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5日星期四

120105-陈破空:回应韩寒:革命终将来临

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12/0105/article_21692.html
各类御用媒体和御用文人不得不承认 这个词火了
——回应韩寒:革命终将来临(陈破空)
 【 阿波罗新闻网2012-01-05讯】 

人气极高的中国网络名人韩寒,在沉寂一段时间之后,忽然于2011年岁末,接连推出三篇博文:《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引发舆论热 议。

在《谈革命》一文中,韩寒认为"革命于中国未必是好的选择。"婉转把理由归结于中国国民素质。进而断言:"中国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国家,同 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急需要改革的国家。"

几乎任何国家,都"急需要改革",何止中国?此话等于白说。但说中国"最不可能有革命",则不仅主观,且毫无根据。国民素质,人人可褒可贬,并非 新话题,笔者也曾多次著文痛陈中国"民族性"。然而,纵观世界,国民素质差的,难道只有中国?

那些因"天鹅绒革命"而获得自由的东欧国家、因"颜色革命"而颠覆独裁的中亚国家、因"茉莉花革命"而民主化的阿拉伯国家,其国民素质尽皆高于中 国?退一万步言,即便中国国民素质当真差到世界倒数第一,难道不是因为统治者的愚昧政策酿成?毒化和束缚中国人的现行制度,岂不最需要由革命而除 之?

韩寒以共产革命的无穷血腥为暗示,说明"革命不保证就能带来民主";这正如有人借由中共文革的乱像,而反对民主运动一样,无非是张冠李戴、移花接 木,以达搅浑水之效果。

在《说民主》一文中,韩寒说:"中国共产党到了今天,有了八千万党员,三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党派或者阶层了。党组织庞大 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这番话被中共官方喉舌《环球时报》赞为"当下中国难得听到的大实话!"

且不问,13亿中国人是否都像中共党员官员那般腐败均沾、红利共享?只说,如果这也算是一个"大实话",那么,更能称得上"大实话"的,应该就 是:法轮功拥有几千万学员,几亿的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信仰团体或者阶层了。信仰团体庞大到一定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 是体制本身。还有,今日中国,基督徒超过一亿,按韩寒算法,连带有近四亿亲属关系,它已经不能简单的被认为是一个教派或者阶层了。教派庞大到一定 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人民就是体制本身……如此类推,中国到底是什么?恐怕连韩寒和《环球时报》都要莫衷一是了。

在《要自由》一文中,韩寒向政府"讨价还价",在新的一年里,"要求更自由的创作",要求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如果官方能让这一 步,韩寒承诺"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

听上去,像是一桩"交易":我已经反对革命了,那你总得给我一点好处吧?此处,笔者暂不讨论自由是乞来的、争来的、还是天赋的这类大论题。仅祝福 韩寒,但愿你的期待,不是一厢情愿(?)再说,"交易"的背后,莫不就是这么一句潜台词:如果你不给我这些自由呢,那么等着瞧,我就要清算,往后 看,专门谈论你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

还是要造反,还是要革命,这才是韩寒血液中原本的基因,却偏要抑制自己,偏要打造一块"和事佬"的招牌。究其幕后,如果是因为受了威胁,而变得胆 小,倒可以理解;如果是因为受了收买,而昧着良心,则诚为不值!

无须评述韩寒三篇大作的所有论点,只圈出其中一个盲点,试问:一个民族,一部历史,革命发生或者不发生,何曾取决于其国民素质如何?又何曾取决于 某个人或者某个阶层赞成与否?革命从来就是不期而至----当统治者的淫威超过时限,或者,当被统治者的忍受超过时限,革命的土壤、气候,便悄然 培植成型。

韩寒写什么,怎么写,固然是他的权利,无可厚非。值得玩味的是,韩寒连发三文,中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也连续跟发三文,破天荒大捧特捧韩寒新 作。

标题之一:"韩寒化蛹为蝶,超越左与右"。其实,韩寒新论,不涉左与右,而是从理想到现实的回落。化蛹为蝶,原意是成熟。在中国社会,世俗的"成 熟",被定义为面对现实、世故老成、明哲保身、玩世不恭;与人类进步意义上的成熟背道而驰,那是:思想更深刻,理想更坚定,行动更踏实。发表新论 的韩寒,其"成熟",属于哪一类?

在这个标题下,《环》文扬言:"寻求中国渐进发展的道路其实是现实中国的'最大公约数'"。好一个"渐进发展",得以让腐败集团从容完成洗劫国家 资产、化公为私、并将不义之财连同亲属成功转移到国外的全过程。其间,提革命,岂不让权贵们心惊肉跳?所谓"最大公约数",不过是既得利益集团的 内部"默契",与13亿人共处的现实中国格格不入。

标题之二:"韩寒博文,网络舆论的一次回摆"。事实上,韩寒新论出炉后,褒贬不一,争论激烈。很显然,这根本不是"网络舆论的一次回摆",而只是 韩寒个人思绪的一次回摆。批评专制政府,依然是网络舆论的主流基调。

在这个标题下,《环》文声言:"中国的改革越坚决,民生的实质进步幅度越大,它能牵动的舆论回摆就越多。"仍然以民生取代民主,视中国人为单纯 "经济动物",继续以"养猪哲学",拉低中国国民素质。《环球时报》及其御用文人,老到于此,用心险恶。

标题之三:"韩寒博文引争议是中国之幸"。果如此,你官方又何必封锁互联网?接着这个标题,居然也有这样的文字:"像革命、民主和自由这样永不过 时的话题,只有一家之言,只有一个标准答案反而奇怪了。和自然界的规律一样,在寻找国家进步的探索中,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才是春。"听上 去,倒不像是说给老百姓听,倒像是说给中南海的达官显贵听,因为,只有他们,才沉迷于一花独放、一党专政、一己之私。

《环球时报》既然有论如此,何不要求当局释刘晓波、高智晟?何不谴责当局重判陈西、陈卫?何不呼吁当局停止骚扰陈光诚、艾未未?因为,他们不过是 提供了多家之言、加入了百花齐放而莫须有地获罪。在《环球时报》故作矫情的语境里,仿佛,当今中国社会,专制政权及其暴力机器根本不存在?又或 者,刘晓波、高智晟、陈西、陈卫、陈光诚、艾未未们根本不存在?

《环球时报》甚至语焉不详地提到乌坎事件,却不敢承认:乌坎村民抗暴,恰恰就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乌坎村民,赶走盘踞该村的共产党官员,成立 村民自治组织,当官兵奉命前来执行武力镇压时,村民以农具、木棒、砖头为武器,奋起抵抗,武装自卫,拒敌于村外……其中每一个环节,都具备明确的 革命特征。最后,官方不得不与它通缉的"罪犯"——村民领袖展开和谈,答应村民的要求,并自我惩办属下贪官。乌坎村民抗暴的阶段性胜利,正是时下 中国社会革命的阶段性成果。

当今中国,举凡官员腐败、官场糜烂、贫富悬殊、社会不公,哪一项,没有达到民众忍耐的极限?相应地,仇官心态、仇富心态、官民对立、警民对抗,又 有哪一项,没有濒临爆发的临界点?

各类御用媒体和御用文人,都不得不承认,时下的中国,"革命这个词又火了",谈革命,成为网络舆论的热点。处于这等政治气氛的中国社会,不论是主 张革命的还是反对革命的,不论是民间还是官方,不论是韩寒还是《环球时报》,他们所表达的,或者,所焦虑的,其实,都是同一个意思:中国,革命终 将来临!

回应韩寒,与其奉劝民众不要革命,不如奉劝中南海如何避免革命,那就是,完全撤除改革阻力。说到改革,笔者或笔者的同道,曾无数次地阐述,对中共 或中共高层,我们并不要求他们做什么,只希望他们不要做什么:不要封锁互联网,不要压制新闻自由,不要干扰司法独立,不要包庇贪官污吏,不要打压 独立参选人,不要干涉信仰自由,不要监禁持不同政见者,不要利用军队镇压人民……

在这一系列"不要"之下,中国的民主化,将自然而然地展开,温和而有序;一个民主中国的诞生,将如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看看今日缅甸的演绎,不正 循此路径?莫非中南海诸公的智商,还不如一班缅甸军头?

或许正是。曾以"革命"自居的中共集团,在完全蜕化和腐化之后,恐惧革命。然而,中共的所作所为,一直或正在从反面催生革命。时至今日,深居中南 海红墙后的胡锦涛们,还在用"国内敌对势力"来定义维权人士,深化阶级斗争;还在用"国际敌对势力"来定义文明世界,强化冷战壁垒。一手防范,一 手推动,中南海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无非是坐等革命洪流的席卷。聪明如韩寒,难道就掐不到个中死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