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

伊力哈木: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NTQzMDMxNw==&mid=200291954&idx=1&sn=81bb84e3988395244559c6ad088bb92f&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伊力哈木: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


2014-08-08 博雅学社

一、我的成长历程及我的人生理想

我1969年生于新疆克州阿图什县城的一个维吾尔族家庭,自小在维汉混居的政府大院长大。我爷爷那一辈是文盲,父亲则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真 正的民族知识分子,1950年代末,父亲初中毕业就被保送内地大学读书,先后在中央民族学院、北师大、兰州铁道学院深造,毕业后曾在南疆军区和地 方工作,1971年,父亲28岁时在文革期间惨死。当时我仅2岁,弟弟只有11个月,由在阿图什当汽修工人的母亲拉扯我们兄弟4人长大。父亲当年 的同学今天多已成为自治区一级的领导干部,我们虽以父亲为傲,但父亲是怎样一个人,他怎样死的,由于长辈不愿提及往事,也不懂得当时复杂的政治, 我并不知晓。

1980年,我大哥15岁时当参军,很快转入地方,期间先后在上海、乌鲁木齐,大连,北京等地的大学深造进修,先后担任阿图什市团委干部,书记, 克州组织部干部科科长,克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团委书记,州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州民政局局长,现在是克州交通局党委书记,州政协委员。 我二哥很早就进入公安系统工作,曾是最年轻的刑侦大队长,现在是克州公安局纪委书记,党委委员。除两位哥哥外,我的二嫂以及大哥和二哥的孩子,也 在公安系统工作。某种程度上,我的家庭其实是一个公安系统家庭。不过,因为我的缘故,他们这些年颇受牵连。

1985年,我16岁考入内地求学,离开故乡,先后在中央民族大学(预科),东北师范大学地理系(本科)和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研究所(硕士)就读。 在学业上,我深受施政一、陈才、张克武等教授的影响,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他们对我这个维吾尔青年的教诲,不忘他们对新疆、对维吾尔社会的真切关注, 对学术的真诚态度。

1991年,我大学毕业后,在民族大学工作,曾任系团委书记,后于1994年转入中央民族大学经济研究所发展经济学,国外经济学选读,新疆经济的 教学,期间曾于1996年自费在韩国留学,于2001年在中国巴基斯坦两国政府文化交流项目下交换到巴基斯坦国家发展研究院研究进行《新疆周边安 全环境与经济发展》问题的研究;2003年调入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系讲授《国际贸易事务》,《国际结算与信贷》,《新疆人口,资源与环 境可持续发展战略研究》,《中亚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等课程》。

1994年前后,我就开始对新疆经济和社会问题产生强烈的兴趣,除在《光明日报》,《经济参考报》,《西部发展报》等发表关于新疆问题的文章外, 还曾在中央民族大学学报,民族教育研究,新疆社会科学论坛,民族经济,喀什师范学院学报等学术期刊发表20多篇论文。早在1994年,我就提出过 在南疆喀什建立经济特区的设想。为我的专业研究能有更广阔的视野,除英语外,我还自学了韩语、日语、乌尔都语、俄语,能用上述语言进行简单日常交 流和信息获取。

在工作期间,我曾业余时间经商,在股市、合资建厂等项目上曾有过不小的收获,因为教学工作一度受限制,曾有朋友建议我彻底转行做一个商人。但在广 泛游历了中亚、俄罗斯、南亚等地区后,我目睹了大量民族冲突仇杀、政治动荡、社会转型失败等鲜活案例,这些见闻,让我逐渐产生了将全部的精力投入 到致力研究新疆问题、研究中亚问题,避免境外悲剧在中国上演的强烈愿望。

为此,我自费进行了大量社会调查,并开始系统性地进行社会学、民族学、地缘政治学的进修和自学过程,使我在经济学的视野之外,有了更广阔的视角和 分析工具。除研究前苏联东欧等失败案例外,我也曾认真研究欧美发达国家在处理和解决民族问题和社会问题的成功案例,以期能为中国社会的探索实践提 供更丰富的参考。

我深爱含辛茹苦抚养我的母亲,深爱我依然贫穷困苦的民族,深爱养育我的这片国土;我深切希望我的故乡能像内地一样富裕发达,我担心我的故乡、我的 国家陷入动乱和分离;我希望多灾多难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和谐共处、能创造灿烂辉煌文明的伟大国家。我将致力于研究新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致 力于民族间的交流和沟通,致力于探索现代转型社会中,民族和谐相处之道,作为我的理想和人生奋斗目标,我的这项事业选择,源于我出身的环境,源于 母亲的教诲,源于我受的教育和成长经历。

二、我是一个致力于研究新疆问题以及研究中亚社会经济及地缘政治的学者,虽然今天不断有人把我描述或希望我成为一个政治人物,但我始终坚持,我只 是一个学者,无意于也不希望被政治化。在学者之外,我惟一愿意的称号,是成为一个促进民族交流与沟通的使者和桥梁。

1994年起,由于经常直言批评新疆地方政府的工作失误等原因,我的教学工作不断受干扰,自1999年起,我的论文再无发表机会,1999年 –2003年,我在民族大学的教学工作一度被终止。

近几年来,随着我越发专注于新疆问题的研究和调查,并开办了汉语的"维吾尔在线"网站,不但我个人工作生活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我在新疆的亲戚、 家人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他们经常苦苦哀求我,希望我少说话,少管闲事、闷声发大财,但同时,我能看到新疆的民族问题越来越严重,民间酝酿的仇 恨在不断加剧。

我知道,我们民族像我有良好教育、开阔视野和丰富阅历的人不多,我们国家像我这样在新疆问题和中亚问题上有各种天然优势的人不多,在这个领域,有 真知灼见,有责任感的诚实正直的学者极为罕见,而中国社会将来要面临的考验却是如此险峻,因此,顶着压力继续从事我认为最有价值的事业,是我义不 容辞的责任。

社会责任的召唤和牵连家人受累,使我备受煎熬。

七五事件的民族悲剧发生后,新疆问题一下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我也成为各方关注的热门人物,并且无可避免地开始被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来对待。我不拒 绝任何人任何组织对新疆问题的关注,但我一直拒绝各种力量将我政治符号化的努力,无论它是否出于善意。

我认为,我只有做一个纯粹的学者,一个干干净净的学者,一个业余时间能对普通人提供帮助、对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公益的人,才能对我的民族我的国 家有利。

正是基于这个强烈认识,我在七五之后,因为外部环境压力,陷入经济困境时,始终坚持个人绝不接受境外机构一分钱的援助,无论是外交机构还是NGO 组织,甚至哪怕仅仅是生意往来,我都不愿挣与外国沾边的钱——我在中亚和欧美有很深厚的政界和经界的人脉资源,本可坐在家里帮人挣钱。如果我是汉 族人士,或许我可以拿这样的钱,但对我这样一个备受怀疑的公民来说,我必须对自己提出更严苛的要求,必须承受汉族知识分子无法想象的压力和考验。

长久以来,因为民族问题的敏感,在社会层面,不但汉族与维吾尔族存在隔膜,甚至在汉族知识分子和维吾尔族知识分子之间,也缺少正常的交流。隔膜和 猜疑使得愈发严峻的民族问题,居然没有起码的公开探讨,这是一种极不正常而可怕的氛围。

基于此,我于2005年末创办了"维吾尔在线",让维吾尔族和汉族人可以在一个平台上讨论交流,它当然会有激烈的碰撞交流,但我认为,争议分歧不 可怕,可怕的是沉默中的猜疑和仇恨。

为了让新疆问题引起汉族知识界的广泛关注,让他们贡献宝贵的观点和经验,在创办"维吾尔在线"后,我开始努力与汉族知识界交往,并致力于推广和介 绍维吾尔族文化和社会知识。

七五事件的悲剧和此后新疆族群之间的关系,让我看到民族仇恨和猜疑不断积累的可怕,为突破仇恨和猜疑的坚冰,我曾设想通过民间的方式发起"民族和 谐日"(或"民族和解日")的活动,以七五悲剧日为纪念日,利用暑假期间,让两个不同民族的家庭互相让自己的孩子到对方家庭生活,让未来的一代 人,在加深民族间的情感和友谊时,还能塑造出能理解和尊重不同文化的包容意识。这个想法后因种种外部原因限制未能付诸行动。

应当以理性、忍耐、宽容、温和、尊重历史、尊重现实、面向未来的态度探索民族相处之道,一开始是基于我受的教育和训练所产生的理性认识,而在不断 的践行过程中,这种态度已经逐渐成为我发乎自然的情感。

作为一个大学教师,我有将自己的观点、愿望和方法论传授给学生的强烈愿望。很少有老师还能像我这样,认真准备每一堂课的讲义和课件,长时间坚持每 周六义务向学生讲述新疆问题的公开课。

我鼓励更多的维吾尔学生投入到社会学、法学、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等专业领域的学习,以便于他们在职业选择上能更多地将个人的成就与民族和国家 的文明进步结合在一起。因为这些专业,不但可以赋予人们一种系统性的方法论,也更有助于把他们对民族单纯而朴素的强烈热情,由奔放而感性的能量, 变成一种理性、科学的态度。而这种训练和观念的养成,不但对维吾尔族人来说,是极为缺乏而宝贵的,对今天的整个中国来说,也是远远不足的。

三、我长期而持续关注的问题,是新疆和中亚两个领域。关于新疆,是转型期新疆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是新疆多民族的相处之道,是中国国情下,探 索国家主权统一完整与地方自治之间的平衡。

今天,新疆的人们在民族关系上普遍怀念计划经济时代和胡耀邦-宋汉良时代。计划经济时代,由于政府可通过资源平等公平的分配,产生良好的民族平等 感,而当时禁止人口流动,缺少产生不平等感的比较机会;胡耀邦-宋汉良时代,政治气氛宽松,虽然表面上看人们牢骚不满增多了,但内心却因为信任而 最少压抑,社会向心力极强。

19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化的快速推进,新疆经济大幅度发展,但民族间发展机会的不均等开始日益明显,尤其是维吾尔社会的转型发展出现了令人揪 心的局面。偷盗、扒窃、贩毒、吸毒、卖淫等问题,在一个有宗教信仰、对这类犯罪活动有天然文化抑制力的民族,竟然迅速严重到了整体被视为犯罪民族 的程度。"马尔萨斯陷阱"的命运竟然无情地落在了维吾尔族人身上。

与此同时,这些严峻的社会问题,竟然成为研究的禁区和空白,鲜有人敢于直面这些问题,更谈不上去做系统的社会调查分析,研究探讨应对之道。维吾尔 社会的问题,一方面使得对政府对汉族的不满不信任日益增长,另一方面,让汉族尤其是内地汉族社会对维吾尔族的歧视性印象不断加深。

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我能深刻感觉到在维吾尔社会与汉族社会之间,猜疑、不信任的巨大裂痕日益严重,尤其在青年一代,因为就业问题、身份歧 视问题,仇恨情绪普遍滋长。尤其是七五事件及此后的一系列社会互动,它不是矛盾和仇恨的爆发和宣泄,反而是一次新的积累。

问题越来越严重,却越来越没有人敢于说话,问题在于1997年后,反"三股势力"成为地方的首要任务,它带来的间接效应是,维吾尔族干部、知识分 子开始感受到强烈的不信任,普遍感觉政治空气压抑。

对一个身在北京这个法制环境更好的维吾尔知识分子来说,关注和研究新疆问题,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它早已不仅需要的是知识和专业,而首先是一 种勇气。

七五事件的爆发以及此前拉萨的三一四事件,无疑告诉人们这样一个事实,在剧烈转型时期的中国,探索出一种民族和谐相处之道,是极为迫切的任务。中 国习惯了讲政治,尤其是政治道理,而甚少真正从完善法律法规和政治艺术的角度,去完善和创造民族和谐相处的环境,此外,关于民族和谐相处的技术性 问题,国内不但几乎没有人涉及,甚至没有这样的意识。

任何美好的政治动机和政治愿望,都离不开一系列精细而周到的技术性支持,尤其在中国,往往习惯于以不计代价的政府大规模组织和动员社会资源,来替 代持久而耐心的技术性安排。而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多民族多元文化实体,在精细地平衡处理民族利益,技术性地创造民族包容与和谐共处上有其独到的经 验,我始终认为,我的探索和努力是有价值的。

关于民族自治,随着民族问题在中国日渐成为一个敏感和紧迫问题,从反分裂角度着眼,以吸取民族政策失败国家经验教训,反思中国民族政策的探讨越来 越多,但多隐含着强烈的汉族中心主义思想,带有典型的管制思路,它实质上是为近年来地方民族政策失败的辩解和背书。而国外那些成功地解决或缓和了 民族矛盾、化解了民族分裂危机的大量经验案例,却无一进入这些研究的视野,对学界的这种误导决策者的倾向,我深以为忧。

关于中亚的研究,是我个人的兴趣和地缘关系的缘故。作为新疆问题的自然延伸,我必须关注中亚国家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未来走向,因为中亚与新 疆不但有广阔的边界,更有语言文化和宗教的亲缘关系,多民族跨境而居,新疆与中亚,牵一发而动全身。

此外,从地缘战略角度,研究中国如何在中亚的政治、经济、文化领域施加有效影响,使中国在获得地缘安全地位的同时,能最大程度对中国和中亚双方有 益。也是我的兴趣所在。

我不但因为语言便利有长期持续的知识积累,而且在游历中,在当地政商两界积下了广泛的人脉资源,此外还有成功的经商经验,这都是我与国内一般中亚 研究者不同的地方。因为有更贴近的资源、信息和经验,在探讨中亚问题上,相对我也更容易获得当地的认同。

因为这种特殊的优势,我不但帮助不少汉族商人成功地在中亚投资牵线搭桥,也还为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在当地拓展市场穿针引线,解决各种棘手的麻烦和 问题。

我深以为,中国在中亚如何施加影响,是一个远未认真系统梳理总结的课题,中国在中亚应当有一番更有成效的积极作为。

四、"维吾尔在线"是我个人创办的网站,它的宗旨是,让全国各族人民和世界了解新疆,了解维吾尔族,让新疆各民族人民了解这个世界,促进族群之间 的相互了解,促进对话。管理上,反对发布任何主张独立、分裂及不负责任的煽动性言论,反对发布颠覆国家的言论。

"维吾尔在线"的创办,是因为我发现在网上和搜索引擎中,存在大量煽动仇恨和攻击维吾尔族人的言论后,深感维吾尔族和汉族人互相隔膜太深,完全缺 少沟通和对话平台。汉族和维吾尔族网民往往只有各自隔空的发泄,却没有机会面对面交流讨论,认真倾听对方声音的机会。

此外,中国全社会议论维吾尔人的多,但对维吾尔社会拥有基本常识的人却不多,对一个多民族国家来说,这是很不应该的情形,别人未做,我就当填补这 项空白。

在管理上,维吾尔在线反对发布任何主张独立、分裂及不负责任的煽动性言论,反对发布颠覆国家的言论。但不禁止直陈新疆或其他地方社会时弊的文章, 只要其用意是好的,内容是真实的。

尽管如我事先所料,有时候汉族"愤青"和维吾尔族"愤青"在论坛上争论得不可开交,但我始终坚持认为,分歧与对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隔绝交流的机 会,只要有交流,总会取得共识。事实上,尽管有过不少汉族网民也曾指责我言论过激或偏袒不公,但我还是赢得了他们当中不少人的尊重:我不赞同你的 看法,但我理解你的动机和良好用心。

"维吾尔在线"除了是一个交流的平台和意见的平台,它还是一个公益事业的平台。近些年来,被犯罪分子拐骗、绑架和诱惑的维吾尔儿童,在内地从事扒 窃的社会问题日益严重,它不但对当地人的安全感构成威胁,也严重损及了维吾尔的整体民族形象。然而这个人所共知且成为日常关注度极高的社会问题, 竟然因为敏感性,没有一家媒体敢于披露,没有一个组织和机构勇于系统性地解决这个问题。每个孩子都是国家的珍宝、社会的未来,无论他是何族群。

为此,我在"维吾尔在线"搭建了一个救助维吾尔流浪儿童的平台,积极与各地民间反扒组织联系,对流浪儿积极提供救助和法律援助。同时也促成《凤凰 周刊》公开报道此事,使得新疆政府开始有了将救助流浪儿纳入议事日程的积极举动。

此外,我也将"维吾尔在线"作为一个影响和争取维吾尔社会意见的工具。今天的维吾尔社会,除了官方正统刻板的舆论外,能直面维吾尔社会面临的真实 问题,同时又是一种理性的、温和的、建设性的声音,完全没有,而海外却从来不乏以煽动性言论"正视"社会问题的声音。在新疆面临着民族矛盾激化危 险、讨论民族问题时观点容易极端化的大环境下,用我们理性、健康的声音与极端化的声音争夺观念的市场,影响社会情绪向好的反向发展,是我认为最重 要的任务和使命之一。

因为"维吾尔在线"的独立性以及维吾尔社会完全没有类似的网站,它还是在不断的争议中让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了它的社会功能和效果,网站的知名度和影 响力日渐增强。在创办"维吾尔在线"的过程中,我承受了极大的压力,网站一次次被强行关闭或遭到无端攻击,我也经常因此被关心被谈话。正是因为同 类性质中唯一的网站,我坚信"维吾尔在线"这个网站的价值无可替代,我是在做一项正确的事业。

结语

作为一个维吾尔族知识分子,我天然对自己的民族心怀强烈的感情,尤其是历史和环境的原因,她的落后,她的困苦,使我时刻无法心安。我对自己的国 家,同样心怀强烈的感情,尤其是当我游历了几十个国家后,才更能体会,强烈的家国情怀早已溶入我的血液。无论是我的民族还是我的国家,她的痛苦她 的荣耀,就是我的痛苦我的荣耀。

今天的新疆,以及其他的地方,民族问题在特殊的时代成为前所未有的特殊考验。无论是基于情感还是基于理性,我都很难接受其中的任何一部分被分离出 去。在民族问题上,我不反对民族的自然融合,因为这是社会的自然规律,就历史而言,汉族、维吾尔族都是多个民族源头融合的产物,但我反对安排和设 计出来的民族融合。本质上,以行政塑造的民族融合,是在以强力制造分裂,以宽容鼓励的多元化,才是促成互相融合影响的纽带。

解决民族问题,只能从探索民族自治之路的方向着眼,使中国成为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国家。

从今天中国的社会治理角度来说,多民族多元文化的现状,增加了社会转型时期问题和困难的复杂性,但从文化和创造力的角度来说,则对其中的任何一个 民族来说,都是一笔无法估量的共同财富。无论是纵向看中国自身的历史,还是横向看今天的世界,越是有文化多元性和包容性的国家,就越有强大而丰富 的创造力。

而任何一种刻意强调其文化独特性和优越性,而不断对其固化统一或排他的观念,都是封闭部落社会的思维,它必然导致被刻意强调和保护的文化的内在生 命力的死亡。

中国宪法中关于民族自治的规定,为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并存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框架,但在实践层面,还需要逐渐摸索探讨,在法律法规上逐步落实。我们 应当勇于借鉴国外各种成功经验中的规律,总结出适合中国的办法。

我深信,只要有面对未来的智慧和胸襟,有直面现实的勇气,中国一定能探索出一条尊重中国历史、符合中国国情、在国家的统一完整和民族自治之间取得 一种理想平衡的民族自治的路径。

虽然,我已连续几年受限不能到新疆,但我深信,我亲眼见到中国最近几十年来深刻而巨大的进步和变化不会就此止步,我深信我的努力和探索,会成为这 个国家进步的一部分,我将以此为傲。


Chang Ping 长平 @chang_ping 2009-08-23 18:31:10 UTC
RT @zengjinyan: 许志永、庄璐、伊力哈木回家的消息让我眼睛发潮。从监狱回家,好。但很可能家会被变成监狱,他们要面对的,是不可预测的艰难。当初高智晟缓刑,大家高兴, 后来发现他及家人受到的虐待折磨,还不如当初他被判实刑,我多次与国保讨论过这个问题,胡佳3年半回来 ...

Chang Ping 长平 @chang_ping 2014-01-22 00:17:43 UTC
RT @wlixiong 至北京时间2014年1月22日上午8时,《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签名达到1,227人

中文热推机器人 @iruitui 2014-01-22 07:59:09 UTC
RT @zhangwei8964:RT @Edourdoo: RT @chang_ping: RT @wlixiong 至北京时间2014年1月22日上午8时,《关于要求立即释放伊力哈木教授的联署》签名达到1,227人

Chang Ping 长平 @chang_ping 2014-03-03 02:31:44 UTC
《阳光时务周刊》曾以封面专题的形式深度剖析了新疆问题,其中包括了黄章晋、王力雄等人的文章,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吐尔文江·吐尔逊的专 访和论述、以及对在内陆学习的新疆学生、新疆小贩、维吾尔族流浪儿童的特写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4/03/%E5%A5%87%E9%97%BB%E5%BD%95-%E6%96%B0%E7%96%86%E6%80%8E%E4%B9%88%E4%BA%86%EF%BC%9F/

He Qinglian @HeQinglian 2014-03-03 02:44:22 UTC
郑重推荐黄章晋文。他关于维吾尔社会马尔萨斯陷阱效应外溢、以及维吾尔族群陷入失败社会的分析,现实沉稳。汉族面临同样问题,一直通过移民方式外 溢。RT @chang_ping 《阳光时务周刊》曾以封面专题的形式深度剖析了新疆问题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4/03/%E5%A5%87%E9%97%BB%E5%BD%95-%E6%96%B0%E7%96%86%E6%80%8E%E4%B9%88%E4%BA%86%EF%BC%9F/

伯格 @z_bg 2014-03-03 02:47:12 UTC
@HeQinglian @chang_ping 好

滑翔戟 @gliderhook 2014-03-03 03:20:07 UTC
何老师,黄文中提到补救措施之一是大力推广双语教育,本人愚见却是大缪。当前双语教育,一是为去伊斯兰而反伊斯兰,维人拒绝,二是硬扭的瓜不甜, 据我了解 学校里维汉基本不来往。所以补救措施应是大力修改双语教育,特别是提倡伊斯兰自治教育。@HeQinglian @chang_ping

He Qinglian @HeQinglian 2014-03-03 03:29:14 UTC
他提的办法权当医死马吧。失败国家无药可医,失败社会也同样如此。是谁将他们逼入失败社会境地?我记得好几年前说过,维持社会的四大支柱如生态环 境(生存 基座)、道德系统、生存机会等三大支柱已近崩溃,完全依靠强权维系。如果强权崩溃,社会可能瓦解。RT @gliderhook

滑翔戟 @gliderhook 2014-03-03 03:45:59 UTC
@HeQinglian 刚才还有一点,就是黄文里已提到的双语教育本质上就是单语教育,我觉得很悲哀。假如这个双语是维语加英语或法语,我想维人还是乐于接受的。我们的汉语,现 在糟蹋最贱的就是大陆人自己。看看所谓孔子学院,不过是教些写书法、包饺子、三字经,他敢提儒家思想里的反专制内容吗?

亭中人 @taihe 2014-03-03 03:46:24 UTC
@chang_ping 还记得那些期。现在想问起的是,《阳光》何时能够复刊啊?

Wayne @Waynexg 2014-03-03 05:07:32 UTC
@HeQinglian @chang_ping 共產黨的極權統治以及它對宗教信仰的蔑視,註定它解決不了民族問題而只能加劇民族矛盾。解決問題的根本只有剷除共產黨。

枫红老羊 @zfcobra 2014-03-03 05:25:59 UTC
mark RT @HeQinglian: 他关于维吾尔社会马尔萨斯陷阱效应外溢、以及维吾尔族群陷入失败社会的分析,现实沉稳。汉族面临同样问题,RT @chang_ping 《阳光时务周刊》曾以封面专题的形式深度剖析了新疆问题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4/03/%E5%A5%87%E9%97%BB%E5%BD%95-%E6%96%B0%E7%96%86%E6%80%8E%E4%B9%88%E4%BA%86%EF%BC%9F/

张生 @gfwtip 2014-03-03 12:43:34 UTC
@HeQinglian 國安委和恐怖活動有何關聯?

zhe zhang @BelieveZhangzhe 2014-03-03 16:12:13 UTC
@HeQinglian @gliderhook 按您的意思汉人最好还是计划生育?汉人计划生育只能要一个,少数民族多生还有奖励,少数民族犯罪轻判,说汉人欺压,在北京买切糕的强买强卖都管不了,还欺 压他们了?说汉人移民,在中国的土地上自由迁徙都不行?

zhe zhang @BelieveZhangzhe 2014-03-03 16:14:54 UTC
@gliderhook @HeQinglian 真逗了,少数民族地区怎么不学自己的语言了,藏语维吾尔语明明都有课,自己学不好赖汉语教学?也不想想西藏新疆有多少人一辈子不能出国,不学汉语只学英 语,逗闷子呢?

He Qinglian @HeQinglian 2014-03-03 16:20:10 UTC
回你这种情绪帖非我所愿。我改天写文章谈全球失业现象严重下的中国失业(包括新疆西藏)。人与动物不同,生育后代时得考虑后代的幸福与将来。你出 生的土地 有你的天赋人权,但要到别人(包括少数民族)的土地上去,就得考虑他人的容纳能力。@BelieveZhangzhe @gliderhook

zhe zhang @BelieveZhangzhe 2014-03-03 16:23:24 UTC
@HeQinglian @gliderhook 您的文章曾拜读过雾锁中国,感觉写的很好,虽然过去很多年ian,有些许地方进步,但问题依然存在,也曾向朋友推荐过,谢谢您的回复,民族问题少数民族认 为被欺压,汉族同样觉得不公平,我就受过两少一宽的亏

luker @luker18576759 2014-03-03 16:24:28 UTC
@HeQinglian @BelieveZhangzhe @gliderhook 正是因为人要为后代考虑,如果你不觉得生命有价值,那自然的选择就是杀光其他人,获得本人,本民族的发展空间。本身考虑后代没问题,关键是为了这个你容忍 什么事情,这个容忍度决定了自己的欲望的代价

luker @luker18576759 2014-03-03 16:25:38 UTC
@HeQinglian 分析如下,杀光别人或者最大程度的压缩对方空间,既能保证当期自己的收益,又可扩展后代的空间,诱惑是很大的。而反制手段能有什么?

He Qinglian @HeQinglian 2014-03-03 16:26:17 UTC
续上推:你的道理好比说,兄弟两家分家时得到的财产相近,甲家拼命生子,几代后子孙多贫穷;乙家少生少育,保证孩子获得好的生长条件,几代后家境 好。甲家 说,我家人多,必须到你家趁食。我们一个祖先,你家就是我家,我有来的权利。RT @BelieveZhangzhe @gliderhook

langzichn @langzichn 2014-03-04 13:02:22 UTC
RT @chang_ping: 《阳光时务周刊》曾以封面专题的形式深度剖析了新疆问题,其中包括了黄章晋、王力雄等人的文章,维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吐尔文江·吐尔逊的专访和论述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4/03/%E5%A5%87%E9%97%BB%E5%BD%95-%E6%96%B0%E7%96%86%E6%80%8E%E4%B9%88%E4%BA%86%EF%BC%9F/

汪艳芳 @veasareen 2014-09-19 06:33:27 UTC
思念老朋友(之一):2005年,我和唐荆陵律师在广州第一次见面。那时,我们都还年轻。那时,我们都未曾认识主。那时,我们都以为自己是这个民 族的良心。 pic.twitter.com/qhJZqEwQ7Z

江天勇 @jtyong 2014-09-23 04:07:19 UTC
【中共只想制造问题,没有想解决问题】对于伊力哈木、海莱提等亲中维人遭遇审判判刑,很多人觉得中共傻、不会办事、不懂得如何解决民族问题。我劝 有此想法甚至想献计献策的朋友,打住!喜欢暴力的中共只想制造问题矛盾,以便放手使用暴力!

xiaosea @xiaoangles 2014-09-23 09:03:40 UTC
@degewa @PhilipWen11痛,像伊力哈木.土赫提这样温和的人都判无期不敢想象将来的新疆。看到高智晟出狱后的情况,无法想象伊力哈木在监狱的生活。暴政 是让所有人都生活在恐惧之中

懶鬼 @jk_lazzy 2014-09-23 10:12:24 UTC
@hu_jia 伊力哈木教授在維族社會有很高的聲望,因為維族人的身份,在微博上面對無數職業和非職業的謾罵和侮辱,從未見過他口出惡言。他不停地向大陸的民眾解釋維族 人在新疆的生存環境。這樣一位努力解決和化解民族仇恨的溫和的學者,卻被判無期徒刑。共產黨是給自己的子孫判了殘酷的死刑!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0:28:50 UTC
10月1日国殇日、10月10日国庆节 https://plus.google.com/events/coc1knk80f82kgsid07jorv2he4 宣传卡片图片下载 @tangzhimin @Suyutong @bai_wendy @cement2010 @chenweiyong @hhhjh5 @ShengXue_ca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0:30:46 UTC
这个自吹"世界主义"的分裂分子,同时有如此说。自打巴掌。>@LynxEvil 首先關注的是自己生活圈的人。 @killerdarkGhost @ygd432113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1:11:51 UTC
你认为住在香港就要关心香港,因为香港人与你有共同利益。爱国主义也是一样,是爱故乡的不同层次而已。所有中国人都有共同利益:驱逐共匪,恢复中 华。 @LynxEvil @killerdarkGhost

何士林 @heshiabc 2014-09-23 11:19:39 UTC
@tengbiao: 在伊力哈木被捕前两个月,他开车带孩子及妻子外出时,遭三名秘密警察驾车冲撞车尾部,国保辱骂他并发出死亡威胁:"撞死你全家!"这次事件之后,他写了一 份遗书,特别嘱咐家人,即使被秘密警察弄死,"不要认为是汉族人杀死我的,不要把这个仇恨加在两个民族之间。"

美国之音江河 @VOAJiangHe 2014-09-23 11:20:18 UTC
"@hu_jia: 重温。RT@yyfcxo 伊力哈木: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3NTQzMDMxNw==&mid=200291954&idx=1&sn=81bb84e3988395244559c6ad088bb92f&scene=2&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d … pic.twitter.com/xDiX26m9Zm

Chang Ping 长平 @chang_ping 2014-09-23 11:40:31 UTC
分裂国家不是罪!正在写明天发表的评论:1. 伊力哈木公开反对分裂,为何偏要让他"分裂"?2. 即便主张分裂,也不是犯罪。呼吁颠覆政权、分裂非罪化。

Sonething News @sonething_news 2014-09-23 11:40:32 UTC
音频:李方平谈伊力哈木案一审判决. http://shortr.link/oMR8m. #Chinesesimplified #Multimedia

中國民報 @chinaminbao 2014-09-23 11:43:49 UTC
維族學者判刑 世維:政治迫害: (中央社記者高照芬台北23日電)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今天表示,維吾爾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遭判無期徒刑,是典型政治操縱司法的「政治迫害」。 http://bit.ly/Y0JYch

公宁1994 @ggnn9 2014-09-23 11:44:08 UTC
@chang_ping @jk_lazzy 用独立吧,只有邪教政府喜欢用分裂。

新頭殼|先驅媒體 @NewTalk_Tw 2014-09-23 11:45:04 UTC
中國維族學者伊力哈木一審被判無期徒刑。據他的律師表示,早在一審宣判前,多位駐中國使館外交官申請旁聽判決,但都未獲准。 http://fb.me/6PENcmzZD

楊匡 @Shark8964 2014-09-23 11:47:09 UTC
還有甚麼好修正的,明明就是無罪之身,為何要委曲求全?!RT @Misstingfan: 今天早晨的微博,还是有蛮多声援伊力哈木的。当局该明白这说明判决不得人心,只不过是一审,还来得及修正错误。

互动专区 @Qi_Zhongwen 2014-09-23 11:48:59 UTC
#jasoube 視頻:維吾爾族敢言學者被判無期徒刑: 向來言論溫和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被判無期徒刑。 http://bbc.in/1v3VG1q

微汇报 @weihuibao 2014-09-23 11:49:17 UTC
热点文章:《你问我答: 什么是联邦制?》 http://wehuibao.com/docq/63570

VOAChinese @VOAChinese 2014-09-23 11:49:36 UTC
国际特赦称中方对伊里哈木的判决"可耻": 人权组织国际特赦发表声明指出,杰出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中国法院以"分裂国家"罪名判处无期徒刑是对司法的侮辱。该组织要求中国政府立即无条 件释放这位力图在新疆维吾尔族和汉族... http://bit.ly/1C9KnIk

王力雄 @wlixiong 2014-09-23 11:57:03 UTC
请教懂中国法人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是指凡伊力哈木名下的财产都要没收?还是在他的全家财产中,妻子与三个孩子各有五分之一,只没收属于伊力 哈木的五分之一?如果凡是他名下的财产都没收,他作为户主,财产(包括北京住房)基本都是他的名,没收后会把他妻儿赶出家门吗?

Joshua Rosenzweig @siweiluozi 2014-09-23 12:01:29 UTC
转刘晓原律师 @liu_xiaoyuan 的微信(1/2):公诉机关指控伊力哈木从2006年开始组织成立分裂国家的犯罪集团,从事分裂国家的犯罪活动。但案件证据显示,警方是在2009年9月 20日对他立案侦查,他与集团成员在2014年1月中旬才被抓捕。

Lennon Ying-Dah Wong @lennon_ydwong 2014-09-23 12:01:43 UTC
畜生政權!"維族知名學者伊力哈木 被判處無期徒刑|Next Magazine" ( http://twitthat.com/9Xz8E )

Joshua Rosenzweig @siweiluozi 2014-09-23 12:01:55 UTC
转 @liu_xiaoyuan 的微信(2/2): 伊力哈木在庭上称,他2006年创办网站前就被列入警方监控对象。那么,一个长期遭到严密监控的大学教师,还能组织起一个犯罪集团,从事分裂国家活动长达 八年吗?即便是从警方立案之日算起到抓捕之日止,也有四年四个月之久。这说明了什么呢?

天空 @sftk123 2014-09-23 12:01:55 UTC
转陈建刚律师微信、为伊力哈木的妻子筹集一点生活费方式安心——伊力哈木的太太古再丽努尓.艾力目前月薪不足三千元,要负担两个孩子。她的银行账 号(中国建设银行):6227000011200192490 古再丽努尔.艾力。 pic.twitter.com/8B3DyLrEWc

懶鬼 @jk_lazzy 2014-09-23 12:02:15 UTC
@liuxj1975 @Tom200 @hu_jia 我與伊力哈木先生互不相識,祗是微博上互相關注的網友。數年前,經常看他的微博,從而了解到新疆真正的狀況。他幾乎每天都面對無數的侮辱與謾罵,我們都看 在眼裡。他非常認真地向漢人解釋新疆民眾真實的生存狀況,這樣的人會是暴力份子嗎?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02:35 UTC
中共国外交部回应刘少奇主席被打死:革命司法机关公正批斗 - 搜狐 http://goo.gl/fb/pzGTs3 http://cn.beduac.de @newstalk_LL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07:17 UTC
是和你一样的共狗吧。>@nmgshigang 微博上新疆汉人对判决是一片叫好之声,这是最应该值得关注的现象。 @niubai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08:10 UTC
分裂国家当然是罪,但鼓吹分裂只是错误言行而不是罪行,言论应该自由。>@heshiabc 分裂国家不是罪!正在写明天发表的评论:1. 伊力哈木公开反对分裂,为何偏要让他"分裂"?2. 即便主张分裂,也不是犯罪。呼吁颠覆政权、分裂非罪化。 @chang_ping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08:30 UTC
RT@jtyong :【中共只想制造问题,没有想解决问题】对于伊力哈木、海莱提等亲中维人遭遇审判判刑,很多人觉得中共傻、不会办事、不懂得如何解决民族问题。我劝有此想 法甚至想献计献策的朋友,打住!喜欢暴力的中共只想制造问题矛盾,以便放手使用暴力!"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09:05 UTC
RT @YaxueCao: 伊力哈木的父亲是第一代维族大学生,在多家内地大学学习后返回新疆,28岁时死于文革暴力。当时伊力哈木两岁。今天伊力哈木被判无期。中共的暴戾与野蛮一 脉相承,丝毫未变。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09:40 UTC
共匪继续作恶,恐怕导致的后果比失去新疆更加严重。>@straightbar 伊力哈木被判无期,中国被判永远失去新疆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15:52 UTC
好人、聪明 >伊力哈木:在广泛游历了中亚、俄罗斯、南亚等地区后,我目睹了大量民族冲突仇杀、政治动荡、社会转型失败等鲜活案例,这些见闻,让我逐渐产生了将 全部的精力投入到致力研究新疆问题、研究中亚问题,避免境外悲剧在中国上演的强烈愿望。 @VOAJiangHe @hu_jia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17:31 UTC
共匪本来想把伊力哈木这些维族青年培养成奴才,但人性对自由和真理的追求使他脱离了共匪洗脑教育的陷阱。他显然是个爱国者,爱新疆,爱维族,也爱 中国。共匪总是最积极最残忍地迫害爱国者。 @VOAJiangHe @hu_jia @suyutong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18:17 UTC
别忘了89学运时也有个维族青年勇敢地站出来,吾尔开西。 @VOAJiangHe @hu_jia @Suyutong

Hu Jia 胡佳 @hu_jia 2014-09-23 12:18:55 UTC
维吾尔良心。@lihlii #伊力哈木:在广泛游历了中亚、俄罗斯、南亚等地区后,我目睹了大量民族冲突仇杀、政治动荡、社会转型失败等鲜活案例,这些见闻,让我逐渐产生了将全部的 精力投入到致力研究新疆问题、研究中亚问题,避免境外悲剧在中国上演的强烈愿望。@VOAJiangHe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20:02 UTC
伊力哈木:我深切希望我的故乡能像内地一样富裕发达,我担心我的故乡、我的国家陷入动乱和分离;我希望多灾多难的国家是一个多民族和谐共处、能创 造灿烂辉煌文明的伟大国家。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20:11 UTC
>我将致力于研究新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发展,致力于民族间的交流和沟通,致力于探索现代转型社会中,民族和谐相处之道,作为我的理想和人 生奋斗目标,我的这项事业选择,源于我出身的环境,源于母亲的教诲,源于我受的教育和成长经历。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20:58 UTC
更重要的是他是中国良心,也是人类的良心。 @hu_jia @VOAJiangHe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29:46 UTC
真正的爱国者 >伊力哈木:我对自己的国家,同样心怀强烈的感情,尤其是当我游历了几十个国家后,才更能体会,强烈的家国情怀早已溶入我的血液。无论是我的民族还 是我的国家,她的痛苦她的荣耀,就是我的痛苦我的荣耀。无论是基于情感还是基于理性,我都很难接受其中的任何一部分被分离出去。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30:58 UTC
>伊力哈木:在民族问题上,我不反对民族的自然融合,因为这是社会的自然规律,就历史而言,汉族、维吾尔族都是多个民族源头融合的产物,但 我反对安 排和设计出来的民族融合。本质上,以行政塑造的民族融合,是在以强力制造分裂,以宽容鼓励的多元化,才是促成互相融合影响的纽带。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31:38 UTC
伊力哈木的这篇文章,句句都让我赞同。他的研究和思考是非常深入的。 >伊力哈木:解决民族问题,只能从探索民族自治之路的方向着眼,使中国成为一个多民族多元文化的、具有强大吸引力的国家。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32:20 UTC
自治不能仅限于民族层次,应该是全国居民不区分种族,在所有地理区域层次上的全面自治。而这一点是共匪绝不会答应的。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40:25 UTC
独立和分裂是两回事。欧美媒体报道中提到乌克兰东部俄罗斯裔武装,都说是"分裂主义者"。>@ggnn9 用独立吧,只有邪教政府喜欢用分裂。 @chang_ping @jk_lazzy

lihlii @lihlii 2014-09-23 12:41:55 UTC
强调什么宗教,一个民族只能信一种教正常吗?如果只搞伊斯兰教育,那种族隔阂会更加深而已。多语种自由办学才是正 道。>@gliderhook 据我了解学校里维汉基本不来往。所以补救措施应是大力修改双语教育,特别是提倡伊斯兰自治教育。 @HeQinglian @chang_ping

世界人权宣言抄写 将留言和手抄纸张的图片用电邮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blogger.com 即可张贴到 http://udhrhw.blogspot.com ,或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gmail.com 由管理员转发至两个博客。建议在邮件标题中写明你想公布的网络身份(如推特、微博帐号,电邮地址等)、昵称或姓名、以便于避免重复搜集发 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