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2月3日星期一

121202 自由亚洲电台 心灵之旅 张敏: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四十一集) 从陈克贵案审判看“十八大” 后中国法制走向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mind-12022012131121.html
从陈克贵案审判看"十八大" 后中国法制走向
2012-12-02

录音下载:
http://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C/陈克贵/2012/1202/
http://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xinlingzhilyu/mind-12022012131121.html/m1130mind/download.html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四十一集)关注陈克贵案。从陈克贵案审判看"十八大" 后中国法制走向。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2-12-01)。
*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3年3个月*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被控"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11月30日下午在山东临沂市沂南县法院庭审,当庭宣判。陈克贵被以"故意伤害 罪"判刑3年零3个月。

*陈光福:开庭前3个多小时才确认开庭,未得通知,未获准旁听*
陈光诚的大哥、现住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先生当晚接受了我的采访。

陈光福:"昨晚有网友给我打电话说'据可靠消息明天克贵的案子可能开庭,可以通知朋友'。我对这个消息来源表示怀疑,想证实一下,但唯一渠道就是 官方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师。我四弟陈光新和法律援助律师王海军关系较好,他们认识已十多年。我让四弟给他打电话,确认一下消息准确与否,得到回答是 '我出差青岛,到现在没接到任何开庭通知'。这是昨晚(29日)10点多的事。因为政府指定的律师都没有得到开庭的消息,我就对今天开庭的消息持 怀疑。今早又设法打听,但没有渠道知道是不是今天真要开庭。我让老四到法院看一下,没得到具体消息。上午10点半,王海军律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 '昨晚接到陈光新电话后,今早就抓紧往回赶,从青岛回到沂南,这时才知道30日下午2点克贵的案子要开庭'。我是这样得知开庭时间的。"

主持人:"王海军律师参加开庭了吗?"
陈光福:"参加了。"

*陈光诚及陈克贵案简况*
原住在中国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4年零3个月。陈光诚2010年9月9日刑 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电话被切断,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围困,他们夫妇不能走出家门半步。
2012年4月26日,地方当局发现陈光诚从家中逃走。陈光福家深夜遭人入侵,陈克贵手持菜刀自卫,双方受伤。
4月30日家人收到对陈克贵的《拘留通知书》,5月9日收到《逮捕通知书》,涉嫌罪名是"故意杀人罪"。家人委托了丁锡奎和斯伟江二位律师,但是 办好委托手续后无法介入此案,官方指定了王海军和宋奎元二位律师。
陈光诚辗转逃离家乡后,今年4月曾进入在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暂避。后经中美协议,陈光诚携妻子儿女5月19日自北京来到美国纽约大学学习。

10月11日陈光福从官方指定的律师王海军处得知,陈克贵的涉嫌"故意杀人罪"案变更为涉嫌"故意伤害罪"后,已经移送检察院。

*陈光福:要求旁听,公安让我等,在法院门口等侯3个半小时到开庭结束未获准*
11月30日开庭前3个多小时才从律师的转告中得知开庭消息的陈光福,在审判结束后,讲述当天情况。
陈光福:"今天我们家里事情比较多,今天是我父亲逝世十周年纪念日,按农村风俗祭奠。这边比较草草地进行完,抓紧就往县法院那边赶。因为王海军律 师和我有个约定,我到县城后,一定要到律师所去碰个面,交换一下情况。但是当我赶到,没有看到王海军律师,只看到宋奎元律师。他说,我今天的身份 是证人。我告诉他'我要进去旁听,但是法院没有给我通知'。宋奎元律师说'卷宗里你是证人,你如果要参加旁听,可能进不去'。我说'我要争 取'。"

主持人:"您能讲一下作为证人在场和作为旁听在场有什么不同吗?"
陈光福:"如果是旁听,可以在开庭之前进入法庭,旁听整个庭审过程。如果是证人就不能参加旁听,需要作证时,他们喊了进入时可以进去,作证完要退 出法庭。我当时的感觉是,他既然安排我作证,就是想剥夺我旁听的权利,我就没有接受。当我赶到法院门口时,发现大门口有很多便衣人员,有些是熟悉 的面孔,都是公安的,围上来很多人问我干什么。我拿出身份证说'我是来参加旁听的',他们就把我围起来说'好好,上这边等着,你等着',把我带到 一个房子里,七、八个人陪着我。因为我去的时候是和克贵的妈妈一起,我担心她看不到我着急,后来我就出来了,他们跟出来。虽然我和克贵的妈妈在一 起,但都不能进入法庭旁听。克贵的妈妈在我离开时被告知,说她是'同案犯'也不能进入法庭旁听。这样,我们就在法院对面的马路边等了整整一下 午。"

主持人:"您看门前有没有关注者或警卫监控人员?"
陈光福:"没有关注者,有的只是一些便衣人员,我知道这些都是公安的,七年了,这些人有很多到过我们村或者我们家。"

*陈光福:开庭结束才知四弟单位安排与同事一起旁听全过程,他略转述庭审判决*
主持人:"庭审一共进行了多长时间?您知道您这一方有没有亲友在场?"
陈光福:"从下午2点到差不多5点半结束。到庭审结束后才知道我四弟,在县委党校工作的陈光新是单位安排进去参加了旁听,自始至终都在。"

主持人:"他能接受我采访吗?"
陈光福:"不方便。"

主持人:"你们这方的人,他是唯一旁听的吗?"
陈光福:"现在我知道的他是唯一的。"

主持人:"他怎样转述这次庭审情况?"
陈光福:"他只告诉我'最后判决结果是3年零3个月,克贵当庭表示不上诉。克贵精神状态还好,但是身体明显消瘦,脸色有些苍白'。他只告诉我这 些。"

主持人:"他手中有没有《判决书》?您拿到《判决书》了没有?"
陈光福:"没有。因为他是单位派去旁听的,可能是不代表家人的。单位还有其他人一起进去的。"

*陈光福:克贵正当防卫无罪,判刑3年3个月我不能接受,这是迫害光诚的继续*
主持人:"您怎么看这个判决结果?"
陈光福:"判决太重。因为面对深更半夜翻墙入室打砸抢,在这样情况之下克贵自卫,完全是正当防卫行为,他应该是无罪的。但是他被判处3年零3个月 徒刑,是我不能接受的。通过这个案件看出,这是对光诚迫害案的继续。尽管他们说是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与光诚无关。但是假如真是普通刑事案件的话, 不会拖7个多月才开庭审理。我认为这本身是超期羁押。第二,开庭本来是光明正大的情,他们应该给我开庭通知,作为克贵的家人,能让我参加旁听。直 到现在,我没有接到法院方面或检察院方面任何开庭的通知。当我赶到沂南县法院提出要求旁听,他们只是让我等。等了三个多小时他们也没通知让我出 庭。"

*陈光福:克贵表示不上诉不是他真实的意思,可能存在威胁利诱。希望纠正错判*
主持人:"您对陈克贵上诉与否问题是怎么想?"
陈光福:"我感觉,克贵为什么当庭表示不上诉,这里边肯定是他们做了工作,这不是克贵真实意思的表达。这里边是不是存在受到威胁利诱,或者有不可 明言的苦衷。"

主持人:"现在规定上诉期是……"
陈光福:"有人告诉我是十天。我的意思是应该上诉。但是现在因为克贵当庭提出不上诉,如何把这个信息传给克贵,我现在没有这个把握。唯一渠道是 (官方指定的)两个法律援助律师,他们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思去转达。"

主持人:"关于陈克贵案庭审和宣判,还有没有您想到要说的?"
陈光福:"'十八大'结束后换了新领导班子,我本来对克贵的案子寄予很大希望,今天只能用'失望大于希望'来表达现在的心情。我感觉对克贵判的3 年零3个月,这是有光诚的因素在里边,可以说是迫害光诚案子的一个继续。我感觉陈克贵实际上是在替光诚坐牢。假如没有光诚的因素在里边,第一案子 拖不了7个月才开庭审理,像这样的正当防卫的案子也不会被指'故意杀人',或者'故意伤害'而判3年零3个月。这里面有其它原因。我感觉这个案子 的判决本身不管从程序上还是从实体上,都是对中国法律的践踏。实际上,是让老百姓放弃依法维权的想法或者行动,这对中国的法制建设是非常不利的。 希望领导人能够纠正山东或者沂南这种错误做法、这种给党和政府抹黑的行动。"

我多次拨打王海军律师打电话,拨号后没有任何反应,听不到任何声音。

*陈光诚:程序严重违法,开庭不通知家属,家属没拿到《起诉书》《判决书》*
在美国纽约大学学习的陈光诚先生得知陈克贵案庭审和宣判消息后,接受我的采访,谈他的看法。
陈光诚:"我觉得首先从程序上严重违反中国自己的《刑事诉讼法》,他们没有按自己制定的法律通知家属、允许律师介入、让其他人正式的、真正的旁听 等等,从程序上违法非常非常明显。另外,四哥这种旁听我觉得是党委在组织,还有其他人也是这样,比如公安、乡镇党政官员,甚至组织一些村里的党委 书记……这些事实上都是以党委为主导的一批人,不管是乡党委还是村党委(或支部)去占据了旁听席。"

主持人:"《判决书》应该给谁?"
陈光诚:"家人和当事人都应该有份。这是毫无疑问的。"

主持人:"现在陈光福和陈光新先生手里都没有这个《判决书》……"
陈光诚:"他不仅仅是没有《判决书》,连《起诉书》也没有啊,所以说整个就是黑箱操作、违法乱纪的一个典范。从法律程序上讲,应该提前通知家人, 事实上并没有这样做,一直到最后也没有正式通知。29日晚北京时间快11点时,打电话找官方指定律师确认,还说没收到消息。直到30日上午快11 点时,律师才突然打电话说他自己耽误了,因为他没在家,通知函放在他桌上他不知道。你想,有要出庭的案子,你律师事务所接到这样的函还不通知你 吗?这怎么可能呢?所以说,这一切都是导演出来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陈光诚:"十八大"后此审判向世界传递信息——共产党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
主持人:"您知不知道更多关于庭审中的细节?"
陈光诚:"据我所知,在开庭过程中陈克贵也为自己作了非常有力的辩护,提到张健作为乡镇党委的工作人员,没有权力半夜带着雇来的土匪翻墙跑到人家 里去实施打砸抢,说他这种做法违反了《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非法侵入公民住宅,同时也违反《刑法》,入室抢劫。这样的辩护有力而且基本还原了当 时的事实,但法院不采纳。法院这种不采纳无疑是向全世界传递一个信息——共产党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他们有权随意到人家实施打砸抢,不被法律追 究;你如果拒绝被他抢、拒绝被他打,你就犯法了,你就会被审判。这就是这次审判传递出的一个重要信号。也是'十八大'以后'新政'对于全世界都猜 测说'它会改,会怎么样'的一个有力回应。"

主持人:"关于庭审情况,还有什么您了解到的细节吗?"
陈光诚:"他们做了非常严密的部署,这点非常像2006年给我开庭的时候,据说除了两个穿制服的公安在法院门口以外,其他一群群便衣在沂南各地方 遍布,各个路口都有人设卡,对开往法院方向的车要求停车检查,动用人员非常多。"

主持人:"您听到这个判决是什么样的心情?"
陈光诚:"应该说是有思想准备的,也算是在意料之中的一种可能性。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样的案子不能够公正得到审判,也就无疑是在像全世界宣布,中 国的法制就是当权者任意迫害人民、掩盖迫害人民的一个口号而已。"

*陈光诚:陈克贵在替我坐牢,指望不法官员良心发现是奢望,重要是国际社会斥责*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您作为家人和与这个事件直接相关人有什么愿望要求?还有什么想法吗?"
陈光诚:"我觉得陈克贵这个案子,不是说我是相关人的问题了,而事实上应该说,陈克贵是在替我坐牢了。当时他们对我实施多次迫害的时候,很想制造 出这么一种效果,就是让我还手。只要我还手对他们构成一点伤害,他们就会以各种理由把我重新送进监狱。至于说,为什么对他们产生伤害,什么原因, 什么地点他们都可以不顾。现在陈克贵这个案子实际上就是本来他们想让它在我身上发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有很多事情就又会被掩盖很长时间。但是,最 后还是在克贵的身上延续了。所以,指望这些不法官员主动良心发现,我觉得这是一个奢望,这不可能。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国际社会各界人士对于这种 严重违反人类公平正义原则、违反人权的现象。应该大加斥责,坚决揭露。"

*陈光诚:我认为陈克贵表示"不上诉"是长期施压结果,他应该上诉*
主持人:"对于陈克贵本人表示不上诉,您怎么看?"
陈光诚:"我觉得这个很显然,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说是经过多次排练的吧。可能陈克贵在看守所里不知受到他们何种的酷刑啊,威胁呀,利诱呀等等各种各 样的手段,我想这个可能都使上了。陈克贵当庭这个表现,我觉得也是这样的一个结果。像当年的李庄案,李庄当年就表示'认罪啊,认罪啊',他们可能 给他承诺'你要是认罪,就给你什么样的判决' 当庭李庄不就翻供了吗?'你们给我的承诺没有兑现'。我觉得陈克贵案背后也是这样的,用威胁利诱酷刑施加压力。陈克贵最后这个表示,我认为就是长期施加压 力的结果。"

主持人:"以您现在对这个案子和对中国目前现行法律规定的了解,陈克贵案到现在为止还有什么法律救济手段,或家人当事人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吗?"
陈光诚:"我觉得应该说到什么情况下都有可以做的事情。但是,这要群策群力。比如说,我认为陈克贵现在他是应该上诉的,不应该做出这样草率或者受 他们在这种信息完全封锁情况下,在他们欺骗掩盖下所作出的判断是不正确的。直到(可以提出)上诉的最后一刻,陈克贵仍然有做出上诉决定的权利。"

*陈光诚:张高丽对我的迫害及其"入常"与陈克贵案审判的关系*
主持人:"您以前讲过,陈克贵案具有标志性,现在到目前是这样的结果,您觉得……"
陈光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志性意义,这就是'新政'给全世界的一个回应。现在全世界很多媒体都在猜测说,习近平、李克强上来以后,会有些改 变,会反腐。但是这种严重的司法腐败、违法乱纪的行为还依然在赤裸裸的发生,而且是面向全世界发生。这里我需要提到一个人,就是刚刚进入中共中央 政治局常委的张高丽。2005年时,就是张高丽在山东当省委书记的时候对我实施打击迫害,最后把我送到监狱,不管事实怎么样。尽管捏造出来的那些 '事实'所举的证人和证人后来表示'我当时不在场,我在几百公里以外打工',但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现在呢,张高丽刚刚'入常'以后,山东不法官 员好像觉得有了靠山,又开始违法乱纪。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与张高丽的背后主使是分不开的。也可能张高丽从一开始就和周永康已经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 当。现在周永康虽然被剔出去了,但是他还在发挥他恶意的影响。 没有什么好怀疑的,如果这样的事情不能得到纠正的话,(等于)'十八大'已经向全世界宣布,就是流氓的代表,除非在短时间内中央纠正这样的错误做法,还陈 克贵公道,像这样非常清楚的正当防卫的事实,如果不能被肯定的话,这个法律中关于正当防卫的规定就没有意义了。我觉得这个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 委……也不排除某些人的参与。"

*何俊仁律师:此案不应在山东当地审理。此审判不公平,完全是政治处理*
一直关注此案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港支联秘书何俊仁律师得知陈克贵案庭审消息和判决结果后,接受我的采访表示:"我们 对这个案件非常重视,我们在较早时候已经指出,他是不应该在山东当地来审讯。因为很清楚,外界对他们当地政府完全没有信心。我们觉得应该交由其它 地方法庭审讯是比较相对觉得可以公正一点去处理。从开始到现在,我相信山东临沂市政府完全没有照顾外界对他们的很多不信任的地方。而且他们明显的 很多违法的处理,可以看到他审讯也没有通知家人,他们完全不依从法律的程序来公正审讯。所以,我认为这个结果,不但是家人,外界也觉得完全不是一 个公平的审讯,完全是一个政治的处理。"

*何俊仁律师:"十八大"后没什么迹象改善,要求当局公正处理此案,释放政治犯*
何俊仁律师认为:"看来'十八大'之后没有迹象有什么改善的地方,而且现在这些地方政府,看来完全就是自己一手包办这些案件,我相信就是中央也不 一定是可以对他们这样的处理有什么干预的决心。现在看来'十八大'之后的发展我们觉得没什么可以有乐观的展望,但是外界还是要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 关注这些事件,提出我们的批评。现在陈光诚在外面当然看到这个事情他一定有很强烈的感受。我们我在外边还是要尽力去为陈克贵跟其他受到不公平处理 的人士提出我们的关注,要求当局公正处理,立刻释放那些异见人士、政治犯等等。"

*何俊仁律师:近10年中国法制大倒退,与文明世界法治国家天渊之别*
主持人:"此时此刻,您觉得中国目前在法律法制司法这些方面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何俊仁:"总体来说,相比10年前是倒退,完全不能实现依法治国的目标,跟外面,尤其是文明世界的实行法治的国家来说,更有天渊之别。我相信陈光 诚到了外面一定有很深刻的感受。所以现在我们对未来的发展完全没有什么乐观的指望,就是这个原因。即使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保障。法庭审讯完全是政 治的处理,没有看到程序的公义、对法制、对律师的尊严毫无尊重可言。所以,从这一点去看,要走向未来我们希望见到的民主宪政,还是有很远很远的 路。"

*何俊仁律师:其实尊重法治人权是最有效维稳,律师义无反顾的努力是未来希望*
何俊仁:"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基本从尊重人权开始,这是一个起步。对最起码的、基本的人权不尊重,连新闻自由没有,连律师的尊严也不尊重,司法完 全不独立,这些都是使我们觉得对未来、对民主发展来说是最大的障碍。其实对法治人权的尊重是稳定社会的因素,其实律师维权的工作就是最有效的维稳 的因素,这个社会的稳定应该建设在人民的自由人权受到保障、可以透过和平的方法、制度化的方法来解决纠纷。所以现在看来是有很多很多的障碍。但是 我看到,很多专业律师群体现在很多人都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下,仍然继续他们的维权工作,愿意为社会上的有关公义、有关人权的案件还是义无反顾的愿意 去接受一些委托来处理,这也是我们未来的一点希望。所以我对维权律师群组的努力是非常非常的尊敬。"

*傅希秋牧师:陈克贵案判决,中国法制史又添黑暗的一页*
我就陈克贵案庭审宣判,还采访了关注中国人权和法制状况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
他说:"听到这个判决,我感到非常震惊,也非常愤怒。陈克贵从他被抓到这种秘密审判,可以说都是非法的。因为他本身是在人身自卫情况下,按照中国 法律规定是正当防卫。但是,这些去迫害他、殴打他的人没有受到惩罚,他自己反而被拘押。而且官方在没有他本人以及他家属同意的情况下为他指定了律 师,而他本人和家属聘请的律师,没有得到承认。就是在这样一个几乎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判他3年零3个月刑。这可以说是中国法制史上又添了黑暗 的一页。"

*傅希秋牧师:习李执政后此判决践踏中国法制,持续聚焦关注,要求释放陈克贵*
傅希秋:"陈光诚本人已经经历过这些法制的黑暗。那么这次自从习近平和李克强执政之后,我想这一笔对中国法制的践踏,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一个事 件。包括陈光福提出的那些毒打他的人立案,他们不给回应,就表示他们不愿意纠正错误。我们对华援助协会和我本人无论是在陈光诚本人的自由方面,还 是在陈克贵被抓捕,以及在为他获得公正的法律处理方面,我们都一直在关注和持续地支持。我们当然希望上一级法院在陈克贵如能继续上诉的过程中,秉 持法律的良知,实施法制的精神,给陈克贵一个公正的待遇,应该释放他,而不是这样非法关押和判决他。这样的审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对国际社会 的一个嘲弄,因为我所知道和接触到的整个国际社会,无论是美国国会……今年专门在一次听证会当中为陈克贵的案子进行听证,美国政府的相关部门,包 括美国国务院高层官员,以及联合国的高层官员、欧洲议会、欧洲联盟都是非常关注,并且都公开表达了关注,国际主流各大媒体,对陈克贵这个案子可以 说形成一个大的聚焦,就在这种情况下,沂南县法院竟然还用这种黑道方式做出这么荒唐的判决,我想确实是继高智晟、陈光诚案之后,陈克贵案代表了近 年中国法制的状况进入何等黑暗时期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傅希秋牧师:中国官员未兑现承诺,如不及时纠正,国际社会各方会形成新连接点*
傅希秋:"我觉得这个也预示习李体制跟胡温体制并没有多大区别。因为选择在'十八大'同一个月,进行这样的审判,并且以这样的方式来审判,肯定经 过深思熟虑,这种暗箱操作,绝对不是一时兴起,或一个临沂市、一个沂南县法院敢这么审判的。所以,我觉得如不及时纠正,这肯定是对于西方有识之 士……不管左派、中派,还是右派,凡是关心中国法制进程的人,都会觉得这是极大的倒退。我也相信陈克贵这个案子之后,会形成一定的聚焦,国际社会 各个方面会形成一个新的连接点。另外,记得光诚也讲过,他离开中国之前,中国官员跟他作了一些很具体的承诺。其中有说,要去做公正调查,对临沂和 沂南违反法律的现象作出调查。结果呢,到现在也没什么调查,反而对陈克贵予以这样判决,其实某种意义上讲,是画上了一个'中共不想去对这种践踏法 制现象进行回应'的句号。我想这确实是个严重的倒退。"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