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6月3日星期日

060918 杨志:高智晟律师悲自何处来?——刘荻文章让我想起的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post=633584
作者: 材料   ZT为高智晟悲哀,还是为刘荻悲哀? 2006-09-18 12:36:23  [点击:152]

高智晟律师悲自何处来?——刘荻文章让我想起的
杨志

在中共当局抓捕维权律师高智晟 近一月之久仍无消息之时,在所有关心中国民主人权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共同行动抗议中共,救援 英雄之时,不锈钢老鼠刘荻不但没有我们这些常人应有的反应,反倒竟写出名为"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 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这样一篇酸腐至极,逻辑混乱的文章。

全篇的中心意思不外乎题目中的那句话,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高智晟今天被捕入狱是因为没掌握好自己的命运,是自找的悲剧。刘荻所表现的尖酸刻薄令我惊讶不已。

刘荻对高律师的主要指责有两条,一是高律师曾接到一个自称体制内的人的电话,此人支持高律师对他们的批评,说骂得好。刘荻认为高律师是在与魔鬼打 交道。二是刘荻认为高律师出身低微却爬到了超出他能力的不属于他的高度,刘荻说"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 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性的投射,从而失去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刘荻的高律师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这两个推理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高智晟 律师只不过是把中共高层内部的不满声音和声援高智晟 的声音告诉给社会,刘荻就说成"是在与魔鬼作交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这叫什么交易?只不过是接了对方一个支持的电话,面也没见过,会也没开过,就 把自己卖了?有那么大罪过?

刘荻和余杰一样喜欢引圣经说事儿,刘荻分析高智晟的匿名声援电话自然 离不开圣经的故事。我不得不诚恳地在此告诉刘荻,千万别再恶搞基督教和上帝了,笔会的余杰绑架上帝闹的笑话够大的了,这么闹下去,我们这些徘徊在基督教外 面犹豫不决的罪人们仰视上帝和基督教时,如何能神圣得起来?

余杰绑架上帝令人反感,刘荻绑架魔鬼同样令人反感。都是一回事,不外乎还是那种我是上帝,你们是魔鬼的可笑心态。这种拿上帝和魔鬼说事儿的恶搞应 该停止,因为这不但是低估了高智晟律师的"超人"智慧,也低估了我们常人的普通智慧。刘荻语无伦次地说鬼的那一大段章节,逻辑混乱不说,还好象是 一个儿童在给其他儿童讲鬼故事吓人玩儿。

接个匿名声援电话,高智晟律师就把"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了?就"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了 ? 荒谬可笑至极。 高智晟没那么幼稚,支持高智晟的老百姓也没那么幼稚。

刘荻还把心理学上荣格医生分析的一个个例作为理论来套用,来证明高律师把灵魂卖给了魔鬼。那个叫荣格的心理学家分析一个从小村庄出来的爬到校长位 置的病人的病因是因为他爬的地位太高了,对此刘荻肯定地说,"荣格还说,这个病人不属于那种在6000英尺高度上生活的人,他属于这个高度以下的 人。这样他不再患神经症,只是处境要低下些。"

刘荻由此引伸说,"高智晟恰恰也是那种出身底层,靠自我奋斗取得了很大成就的人;他的雄心大得很,还想继续往上爬,这时人家把他当成'英雄、伟人 和超人',他当然乐于接受;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 性的投射,从而失去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一个心理学家对一个个案的分析怎么能成为理论?可刘荻却把它拿来象理论一样的去套用,还套在了高律师的身上。这般地胡乱类比套用荒谬不可取,属于 滥加引用,生搬硬套。

殊不知,正是高律师低微的出身造就了他的伟大。高律师低微的出身培育出高律师对广大底层民众的博大的朴素的关爱之心,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他做律师 以来免费为贫苦百姓办案的原动力。在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修练者慕名相求时,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高律师拍案而起的原动力,高律师低微的出身是高律师 近三百天来受尽中共迫害围堵暴打暗杀仍不为淫威所动的原动力。高律师这种低微出身,这种草根阶层的草根性所"投射出"的英雄的伟大,是出身"高 贵"但浅薄的刘荻本能地不能领会,也不能接受的。

也正是高律师低微的出身突显了他的超人智慧。在中共密不透气的党文化包围压迫中,连与中共有着杀子之痛的丁子霖教授也难于脱离中共几十年误导强化 注入在人们血液头脑中的中共式的思维方式,也难免对中共一直规定的"搞政治"这一禁区噤若寒蝉退避三舍。可是高律师对"搞政治"的理解和认识,令 我们这些在自由世界生活多年,深深感到政治就象空气和水一样是我们生活不可缺少的内容的海外华人敬佩不已。

同样都生活在那个中共党文化环境中,高律师思想的自由独立,畅通无阻,深邃透彻令我们惊叹。这就是为什么有人称高律师是"超人"的道理。

相相形之下,读过丁子霖教授"请回到维权的行列中来-致高智晟先生公开信"后,我们对丁子霖教授的失望难以言表。

高律师向国务院发出为法轮功说话的第一封信后就被中共当局非法停止了营业执照,关闭了智晟律师事物所。以后,中共对高律师的迫害逐步升级,愈演愈 烈,以至高律师不得不以绝食来抗议。有人不考虑前因后果,不同意不支持他的抗议绝食,我们都可以理解,可是丁子霖教授写的这封"莫搞政治"的说教 似的信让我们太不能理解了。明摆着中共当局严重侵犯高律师的合法权利,丁子霖教授看不到也罢,丁教授怎能反倒埋怨高律师说,"我很难理解您为什么 这样轻易地放弃律师职业而去从事政治活动。我觉得您把维权活动与政治活动搅到一块去了。在我看来,把维权行动政治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但是在我看来,那些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放在本职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每一个维权个案的律师先生是值得人们尊敬的。" 看到丁子霖教授为儿申冤十七年还满脑子的共产党说教,我们怎能不佩服"超人""伟人"高律师的独立意志和自由思想。

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很有道理。因为高律师在彻底认清中共的杀人本质后仍不顾身家性命为民维权抗争,在被警察紧锣密鼓地围堵 跟踪暴打暗杀迫害威胁达近三百天之久仍不屈服,英雄也。别人受中共迫害数十年还不能摆脱共产党思维方式和党文化,而高律师却是一个完全以自己独立 思想思维,以自由人权的独立意识说话的独立的人。在党文化环境中,高律师完全摆脱了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和语言方式,伟人,超人也。

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的道理还在于,高律师是明知道郭国汀律师已经栽倒在这条路上,他却是那个一定还要在郭国汀律师的覆辄上 大步迈进并大声疾呼的人。

郭国汀律师比高律师早一年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也早一年遭受中共的迫害。郭国汀律师被中共当局强行非法停业,妻子离婚,郭律师流亡海外。郭国汀律师 的悲惨结局清楚地摆在高智晟律师的眼前,他再上去他的结局只会更糟,但这并未能阻止高智晟律师拍案而起,奋起疾呼。

高律师不是横空出世的英雄,谁是?!

相比之下,刘荻对高智晟律师的猜测是多么的龌龊渺小, 刘荻说,"据说高律师在被捕前,心里其实还是相信自己不会被捕的。" 郭国汀律师和高智晟律师公开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所面对的入狱结果是明摆着的,与刘荻当初在网上匿名写文章一不小心不明不白地进了监狱的情况截然不同,刘荻 用她的投机心态度测高律师面对监狱的坦荡胸怀,真是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刘荻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之说更是荒谬至极。首先,在独裁专制的极权制度下,人民的命运本来就不在自己手中。 要掌握自己命运,不批评政府做个听话的奴才再容易不过了。可要说话写文章批评政府又要不被政府抓捕,怎么掌握?只有守住一个不被中共抓住能够掌握自己命运 的中共早已确定的尺度,即,你无论是说话还是写文章,你的犯上的尺度应当是比当初不锈钢老鼠刘荻入狱前写文章的尺度还更保守才行。因为当初刘荻仅 仅写了几篇文章就没掌握好自己的命运而被中共抓捕入狱,从而一年多"失去了自我,把灵魂交给了权力,把灵魂卖给了魔鬼"。

刘荻这套歪理邪说的潜台词是,出身低微的高智晟更是没有掌握好自己的命运和尺度,他竟然去触动中共最敏感要命的禁区 - 法轮功这个高不可攀的尺度。

我们不禁提出一个问题,面对中共这个已经完全黑社会化的独裁政府,当大多数人都深通刘荻的"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犬儒韬晦之计时,当人 们都只把钱财作为生活目标,甚至反共也成了一些精英的生财之路时,当大多数人们已经把自己的命运掌握的很好很严还改变不了中共的杀人本质时,面对 中共仍还不停地迫害残杀老百姓,如残杀法轮功老百姓等这样的惨案不断出现,我们如何看待随之也会仍不停出现的象高智晟 律师这样的不顾自己身家命运的社会良心。

殊不知,只有出现高智晟 律师这种敢于前仆后继的英雄,历史才能发展进步。我们老百姓感到庆幸和敬佩的是,我们曾经有过英雄林昭,我们又有过英雄魏京生,经过中共如此长期残酷地打 压,今天我们仍有英雄高智晟 们。现实不断证明,奋不顾身为民维权抗争的良心是越来越多,孤身奋战的林昭时代已经过去。

刘荻如果仅仅是策略见识不同也就作罢,无聊的是,在高智晟 律师身陷魔掌的当头,曾因言论入狱又出身"高贵"的刘荻不但只字不谴责中共政府倒行逆施的行为,只字不声援如当初我们为她一样的急如星火的救人行动,反倒 对高智晟 律师做出如此不近情理,逻辑混乱,以己度人的诋毁。

刘荻的这篇文章无疑地把自己浅薄至极的底儿都彻底露尽。无论是思想的浅薄,还是学术的无知,还是人品的低下都在她的这篇文字不通,逻辑混乱,诋毁 英雄的文章中"投射"殆尽,众多读者崇拜"女神"的崇拜之心也必定会在这龌龊的"投射"下彻底失望。 高律师看到这些怎能不悲哀?

09/16/2006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732538
作者: gpib   刘荻的这两篇文字可以独立成章,呼吁为其结集出版,事不宜迟 2007-08-20 12:44:11  [点击:154]
刘荻的这两篇文字可以独立成章,放到一个集子里出版。不知道有没有金主愿意资助,民运心理建设事不宜迟啊。
两篇文字时间相隔一年,大背景不同,一次为了打高,一次为了保刘。我
现在才知道,同样一个句子,可以放在这样迥异的段落中,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几个例子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有些民运人士和网友在与魔鬼作交易。魔鬼象征这样一种力量:它是强大的,但又是未知的,是你所无法控制的;如果你要 与这种力量打交道,你只能被它控制。一个匿名电话,听说的小道消息,网上的几个帖子,不是来自"高层",就是来自"军队",貌似背后有强大的力 量,但实际上你对它一无所知。如果你把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就等于是在与魔鬼作交 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真的是与魔鬼作交易吗,其实也不尽然,那些人可能还不如魔鬼呢。


-------《刘荻: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
2006年9月13日




合作的另一个问题是这种合作是否是"与魔鬼作交易"。"与魔鬼作交易"这个比喻貌似神秘主义,其实很简单:只要合作的结果是把自己处于一种不能决 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制于人的局面中,那就是在和魔鬼做交易。我只在自己能控制局面的情况下才合作,如果合作意味着被人控制,那就不合作。从理论 上说,为了自由民主大业,与共产党中的某一派合作并不错。但是在现实中,因为对方力量强大,而你的力量弱小,而且对方又没有尊重你的独立自主性的 善意,所以这种合作很少有不是与魔鬼作交易的。

-------《刘荻:民运团结与合作问题之我见》2007-08-20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荻:自己的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中—从高智晟的悲剧谈起
请看博讯热点:新闻自由
(博讯2006年9月13日)
刘荻更多文章请看刘荻专栏

民运心理建设文章
(博讯 boxun.com)

两篇文字时间相隔一年,背景不同,一次为打高,一次为了保刘,
我现在才知道,同样一句话,原来可以这样说


刘荻的这两篇文字可以独立成章,放到一个集子里出版,不知有没有金主愿意资助,民运伦理建设,事不宜迟

  著名律师高智晟曾经接到过这样一个电话,他说:"今天有一个人打来电话,他把声音变了,就是那种变音的设备,咱们就不清楚他是谁了。他说高智晟,我的声音 必须采取变音措施,如果不采取变音措施的话,公众都知道。我说这又是大人物,他哈哈一笑,他说我们坚决支持你,坚决支持你,他说:你持续的在骂我 们,他来了这么一句,但是,你是我们的老朋友,你不知道我是谁,我知道你是谁。听这话也是体制内的。他说我关注你就是因为你持续的在骂我们。我说 你在鼓励我继续骂。他说骂的好。"

几个月以后,高律师就被捕了。

无独有偶,不久之前发表的中国泛蓝联盟两名成员的对话也有如下内容:"估计两党有故意拿泛蓝在做什么试验!""也有抬举泛蓝的感觉,有意让泛蓝成 为一个新的有味道的可以充当缓冲的黏合剂!""我听说的一个小道消息,胡的家宾就有国民党的说客。""团派,年轻,泛蓝;胡锦涛;反腐败,新文 革;十七大,和谐社会,政治体制;你可以联想嘛?""胡要利用年轻人搞一次自己的新文革!""不要在意被利用,也不要在意被谁利用,只要可以推动 一个体制的变化和文明。"

泛蓝将来的命运如何,我们还不得而知。

最近类似的事情还有"未来中国论坛"的"军中声音",声明军队要发动政变,希望网友提供建立民主政府的具体举措和主张。

这几个例子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有些民运人士和网友在与魔鬼作交易。魔鬼象征这样一种力量:它是强大的,但又是未知的,是你所无法控制的;如果你要 与这种力量打交道,你只能被它控制。一个匿名电话,听说的小道消息,网上的几个帖子,不是来自"高层",就是来自"军队",貌似背后有强大的力 量,但实际上你对它一无所知。如果你把自己的未来和希望完全寄托在这种靠不住的"力量"上,让这种力量来控制你,支配你,就等于是在与魔鬼作交 易,把自己完全卖给对方了。真的是与魔鬼作交易吗,其实也不尽然,那些人可能还不如魔鬼呢。从民间传说中我们可以得知:基督教中的魔鬼其实是一个 言而有信的绅士,当魔鬼与人签订出卖灵魂的契约时,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魔鬼的信用。但以上几个例子中,那种来自"高层"、"军方" 的力量其实什么也没有承诺,什么责任也不用负。就拿"军中声音"来说,其实他只说了"不排除今年六中全会期间采取行动宣布某省或地区暂时独立的可能性", 后来又说 "今年不行的话,明年还有两会、十七大,后年还有机会。"事实上他什么也没有承诺。而如果国内的网友听信了他的这些话,真的提供了什么"建立民主政府的具 体举措和主张"的话,那么对不起,今后你的命运就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了,至少定你个颠覆罪是没有问题的了。

这个网友可能还在盼望军事政变呢,但是对方没有承诺任何事。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到对方手里,对方出卖起你来是没商量的,据说高律师在被捕前,心里 其实还是相信自己不会被捕的。从中共建政后的历史上来看,体制外力量企图利用或介入中共内斗的,从西单民主墙到八九六四,再到最近的高智晟,无一 有好结果。

上面说的是不要被权力所左右,下面谈谈不要被非理性的力量所左右。

非理性的力量,这里主要谈谈投射。投射就是把自己内心中的情结、原型等等投射到对象身上。比如郭国汀律师说高智晟是"英雄、伟人和超人",这就是 典型的投射:郭国汀把自己内心中的"英雄"、"救世主"等原型投射到了高智晟身上。投射是非理性的,因为原型和你的投射对象之间可能有很大的差 距,但是投射又很难避免,甚至可以说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很大程度上都是在互相投射。投射有时会给投射者和投射对象造成伤害,例如投射破灭后的失望, 有时投射者在投射破灭后还会对原来的投射对象进行伤害,甚至谋杀。有时投射也会给投射对象造成很大的压力,这个我有亲身体验:刚从看守所出来的时 候人人都把我当成女神一类的角色,我觉得和我本人差距特别大,我都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了。现在我心理平和多了:你把我投射成女神,最后投射破灭了, 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就是这个样子,我没有义务满足你的期望。还有一种可能是投射对象把别人对自己的投射内化了。比如高智晟,如果人人 都认为他是"英雄、伟人和超人",可能最后他自己也会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但这也会造成许多心理问题。

荣格曾经解释过他的一个病人的梦。这个病人40多岁,出身寒微,靠奋斗当了一所学校的校长。近来他患了一种病,眩晕、心悸、恶心,衰弱无力,类似 瑞士的高山病。

荣格解释了他的梦后说:不要忘了你已从小村庄走到了校长位子。有如一个登山者,你一天爬到了海拔6000英尺,已经累坏了,不要想再"往上爬" 了。荣格说:你产生高山病症状也正是这个原因。荣格还说,这个病人不属于那种在6000英尺高度上生活的人,他属于这个高度以下的人。这样他不再 患神经症,只是处境要低下些。

高智晟恰恰也是那种出身底层,靠自我奋斗取得了很大成就的人;他的雄心大得很,还想继续往上爬,这时人家把他当成"英雄、伟人和超人",他当然乐 于接受;但他忘记了这种高度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在这种高度上他已经无力决定自己的命运了,而只能任人摆布。因此,屈服于非理性的投射,从而失去 了自我,也是把灵魂卖给魔鬼的一种表现。

上述两点有着共同的主题,即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既不能把灵魂交给权力,也不能交给非理性的力量。我们或许不能完全左右局势,也不能完全决定 未来(但也绝非完全不能),但我们自己的命运一定要由自己来决定。无论局势和未来如何变化,我们都要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在一 定程度上按照自己的希望来创造未来。

2006年9月12日
 
《民主中国》首发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作者: 小渔 刘荻:民运团结与合作问题之我见 2007-08-20 10:33:34 [点击:40]
刘荻:民运团结与合作问题之我见


我的朋友莫之许大侠曾经说过一段很精辟的话:"你们(指八十年代的知识分子)一开始是一体的,所以后来分道扬镳(指九十年代末二十一世纪初自由主 义和新左派的大辩论)就会很痛苦;而我们(指更年轻的一代人)从一开始就是彼此不同的,因此如果我们发现彼此有共同之处会很高兴,彼此有分歧也很 正常,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不同的。"这段话清楚地解释了中国的年轻一代与老一代知识分子的不同之处: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人,我们以独立个人为基础 进行合作,但我们不依靠从属于某个群体来建立自我认同;对我们来说,有分歧是常态,有共识是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

以独立个人为基础进行合作,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对我们来说,合作是一种善意,而不是一种义务,不合作是一种正常现象。用我的话来说:我只做自己 愿意做的事,不愿意的事我才不做呢。合作才需要理由,不合作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我不愿意,那就是不合作的充足理由。在我看来,指责某人不与另外 一个人合作,实在是无理也无意义的指责。在这方面,我认为刘晓波先生做得就很好:我在自由中国论坛上公开表达不参与他发起的《中国学者、作家等就 奥运会致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签名活动,他既没有指责我,也没有试图说服我改变态度。这就是一种很好的态度。我对那些以道德、公义的名义施加压 力,企图迫使别人合作的行为感到反感。

合作的另一个问题是这种合作是否是"与魔鬼作交易"。"与魔鬼作交易"这个比喻貌似神秘主义,其实很简单:只要合作的结果是把自己处于一种不能决 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制于人的局面中,那就是在和魔鬼做交易。我只在自己能控制局面的情况下才合作,如果合作意味着被人控制,那就不合作。从理论 上说,为了自由民主大业,与共产党中的某一派合作并不错。但是在现实中,因为对方力量强大,而你的力量弱小,而且对方又没有尊重你的独立自主性的 善意,所以这种合作很少有不是与魔鬼作交易的。即使你合作时的愿望是善意的,但合作的结果是你失去了自我,不能决定自己的所作所为,因此你并不能 保证自己的行为一定是与最初的善良愿望相一致的,你的行为甚至可能走向愿望的反面。魔鬼用花言巧语诱惑了你,骗取了你的灵魂之后,它可以用你的灵 魂做尽坏事,而你无能为力。这也是我选择不和某些人、某些组织、某些势力合作的原因,即使他们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他们或许有强大的力量,但是他 们没有尊重你的独立自主性的善意,他们会想方设法控制你,欺骗你,滥用你的善意。例如有些人在网上与你发生争执之后,居然会私下打电话威胁你的亲 戚朋友,或者威胁把你亲戚朋友的电话公布到网上,让网友骚扰他们,企图以此来逼迫你按她说的办。我认为这种控制欲太强的人是没法合作的,我只愿意 和尊重他人的独立性的人合作。

以上两点共同引出一个重要的问题:民运的内斗和团结。以我的观点,民运内斗的原因和中国人喜欢内斗的原因是一样的:中国人彼此之间距离太近,不尊 重彼此的独立性,结果反而不利于团结。这就是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托派反对"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原因:两党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势必会彼 此争夺资源、争权夺利;如果在保持彼此的独立性的基础上搞党外联合,说不定反而能合作成功。这也是中国传统的几世同堂的大家庭往往争吵不休的原 因:彼此不和的人不能及时分家。甚至国际问题上也是一样:远交近攻。我认为影响民运团结的最大问题就是:总有人试图把民运统一在一个党、一个主 义、一个领袖的旗号下。这个领袖最好就是自己,这个党最好是金字塔型的,而且最好是党外无党党内无派,这样大家才能团结一致跟中共作斗争。这就是 某些人心中理想的"民运团结模型"。他们不喜欢别人表现出与自己不同的独立性,他们不喜欢别人"另搞一套",他们最常指责别人"搞小圈子"。他们 像大家庭的家长一样,一相情愿地希望民运既不要分裂,也不要内斗——但是在矛盾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人们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分裂,要么内斗,既反对 分裂又反对内斗,无疑是在否认民运中会有矛盾,或者是假设民运中所有的矛盾都是可以解决的,但这只是一相情愿而已。在出现矛盾的情况下,不能分裂 的结果就是内斗不断,这就是民运的问题所在。

如果大家能够以正常的态度看待民运的分裂、派别和小圈子,把"某人不与某人合作"当成理性的选择来看待,民运内斗的问题就能减轻很多。反对分裂者 的逻辑和朱镕基反对"重复建设"的逻辑是一样的:按朱老板的逻辑,北京市已经有一个百货商店了,为什么还要建其他的百货商店呢,这不是浪费资源 吗;按照某些人的逻辑,在一个问题上已经有一份呼吁书了,为什么你们这一小撮人又要另起炉灶呢,这不是削弱民主力量吗?其实,没有重复建设哪来的 市场竞争,多几份呼吁书的效果往往比只有一份要好得多。道不同不相与谋,在实际效果上未必是互相拆台;大家各自做各自的,其结果也很有可能是相得 益彰;但是硬把"道"不同的人绑到一起让他们"谋",互相拆台几乎是肯定的。

有人认为,团结才有力量,分裂怎么会有力量,但在后现代社会中,分裂未必就没有力量。金字塔式的科层制组织有它的优点,但是也有反应迟钝,底层工 作人员的满意度和工作动机都比较低的缺点,它已经越来越不适应信息社会的要求。相反,无领袖、非中心、少等级、松散灵活的网状组织已经越来越多地 成为各类NGO的组织方式,而这些组织绝对不缺少力量和效率。

网状组织平时就是一个一个的小圈子,或者叫小组,人数不会太多,例如每个小组有五到十五个人,小组内部主要采用共识决策。共识不一定要每个人都完 全同意所作出的决定,但至少都在比较低的程度上能够接受这个决定。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小组的成员彼此都是好朋友(甚至是家人),拥有共同的信仰和 目标;如果某个成员发现自己不能很好地与小组合作,他们一般会另找一个。按照某些人的观点,这些小组是十足的排外小圈子,但是友好的分裂要比经过 激烈内斗之后分裂,然后彼此不来往要好,彼此不来往又比硬被绑在一起互相拆台要好。这样做的好处是小组内部比较团结一致,不会把很多精力浪费在内 耗上,这样小组就能够比较有效地为自己的目标而行动。如果硬要团结本来合不来的人,很可能会把精力都浪费在内斗上,无能力行动了。一个小组可以单 独采取行动;也可以有许多小组在大型活动中彼此合作,每个小组都是自愿参加的;平时也会有以小组为基础组成的各种不同的联络网。有时,小组会建立 和解散,联络网会加强和削弱,但是事业一直在向前发展。

以上就是西方国家NGO的常见组织方式,我们可以从中学习到一些东西。要点在于:一、承认和尊重个人之间,组织之间的差异和独立性,不要试图消灭 差异和独立性;二、正常看待分裂,不强求统一和整合,分头行动要比绑在一块互相拆台好;三、努力学习适合信息时代的新的组织方式。
最后编辑时间: 2007-08-20 12:58:01


立里:爱伺机摸人帮的人格谋杀 http://goo.gl/BxOFF http://goo.gl/56GZJ http://goo.gl/jEAJ3
立里:为什么把刘荻叫作"阴沟鼠" http://lihlii.posterous.com/71108741
立里:猪狗奴才对挺身而出的时代英雄进行人格谋杀的作用 为什么把刘荻叫作"阴沟鼠" http://lihlii.blogspot.nl/2011/12/blog-post_07.html
立里:为什么骂无敌帮伙?  http://lihlii.blogspot.nl/2012/04/blog-post_18.html
立里:关于刘晓波等对高智晟被迫害的态度 http://lihlii.blogspot.nl/2012/03/blog-post_13.html
立里:看阴沟鼠 @liudimouse 最近又开始阴毒泼粪高智晟亲人 http://lihlii.blogspot.nl/2012/04/liudimouse.html
高智晟《悔过书》是怎么通过任畹町,刘荻 @liudimouse 传出来的。刘荻还积极传播 @hu_jia 的"悔过书"并加评论羞辱 http://goo.gl/8gTfu
立里:为什么骂 饱醉豚 是"淫贱粪豚" 摸人党 http://lihlii.blogspot.nl/2012/03/blog-post_14.html
101009 澳洲画家老乐对刘晓波获奖的看法逐渐改变 http://lihlii.blogspot.nl/2012/05/101009.html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