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5年8月24日星期一

杨度:国贼孙文(1915年)

https://zh.wikisource.org/zh-hans/%E5%9C%8B%E8%B3%8A%E5%AD%AB%E6%96%87
国贼孙文
作者:杨度
1915年         

1915年,中华民国政府颁布《惩办国贼条例》,并发行杨度撰写的《国贼孙文》一书,披露孙中山与日本"日中提携"的秘密协议等问题。
第一回 孙文之出身

却说前清时代,自从发匪骚乱,元气大伤。又兼著各国洋人都来侵犯,年年的割地赔款,处处的烽烟扰攘,这国势就一年不如一年,这土匪便一处强过一 处。大凡土 匪都是无赖游民,乘着国家多事,抢掠些子女玉帛,本没有什么大志。可是口气都就不小,不是称王,就是称霸。从前脱不了帝王气味,后来风气开了,西洋名字流 入中国,土匪出就跟着学时髦,个个称起革命来了。就象那东北的红胡河南的白狼,明明是土匪,却都说是革命。又象本书的主人翁孙文,明明是强盗,却 都说他是 革命,岂不大可笑呢!看官们不信,待在下道来。

却说中国广东地方风气本来刚劲,孙文就生在广东香山县翠微村,从小没了父母,终日跟着村夫浪子一处游荡,甚么读书认字,种田作苦一点不会,那斗鸡 走狗功夫 却样样精明。又学着一片贫嘴,东说海洋西说水,专会调唆人家长短。乡里人老实,见不惯这种浮薄,都说孙三没出息,人人见着害怕,弄得孙文无处栖身,,只好 弃著家乡,学着论语上乘桴浮海去了。当时孤身上道,好不凄凉。又想着一文没有,如何去得?亏得一张贫嘴千求万央的哄著海船上一个老船主收他做一名 水手,就 把工资算作船资方才容他上路。到了檀香山,打听得一个哥哥名叫孙眉的在此开设一家洗衣铺。看官须知当时华工尚少,工价很昂,孙文的哥哥在此两年,稍有积 蓄。因想洗衣不很体面改了行业,开一家杂货铺。孙文到埠,听到这个消息,一喜非同小可,登时投奔他去。兄弟见面也还和好,可是孙眉心中觉得小本营 商如何容 得闲人吃饭?可巧店中缺少一个学徒,就把他兄弟顶补,从此孙文就在杂货铺内充当学徒了。

光阴迅速,一过半年,店中常有西人买物,孙文生性伶俐,常常搭凑著就学了不少英语。可是俗话说得好,毛羽丰满就想高飞。孙文当初穷极无归就一心一 意的跟兄 弟学习,如今英语也会了,西务也明白了,就觉得哥哥铺中都亏他一人经理,却好处一点分不到,就老大的不自在起来。一天晚上,乘着酒醉向孙眉分账。孙眉却也 不是好惹的,登时口角起来,遂把他轰走。孙文此时又变了孤身旅客。可是人穷智长,他在铺中学了不少英语,就投在一支轮船上充当细崽,每日里殷勤奔 走。亏他 心性又好,口才又长,西洋人个个都喜欢他,内中有位教士,本是香港雅利士医院医生,此番从美国回港,路过檀香山。船中无事,见孙文相貌清秀,侍候殷勤,不 免问问他的来历。不料不问犹可,一问了登时大哭起来。教士满腹狐疑,遂细细追究。孙文见投著了主,不免东扯西捏诉说他身世孤伶景象。教士听了大为 测然。问 他愿意信教不愿?孙文满口应允。遂替他行了洗礼,付了船资,登时带上香港学医去了。

香港自从割归英国以后,开辟码头改良道路,东西轮船在此经过,登时人烟茂盛,商务殷繁。雅利士医院就设在半山顶上,施医舍药,并且附设学塾教养贫 苦子弟。 孙文跟教士到港,就在医院学医。当时一身以外,没有长物。这衣食二字不消说系院中供养,就零碎用度也归院中发给,真兼着衣食教养四者,可算得父母师长了。

这年瘟疫流行,香港四通八达之地容易染传,登时间病者踵接。这雅利士医院系施舍医药的,自然分外繁忙。孙文这时已能帮着临诊,瞧著这疫势蔓延,医 生缺少的 时候不觉动了心念,想出去行医,一定可以得利,也不想医院数年来衣食教养的恩,也不管医院中这时候正在吃紧当口。定了主意,就回明院长。院长见留他不住, 只好付之一叹。孙文离了医院,就在港中热闹街上租了一间楼面挂上雅利士医院西法大医生招牌,吹上头号法螺。广东人直爽又系素重乡谊的自然就有许多 人来招 顾。他这生意原不寂寞。

有一天,来了两位宅眷治病,打扮得花枝招展,孙文贫苦出身,何曾见过世面,打听得是东街上冯家的姨太。这冯家是本港著名富商,至少也有几百万家 财,平素亲 近不到的,这时如何不十分恭维?便使出他那笼络手段,软诱硬骗,居然哄上了手。好好的大家眷族无端被他奸污。这姓冯的如何不气?登时在港官处把他告了。港 官立即传人,孙文得信早就收拾所有逃之夭夭了。澳门离香港近,逃在澳门一家医院名叫镜湖医院帮闲度日,也还将就。可是心中无聊得很,一天院长不 在,恰巧有 送捐款来的,孙文打开一看,见是一千块钱的汇票,心里一动,便向院长房内偷了医院的印,拿上银行照单领讫。当晚就悄悄的逃回广东去了。这就是孙文出身的大 概了。

第二回 孙文之盗窃时代

却说孙文回到广东,广东风气先开,这时正在讲究新学。孙文就冒充新党,到处跟人拉拢。人家见他从海外回来,就信他真有外国学问,跟他讨论讨论农 学。孙文就大吹起来,说农业在中国怎样不兴,外国农业又是怎样发达,自己又是在外国大学堂专门研究农学毕业的。又劝大家立个农学会,乘此研究起 来。大家自然赞成,这会长一席不消说要推孙文了。孙文假让了半天,也就允了,从此孙文又变了农学会会长。这会长虽不比什么官长的阔绰,可也很有势 力,动不动勒索人家钱钞。又在 各地开了分会,有钱有势。

正在得意当口,恰巧省城来了个相面名叫王半仙王铁口,孙文邀他看相,自然一味恭维,说他大富大贵。孙文听了,自是喜欢,想着小说 上那种人物都是平地起家,自己此刻势力不小,如何成不了事?当时存了一种野心,就拿着会费到香港去买枪炮,又在各处勾结土匪。土匪本是广东出产的什么三点 三合哥老等会,都在广东。孙文一一结识,又拉了几个本地有名的痞棍叫做陆皓东,杨衢云帮他做事。这陆杨两人就献计道:"咱们会中,文诌诌的都不济 事,须得另招一班有气力的苦人方才使得。"就在本地贴起招工开矿的条子,顿时间有了一二百人,暗暗的带往省城,每人给一根红布带子,上写太平两 字,打算第二天放火烧城,满满的抢他一饱。不料这事做得不密,头天先被巡防营查著了。巡防统领李家绰连夜派兵围捕,登时把一百多人都拿住了。杀的 杀,剐的剐,不消说办了个尽法惩治。

可怜这一百多人送死在孙文手里,死得还莫名其妙呢!陆皓东也在死数,杨衢云连着军器没有到省。后来杨衢云在香港落魄,孙文竟置不理。后话休提,单 说这时各人都已死伤,单单的把孙文跑了。按察使张人骏还出了一千元的赏格拿他,他却带上会里头的款子登时逃向海外去了。出了国境,先到日本,就在 横滨去了发辫,穿上西装。听说美国华侨有钱的不少,就搭著海轮向美国开去。到了新金山,就使出他从前伎俩到处吹牛,逢人求说。这华侨都是些广东 人,很重乡情,又是久在外国,不懂得世故的。自然受他欺骗。一千八百的受他敲诈。孙文一路括钱到得英国,早又是年末岁初,是光绪丁酉年了。驻扎英 国的公使龚照瑷闻得孙文将到,早已安排计策。

孙文到了伦敦,不免游游公园,瞻仰瞻仰六街三市。见对面来了一个人,黄黄的脸儿高高的鼻儿,确是华侨样子。孙文是受过华侨好处的,少不得上前招 呼。那 人殷勤得很,说他也是广东人,今日遇到同乡,一定要请过去谈谈。孙文就跟他走。走走进了一所高大洋房,那人一直把他领到上一间房内,呀的一声门就关了。四 处找不到出路,等到上灯时候,方见有人送饭进来,才知道这是公使馆。因为接到政府电报说孙文在广东主谋造反,其余一百多人家族也都向地方衙门诉 冤,都说孙文借着开矿名目骗他们去送死。政府行文各省捉拿。后来知道到了外洋,就打电给英国公使。可是外国地方有主权的,不能随便拿人。只得密密 的软禁在使馆里头。打算把他装在柜内连柜送回本国。孙文听了这信,知道自投罗网,一到本国就没命了。打算逃又逃不脱,又没个亲戚朋友可以来救。猛 然间想起了一个人名叫经得立,是英国人住在伦敦。从前在香港跟他受业过的。有了这人便有希望。登时草草的写了一张条子买通了看守的人托他送去。

经得立看了条子,他们宗教家慈善为本,愿意人家生,不愿意人家死的。又因为公使馆在英国地方拿人侵碍了他们主权,自然不愿意。一面又听了孙文闲 话,说得公使馆如何虐待,登时去报告了他们外交部。外交部拿公法去责问公使。公使没法违抗,只得放了。第二天英国报上便详详细细的登出,都说孙文 是政治犯,这政治犯是因为改革政治的犯人,行迹都很高尚,心地都很光明,国际公法上该当保护的。论孙文那种行为如何够得上政治犯,简直是杀人不眨 眼的强盗,可惜当初龚公使不懂得法理,要是懂得法理,把孙文的行径通知英国政府说他是个杀人掠物的盗犯,应该请英国官厅里头派差去拿,再交还中国 政府治罪, 那就没有事了。偏糊里糊涂的一拿拿上了,又糊里糊涂的一放,倒成就了孙文政治犯名目。孙文益发得意了,托人把公使馆拿捕的情形编成英文,分送英国人,孙文 革命党声名从此就大著了。

第三回 孙文之亡命时代

孙文自在伦敦遭囚,方才知道政治犯是很体面的。又在各处走了一遍,开了不少眼界,知道各国都有革命党。回到日本就自称中国革命党,到处鼓吹起来。 日本的革 命党宫崎寅藏,可儿长一,平山周等,都去会他,孙文竭力跟他们联络。横滨华侨最多,孙文就在横滨交通运动。华侨里头老成的自然知道孙文靠不住,那年轻的就 不免受他迷惑。也有入党的,也有出钱的。到了庚子那年,听说菲律宾闹革命,菲律宾地方中国人最多,这回公举做总统的名叫阿军鸦度,便是中国福建 人。孙文听 了,自然羡慕。派人去联络说自己是中国革命党魁,愿意帮助粮饷军器。那边倒信了,呆呆的等著,却始终没有来,反把正事误了。这年直隶省闹拳匪,孙文又打算 起事。可是赤手空拳,如何起得?想想凭著三寸舌头把各处土匪都说服了,叫他们推举自已做第一把交椅,学那水浒上宋江的故事。因为同党的毕永年是个 江河老 手,就叫他到香港去跟他们接洽,说了半天,哥老会起来反对说:"孙文有甚本领,做得我们头领?"登时散去。孙文知道了,打算自己去说。到得香港,香港总督 把们拦住,不让登岸。孙文写信给港督说自己是革命党,并非罪犯。革命成了,情愿迁都南京,把铁路,矿产等权利均分给外国人。港督看了,知道是个无 赖,一笑 不理。孙文无法,回到日本,想如此抛脸如何支持得下?不如在广东地方做一场也教人家知道知道。却又怕巡防统领的厉害,自己不敢出头,叫党里的郑弼臣去惠州 起事。郑弼臣倒是个好汉,在惠州闹了,又在厦门举事。又有史坚如在省城里头放炸弹,关仁甫王和顺在河口镇南关起事,都还轰轰烈烈的做一场。独孙文 始终没有 出头。起初打算在台湾做他们的指挥,台湾总督把他们逐了。又回到日本,拿着起事的名目向南洋群岛横滨神户等华侨募到军饷三十多万,都装入私囊,却打电给郑 弼臣说形势变了,饷又没有,须得自己想法,谁也不能管谁了。郑弼臣等听了这信,气得什么 似的,可也没有法子,只得把军散去。官军乘势追杀,关仁甫王和顺两处也都因军饷不济在云南广西败散。兄弟们死的伤的剩不下百作名。回到新加坡知道华侨接济 不少军饷,都向管粮的何某查问。何某说是孙文管着银钱,他不发钱如何有饷?党里人大怒,为首的八人都争着问孙文,说我们九死一生,你却在此取利。 孙文搪塞 了半天。大家问他要帐看,孙文一面敷衍,一面暗暗的告诉新加坡管理华民的事务衙门,说这八人都是著名匪党,在内地犯过事,该当拿捕。中间有人透信才把八人 放走。其余一百多人尽卖给人家做奴隶了。当时党中有个梁秀春本是广西参将,后来投入革命党,瞧著孙文这种举动,老大的不自在,就在外边说他欺诈。 孙文暗地 嘱咐心腹用毒药谋害。幸亏心腹的哥哥把他救了。当时关仁甫王和顺都在南洋养病,眼看着孙文做事,自己懊恼不该同他认识。确又气不过,打算跟他拼命。孙文知 道众怒难犯,就跑回日本,从此 党里头渐渐离心,势就渐渐衰一来了。

第四回 伪革命时代之孙文

却说庚子以后各省纷派学生上日本留学,候补的官员办学的绅士也都往日本游历考察,人数就有好几千。这里头良秀不齐,就有主张革命的——湖南的黄兴 刘揆一, 直隶的张继,广东的汪兆铭胡汉民,浙江的章炳麟,都是异道同归。黄兴刘揆一张继倡设同盟会,汪兆铭胡汉民章炳麟创设《民报》,都 是讲革命的机关。动因孙文讲革命在先,便都奉他做前辈。同盟会中推他做会长。孙文愈加得意,天天拿革命二字做口头禅,见了人不讲究衣食,装出那忧国忧民的 样子。背了人就乱嫖起来。在东京娶了一个日本女名叫中山,后来在檀香山又娶一妾。妻妾容不下,就把妾冒做已女嫁给人了。过了两年内地真革命党渐渐 发现,吴 越在前门车站放了炸弹,打算炸五大臣。没有炸到,徐锡麟在安徽省城刺死抚台恩铭,温生才在广东省城刺死将军孚琦,熊承基在安徽起事,倪映典在广州起事,这 些人都算实行革命,可是跟孙文一点没有关系。孙文都说是他的指使。人死了没有对证,也只好由他去说。他却拿着这个做题目,说各人死得惨烈,该当抚 恤他们的 后人才是。收括了一大注钱又装入腰袋去了。到了宣统三年,党里财政很紧,从前靠的华侨接济,后来华侨说他们拿钱不做事,简直是欺骗行径,把饷源断了。大家 就着急起来,约齐了几个打头的开一个会,商量办法。第一个孙文是用嘴不用力的扬扬洒洒说了一大篇,都 是央著人家去做。说党里信用一天不如一天,须得振作一番,方才支持得住。第二个黄兴最是好事,却有始无终从来没有成过事的。就起来担任这件事,约了赵声等 弟兄们到广州举事,第三个胡汉民跟孙文最亲密,就派他到香港筹饷,暗地里监察他们。商量定了,各人就分头做事。到了三月二十九日广州地方就闹起 来。清军早 有预备,黄兴见势不佳,先就跑了。赵声勉强支撑,却因胡汉民硬不发饷,清军又一阵猛打,打死了七十二人葬在黄花岗。余众就四散逃走。赵声回到香港,一气成 病。胡汉民怕他传扬出去,暗暗地用药害了。这时党里正在山穷水尽的时候,内地各处却真行起革命来。因为盛宣怀硬行行铁路政策,地方官又一味的威 逼,把四川 人逼反了。政府放了岑春萱去安抚,岑春萱刚到湖北,湖北军队就哗变起来。瑞征先跑,岑春萱剃了胡子逃回上海。接着山西两广云贵江浙各省纷纷独立,都是各地 自己举义,并没有他们党人在内。孙文躲在外国,闻得内地成事,又归功到自己说是他的指使。又到各地捐募募饷。华侨们有点信不过他,没有理会。孙文 只得单身 回国。南军在汉阳开战,黄兴又告奋勇,却打了个大败。抢了红十字旗逃生。这时南军是汉阳溃逃,北军是江甯失陷。汉口英国领事出头调停这才两下议和。

孙文在外国连夜赶回,已到了香港。十七省派了代表在上海会集。打算先举总统。可是黎元洪黄兴都不能相下的。议了半天不决。孙文的心腹胡汉民马君武 先到上海 替孙文运动,说孙文这回从海外带到华侨捐款三千多万,又有飞艇军器无数。这时南军缺少粮饷正在不了,胡汉民这席话自然叫人心动。就开会选举孙文,得了十七 票,算是当选。就做了临时总统。过两天孙文到了,人家见他行李萧条,问他款在哪里?孙文回答的最妙,说我们国里缺少的就是这副革命精神,我把这革 命真精神 带来了,还用什嘛款呢?大家知道上了胡汉民的当,可是事已做成,也就无法想了。

第五回 南京政府时代之孙文

却说孙文急忙的回到本国,十七票得了伯理玺天德,得意之极就立起政府,定了中华民国的国号,大祭明太祖陵。想起那年到檀香山当店徒在轮船上充细崽 在广州当 强盗的行径,不免有些惭愧。幸亏得事情隔得久了,料想没人理会,却不料偏有做书的这管笔把他渲染出来。岂不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吗?闲话休题。话说孙文带 了一副革命的真精神回来,这革命精神又是不能使用的。当时大大小小一般兄弟们都当了什嘛总长次长院长局长秘书长等名目,都是等著用钱。这做总统是 不能没钱 的。第一天的总统就弯腰曲躬的跟广肇公所老乡台借钱,好容易借到四十万,拿上南京,不到几天就光了。又 打电给美洲华侨发了许多军债票,请他们筹认。这美洲华侨向来有点瞧不起孙三。今日却见他成了功,少不得不敷衍敷衍。就汇上两百万到南京。孙文见钱眼开,说 这种款子如何分给他们,就悄悄的给了胡汉民二十万,其余都自己上袋了。这事做的没人知道。到后来才发作呢!一面打算把招商局铁政厂大冶矿卖给日 本,又打算 把粤汉铁路抵给他,把国家银行让归日人阪谷芳郎办去,却向他借钱用。什么国家不国家银行不银行都不要紧。有钱了就好办了。这便是他第一件大政,却叫人家反 对掉了。胡汉民黄兴陈其美都抢在头里,什么事不让他做主,却连问也不问他一声。孙文闲得难受,就同着他的女秘书宋小姐去打打鸟,逛逛山,心里却气 他们不 过,不如让人家做去。想定了就自己扬言说是让位,还叫人鼓吹他的让德呢!下场了以后就在南京闲住。却看见北京政府里头气象一新,跟自己当初小朝廷假政府不 同,又是气又是妒。就主使叫王芝祥黄兴陈其美出头反对,要在南京做京城,要把王芝祥做直隶都督,胡瑛做山东都督,柏文尉做江南都督,又要叫王芝祥 带兵北 上,闹了许久,没有效力。这才软下来,黄兴做了南京留守,陈其美做了上海都督,孙文自己带了数百万私财回到广东。广东的都督叫胡汉民做了。有人保举他哥 哥,却他记着檀香山的旧恨反竭力的阻挡住了。孙文下台,这些弟兄们都失职。个个抱怨说他不争气,好好的把个大总统丢了,孙文没法,只得分了他们三 十五万, 却还是不依说弟兄们熬尽了苦才有今日,把现成天下送给你,你又没有出什么力,成什么事。好好的总统不做,却说什么让德。原来是得了钱了,真正是见钱眼开。 你却面团团的去做富家翁。却叫我们吃若,这如何使得。说得孙文又羞又恼又不好意思,反脸正在为难当口。北京的电报来了,请他上北京去商量国事。正 好乘此去 联络,就满口的答允下了。

第六回 铁路全权时代之孙文

南京的留守黄兴上海的都督陈其美用钱似流水一般,暗地里还有许多不尽不实的行为。叫北京查著了,将设法把他们撤掉。黄兴与陈其美跟一班小兄弟们聚 在上海, 怨恨政府撤了他们饭碗,打算第二次革命。张振武方维跟他们通了,打算在湖北起事。黎副总统就打电给中央,趁张方在京的当口就把两人正了法。党里头就借这题 目攻击政府。政府就请孙文黄兴来京面讲。孙文正同党里有意见,就首先上京来了,到了北京,瞧著北方势力很盛,袁大总统又实在有才,具待他又那麽优 礼。登时 变过口来,声声的说袁大总统是中国第一人,十年以内总统非他不可。说了许多好话,又约著黄兴陈其美同来。他自己又宣言不进政界,十年以内专办实业。又要经 营铁路,意思里头要得一个铁路上的位置。政府就顺他的意,给了个铁路全权,每月送他三万元薪水。他就回到了上海,立起铁路总公司。这时同盟会又改 做了国民 党,推他做会长,他就大吹大唱说在十年里头打算造十万里的铁路。借六十万万的外债。外国人都好笑他,外国报纸都说是孙大炮。他自己却不晓得,仍一味的乱 吹。这时俄国跟库伦定了密约,政府里又有大借款,党里头纷纷闹,孙文又出来发表他的政策了,他说金银这东西因为是个货币,所以就贵了。若不认他做 货币,当 他是件物品却单把钞票认做货币,全国都用钞票禁用金银,我们国里缺的是金银,有的是钞票,这就不忧贫了。再俄国夺了我们的库伦,应该跟他打仗,打仗的方法 第一年该出兵五十万。五十万不胜,第二年出兵二百万。就可把俄国逐出满蒙,恢复黑龙江失掉的地方。若再不能胜,就该出兵四百万,四百万不胜,就出 六百万, 再没有不胜的了。这时俄国里头必定内乱,正可和他们作对。若再治不下他,第五年就须出八百或一千万兵,定要打到莫斯科圣彼得堡方罢。这些大议论知道的说是 孙三的梦呓,不知道的还当他有什么用意在内,还跟他辩论呢。孙文在上海发了几篇议论,却一事不办,月月拿他三万元薪水,住的是高大房,出入摩托 车,又常常 开夜会,华丽奢侈到极顶。却又天天鼓吹他的社会政策,又是什么民生主义。人家问他社会主义应该公妻公产,他却安富尊荣一毛不拔。党里人本来怨恨他,此刻益 发看不起他。他自己也有点不安,就打算重到日本。日本 不大愿意接待他,他又央著政府却说,这才答应了。到了日本,告诉人家说是第二故乡。一般这也怪不得,他十几年偷偷摸摸的都 在日本 起身,这番差不多是衣锦荣归,自然得意忘言说是第二故乡了。

第七回 孙文二次叛乱

孙文到日本的当口正是正式国会开会的时候,国会议员多半是国民党,聚集在一海。孙文面子上算是跟政府要好,暗地里却嘱咐议员们务必到就反对政府。 嘱咐好 了,他便去日本 看人家闹事,再出来取利。却说国民党里有个宋教仁,从前做过农林总长。向来主张和平,跟政府拉拢的。这回来就打算组织他的政党内阁。正在上海上火车的时候 被刺客放了一枪,把他刺死。国民党就赖在政府身上。党里头自己派人去讯问凶手查电报局,又鬼鬼祟祟的跟会审公堂上打通了,又硬把都督民政长拉来, 叫他们签 字,造了一大篇假话,说刺死宋教仁的是应夔丞,应夔丞是受洪述祖主使。洪述祖又是跟赵秉钧要好的。就归狱到赵秉钧身上。赵秉钧是政府的国务总理,就硬说是 政府杀人。孙文早在日本听见,就连夜赶回,帮着攻击。又煽动江西广东安徽湖南四省倡议独立。湖南谭延闿不赞成,江西李烈钧招军买马,广东胡汉民连 络声气。 安徽柏文蔚两面捣弄。孙文又鼓励议员反对大借款,自己又写信给日本协会通电各国政府说宋案是政府主使,各国若再借款给政府是明明同百姓为难。各国因是个人 名义不理他,又知道政府没钱不能平乱,反赶紧把借款办成了。这时上海是捕风捉影,北京是议员捣乱,扬州的师长徐宝山因为拥护中央叫人害了,北京又 出了血光 团。有一女子出首,证据里头有黄兴的名字。河南也得到黄兴鼓动军队的两封信,又有围攻制造局的消息。政府这时再也不能忍了。就雷厉风行的免了李烈钧胡汉民 柏文蔚的官,孙文也有。商界里头去信去电责备他,说他三尖两刃。孙文看着风头不对,又急忙的转舵,用它不预政事与办实业的老话来搪塞。却暗地仍一 味的挑 拨。到了七月,李烈钧就在湖口占据了地方,黄兴就在南京夺取了都督。孙文面上不动声色,暗中跟外国银行借款,打算充军饷。外国银行回绝了他,他就明目张胆 的通电全国,诉说中央罪名,自愿领兵北伐。又知道自己名誉不好,就推举了一位割须逃命的岑春煊做大元帅。又怕制不住中央,打算把南满东北送给日 本,北满外 蒙让与俄国。请他们两国出来帮忙。幸亏日本政府知道他是油头滑脑的,俄国政府又是领教过他一千万人马攻打圣彼得堡的妙论的,都没有理会。这时国军征讨各 处,著著得手。黄兴在南京站不住,就搜括了一百多万公款逃出来了。孙文不能容身,又逃到台湾,随后又改了姓名叫王国贤重到日本。好好的元勋不做, 却去做那谋反叛逆,正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脱不了他那做强盗性质哩。

第八回 孙文三次卖国

却说孙文二次革命失败改名王国贤逃到日本,二十年得来的富贵都革掉了,又气又恼。把一股怨气都聚在政府头上,便用出种种方法来破坏,哪怕中国亡 了,只要报 得仇,就送给外国人也是甘心。那某某国里的浪人听见他的宗旨,自然愿意承揽这份好处。第一著便派人来行刺。但是政府要人刺他一二个也可以出这口气。这谋害 的方法就毒得很。打算在食物里头用毒在水里头放药,烟卷里头置炸药。又打算在交民巷放炸弹引起交涉。可是手段不高,刚一到了就被拿住,问出口供。 都牵着 孙文。又派人到内地去煸动,都是带了委任状,有什么司令先锋等名目,奉的是孙元帅命令。去年十一月就在云南发作。可是各省军民都很齐心,这区区的如同蜻蜓 撼石,如何成了事?今年又在浙江地方破了好几起,上海更是一天不断的闹。乱党孙文的意思也知道国里头势力坚固,也不想成什么事,只想把各处搅成个 破烂,把 地方糟蹋个不堪,再不然把全国送给外国人,叫大家享不成太平,也出这口毒气。这便是他那党羽里头供出来的亲供。这毒心毒肺真是听着叫人害怕的。到了后来益 发不堪,跟红胡子白狼都联起来。白狼里头有他的代表,受了孙文的什嘛伪职,供给他多少军火,还教他们 多少法子来糟蹋地方呢。这回山东的事情关着国家存亡的问题,大家都是很担心的,孙文这该杀的却又来闹了,在广东省城放炸弹,炸伤了好几十口男女小孩。又在 上海杭州拿了几起,供出来都是孙文派的,打算在山东冒充中国军队去跟外国兵冲突,叫两边打起来,他却好于中取利。咳!狗豕都护着它同类,孙文做了 中国人却 处处愿意亡国灭种,真是连狗豕不如。在下没有事编出这本书来叫大家看看,知道这人面兽心的行为,也可大家防备着他呀。

全书完

维基百科条目孙中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