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Re: 秦晖等:很多儒家,实际是伪儒

三代以来一直到现在没有断过的守定秦制的传统

有个错字,"守定"应为"否定"。

现在很多民主派鼓吹个人主义是民主的基础。很多洋人也如此鼓吹,洋奴就深以为然。实则是错误的。个人主义只是一种文化,甚至是亚文化而已,也就是 社会一部分群体的文化或者信仰,根本都不可能是全体人民的信仰,更不存在一种"个人主义"的制度。但任何制度之所以是制度,都是有集体主义的。比 如法治是人人都要遵守的,是全体一致的,当然不是个人主义的而是集体主义的特征。民主制度也是集体主义的体现。因为社会制度无非都是集体的组织和 管理方式。

相反,专制独裁者本身,反而是高度的极端的个人主义者。他们当然也会以"集体主义"作为独裁的借口,但独裁者从来不以集体主义来规划制度,正如他 们同样也以"自由民主"为独裁的借口,这并不等于集体主义是导致专制主义的原因,否则"自由民主"也可以被归罪了。

民主决策是公权领域的决策,不涉及私权领域,是对集体利益的管理方式,当然不是什么个人主义为基础,而是集体主义为基础的。集体的事务,当然应该 由集体来决策,而集体决策的方式自然只有民主的多数决策能照顾到最大多数人的利益了。

新文化洋奴运动反儒反传统的洋奴,最终纷纷成为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等现代欧洲极权主义的奴才,这不是偶然的,和其大肆鼓吹个人主义的砸烂传统文 化、旧社会、旧制度的激情是一以贯之。

在 2015/8/18 3:36, Yuhao Zhu 写道: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wh/shsc/article_2013101193421.html

传 统儒家精神怎么适应近代以来的潮流?总体上我有一个看法,近代西学东渐早先就是受到反法之儒的欢迎,认为西方的那套就像三代的推举之 法,"己欲以天下为 公",而从秦以后就不行了。那么我们之所以搞民主共和就是因为这和我们以前的理想是一样的。晚清最早引进西学的时候,人们最感兴趣的 就是民主共和,对个人主义、个人权利这些东西很长时间是没有人注意的,真正注意到个人主义是从日本传来的,鲁迅、章太炎都讲过这个东 西,说中国以前不知道,只是最近几年忽然对个人感兴趣了。最早这些人都是留日的,然后他们就在中国发动一场六亲不认的运动、个性解放 啊什么的,那是来自另外一个传统。自从日本对中国影响越来越大以 后就产生了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人们越来越从针对家族、针对所谓孝道来谈个性解放,因此把西学和儒学搞得越来越对立,而这个西学又和 中国传统上最专制的法学那套东西结合得越来越紧密。以至于章太炎、鲁迅都是为秦始皇辩护的,后来毛也是这样。

   现在的我们,仍然是要为一百多年前的理想奋斗,在这个奋斗过程中有人认为儒家的传统资源也是可以起到作用的,我并不否认这一点。从 传统以及近代历史看的确是这样,但是这种传统其实就是三代以来一直到现在没有断过的守定秦制的传统。今天有人提倡新儒家,如果这个新 儒家是和秦制妥协的,那我只能说这不是新儒 家,是伪儒家。因为不管新儒家还是老儒家,它的特点就是和秦制不妥协。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