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3月7日星期三

120306 王思璟:关于韩寒谈钱云会案(兼稍微回顾钱案)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23273401011fko.html
王思璟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南方
http://blog.sina.com.cn/wangsijing2010
关于韩寒谈钱云会案(兼稍微回顾钱案)
(2012-03-06 07:13:50)

        正文开始之前,先不能免俗的摆个立场:在我看来,方舟子在各种论战忠展示的种种卑劣手段足以证明他信用破产,而我的同事同行和我自己也因种种原因被他暗贱 伤过,略过不表。到目前为止,方舟子们没有提供能够说服我的代笔证据。


        进入正题:话说方韩大战前,我跟着@一毛不拔大师去蹭饭,局上有一位公知老师(基于这位老师的"一切都应公开"原则,匿名披露我和他的对话不违反饭桌伦 理,其他各位潜在请我吃饭的老师们放心,这位老师之外的一切人都在"私人对话不对外"原则保护下),我随口提起不喜欢韩寒的文章,公知老师勃然大 怒。对话不完全还原如下:

公知老师:你不喜欢韩寒的文章,这让我极大的调低了对你的评价。

我:为什么?

公知老师:韩寒是◎#¥%※×(此处省去若干字夸奖语,类似独立思考和勇气之类)

我:可是他的质疑,常常不看基本的公开材料。比如钱云会案,比如三峡。

公知老师:质疑政府,不需要证明政府是错的。公民提出质疑,政府来自证它没错。

我:韩寒的博客读者很多,甚至超过很多传统媒体。一个受众这么广的自媒体,也应有基本的伦理操守,对读者负责。

公知老师:◎#¥%※×

一看场面比较激烈,一毛老师出来打圆场:在一个自由的言论市场,不同的观点之间自由竞争,读者自己综合不同观点来得到自己的结论。

我不甘心的做了最后补充:经过竞争,因为韩寒文章不做资料搜集,我作为读者选择放弃,所以我不喜欢韩寒文章没问题。(当然,韩寒的独立精神神马 的,我还是很敬佩的。)


        这事本来默默就过去了,为毛又重新提起呢?

        因为今天我才看到韩寒的南都周刊专访,看到了如下说法:

        "去年钱云会的事情,他本身就是车手,研究了各方面证据后,他得出的真相并非是大家需要的那个真相。"

        "在钱云会事件上,我有了一些改变,因为从我自己对于政府的判断,对交通的了解,包括我研究那些图片,虽然我很尊敬钱云会这位村长,但我始终觉得这个八成 或者九成就是一个交通事故。"

        "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叫《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我觉得激进的右派需要"符合他们需要的真相",而那和政府造假有什么区别呢?"

        看完这段话,作为去了五次乐清采访、住过村里、听过庭审、看过几千页卷宗、采访几十人的记者,我感觉躺着也中枪了。同时中枪的还有为乐清案呕心沥血想尽办 法坚持调查的斯伟江、张雪忠、张培鸿等多位律师,刘建锋、叶文添等记者同行。

        原来车手还可以千里断案,得出真相!

        要知道,韩寒发他的"一篇文章"时,公安局都还在刑侦,检察院都还还没起诉,村长的视频手表还在王立权家里(有人后来指责斯律师和我看了视频铁证还不相信 普交时,费劲心思拿到视频并公开求鉴定未果的我们也再次中枪),警方还坚持事发现场的摄像头12点多才开始录像(而半年后为了给村民们判刑他们又 神奇的掏出了10点多的视频),案发前一周钱云会刚带领村民和政府激烈冲突也并未被发现(正是基于记者叶文添的这一新发现,斯律师和我才重返乐清 调查),更不用说斯律师在庭审时抛出的数十个基于调查和卷宗的质疑(庭审全过程,记者刘建锋等有全文记录,网上可查)。


        再回头看这篇韩寒引以为豪、我觉得满是槽点的博客《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http://blog.sina.com.cn/s /blog_4701280b010176yw.html。摘录如下:

        "有几个由律师组成的公民调查团前往乐清调查,大家自然期望他们不光推翻警方的说法,找出谋杀的证据,并且揭露更猛的黑幕,不料他们的调查结果和警方基本 一致,如果这是真相,那这不是很多人需要的真相,所以公民调查团也自然受到质疑,变成了被政府收买或者是政府派出来安抚网民情绪的观光团。"

        韩寒用来支撑自己"真相结论"的公民调查团,实际情况如何呢?

        事实上,当时主要去了两个公民团,一个是笑蜀老师牵头的公民观察团,有于建嵘、斯伟江、杨海鹏等老师参加。这个团到达乐清后,迅速分成两派,于建嵘等几位 老师坚持只调查土地问题,不调查钱云会死因;而笑蜀、吕文举、朴抱一、陈杰人、斯伟江联合署名发表了《乐清钱云会之死观察报告(第一阶段)》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527-15988.shtml,结论明确写道, 不能得出交通意外的结论也不能得出谋杀的结论;在相关证人重获自由前,很难有真相。

        另一个是许志永和他的同事,及独立纪录片拍摄者张永攀组成的公民调查团。

        如果我没有记错,许志永老师是12月30或31日,当天到达又离开当地的。当时我们还电话交流了一下看法,因为前述种种证据和疑点还未被发现,我告诉许老 师,先到当地的同行与我都倾向是普通交通意外。但我也提到,我仍持保留态度不能确定,是否在车祸前有过任何一种冲突(后来,我和斯律师等基于各种 证据,认为存在一种"合理怀疑":保安追捕钱云会过程中发生了交通意外)。

        很快,12月31日晚,许老师就公布了他们的调查结论,里面毫无保留的,做了普通交通意外的结论:http://xuzhiyong.fyfz.cn /art/874568.htm。

        这个普交结论,署名是公民调查团。当天,这个调查团唯一留在当地继续调查的成员张永攀就对我说,他完全反对这个调查结论,署名也没有征得他同意。

        为此,张永攀在围脖发表了抗议,并陆续发出他的调查进展和相关质疑。

        综上所述,并没有任何一个完整的公民调查团做出了普交结论,支持了韩寒得出的真相。

        回头再看韩寒的博客:"虽然调查过程有些仓促,查阅的证据并不完整,但我个人相信律师和媒体人的人品。"

        韩寒相信哪个律师的人品?哪个媒体人的人品呢?公民团中,媒体人有笑蜀、朴抱一等老师,他们是未下结论、坚持质疑;还有张永攀同学,他仍在当地调查、坚持 质疑;律师有斯伟江等,也是未下结论,并随后多次前往当地,进一步调查。

        唯一下普交结论的许志永老师和他的同事,反而既非律师也非媒体人,而是法律ngo工作者。

        当然,这里不是对公民团成员的身份纠结细节,而是想说明,如果韩寒稍微看过公开材料就会知道,这些他"相信人品"的公民团里的律师和媒体人,恰恰在坚持质 疑着。

        而"援引"了"调查团结论"后,韩寒立刻结束全文,总结说:"有时候,真相并不符合人们的需要,但真相大于感情,感情大于立场。我觉得,不能假定一个事实 再去批评对方,毕竟,那是他们的套路。"

        其实,这个总结才是"假定一个事实再去批判对方"吧。


ps: 作为一个被老妈关注围脖的女同志,方韩大战这种掐架活动,我本该端个小板凳坐旁边嗑个瓜子欢乐围观。但钱云会案我投入的精力和时间比较多,又苦于证人们在 里面蹲着无法进一步调查,算是有个心结吧,既然韩寒老师屡次提到这个案子,还暗指这篇博客坚持独立思考得罪鸟神马激进的右派,我也不吐不快,就跳 出来挑个刺,顺便回顾下案件。

        先写这么多,回头想起神马再补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