义起草致奥运会主席罗格的人道救援信。

2006年10月3日,三易其稿的人道救援信向全团人员发出征求意见和签名,并限三天之内答复。同时,我委托王军涛、胡平作刘晓波的工作,希望他能捐弃前嫌,共同站在人道主义的旗帜下来领衔这一次签名。

2006年10月4日刘晓波将原人道救援信函中的"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三个人的名字全数删除,并交由胡平,径向全球发起签名。

2006年10月5日我在读到《民主论坛》、《博讯新闻》和《自由中国》所同时发表的署名"刘晓波"、且全然删除掉陈、高、郭姓名的另一个版本的"致罗格信"后,才知晓此事。

刘晓波、胡平抢在我们之前向全球发起征签这一份删除陈、高、郭个案的另版"致罗格"信,显然是想用先下手为强的方式,迫使我们放弃原定的通过陈、高、郭这 三桩典型个案来推动中国人权改善的方案。在他们的另版"致罗格信"正背着我们广为散发,而我们自己的原版公开信,则还在按部就班地内部征求意见的时刻,面 对这种突然出现的、以既成事实来强迫我们撤销原方案的局面,如果我们直接去与之争辩"救个案还是救全体",就只会陷入一种似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的窘境。而如果再延缓一天、半天,那我们就只好面临:要么接受他们"拿下陈高郭"的既成事实;要么就得忍受"双胞胎"的丑闻。

于是,在与胡平交涉未果——他居然大言不惭地声称:无论搞成多少"胎"他都无所谓——之后,于是,我当机立断,直接找刘晓波,从源头上来制止此举。因为,典型个案的意义就在于其代表性:如果都是典型也就等于没有典型。

但我径直找刘晓波,却根本就不去与之争辩他该不该拿下陈高郭,而是打破我过去多次起草这类大型救援公开信均从不署名的常规,在第一时间将署上有"执笔人: 高寒"字样的原版"致罗格"信函放到他面前。从而让刘晓波知道,尽管他或许事先并不知道此稿是出自我的手笔,但现在已经在网络上公开广泛流传的署有 "刘晓波"名字的另版"致罗格"信函,若在我这一份原版公开信面世后,他将面临何等尴尬!

正是我的这一暗示其有"剽窃"嫌疑的打破常规举动,让刘晓波知难而退,没敢再坚持他们的那个拿下"陈、高、郭"名字的方案了。他尽速通知各媒体撤稿,并立即停止其已全速运转起来的全球征签活动。

就这样,"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三个英雄的名字保住了!刘晓波、胡平们的"双胞胎"案也胎死腹中了!

然而,刘晓波见其"删除陈高郭"的方案未得逞,便以种种不成其为理由的理由(所谓签署名单中有他所不喜欢的人)而拒绝在这一道救援公开信上签名,同时,他还影响一批人也拒绝签名支持。

尽管如此,当时,我们则以"救人为大"之大局,未立即对刘晓波的排除异己行径,作任何到清和追究。

以下是我在2006年10月5日与刘晓波的两轮四封往来信函及其附件。这些资料均在2007年夏的"民运网络整风"中予以公开过:

发件人
Han Gao

发送至
刘晓波 ,
刘晓波

日期
2006年10月5日 下午8:36

主题
想直接与你沟通一下

邮送域
gmail.com
隐藏详细信息 06-10-5

晓波:

你好!

今天看到你在洪哲胜的《民主论坛》上发的稿件(附后),才知道原来你是用的我起草的底稿。为筹备此事,我们忙前忙后紧张地干了近一月。建网站、搞论坛,几 易其稿(茉莉和吴仁华都帮我改过稿),许多人都有参与。本来,我是希望大家能站在人道主义的旗帜下,救人要紧,故刻意以国内的口径起草了这份信稿。希望从 刘晓波到袁红冰都能够接受。考虑到前一段时间大家的争论有点伤了和气,故我特地请军涛和胡平来征求你的签名。希望能运用你在国内的影响,拉出一个海内外联 手的民间大阵容来,联合国际资源以强压中共放人。

据说,你不愿信中含有高智晟、郭飞熊的名字。提出,要是其他人又提出要营救另外的人咋办?我在这里不想与你讨论此议是否成立,但我希望,如果你无法接受我 起草的这个从典型个案入手压中共的信稿,至少你应该是自己去另外起草一份签名稿。但话虽这么说,就我对你不多的了解,我至今还倾向于认为你恐怕是无心之 失。即是说,你或许压根儿就不知道此稿是由我起草以及是我主动委托军涛和胡平来作你的工作。或许,误会就出在这里。如真如此,我现在丝毫没有要来责备你的 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明白此事的原委后,明白目前这种的"同一份稿闹出双胞胎"的局面对大家的尴尬。至少目前,我是希望我们能私下妥贴处理此事,千万不要让 我们的博弈对手又看笑话。趁现在此事知道的人还少,也还没有什么大的后果,我想迅速直接与你私下沟通一下。看看怎么处理为好?

望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我相信如果我们能直接私下沟通,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你看呢?

希望读到你的回复!

高寒

-----------------------------

以下是我的原稿和你在《民主论坛》发表的信稿:

(一)我的原稿:

请象关注当年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日中国人权

——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尊敬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

您好 !

在今年 4月国际奥委首尔会议上,您在谈到2008 年北京奥运的时候,表达了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和期待。但那以后,中国的人权状况却更加恶化了。

在今天的中国,不仅一般民众的宪法权利得不到保障,就连专职为他人维护权利的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的人权也得不到保障。继今年 3月著名 盲人维权代表陈光诚失去自由后,八月,专程为陈光诚出庭提供法律支援的著名律师高智晟也在山东当地被捕。九月,为给高智晟律师组织法律后援团著名民间法律 工作者郭飞熊先生也遭无理逮捕了。还只是近半年来一系列人权恶化事件中的 3个典型案例而已。

在中国,陈光诚先生以维护残疾人和农民的人权而知名,高智晟律师则以维护中国底层民众的信仰自由而著称,而郭飞熊先生,以维护中国农民的选举权、提出"非 暴力、不流血、无敌人"的维权口号而闻名。他们三人要维护的人权和公民权,本来都明明白白地写在中国的宪法上,写在中国的法律上。但是,谁要去兑现它和维 护它,谁就要遭到打击和迫害。高智晟律师先是其事务所被停业,随后他又遭到羁押;郭飞熊先生则数度入狱,并遭殴打和刑讯,目前仍处于绝食绝水状态。而陈光 诚先生则是在其辩护律师遭无端羁押的状态下被庭审判刑。在他们之前遭到迫害或被捕的,还有人权律师郑恩宠、杨在新、郭国汀、……等一长串名字。

现在离 2008年北京奥运会已不足两年了,中国政府正在为展示中国歌舞升平的景象而预作安排了。所以,其需要提前将批评政府的声音压下去。这便是他们今天要大规模镇压民间维权运动的原因,便是他们急于要对陈光诚、高智晟、郭飞熊枪打出头鸟的原因。

在这新一轮镇压中,外国媒体也遭池鱼之殃,也受到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钳制。上个月颁发的一份遭广泛抗议的对外国通讯社的《管理办法》就是其明证。这在在说 明,今天对中国著名维权领袖陈光诚、高智晟和郭飞熊的镇压,不过是一个广泛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真可谓"北京 08奥运前的提前清场"。

我们当然欢迎中国的社会和谐,我们也乐见中国的歌舞升平,我们更非无条件反对北京奥运。但是, 2008年北京奥运必须恪守奥林匹克宪章,必须恪守奥运宪章导言中有关不得借政见或信仰不同而行歧视搞迫害之普世人权准则。因此,北京奥运的"和谐",决 不能以中国人的人权被剥夺为代价,决不能以中国维权事业的"万马齐喑"为代价。

我们清楚地记得,当年全世界面对北京申奥时的重重疑虑;我们也清楚地记得,当年北京为申奥成功而作出的信誓旦旦;我们还清楚地记得,包括国际奥委前主席萨 马兰奇和您在内的许多友人对中国改善人权的殷切期待。但是,五年过去了,中国的人权状况究竟改善了多少?陈光诚高智晟郭飞熊今天的入狱难道不就是一个清晰 的指标?

罗格 先生:我们注意到,国际奥委前主席萨马兰奇曾多次提起过,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是韩国历史的转折点;我们也注意到,在今年首尔会上,您更骄傲地提到了国 际奥委当年持续 30年抵制南非种族隔离体制的举世成就。还是在这个会议上,您明确地向北京提出"奥运会的宗旨十分明确,希望看到人权得到尊重。"正是基于此,我们给您写 了这封信。

尽管我们深知国际奥委会不是政治组织,也不是人权组织,但本着奥林匹克宪章对人道主义和人类和谐发展等普世价值的推广和捍卫,我们认为国际奥委会有义务敦 促中国政府切实履行它奥时的改善人权承诺,有义务反省 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会的深刻教训,有义务在 2008北京奥运已进入倒计时的今天,为释放中国民间维权领袖陈光诚、高智晟和郭飞熊,还有中文独立笔会会员力虹、张林、杨天水、师涛,异议人士陈树庆、 许万平,……,以及一切形形色色的政治犯、良心犯和宗教犯做一些建设性的工作。

我们殷切地希望国际奥委能象当年关注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天中国的人权。

诚挚地期待着您的答复!

谢谢!

高智晟、郭飞熊法律后援团(执笔人:高寒)

2006 年10月 6日 于北京

签名网站一: http://ceo2006.org/yjgg/ ;签名网站二:http://ceo2006.org/phpBB2/ ;签名网站三: http://www.qian-ming.net/gb/

签名信箱一: mountain2008@gmail.com ;签名信箱二: gaohan2005@gmail.com

(开放签名)

--------------------

(二)你的署名稿:

这是洪哲胜的民主论坛发来的。

请象关注当年南非人权那样关注今日中国人权

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刘晓波

尊敬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

我们写此信是想提请您关注中国正在恶化的人权状况。因为,中国北京将于2008年举办奥运会,而北京政权是为避免奥运会出现麻烦而升级镇压异议运动,致使中国人权状况持续恶化,这与奥林匹克的精神和宗旨相冲突。 

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重要事实是,在今天的中国,不仅一般民众的宪法权利得不到保障,就连专职为维护他人权利的律师和法律工作者的人权也开始受到威胁。 2005年以来,维权人士、维权律师、异见人士、新闻记者、上访人士、家庭教会等,一直处在官方的骚扰、跟踪、软禁、殴打、绑架的恐怖阴影下,甚至自今年 8月以来,已经有多名维权人士被抓捕和判刑。这些案例迫切需要国际社会给予关注。

中国人权状况恶化的另一个事实是,中国政府不仅严厉管制本国的媒体,而且公然采取措施钳制自由世界媒体在中国的工作,最近发布的对外国媒体的管理办法就是明证。

北京政府这样压制人权的重要目的,显然是为了能够在2008年按照他们的标准顺利举办奥运会。他们的标准包括中国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没有抗议活动甚至反 对声音、外国人看不到任何中国的问题包括人权问题等等。为了保证2008年奥运会展现他们希望的中国,他们提前清理可能的麻烦,不仅彻底镇压政治反对活动 的异议人士,而且大规模镇压依法维权人士,因为这些维权人士所揭露的问题损害了中国政府的颜面。他们将这样的政治迫害视为2008年奥运会筹备工作的重要 内容。

就一般原则而言,我们希望中国能够举办奥运会以促进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发展和传播奥林匹克精神,但应该是一个中国公民享有安全和尊严的中国,一个所有境外媒 体能够享有基本新闻自由的中国。所以,我们无法接受一个牺牲中国公民权利和危害中国公民安全的中国,一个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系的奥运会。 

退一步讲,即便中国人权状态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能够达到普世人权的基本标准,而需要一个渐进的改善过程,但北京政府起码应该让国际奥委会和国际社会看到其主动改善其人权现状、提升其人权保护水平的切实努力。 

我们相信,这也是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和国际奥委会不愿看到、也不能接受的奥运会。几年前,国际奥委会曾因这种顾虑而拒绝北京举办2000年奥运会;后来,虽 然批准了北京举办2008年奥运会,但仍然留了强烈的人权关注。直到最近,您还联系2008年奥运会表达了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和期待。毕竟,北京如此筹备奥 运会是让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奥运会蒙受耻辱。

为此, 我们提请您公开、直接向北京政府宣示国际奥林匹克精神,制止北京政府以政治镇压不同声音的野蛮方式来筹备2008年奥运会;我们希望您向北京政府提出停止政治迫害和改善人权的要求,以便在2008年举办一个诚实和体面的奥运会。

我们请您召开国际奥委会特别会议,要求北京对其严重违背奥林匹克精神的奥运会准备工作做出解释,进而要求北京政府承诺按照奥林匹 克精神筹办奥运会。只有这样,国际奥委会才可以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维持奥林匹克运动的声誉、体面和诚信。

罗格先生:我们注意到,国际奥委前主席萨马兰奇曾提起过,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是韩国历史的转折点;我们也注意到,您在今年四月首尔举行的国际奥委会 上,更骄傲地提到了国际奥委曾持续30年抵制南非种族隔离体制的举世瞩目成就。正是在这个会议上,您明确向北京提出"奥运会的宗旨十分明确,希望看到人权 得到尊重。"

基于此,我们特给您写这封信,并诚挚地期待着您的答复!

谢谢!

2006年10月

签名人:

刘晓波(北京,自由撰稿人)
丁子霖(北京大学,教授)
蒋培坤(北京大学,教授)
胡 平(美国,《北京之春》主编)
王军涛(美国,博士)
王 丹(美国,博士候选人)
廖亦武(四川,作家)
张祖桦(北京,宪政学者)
张 伦(法国,学者)
赵达功(深圳,自由撰稿人)
张伟国(美国,《动向》主编)
李建强(山东,律师)
洪哲胜(美国,《民主论坛》主编)
陈奎德(美国,学者)
孟 浪(美国,诗人)
康正果(美国,学者)
张鹤慈(澳大利亚,自由撰稿人)
廖天琪(美国,编辑)

==================================================

发件人
liu xia

发送至
Han Gao

日期
2006年10月6日 上午3:38

主题
Re: 想直接与你沟通一下

邮送域
gmail.com
隐藏详细信息 06-10-6

高寒:好!

前天,军涛给我发来最早的文本,希望我参与修改并负责在国内征集签名。后来又与胡平、军涛一起沟通。他们二人从来没有说过这是你以后援团的名义起草的。

我在国内征集了一些人的意见之后,才决定把所有人的名字去掉。主要是为了使信件更温和,也能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胡平和军涛也都同意我的想法。我不知道胡平是否在此期间与你沟通过。但他始终没有透露你是最早的起草者和你对我修改后的文本是否同意。

今天早晨我看到你的版本后,马上与胡平通话,宣布我修改和征集签名的版本作废。但我今天下午一起来,就有人告诉我修改过的版本已经发出。

我已经给民主论坛去信,要求他们撤下那封公开信。

谢谢你来信沟通。

晓波

==================================================

发件人
Han Gao

发送至
liu xia

日期
2006年10月6日 上午9:51

主题
Re: 想直接与你沟通一下

邮送域
gmail.com
隐藏详细信息 06-10-6

晓波:

你好!

看来还是直接沟通有效,无论原来分歧多么严重。要知道,我是昨天早上才看到此稿,此刻洪哲胜已经发表了。不过,事到如今,我们也不必去考究其中的原委,恐怕是多种因素凑合在一起的误会吧。

晓波,话说回来,我深知你在国内"精英群"中的影响力,这才是我三番五次动员军涛和胡平劝说你来领衔(国内部分)的原因。看来我忙网站,还是有一些疏漏,其实,我要是当时直接与你沟通,商议,恐怕效果反而会好一些。

最后,我还是希望你和你能影响的朋友们来参与,如果你(们)愿意,我们仍旧可以作出一些技术上的处理,回到原点,让你来领衔。当然,即使你不接受此议,此次误会也算过去。我已经告知所有知道此事的朋友决不得公开此事。

谢谢你的回复!

高寒

==================================================
发件人
liu xia

发送至
Han Gao

日期
2006年10月6日 上午11:00

主题
Re: 想直接与你沟通一下
邮送域
gmail.com
隐藏详细信息 06-10-6

高寒:好!

此事到此为止。我不明白,胡平和军涛为何不与我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
现在,我已经向我征集到的国内人士发出的致歉信,不好再次请求他们签名。

我觉得你们那封信也不错。如果没有这次人为的差错,大概会作的更好一点。你我之间,以后可以继续沟通,但我决不与袁红兵、郭国汀为伍。因为我太了解他们当年在国内的作为。

这是我个人的原则。
也请你谅解。

晓波

(此说明完)

高寒 2011年2月12日于纽约

附:营救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人道救援网站:http://chinaway.org/yjgg/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