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3月8日星期四

120308 李剑芒:方舟子的危害性 | 请公开方舟子的两个基金!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554-33815.shtml
李剑芒的个人空间--当婊子可以,立牌坊不成
方舟子的危害性!
2012年03月08日 18:29:05

  参与过学校公共辩论的人知道,在一场辩论中,赢者不一定是掌握客观事实的一方。因为观众是裁判,而不是客观事实是裁判。这就是公共辩论与法院 的争执不一样的地方。懂得公共辩论的人知道,辩论不是为了展示客观事实,而是让观众"相信"自己在展示客观事实,而对方在造假!
 
  这就造成了,掌握客观事实的一方往往会输了公共辩论,因为观众不相信他们展示的事实是客观事实。一个深懂观众思维习惯的人,对垒一个根本不掌 握观众思维习惯的人,往往可以通过一系列的伪逻辑把客观事实在观众眼中黑白颠倒!让观众不相信他们看到的,笨嘴的一方所展示的客观事实是真的。
 
  看到方舟子与韩寒大战开始,韩寒就是那个笨嘴的一方,而方舟子却是那个深懂观众思维习惯,且非常愿意使用伪逻辑来忽悠观众的一方。我实在看不 下去这种耍流氓一样的忽悠,模仿他质疑韩寒的手法写了一篇《李剑芒的枪手是他爸》。因为当时读者都知道这是李剑芒自己写的,所以人们不认为这篇文 章可以骗人。
 
  可滑稽局面出现了!一位网友把这篇文章转载到了凯迪的猫眼,可他没有注明谁是作者。结果热闹了,突然一大帮子方舟子的支持者来新浪微博质疑 我,把我指向那篇被转载的文章!甚至在我声明了那是我自己写的之后,还有方舟子的支持者坚持那不是我写的:"把某报人写的《李剑芒的枪手是他爸》 说成是自己写的,这就能掩饰你的流氓像?"。瞧,他居然都幻觉出"某报人"!
 
  什么意思?这说明我模仿的方舟子伪逻辑确实可以骗人。这样的伪逻辑,确实能把李剑芒上少年班这个客观事实,通过巧妙地"逻辑组装"让观众相信 它是违反社会道德的作弊行为。现在的滑稽场面是,我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我自己的文章造成的质疑。怎么回答对方都有理由骂我。我已经变成了汉奸的 孙子,上少年班是父亲造假的结果。这就是一个伪逻辑的危害性!
 
  人们有时下意识地讲伪逻辑。一个诚实而没有伤害他人心的人,一旦被别人指出伪逻辑,会否定自己的结论,道歉承认错误。可方舟子不是这样的人。 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打假千例从来没有错过。这怎么可能,这不是成了上帝了吗?
 
  观察方舟子的辩论方式,我发现,他根本不是试图用正确的逻辑说服对方或观众,他是在故意用伪逻辑欺骗观众。如方舟子在与罗永浩的争论中采用了 故意伤害对方的伪逻辑;罗永浩的去世父亲也成了方舟子的打击对象。且不惜使用子午卯酉的线人来达到欺骗的目的。在韩寒问题上更是故意走极端,把从 来没有用来判断活人作者归属的所谓"文本分析"法搬来肆意欺骗观众。
 
  方舟子的巨大传播力和个人道德低下的品质给社会造成了巨大的威胁,这种威胁如果不被有效的控制,他将成为网上的黑社会头子。他想黑谁,没人敢 惹他,谁也逃不掉!这个黑社会将威慑整个中国的学术界和文化界。此害虽然没有必要除掉,但必须受到控制!民间打假不可以用耍流氓的方式。


李剑芒简介:
  侨居荷兰,曾是中国科技大学第一期少年班二十一人中一员。专业特长;经济、金融、IT、管理。个人性格;开朗、直爽,喜欢聊天,谈论经济、政 治话题。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554-33816.shtml
请公开方舟子的两个基金!
2012年03月08日 18:29:50

  我虽然已经成为讨论方舟子代表的民间打假的主要反对方之一,但对方舟子个人情况可能是在反对方中了解最少的一个。在我卷入方舟子与韩寒"代 笔"事件之前,对方舟子个人事情几乎一无所知。但因为在事件中的逐步介入,各种各样的读者,开始向我"爆料"各种各样的"密文"。有些依我判断纯 属对方舟子的人身攻击,但有些信息让人非常的警觉。方舟子夫人是新华社记者虽然让我吃了一惊。可最让我吃惊的是方舟子有两个基金账户(一个在中 国,一个在美国)来维持他的打假。有人声称这些账户之间的走账诡异,有时数目大的惊人。
 
  我不敢确认这些爆料是事实还是故意诽谤方舟子,也没有个人经历和能力去调查这些事实。但这种爆料真实的可能性让我们不寒而栗。
 
  第一:在中国打假,这说破了大天是一个关系到中国公民集体利益的公共行为!与美国公民的利益毫不相干。为了中国公民集体利益,开设一个美国基 金账户,我不能理解这是什么行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吸引海外捐款帮助方舟子个人在中国打假?这是天方夜谭的,天下没有这等事情,西方更没有这 种人!
 
  第二:中国的基金管理神秘而混乱。不管捐款者是什么人,捐款的目的是维护中国社会的公平与公众。在任何社会,公平与公正从来不是通过黑盒子操 作实现的。黑盒子操作只能让人们怀疑打假的目标选择受到控制资金链的个人/集团利益控制。这不但达不到增进社会公平、公正的目的。相反这种黑盒子 操作加剧社会不公平,使得无辜的人们成为这种假打(是假打,不是打假)的受害者!
 
  第三:有人指控,不仅仅是这两个基金账户,方舟子的个人账户也参与了各种各样的走账。这种指控虽然不一定有事实根据,但理论上是可能的。这种 可能性已经造成公众的公众的疑虑,因此方舟子的个人账户也成为公共利益相关的领域。我在介入开始就主张方舟子必须公开个人收入,否则公众无法信任 他们的打假是公平的,而不是另一种形式的造假。不愿意接受公共监督可以,那么请不要打着公共利益的旗号在干预公民自由,请退出打假领域!
 
  我认为,起码这两个中美基金的所有账目要公开。不仅仅要公开,而且要经过专业公共财务服务公司的审计。如果有可能,方舟子的个人账户也应该在 一定程度上被监视。一个社会无法忍受这样一个最著名的"公共利益维护者"在桌子下面操盘公共捐款账目。公民不相信某些官方基金关于钱跑到哪里去了 的辩词,公民也不会相信方舟子同样的辩词,请把账目公开让我们看。人不可信,制度性监督可信!


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554-33739.shtml
质疑方舟子/刘菊花
2012年03月06日 20:11:49

  先交代一下,当方舟子质疑韩寒的时候,我坚决反对这种害人的"自证清白"游戏。个人私域的事情,除了公权有资格为了保护公共利益而强迫当事人 公开,任何公民是不能擅自质疑其他公民的私域。原因是个人私域在定义上就是外人看不见的,里面千丝万缕的事件中,有很多的事情是公民的绝对隐私, 不可以对外人公开。
 
  当质疑某一个私域事情的时候,因为事件之间有相互的逻辑关系。被质疑的事情很可能就与其他绝对隐私相关而当事人不愿意暴露。但不暴露这些绝对 隐私,被质疑的事情就出现了"逻辑漏洞"。一个像方舟子这种经过严格逻辑训练的人,可以把被质疑的人逼上死路。韩寒就是这样被逼上了死路;绝望的 哀鸣:"我怎么才能自证清白呢?"
 
  方舟子恶狠狠地回答韩寒的哀鸣;"自证清白也很简单,与质疑者公开对质逐条解释各个疑点"!这是在恶意陷害!
 
  也许是上帝看不下去这种恶意陷害的游戏,他挥动他那万能的手指头。突然,局面倒转,质疑的中心从方舟子质疑韩寒代笔,变成了公众质疑方舟子夫 人刘菊花的论文抄袭!方舟子及其同伙霎那间,从质疑派变成了反质疑派!为了教训方舟子,也是为了大家看到质疑私域的极端丑陋。现在我就扮演这个质 疑魔鬼,我要让人们看到,方舟子夫妇如何陷入这个质疑魔窟而无法自拔!(注意,为了演戏演的像,我在以后就不再重复提醒这在演戏)
 
  刘菊花刚刚以"方舟子妻"的笔名发表了一篇辩护文章《过洁世同嫌》。现在让我们来质疑这篇文章。
 
  刘菊花在文章中说;她这个中学的思想才女以全年级第二名考上了大学的读了文理兼收的哲学系。且说自己"咱高等数学和数理逻辑那叫一个顶呱 呱"。
 
  质疑:这是哪所大学的哲学系?中国哪所大学的哲学系里讲授高等数学,且把哲学系的学生教得数理逻辑顶呱呱呢?华罗庚、陈景润按照刘菊花的说法 都是哲学系毕业的。这可能吗?
 
  刘菊花在文章拒绝晒文凭,她中说;"如果我晒了,方黑岂不就有更多素材造新谣?"。
 
  质疑:可见,这对夫妻心里清清楚楚,自证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方舟子为什么要逼韩寒自证呢?结论:他们心地非常的阴险,明知道韩寒不可能自证清 白,但故意把韩寒逼上了绝路。这个聪明来自刘菊花吗?不,它来自方舟子!刘菊花自相矛盾的说法根本没有证明她的智慧,这个邪恶的智慧来自那个经过 中国科技大学数理逻辑培训的方舟子。
 
  刘菊花在文章中透露,她父亲是一个被平反的"副处级""解放干部"。也就是说他自身根本无力教授孩子中学课程。刘菊花又说;她家在受迫害时跑 到了新疆"我就是在新疆的戈壁荒滩疯长大的"。后来她父亲去世,送葬队伍只庞大,路过的人惊奇地问:"这是谁家的老人家?阵势这么大。"
 
  质疑1:她一边在新疆的戈壁荒滩疯跑,跑了一圈跑到了中国的一所大学的哲学系!天下有人相信这等事情吗?
 
  质疑2:一个副处级,在县城里就是大爷!且送葬队伍只庞大让路人惊讶。大家熟悉这种场面吗?都是什么人的送葬队伍大的惊人,难道我们没看见过 吗?这样的干部女儿以及其他孩子到底上没上大学,是怎么上的大学,这是一个强大的疑团!女儿为一个死了都要百姓送葬的父亲感到自豪,那么这个女儿 有道德概念吗?我们强烈要求质疑你父亲是哪年平反的,之后都担任了什么职务,干了些什么具体的事情,造成他的送葬队伍如此之大!
 
  刘菊花在回应关于她的论文时说:"如果说不要搞双重标准,那就应该把当年毕业的所有硕士论文都搞一遍,先生们女士们,你们觉得有必要 吗?154,别再丢人了吧,你们的后代子孙会为你们感到害臊"
 
  质疑:按照刘菊花的"道理"。方舟子打假肖传国,他必须把全国所有的医生(起码外科手术医生)全部打遍;方舟子打假贺卫方,就必须把全国的法 学教授打遍(包括王立军局长教授)。否则方舟子的后代子孙和刘菊花会为方舟子感到害臊。请问刘菊花女士:你感到害臊了吗?有人说,你们的女儿很不 愿意听到她父亲的名字,这是真的吗?
 
  刘菊花在回应绿坝时说:"我那时刚开始接手工信部口,正处在工作将接未接之时,同事好心地署了我的名,稿子上天时我看都没看"
 
  质疑:可见,刘菊花的职业习惯就是代笔。她看都没看一眼就以她的名字发表了。也就是说他们夫妻根本不以代笔为耻,那么他们夫妻为什么认为韩寒 代笔是一种耻辱呢?我们又怎么知道,这篇《过洁世同嫌》的作者实际上不是"方舟子妻",而是方舟子本人呢?
 
  结论;"方舟子妻"(不管他/她是方舟子还是刘菊花)的这篇辩护文章,不但没有建立任何的可信的证据来否定对刘菊花的质疑,而且在我们脑子中 产生了更多的疑团。希望方舟子夫妇在下一次回答质疑的时候,不要讲主观上的"故事",只阐述客观事实。记住:客观事实是没有逻辑矛盾的,有逻辑矛 盾的必然不是客观事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