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8月13日星期一

永生的《自由中国》

雷震的《自由中国》光明正大,而刘无敌帮伙方应看阴沟鼠 @liudimouse 等把持的《自由中国论坛》是个阴沟粪坑,特务线人奸细横行霸道。

http://www.sshd8.com/thread-42649-1-1.html
永生的《自由中国》

按:本文是茅家琦主编、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1月出版的《台湾30年(1949-1979)》一书"雷震和《自由中国》杂志事件"小节 (95-109页)的摘编。

1960年9月4日,台湾《自由中国》杂志负责人雷震被台湾当局逮捕;10月3日,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此一判决在国际上掀起轩然大波,引起世 界舆论的强烈谴责。《自由中国》事件是台湾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初一部分社会人士、知识分子与国民党矛盾的集中反映。
《自由中国》是一个深受胡适(1891.12.17-1962.2.24)自由主义思想影响的政论性刊物。1949年4月,胡适在离开上海,转道 台湾前往美国的轮船上,为《自由中国》撰写了发刊词。同年11月20日,《自由中国》在台北正式创刊,由在美国的胡适担任杂志发行人。50年代 初,杂志发行人一职由雷震接任。《自由中国》自1949年11月创刊至1960年9月终刊,共出290期,刊物主要编辑人为雷震和殷海光。
雷震(1897.6.25-1979.3.7)长期担任国民党重要工作,1949年去台后,主要从事《自由中国》的编辑工作。雷震等希望通过这份 杂志"支持并督促国民党政府走向进步,逐步改革,建立自由民主的社会。"殷海光(1919.12.5-1969.9.16)宣传罗素哲学,主张自 由民主和反奴役、反专制,在台湾思想文化界引人注目。
《自由中国》杂志以民主思想对台湾社会的腐败现象进行广泛批评。在一段时间内,国民党当局对《自由中国》持"宽容"态度。
1951年6月1日,《自由中国》半月刊第4卷第11期,刊出"政府不可诱民入罪"评论一篇,揭露台湾一起高利贷金融案件背后有台湾省保安司令部 人员操纵,批评某些政治要人"竟利用其权势闹出以诈使民的花样来。"
1954年,《自由中国》半月刊第11卷第12期,刊登了题为"抢救教育危机"的读者投书。文章谴责台湾教育当局和蒋经国负责的"救国团","假 教育之名而行党化之实",逼使中学生"披星戴月","三更眠,五更起",去背诵那些"连篇累牍、念之不尽、读之不竭"的"三民主义、总理遗教、总 统训辞,青年救国团发下来的必读小册子",甚至强迫学生作"我对国民党的认识"等类的论文。除此之外,学生还要承受"救国团"下达的诸如"分队会 议"、"小组讨论"、"干部会议"、"开展各种募捐"、"劳军"、"联系大合唱"等等"名目繁多"的"宣传教育",文章呼吁"抢救教育危机", "不能让青年在受教育的阶段就使他们对于民主制度有了全然歪曲的认识。"
《自由中国》抨击国民党反民主独裁统治的理论依据是自由民主思想,用言论自由反对蒋介石父子的党化教育,用自由经济谴责金融管制,并且利用蒋介石 的"民主"招牌"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1957年7月至1958年3月,《自由中国》半月刊以"今日问题"为总标题发表了15篇社论,广泛地检讨了当时的政治、经济、军事、司法、教 育、新闻自由等问题。指出国民党为所欲为,使"人权自由受到严重的妨害,政治向着反民主的道路发展";批评国民党"官方的许多措施都是过渡性的措 施,不求彻底,不求永久。……蹉跎岁月,一误再误……浪费民族时光精力,不可计量";要求国民党"实事求是","停止制造精神紧张"。
《自由中国》表达了台湾一部分社会人士对国民党的厌恶和要求改革现实的愿望。
《自由中国》以激烈的言论公然对抗国民党"法统",和胡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胡适主张在台湾全面实行自由民主制度。1951年,《自由中国》因 发表"政府不可诱民入罪"一文遭到台湾当局的严重压制,胡适在给雷震的信中表示,他"一百分赞成'不可诱民入罪'的社评",称赞"这篇文章有事 实、有胆气、态度很严肃认真,用证据的方法也很细密,可以说是《自由中国》的招牌!"胡适还批评道:"《自由中国》不能有言论自由,不能有用负责 态度批评实际政治,这是台湾政治的最大耻辱。"
1952年11月,在《自由中国》创刊三周年纪念会上,胡适称赞雷震"为民主自由而奋斗",称赞该杂志已成为一个"言论自由机关"。胡适说:"言 论自由,只在宪法上有那一条提到是不够的,言论自由同别的自由一样,还是要靠我们自己去争取的,法律的赋予与宪法的保障是不够的。人人应该把言论 自由看作是宝贵的东西,随时随地的努力争取,随时随地的努力维持,用个人的言论去维持它。"胡适进而要求国民党开放舆论,并规劝国民党:"当政的 人,应该极力培养合法的反对,合法的批评。"
1956年10月31日,蒋介石70岁生日,同日的《自由中国》半月刊"祝寿专号"社论反对在军队内设立国民党党部,要求"军队国家化",并且主 张取消"救国团",贯彻"自由教育"方针。
1958年4月以后,《自由中国》与国民党的矛盾更趋严重,国民党设置种种障碍,如以法院传讯等方式,加紧对《自由中国》进行迫害。
1959年3月16日,胡适在《自由中国》第26卷第6期上发表"容忍与自由"一文。胡适写道:"容忍比自由更重要","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 本"。胡适批评动辄把不同信仰的人称作"异端、邪教"的独裁行径,尤其"一个政治团体总相信自己的政治主张是对的,是不会错的,所以它总相信那些 和自己不同的政治见解必定是错的,必定是敌人。"胡适并陈词:"我们必须养成能够容忍谅解别人见解的度量,……至少我们应该戒约自己决不可'以吾 辈所主张者为绝对之是'。"
继胡适文章之后,殷海光也在《自由中国》上刊文,批评"目前的不容忍,无疑是自戕生机。"
1960年2月,胡适发表"国事十问"一文,希望能"消除执政当局和舆论的隔阂","征发国民党当局能面对现实,采纳舆论,奋起改革……"
胡适一直主张在台湾成立一个反对党。1954年,胡适参加"国民大会"时曾向蒋介石建议,试将国民党一分为二,"奠定两党政治的基础"。雷震对国 民党的腐败现象一直深恶痛绝,1957年《自由中国》曾专论反对党问题,并且批评国民党一手包办历年地方选举。雷震多次请胡适出来组党,提议由胡 做党魁,自己做秘书长负责实际工作。胡适却极力劝雷震出来组织新党,对雷震说"俟河之清,人生几何!"对于新党名称,胡适提议定名为"中国民主 党"。
《自由中国》半月刊在1960年发表了七论反对党的文章,宣传"民主政治是今天的普遍要求,但没有健全的政党政治就不会有健全的民主,没有强大的 反对党也不会有健全的政党政治。"这时雷震等奔走台湾各地,新党组织活动已经是紧锣密鼓。
国民党眼看一个反对党即将出世,惊恐万状。陈诚指责新党筹组活动是"违反国策"。7月,国民党三大党报《中央日报》、《中华日报》、《新生报》均 以头条刊登攻击文章,指责反对党是"造成台湾混乱"的"颠覆阴谋"。国民党终于彻底撕下假民主的面具,1960年9月4日以捏造的"知匪不报"罪 名逮捕雷震,扑灭了"中国民主党"和《自由中国》。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自由中国永不可能被扑灭,就在今天,就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燃烧!
                                   2012年8月9日19时6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