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蘇曉康:新戰國策:港台疆藏縱論

反抗联盟的基础共识必须是反对分裂国家的,否则只会制造更大乱局。且易为中国大陆最大多数人民接受并号召团结。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808341132517693/permalink/951710071514131/

"新戰國策:港台疆藏縱論" 是一篇論述香港及中國,台灣,西藏,新疆很重要的文章,觀點新穎,一針見血。撰寫人蘇曉康是中國80年代就很出名的調查記者。他是影響巨大的電視紀錄系列 片《河觴》的主要撰稿人,《河觴》於1988年夏播出,直接影響了起碼兩代中國人(包括我與我父母),觸發了八九民運。

蘇在這篇文章寫道:"九七後中共對香港悄然實行的「蠶食」政策,恰是在新疆、西藏推行了半個世紀之久,而獲得成功經驗,再拿到香港來做的。所以香港人是從 新疆、西藏的今天,看到了他們的明天。

今天「一國兩制」在港台已經消亡,我倒覺得,西藏、新疆的人民,應該接過它來,要求「一國良制」,即要求落實憲法中規定的「民族自治」,也就跟內地漢人的 「憲政運動」連成一氣,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

蘇批評西藏流亡政府推行的"中間道路"已成"一盤死棋",號召"港台疆藏四地結成反抗聯盟"。 在最近一次藏人西藏復國活動家,學者,及前政治犯李科先(Lukar Jam Astock)與蘇先生的討論中,我建議應該把南蒙古加入此聯盟。李科先在把文章翻譯為藏文時加了這段話:"上次我在美国专访本文作者,我们一整天讨论各 方面问题,在我请求翻译这篇文章的时候,当时Rose Tang 女士提醒我们,能不能译文上把南蒙古也加入【港台疆藏四地结成反抗联盟】里面?作者当面答应:'这是理所当然' 。他说:'我当初没有提南蒙古,因为南蒙在海外还没有形成一个足够的能力空间'。所以译者【港台疆藏四地结成反抗联盟】里面加入'南蒙古'。

"新戰國策:港台疆藏縱論"中文原文,刊載《開放》雜誌2014年11月號: http://open.com.hk/content.php?id=2108#.VO1xVyhrnyg

蘇曉康最近關於此觀點講話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mRzwrySmXM

《河觴》六集視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

中央集權的腐敗、枉法、顢頇,才是所有苦難的總根源;而權貴得逞 的秘訣,只有一個,即憲法懸空。如今內地幾成糜爛,邊陲反而是燈塔,照亮著幽暗大陸。
open.com.hk

http://open.com.hk/content.php?id=2108
新戰國策:港台疆藏縱論
作者: 蘇曉康
更新於︰2014-11-15

中央集權的腐敗、枉法、顢頇,才是 所有苦難的總根源;而權貴得逞的秘訣,只有一個,即憲法懸空。如今內地幾成糜爛,邊陲反而是燈塔,照亮著幽暗大陸。


●這樣的漢藏友好會議在歐美開過多次。大大
提升了海外漢藏民族間的融合與了解。

春天台北才飆過「太陽花學運」,秋天香港又起學生「雨傘革命」,北京氣急敗壞宣稱「大陸決定台灣前途」,又頒「香 港白皮書」,卻已難掩「大一統」之 破局,內外交困。今天我們看到,北京對鞭長莫及的台灣極盡訕笑,對有所忌憚的香港百般忍耐;但在其完全控制下的新 疆,維族反抗已暴力化,而西藏則發生超過 百人自焚慘劇。所有這些,其實還是憲政危機——北京這個中心已經「禮崩樂壞」,喪失了處理中心與邊陲的正當有效的一 個法度。

四個邊陲同命運

香港的今天,恰是拉薩的昨天,脈絡一目了然。最早起來抵抗這個「大一統」的是藏人,由僧尼帶領的和平示威遊行,從 一九八七年起勃發,至今已有三千五 百餘人被捕關押;更突出的事件,是一九八九年三月的拉薩「鎮暴」,甚至在「天安門屠殺」之前。那時,香港尚在「擺脫 英國殖民回歸祖國」的興奮之中,台灣因 政黨輪替而本土意識剛剛成為主流話語,而新疆的主體性尚未覺醒。二十五年下來,邊陲烽火連天,中共對疆藏兩外族已不 圖安撫,只憑武力血腥靖邊。

九七後中共對香港悄然實行的「蠶食」政策,恰是在新疆、西藏推行了半個世紀之久,而獲得成功經驗,再拿到香港來做 的。所以香港人是從新疆、西藏的今 天,看到了他們的明天。來自香港的台灣學者梁文韜,解構北京的「港台策略變異」:每天有一百五十個中國人可到香港定 居,但不是旅遊,審批權是在中國手裡; 在香港住七年,就可以正式拿到香港身分證,故香港的人口結構一直被改變,這也是為什麼梁振英做的再爛,都還有基本的 三成左右的人支持他;香港的自由行,已 經把香港淹死了。這是他歸納的第一點,以「人流」(移民)「錢流」(控制金融)淹沒香港;第二點是「消滅邊界」,將 香港、澳門、珠海和深圳,捆綁成「珠三 角經濟整合體」,串成一日生活圈,只要兩個小時就可往來,即把港、澳「中國內地化」。

那麼台灣呢?又是從香港的今天,看到他們的明天。正因為香港的淪陷,垂範成惡例,才激出台灣抵制「服貿協議」的 「太陽花」學運——他們擔心的也是兩 點:移民和金錢。最近台灣爆發的鼎新集團黑心油事件,電視上名嘴們都在說一個新詞「紅頂商人」,指這二十幾年在大陸 上發了橫財的台商,如鼎新魏家、旺旺中 時之流,正是馬英九所稱道的「鮭魚返鄉」變「吃人鯊魚」,其實是把在大陸上橫行了二十年的「權貴」勢力引入台灣,通 吃兩岸三地,令港台的升斗小民們,霎時 跌入大陸上億萬貧民一般的境地。這才是「中國崛起」的本質;而且中國不僅沒有「分裂」,它得勢了就要開疆辟土,即一 種專制的對外擴張。

北京「禮崩樂壞」

兩岸三地之人,不是馬上就體驗到某種「共損共榮」嗎?那是不是一種小「全球化」呢?相比之下,唱什麼「台獨」「港 獨」「藏獨」,想一走了之,都是過於輕鬆便宜的耍嘴皮子而已。君不見,鄧小平當年設計的 「一國兩制」,因為時過境遷,中南海竟然自己主動把它廢弛。

誰都知道,在香港搞「一國兩制」試驗田,是做給台灣看的。可是二○○四年國民黨競選輪替失利,敗選的連戰第二年就 去大陸拜見胡錦濤,令北京看到,以 金錢和族群矛盾,即收買權貴、扶植國民黨(外省人),來牽制台灣的獨立傾向,可以取代「一國兩制」的功能;演變到今 日,就是一句話:「人民幣跨海,金融系 統接通,買下台灣」。同樣,國民黨也意識到,唯有借助中共的龐大經濟實力,才能維繫它在台灣的執政。從今天馬英九不 情願地讓連戰的兒子連勝文競選台北市 長,就可以倒推出來這個轉換,它早就在二○○五年啟動。所以台北選市長和二○一六年的大選,台灣選民其實是在跟北京 打選戰。

事實上,港台在中共的棋局裡,一直互為因果。無須對台灣做「一國兩制」的示範,便令其對香港的政策可以背棄、胡 來、強硬。這才是《香港白皮書》的政 治背景,北京可以說出這麼霸道的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中央授予多少權力,香港特別行政區 就享有多少權力,不存在『剩餘權 力』」。台灣人怎能讀不出它的話外音?台北《風傳媒》發行人王健壯在他的專欄裡解讀它:

其一,「阿爺」終於露出了高高在上的嘴臉在教訓你;其二,「阿爺」教訓你的口氣就像主子在教訓奴僕,「我給你多 少,你就有多少,別癡心妄想還要更 多」;其三,「阿爺」還威脅你,說現在給你的那些有限權力也不是「固有的」,言下之意即是,你今天有,不保證明天還 有,「阿爺」隨時可以收回他給你的那些 權力。

這樣的嘴臉,這樣的口氣,以及這樣的恐嚇,不叫霸權叫什麼?這不但是封建味十足的「恩賜的權力」,更是丟骨頭給狗 吃的「嗟來食的權力」;也難怪余英時會說:「香港人不能做乖孫子,不然下一個命令又來,你又做乖孫子,第三次又是如 此,最後你不是百分之百的奴隸了嗎?」

不過,從大陸人的角度,還可以讀出另一番意味,即中共的徹底機會主義,他們對其「改革總設計師」發明的「一國兩 制」玩意兒,一旦覺得用處不大,立刻就當破爛垃圾扔掉,一如文革後將馬列主義當破爛扔掉一樣。這可謂北京的一種「禮 崩樂壞」。

「中間道路」如何落實?

晚秋裡,我跑華盛頓去開一個西藏圓桌會議,說了一些不大中聽的話。我說中共拒絕同達賴喇嘛談判,令「中間道路」無 功,藏人絕望,是百人自焚的根源; 藏人精英中也出現聲音,質疑「中間道路」和達蘭沙拉流亡政府的功效,甚至反感跟海外漢人的民間溝通;國際社會迫於經 濟利益而跟中共妥協,也多少封殺尊者, 其效果是分離了他的「國際道義領袖」與「西藏精神領袖」的雙重角色。在中共「拖到達賴身後」的既定政策下,「中間道 路」幾乎是一盤死棋。

與會者皆不贊同我的看法,指出「中間道路」是政治智慧,也是別無選擇。我覺得大家其實對話不了,而是各說各話。贊 成「中間道路」,這樣的話我們說得 還少嗎?近年來達賴喇嘛致力爭取漢人同情和支持西藏的文明命運,也是極高明的決策,但是普通漢人完全無權決定中國的 政策。中國是「憲法懸空」的國家。沒有 高於一切、包括高於執政黨的一部憲法,中南海可以肆無忌憚,任意毀約,這次香港危機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惡例。

鄧小平設計「一國兩制」,玩弄「疆土」和「制度」兩個概念,試圖以「制度」換「疆土」,自以為聰明,實際上台灣香 港都堅持「你必須換制度」,才談得 上「統一」(或管治),即台灣宋楚瑜說的「一國良制」。那麼,西藏「中間道路」的政策主軸,是「不尋求獨立,在中國 的憲法框架內尋求自主自治」,你會發 現,中國因為沒有「良制」,即她的憲法是假的——所以漢人精英搞「憲政運動」會遭鎮壓——「中間道路」自然無從落 實。

今天「一國兩制」在港台已經消亡,我倒覺得,西藏、新疆的人民,應該接過它來,要求「一國良制」,即要求落實憲法 中規定的「民族自治」,也就跟內地漢人的「憲政運動」連成一氣,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

港台疆藏四地結成反抗聯盟

中共會跟達賴喇嘛重啟談判嗎?在中南海內外交困、合法性急劇流失的情勢下,中共領袖一代比一代僵化、色厲內荏,事 實上他們的政策轉圜空間極其局促, 再跟達賴喇嘛玩遊戲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但可能會在港台新疆三地情勢惡化下,以緩解西藏這一頭,作為平衡,比如最近 炒作頻繁的「達賴喇嘛返鄉和訪五台山」 談判新聞,無論真假,都屬於上述伎倆。儘管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意義非常重大,但我很難想像其操作性,一則中共懼怕尊 者在藏人中間的巨大魅力,阻擋還來不 及,怎會主動引禍?二則尊者回去如何保持公開性和能見度?如何繼續保持他的「國際道義領袖」影響?實際上,跟中共打 交道,常常變成陪它「玩遊戲」,這次香 港「佔中」的一個重大意義,就是「不再陪北京玩遊戲」。

中國閉關鎖國時代,它餓死幾千萬人,對外面世界的影響卻微乎其微。如今它發達了,其制度的惡劣效應也隨之放大,叫 全世界吃不消,又遑論邊陲四地?

中國內陸與新疆、西藏,有民族矛盾,也有統獨矛盾,還有所謂「生存空間」、領土資源的矛盾。但是上述矛盾,在中國 跟香港、台灣之間,都不明顯、不嚴 重,卻是嚴重的制度矛盾。我們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國不解決制度問題,沒有一個所謂「良制」,它跟新疆、西藏的所有 矛盾都無法解決,因此疆、藏、港、台四 地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

「統一大業」是中共合法性的殘羹剩飯,只在「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洗腦之下的大陸有效;反過來,邊陲四地聯手抗拒 「統一大業」,會加劇其合法性的流 失,誘發大陸內部變局,這也是香港「佔中」令北京恐懼的地方。而一個地區勢單力薄,抗拒能力有限,港台皆為彈丸之 地,新疆遼闊而缺乏領袖,西藏恐怕算最好 的,如果四地聯手,結為反抗專制的同盟,定會令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出現新局面。當然,這也是一種歷史上無前例的聯盟, 需要摸索,比如,在譴責中共反人道行 為、保障四地區的人權中互相聲援,四地民間社團的溝通、協作,在國際上共同發聲、破除中共以經濟利益裹挾國際社會, 還有比如以國際標準、專業知識聯合培訓 骨幹等等。

自古中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端賴中原的強弱。中國又是這個星球上極罕見的單一文字書寫系統覆蓋數億人的一個 民族、一種文明,分疆裂土的幾率極 低;「分裂」成為一種罪名,乃中共維繫集權的藉口而已。相反,中央集權的腐敗、枉法、顢頇,才是所有苦難的總根源; 而權貴得逞的秘訣,只有一個,即憲法懸 空。如今內地幾成糜爛,邊陲反而是燈塔,照亮著幽暗大陸。

再從國際間看,冷戰落幕以來,英美歐洲深陷中東困境,令中共坐大。胡平分析這個「坐大」:「一個以這種罪惡的方式 造成的強大國家,只能是一個更加自 信因而更加驕橫並且更加強大的專制政權,它必定會對人權、民主和正義等價值更加蔑視與敵視,對人類的自由與和平構成 更大的威脅。」偏偏俄國是一種「殘廢轉 型」,大俄羅斯主義替換「蘇聯霸權」,繼續跟歐盟叫板。中俄近來又開始投緣,這兄弟倆跟國際社會,冥冥之間又開始作 某種制度對抗的「新冷戰」。這幅景觀 下,港台疆藏四地儼然就是前線了。一句話,北京的好惡,也許只牽動紐約的油價,而在香港等四邊陲,則關乎人的生命尊 嚴。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