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9月22日星期六

110907 有关转基因的正反两面文章

From: 青藏高原
Date: 2011/9/7
Subject: RE: 有关转基因的正反两面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封建时期的皇帝虽然自命"天子",可也不得不承认"民以食为天"!中华民族的远祖炎 帝神农采药尝百草时拿自己当小白鼠,一日中毒72次!令人想起古代电影里看到的革命烈士"这里危险,群众走开, 共产党员上啊......"可是现在人民看到的则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人民公仆"们拿人民当小白鼠,自 己吃的喝的都是特供农牧场的特供产品,真是"神"过街头吃炸酱面的美帝国主义副总统千万倍、万万倍啊!全体人民 可着劲地唱红歌吧,直唱到七孔流血,跑肚拉稀,"生命不熄,歌颂不止",誓为减少地球人口贡献出一切吧!


From: wangyu
Subject: Re: [SPAM] RE: 有关转基因的正反两面文章
Date: Wed, 7 Sep 2011 14:06:54 +0800

买菜的时候,听到了农民讲猪肉贵的原因,我惊呆了。
  
多日没买过肉了,同事们也大多对肉心有余悸,所以一般我们都吃素。想吃肉也就是买点牛肉,羊肉,鸡肉(放 养的土鸡)。今天看到菜市场鱼档有一个农民搞了一大盘活蹦乱跳的小鲫鱼,索性买上几斤,(7元一斤)。 习惯性的就问该卖鱼的,我问道:"猪肉多钱一斤啊,?"卖鱼的一下精神了起来,回答我道"15元,唉, 猪都死完了,当然贵了。"我追问:"为什么死完了。?"卖鱼的说:"我家的猪以前喂饲料,猪不生仔,还老病死,我 们家就买老乡的玉米喂猪,可是还是死。猪死的时候,浑身红斑点。恶心死了,我们再不喂猪了,也不吃了。我 们附近很多地方的猪都死了,是不是天热造成的啊?"。旁边卖鸡的老板看我们对话,就靠了过来,补充了几句他说:"你 用玉米也不行,那是种子的问题。"我接着说道,:"是不是转基因的种子啊,比如说抗虫啊,抗草啊,那种的。"卖 鸡的老板,说,:"对对。"由于时间关系,买的鱼也被刮好了鱼鳞,收拾好了,走前,我重复说道:"告诉 老乡们关注下转基因种子问题,不要买抗虫之类的,把我们传统的种子传下去吧。"卖鸡的老板很内行的表情点了点头,卖 鱼的农村妇女疑惑的问:"什么是转基因啊。?"我简单的说到:"就是种子里搞进去了抗虫子的毒,虫子就不吃庄稼 了,或吃了就死。虫子吃了会死,人啊,牲畜啊,吃了这样的粮食,当然不安全。年轻人吃了还会影响生育, 以后关注下吧。"围观的买鱼的人都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时间关系,我离开了菜市场。我想看过此贴的网 友,都在买菜的时候和农民们聊聊,问问农民喂猪的情况,看看全国各地有没这样的状况。
  
注:该对话发生地点,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一市内菜市场。对话时间2011年6月29日下午4点。
 
From: 青藏高原
Sent: Wednesday, September 07, 2011 1:55 PM
Subject: [SPAM] RE: 有关转基因的正反两面文章
有报道说,山西省凡是种转基因玉米地区的田鼠都绝种了。请问是怎么回事?

From: zhangds12
Subject: FW: 有关转基因的正反两面文章
Date: Wed, 7 Sep 2011 04:25:11 +0000

请参看下面2篇文章。兼听则明偏信则暗。不要受骗上当。
[转贴]转基因食品就是健康食品,不要妖魔化!

朱光兵 于 2011-8-30 14:33: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面对流行的谬论时,或许有人会痛斥民众的愚昧和国人科学素养的低下。但封闭的决策体系、缺乏监督和制约的政府机构、批评声音 被压制、公共信息不透明,往往才是谣言和阴谋论泛滥的温床。

2011 年7月15日,鲁花公关公司项目总监郭成林因诽谤金龙鱼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一万元。2010年,郭成林与鲁花公司签订了公 关协议,在网上发表《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造谣称金龙鱼将"转基因大豆油和转基因菜籽油倾销到中国的千万家超 市","转基因农产品在欧洲和日本是绝对禁止人民食用的",郭成林在该文中疾呼:"金龙鱼,卑鄙的大品牌,祸国殃民啊,中国 的汉奸们在祸害国家和人民,戕害着国人的身体,摧毁着中国的大豆产业链!"

该文耸人听闻,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尽管郭成林已受法律惩处,但在网络上,尤其一些民粹色彩浓厚的网站和论坛上,这类谣言流传 甚广,并与"西方帝国主义的大阴谋"、"亡国灭种的危机"、"第三次鸦片战争"结合在一起,颇具煽动性。在一些人文知识分子 和不属该专业的专家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不少国人被误导。转基因食品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先澄清关于转基因的几个流行谬 误。

谬误一:美国人的转基因农产品,自己不吃,专门出口祸害第三世界

真实情况:作为转基因农作物种植第一大国,美国的转基因食品已相当普及,转基因玉米、大豆、土豆、西红柿、木瓜等,都是美国 家庭餐桌上的家常便饭。转基因食品,美国人吃得很欢。

据美国农业部在2005年发布的《美国转基因作物十年总结报告》,截至2005年4月初,美国联邦政府共批准了10700多 件转基因种植和养殖申请,其中玉米有4968个;大豆843个;土豆747个;棉花724个;西红柿552个;小麦358 个;其余(大麦、水稻、南瓜、木瓜等)2560个。

近年,转基因作物的种植继续扩大,据美国农业部(USDA)2011年6月30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按种植面积计算,美国种植 的88%的玉米、90%的棉花、94%的大豆,都是转基因品种。[1]

那么,如此高比例的种植和产量,美国人自己到底吃不吃呢?是不是像有些人传的那样只卖给穷国、做工业用途或者只给牲口吃?其 实那种自己不吃只祸害穷国的低级谣言不值一驳。在美国这样的自由市场国家,农场主和贸易商自由决定产品的销售,不可能将转基 因产品挑出来,统一出口。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食物平衡表格(2007年)也对这一问题做出了回答。美国当年产大豆7286万吨,41%用于出口,其余都 用于国内消费,其中93.1%用于食用,用于饲料的不到7%。玉米年产量超过3.3亿吨,17.5%用于出口,在国内消耗的 部分,28.7%是食用消耗。比例最大的是甜菜,用于制糖,几乎100%供美国国内食用。[2]

有种口感很好的甜玉米,专为直接食用而研发。美国人日常吃的甜玉米大量是转基因品种。比如先正达种子公司研发的一种转基因甜 玉米Bt-11,1998年就在美国获得商业化种植批准,在美国、加拿大、南非、阿根廷和日本都有种植,并出口到瑞士、澳大 利亚、新西兰、菲律宾和韩国。[3]

尽管专业人士估计美国70%以上的食品都含有转基因成分,[4]但美国人并未为此感到困扰,普通老百姓一般不顾及食品里是否 有转基因成分,一般也很难知道哪些是转基因食品。按照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发布的食品标签指南,食品标注或不标 注"转基因"由食品公司自愿决定。如果某一食品标签标有"非转基因食物或不含转基因成分",其隐含的意思是这种食品优于其他 食品,从而导致消费者产生歧义。法规不允许这种误导性的食品标注。[5]"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讲,他们不在乎食品中是否有转基 因。"康奈尔大学科学传播教授布鲁斯·列文斯坦这样说。

谬误二:美国是转基因农业大国,出于国家利益允许吃转基因农产品,但在欧洲和日本是绝对禁止人食用转基因食品的

真实情况:早在1998年,欧盟就批准了孟山都公司的一款转基因玉米在欧洲种植和上市,该品种后来在欧洲广泛种植。在西班 牙,转基因玉米的种植面积超过了玉米总种植面积的五分之一。此外,捷克、葡萄牙、波兰等国家也种植了转基因玉米。

打开欧盟委员会的网站,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在欧盟获得授权的转基因生物名单。其中转基因玉米就有23种、油菜3种、土豆1 种、大豆3种、甜菜1种。除了极少数是作饲料或工业用途,绝大部分都是用于食品。[6]

要注意的是,欧盟成员国众多,在一些国家,转基因作物的推广受到反转基因运动的阻挡。2008年,希腊和匈牙利以 MON810转基因玉米可能破坏环境为由,禁止了这种转基因作物。欧盟食品安全局随后再次对MON810进行评估,并认为希 腊和匈牙利的转基因禁令不合理。近年来,欧盟对待转基因的态度正在向美国靠近,欧盟批准转基因作物的速度越来越快。2010 年,共有10种转基因作物拿到了许可,创了新高。

相比起美国的开放和欧盟的保守,日本对转基因的态度介于两者之间。连续多年,日本都是全球最大的玉米进口国、第三大大豆进口 国,2010年日本进口了1434.3万吨美国玉米、234.7万吨美国大豆,其中大部分是转基因品种。早在2001年4月 1日,日本农林水产省就正式颁布实施了《转基因食品标识法》,对转基因食品如何标识有详细的说明。比如由转基因大豆做的豆 腐,必须做转基因标识,但由转基因作物加工来的酱油、色拉油,就无需标识。

总之,说欧盟和日本禁止或不吃转基因食品,纯属谣言。

谬误三:转基因食品有害健康

真实情况: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来看看几个权威组织的说法。

先看世界卫生组织,世卫食品安全部门在2005年6月1日就转基因问题发布了一个长达79页的报告,题为《现代食品生物技 术,人类健康与发展——以证据为基础的研究》,[7]其中第24页明确写道:"目前国际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都经过了风险评 估,它们并不比传统的同类食品有更多的风险。"

联合国粮农组织在《使用转基因食品作为南部非洲的粮食援助的联合国声明》中也明确表示:"根据来自各国的信息来源和现有的科 学知识,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粮食计划组织的观点是,食用那些在非洲南部作为食品援助提供的含转基因成分的食 物,不太可能对人体健康有风险。因此这些食物可以吃。这些组织确认,至今还没有发现有科学文献表明食用这些食物对人体健康产 生负面作用。"[8]

欧盟委员会的报告也指出:转基因作物并未显示出给人体健康和环境带来任何新的风险;由于采用了更精确的技术和受到更严格的管 理,它们可能甚至比常规作物和食品更安全。

除此之外,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和日本厚生省,都明确声明,告诉消费者,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9]

在科学研究领域,尽管转基因科学的研究论文数量庞大,但质疑转基因的安全性的严肃论文却只有寥寥几篇。比如普斯泰 (Pusztsi)土豆事件、墨西哥玉米事件、帝王蝶(Monarch butterfly)事件等,但这些研究都因为实验设计不当、无法重复等原因,实验结果被科学界所否定。迄今为止,还没有一项科学研究能证实,转基因食品 有害健康。

谬误四: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有不可预测的风险,这种危险可能要几十年后才能看出来!谁能保证以后不出事?不能保证绝对安全,就 是拿人当小白鼠

这种说法被很多人所接受,成为抵制转基因的利器。这种貌似谨慎的说法实际上并不合理。我们使用的归纳法,都是不完全归纳。科 学是对未来无限开放的,要证明某种食品未来一定没有副作用,是不可能的任务。对转基因食品提出这种要求,实际上有点"漫天要 价"的意思。如果拿"绝对安全"说事,传统食品、杂交食品,任何新食品,不是都没法吃了吗?

世界卫生组织、FDA等权威机构都表示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并没说要几代人之后才能确定安全。原因就在于,原 理上,转基因技术仍是传统育种方法的延伸,在健康、环保等问题上,转基因并不比传统作物有更高的风险。

杂交育种通过杂交实现基因转移,只能让各种基因"批量"转移,无法实现有用基因的定向转移。为了减少连锁累赘,杂交育种要多 次杂交和自交,因此,杂交育种过程相当漫长。而转基因技术先将具有抗虫、抗旱、抗逆境、控制产量、控制生长期等功能的优良基 因"剪切"下来,再"粘贴"到要改良的作物的DNA双螺旋链条上。

转基因育种方式甚至比传统育种更安全可靠,用传统育种方法将两种亲本进行杂交时,我们对其基因大多数茫然无知,无法预知其可 能的后果;而在转基因时,转入的却是有了透彻了解的特定基因,从而,对食品的安全性更有把握。

目前,国际上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广泛遵循实质等同(Substantial equivalence)原则和个案分析(Case-by-case)原则。因为培育转基因时,我们对转移过去的基因是确定的,能从成分上知道它与传统作 物是否有本质区别,具体成分不同在哪里。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权威监管机构和科学家们能肯定,转基因食品并不比传统食品有更多 风险,甚至比传统食品更安全。通俗地解释这种评价原则就是:如果知道羊肉是安全的,馍也是安全的,那就不应害怕羊肉泡馍,不 需再等几代人才敢吃羊肉泡馍。

事实上,转基因食品是有史以来评价最透彻、管理最严格的食品。人类第一个转基因食品——防软化的西红柿——上市已有17年, 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人数以十亿计,转基因食品并没有显示对人类健康有新风险,而且,由于超越了传统的植物育种通常的不确定性, 使用了更精确的技术和更大的监管审查,它们甚至可能比传统的植物和食品安全。

当然,科学对未来无限开放,未来也可能发现转基因食品有副作用,就像未来也可能发现任何传统食品有害一样。但这必须以确实可 靠的证据说话。

谬误五:中国是第一个将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国家,我们又做了小白鼠

真实情况:2009年11月,中国政府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但中国并不是第一个批准转基因水稻的国家,早在 1999年,美国就批准了转基因水稻。伊朗、加拿大、墨西哥也先后批准。

另外,中国也不是第一个实现主粮商业化的国家。玉米就是美国人的三大主粮之一,在很多州,玉米是第一大主粮。前面已谈到,现 在美国88%的玉米地种的都是转基因玉米,美国人吃的,绝大多数也是转基因玉米。

在 2004年,孟山都公司的一种转基因小麦也获得了安全证书,但由于现有的转基因技术主要是导入抗除草剂和抗虫害的基因,而对小麦而言,杂草和虫害都不是太 大的问题,影响小麦产量的主要是病害、干旱、寒冷等因素,现有的转基因小麦商业价值没有优势,没有进入大规模的商业化种植。

很多人以为小麦才是美国人的主粮。对于食品安全而言,是不是主粮都重要,吃多吃少都必须保证安全。所谓的转基因主粮概念,只 是反转基因人士在无法否认转基因食品广泛使用的情况下,搞出的一个伪问题,因为,谁也无法控制一个人是把玉米还是小麦当主 粮。

谬误六:如果中国大搞转基因农业,种子专利都在洋人手里,我们的种子就会受制于孟山都这样的西方巨头,极大地威胁我国的粮食 安全

真实情况:一个领域的现代化往往伴随着国际化,就像全世界都用微软的操作系统,都用两个公司的大飞机一样。如果这个领域是开 放的,竞争是准入的,就无须害怕会被垄断卡脖子。在种子领域,除了孟山都,还有先正达、先锋、拜耳等很多竞争者,这一领域几 乎不可能垄断。

另外,所谓的专利都在洋人手里也不符合事实。中国转基因水稻的参与者林拥军在媒体上明确表示:"我们研制的抗虫转基因品系若 在中国种植推广,不侵犯任何外国公司或个人的专利。"而且,专利一般具有时间性和地域性。林拥军介绍说,没有在中国申报的专 利不可能在中国获得专利权属,且即使在中国申报并授权,若过期也就没有了专利申请的权利。各国专利保护的有效期一般在一二十 年,转基因的基础技术大多是在上世纪90年代及更早以前产生,现在都已经过了专利保护期。

如果中国抓紧转基因的研发和推广,完全可以取代洋种子。棉花领域就是个成功的案例,2004年前,美国孟山都的转基因抗虫棉 占据了中国市场90%以上。但由于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等机构的果断与努力,今天中国自己的转基因抗虫棉已覆盖国内 95%以上的市场份额。

相反,如果我们被转基因的谣言束缚住了手脚,老在一些低水平的争论上耗费时间,就会在新农业技术革命中落伍,那才是真受制于 人。转基因大豆是典型的负面案例。由于中国一直未引进转基因大豆产业化种植,也未进行转基因大豆研发,现在中国本土的大豆市 场,已经被美国的优质转基因大豆大规模蚕食。

粮食和环境问题的解决,最终要依靠科学技术的进步,不可能指望回到原始的全天然状态。转基因农业已经显示出了在商业和环境方 面的优势,中国不能也不应该拒绝这种新技术的应用。

2005 年4月29日,《科学》杂志发表中美科学家合作完成的论文《转基因抗虫水稻对中国水稻生产和农民健康的影响》指出,转基因抗虫水稻比非转基因水稻产量高出 6%,农药施用量减少80%。美国"国立食品与农业研究院"院长罗杰·比奇发表文章表示,转基因作物减少了化学制剂(农药、 除草剂)的使用,对环境有好处。另外,如果不采用转基因技术,可能难以满足人口增长对粮食的需求。

美国前农业部长迈克·约翰斯对此说得更明确:"坦率地讲,农民们希望使用最新的科学技术,而安全的转基因农产品正改变世界的 面貌。它大大提高了农民的生产效率,它让穷人不再忍饥挨饿,那些向转基因技术和产品说'不'的国家会发现,它们正让自己的农 民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这些农民会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在世界市场上与他国(使用转基因技术的)农民竞争!"[10]

菲律宾总统阿罗约曾发表讲话指出,发展转基因农业是菲律宾的国策,因为这是保障菲律宾粮食安全的有效方法之一。

我国总理温家宝也曾说过:"我力主大力发展转基因工程,特别是最近发生的世界性粮食紧缺更增强了我的信念。"

转基因谣言的社会心理分析

以上这些转基因谣言,通过网络广泛传播,误导了许多国人。尽管有不少主流媒体都发文澄清这些谣言,但它们依然保持了旺盛的生 命力,为什么?除了一些像郭成林那样的别有所图的从中作梗外,深层原因更值得反思。

首先是社会已处于一个很严重的"权威丧失"的状态。在美国也有不少转基因的反对者,但大众对这些反对声音习以为常,在一个奉 行言论自由和多元化的社会,几乎政府的每项重大决策都有公开的反对者。

然而普罗大众最终还是看政府或社会权威部门的态度。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大众会看FDA、美国农业部的结论,政府权威部门 的结论能起到一言九鼎的作用。正因如此,大多数欧美老百姓不担心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他们相信能上市的就是安全的,如果有 问题,监管部门不会让其上市。

但在咱们这里,食品安全领域屡屡发生监管部门只收钱不监管的丑闻,很多人宁愿相信道听途说的谣言,相信自己的主观想象,也不 相信监管部门的结论。

这种混乱甚至导致了人们对科学应用的恐惧,很多国人不觉得科学促进了美好生活。特别是在食品领域,由于监管混乱,现代科学手 段被奸商们用歪了地方,用来添加三聚氰胺,制作各种有毒的添加剂牟利。这使很多消费者闻添加剂色变,听到新型食品就害怕。在 饱受"无监管的科学"之害后,人们只愿意相信"纯天然食品",恨不得回归小农生活,也自然害怕转基因食品。这不能不说是一种 中国式的科学悲哀。

权威的丧失自然导致谣言和阴谋论的泛滥。尽管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是中国农业部颁发的,但在一些人看来,这不能证明农业部真 的认为它安全。在网络上,"农业部机关幼儿园不吃转基因食品"被很多人认为是证明转基因有害的力证。农业部的安全证书还不如 一个幼儿园工作人员个人发表言论可信,这同样是一个中国式的悲哀。

"奥运会、世博会不给外国人吃转基因食品",虽然这一谣言后来被国家部委公开澄清,但很多人仍将信将疑,原因就在于他们相信 一些政府部门嘴上说一套,背地里做的是另一套。"让领导先吃!"——在网络上讨论转基因问题时,这是一句很流行的话。

他们也不相信专家,不相信媒体,认为他们已被既得利益收买。屡屡为转基因食品辟谣的科普作家方舟子、知名的转基因水稻专家张 启发院士,被认为是美帝国主义及其种子公司在中国的代理人。一些人甚至认为,美帝国主义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要用转基因食品来 控制中国,甚至消灭数以亿计的"垃圾人口"。

面对流行的谬论时,或许有人会痛斥民众的愚昧和国人科学素养的低下。但传播学的规律告诉我们,封闭的决策体系、缺乏监督和制 约的政府机构、批评声音被压制、公共信息不透明,往往是谣言和阴谋论泛滥的温床。

[1]参见美国农业部网站,网址:http://www.ers.usda.gov/data/biotechcrops/

[2]参见联合国粮农组织网站  http://faostat.fao.org/site/354/default.aspx 中的表格部分,选美国查看。

[3]参见  http://www2.syngenta.com/en/downloads/Bt_sweet_corn_update_3-04_final.pdf

[4]参见2007年2月8日人民网驻美国记者唐勇对时任美国农业部部长迈克·约翰斯的专访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32/5380043.html

[5] 参见美国食品与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网 址:http://www.fda.gov/Food/GuidanceComplianceRegulatoryInformation/GuidanceDocuments/FoodLabelingNutrition/ucm059098.html

[6]参见欧盟网站  http://ec.europa.eu/food/dyna/gm_register/index_en.cfm

[7]参见世界卫生组织网站,网 址:http://www.who.int/foodsafety/biotech/wh_study/en/index.html

[8]参见联合国粮农组织网 站:http://www.fao.org/english/newsroom/news/2002/8660-en.html

[9] 参见日本厚生省网站,网址http://www.mhlw.go.jp/topics/idenshi/qa/pamph01.html 在厚生省给国民 发的宣传册子里,清楚地写明日本市场上的七种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这七种食品是:大豆、玉米、土豆、菜籽 (油)、棉花、甜菜(制糖的)、紫花苜蓿。

[10]同[4]]

薛人望:基因与生命
作者:郑诗亮
来源:东方早报2011-9-510:53:05

    近些年来,包括转基因食品在内的有关基因的话题备受国人关注,网上网下,议论不断,其中大家最关心的,无疑是安全问题。在许多人看来,但凡与"基因"两字 沾边的事物,似乎就染上了神秘和危险的色彩,即使媒体辟谣不断,仍有不少人对此将信将疑,不敢放心。这次我们有幸采访了美国 斯坦福大学的薛人望教授,薛教授在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拥有专属实验室,研究领域以人类激素及其受体的 genomics 基因组学为主。他从"演化论"的角度切入,深入浅出地说明了如何看待生命、医药、生殖和食物这些大家关心的话题,相信读者读罢访谈,之前有关基因研究的种 种疑问和困惑,都能得到满意的答复和澄清。

您从事的科研课题有些是关于生物进化的,是否可以从这个角度切入一些人们感兴趣的、与生活中相关的话题?

薛人望:

    "演化"(evolution)或"演化论",现在一般都说"进化",其实应该称之为"演化"。1898年严复译述的《天演论》出版,就是译自英国生物学 家托马斯·赫胥黎名为Evolution and Ethics的演讲与论文集,此书阐发了达尔文《物种起源》一书中关于生物演化的理论。"万物同源"这个理论已成为生物学和生命科学的基础,从这个基础上 不仅一百年来的生命科学研究获得突破,也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比方说:现在大家很害怕所谓"转基因"的食物,但究竟什么 是转基因?还有我注意到现在中国也有了儿童肥胖的问题,这都跟基因选择有关。

    为什么现在许多中国小孩都胖起来了?最好的比对案例是太平洋的萨摩亚群岛的原住民。那里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过胖,因而出现糖尿病等病症,影响到他们的平 均寿命。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这个地方有很多的岛,从前的岛民习惯划着独木舟从这个岛到那个岛,花很多时间去寻找食物,于是他 们祖先的基因,就允许他们把食物的养分存在脂肪里,保证几个星期、甚至一个月,可以只吃一点点食物而存活。我们称这是"节俭 基因",可以把能量尽量节省下来储存在身体里面;而具有这种基因的人也更容易存活生出下一代。可是今天的萨摩亚突然什么都吃 得到了,又有电视可看,岛上还可以开车,大家都不运动,整个岛上的生活方式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但他们的基因还没来得及改 变,还在继续拼命储存脂肪。

    中国现在就是有了类似的情况:以前食物配额有限,可是在短短一二十年的时间内,突然有了大量的东西可以吃,食物供应变得无限制了,人们尤其是孩子就开始发 胖,因为基因还没法在一代人里改变过来。

    印度也是:你看印度那些有钱人家里的小孩,个个都胖,因为他们的祖先能够存活下来,就是因为身体带着可以挨饿的"节俭基因",于是现在就开始发胖。现在美 国肥胖病已经变得像流行病一样了,连中西部那些农民都胖,他们从前很辛苦,从早到晚在耕种,现在只需成天坐在耕耘机车里面, 不需要动了。

    另 外一个对我们很重要的案例就是抗生素的使用。前苏联是个很好的例子:苏联的最后几年秩序很乱,医院没有什么管制,大家拼命使用抗生素,结果催生了什么抗生 素也杀不死的超级细菌。中国也有这个问题,生一点小病就吃抗生素,吃到后来许多抗生素都无效了。这其实就是演化论上一个选择 的过程——就 是说:你用了抗生素,大多数细菌就不能生长,但同时也有几个可以存活,因为它有抗药性,可以继续长,而你还接着用抗生素,用到后来就出现超级细菌。先在医 院里面开始传,传到后来再没有有效的抗生素,就产生整个社会的危机了。所以美国有规定:抗生素要换着用,不能只用一种,而且 不能拼命大剂量地用。其实人体 自己对很多病菌有抵抗力,中国人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其实是这个意思。

那么,科学家关于基因问题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的伦理底线是什么?似乎人们总是担心科学家做的基因研究工作会造出什么怪 物出来。

薛人望:

    这 还是要回到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我们应该跟一般不懂科学、不是科学家的民众多多交流,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这是最重要的。中国的所谓科普很多是假科 学,比方很多成药广告,有的说会让小孩增高的,其实生长激素怎么可以乱吃?这就是害人的假科学。一般民众的科学水平不够的 话,会觉得科学家很特别,不是不 信任、就是过于信任科学。其实科学家就是一般的人嘛。我们谈这个实验可不可以做,主要看对人类是不是有好处。比如说,从你的器官里复制一个新的器官,这会 对你有好处。可是有人就杞人忧天,说这下要复制"克隆人"了,怎么办?就像我每次见到刘心武,他都要跟我争辩复制器官就是要 造克隆人,期期以为不可。

    一般民众因为不了解,就有这种忧虑;而美国人由于复制器官需要干细胞,而干细胞来自胚胎,牵涉到宗教上敏感的堕胎是否杀生的问题——有的人认为只要精子和 卵子一结合就是生命了,做胚胎的干细胞研究是在破坏生命,于是成为比较敏感的议题,对干细胞研究便有了争论。结果是让大家来 投票决定, 政府要不要拨款给这项研究。美国联邦政府比较保守,尤其在布什当政时不准做胚胎干细胞研究,但加州科学家们就向老百姓解释:胚胎干细胞可以培育出人体的器 官,对治病救人非常重要,这项实验一定要做下去。于是加州居民投票,结果是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人投赞成票,州政府就发放了研究 经费。

    社会就应该是这样进步的,政府有管制,可是科学家要做什么研究,可以解释给大家听,然后投票决定。民众了解到干细胞研究跟堕胎无关,而且也不是复制人,而 是可以复制器官延续人的生命,是何等重要。像苹果公司的创办人史蒂夫·乔布斯,患了胰腺癌,需要移植肝脏,他只能寄希望于肝 捐赠,一般人要等很久才能等到一个健康的肝捐赠给他做手术。为什么不能让他拿出自己的细胞来制造一个肝 脏呢?又没有免疫上的问题。现在有一个很大的科研项目就是在做这个,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们不要以为科学家做的事情都像有些科幻小说里那样,要把人弄成三头 六臂的怪物,我们没有理由把人做成三头六臂啊。

    还有所谓"试管婴儿", 这个技术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很害怕,其实就是精卵体外结合再放回子宫的程序,针对不孕症都用这个方法。现在全世界至少已经有三百万个试管婴儿了。这个技术刚 刚使用的时候好多人都反对,觉得这是违反自然的,可现在试管婴儿太普遍了,大家就觉得很自然了。从前人平均寿命只有三四十 岁,那个时候这是很自然的,现在 人能活到八九十岁,这都是由于医学的进步,难道就是违反自然吗?当然也会有人提出反驳,说长寿之后病也多了,可是我们还是有办法来治的。
 
这类技术发展到最后,人体各个器官都可以修复,那人是不是可以活到很久,长生不老?
薛人望:
    别的器官还好,"脑"是个大问题。现在大部分人,身体上脚坏手坏,甚至于耳朵听不清楚,都可以有各种办法来帮忙。可是脑部智力开始退化、记忆下降,目前这 是没有办法的。
 
以前基因的变化都是自然的选择,现在很多的变化都是科学家在选择,有人不相信科学家,比较相信自然,因为担心人类的身体被科 学家操控。
薛人望:
    关于这个问 题,一来现在的科技水平,还远远没有达到能做到改变人类基因的地步;二来,关于基因操控一类的事情,都是绝对不允许在人类当中做的,只能在动物身上做实 验,在动物里面做各式各样的实验,是没有问题的。可是我们不会在人身上做,人哪是那么容易做的?这是第一个问题。还有一个问 题:这得花多少钱啊?谁来给这 个钱呢?任意操控人类基因是严重破坏科学伦理的,现在绝对不会有科学家做这个事情。我们做人的实验都要经过严格审核的。
 
有报道说,现在通过基因剪切和复制的技术,可以用于治疗一百多种疾病。随着技术的发展,您觉得有没有可能治疗其他的疾病?
薛人望:
    目前这种技术只能治疗单一基因的病,而这些都是很罕见的病。但是像糖尿病、高血压这些普遍的疾病,都不可能通过这种办法来治疗,因为太复杂了。
 
关于"转基因"食物的问题,您提到的人工选择,可能要经历很多代的时间,有一个自然淘汰的过程。可是转基因的速度却非常快, 没有这样一个过程。这样安全吗?
薛人望:
    让我们回到 最基本的问题。很多人吃的东西,比如我们吃的鸡,现在很多打了各种激素,所以长得很快。这是商人为了赚钱,提高了它的生长速度,这当然是不好的。至于转基 因,是我们选出来一种鸡,对它做一种基因改变的程序,使它长得特别快,或者肉的味道特别好,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我们决定在转 基因的过程中放进去什么东西, 是有原因的。比如,有些蔬菜加进去某一个可以防虫的基因,它长的时候,就比较不容易被虫吃掉。
    对转基因的食物,很多人说:"不好啊,不能吃啊!"对我来说,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今天所有我们吃的东西,也都是经由许多代的人类选出来的。以 前的选择,我们还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试吃,然后再来挑 选。我们现在做科学的选择,比如说,我们放一个能防虫的基因到植物中,我们也知道是为什么的,做了很多次实验,最后种出来的结果是能够不受虫害的。这也是 选择,这有什么不好呢?我们所有的食物都是经过基因选择的,只是以前不懂得用转基因的方法,其实都是人工选的。譬如大白菜之 类的菜,当初都是野生的,都是 有毒的菜(假如它没有毒,早就被其他的动物吃光了),我们人类把它养起来,然后选,这个是我们要的,那个我们不要……转基因的概念和食物的概念不同,大家 把它们混淆起来了,就变成好像所有的转基因食物都是坏事,其实不是这样的。
人类几千年以来,对动植物早就做了 很多改变基因的事,比如说兰花、狗、金鱼,把它们弄得那么漂亮,其实都是我们人类把它选出来的。我们现在所有知道的狗,有特别巨大的,也有很小的,你要让 它们交配,也是可以成功的。为什么呢?因为原先的狗只有一种,现在这些各式各样的狗,是几千年前人类从比较温驯的狼里选种交 配出来的,它们的基因还没有变 到不能交配生殖的地步;只是有些体型相差太大会妨碍它们交配,但放到试管里面去做,还是可以成功的。所以很多物种选出来的成果都是人为的。我们吃的东西也 是,由人选来选去。转基因由我们来做,只是转一个基因,还是很精确的,并不是什么坏事,大家害怕转基因,说到底是对未知领域 的一种恐慌,因为不了解,所以 害怕。讲清楚了就没什么好怕的。大家不要老是担心科学家在做什么造出怪物的坏事,其实没人要去碰那种事情,因为它对人类没有好处。
 
这在科学上可能没什么问题,但有没有可能因为商业的、政治的原因,这些转基因食品并没有一个长时间的检验的过程,就向普通人 推广?
薛人望:
    我们可以仔细回想一下,以前有过一个绿色革命运动,就是选很好的稻米,特别耐旱、耐虫,假如没有这个运动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饿死。这也就是我们在演化 上那种人工选择的过程。从演化角度来讲,还有另外一个反面的例子:十九世纪中期的时候,爱尔兰的马铃薯(土豆)严重歉收导致 大饥荒,许多人都饿死了,还有许多人就跑到美国去——美国之所以有今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些爱尔兰移民。当时爱尔兰只种植 一种马铃薯,而这种马铃薯没有抵抗某种病虫害的能力,当那种病虫害来的时候就全都死得精光。如果爱尔兰当时有不同品种的,甚 至是转基因不怕病虫害的马铃薯,这个历史悲剧就可以避免了。
 
关于转基因,有什么比较成功的例子?
薛人望:
    我们现在吃 的玉米,很多就是经过基因改变的,美国的农民很喜欢。又比如说稻米,有人觉得以前杂交的好,现在转基因的不好;其实杂交和转基因都是一个选择的过程,也就 是把优良的基因选择出来,然后想办法让它传下来。只不过,以前是一大堆品种摆在你面前,你不知道具体哪个基因在起什么作用; 现在的"基因更改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是使用生物工程技术,很精确地知道放一个基因进去,会对植物或动物起到什么变化作用。这种被称为"转基因"的植物在美国被广泛食用的有黄豆、 玉米、菜籽油、棉花籽油等,它们都具有抗虫害和抗病毒的能力。
 
您怎么看有机食物?
薛人望:
    什么叫有机食物?有机食物就是没有经过"基因更改",不用农药和化肥,只用粪便作为肥料种植出来的食物。其实经过研究分析,并没有明显证据显示有机食物就 更安全、更营养或更美味。
    滥用农药当然是不好的,你看超市里面那些菜,叶子都那么漂亮,正是因为用了农药,虫子才不去吃它。有的人非要买那些叶子看上去比较败坏的菜吃,长得好好的 他还不要,表示"有机"。其实你要担心农药的话,拿回家洗干净就可以了。关于用了农药的菜什么时候可以拿出来卖,美国是有规 定的,要过了那个时效才能拿出来卖。但中国可能就觉得越 快拿出来卖越好,其他的就不管了。话说回来,就算是用粪便种出来的有机蔬菜,不好好洗干净,吃下去也会出问题的。我并不反对有机食品,如果你说不用农药不 用化肥,这并不是坏事,但是你要能忍受虫子;你又要不用农药和化肥,又要叶子看起来好漂亮的样子,这是做不到的。事实上,中 国现在之所以能够完全解决饥饿 问题,就是因为各式各样的科技上的进步,比如化肥和农药,比如转基因技术。
 
作为一个生命科学家,您觉得演化啊、基因啊,置于人文领域的范畴中具有什么意义?
薛人望:
    一旦你理解了演化论的观点,知道我们人类和世间万物都是亿万年前源自同一种单细胞生物,然后经过了无数沧海桑田的变化才有了今天的人类和物种,你或许就会 用一种更宏观的态度看待科学和科研。
    想想看,地球的年龄是四十六亿年,如果换算成四十六年的话,人类是仅仅两个小时之前才出现的,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们已经对地球做了很大的破坏,消灭了许 多物种,甚至改变了气候和环境。这样想的话,生命科学、演化论,其实可以提升到哲学的层次了。旅美 作家李黎在她的一篇题为《海枯石未烂》的文章里写道:"想到人类最早的先祖,亿万年下来,这条延续不断的生命线,每一个点、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生命,都要 历尽艰辛的存活到他们成长、成熟,然后觅到伴侣、结合生出下一代,一代又一代没有间断的,才能有今天此刻此地的你和我。亿万 年啊,任何一个点、任何一个环节中断了,'我'就不会在这里了。这是何等艰巨又奇妙的过程!这样看待生命的延续,就会觉得每 一个存在的生命,都是一个小小的奇迹。"这就是我作为一个生命科学家对生命的看法。(生物谷Bioon.com)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 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