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0月28日星期日

121025 《纽约时报》 温家宝总理家族隐秘的财富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2012-10-26 01:51:44 UTC
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温家宝的多名亲属在他任职期间暴富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10/26/c26princeling/

Dylen @Dylen_s 2012-10-26 07:21:11 UTC
站点屏蔽之后,纽约时报中文网马上把 RSS 源改成了全文输出,赞一个。@nytchinese

langzichn @langzichn 2012-10-26 08:23:01 UTC
RT @shizhao:  纽约时报中文网还真是与时俱进那,这刚被封就把RSS输出改为全文了 http://buff.ly/LhHef0 #fuckGFW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2012-10-26 15:49:33 UTC
《纽约时报》网站在中国大陆遭屏蔽 http://nyti.ms/Sd7dKu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chinese 2012-10-26 15:54:03 UTC
China Blocks Web Access to Times After Article http://www.nytimes.com/2012/10/26/world/asia/china-blocks-web-access-to-new-york-times.html

《纽约时报》还提供了报道的汉英对照。对温家宝用典自况的一句话的翻译可以看出古汉文对比英文可真是简洁优美呀: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10/26/c26princeling/dual/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There are people who will appreciate what I have done, but there are also people who will criticize me. Ultimately, history will have the final say.

PDF 汉文版下载 http://graphics8.nytimes.com/packages/pdf/business/Family-of-Wen-Jiabao-Holds-a-Hidden-Fortune-in-China.pdf

纽约时报关于温家宝的录像报道 http://nyti.ms/SlskJv
下载: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W/温家宝/121026/

Petar Kujundzic/Reuters
温家宝的多名亲属在他任职期间暴富。

http://www.nytimes.com/2012/10/26/business/global/family-of-wen-jiabao-holds-a-hidden-fortune-in-china.html
Billions in Hidden Riches for Family of Chinese Leader
By DAVID BARBOZA
Published: October 25, 2012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10/26/c26princeling/
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
DAVID BARBOZA 报道 2012年10月26日

北京——中国总理温家宝的母亲曾是华北的一名教师,他的父亲在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运动中曾被送去养猪。在去年的一次演讲中,温家宝总理说,他的童年 被打上了"穷苦、动荡和饥荒"的印记。

然而,公司与监管记录显示,现年90岁的总理母亲杨志云不仅不再贫穷,而且绝对富裕。记录显示,仅她名下一项对中国一家大型金融企业的投资就曾在 5年前价值1.2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

没人知晓丈夫已经去世的杨志云是如何积累这笔财富的。但这一过程发生在她儿子被提拔进中国的统治精英阶层之后。温家宝先在1998年升任国务院副 总理,并在五年后出任总理。

《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温家宝担任领导职务期间,他的很多亲属变得极为富有。其中包括温家宝的儿子、女儿、弟弟及妻弟。对公司与监管记录的调查 显示,在总理的亲属中,有些人的生意风格十分强势,他们掌控了价值不低于27亿美元(约合170亿元人民币)的资产。

很多情况下,这些亲属的名字都掩藏在多层涉及朋友、同事、商业伙伴与远亲的合伙企业和投资载体背后。此番财务解析细致而不同寻常地揭示出,在经济 高速发展、政府影响和私人财富重叠交错的中国,拥有政治人脉的人物是如何利用自己沟通政商的能力谋取利益。

资料显示,与大多数中国的新企业不同,这个家族的生意不时从国有企业获得金融支持,包括中国最大的电信运营商之一中国移动。其他时候,这些企业得 到了一些 亚洲最富有的商业巨头的支持。《纽约时报》发现,温家宝的亲属在银行、珠宝公司、度假村、基础设施项目和电信公司中持有股份,其中部分股权是通过 离岸机构 持有的。

他们持股的对象包括位于北京的一处别墅开发项目、中国北方的一家轮胎工厂、一家曾参与修建包括标志建筑"鸟巢"(Bird's Nest)在内的一些北京奥运场馆的公司,以及平安保险,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服务公司之一。

今年70岁的温家宝,作为一个仍然严重依靠政府带动的经济体的总理, 在为其亲属带来巨大财富的主要行业中拥有广泛的权力。比如,中国公司如果不经过他手下的机构审批,就不能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他在决定是否批准能源与电信等 战略行业中的大型投资项目方面,也起着关键作用。

由于中国政府甚少公开自己的决策过程,所以还不清楚温家宝在大多数政策或法规决策中是否施加了影响,或施加了什么影响。但在一些情况下,他的亲属 却试图从这些决策带来的机会中获利。

例如,根据基于政府记录进行的估算,他弟弟的公司曾从政府那里得到了价值超过3千万美元(约合1.89亿元人民币)的合同与补贴,负责处理一些中 国大城市 的污水和医疗垃圾。这些合同都是在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疫情之后温家宝下令对医疗垃圾处理加强监管之后宣布的。

2004年,温家宝领导下的国务院免除了平安保险等公司所受经营范围上的限制之后,该公司在其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中募资18亿美元(约合113亿元 人民 币),其当下的市值超过了600亿美元。而由温家宝的亲属和他们的朋友、同事控制的合伙人公司在公开发行之前对平安保险公司进行了投资,并从中获 取巨额利 润。

2007年,也就是对相关持股进行公开披露的最后一年,《纽约时报》一份经过外部审计人员核实的调查报告显示,这些合伙人公司持有股票的总价值在 当时高达22亿美元(约合139亿元人民币)。

中国平安保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不知晓股东背后投资实体的背景。声明还说,中国平安保险无法获悉股东买卖股份背后的动机。

尽管中国共产党的条例要求高级官员公开自己和直系亲属的财产,但却没有法律法规对哪怕是最高层官员的亲属做出禁令,禁止他们成为交易撮合者或者主 要投资 人,而这一漏洞实际上让一些人可以打着家族的名号做生意。一些中国人认为,允许共产党领导人的家人从中国长期的经济繁荣中获利,对确保精英阶层支 持市场化 改革十分重要。

但是,提交给中国监管机构的资料显示,温家宝亲属的商业交易有时被掩盖了起来。其运作方式暗示,他们急切地想回避公众的关注。调查发现,他们拥有 的股权通常掩盖在错综复杂的股权网络当中,其所有权可能距实际运营的公司有五层控股公司之遥。

在温家宝母亲的案例中,《纽约时报》通过调查公开记录和政府颁发的身份证,并对三家中国投资公司的所有权进行追踪之后,估算出她在平安保险持有的 股份在 2007年价值1.2亿美元(约合7.6亿元人民币)。他母亲在平安持有的股票被登记在一家名为泰鸿(Taihong)的控股公司名下,该公司注 册地是总 理的故乡天津。

这些看上去是在掩饰自身财富的努力显示,围绕着中国精英统治阶层的政治氛围相当紧张,很多人坐拥巨富,却不愿引人注目。6月份,彭博资讯社 (Bloomberg News)报道,中国下届国家主席的既定人选、副主席习近平的亲属积累了数亿美元的财产,中国政府随即在国内屏蔽了彭博社的网站。

"高层领导中,没有哪家没有这样的问题,"与温家宝相识20多年的一位前同事在不具名的条件下表示,"他的政敌正在有意泄露这些消息给他抹黑。"

《纽约时报》将调查发现交给了中国政府,并请求置评。中国外交部拒绝回答有关这些投资和涉及总理及其亲属的问题。温家宝的亲属也拒绝置评或没有回 复置评请求。

女富商段伟红的泰鸿公司就是总理母亲与其他亲属持有的平安股份的投资平台。段伟红说,这些投资实际上都是她自己的。段伟红是总理的同乡,也是总理 夫人的好朋友。她表示,这些股份之所以放在总理亲属的名下,是为了隐藏她自己持股的规模。

她表示,"我在投资平安的时候,不希望被媒体关注,"段女士表示,"所以我让亲戚找了一些人代我持有这些股份。"

她说,自己的公司选了这些亲属作为名义股东,只是一个"巧合"。股权登记过程需要股东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号码与签名。直到《纽约时报》向她展示了这 些投资者的姓名,她一直表示,她不知道这些人和温家宝有亲戚关系。

此次调查的公司与监管记录的时间跨度为1992年到2012年,调查中没有发现温家宝名下有任何财产。从这些材料中无法看出,温家宝是否曾对任何 可能会给亲属的财产带来影响的决定进行回避,也不能断定这些亲属是否在投资上得到过优待。

在任期内的很长时间里,温家宝一直被关于其亲属试图利用其职位谋利的谣言和猜测缠身。但截止到《纽约时报》此次调查为止,并没有出现任何关于这个 家族财富的详细报道。

他的妻子张蓓莉是中国珠宝与宝石领域的权威人士之一,自己本身就是一位成功的女商人。《纽约时报》发现,她通过管理后来被私有化的国有钻石公司, 帮助亲属戚将一些少数股权扩充为价值十亿美元级别的投资组合,涵盖保险、科技和房地产行业。

温家宝夫妇唯一的儿子曾将自己开创的一家科技公司以1千万美元(约合6千3百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香港首富李嘉诚(Li Ka-shing)家族,并利用另一个投资平台成立了新天域资本公司(New Horizon Capital)。相关记录与对银行业人士的采访显示,目前,该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私募股权公司之一, 其投资合伙人包括了新加坡政府。

记录显示,总理的弟弟温家宏(Wen Jiahong)掌控着2亿美元(约合12.6亿元人民币)的资产,其中包括污水处理厂与回收企业。

作为总理,温家宝阐明了自己是一个平民主义者和改革派的立场。他平易近人,经常接触普通百姓,尤其是在发生自然灾害的危急时刻。官方媒体将他爱称 为"人民的总理"和"温爷爷"。

尽管还不清楚温家宝对自己家族的财富知道多少,但在维基解密(WikiLeaks)2010年公布的美国国务院(State Department)外交电文中,有一份电文显示,温家宝对其亲属的商业交易有所了解,且相当不满。

根据这份2007年发送的电报,一名在中国出生并供职于上海一家美国公司的高管告诉美国外交官,"温家宝对家人的活动很反感,但他无力或不愿限制 他们。"

中国的钻石女王

在中国的精英圈子里,总理夫人张蓓莉很有钱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控制着中国的珠宝贸易,这一点不是秘密。但《纽约时报》在查阅了公司和监管记录之后发 现,只是在她丈夫步入中国的最高领导层后,她那些利润丰厚的钻石生意才变得异常成功。

张蓓莉是一名专门研究宝石的地质学家,普通中国人基本上不知道她。她很少和总理一起出行或公开露面。目前几乎没有几张这对夫妇在一起的正式照片。 尽管曾和 她共事的人说,她喜欢翡翠和精美的钻石,但他们也表示,和其他高级领导人的亲属很像,她的着装通常都很低调,并没有表现得魅力四射,而是宁愿在幕 后施展影 响。

维基解密公布的美国国务院文件还表明,温家宝曾因张蓓莉在钻石贸易中利用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而考虑过离婚。台湾的电视台2007年报道称,张蓓莉在 北京的一 个贸易展上购得了一对价值约为27.5万美元(当时约合200万元人民币)的翡翠耳环。但根据当时的新闻报道,透露此消息的那名台湾展商后来否认 了该说 法,中国官方新闻审查部门迅速封锁了国内对该事件的报道。

一位曾和温家宝的亲属合作过银行业人士称,"在领导层的圈子里,她的商业活动是众所周知的。"这位银行业人士还表示,张蓓莉的办公室致电商业人士 也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如果你接到了电话,怎么能说不呢?"

张蓓莉最初得势是在上世纪90年代,当时她还是地质部的一名监管人员。那时,中国的珠宝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

当她丈夫在中国的最高领导机构所在地中南海任职时,张蓓莉正在制定珠宝与宝石贸易的行业标准。她协助在北京成立了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 在上海成立了上海钻石交易所。这是该行业内权力最大的两家机构。

在中国,政府长期以来控制着市场,珠宝行业监管部门常常决定着哪家公司可以开设钻石加工厂,谁可以获准进入珠宝零售市场。国家监管部门甚至还制定 了规则,要求钻石出售方要为在中国售出的钻石购买鉴定证书,而那些认证书就来自北京那家由张蓓莉管理的国营检验中心。

因此,当卡地亚(Cartier)和戴比尔斯(DeBeers)的主管来到中国,并希望能在这里销售钻石和珠宝时,他们经常拜访人称中国"钻石皇 后"的张蓓莉。

总部设在瑞士的世界珠宝联合会(World Jewelry Confederation)的主席加埃塔诺·卡瓦列里(Gaetano Cavalieri)已经认识张蓓莉很多年了,他表示:"在中国,她是最重要的人。她就是中外合伙人之间的桥梁 。"

曾和张蓓莉共过事的人说,她早在1992年就开始游走在官员和女商人这两个角色之间了。作为国有的中国地矿宝石总公司负责人,她开始用国有资金投 资新兴企业。在1998年她丈夫被任命为副总理时,她正忙着和亲戚朋友一起开办企业。

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她经营的那家国有企业投资了数家下属钻石企业。在这些公司当中,有好几家是由张蓓莉的亲戚或她在国家珠宝玉石检验中心的前同 事经营的私有企业。

比如,1993年,张蓓莉负责的那家国企帮助成立了北京戴梦得宝石公司,这是一家大型的珠宝生产商。股东名册显示,一年后,她的一个弟弟张剑鸣和 她的两名 在政府的同事以个人的名义购得了该公司80%的股份。北京戴梦得投资的深圳戴梦得宝石公司则是由她丈夫的弟弟温家宏所控制。

中宝戴梦得是她最大的成功之一。这家企业的出资方包括由她担任一把手的国有企业中国地矿宝石总公司。中宝戴梦得和另外一家由她弟弟张剑鹍管理的国 企有生意往来。张剑鹍曾是浙江嘉兴的一名官员,那里也是张蓓莉的家乡。

1999年夏,在达成了从俄罗斯和南非进口钻石的协议后,中宝戴梦得在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上市,募集到了3.25亿元人民币。根据公司文件,这次募股为张蓓莉的家人带来了大约800万美元(当时约合6600万元人民币)。

尽管她从未被列为股东,但她以前的同事和生意伙伴表示, 张蓓莉早年成立的钻石合伙企业最终成为了一系列企业的核心,她帮助自己的家族和同事获得了那些企业的股份。

《纽约时报》没有发现,温家宝曾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对亲属所投资的钻石公司进行关照。然而,之前的生意伙伴表示,温家宝家族在钻石行业和其他领 域的成功往往都得到了富有商人的资金扶持,那些商人试图借此讨好总理一家。

"温家宝成为总理后,他妻子出售了部分钻石相关的投资,转而进入新的领域," 一名同该家族有过生意往来的中国高管说。 因为怕遭政府报复,这位高管请求匿名。公司记录显示,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一群富商轮番买进这些钻石公司的大量股份。出售方通常是温家宝的亲戚,然 后,在这些商人的帮助下,他们将所得再投资到房地产和金融等有利可图的项目中。

根据公司记录,富商通常会向由这些亲戚部分控制的投资合伙公司提供会计人员和办公地点。

"当他们合伙成立公司时,"一位和温家成员一起成立过公司的商人说,"张蓓莉留在幕后。这就是他们的模式。"

唯一的儿子

今年早些时候的一个晚上,总理的独子温云松坐在一个名为"秀"的雪茄吧里,这是一间位于北京柏悦酒店的顶级酒吧。在场的两位客人透露,他当时正喝 着鸡尾酒,身边围绕着北京的新贵们。这些人提着名牌包,身着昂贵的西装。

在中国,人们普遍认为高层领导人的下一代构成了一个特殊的阶层,人称"太子党"。这些人往往持有常青藤(Ivy League)名校的文凭,享受贵宾待遇,甚至能在热门股票发行时以优惠价格获得股票。

在市场准入受到政府严格控制的中国,人们都认为太子党好办事。而近几年,还没有几个太子党像年届不惑的温云松这样有魄力。他的英文名是温斯顿 (Winston)。

经过调查温云松的各种投资,并采访了与他相识多年的人士,《纽约时报》发现他涉足的交易领域极其广泛,获利甚丰,这即使是在他太子党同辈中也是出 类拔萃的。

诸如中国移动这样的国有大机构都和他合作成立了新公司。在近些年,温云松还和好莱坞(Hollywood)制片商就融资活动展开洽谈。

苦恼于中国尚无精英级别的寄宿学校,温云松最近雇佣了康涅狄格州的乔特罗斯玛丽中学(Choate)和霍奇科斯学校(Hotchkiss)的校长 来负责成立一所位于京郊、投资1.5亿美元的私立学校,这所学校目前正在建设中。

另外,根据公司记录及熟悉其家庭投资情况的人士的陈述,温云松与其妻还拥有珠宝公司、网络公司和动画公司的股份,他们甚至通过非直接的方式,拥有 政府鼎力 支持的在线支付企业联动优势科技有限公司(Union Mobile Pay)的股份。一直以来,他们住在位于北京市中心的总理官邸内。

一位与温云松经常见面的风险投资家说:"他不会对用自己的影响来办事感到不好意思。"

温云松拒绝接受采访,但他的妻子杨小萌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针对自己丈夫的商业活动的批评并不公平。

"所有关于他的报道都是错误的,"她表示,"他真的已经不怎么做生意了。"

温云松毕业于北京的精英学校,并在北京理工大学(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取得工科学位。他后来出国,在加拿大温莎大学(University of Windsor)取得了材料科学的硕士学位,并在美国伊利诺伊州埃文斯顿的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凯洛格商学院(Kellogg School of Business)取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熟悉温云松生意的人透露,他2000年回国后,在五年时间里和别人一起成功打造了三家科技公司。随后他将其中两家公司出售给了香港的企业家,其中 包括亚洲首富李嘉诚(Li Ka-shing)的家族。

经查阅香港与北京的公司注册信息发现,温云松在2000年成立了他的第一家公司优创科技(Unihub Global),提供互联网数据服务,启动资金为500万美元。资金来源于一些关系密切的亲戚与他母亲以前在政府和钻石行业的同事,以及香港第二富有家族 的家长郑裕彤(Cheng Yu-Tung)身边的一个人。这家公司的最早客户是一些国有证券公司和平安保险。总理的亲属持有大量平安保险股份。

2005年,他进行了更大胆的尝试,开始进军私募股权行业,和一群西北大学的中国同学成立了新天域资本公司。公司很快从各方投资者募集了1亿美元 的资金。 投资人中有日本软银集团(Softbank)旗下的思佰益控股(SBI Holdings)和新加坡政府的投资基金淡马锡(Temasek)。

在温云松的领导下,新天域迅速蹿升为私人股本行业的佼佼者,公司在生物科技、太阳能、风能和建筑设备制造领域投资。据思佰益控股,迄今为止,该公 司已经向投资者返还了4.3亿美元,相当于逾四倍的获利。

香港行业出版物《亚洲私募股权评论》(Asia Private Equity Review)的主编凯瑟琳·吴(Kathleen Ng)说:"他们的第一个基金就一炮打响。这使得他们可以募得更多资金。"

目前,新天域管理着逾25亿美元的资金 。

然而,温云松的一些交易却给总理带来了一些不必要的关注。

2010年,就在一家名为四环医药的企业公开发行股票仅两个月前,新天域收购了该公司9%的股权。香港证交所做出裁定,这笔后期投资违反了相关规 定,并强迫新天域退回股权。即便这样,该公司还是在这笔交易中获利4650万美元。

不久以后,新天域宣布,温云松已经不再负责公司的日常运作。他转而加入了国有的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公司。这家公司和中国的空间项目有联系,目前,他 已经成为了该公司的董事长。

富豪们

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段伟红通过自己的泰鸿地产公司在总理的家乡天津管理着一幢办公楼与几处房产。她当时还不到30岁,拥有南京理工大学的学 位。

在2002年,段伟红与几位温家宝的亲戚展开了商业合作,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转换成为了同名的投资公司。这家公司最终使段伟红变得非常富有。

现年43岁的段伟红与总理的关系尚不明朗。在数次采访中,她先是表示,自己并不认识温家任何人,但随后又承认自己是总理夫人张蓓莉的朋友。与其他 几位中国 企业家一样,在和这些亲属以及他们的关系网中的朋友与同事展开合作后,她的财富规模急速上升。然而她表示,自己和这些人在平安股权上的关系只存在 于纸面 上,并没有真正的金钱往来。

段伟红与另外几个商人一直以来都在帮助温家宝家族,他们的作用至关重要,在关键时刻启动大型项目,以帮助温家宝家族成员设立投资平台,并从中获 利。这些生意伙伴里包括6位来自中国各地的亿万富豪。

成立于天津的泰鸿获得了惊人的回报。公司披露信息与段伟红的研究生论文显示,2002年,在平安保险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之前,泰鸿以6500万美元 购得了平安3%的股份。5年后,这些股票的市值为37亿美元。

随后,通过自己在香港的一家公司,段伟红和两家国有企业成立了一个合资公司,并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附近购得了一大块土地。如今,在这片土地上,坐 落着一个不断壮大的货运物流中心。去年,泰鸿将这一项目中该公司拥有的53%股权出售给了一家新加坡企业,售价为近4亿美元。

《纽约时报》通过查阅公司披露材料发现,这笔交易,连同她对豪华酒店、北京的别墅开发项目,以及在香港上市的北京金隅股份有限公司的投资,对段伟 红的财富积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北京金隅是中国最大建筑材料企业之一。

通过查阅报表还发现,在过去10年中,泰鸿有着三十多位个人股东,其中很多人要么是温家宝的亲属,要么是张蓓莉的前同事。

其他与总理的亲属合作过的富商拒绝就本报道置评。段伟红强烈否认自己与总理或其亲属存在任何金钱往来,并表示,将平安股票放在他人名下,只为避免 媒体关注。"投资平安的钱全是我自己的" ,曾经是平安监事会成员的段伟红表示。"我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

与温家宝的亲属进行合作的另一位富商是掌握着香港集团企业新世界发展公司的郑裕彤(Cheng Yutung)。《福布斯》(Forbes)数据显示,他的身价为150亿美元,是亚洲最大的富豪之一。

在20世纪90年代,新世界正在中国内地为一家专门经营高档珠宝的姊妹公司寻找落脚点。1998年,这家名为周大福(Chow Tai Fook)的连锁珠宝零售企业在中国内地开设了第一家门店。

相关记录与对当事人的采访显示,郑裕彤的手下向背后有温家宝的亲属支持的钻石企业进行了投资。还与这些企业一起,共同投资了一系列企业实体,其中 包括生命 人寿 (Sino-Life)、国民信托(National Trust)和平安保险。企业披露的报表显示,郑裕彤作出的这些投资现在至少价值50亿美元。连锁珠宝企业周大福也得到了蓬勃发展。今天,该公司42亿美 元的年收入中,60%来自中国市场。

本报未能联系到87岁的郑裕彤。新世界发展公司也没有回复打过去的电话。

对温家宝的影响

2007年冬,就在温家宝开始第二个总理任期之前,他呼吁采取新措施打击腐败,尤其是高级官员的腐败。

"各级主要负责同志要……带头执行中央关于党政干部廉洁自律的各项规定。"在北京举行的一次党内高层官员参加的会议上,温家宝说:"领导干部特别 是高级干部要严格管束子女、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防止他们利用自己的影响谋取不正当利益。"

上述讲话,与温家宝较早前推动对公务员实行更严格的财产申报规定,要求高级官员公布家庭资产的行动是一致的。

由于中国共产党并不公布此类信息,并不清楚温家宝是否进行过关于自己家庭财产的申报。尽管如此,《纽约时报》发现的温家宝亲属持有的资产中,很多 可能并不需要进行披露,因为那些资产并不是以温家宝,及他的妻子和子女的名义持有的。

《纽约时报》通过调查发现并经由外部审计人员核查的27亿美元资产中,约有80%是由温家宝的母亲、弟弟、弟媳、温家宝妻子的两名兄弟、温家宝的 儿媳及亲 家等人所持有的。他们都不受中国共产党公开财产的规定所限制。《纽约时报》对相关亲属的中国平安保险持股总规模进行了计算,其结果得到了审计师的 确认。总 额包括亲属曾经持有但在2004年至2006之间售出的股票,以及2007年末剩下的股票。在此之后,他们平安保险的持股状况就没有再进行过公开 披露。

法律专家表示,估测准确的价值并不容易,因为可能存在一些并不对外披露、指定真正受益者的附加协议。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Columbia University Law School)教授克提斯·米尔哈特(Curtis Milhaupt)曾研究过中国公司架构,他表示:"复杂的企业架构并不一定有阴谋诡计。但在企业所有权和政治权力紧密交织的中国体制之下,壳公司就会放 大资产所有人不明、资金来源不明的问题。"

在温家宝的家族所控制的企业中进行投资的人里,有很多长期的商业伙伴、前同事,以及大学同学,其中包括温云松在西北大学的同学于剑鸣,以及温家宝 的弟弟温家宏长期以来的同事张玉宏。这些人都没有回复就本报道置评的请求。

披露温家宝家族持有的财富,可能会给温家宝带来政治上的打击。

下个月,中共十八大将在北京召开,共产党将宣布下一届领导人人选。但是这个筛选过程却已经陷入几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丑闻中——试图进入最高层的重 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倒台。

在北京,因已到退休年龄,温家宝即将卸任总理一职。数位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即使在离任之后,作为党内老领导,他还将在幕后保有强大的政治力量,但 这些显示其亲属曾在他任期内积累巨额财富的材料,几乎肯定会削弱他在党内的地位。

"这将影响他手中剩下的政治力量," 研究中国领导层的专家、加州克莱蒙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政府学教授裴敏欣(Minxin Pei)表示。

温家宝的支持者表示,他本人并没有从家族的商业往来中获利,甚至可能也不太了解这些商业往来的规模。

今年3月,温家宝暗示,他至少是知晓自己的亲属引发了不少传言。在北京举行的一场向全国电视直播的新闻发布会上,温家宝坚称,自己担任公职期间 "没有谋过私利"。

"我敢于面对人民、面对历史。"温家宝动情地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温 家宝(右起第二个)与他的妻子和儿女。照片摄于1980年代。

Bo Bor/Reuters

中 国总理温家宝。照片摄于2008年。

Xinhua, via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2008 年,温家宝慰问地震灾民。

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2011 年,温家宝前往动车事故现场。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38979

121027 《纽约时报》温家宝家族裙带联络图(中文版)

2012/10/27



http://cn.nytimes.com/article/china/2012/10/26/c26block/

121026 《纽约时报》网站在中国大陆遭屏蔽

KEITH BRADSHER 报道 2012年10月26日

香港——周五早晨,中国政府迅速阻断了中国大陆电脑对《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中英文网站的正常访问,起因是该报决定刊出一篇报道,描述中国总理温家宝的亲属积累的财富。

此外,有关当局正在屏蔽新浪微博上提及《纽约时报》或温家宝总理的言论。新浪微博是类似于Twitter的迷你博客工具,在中国极其流行。

周五早上当班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并未立即接听有关此事的采访电话。

中国拥有着规模及技术水平均为全球之最的网络审查体系,雇佣了数以万计的人员来监控网络言论,删除与该国无所不包的不成文法规相抵触的内容,乃至 撰写对政府有利的言论。

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网络言论自由及隐私问题高级研究员麦康瑞(Rebecca MacKinnon)说,面对冒犯了领导人的信息,屏蔽网站是中国政府的典型举动。该基金会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非党派团体。

她说:"这就是他们的做法:他们被惹恼了,就把你屏蔽掉。"

《纽约时报》的英文网站和中文网站的内容都存放在位于中国大陆之外的服务器上。

《纽约时报》女发言人艾琳·墨菲(Eileen Murphy)对网站遭到屏蔽的事件表示失望,并且指出,自6月下旬上线以来,纽约时报中文网吸引了中国读者"极大的兴趣"。

她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希望网站不久能恢复全面正常的访问,我们请求中国有关当局确保中国境内的读者能够继续品读《纽约时报》的新闻报道。" 她补充说:"在进行新闻报道和翻译时,我们会继续遵循《纽约时报》上下一贯坚守的新闻标准。"

2001年8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会见了《纽约时报》的记者,之后他下令终止对《纽约时报》网站的封锁。和其他大部分外国媒体机构的网站一 样,《纽约时报》旗下各个网站此后大多数时间都能正常访问,偶尔才会有暂时性的例外。

截至北京时间周五早上7点,中国内地31个经过测试的城市都无法登入《纽约时报》的中文网站和英文网站。《纽约时报》于纽约时间周四下午4点34 分(北京时间周五凌晨4点34分)在纽约发表了报道的英文原文,并于三小时后发表了英文报道最后定稿的中文译文。

这篇有关温家宝及其亲属的文章刊发之时,中国政治正处于敏感时期。今年,中国领导人的派系斗争和私人生活以罕见的频率进入公众视野,引发了国际社 会空前高涨的兴趣。

《纽约时报》在声明中称中国是"一个日益开放的社会,媒体也日益成熟"。声明还补充说,"我们网站收到的回应表明,在中国政府提升中国民众可接触 到的新闻的品质方面,《纽约时报》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

《纽约时报》并不是第一个惹恼中国审查机构的国际组织。2010年1月,由于无法同中国有关当局就允许互联网搜索不受限制达成一致,谷歌 (Google)决定将面向中国市场的服务器迁往香港。香港是中国的半自治领土,不受中国网络审查防火墙的限制。

6月29日,彭博社(Bloomberg)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了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的亲属积累的财富。在即将到来的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 上,习近平预计会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成为中国的下一任最高领导人。

文章刊发之后,彭博社的业务在中国内地遭遇了一系列难题,包括其英文网站被屏蔽。

翻译:梁英、陈亦亭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39003

121027 《纽约时报》:如何获取温家宝财产信息?

2012年10月27日

温家宝家人被爆拥有巨额资产后,《纽约时报》中文网站在中国被封杀。

《纽约时报》发表的长篇调查报道揭示中国总理温家宝家人拥有巨额财产后,该文章作者写撰文详述寻找相关信息的过程。

《纽约时报》有关温家宝家人财产的报道《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作者David Barboza在另一篇文章中说,尽管中国政治系统不是非常透明,但是公众往往容易得到企业及财务方面的信息。

30年的经济改革以来,中国政府努力吸引海外投资,这创造了大批政府代理部门。

这些部门保存政府机构、私人公司及其主要股东包括简历和身份证副本在内的文件。

这个系统允许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媒体要求审视企业纪录。

尽管普通中国人不被允许查询这些记录,但是他们可以请律师或者咨询公司提出要求,查询每家公司纪录的价格为100至200美元。

《纽约时报》用这种方式获取了数千家中国公司的信息,审视中国总理温家宝亲属所控制的商业网络。很多中国城市的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可以查到在当地注 册的公司的纪录。

一家公司的档案通常包括该企业注册成立的时间和地点、公司法人代表、主要股东,以及注册资金。

可能由于越来越多欺诈丑闻,也有可能由于媒体越来越多介入针对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家族财富的调查,中国最近收紧了了解公司信息的渠道。

《纽约时报》发现,今年大部分时间难以从北京工商局获取当地公司的纪录。

尽管如此,公众还是可以查到很多公司的记录。从去年年底开始,《纽约时报》开始审视从北京、上海、天津、深圳以及其它一些城市获取的信息。

这些纪录使得《纽约时报》得以追溯温家宝的亲戚、朋友过去十年来打造的商业网络。

http://www.nytimes.com/2012/10/27/business/global/obtaining-financial-records-in-china.html?ref=global
Obtaining Financial Records in China
By DAVID BARBOZA
China's political system is not very transparent, but corporate and financial information is often readily available to the public.

Thirty years of economic reform — and government policies aimed at attracting foreign investment — have created a set of government agencies that keep records on private corporations and their major shareholders, including copies of resumes and government-issued identity cards.

It is this system that allows news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The New York Times, to request and review corporate records. Although ordinary citizens are not allowed access to the records, they can hire a lawyer or consulting firm to request documents for a fee of $100 to $200 per company. The Times used this process in obtaining thousands of pages of corporate documents to review the business networks controlled by the relatives of Prime Minister Wen Jiabao.

In many cities, the local branch of the State Administration for Industry and Commerce, or the S.A.I.C., as it is known, provides records for companies that are locally incorporated.

Corporate files often include details of when and where the company was incorporated, the name of the company's legal representative and a list of major shareholders. There is often financial information, including a company's registered capital.

China recently tightened access to corporate information, possibly because of a growing number of corporate fraud scandals, but also media investigations into the fortunes held by the relatives of political leaders, including the former Chongqing party boss Bo Xilai.

In Beijing, for much of this year, it has been difficult to obtain corporate records from the local bureau of the S.A.I.C.

Still, most records remain publicly available, and beginning late last year The Times reviewed documents obtained in Beijing, Shanghai, Tianjin, Shenzhen and other cities.

The records allowed The Times to trace a network of friends and relatives of the prime minister as they built a multibillion-dollar business empire over the last decade, often with the aid of wealthy entrepreneurs.


http://blog.foreignpolicy.com/posts/2012/10/26/chinese_social_media_reaction_to_wen_jiabaos_corruption

121026 《外交政策》 微博上对温家宝腐败报道的反应

Weibo reaction to Wen Jiabao's corruption
Posted By Rachel Lu   Friday, October 26, 2012 - 11:25 AM

This is a guest post by Rachel Lu, co-founder and editor of Tea Leaf Nation, an online magazine that analyzes Chinese social media;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also appearing on Tea Leaf Nation.

On Thursday Oct 26 The New York Times published a 4,700 word article on corruption among the members of Wen Jiabao's family, alleging that they amassed a fortune of $2.7 billion through shadowy business dealings. Appearing on the front page of both New York Times' English andChinese websites, both sites were completely blocked in China within hours. Prior to the article's publication, the New York Times website was accessible from within China's Great Firewall of censorship, although selected articles had been blocked from time to time. "After reading New York Times' bombshell, I felt chills down my spine. I really hope none of it is real," a Chinese social media user commented.

The Wen article spread by word of mouth on China's social media, with users sharing screenshots, picture files or a brief summary in coded references. A typical exchange among friends went like this:

A: NY Times, a new tycoon in China. 2.7 billion U.S. dollars.

B: Is it my mother?

A: Haha, no. It is the "best actor" not to be named.

B: Best actor? Which one?

A: Somebody up there named Wen.

B: Oh. Got it!

Within hours of the article's publication at 4:34 AM in China, social media censors also shifted into high gear, deleting tweets and posts containing mentions of the article and blocking new search terms. In early morning China time, a search for "NYT" on Sina Weibo, one of China's most popular microblogging services, yielded more than 185,000 results, many mentioning the Wen article, but by late morning, that search term was blocked entirely. Other phrases, such as "New York Times" and "2.7 billion" (27?) are also blocked. Well-known code words for Wen such as Grandpa Wen (???) or Best Actor (??) had already been blocked before the article's publication.

Some expressed surprise, shock and disappointment at Wen, finding it hard to believe that "the People's Premier," who appears on newscasts in an old coat visiting the poor and downtrodden, would allow his family to amass such an astronomical sum. "In this day and age, no official is clean and I can accept that, but they shouldn't treat us like we are stupid. They fill up on abalone and lobsters in a five-star hotel, and then go to crowded street markets to buy cheap vegetables just to put on a show! I can't take that." 

Rumors about Wen's wife and son using his influence to make money have been around for years, but the New York Times article both validates the rumors and puts a dollar figure. "The number is so large, I have no idea what that even means," wrote one commentator on Sina Weibo. "Just glanced at it, and I was completely blown away!!!! This is not just corruption, this is a black hole!!!" wrote another. Another also wrote  on Weibo in utter disbelief, "The premier looks so kind and caring about the average people. How is it possible that he has got 2.7 billion USD!!!"

The article does not directly accuse Wen himself of any wrongdoing, only that his family members used his influence, or the impression of his influence, to secure sweetheart deals. Still, the article's implications are incongruous with Wen's frequent public tirades against corruption with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One user posted on Weibo, "I don't believe Wen has no knowledge of the $120 million sitting in his mother's account." Another wondered, "The article mentions that he is not happy about his family's dealings but unwilling or unable to stop them--although that's not evidence of his guilt, how can he fight corruption in the whole system if he cannot stop corruption within his family?"

Many, however, defended Wen despite the revelation. One user argued that China's elite politics requires some skin in the game. "In that group, this is the ticket that makes you eligible to play. If your ass is clean and your family has no assets, you have no qualification to form any alliances or make bargains." Others still admire Wen for being the most senior and the most vocal among those Chinese officials who dare to openly call for reforms. "It doesn't matter if these disclosures are true, I don't expect high officials in the CCP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be clean anyway. I just hope that the liberals and the reformers can start real political reforms," wrote one user. 

China's armchair political analysts on social media see far more in the article than a simple exposé about Wen's family wealth. The timing of the article, two weeks before the 18th Party Congress that will solidify the future leadership of China for the next decade, seems to indicate that a final showdown between ideological camps is playing out behind the heavy gates of the central government's Zhongnanhai compound.

Just three days before the article's publications, overseas Chinese media [which is not bound by the same restrictions as domestic Chinese media] reported that a portfolio of documents on Wen had been delivered to various foreign media outlets. As Wen presents himself as a champion of China's liberals and reformers, many assumed that the dirt on Wen was given to foreign media by Wen's enemies or supporters of former Chongqing Party Secretary Bo Xilai, the fallen symbol of the conservative camp who yearned for a return to Communist or Maoist orthodoxy.

"What position is the New York Times taking? Have they been bought out by the supporters of Mao?" asked one user. "All sides are making their final moves and positioning their pieces--that is what I think about the NYT's headline today," commented another. Some believe the newspaper is being used as a pawn in the power struggle, "This time NYT really does not understand China--too much of a puppet."

Another user wrote:"The information is probably given to the New York Times by left-wing powers in China, and the right-wing deserves it. [In China, "left-wing" means conservative and "right-wing" means liberal.] They are so bad, wanting to eliminate the left wing in China completely and treating Bo Xilai and his family so horribly. If [Wen] does not fall, our country and the Party are finished." 

Others, however, have confidence in Wen's position. One commentator tweeted, "I read it, except for the crazy big dollar figure. The report is not surprising becaus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wer and money is so close in China today. Nothing major will happen [to Wen]. I think [the Party] has investigated this a long time ago, and if something like this would cause a problem for Wen, it would have happened already." 

No matter what happens to Wen and the line-up at the 18th Party Congress, Wen's political legacy and historical image are likely to be forever tainted by the revelations in the article. One social media user has no sympathy: "A giant when he talks, but a dwarf when he acts. Fare thee well."


hdonuts
Kim Jong il had used anti-corruption as agenda to eliminate opposition , so are every dictators and dictatorship seekers such as Bo Xilai and his boss ,when things comes to a totalitarian countries as china and NK ,the line between right and wrong is usually hard to define ,bad people uses justice coated malignance to bring harm to their opponents ,the method of discriminately anti-corruption has never brought any region with the honesty that has been secured with modified political system thorough the western world , take a look back in the history ,Mao's cultural revolution Stalin's purge Khmer rouge's genocide all the man-made disaster of modern times are uniformly in the name of Anti-corruption,so my conclusion is that randomly libeling some politician with corruption can't not rise the bar of political cleanness of any country , political cleanness can be only achieved with modified system , it happens in China that how to modify the political system is the white-hot battle ground with everyone quarreling on it , there are two main forces in this game , Maoists tries to purge China like Khmer Rouge did in Cambodia , Reformists tries to transform Mainland in to Hong Kong , it also happens that Maoists had just lost it hire to the throne (Bo Xilai),unfortunately the Reformists are trying to delete the Maoist doctrine from China's constitution , so the leaders of Reformists are under fire ,
22 HOURS AGOReplyLike

janzvolens
But the New York Times never published Mitt Romney's tax returns of 2010 and prior ! Maybe the Chinese will get back at "President" Romney with the details from the British Cayman Islands off-shore accounts ?
23 HOURS AGOReplyLike

AKAKAK
 janzvolens right
1 HOUR AGOReplyLike

schneibster
Thanks, good article. The hints of power struggles leading up to the leadership change continue to appear.


盐巴 @nilaohu 2012-10-27 08:13:17 UTC
影帝家族赚了钱,但那钱即便有些权力因素,也基本是正常的。不像薄熙来直接把人杀了,财产掳了。各地拆迁项目,朝廷要员大多数都有血债吧?我相信 影帝没有。

赖永献 @aac_ 2012-10-27 12:23:01 UTC
回顾温影帝风采时,不妨回想上一任朱影帝,此子下台后,其金融系统的嫡系人马纷纷因贪腐下马。豪言闯地雷阵,抬一百口棺材,令愚民膜拜。曾为己狡 辩,对方势力太大无法动手。难道对自己嫡系的贪腐都动不了手?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2:24:49 UTC
这个残忍让工农遭受最大损失,造成大批官商侵吞国家资产合法化的酷吏,还被许多右派奴才鼓吹为"贤相"。 @aac_

超级低俗屠夫 @tufuwugan 2012-10-27 15:06:21 UTC
狗咬狗的时候,我们希望它们咬的更激烈,我们在远观,而傻逼撸家们瞎站队,还以为自己是它们当中某个人的自己人,自己喜欢的人被挖出烂屁股,就好 像祖坟被扒一样,意淫对象被扒光像死了爹一样,几千年这种贱德性一直不改,能不做猪吗?

筒 @6tony 2012-10-27 15:18:18 UTC
@nilaohu 某些喜欢幻想的人确实该骂,这样的人还是很多的。只远观是不够的,不站队怎么参与啊? @tufuwugan

筒 @6tony 2012-10-27 15:32:11 UTC
贪腐根本不算个事,挺宝宝,干掉薄熙来,拿下周永康

看中国 @kanzhongguo 2012-10-27 15:40:02 UTC
诽谤温家宝!薄熙来死定了(图):2012年10月26日,新华网"新华时政"栏目一天出了两个有关薄熙来的快讯。一个是晚7点32分36秒的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十一届)第四十四号》,一个是深夜11点... http://www.kanzhongguo.com/news/12/10/27/472339.html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5:42:23 UTC
给影帝支招:要解套经济丑闻,避免被掌握宣传和特务部门的政敌按住了揍,就不如站出来直接下令解散国新办和拆除滨兴墙,让人民群众充分畅所欲言, 这样,至 少会有人敢于抖李卖春周扒皮瓜爹帮伙的丑闻,总比被宣传特务部门垄断言路不断炮制丑闻,所有封锁消息的恶事都会归咎于影帝本人好得多。行动吧!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5:43:57 UTC
坐山观虎斗,如果真拿下周扒皮还是好事。:) >@jiduchensi 弱智筒妹,干掉谁都一个吊样 >@6tony 贪腐根本不算个事,挺宝宝,干掉薄熙来,拿下周永康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5:46:19 UTC
要学毛贼的手腕,拉一个打一个,以共匪之道还治共匪之身。:) @6tony @jiduchensi @nilaohu @tufuwugan

极度沉思 @jiduchensi 2012-10-27 15:48:50 UTC
对,这个时候要有围观的心态@lihlii @6tony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5:53:08 UTC
那些对影帝存有幻想的人似乎一点都没长记性。影帝作为赵紫阳的副手,六四屠杀后赵被终身软禁,其他部下纷纷被撤职查办,而影帝居然不但幸免而且高 升,不是他做了重要的出卖赵紫阳的立功表现,政变集团的人能信任他吗? @jiduchensi @6tony @6yang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5:53:11 UTC
这种贰臣顺风草居然有人相信他是好人!总是把他想象成很委屈不得志没法施展改革抱负的吃了十年大便的勾践!这是怎样的奴性才能如此具有美化小人奴 才的爱好呀? @jiduchensi @6tony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5:59:33 UTC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12/10/27/472339.html 章天亮怀疑纽约春秋时报的报道是瓜瓜的动作,太高看瓜瓜这个纨绔了。;)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6:01:33 UTC
你说说还有哪个是赵紫阳手下的人?>@nilaohu 不是保留了很多改革派的人马吗? @jiduchensi @6tony @6yang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6:04:01 UTC
再给影帝支招:立刻公布自己和家族成员财产明细账,在《人民日报》,CCTV,通告三天,谣言不攻自破。来吧。

蓝无忧 @WuyouLan 2012-10-27 17:09:24 UTC
似是而非的混乱 > @wangchuxiang: 温家宝是否贪腐犯罪的举证责任可不在于温,在于司法机关;温自己及家族财产的公开透明程度,取决于党国的现有国法家规。----温想证明自己如何如何清白 追求历史地位么,那就得跳出现有党国家规自己单练了。。。。。。

蓝无忧 @WuyouLan 2012-10-27 17:11:50 UTC
反撲?薄曾嗆溫「敢同惡鬼爭高下:紐約時報「取得內幕」大爆中共總理溫家寶家族的醜聞。此顆政治炸彈被解讀為「薄粉」、左派人士提供紐時消息,對 胡、溫當權派的最後反撲。即使救不了薄熙來,但能醜化溫家寶,甚至弄個魚死網破也值得。

蓝无忧 @WuyouLan 2012-10-27 17:15:52 UTC
台湾的联合报这个观点,我不赞同。> 紐約時報能擁有這些醜化溫家寶的「關鍵內幕」,消息來源不言可喻。但對多數大陸民眾而言,要他們相信一向親民的總理,被形容是這樣的貪腐家族,幾乎難以接 受,也被認為是另一種「潑髒水」的政治鬥爭戲碼。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7:36:40 UTC
蒋奴对蒋匪主子的喉舌表达异见 >@WuyouLan 台湾的联合报这个观点,我不赞同。> 紐約時報能擁有這些醜化溫家寶的「關鍵內幕」,消息來源不言可喻。但對多數大陸民眾而言,要他們相信一向親民的總理,被形容是這樣的貪腐家族,幾乎難以接 受,也被認為是另一種「潑髒水」的政治鬥爭戲碼。

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 @64tianwang 2012-10-27 17:43:17 UTC
家族腐败案,系温家宝本人曝光。主张阳光、公平和正义的温爷爷,看到保守派拒绝政改,文化领军人物和外围媒体天天挺温但无人相应,决定从自己做 起。燃烧自己,照亮中华大地。http://www.64tianwang.com/bencandy.php?fid=16&aid=11440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8:32:56 UTC
做美国政府真爽,动几个小指头轻轻松松就可以做帝国主义干涉中国内政了,只要发布一个共匪头目财产调查报告,家族在海外银行资产报告,省部级以上 党政领导 干部子女在海外开销账单就足以将中共国政坛掀个底朝天,高精武器指哪打哪。@szeyan1220 @bbfans1 @zhangweiguo

lihlii @lihlii 2012-10-27 18:44:52 UTC
吴思:以有条件"特赦"贪官污吏推动政改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38267 看看奴才的思维方式。你照顾了贪官就能政改吗?得罪的是人民,还需要政改个屁,既然可以得罪人民,贪官宁愿不政改。


世界人权宣言抄写 将留言和手抄纸张的图片用电邮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blogger.com 即可张贴到 http://udhrhw.blogspot.com ,发送到 udhrhw@posterous.com 即可张贴到 http://udhrhw.posterous.com ;或发送到 udhr1948+chaoxie@gmail.com 由管理员转发至两个博客。建议在邮件标题中写明你想公布的网络身份(如推特、微博帐号,电邮地址等)、昵称或姓名、以便于避免重复搜集发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