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1月21日星期一

111114-老王我不信-开心“逛城”欢乐艺术之旅

开心"逛城"欢乐艺术之旅

从7、8月开始就想去临沂,先是没能动身,后见到"十一长假"前后去的几拨人们被打被抓后,心里开
始有些害怕,一怕也被打抓,二怕连累家人,所以迟迟迟迟迟迟地没能动身。十月中,一个朋友@朱日
坤在网上招呼同行同道们去临沂,结果应者寥寥,响应者区区二三人,心中不忿,便与之约好11月12日
同去。离出发还有四五天的时候两人郁郁地商量,既然人少之又少,而且又不便再呼朋引类,那么此行
能否做些别样的事情,区别于前,有益于后,并令此行的色彩"酷"一些,包括怎么去、去做什么、得
到什么样的结果、这些结果如何能够不吓着别人(不令人因"恐惧"而怯步)、怎样保护好自己并能够

全身而退等问题。商量了半个下午之后便开始实施。

下面详述此行的前后。



A.此行的过程

1.准备

规划路线及方式:XX—临沂市——孟良崮战役纪念馆——东师古及周边村落——周边市县(有时间条
件下的备选)—返回;出行方式为自驾车。

按照之前的商量结果,先为此行目的地的人们准备些"小礼物",以便现场发放,以达到亲民、交流和
不被打的目的,所以先在网上下单订制了3000个自定图案的小气球〔包括锁扣、杆件、气筒等,见图
1)因加急3毛钱一个,如提前订购的话还会便宜些;又定制了1000个车贴(见图2),但因制作厂家后
来担心累及,我们也不好强求,时间关系只好作罢。查GOOGLE地图,规划路线,了解临沂市及孟良
崮周边的旅游景点,并作了标记。


图1


图2

2.出发

11日上午修车(车太破),顺便给两个山东籍的修理工小伙子讲了一下他们老乡的故事,他们听了深受
感动,以至于差点儿把我的破车修成了玛莎拉蒂。

中午收到气球,下午加满油,与另一个从西北出发的响应者约好在山东见面的大致时间和地点(由于等
订制气球,所以时间一直未定,害他火车票没买到,只好坐长途客车前往泰安,然后再转车)。傍晚
前,联系上@朱日坤出发,刚走出去没多久,另一个朋友@胡力夫听说要去临沂,赶紧打电话过来让等
一等他,他打车来追,要一同前往。停在路边,好一阵感动,并吸烟一只以慰孤寂的心情(图3)。胡
赶到后,车上向他交待了一下此行的计划和目的。胡感觉可能会没架可打,或说没多大可能"挨打",
所以有些失落,不过还是很高兴、很轻松地接受了这个计划。出城,上高速,进入山东后开始在车上忍
着磕睡喝着红牛吹气球,没到临沂车上就已被上百个"气囊"充满(图4),感觉很是安全。一路马不
停蹄,12日凌晨4点左右进入临沂市。


图3


图4

3.逛城

进入临沂市区后,按计划开始边行进边零星地在沿路放置气球,并一路摸黑儿找到了"人民广场",这
  "人民广场"可是临沂市中心最大的广场哟。待绕场一周观察并确定好了地点后,便开始实施既定的艺
术计划—"种气球"(下图)。种完一车气球后,开车离开去下一个地点,边走边车里接着吹气球,
沿途见缝插针,在滨河绿地、某街道、某小区、某街心公园等绿地、树丛、栏杆、车门各处"种气
球"。后来晨练的人们逐渐多了起来,天也开始放亮,我们便开始发放"礼品",人们很高兴,纷纷聚
拢过来"领取"或"捡拾"。

之后一行去吃早餐,餐后重回人民广场,气球已从草地树丛转移到了人们的手上、菜篮里和电动车的车
筐内,哈哈,相互击掌庆祝。之后驱车过沂水大桥,来到东岸的河滨体育公园,河边又"种"气球若
干。此时西北的朋友来电说已到泰安并准备转车,约好两小时之后在高速的沂南休息区会面。大家看微
博,还没有什么村里的消息。再喝罐红牛,三个人便在车里睡了个把钟头。近10点出城,沿途继续
  "种",到临沂大学的门口又进行了一会儿"礼品派送"活动。上高速,路上接着吹气球,一直吹到沂
南休息区接到了西北的朋友,这位小朋友说,远远看怎么来了一车气球。






附图若干

4.被迫改变的行程

告知西北朋友前面的活动和后面的计划,甚欢,并按计划向东师古进发。大家约定如果到东师古进不了
村的话,就打开后备箱,把剩下的气球全部抛洒,并把还没吹起来的气球全部发放给周围的大人和孩
子,这样一定会有一些被带回村里,哪怕只有一个气球被陈家人看到都算是成功。好,进发。

可没想到的是"严防死守"的区域扩大到了孟良崮的高速出口。一到出口便被两个警察拦下,检查证
件,问去干啥,答去孟良.}警察一面客气地说前面修路过不去了,绕北面的蒙阴走国道吧,一边看着
满车的气球问这是啥,答气球。并拿了几个送之,警察客气地说不能要。这时从路边的一辆"鲁O"车
牌的桑塔纳里跑过一个制服男,胸前的牌牌上写着"沂南县……特勤"的字样,大概是特别勤快的川伍
时工"的意思吧。跑过来之后凶狠发问,不过出乎意外地被警察挡住了。大概瞥车觉得丫有点儿越姐代
厄,转过身对我们再次说去绕蒙阴吧,并不知是好意还是坏意地说只有十几公里(实际上近30公里)。
我们只好掉头,在临时工凶狠的逼视下,把气球送给了收费站岗亭内发卡的美女。


附图:绕行蒙阴


附图:孟良崮出口

路上大家估计蒙阴那里的国道也不保险,到那儿一看,果不其然,"严防死守"的区域已经扩大到了邻
县。国道路口警车一辆,警察三四个,路边院子里还另有车和"临时工"若干,逢车必查,一个不漏。

没戏,只好来到了蒙阴城外汉河边的一个路口打探其他道路。几个当地人对我们说绕行大约70公里有一
条省道可以绕到沂南,并问我们去干啥,我把盲人的事迹说给他们,他们都不知道有这么个老乡,很吃
惊,并对ZF的做法表示了一下"咳声叹气"。我们商量了一下,不再绕远,就地活动。胡力夫出主意
说,先在这汝河边上种种气球并自我娱乐一下做个"行为艺术"吧,大家同意,下到了河滩,面对东师
古方向做飞翔状(见后图)。天有点儿凉,腹有点儿空,己经半下午了还没吃午饭。进县城吃饭前又到
路口看了一眼,还是没戏。找了家拉面馆,一人要了一碗面,顺便送邻桌一家吃饭的大人孩子一些气
球。饭后来到县城里的"蒙阴广场",将所有气球抛洒干净之后,又到国道路口看了一眼,死心,决定
去泰安和济南的广场公园看看。但路上因临时有时间安排上的变化,再加上这一天多来只睡了一个来小
时,人已疲备不堪,便取消了后面的逛城行动,结束了此次"逛城"之旅,半路分别各回各家。


附图:蒙阴国道路口


附图:蒙阴县城内


附图:蒙阴拉面馆


附图:蒙阴街头

B.关于"探村"和"逛城(Guang Cheng)"

首先在前面声明一下,我及同行诸人内心非常敬佩之前被打被辱的勇者,还有此次被抓和未被抓的勇
士们的"探村"之举,不论他们进村与否,受伤与否。这些举动都是勇气、胆量、正义和无私的表
现。可是,做为年长体弱如我者及年幼胆微的其他人是不是只能做壁上观呢?

下面总结一下此行的感受。先说去之前的感受,此次同行4人,两个年龄稍大、两个年龄稍轻。年龄
大如我者,之前看到前行诸位网上的遭遇后,心存恐惧,本人身体欠佳、腿脚不灵,打不得、跑不
快,尤其觉得自己无法接受那种侮辱,但又觉得非去不可,那么先做好挨打受辱的准备,并想办法避
免挨打受辱;另一稍长者@朱日坤的想法是应组织大于对方力量的人数同去,如果不成也要去,不过
见机行事,最起码要去看一下,了解一下那儿的情况;年龄稍小@胡力夫,莽夫一个,想法就是去打
架,或被打;另一小者一腔热血从大西北冲来。对那里实际的情况还没来得及细想。而相同的是,大
家都需要克服恐惧,准备挨打,并且对见到老陈不报任何希望。

在这种状态和感受下不免要想想,怎么办?

好现在再说说回来时的感受,这时大家的感受基本相同,第一,我们到了能力所及之处,并通过"小
礼品"的发放起到了一定的"公关"和"告知"作用;第二,即兴发挥作了些"行为艺术"一样的举
动(见下图:大家之前都没做过这种行为,不知是否算"行为",可否称"艺术",),浇了浇了胸
中的一些块垒;第三,这样带有些艺术气息和公义色彩的小小行动虽然不能立即解救谁出苦难,但也
许会使旁人想了解一些情况,进而唤醒稍许的良知;第四,回来时所有恐惧一扫而光,感觉可以不
  "恐惧",甚至可以很"愉快",并且心中还有些许荣耀。








附图:蒙阴河滩。飞越沂水、飞越蒙山,飞越汉河,飞越检查站,飞越孟良岗、飞越东师古……

其实,实地考察之后觉得与其给小小的双猴东师古加压,不如将这些压力施予周边市县,因为真正的
操纵者、纵容者、心虚者、怀鬼胎着在临沂、在济南、在沂南、在沂水、在营县、在蒙阴……,而这
些地方因"心虚",其抗压能力可能远不如小小的村庄。这些市县人口更多(有良知者相应也更
多),道路更宽,路口更密。围住一个村容易,但若想围住一个城不让人进出的话那个成本嘛……哈
哈。再者,通过街边路旁与当地人聊天发现,当地乡亲们知盲律师者几近于无,因为什么不言自明,
那怎么办?……。

既然村子被层层围困,既然去那里只有挨打,既然挨打也见不到墨镜男,那么我还真不如去周围的地
方"逛城"一番,姓孔的可以借机祭祭祖,姓孟的也好顺便认认宗,舞文的会会王兆山,弄墨的拜拜
王羲之,顺便结交些狐朋狗友,给人们发发"小礼物"并带去些"小欢乐"。总之不能眼看一个人受
难,应该将其所受之痛化为全民的狂欢。

最后再说一句,回来后这两天,心里有一种"酷酷"的感觉在蔓延。有机会还想再去趟这次没去成的
地方逛逛,比如曲阜泰安济南城,孔庙岱庙玉皇顶,到那里去放放气球,看看能飘多远。

当然,如果没时间去不了山东,那就在自己所在之地的公园、广场、商业街,哪怕是十字路口的红绿
灯下发发"小礼品"、"小广告",或只在自己的小区内、楼道里贴贴"牛皮癣"神马的也成啊。

C.关于欢乐艺术小创意

此次出行匆忙,再加上对艺术创造、传播学和公共关系学的理解还不够专业,所以此行创意一般偏
下,不成体统。回来的路上还想,是否网上寻个高人把墨镜男整成卡通公仔什么的……,是否加入个
车友会什么的……,或者弄个橡皮艇顺沂河、汝河来次漂流……,再或者搞个牛逼的动力滑翔机从泰
山顶上一青松出发,滑到哪儿算哪儿……。

凑不出一千五百几十几万,可放它一千五百几十几个气球总可以吧。

另:临沂是书圣王羲之的故乡,所以回来的路上胡力夫感慨万千,即兴仿《兰亭序》而作《东师古
序》一篇,敬待其手书后发表。

谢谢!

2011.11.14
@老王我不信-8
weibo.com/249886247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