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9月22日星期六

转基因食品安全 文汇

文汇目录:
  1. 120428 新华网 多国专家呼吁遵循标准科学评估转基因食品
  2. 120427 光明网 一份来自美国科学家就转基因增产神话的调研报告
  3. 120424 中国网 农业部详解转基因食品安全管理
  4. 120424 新华网 转基因动植物新品种国家重大专项将继续实施
  5. 120523 中国科学报  英公众与科学家爆发"转基因冲突"
  6. 120423 光明网:转基因主粮安全大视野
  7. 120514 中国新时代 转基因 人类的一场大赌局
  8. 120510 北京晚报 全球转基因疑案盘点:转基因是否安全?
  9. 120408 光明网卫生频道 陈一文:中国政府应建立转基因作物安全制衡机制
  10. 120416 中国质量新闻网 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的法规综述
  11. 120415 参考消息网 西报《企业报》:印度正经历"转基因大屠杀"
  12. 1204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建议:《粮食法》禁止主粮被转基因非法蔓延(上)
  13. 1204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建议:《粮食法》禁止主粮被转基因非法蔓延(中)
  14. 1204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建议:《粮食法》禁止主粮被转基因非法蔓延(下)
  15. 120401 光明网卫生时评:把转基因进口食品赶出国门好!
  16. 120324 曹明华:纠正方舟子转基因观点的错误
  17. 120324 曹明华:就《南方周末》"转基因雄文"致社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18. 120324 曹明华:转基因是"自然"的吗?
  19. 120403 光明网卫生时评:质检总局公告转基因用错字
  20. 120415 人民网:加拿大可能放弃推广"转基因猪" 弊大于利
  21. 120414 光明网: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提出转基因食品风险警示
  22. 120414 光明网: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转基因食品健康风险指引手册》


http://world.gmw.cn/2012-04/28/content_4056489.htm

120428 新华网 多国专家呼吁遵循标准科学评估转基因食品

2012-04-28 09:59:12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西安4月28日电(记者姜辰蓉、崔元磊、陈钢)正在举办的2012中国西安第三届国际DNA和基因组活动周上,转基因食品成为关注焦 点。多国专家均表示,对待转基因食品,应该破除或支持或反对的两极分化"迷信"态度,采取更多的行动"趋利避害",为此有必要遵循国际标准,建立 完备的风险评估系统。

  通过现代科技手段,把一种生物体的基因转移到另一种生物体DNA中,以此培育出期望的生物制品。如何对待这类转基因食品,世界各国态度不一, 科学界也有巨大分歧。

  "实际上转基因产品要比传统意义上的产品更安全。"诺贝尔奖获得者理查德·罗伯特说:"在农业领域,在这日益恶化的环境中,这项技术让我们能 够少用水或杀虫剂。而且并没有证据表明转基因食品对人类的健康有害。"

  与理查德一样,澳大利亚彼得麦卡勒姆癌症中心副教授伊恩·坎贝尔认为,从科学的角度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科学依据证明转基因食品是不安全的,许 多国家对转基因食品的抵制出于"政治目的"。

  不过,仍有许多专家对转基因食品"绝对安全"之说存在疑虑。"我们目前对转基因技术没有什么控制。因此公众就会恐慌。"美国莫塞克联邦事务公 司专家迈克·布朗说。

  中国CG赛业测序中心基因技术专家韩蓝青说,没有证据证明转基因对人类身体有害,但同样没有证据显示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没有任何危害。同时, 一些外源基因侵入有可能对野生型植物原基因产生冲击,这会对生态造成破坏。

  实际上,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于2003年就通过了有关转基因植物安全检测的标准性文件--《重组DNA植物及其食品安全性评价指 南》。但是这并不足以让各国和学界达成一致。

  因此,许多专家表示,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不应是简单的"反对"或"赞成",而应该遵循国际标准,在严格的实验和风险评估的基础上逐步推进。

  "现在有两种态度,坚决反对和极力推崇。我认为我们应该不断地去测试食品的机能,继续试验以确保生产更加安全的食物。"南非生物信息研究所博 士艾伦·克里斯托佛尔说。

  他说:"分歧并不利于技术的发展。我赞成我们应该建立并遵循转基因食品的国际标准和通行政策,进行严格把关,有计划推进,不能太过随意。"

  诺贝尔奖得主马丁·约翰·埃文斯表示,对转基因技术,不能简单地说好或不好,一切取决于实验验证,取决于证据。

  迈克·布朗认为,最为重要的是保证公众的知情权,以便他们进行选择。"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统一的检测标准。人们有权利知道所食用的食品中有哪些 外来的基因,了解这些基因可能对人类身体的影响。"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李鑫表示,"非常有必要进行严格、全面的风险评估,利用科学的手段,有理有据,不论是有益还是有害,都能把问题说清楚, 能够监控到。"


http://health.gmw.cn/2012-04/16/content_3974839.htm
http://health.gmw.cn/2012-04/27/content_4052555.htm

120427 光明网 一份来自美国科学家就转基因增产神话的调研报告

2012-04-27 15:43:54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综合

    [译校注] 2009年3月,这份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组织的专家格里安. 谢尔曼撰写的题为《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转基因作物的性能评价》报告公布后,引起了全球、特别是美国公众的强烈反应,很多美国人这时才发觉,自已 近40年来一直都被转基因产业大享所忽悠,因为大家最初支持转基因农作物研发,特别是听到了他们曾经承诺了一些十分响亮口号,包括:"转基因能最 大限度地增产!" ,"转基因能解决全世界穷人的饥饿问题" 等等,我们把"科学家关注联盟"网站上的有关这份报告的介绍翻译出来,让有兴趣的朋友自己找出该报告去深入细读。我们也希望读者能把您的意见反馈给我们光 明网卫生频道的同事,让我们共同关注全球转基因主粮的安全问题。小标题是译者所加。

一、《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研究背景

多年来,转基因生物技术产业以标榜能养活整个世界大肆鼓墟,并声称转基因作物会产生更高的产量。

格里安. 谢尔博士

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科学家发起组织的"科学家关注联盟"专家格里安. 谢尔曼(Doug Gurian-Sherman)先生在2009年3月发布了题为《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认为以上这些转基因生物技术产业一贯标榜的承诺都是空谈: 他用了美国近20多年的数据研究和13年转基因商品化了的资料分析,证明基因工程并不能够显著增加美国农作物的产量。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是以农作物的产量作为指标仔细评估基因工程的整体效果的第一份报告,对比转基因与其他农业科技差异。报告综述二十几份玉 米和大豆的学术研究资料,它们都是种植在美国的两种主要基因工程食物和作物。基于这些研究数据,《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得出结论认为:

*美国的基因工程种植的耐除草剂大豆和耐除草剂玉米产量并没有增加。而抗虫玉米只是稍微提高了产量。

*报告还发现:过去的13年美国的农作物产量的增加,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传统育种和农业耕作技术的改进而带来的。



二、《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主要结论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提出时,正值全球食品价格暴涨和局部地区粮食短缺,国际社会关于如何促进农业生产力发展,提高产量呼声很高。

"产量"一词是指一个在特定时间内,每单位土地面积生产的农作物数量。转基因生物技术公司一贯认为要达到提高农作物产量这一目标,离不开基因工程 的技术支持。

例如,孟山都公司正在全球传播的宣传广告,涉及世界人口爆炸问题的广告词说"......先进的种子能够显著提高作物产量......"。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揭穿了孟山都公司这种广告词的说法,用数据证明:粮食生产要在未来增产,基因工程不起重要作用。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生物技术产业一直声称有更好的产量,但《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阐述了实施于基因领域以提高产量的实验在20年中并无 显著成果。

三、《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的主要内容

1、区分"产量潜力"和"产量预期"概念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还把农作物的"产量潜力"和"产量预期"这两个概念做了明确区分,它们常在行业中被混为一谈并被他人误解。

农作物的"产量潜力"是指在最好的生长条件下,作物的最终达到的生产量能力。而"产量预期"是指在排除病虫害,干旱和其他环境因素造成的损失后的 产量水平。

2、三种转基因食品和饲料数据研究结论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研究了美国三种最常见的转基因食品和饲料作物,即耐除草剂大豆,抗除草剂玉米,抗虫玉米(Bt玉米,在苏云金芽孢杆菌之 后,其基因使玉米抵抗多种昆虫)的"产量潜力"和"产量预期"的数据,得出的研究结论是:

耐除草剂的大豆、抗除草剂玉米和Bt玉米未能增加内在产量。与传统方法相比,抗除草剂大豆和耐除草剂的玉米也没有提高经营产量。

该研究报告同时披露新发现的一个结论:

与典型的传统种植方法相比,Bt玉米在"产量预期"方面可能提高3-4%的边际产量。由于Bt玉米已经在1996年开始商品化,其产量每年只是平 均增加0.2-0.3%。若以此数据做背景,美国过去几十年玉米产量平均每年都能增加约1%,这明显高于Bt基因性状提供的产量。

四、《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的建议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除了用历史数据评估美国基因工程外,还反思了该技术在未来几十年里可能增加粮食产量的潜在价值。

报告作者并不否认基因工程最终能有助于提高农作物产量。同时,报告也用数据告诉大家:

想借助基因工程技术支持去实现大幅增加农作物产量无实际意义,这一点对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十分重要。

此外,《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也指出:最近的研究表明,尽量减少使用农药和化肥的有机质肥料,和类似的耕作方法已经令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 发展中国家贫困农民用低成本获得双倍作物产量回报。

《转基因未能兑现的产量》报告建议:美国农业部、美国的国家农业机构和大学要用为行之有效的方法,积极研究和开发农作物增产和提高作物产量的技 术。这些方法应该包括:

现代传统植物育种方法,可持续发展的有机质肥料耕作农业,以及不需要农民支付大量前期种植成本投入的先进耕作方法。

该报告还建议,美国的粮食援助机构将这些有前途和低成本的农作物增产和提高作物产量的技术,传授给发展中国家农民使用。

格里安.谢尔曼说:"地球因人口过多和气候变化方面带来的饥饿问题,我们想找出解决办法并真正起作用,只能增加农作物的产量,而采用传统育种、耕 作办法比转基因工程更有用。"


http://politics.gmw.cn/2012-04/24/content_4028066.htm

120424 中国网 农业部详解转基因食品安全管理

2012-04-24 12:05:39 来源:中国网

  时 间:2012年4月20日15:00

  嘉 宾:

  石燕泉 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

  黄大昉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杨晓光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

  彭于发 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

  摘要:我国批准的转基因产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国批准用于商业化生产的转基因食用农作物,另一种是我国用于进口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农产品,包 括大豆、玉米、油菜。目前我们国家共发放5个转基因大豆品种和13个转基因玉米品种进口安全证书。

  中国网:关于转基因食品,其实一直以来都有很多争论,部分专家认为,转基因食品对健康可能产生潜在的长期影响,如导致过敏反应、具有毒性、抗 生素标记基因可能使人和动物产生抗药性等。但是也有专家持反对态度。众说纷纭的转基因食品到底将何去何从,国家对其有无安全管理条例,敬请关注本 期中国访谈。

  各位网友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网"中国访谈·世界对话",欢迎您的收看。今天我们演播室特别邀请到四位嘉宾,就转基因食品的管理以及转基因食品 的安全问题为我们做解答。

  四位嘉宾分别是: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石燕泉;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所研究员黄大昉;中国疾病预防控制 研究中心专家杨晓光;中国农科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环境保护专家彭于发。

  再次欢迎四位嘉宾做客《中国访谈》。我想在节目一开始请石副司长给我们做一个介绍,农业部批准的转基因食品具体都有哪些?

  石燕泉: 首先感谢各位网友对我们转基因生物安全方面管理的关注和支持,下面我回答一下主持人提到的问题。我们国家批准的转基因产品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国批准用于 商业化生产的转基因食用农作物,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先后批准了抗病毒的甜椒、耐储藏的番茄、抗病毒的番木瓜三种。2009年我们也批准了转基因抗 虫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的安全证书,目前我们国家生产种植,市面上能看到的是抗病毒的番木瓜,甜椒和番茄由于市场的发展,需求的变化,不再生产,市 场上也见不着,转基因水稻和转植酸酶玉米需要经过品种的审定,需要通过生产许可和经营许可,才能进行商业化生产。目前,转基因抗虫水稻和转植酸酶 玉米没有商业化生产。

  另外一种情况是我们国家用于进口加工原料的转基因农产品,包括大豆、玉米、油菜,它们都会进入到生产环节,最多的就是转基因大豆,进口量去年 是5000多万吨,油菜籽、大豆进来以后主要是以加工为主,用做食用油。目前我们国家共发放5个转基因大豆品种和13个转基因玉米品种进口安全证 书,批准应用以及进口的转基因生物都是经过严格的环境安全和食用安全方面的评价。安全评价表明这些获准应用和进口的转基因生物和非转基因生物都具 有同样的安全性,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责任编辑:刘洋]

http://fangtan.china.com.cn/zhuanti/2012-04/20/content_25175051.htm
时 间:2012年4月20日15:00
嘉 宾:
    石燕泉 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
    黄大昉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杨晓光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
    彭于发 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
简 介:
    2011年频发的食品安全问题成为今年两会讨论的重点,而关于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健康这一问题依旧争论不休,今天农业部科教司副司长石燕泉与三位专家做客 中国访谈,就转基因食品安全及管理问题进行权威解读。  


http://health.gmw.cn/2012-04/24/content_4023748.htm

120424 新华网 转基因动植物新品种国家重大专项将继续实施

2012-04-24 07:24:38 来源:新华网

  一粒种子改变一个世界 转基因动植物新品种国家重大专项将继续实施

  新华网北京4月23日电(记者余晓洁)为认真贯彻落实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科技部将协同各部门,启动实施种业科技创新行动。继续实施转基因动植 物新品种国家重大专项,加快南繁种业科技创新基地建设。

  科技部副部长张来武23日在主题为"加快推进农村科技创新创业"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表示。

  他说,我国将积极推进种业产学研联合,构建以企业为主体的商业化育种新机制,建立新型种业科技创新体系。

  "一粒种子改变一个世界,现在的多种育种技术,可以集成到种子里面。既解决种子本身问题,也是解决未来治病虫害的问题。"张来武说,"问题都 解决在种子里了,对农民来说比较实用。"

  据介绍,我国良种覆盖率已达95%。但与世界强国比,我国在种业方面还很薄弱。

  "我们只有杂交水稻、抗虫棉等少数品种较有竞争力,玉米、高档蔬菜都被国外占领。主要是因为创新创业不成体系,转化的过程是脱节的。我国有数 千个种业企业,但很弱、很小、很散,没有能力提供真正好的种子和社会服务。"他说。

  张来武认为,要在种业做专项资金系统的顶层设计,对中国种业创新创业体系进行再造,突破商业化育种机制没有形成这个症结。"创新是市场行为, 是经济行为,是企业家行为,没有健全的体系,科学家的研究就失去了方向和动力。"

  农作物南繁,是指利用南方温暖的气候条件,把夏季在北方种植一代的农作物育种材料,冬季移至南方再种植一代或两代。这样南北方交替种植,就可 加速世代繁殖,加快品种培育速度。

  "现在我们推行结盟模式,由园区提供第三产业资金、信息、科技,甚至转基因的隔离服务。定位是育种,不是自种。先在主要农作物上做,然后推广 到花果、蔬菜、林苗、动物。"张来武说。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vet.gmw.cn/2012-05/23/content_4196318.htm

120523 中国科学报  英公众与科学家爆发"转基因冲突"

2012-05-23 08:37:07 来源:中国科学报



  英国的一块转基因试验田日前遭到抗议者的破坏。

  图片来源:Rothamsted Research

  一位抗议者在试图破坏英国洛桑研究所位于哈普敦的一块转基因(GM)小麦田后于5月20日被警方逮捕。

  洛桑研究所的公关主管Darren Hughes表示,这次袭击损坏了栅栏,以及环绕小麦试验田周围的一些"缓冲带"农作物,但对试验田的破坏"尚不足0.1%"。他说,环绕试验田的栅栏、 事发现场的保安,以及警方的迅速响应都防止了对试验田的严重破坏。

  由激进分子组成的团体"拿回面粉"曾邀请公众在5月20日于试验田周围展开为期一天的抗议活动,但他们表示自己与这起破坏事件没有关系。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该组织的Eleanor Baylis表示:"我们并没有关于这次事件的任何信息,但如果由试验田释放的GM花粉的数量减少了,那我们都会感到放心。"他们在本周末的抗议计划包括 摧毁这些试验田。

  参与此项试验的科学家向抗议者发出公开呼吁,希望能够让这项试验进行下去。双方日前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新闻节目上就这一问题展开辩 论。而"拿回面粉"在这份声明中则表示,他们"将继续在5月27日展开大规模的行动"。

  Hughes表示,科学家依然担心本周末的抗议活动可能会损坏试验田。但他说,这些试验田"有明显的标记,因此任何损坏它的人显然都是故意的 行为"。

  Hughes说,在本周末之前没有与公众进行讨论的更进一步的计划。洛桑研究所的科学家曾提议与抗议者就此进行公众讨论,但"拿回面粉"拒绝 了这一邀请。(赵熙熙)


http://topics.gmw.cn/node_24673.htm

120423 光明网:转基因主粮安全大视野

2012-04-23 13:05:25



1
2
3
4
5

  视 频
黄 金大米谜中谜
  



·国家质检总局:永和黑豆浆检出转基 因成分
·恩道尔谈转基因危害
·国产优质非转基因大豆
·漫谈转基因

  热点荟萃 更多>>
不严谨的美中合作金大米一文
  

金大米中国儿童实验在中国受到广泛关注。然而,抛开该研究的伦理学 问题与转基因技术本身的争论,作者发现,该研究报告中出现的几处明显 数据问题已让该报告的可信度大减。

谁隐瞒了"儿童试验转基因大 米"真相
   近日,"美国科研机构利用中国儿童进行转基因大米试验"事件引发轩然大 波。日前,美国塔夫茨大学的华裔教授唐广文承认进行了该试验,但湖南衡阳 此前"辟 谣"称,在衡南进行的"类胡萝卜素在儿童体内转化成为维生素A的效率研 究"试验,未与美国及境外的任何机构发生直接关系。

·山东疑曾进行黄金大米成人实验 官方称不知情
·公众对待转基因食品安全应采取的一些小措施
·蒋继平:转基因大辩论 到底是谁在误导公众
·转基因大辩论(1):看看您能回答这些问题吗?
·人民网:转基因食品引发过敏 揭露转基因食品7大危害
·人体试药之痛:发展中国家成西方巨头试验场
·刘实等就"金米童试"致《科学》杂志的公开信
·湖南转基因大米试验部分学生家长称以为是营养餐
·中疾控研究员:曾现场协助但不知是否用了黄金大米
·"黄金大米"未获卫生部审批 论文中方作者被停职

  转基因知识ABC 更 多

什么是转基因?

转基因技术就是运用科学手段从某种生物中提取所需要的基因,将其转入另一种生物中,使与另一种生物的基因进行重组,从而产生特定的具有优良遗传形状的物 质。利用转基因技术可以改变动植物性状,培育新品种。也可以利用其它生物体培育出人类所需 要的生物制品,用于医药、食品等方面。

转基因应用?

转基因作物已大面积应用,全球有25个国家批准了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另有25个国家批准了转基因产品进口用于食品和饲料。


  转 基因主粮危险论观点 更多>>
·我对转基因问题的鲜明立场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一)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五)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四)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三)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七)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六)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八)
·回到原点看转基因食品的风险与危害(二)
·新型大肠杆菌是这样炼成的

  转 基因主粮安全论观点 更多>>
·方舟子:话说转基因大米
·农大教授罗云波:转基因食品比普通食品更安全
·诺贝尔奖得主:转基因食品比传统食品更安全
·大力发展转基因技术 培育生物育种战略新兴产业
·转基因安全受关注 专家:毒蛋白对人安全
·方舟子:转基因作物其实很环保
·方舟子: 别怕,转基因食品不是要转你的基因
·黄大昉:转基因绝不是"三聚氰胺"
·中国农科院林敏就转基因安全问题答记者问
·方舟子介绍克隆"转基因荧光猪"其科研价值

  国 内外转基因政策法规 更多>>
·欧盟年内19次通报中国大米制品涉非法转基因
·政协委员建言呼吁:建立国家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
·转基因动植物新品种国家重大专项将继续实施
·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的法规综述
·质检总局:进出境转基因产品检验检疫管理办法
·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国务院令修改)
·转基因抗虫棉安全评价检测和安全证书申请程序
·WHO发表的"生物技术(转基因食品)的常识"
·农业部:按照中国法规准入审批转基因品种
·法国《费加罗报》:法为转基因食品开放绿灯

  转 基因主粮产业动态 更多>>
·中国转基因稻违规扩散 3米高墙难挡实验种外流
·疾控专家: 有"准生证"的转基因食品可放心吃
·跨国粮商跑马圈地 粮油定价权或旁落
·大豆之殇:"洋豆"驱逐中国良豆
·耕地变成唐僧肉 为啥种地没出息?
·老百姓如何科学认识转基因食品
·转基因生物食用安全评价的主要内容
·2011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破1.6亿公顷
·国产转基因抗虫棉是如何反败为胜的
·推广转基因树木遇阻力 专家警告会带来危险
  转基因产品在百姓生活中 更 多>>
动 物园发光的老鼠
转 基因食品的危害
转 基因食品未进入供应链
美 国转基因玉米遭中国退货
改 变人类生活的转基因实验
  国 内公开的研究报告 更多>>
·东北农大成功研发转基因荧光猪后 又添新品种
·以育种为突破口 带动产业升级
·《转基因30年实践》出版发行
·利用转基因技术造福人类 科学工作者任重而道远
·转基因物种"战略打击"手段揭秘
·现代生物基因工程三大用途与中国危局
·解读中国接纳转基因大豆安全证书依据论文
·转基因技术不能提高粮食产量 只是良好愿望
·"十二五"时期我国粮食安全保障体系问题研究

  国 外公开的研究报告 更多>>
·美报看点:转基因的知情权何其难
·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一)
·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二)
·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三)
·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四)
·美国科学家就转基因增产神话的调研报告
·西报《企业报》:印度正经历"转基因大屠杀"
·《转基因食品健康风险指引手册》
·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提出转基因食品风险警示
·欧洲研究机构质疑转基因作物安全的所谓事件真相
监制:沈阳 制作: 贾志光 电话:010-67078310 E-mail:jiazg@gmw.cn 传真:010-6707 8854 欢迎合作、来稿、提出宝贵意见 请注明:卫生频道


http://health.gmw.cn/2012-05/14/content_4146305.htm

120514 中国新时代 转基因 人类的一场大赌局

2012-05-14 17:37:42 来源:中国新时代

    转基因就像是一条藤上的两个瓜,人们总希望能在一甜一苦中摘到甜的那个,但却没有人想过这条藤也可能是条苦瓜藤

    不管人们愿不愿意承认,赌局已经开始。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赌博,地球上的人几乎都被卷入其中,在揭盅之前谁都不能离开。这样的描述是不是让你想起了好莱坞 的某部"灾难大片",《后天》或是《2012》?其实,它正发生在你和你亲人的身边——我要说的是转基因。

    联合国粮农组织从未像今天这样忧虑过,已有37个国家爆发粮食危机,每天都有新的饥民走上街头示威。根据2011年12月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公告,全球 2011年谷物产量料为23.23亿吨,低于先前预估的23.25亿吨。其后,联合国粮农组织在2012年1月再次发布声明,声称2011年世界 主要粮食价格指数的平均值为228,创下1990年开始统计以来的新高。

    "现在全球每6个人中就有1人在挨饿。"世界粮食计划署执行干事乔塞特·希兰说:"一个饥饿的世界是危险的世界"。1969年-2004年,全世界饥民比 例从27%下降到17%-18%,但如今这一比例又开始回升。而最让各国政府恐惧的是,粮食危机像瘟疫一样迅速在国家间相互传播,就连发达国家也 不能幸免。

    2009年,在埃及与喀麦隆,因为粮食引发了示威和暴力冲突;越南的农民也拿起猎枪日夜守护着庄稼;巴基斯坦和泰国甚至派出军队来保卫农田和粮仓。到 2011年,粮食危机直接演变为更为深刻的冲突,从中东到马达加斯加,由粮食高价导致的土地侵占和独裁者被驱逐事件时有发生,中东和非洲政府在价 格飞涨声中风雨飘摇。

    在这种形势下,全球开始放松对转基因的限制,2009年8月,中国政府批准首个转基因水稻品种投入商业化种植。水稻是中国人传统的主食。在世界粮食危机的 环境下,中国政府批准转基因水稻商业化是微妙的。"这表明中国政府在粮食生产上的信心并不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务院研究中心专家这样解释。 实际上,中国社会现在的权力阶层——50岁左右的人对上世纪60年代的大饥荒记忆犹新;40岁左右的人也同样有着相似的经历。1995年美国人布 朗发表了《21世纪谁来养活中国人》的文章,文中提出:中国人口的增长不可逆转;中国的农田减少不可逆转;中国因为破坏环境造成的农作物减产也不 可逆转。以后谁能供应得起十几亿中国人的粮食缺口?虽然其后中国粮食一直处于盈余状态,但这篇文章的广大影响却把当时在大学读书的年轻人吓出一身 冷汗。

    在这两代人紧绷的神经中,提高粮食产量是最为重要的,于是转基因在粮食危机的情况下被放行就不难被理解。但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谁能证明转基因粮食是安全 的?早在2005年5月22日,英国《独立报》就披露了一份全球转基因作物巨头孟山都公司(Monsanto)1139页的秘密报告,预示着小鼠 免疫系统受到损害或是生有肿瘤。而从其后的拉丁美洲国家推行转基因食品的结果看,这些地区60%以上的在校中学生体重不达标。以转基因在阿根廷推 广后的实例来看,阿根廷农业已处于崩溃的边缘。就像张翠蓉在《拉丁美洲真相之路》书中描述的,这里农业萎缩,人民时有暴力且神经兮兮。

    2010年2月9日,另一个农业大国印度的环境部部长嘉拉姆·拉梅士对印度头一个(食用)转基因作物在印度大批量生产的Bt茄子发布无限期暂缓令。他这样 做推翻了国家转基因批准委员会(GEAC)2009年10月14日批准这种食用作物商业化种植的决定。嘉拉姆·拉梅士认为,农民与公众保持对于种 子行业控制权,而不是允许私人成分控制,像Bt棉已经发生的那样,具有战略性重要性。他说:"在暂缓期间,在国家发展委员会与国会应当进行详细辩 论。"

    实际上,一直以来围绕转基因是否安全的论战就从未停止过,支持转基因的人发誓说用转基因技术将特殊性状外源基因导入动植物体内产生的物种就像今天所有的家 畜和农作物一样安全。"当最后这些食物都被还原成淀粉,谁能说那种淀粉更安全?"实际上,很多人们常用的食品中早已含有转基因成分,像大豆油和豆 腐等。越来越多的食品供应商也在使用转基因作物,像麦当劳与肯德基等,而且这样饮食结构的改变是从发达国家逐渐传播过来的,经过了数十年的安全监 控,到现在还未听说过一起因转基因食品引起的安全问题。

    虽然相关专家一直认为转基因是安全的,并且以身作则的率先食用转基因水稻,但这并不能转变中国国民对此的担心。2011年12月,互联网上开始出现"金龙 鱼涉嫌非法使用转基因大豆"的帖子,其后不久,对金龙鱼的抵制慢慢转化成一个全民的事件。而让人尤为担心的是,这样的抵制并非无因。

    2012年2月17日,德法科学家联合宣布:转基因玉米影响人类生育能力!而在此之前,俄罗斯科学家的研究得出了转基因使老鼠三代绝种的结论。这次德法科 学家的研究由于是直接针对人类进行研究,所以其成果及重要性显然大大超越了俄罗斯科学家此前的研究成果。在很多相关人士看来,俄罗斯、德、法等科 学家的研究充分表明,转基因食品不但能使动物绝种,同样也能使得人类绝种。

    此观点公布后不久,美国国会成员公告和哥伦比亚(CBS)等媒体就报道说,美国康州已通过法案,因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安全有严重危害风险,要求所有转基 因食品标签必须标明是什么成分和含量多少,以便消费者做知情选择;法案通过表决后即生效。目前,在美国正在做同样立法工作的州有20个;这20个 州集中了美国半数的工业和金融业,其人口占美国人口总数的大约一半。其它州也有加入的迹象。美国纽约时报等主要媒体调查显示,美国80%以上的消 费者反对或拒绝接受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品。

    对于转基因是否安全,美国夏威夷大学农业经济学博士顾秀林教授这样解释:"现在看,转基因是否有问题可能需要几代人来证明,但对于中国来说,水稻是中国最 大的粮食品种,是每家每户都要食用的底线,应该坚守。"转基因就像是一条藤上的两个瓜,人们总希望能在一甜一苦中摘到甜的那个,但却没有人想过这 条藤也可能是条苦瓜藤。

    而对于网上辩论的日渐白热化,中国政府正在逐渐变得谨慎。2012年2月29日国家质检总局网站公布了2012年2月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其中, 永和黑豆浆因被检出转基因成分(NOS、CaMV36S)上质量黑榜。检查结果显示,永和国际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永和黑豆浆被检出含有转基因 成分NOS和CaMV36S。据了解,该产品产地台湾,进口商为天津永和食品有限公司,于天津口岸进境。目前这批被检查不合格的产品已被做退货处 理。(特约记者 覃乾)
[责任编辑:李然]


http://tech.gmw.cn/2012-05/10/content_4121050.htm

120510 北京晚报 全球转基因疑案盘点:转基因是否安全?

2012-05-10 08:38:17 来源:北京晚报

  转基因是否安全?不同的人心中有着不同的答案。无论是科学的还是非科学的,转基因技术自诞生之日起,就伴随着无穷无尽的安全之争。伦理、宗 教、科学、经济,转基因的种种讨论几乎涉及社会的各个角落。

  转基因技术是否带有"原罪"?在质疑转基因的一宗宗国际疑案背后,又是否存在某种相通的逻辑?

  疑案之"始作俑者"

  普斯泰的"六大罪状"

  严格说来,普斯泰(Pusztai,又称"普斯塔")事件并非转基因技术第一次受到拷问,但因其巨大的影响力,绝对可称为转基因安全质疑的 "始作俑者"。

  1998年秋,苏格兰Rowett研究所科学家阿帕得·普斯泰(Arpad Pusztai)博士,通过电视台发表讲话,公布了他的研究成果,称实验中食用了转雪花莲凝集素基因马铃薯的大鼠,出现了"体重和器官重量严重减轻,免疫 系统受到破坏"等一系列问题。讲话一经播出,立即引起国际轰动,在绿色和平等环保NGO的推动下,欧洲迅速掀起反转基因食物热潮。焚烧破坏转基因 作物试验地、阻止转基因产品进出口、示威游行等反转基因活动,旋即覆盖欧洲。普斯泰所提及的转基因马铃薯,甚至被称为"杀手"。

  然而不到一年时间,普斯泰的研究成果就遭到了质疑。据媒体透露,他是在尚未完成实验并且没有发表数据的情况下,就向公众传播其结论。同时,由 于其使用的转基因土豆是由他自己构建,并没有进行转基因食品的相关安全检测,因此有偷换概念之嫌。

  同时,英国皇家学会的专家评审团,也在1999年5月发表评审报告,列出了普斯泰实验的"六大罪状":不能确定转基因与非转基因马铃薯的化学 成分有差异;对食用转基因马铃薯的大鼠,未补充蛋白质以防止饥饿;供实验用的动物数量少,饲喂几种不同的食物,且都不是大鼠的标准食物,欠缺统计 学意义;实验设计差,未作双盲测定;统计方法不当;实验结果无一致性。

  此后不久,普斯泰所在的Rowett研究所宣布普斯泰提前退休,并不再对其言论负责。

  虽然普斯泰事件最终被证伪,但该事件产生的影响仍然深远,并让公众开始质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也正因为此,普斯泰事件也被一些人称作转基因 食品安全的"舆论转折点"。

  疑案之"声东击西"

  亦真亦幻的帝王蝶危机

  1999年5月,普斯泰事件仍未定论之时,美国康奈尔大学的昆虫学教授洛希在《Nature》杂志上发表文章,声称用拌有转基因抗虫玉米花粉 的马利筋杂草叶片饲喂美国帝王蝶的幼虫,发现这些幼虫生长变得很缓慢,死亡率高达44%。

  原本应该杀灭害虫的转基因玉米,却杀灭了美国人民视为国宝的帝王蝶,不难想象,这一研究结果被解释为抗虫转基因作物威胁非目标昆虫,转基因玉 米的生产旋即受到美国民众的质疑。

  与普斯泰事件相似,洛希的研究成果也很快遭到质疑,该实验仅在实验室完成,无法反映田间情况,且无人能够重复实验得到同样结果,本不应该有如 此大的说服力。只是民众对于帝王蝶的喜爱,放大了实验的作用。

  1999年夏,美国环境保护局(EPA)组织昆虫专家们对帝王蝶问题进行了专题研究。研究结论表明,由于玉米花粉大而重,扩散不远,在田间所 有花粉只落在10码以内,很难落到帝王蝶的食物马利筋杂草上,况且帝王蝶也不爱吃玉米花粉。研究表明,美国中西部转基因玉米占玉米面积的25%, 但田间的帝王蝶数量仍然很大。

  据媒体报道,美国环境保护局最终指出,评价转基因作物对非靶标昆虫的影响,应以野外实验为准,而不能仅仅依靠试验室的数据。不过亦真亦幻的帝 王蝶危机,却再一次加重了人们心中对于转基因产品的质疑。

  疑案之"张冠李戴"

  墨西哥玉米的"山寨污染"

  2001年11月,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查佩拉(David Chapela)和圭斯特(David Quist)在《Nature》上发表文章,声称在墨西哥南部Oaxaca地区采集的6个玉米地方品种样本中,发现有CaMV35S启动子及 Novartis Bt11抗虫玉米种的adh1基因相似序列。

  墨西哥是全世界玉米的起源中心和多样性中心,若遭到转基因作物的"基因迁徙",严格的转基因安全控制规定将成为泡影,绿色和平组织借此大肆渲 染,表示墨西哥玉米已经受到"基因污染",甚至指责墨西哥小麦玉米改良中心的基因库也可能受到"基因污染"。

  不过在指责的另一面,查佩拉和圭斯特的文章受到许多科学家的批评,并指出其所谓测出的35S启动子经反复查明是假阳性。而体积的"adh1基 因",更是将玉米本身存在的"adh1-F基因"错认成转基因玉米中的"adh1-S基因",将两组完全不同的基因序列搞混,是一次明显的"张冠 李戴"。

  墨西哥小麦玉米改良中心也发表声明指出,经对种质资源库和新近从田间收集的152份材料的检测,在墨西哥任何地区都没有发现35S启动子。随 后,《Nature》于2002年4月11日发表声明,表示查佩拉和圭斯特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发表。

  然而就是这张冠李戴的山寨研究,却因为研究者、审稿人的大意和《Nature》编辑部的不加核实,成为当年最为有名的转基因疑案。

[责任编辑:梁雪梅]


http://health.gmw.cn/2012-04/08/content_3924530.htm

120408 光明网卫生频道 陈一文:中国政府应建立转基因作物安全制衡机制

2012-04-08 14:19:27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陈一文

陈一文

   提要:中国政府应当向俄罗斯学习,尽快建立制衡转基因农作物利益集团利益多年来在中国转基因作物渗透造成的安全风险,制订出一套有效的安全风险制衡机制, 设立一个机构,召集一批跨学科学术水平、有强烈社会责任感与正义感的人才参与,研究转基因问题对中国人民子孙后代安全、健康生存这件大事。

现在已经有明显证据可以说明:在国外转基因农作物利益集团采用各种手法,误导中国各方面努力下---"'十二五'期间,政府对转基因品种的研发支 持是300个亿,而常规育种只有1.8个亿",从而大力推广违背生物发展自然规律的转基因农作物品种研发,己事实上在中国处于绝对强势垄断地位。 而中国人自已几千年来研发符合生物发展自然规律的农作物新品种的培育、原始创新成果仍然处于资金不足、人才老化的自生自灭困境。

在中国越来越多的学者、公众大胆地借助网络、媒体向转基因食品与转基因农作物说"不",这包括:

1、反对向转基因食品颁发销售许可证;

2、反对向转基因农作物生产试验颁发许可证;

3、反对转基因品种研发提供资助让其处于科研与推广绝对强势垄断地位。

2010年5月16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人文学院举办《第一次当代科技与社会论坛》,在主题为"转基因生物风险、评价与决策"研讨会上,许多学 者从不同方面揭露转基因农作物品种培育技术存在无法克服严重后遗症问题。本人也在会上做了《斥巨资绝对优先支持"转基因"品种研发是"重大战略错 误"!》发言。

《科技日报》2006年发表的《俄著名反转基因专家当选俄罗斯国家转基因安全研究会副主席》消息对中国应当如何对待与处理支持转基因食品、转基因 农作物研发利益集团与越来越多反对转基因食品、转基因农作物研发学者与民众之间越来越尖锐的矛盾有重大参考价值。

国内外揭露转基因食品、转基因农作物对人类健康隐患的研究报告越来越多,如果我们没有人去展开跟踪调查、作流行病学研究核实,这是对全国人民的重 大失责。

中国政府应当向俄罗斯学习,尽快建立制衡转基因农作物利益集团利益多年来在中国转基因作物渗透造成的安全风险,制订出一套有效的安全风险制衡机 制,设立一个机构,召集一批跨学科学术水平、有强烈社会责任感与正义感的人才参与,研究转基因问题对中国人民子孙后代安全、健康生存这件大事。

 点击进入:陈一文 专家专栏

    免责声明:本文是作者在光明网卫生频道原创专栏内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 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4/16/content_3969791.htm

120416 中国质量新闻网 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的法规综述

2012-04-16 07:36:42 来源:中国质量新闻网

  编者按: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科学知识的普及,"转基因"一词越来越为人们所熟悉。转基因食品是指利用分子生物学手段,将某些生物的基因转移 到其它生物物种上,使其出现原物种不具有的性状或产物,以转基因生物为原料加工生产的食品就是转基因食品。通过这种技术人类可以获得更符合要求的 食品品质,它具有产量高、营养丰富、抗病力强的优势,但它可能造成的遗传基因污染也是它的明显缺陷。
  目前,全世界转基因农作物的播种面积已达4000万公顷,转基因食品在数量和品种上都有了相当规模,对于全世界8亿多的饥饿人口来说,转基因 食品具有极大的发展潜力。转基因食品虽然改善了普通食品的某些品质,但是关于它的安全性目前还没有得出定论。本版今天推出《关于转基因食品安全性 评价的法规综述》,为您介绍一些国家和组织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安全性评价以及为了对此加以规范出台的法规。
制定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相关法规的必要性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从广义上讲,包括环境安全性和食用安全性两个方面。
  环境安全性:主要涉及转基因食品原料,即转基因生物的风险问题。具体而言,就是指转基因生物的释放可能会引起一定的生态风险。
  例如,转基因作物本身成为杂草、转基因生物可能产生新的病毒或疾病、转基因生物对非目标生物存在危险、转基因生物使生物多样性受到威胁、外来 物种的迁入对当地生态系统造成不良改变或破坏等等。
  食用安全性:主要是指转基因食品本身对人体的影响。例如,转基因食品可能含有对人体有毒害作用的物质、转基因食品可能含有使人体产生致敏反应 的物质、长期食用转基因食品可能会影响人体的抗病能力等等。
  无论是从环境角度还是食用角度,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都是十分重要的,因此有必要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进行评价。为了使这项工作更为规范,更具 有可操作性,就需要制定一套系统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标准。通过制定相关法规来使之规范,无疑是一个好方法。目前,许多国家和组织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法 规,但是由于地区之间、国家之间的情况有别,这些法规之间存在一定的差异。

  国际转基因食品的法规概况
  全球性法规及区域性法规,主要是由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联合国的几个专门机构、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以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机构制定的。
  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成立了生物技术食品政府间特别工作组(CXFBT)以特别关注转基因食品,该工作组已经召开了三次会议。 2002年10月,在日本召开的第三次会议上,工作组决定将《现代生物技术食品风险分析的基本原则》和《重组DNA植物食品的食品安全性评价执行 准则》推进到法典制定程序的最后一步,将《过敏性评价》附录和《食品中重组DNA微生物的食品安全性评价执行准则》提交执行委员会。这一系列法规 和文件的制定,表明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CAC)在转基因食品安全性评价方面的工作在逐步完善和深入。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于1991年制定了《影响植物遗传资源保护和利用的植物生物技术行为守则草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于 1995年制定了《UNEP生物安全性国际技术准则》,为各国政府间组织、私人团体以及其他国际组织在建立和实施生物技术安全性评价国家能力、推 动合作和信息交换等方面提供了参照依据;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于1991年出版了《向环境释放生物体的自愿行为守则》;世界卫生组织(WHO)于 2002年公布了一项全球性食品安全战略草案《食品安全规划-2002》,提出了七项维护全球食品安全的战略措施。由此可见,联合国对转基因食品 的安全性十分重视。
   2001年1月29日,在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大会上,通过了《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2003年9月11日,该法规正式产生效力。该法规是第一个关 于活体基因修饰生物过境转移的全球性协定。它要求各国在使用生物技术过程中,必须采取强有力且高度透明的安全措施,并进行风险评估。议定书的生 效,对转基因食品的环境安全性评价也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是一个区域性组织,它一直非常关注转基因这项新兴生物技术。1986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出版了《重组 DNA安全关注因素》,它是在工业、农业、环境方面利用转基因生物的总体安全指南。1992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对此作了修订,出版《生物技术 安全因素1992》,进一步明确了有关生物安全的概念和安全操作的基本原则。1993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又公布了一份报告《现代技术加工食品 安全评估概念和原理》,指出对转基因食品进行安全性评价要遵循实质等同性原则,该原则迄今为止仍然是在食品安全方面最实际的应用准则。

  欧盟等国转基因食品的法规概况
  于欧盟对转基因食品可能危害健康和环境的担忧比较强烈,因此,欧盟对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一直持谨慎态度,欧盟的转基因法规体系也比较系统和全 面。
  欧盟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着手建立较为完善的转基因管理体系。1990年,欧盟颁布了《关于限制使用转基因微生物的指令》(90/219 /EEC)和《有关人为释放转基因生物体的欧共体指令》(90/220/EEC),这两项指令成为欧盟的两项主要法规。1997年,作为对指令 90/220/EEC的补充,欧盟出台了《关于新食品和新食品成分的条例》((EC)NO.258/97),要求对转基因食品实行许可和标签制 度。2001年,欧盟对指令90/220/EEC进行了修订,并于2002年10月17日发布新指令2001/18/EC,强调对转基因食品上市 前要进行安全评估,并要求采用个案处理的方式,严格对转基因食品实行上市审批。2000年1月,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两项法规(EC)49/2000 和(EC)50/2000。法规(EC)49/2000规定,凡是含有1%以上转基因DNA或蛋白质的食品上市都必须实行许可和标签制度,法规 (EC)50/2000规定,添加剂和风味剂也要进行转基因标注。2003年7月2日,欧洲议会通过两项法规(EC)1829/2003和 (EC)1830/2003,主要涉及转基因食品的标签制度和可追踪性、安全性及上市申请问题。
  为了便于欧盟的两项指令90/219/EEC和90/220/EEC能够顺利实施,欧盟各国分别起草了相应的国内法规,如德国1990年6月 颁布了《基因工程法》;法国于1992年7月13日修正了1976年7月19日关于环境保护设置分类的92-654号法规,并颁布了关于控制和传 播基因饰变生物的92-654号法规;英国于1990年制定了《环境保护条例》,适用于与转基因生物有关的活动,1992年英国修订颁布了《基因 饰变生物(封闭使用)法规》和《基因饰变生物(有意释放)法规》。
  与欧盟相反,美国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要缓和许多,它所制定的法规文件也相对宽松一些,因为它是世界上最大的转基因食品生产国。作为世界上最早 研究转基因的国家,1976年,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就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重组DNA分子研究准则》,这一自愿准则在美国基因工程研究的安全管理 监督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在20世纪80年代颁布了《联邦食品、药品和化妆品条例》,对转基因食品实行安全管理。1986 年,美国总统办公厅科技政策办公室发布《生物技术协调框架》,并于1992年对此作了修订,该协调框架阐明了美国生物安全管理的基本原则,即美国 的环保局、农业部、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根据规章行使生物安全监督职责应基于食品本身的特征和风险,而不应根据所采用的技术,而且生物技术食品的安全 应根据各个食品的情况逐案鉴定。
  目前,从开发生物技术食品的公司数量,就业人数及该行业的销售额等方面来衡量,加拿大仅次于美国,因此,加拿大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与美国相 近。加拿大于1985年颁布了《食品和药品法》;1993年,制定了对生物技术产业的管理政策,规定政府要利用《食品和药品法》和管理机构对转基 因农产品进行管理,具体的管理机构为加卫生部产品安全局、加农业部食品检验局、加拿大环境部;1994年,发布新食品安全性评估标准;1995 年,《食品和药品法》中增加了《新型食品规定》,加强了对转基因食品的管理。
  日本对待转基因食品的态度与欧盟和美国有所不同,它主张通过非强制性行政指南对基因工程的操作程序,即对生物技术本身进行安全管理。1979 年初,日本厚生省颁布了《重组DNA实验管理条例》,开始对转基因技术进行管理。该条例成为日本科学技术厅、通产省、农林水产省和厚生省对转基因 技术的指导准则。另外,日本的通产省发布了《遗传工程体工业化准则》,农林水产省发布了《农、林、渔及食品工业应用重组DNA准则》对行业内的转 基因技术进行管理。
  在澳洲,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值得我们关注的两个国家。自1999年5月起,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就开始实施《转基因食品标准》。规定对用基因工程 技术生产的食品必须进行安全性评价,如在安全性评价中未获认可,将不得进入市场销售。2000年,澳大利亚制定了《基因法》。澳大利亚卫生主管当 局认为转基因食品的风险分析数据可以有很多来源,安全性评估主要是以同类非转基因食品为基准。新西兰于1993年制定了《生物安全法》 (Biosecurity Act),1996年制定了《危险物质和新型生物体法案》(The Hazardous Sub?鄄stances and New Organisms Act),这两部法规是新西兰在转基因食品管理方面的主要法规。

  中国转基因食品的法规现状
  中国关于转基因生物的研究和生产起步较晚,但是发展较快,而且十分重视转基因生物的安全。2001年5月,在国务院第38次常务会议上通过了 农业部制定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同年7月,又根据该条例制定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办法》、《农业转基因生物进口安全评价 管理办法》和《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卫生部也于2002年颁布了《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用于加强转基因食品的安全管理。
  中国近期对农业转基因生物采取"积极研究、慎重推广、加强管理、稳妥推进"的方针。为保障相关法规的实施,中国采取了有效的管理措施,成立了 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领导小组和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制定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以及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评价管理 程序、进口安全管理程序、标识审查认可程序、临时措施管理程序等四个规范性文件,对有关申请、受理、审查和批复等各环节及时间要求做出了明确规 定,并公开发布。
  为了更好地对转基因食品进行管理,我国还应加大对生物安全工作的支持力度,建立一套既符合中国国情,又和国际接轨、科学合理的生物安全评价和 监控体系。

    (本文发布于2004-01-13)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4/15/content_3968212.htm

120415 参考消息网 西报《企业报》:印度正经历"转基因大屠杀"

2012-04-15 11:19:39 来源:参考消息网

  西班牙王储费利佩指出,印度有数以千计的农民因为购买了昂贵的转基因农作物种子导致歉收以及负债后不堪重负而自杀。

  西班牙《起义报》认为,实际情况要比费利佩王储描述的更为糟糕。

  该报称,尚卡拉就是这样一名不幸的农民,在获悉自己因债务而不得不失去土地的24小时后,他选择了轻生,留下了两个尚未成年的儿女对着他的尸 体悲号。

  此前,尚卡拉已经连续两年歉收。尽管饥饿和瘟疫伴随着印度悠久的历史,但这位农民的死亡却是因为一个非常现代和更为凶险的原因:转基因农作 物。

  和尚卡拉一样,在面对如果放弃传统农作物种植而改种转基因农作物就将获得大丰收和大笔收入的承诺时,数百万印度农民动了心。

  为了拥有美好富裕的未来,这些农民借钱购买了转基因农作物的种子,然而,歉收的结果使他们没有增加任何收入,还欠下大笔债务。

  最终,尚卡拉成为印度近12.5万名自杀农民中的一员,他们都是这场将印度变成转基因作物试验田的残酷运动的牺牲品。

  报道指出,转基因作物种子与传统作物种子的价格差别巨大,100克转基因种子售价12欧元,这一价格是传统种子价格的近千倍。

  转基因种子销售商和印度政府官员向农民承诺,这些"神奇的种子"能够带来高产量的作物,并且具有很强的抗病虫害能力。与此同时,印度政府还下 令禁止很多种子商店出售多个品种的传统种子。

  但事实证明,一些转基因棉花种子非但不"神奇",还遭到一种毛虫的毁灭性打击。

  此外,政府也没有告知农民有关转基因种子需要两倍灌溉量的信息,这也成为歉收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场灾难被社会活动人士称为"转基因大屠杀"。费利佩王储日前指出,转基因作物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全球伦理问题",应立刻制止其肆无忌惮的扩 张。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4/11/content_3945630.htm

1204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建议:《粮食法》禁止主粮被转基因非法蔓延(上)

2012-04-11 14:22:00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

 引子:

 获悉《粮食法(征求意见稿)》征求社会各界意见,并欢迎有关单位和各界人士提出修改意见。本人以一个公民身份,就《粮食法》意见稿中涉及转基因 条款提出意见:当前转基因是威胁我国粮食安全和百姓健康的首要问题。由于无论是转基因的研发者还是监管者都没能控制转基因粮食的非法蔓延,在利益 的冲动下,甚至成为转基因非法蔓延的始作俑者。《粮食法》如果不全面、严格禁止转基因粮食作物的种植,将是无法阻止转基因粮的非法散播和流通之 势。

 原因如下:

 转基因问题现已成为国内高度敏感的民间和科技公共知识分子棋鼓相对的焦点问题,任何一次风吹草动,总是掀起轩然大波。从某种程度上说,转基因开 始受到最高国家立法机关的重视,并明确表示对转基因进行管理,这表明政府部门倾听和尊重了公众的声音与诉求,是对公众利益和健康负责任的举动。

 2012年2月2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粮食法(征求意见稿)》全文,向社会各界公开征求意见。意见稿首次对转基因粮食作出规范,"转基因粮 食种子的科研试验生产销售进出口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这短短60个字的规定引起社会 的高度关注,各媒体纷纷对此作出不同的解读,有时观点截然不同。

 2009年11月,中国政府颁发了两种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之后,关于转基因所涉及的食品安全、种子安全、粮食安全和经济利益之争等系列问题引 发了社会持久性的大讨论,国人"谈转色变",国内科学界也逐渐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派:"挺转派"和"反转派"。

 "挺转派"的主要诉求是要中国全面开禁玉米、水稻等主粮转基因种植,他们的依据是美国大量食用转基因、转基因安全无害、转基因代表农业先进科 技,中国应抢占科技至高点,转基因农业成"国际趋势",中国发展转基因是大势所趋。

 而"反转派"则针风相对地提出:转基因食品不是"潜在风险",而是"实实在在"的危害,不应该将主粮商业化推广,而应该全面禁止非法散播的转基 因粮。同时,认为转基因商业化效益没有兑现当初承诺,所谓"国际接轨"是转基因专家建立在错误信息上的错误判断。

这一次围绕着《粮食法》草案,"挺转派"和"反转派"再度展开争论,似乎《粮食法》并没能安抚两派专家,反而使他们的意见更为对立。

(上) 媒体争议纷纭

一、 "挺转派"和"反转派"都不满

对于《粮食法》草案,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认为,"该征求意见稿措词确有欠妥之处,至少不够严谨。粮食作物种质资源涉及面很 广,绝不仅是转基因技术,而如今单单把转基因罗列在此,让人感觉很突兀。"黄大昉认为,这容易被误读,甚至被某些人曲解为国家发展生物技术政策的 改变,误导公众舆论。

目前,我国对转基因作物的管理主要基于国务院2001年颁布实施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依据《条例》,有关部门 先后制定了有关生物安全评估、进口管理、标识管理、加工审批、进出口检验检疫等方面的5个办法。

黄大昉说,关于转基因的相关规定并不适宜在《粮食法》中体现,"对现有这些法规规定加以改进与加强,可能更为有效。"

中国农科院生物技术所所长、研究员林敏认为《粮食法》有需要改进之处。他表示,虽然该意见稿和现行法则并无冲突,但是单独强调"不得擅自在主要粮 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有误导之嫌。因为这样说似乎转基因主粮有着特殊的危险性。"所有的食品都应当通过完全检验才能上市,主粮在这点上并无特 殊性",林敏说,"通过完全检验的转基因主粮和其他通过检验的食品一样安全"。

林敏和黄大昉都是挺转派人士的重要代表,2月下旬,挺转派专家齐聚一堂,在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举办的《粮食法》与转基因立法问题研讨会上,有多 位专家指出,这次把转基因列入《粮食法(征求意见稿)》中,不仅在提法上缺乏科学规范,而且在思想上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和混乱,有的专家甚至对转基 因是否应该列入《粮食法》提出质疑。

反转派人士同样不满《粮食法》草案对转基因的说法。虽然,《粮食法》在中国主粮是否允许应用转基因技术的争论上定了"不得擅自使用"的调子,他们 担心,这样的表述仍会给相关人士留下突破其中限制的可能。

《生化超限战》的作者柴卫东表示,"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也可以解释为 "任何单位和个人可以擅自在非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

作为反转派的重要代表人物,云南财经大学教授顾秀林教授说:"'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只是规定了不能'擅 自'搞,这意味着可以'不擅自'地搞。"她认为,《粮食法》草案对转基因的说法是"骑墙",解决不了问题。"转基因粮食品种一个也没合法化,却到 处都"擅自"搞了。粮食法将要怎样处理这个局面呢?里面一句话也没有讲。"顾秀林教授说:"往右一倒就是干,往左一倒就是收紧;我说能干才能干, 对于一个已经失控的局面,这有什么用处?

目前,《粮食法》(草案)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粮食法》最终会对转基因问题如何规定,要等到最终的法律出台才能知道。

二、两会转基因争议同样激烈

事实上,近两年来,国家政府层面对转基因问题的任何表述都会激起学界和民间的巨大关注,因此两派专家针对《粮食法》草案所出现的争论并不奇怪。

今年两会,两会代表中既有抵制转基因产业化的呼声,也有迫不及待要求转基因产业化的提案。比如,政协委员、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黄大昉呼吁,加快 国内转基因玉米自主开发,并早日实现产业化。而同样是政协委员身份的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常务理事兼副秘书长罗援少将称:"高度重视国家生物安全问 题,警惕转基因物种的无序迅速扩散,警惕敌国以转基因物种为武器针对中国人口发动新型战略打击。"

罗援说,目前中国面临生物安全威胁,其中最现实的威胁是转基因物种的无序迅速扩散和听任外国人插手中国疫苗以及大量其他药品生产过程,而最严重的 威胁是敌国以转基因物种和特种疫苗等为武器,针对中国人口发动新型战略打击,而中国对此缺少警惕,处于几乎不设防状态,局面被动,后果严重。罗援 建议,最高决策层提高对生物安全威胁的重视程度,并建议成立生物安全国家实验室暨鉴定中心,在军队和地方设立平行机构,从事科研和鉴定工作,凡进 口转基因生物必须同时获得这两个鉴定中心的许可证。

另一方面,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党委书记翟振元表示,农业部在转基因生物技术方面应该有一个鲜明的态度和原则性比较强的政策,让公众有一个 明确的信号。翟振元的意思是国家要给转基因一个好名声。多名挺转派专家也强烈建议推进转基因产业化,以形成逼宫之势。

3月9日,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记者会上表示,我国在转基因问题上方针是:加快研究、推进应用,规范管理、科学发展,目前国家正积极稳妥推动实施转 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而在转基因监管方面,要规范管理,加强安全评估。

这为似乎是为转基因产业化定调,但另一方面,中央农村工作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两会时表示:"转基因的农产品,特别是人直接食用的产品关系到人 的生命健康和安全,所以国家对它是非常慎重的,也就是说不经过批准任何单位都不能生产商品性地生产转基因的农产品,不许拿到市场上销售,这个规定 是很严格的。"

国家部委对转基因食品存在巨大的争议和分歧,陈锡文表示转基因需要考虑民意。多项民意调查显示,老百姓对转基因食品发出了明确的抵制信号。如人民 网舆情监测室分析师蒋丽佳《科技创新网友关注转基因技术使用》称"根据舆情监测结果来看,目前网友反对培育转基因粮食,在于对转基因食品安全的不 确定性。"

对转基因问题的态度,民众的选择更主要是基于农业领域意见领袖的态度,我们看到,科学界对转基因问题的态度并不是一片倒的支持。3月13日,杂交 水稻之父袁隆平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转基因的普及仍存有疑虑。袁隆平说:"人民不是小白鼠,不能这样用那么多人的健康和生命安全做实验,来冒 险。"他说,"我愿意吃转基因食品,来亲自做这个实验,但是问题是我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转基因对性能力和遗传性的影响是需要实验证明的,如果有 年轻人自愿做实验,吃转基因食品在两年以上,不影响生育和下一代的健康,那才安全。"

金微 专家专栏


http://health.gmw.cn/2012-04/11/content_3945684.htm

1204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建议:《粮食法》禁止主粮被转基因非法蔓延(中)

2012-04-11 14:24:38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中)现状:中国农田转基因作为无处不在

三、转基因水稻玉米历经数年业已泛滥

不可否认的是,正是对转基因问题的持续争议,转基因科普现在已经逐渐渗透到社会各个层面,一些普通老百姓或许都会对转基因略知一二,更让他们感到 担心的是,转基因产品并不是遥远的天边,转基因食品早已走近普通中国人的生活,中国每年进口5000万吨转基因大豆,大多数人食用的油都是转基因 的,细心的老百姓可以从油料、包装食品上找到"转基因"的字样。

转基因到底安不安全?这成了普通百姓的共同的疑惑。转基因在中国的争议从2009年到现在,这个问题至今无解。而且,由于当时农业部"偷偷摸摸" 地批准了转基因水稻和转基因玉米的安全证书,作为转基因商业化最难突破的一项,农业部此举无疑打开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的重要"闸门","转基因 替代传统粮食",这在民众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农业部此举引起社会的巨大质疑,这使得农业部推转基因的信誉大打折扣。

此后,由于反对声音强烈,农业部不得不澄清,安全证书获得并不意味着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农业部也一度暂停了转基因水稻的进程。但是,这并不能 打消人们的疑虑,反而更加引起人们的担心,因为这些"只是批准了安全证书的"转基因水稻可能已经溜到了老百姓的餐桌。

本来,中国专家还在激烈地争议转基因,面对如此纷繁复杂的信息,社会会持观望态度。但是,有一天,民众却突然要接受这个现实,这种"科学争议"的 食品已经在我们身边,这使得老百姓不得不"谈转色变"。由于越来越多的人和部门卷入,转基因变得越来越敏感,成了一个政治性的问题,和其他重大社 会问题一样,转基因涉及政府公信力,由于转基因食品非法流通,但相关部门监管不力、这为转基因及执掌转基因的部门遭遇空前的信任危机。

两会上,陈锡文表示说:"转基因的农产品,特别是人直接食用的产品关系到人的生命健康和安全,所以国家对它是非常慎重的,也就是说不经过批准任何 单位都不能生产商品性地生产转基因的农产品,不许拿到市场上销售。"陈锡文强调:市场上没有转基因水稻流通,这是时隔一个多月陈锡文对再度对社会 传言的转基因水稻表态。

此前农业部也多次重申:农业部从未批准任何一种转基因粮食种子进口到中国境内商业化种植,在国内也没有转基因粮食作物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的商业 化种植、销售、加工均属违法行为。但媒体多次披露,转基因水稻已经在中国各地广泛种植、流通。早在2005年,转基因水稻就发现在南方多省种植销 售,湖北农业厅还下文对转基因水稻进行铲除,但是,转基因水稻的非法种植并没有扭转。

2010 年,绿色和平组织调查发现,在湖北和湖南等地仍旧存在违法转基因稻种销售,而且部分转基因稻米已污染湖北国家粮库。这些转基因水稻正是获得转基因安全证书 的Bt63,来自处于室验阶段的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团队。

2010年12月3日,福建四部门下发"关于加强转基因大米监管的通",严禁种植、加工和销售转基因大米。福建政府内部人士透露,在十几天内查处 的转基因大米就有几十吨。但这一"叫停通知"在十天后却突然被叫停,这更增添了人们的疑惑。

转基因大米不仅在国内流通,甚至已走出国门。欧盟食品和饲料类快速预警系统(RASFF)通报显示,从2010年至2011年,中国出口欧盟的大 米制品因检测出含有Bt63 等转基因而被拒绝入境或召回的次数达一百多次。

鉴于《欧盟食品和饲料快速预警通报》来对含有转基因成分Bt63的中国米制品频频拉响警报,去年12月23日,欧盟委员会发布了《对中国出口大米 制品中含有转基因成分采取紧急措施的决定》。根据该决定,从决定发布20天后起,欧盟27国将对中国米制品实施史上最为严苛的入境检查。

在我国三大主粮中,除了水稻,玉米也遭到转基因污染。2010年 12月,农业部公布了一批玉米淘汰品种中,"登海3686"、"中农大4号"、"中农大236"、"铁研124"等4个品种是属于转基因品种。

农业部对种子市场只是做有限的"抽检",其他未抽查到的玉米品种有多少转基因不得而知。这些转基因玉米品种最初都是以非转基因的名义,申请参加国 家品种试验、审定、登记并获通过的。由于农业部对这些查处的品种保持"低调",这些转基因玉米在通报后仍在四川、辽宁、广西等省市促销。

这些转基因玉米有的就出自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委员之手,农业部对这些非法转基因玉米的处罚力度和态度从"由于育种家缺乏经 验,错误地引进国外转基因种子资源,导致培育出来的是实际含有转基因成分的品种",最后定性为"从育种家本身,到育种单位,再到生产、经营企业, 都属于无意识地犯了错误"。

四、转基因非法蔓延难以控制

中国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员佟屏亚说,除了转基因水稻,违规商业化玉米品种在四川、湖南、贵州、辽宁、吉林等省种植面积多达几十万亩。"违规 玉米涉及农业大学的院士、登海种业的老板,农业部官员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也没有明说这是转基因。"佟屏亚说,农业部的官员、农业大学的院 士、登海种业的老板,结成了一条稳固的保护链和利益链。

不受控制的不仅是转基因粮食,近年来,一些非法转基因蔬菜也大面积撒播。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李国祥说,中国蔬菜种子90%以上从国外 公司购入,这些也大多是含转基因技术的。

除了外国公司带来的转基因种子,中国一些科研机构也在为转基因蔬菜流通推波助澜。江西《上饶日报》报道,在江西省玉山县怀玉乡千亩高山无公害蔬菜 基地,来自四川、贵州和江西等20多位农大毕业生,大胆引进、培育出以鹤首葫、观赏南瓜、皱皮丝瓜等各种转基因蔬菜。

根据《条例》,我国共批准发放7种转基因植物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其中只有对棉花和木瓜进行了商业种植。也就是说,国家并未批准玉山地区种 植这些转基因蔬菜,但是当地政府却高姿态地宣扬,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违法行为。究其根源在于,农业部推进转基因品种重大专项产业化,为转基因 作物非法散播提供了"合法性基础"。

目前,转基因已进入到各个领域了,转基因粮食和转基因蔬菜充斥着南方和北方,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为转基因的乐土。《条例》并没有很好地监管和控制转 基因作物的非法散播,相反,作为监管部门,农业部还多次袒护非法散播转基因粮食的外资公司。

2010年9月,新华社《国际先驱导报》报道,排名我国玉米种植第二的先玉335是转基因品种,并造成山西鼓噪母猪流产不孕、老鼠绝迹等大面积动 物异常反应,农业部拒不承认;先玉335是美国杜邦公司的品种,播种面积达到4000万亩,当初农业部是以杂交品种引进,而先玉335被环保部实 际检测出含有转基因成份后,农业部对环保部公关使得检测结果无法上报。在事情曝光一年多时间里,农业部除了在2011年和2012年将先玉335 剔除出玉米推介榜外,没有采取禁止措施,这使得先玉335大面积扩散的势头并未扭转。

无论农业部当初是有意还是无意批准先玉335,但都已违反了中国未开禁大田种植转基因玉米的法律,相关官员涉嫌重大渎职和违法。农业部门不肯认错 的原因,只能解释部分的农业官员已经被绑上了跨国农业巨头的战车,也只能开禁转基因粮的法律才能将"非法"变成"合法"了。从这点看,转基因已经 形成了一条巨大的利益链,从国际跨国巨头到农业官员再到转基因公司等,使得"违法者并不会受到任何处罚",这也转基因违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原因。


http://health.gmw.cn/2012-04/11/content_3945736.htm

120411 光明网卫生频道 金微:建议:《粮食法》禁止主粮被转基因非法蔓延(下)

2012-04-11 14:31:26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下)从国外到国内转基因政策实情

五、转基因在全球出问题

目前,转基因商业化种植十几年,当初承诺的转基因作物效益不仅没有兑现,既没有高产,也没有节省农药。对于世界上商业化种植最广泛的抗虫和抗除草 剂转基因作物,农田出现了难以根治的超级草、超级虫等系列问题。

更为关键的是,转基因食品导致系列问题,国内外科研报告已揭示:转基因产生毒性,可引起动物和人类过敏、肝损害、肾损害、免疫系统和生殖系统损害 等问题。俄罗斯、奥地利等多国政府主持的科学试验表明转基因会导致小白鼠三代绝育。由于转基因大量涌上餐桌,中国人在不知不觉中当了全世界的小白 鼠。

顾秀林教授认为,这几年中国人的体制出现急剧的恶化,而外在的环境没有多大的改变,唯一改变的就是中国人的膳食结构:从转基因玉米到转基因大豆再 到转基因大米,10年来中国大众食品中的每一大类,都被不同程度转基因化了。

另一方面,中国人健康状况在这十几年的确是急剧变化。见官方公布的几组数据:

中国过去发病率较低的糖尿病患病率在近10年突然翻了近两倍,从一个较低的水准上升到9.7%(2011年),几乎每10人中就有一个糖尿病患 者,远超全世界5%的平均水平;这种慢性疾病对大众健康和经济影响巨大,且糖尿病高危人群还在继续扩大,总数可望超1.5亿(新华社 2011-11-26)。

中国育龄妇女不孕不育患者数已超过5000万,占已婚育龄妇女的近六分之一,这是来自权威媒体中新社的报道。部分地区育龄妇女不孕不育率从通常的 1~5%急剧上升到13.8%,甚至更高,并且还在继续恶化(中国新闻网2011-12-26)。以往非常罕见的新生儿畸形、儿童自闭症等不明原 因疾病也在大幅度增加。我国新生儿出生缺陷发生率从1996年的万分之87.7上升到2010年万分之149.9,增加了70.9%。

这些征兆说明:中国人口体质表现出总体上快速退化的严重趋势,中华民族繁衍的出现了重大危机的征兆。但因为信息的屏蔽以及专业化分工,很多国人浑 然不觉,只有这些情况出现在身已身边才可能关注,而很多医生更是不知从何处找原因。

当然很多人会认为疾病与转基因的联系过于牵强,毕竟还有环境农药激素等等问题。虽然没有足够的科学证据表明中国人体制恶化与转基因食品泛滥存在必 然的联系,但是,你同样没办法排除这两者就没有必然的联系。

转基因问题的试验危害报告各国都有,这些报告随着转基因的升温以各种方式进入中国,你无法打消民众对转基因危害的担忧。况且,媒体的报道说明转基 因不仅在中国出现动物异常的现象,在世界范围内出现各种问题,世界各地凡有转基因的地方都有相关报告,都不同程度出现了老鼠的绝迹,猪牛羊等动物 都死胎流产等动物异常反应!

正是由于转基因危害在试验和实践中不断地暴露,世界各地掀起反转基因运动,去年10月和今年2月,美国民间发起多次反转基因游行,所以这也可以看 到美国民众并不是不在乎转基因,这些事实将挺转专家此前制造的谎言一一揭穿。

旅美生物学者曹明华说:"我按捺不住要关注转基因,是因为目前中国已成为国外早已淘汰了的众多转基因垃圾的倾泻场。转基因作物在美国所用作的"食 品加工原料,如食用淀粉、糖浆、快餐、软饮料" --- 恰恰是美国最臭名昭著的"垃圾食品",是目前连生活在最底层的、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美国穷人,都正在被学习要力图避免的食物……"

曹明华认为,中国之所以会捡起西方正抛弃的转基因食物产业,相当一部分原因要归于有关留美"专家"还在用美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转基因"理论 影响中国的决策层,忽悠中国大众 "种植转基因农产品已经成为国际趋势"。

六、错误的信息导致的错误决策

事实上,这些年来,不仅是在中国、美国,转基因在全球都发生重大变化。各国科学界对转基因食品的危害不断地揭露,转基因食品在世界范围内遭到抵 制、转基因公司孟山都和巴斯夫遭到抵制,今年起已陆续撤出欧洲,至少说明转基因产业化进程在世界的脚步放缓。

科学研究及相关信息本来存在滞后性,如果有关部门依据的是之前的信息作出的决策应该及时的调整。但是,我们看到,这些最新的信息和动态并没有引起 农业部的重视和反思,相反,他们所援引的数据来源孟山都资助的组织----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给中国育种界和决策部门 造成转基因在全球突飞猛进,中国急需抢占转基因至高点,这属于自欺欺人,因为你无法解释为什么世界各地抵制转基因、转基因农田出现超级杂草、超级 虫等问题。从世界范围看,中国不仅没有与国际接轨,而是是逆国际趋势而动,进一步地加快转基因产业化的步伐。

有关部门是在滞后的信息和错误的舆论下制定了错误的政策,并使"转基因产业化"政策进入了中央文件,这项错误的政策进一步需要舆论来掩盖。正是如 此,转基因在中国已结成由"不法官员、转基因公司、利益学者、媒体"等官商学媒"四位一体"的既得利益集团。转基因集团控制媒体、尤其是手挚"中 央一号文件",有这样崇高的政治任务,足以震慑诸多的科技工作者,尽管不少良知科学家冒着风险站出来反对,但在话语权被垄断的情况下,这样的纠错 机制已经变得越来越难。

在舆论和信息的牵引下,中国是主动地走了转基因农业的道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农业科研经费中有260亿的农业科研开支几乎全部用于转基因重大专 项,直接用于转基因种子开发的部分占97%,用于传统农业技术开发的只占3%,在经费极不对等的情况下,大家一窝蜂地作转基因育种,使得转基因已 成为一个巨大的黑洞,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普通育种工作者,大家不干转基因,已经没有饭吃。

不少科学工作者对转基因的危害心知肚明,他们也知道转基因在世界其他国家受到的抵制和原因,但是他们如果做常规育种,他们没有经费支持,网上很多 科学界内部人士的报料,他们的科普很大程度上教育了民众,但是,这些科学家往往是在自己退出这个领域之后。

我曾收到过两位来自政府部门的匿名转基因专家举报转基因育种浪费的证明材料,看过之后,只能说,干转基因的钱实在是太多了,与常规育种相比,完全 是天壤之别。

在利益的裹挟下,从农业部到地方科研单位难以遏止转基因的利益冲动,而转基因育种既已就绪,转基因商业化就不可避免。以小麦为例,目前我国虽然尚 未对小麦批准转基因安全证书,但转基因小麦环境安全评价与检测技术中心已经批准建设,资金来源为中央财政资金,农业部也于2011年开始了部分工 程的招标工作。这说明,无论是研发者还是监管者都没能控制转基因作物的非法蔓延,甚至成为转基因非法蔓延的始作俑者。

七、我国《粮食法》应该禁止农业转基因

回到《粮食法》,粮食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础,是政府执政能力的重要体现,更是民族安危、社会稳定的关键。但如今我国的粮食安全正在受到严重的 威胁,尤其是受到转基因的威胁。

正如顾秀林教授所说,《粮食法》如果不全面、严格禁止转基因作物种植,将是无法阻止转基因食品流通的,"转基因产品对人体、对动物健康的伤害已被 足够多的实例证明。我们强调的是:转基因产品对任何人都不安全,但对方总是用所谓"加强监管"来回应,这样就能解决问题吗?那不过是自欺欺人。"

顾秀林教授说:"转基因食品已经证明是有危害的,任何转基因产品都不可以作为食品或饲料销售。《粮食法》应该规定,转基因技术在农业领域中应用的 合法性不存在,不是擅自搞还是不擅自搞这种事情。"

中国除了转基因并非无路可走,不是说按照现有的农业模式,不搞转基因就会饿死人,所谓转基因解决粮食安全是我国农业发展的唯一必由道路,完全是转 基因专家利用虚假信息站在道德至高点上的一种忽悠。

李昌平等三农专家作过各种调研,提高农村的组织水平或提高农民的种粮积极性,中国的粮食产量还会增加20%左右,中国现有农田完全可以保证13亿 人的粮食需要,根本不用急匆匆地将主粮转基因化。

农业部长韩长赋也提到,搞好水利浇灌等设施可以提高10%左右的粮食产粮。另外,我国科技工作者也储备了大量的生态农业技术,完全可以用于大田作 物种植,而这些技术也是国际提倡的。

联合国粮农组织于2011年6月发布公告:"让农业回归自然",倡导以"小农"经营和节约增长的方式发展农业,粮农组织同时批评"转基因大跃进" 的做法,称"过去多年关于转基因作物技术的激烈讨论、掩盖了非转基因(譬如天然有机)农业科技,而后者往往比前者更有利于保障粮食供应、生态环保 和节约持续性发展,且使用成本要低得多。"

与此同时,联合国总部发表新闻公告说明,实行天然有机生态循环农业可在十年内使粮食供应翻番、从而能满足未来可能的全球90亿人口的食品需要。

世界各地真正的国际趋势是传统农业,绝非转基因。就连转基因的策源地美国对转基因立场也发生了重大转变,他们也开始走上生态化农业的道路。

2012年2月,美国农业部为有机、新鲜的自然食物产业投入了直接资助4000万美元,投给与转基因食品作物相关的科研项目的直接资助大约500 万美元 --- 而且其主要用途还是转基因作物的风险与效益的观测,而不是转基因商业种子开发。这与目前中国政府对于转基因作物研发的资金投入与天然有机农业开发的资金投 入之比例刚好是一个天壤之别。

在美工作的华人学者也多次向我表示,中国的当前转基因技术政策法规是必须改变的,不能再搞以转基因技术为"核心"的"化工农业"。欧美已开始从转 基因技术单挑转向天然有机农业(至少并存而不再搞什么转基因"核心"技术。农业的核心科技是基于对自然规律和天然力量的知识的科技能力,而不是搞 化工农业)。"因此,粮食法规定必须严格限制或禁止转基因技术泛滥,那是必须的、且应该强化。"

【结语】我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国公民,人言轻微,但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训不敢轻意忘记。因为工作,长期关注转基因问题,也采访过不少转基 因问题的学者专家等,以汇成以上意见。最后,再一次提出对《粮食法(征求意见稿)》提出意见:《粮食法》应在法律上严格禁止转基因粮食产业化,同 时,还应该明确规定禁止转基因粮食作物在市面的非法流通、销售及进出口等。鉴于蔬菜瓜果转基因也无法控制,粮食法应该考虑在农业上禁止转基因。同 时,《粮食法》还应明确体现党中央绿色农业、生态农业的发展方向,应在该法中明确规定所有粮食作物育种研发资金的分配使用必须符合绿色农业生态农 业的发展方向。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4/01/content_3893613.htm

120401 光明网卫生时评:把转基因进口食品赶出国门好!

2012-04-01 16:19:08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沈阳

2012年2月29日国家质检总局网站公布了2012年2月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其中,永和黑豆浆因被检出转基因成分(NOS、 CaMV36S)上质量黑榜。检查结果显示,永和国际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永和黑豆浆被检出含有转基因成分NOS和CaMV36S。据了 解,该产品产地台湾,进口商为天津永和食品有限公司,于天津口岸进境。目前这批被检查不合格的产品已做退货处理。

卫生部对北京消费者关于益海嘉里非法经营转基因食品致卫生部的举报信的回复

这条新闻给我们透露了几条重要信息:

一是我国质检部门己经依法行使2月 2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粮食法(征求意见稿)》第十二条第二款有关粮食作物转基因管理的规定:"转基因粮食种子的科研、试验、生产、销售、 进出口应当符合国家有关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在主要粮食品种上应用转基因技术"。

二是我国质检部门是有能力检测食品转 基因成分的,而且是同近年来国外严格禁止中国出口食品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安全政策有关,这次公告,是国家质检总局网站首批公布这个项目。

三是国家质检总局这份公告有力地回应 一直以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报告为说词的那些专家、官员、学者转基因安全论调。依《粮食法(征求意见稿)》执法,是符 合中国按WTO法则办事,任何非议都是违反国际商法原则。

国家质检总局依法把转基因进口食品赶出国门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这个开端是基于下面几方面的事实:

一是我们13亿中国百姓吃了8年转基因主粮(以大豆为主)了,而主管转基因大豆进口的农业部批准这些转基因大豆前,并没有一份毒理学试验报告存 档,仅凭孟山都公司一篇用90天做的营养学试验就过关,换句话说:13亿中国老百姓8年来都成了孟山都公司转基因大豆的"小白鼠",这真的太荒唐 了些!

二是卫生部办公厅信访处在2012年1月5日回复一位公民查询信访事项答复如下:《转基因食品卫生管理办法》已于2007年废止,现行《新资源食 品管理办法》规定转基因食品和食品添加剂的管理依照国家有关法规执行,不作为新资源食品和进口尚无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食品管理。请按照《农业转基 因生物安全管理条列》向相关部门提出您的诉求。(见附件扫描)即主管食品安全的卫生部,现有部门分工法规转基因食品不归卫生部管,转基因食品卫生 管理成了农业部从进口种子、生产、销售"一言堂",这种食品卫生管理风险是全球少见,必须有国家质检总局出来把关,至少把好国门关。

三是永和黑豆浆、金龙鱼转基因大豆油己充斥在中国的百姓生活中,而有关转基因食品的毒性专业报告从国外到国内己日见增多,最近在全国政协会议上, 国务院有关领导针对某位热心宣扬转基因食品安全的专家作了批示,指出在中国科学家在中国研究转基因技术是应该的,但是科学家想在中国把转基因主粮 产业化、商品化推广是不可能的。

因此,我们坚信国家领导人是了解到转基因主粮渗透进我们13亿中国百姓餐桌的极大风险,己经采取有力措施把转基因进口食品赶出国去。把事关13亿 中国百姓健康问题列在首位,这是一种值得庆贺的事!(作者是光明网卫生事业部总监)
[责任编辑:李然]


http://health.gmw.cn/2012-03/24/content_3831190.htm

120324 曹明华:纠正方舟子转基因观点的错误

2012-03-24 17:51:54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综合 曹明华

生活、工作在美国这么多年了,现在渗乎进去一个自己熟悉的产业与专业,涉及国际贸易诸多敏感问题,特别是13亿家乡同胞的转基因主粮到底安全与否 关注,是基于两个最初原因:一是在中国一位热心公益的老同学积极怂恿与鼓励;二是在中国我还有一位97岁健在的祖母。

我每每想到,她每天清晨都要喝一碗稠稠的大米粥,我的心就会紧揪 --- 想像这些煮粥的米粒都被转了基因.... 根据我所了解的知识,老人和幼儿,对于转基因食物危害的抵御力是较普通人群更为脆弱的。中国农业部的专家应该也是懂得这一原理的。这是为什么,农业部机关 幼儿园的"儿童保健"里有一条:"4. 安全保证:....食用油采用非转基因油。"《见参考一》

方舟子先生向中国人民"科普"转基因食物时,最强有力的说辞是 --- 美国人都在吃转基因食品:"除了玉米,大豆、土豆、西红柿、油菜等主要农作物的转基因品种也在美国大量种植。据统计,美国市场上的食品大约70% 含有转基因成分……"《见参考二》

方舟子的这些在中国主流媒体上广为流传的为转基因食品作宣传的广告词中,存在着非常严重的错误,误导着中国公众的舆论和信息。

(1) 作为食用的转基因土豆(NewLeaf),早在2001年之后就被撤下了美国、加拿大市场《见参考三》,目前的转基因土豆(Amflora)只供工业用的 《见参考四》。不知这位方博士后在事发九年之后,都是在参考一些什么样的信息在向中国大众"科普"(方舟子本人曾是某"生物信息公司顾问")。

(2) 转基因西红柿在美国、欧洲的遭遇更惨,上市时间比转基因土豆还短。到1998年为止,就被欧美消费者市场淘汰了《见参考五》。

(3) 一个令人惊讶的新情况是:在我去年查维基百科时,已明确显示"转基因西红柿"已在全球消费者市场上消失了。而今年1月30日我又查维基百科时,居然新增添 了一个条目 --- "少量(转基因西红柿)在中国种植"《见参考六》。

还有甜椒,在最近更新了的"维基百科"上也出现了: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转基因甜椒"唯独只有中国在种植。

令人可想而知的是,在转基因吹鼓手们的"忽悠"下,闭塞的中国百姓还以为--- 美国人都在种植和消费转基因西红柿、转基因土豆、转基因甜椒,诸如此类,那就让我们也不甘落后地赶上和超越世界 "先进技术"的步伐吧!

(4) 至于玉米是不是美国人的主粮,以及美国的转基因玉米和大豆有%多少是工业用的、饲料用的。美国高档一些的餐馆,都会明确标注它的牛肉是100% grass-fed,即不用转基因玉米喂的牛,或出口用的、食品加工业用的,等等,已有很多网友针对方舟子的"科普"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和专门的 "勘误"。简单举例:美国转基因玉米种植面积约80% - 90%,而2009年玉米总产3.34亿吨,45.9%用于饲料,24.7%用于乙醇燃料,18.9%出口,只有10.5%非转基因用于食用。可见美国本 土种植的"非转基因玉米"供美国国内人食用,已是绰绰有余。

也就是说,美国国内的转基因玉米和大豆虽然种植面积较大,但主要是用于工业材料。比如燃料能源、工业制品原材料 – 美国的转基因大豆油有相当一部分用作生物柴油原料和动物饲料,还有向不发达国家出口。而发达国家如欧洲各国、日本,是不会要进口这类转基因食物的。

(5) 另外,方舟子在这里犯下的更为严重的错误是,他告诉我们:"美国市场上的食品大约70%含有转基因成分"。"方博士后"在这里严重混淆了"美国市场上的食 品约70%" 与 "美国市场上加工过的食品约70%"--- 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是这类"加工过的食品"(processed foods)中的"约70%",可能含有一丁点儿转基因原料作微量添加剂的成分而已(《见参考六》。

比如饼干里或罐装饮料里含有一点转基因玉米制的糖浆,或乳制品里含有一点转基因大豆制的植物蛋白成分。

试想,当我们走进超级市场,购取日常食品时,主要是一日三餐的主粮加上新鲜食物(即"非加工过的食品"):肉蛋奶禽鱼乳,已占了美国人日常食物的 70%左右,

--- 这其中没有任何一个是转基因的。

除了前面提到过的转基因玉米,美国市场上所有的新鲜蔬菜和水果,基本都没有被转基因,只有:黄色歪脖南瓜和绿皮西葫芦当中的10%左右、部分夏威 夷木瓜,

--- 这仅有的蔬菜和水果! 而均不属于消费量高的大众化蔬果。《见参考六》

美国人没有炒菜的习惯,白种人喜欢用低温油作食用油 --- 橄榄油。据说中国目前的有钱阶层也开始时兴用橄榄油-以避开转基因大豆油,但橄榄油是不可用来炒菜的,它在高温下会变性的。

大豆也绝非美国人的主要食物之一,前几年还有一个挺新奇的研究发现:为什么白种女人与亚裔女人更年期的反应很不同?--- 原来亚裔女人吃大豆!说明大豆并不是白种人的食物。

到目前为止的一个规律是:西方高加索人(白种人)的传统食物,都没有被转基因,或"转"了的,也已被彻底地撤下市场了!

我的观察是,这主要来自抵抗。生物公司孟山都之流对消费者是一视同仁的,但高加索人(白种人)在美国主流社会中的声音比较被重视。因此,白人对自 己传统食物的"抵制转基因"便来得比较奏效,比如在对转基因土豆和转基因小麦的强烈抵抗上!

而对有色人种来说,他们在美国国内所能向孟山都之流发出的不同声音本来就已微弱,再加上还有些国外的吹鼓手在帮忙向他们自己的民族和国家推销呢! 这样,这部份有色人种的传统食物的转基因产品,就得到了较为蓬勃的发展 ……在向这些国家推销的时候,因为携有"美国" 、"自由民主" 、"高科技" 等等华丽的背景,让"转基因食物"披上了一件文明背景下的又一项高科技产品的扑朔迷离的外衣……。

那么,让我们接着来看一看"转基因食物"在中国的有效宣传机器方吹鼓手有意或无意间所犯的基本概念性错误吧!

被方舟子混淆了概念的 --- 那约70%的"加工过的食品"(processed food),指的是货物架上那些罐装食品、饮料、糖果、乳制品、糕点等等经脱水或防腐处理过的食品 --- 可能被用到一点转基因玉米制的糖浆或大豆制的蛋白成分等作微量添加剂。

而这些"加工过的食品"只一般被作为辅助食物或偶尔作零食吃,其中的部分还只是含有一丁点儿转基因作添加剂成分(即便是这样,对健康较为讲究注意 的美国人都还避之不及),

--- 你说美国人吃到百分比%多少的转基因?!

与方舟子给人们的错觉 --- 美国人吃的食物有70%都是转基因的…… 距离有多远啊!

(6) 转基因农作物在全世界范围内来看,根本不如方舟子所宣传的那样,代表了未来农业发展的方向,是大势所趋、势在必行,云云。

美国的消费者正在从转基因食物的试验场上(虽然只是微量试验)撤退…… 然而,美国的转基因食物开发公司为了自己的生存,却想死死拖住消费者。

孟山都的转基因甜菜(Sugar beet)于2008年开始在美国种植,因为受到起诉,在2010年8月13日被美国法庭决议停止种植。《见参考五,参考六》

转基因牧草苜蓿(Alfalfa)在美国种了两年之后(2005-2007),也因为受到起诉,被美国联邦法院判决禁止种植。后来虽最高法院推翻 了禁令,但一直没有恢复审批。《见参考六》

只不过,孟山都之流的转基因利益集团与美国国内消费者的斗争异常激烈!它们拼命挣扎在企图搞通美国农业部和游说国会…… 他们狡猾的说词之一是;

--- 限制转基因苜蓿(Alfalfa)在美国的种植,将会损害华盛顿政府想要说服其它国家接受转基因农作物的努力,于是将有损美国的经济利益……《见参考七》

至于美国想要"说服"的国家,显然不包括欧盟各国和日本,这些是国民科学文化素养普遍较高的国家,不那么轻易被"忽悠";而亚非拉的穷国,与转基 因食物开发公司之间,又互相都没"恋爱"上。一方面,穷鬼如非洲人饿死也不愿吃转基因!另一方面,转基因食物公司的慈善口号下是想要盈利的,面对 那些穷鬼,又有多少积极性去推销呢?《见参考五》

而中国,不管中国的老百姓有没有爱上转基因食品,美国转基因食物公司可是"爱你没商量!"--- 是他们一厢情愿地想要"说服"的国家,因为食物消费者巨多,经济上又正在崛起。也许,在孟山都的反复游说下…… 鉴于美国目前不太乐观的经济状况,就先拿喂牲口的牧草作点牺牲吧?

刚刚发生的新闻是:2011年1月27日,美国农业部宣布,重又批准将转基因苜蓿在美国的种植合法化 --- 不过再三保证要采取措施,以不损害到纯天然的、非转基因苜蓿的生长空间。《见参考七,参考八》

但是紧接着,原先向法庭起诉转基因牧草苜蓿的美国"食品安全中心"也已经宣布:将继续向法庭诉讼农业部的这一决定。《见参考七》

相类似的急剧冲突还将会发生在不久就将曝光的转基因甜菜和转基因鲑鱼案例上 --- 消费者拒绝 --- 而转基因食物研发公司已投下巨资研发,拼命想推向市场获利 --- 搞通农业部和政府官员 --- 消费者进一步抗争,采取法律诉讼手段或政府游说途径……

于是,面对美国国内抵抗转基因食物的重重困境,孟山都之流的转基因食物公司目前迫切需要将矛盾和危机转嫁给国外消费者。用什么办法?哄骗的办法; 由谁来完成?由那些国外的代理来完成……

他们目前最想要实现的目标是:让转基因食物走进中国!

而13 亿中国人民将如何接受转基因食物,才真正代表了转基因作物于未来发展的方向。

(7) 假如我们再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来阻止转基因食物在中国的蔓延,那么明年,我将会在维基百科上看到更多 --- 唯独中国有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我将会看到我们中国 --- 为全世界在转基因作物的种植和食用方面,填补更多的项目上的空白,从而真正地走到世界前列!

尤其让我痛心的是,我看到报道说,中国正在启动对于多种中药草本的转基因试验。

在转基因问题上,方舟子给出了中国民众如此之多虚假的信息,却声称自己是一个厌恶作假、对事实真相有"洁癖"的人。以他声称的一贯纯洁的天性,甚 至极端到有"癖"的程度,他为何要在转基因食物这个事关中国百姓生命安全的问题上行假呢?

---------------------------------

《参考一》 农业部机关幼儿园儿童保健

《参考二》 方舟子:我为什么选择转基因食品(2010-3-15)

《中国青年报》 2009. 3. 17.

《参考三》 NewLeaf . Monsanto's Genetically Modified Potatoes Find Slim Market, Despite Repelling Bugs - Scott Kilman / Wall Street Journal. Mar 22, 2001

《参考四》 Crops . Potatoes . GMO Compass . Dec 4, 2008

《参考五》 FOOD FRAY: Inside the Controversy over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Amacom 2009)– Lisa H. Weasel

《参考六》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 from Wikipedia 1/30/2011

《参考七》 U.S. Approves Generally Modified Alfalfa – Andrew Pollack / The New York Times. Jan 27,2011

《参考八》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 – from Wikipedia 2/8/2011

免责声明:本文是作者在光明网卫生频道原创专栏内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 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陈普]


http://health.gmw.cn/2012-03/24/content_3831055.htm

120324 曹明华:就《南方周末》"转基因雄文"致社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2012-03-24 17:01:27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曹明华

  摘要:我本人并不认为,只有学过"分子生物学"的人才有资格来谈论"转基因食品"问题。但既然,"柯贝"先生坚持这点,那我请《南方周末》领导主持公道 ---- 将我的学位论文和"柯贝"先生的学位论文同时贴到《南方周末》网站上,透明化地让尽可能多的专家来参与评判:我和柯贝,究竟谁的专业是"分子生物学"?

尊敬的《南方周末》社领导:

读了贵报7月21日在科学版刊登的《对转基因的无知与偏见》,我感到震惊和遗憾 ---- 因为文中所出现的针对我个人的错误百出的人身攻击,居然出现在中国以"有良知"而著名的大报上。

比如,以"国内生物学家"自居的作者"柯贝"在文中说:"曹明华……她其实并没有弄懂分子生物学。她在文章中用的'基因学'就是她自己杜撰的,因 为这个词汇在科学界无人使用。至于'神经老化分子学',真正搞生物学的人,也是闻所未闻。"

从以上这两句话,我曹明华做人的信誉几乎已被柯"生物学家"摧毁了85%以上。当然,大多数读报者是信任《南方周末》的,大概极少有人看完这篇文 章之后会心存疑惑而自己动手搜索如下:

"百度"搜索"基因学"词条,得到相关结果超过一百万个 (1,830,000);

"谷歌"搜索"基因学"词条,得到相关结果超过一千万个 (10,100,000);

再以"谷歌学术"搜索引擎检索"基因学"词条,又得到无以计数的相关学术文献。【见注*8】

---- 而柯"生物学家"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借《南方周末》一角断然宣布:"(曹明华)在文章中用的'基因学'就是她自己杜撰的,因为这个词汇在科学界无人使 用。"

我的原文是:"基因学研究实在还是一门尚处于"婴儿期" 的科学。 转基因专家们尽可以关起门来继续实验、继续探索、继续证实、继续证伪…… 而急于将一门如此不成熟的"科学"尚处于矛盾重重的尝试阶段中衍生出来的产物 ---- 搬上人们的餐桌, 未免太草率了吧!"

在这里,我使用"基因学",显然要比用"遗传学"或是"分子生物学"来得贴切。当我多变性地交替使用这几个专有名词时,心里是存有于这几个互相关 联的专有名词词义之间的"交集"与"子集"的关系的,我运用它们时尽可能使得其含义在段落中相对来说最贴切。

而这位"柯贝"生物学家他居然代表"科学界"对我作出如此愚不可及的宣判:"基因学……这个词汇在科学界无人使用。"这让我们有所怀疑这位受《南 方周末》推崇的"生物学家"的真实科研能力、脑筋的灵敏度、以及知识的老化程度……

而由这样的"专业人士"急先锋来研制"转基因食物"以及动员我们吃他们所做的产品 ---- 还声称其安全性有所保证,很难让我们感到放心。

第二,更为荒谬的是:他质疑我的专业。

让我摘一小段我母校南加州大学网站上的介绍:As the oldest and largest school of gerontology in the world, ……the USC Davis School was built on the bedrock of excellence in aging research. Research in molecular biology, neuroscience……"

用最简单的术语,我可以说我的专业是"分子生物学",但因为是在Neurogerontology program里的分子生物学,所有的实验模型都是在分子生物学的层面上研究神经老化,所以我将它最贴切地译为"神经老化分子生物学"。

本着"低碳"的原则,我节约2个字,就省略了"生物"---- 因为任何业内人士都能看懂:"神经老化分子生物学"与"神经老化分子学"没有什么理解上的区别。

没想到的是:这位柯"生物学家"居然对省略了"生物"两字的表达方式看不懂。 看不懂就谦虚点嘛!最最骇人听闻的是:这位"柯贝"竟然还跳起来代表所有"真正搞生物学的人"宣布说:

"至于'神经老化分子学',真正搞生物学的人也是闻所未闻。"

---- 请听听他那口气!有几个不明真相者敢不相信他的断言?!

我惊诧于这位"柯生物学家"的脑容量怎么会如此有限?对于他不懂、不理解、没听过的东西,不是承认他自己的无知,而是大言不惭地宣布别人不存在。

我尽最大的善意来想象造成"柯专家"孤陋寡闻的可能是,在他所接触的"海龟"中,还没有学这个专业的。---- 就像那类眼界狭隘、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人,将他自己脑容量所理解不了的科学研究统统斥之为"伪科学",这位"国内生物学家"柯贝也竟然代表中国"科学界" 、乃至全世界"真正搞生物学的人"发言说: 曹明华的专业"闻所未闻"。

我知道美国的很多分子生物学实验室都雇用了中国学生、学者,但我在南加大时的program里的学生、研究人员,绝大多数都是美国、欧洲的,少数 日本,我总共只有过一个中国同事,是隔壁实验室的博士后,他后来去了UCLA做研究员,至今也未"海归"。

也许是因为致力于研究如何延缓人体衰老和神经老化等课题,在目前的中国还是一个奢侈。而欧洲和日本,是对于研究人体老化、神经老化、以及预防衰老 特别重视的地区。---- 这两个地区也刚好是转基因食品禁止得最为严格的地区。

因为相关研究表明,转基因食品吃了虽然不见得很快会死人、或送医院急救,但却会慢性地影响生物体肝脏等内脏器官的老化速度…… 而我因为学习了人体老化和神经老化的机理,对于转基因食品的这方面问题,是尤其敏感的。(大概没有人愿意自己提前衰老或加速衰老吧!)

鉴于"生物学家"柯贝极其蛮横可鄙地指责我的专业对于"真正搞生物学的人""闻所未闻"。

那么我建议:请《南方周末》领导主持一下,将我和柯贝的学位论文同时贴到《南方周末》网站上,让尽可能多的专家予以鉴定和评判:我和柯贝,究竟谁 的专业是"分子生物学"?

第三,这位柯"生物学家"反复混淆两个最基本的概念:"转基因技术研究"与"转基因食物产业"。

而我已经极其明确地表达过我的立场:"转基因技术,是一门富于探索性的实验科学。 而商业化了的转基因食物产业,则是科技工匠的作为——它基本上无视已更新了的、重要的生物学原理,而在拿他人的风险赌自己的利益。"

转基因技术研究与转基因农作物应用有两点基本不同:一是在相对可控的实验室内环境中与放到自然界外环境下自由生长的不同; 二是产品的目的不同:前者的产品不是供人食用的,而后者是要取代人们赖以生存的日常食物。即便以医用为目的的转基因,它的付作用和风险也是被认可的。作为 科研的"转基因",成败都是正常的。而转基因作物作为粮食,将大规模普通人卷入试验,失败是不允许的。

那就让我们来看一看,柯"生物学家"是如何在他的大批判文章中混淆我原文的基本概念和基本逻辑的。

(1) 我原文中说:"'可变剪接(Alternative Splicing)原理的发现和证实,在相当大程度上破灭了想以转基因来实现农作物增产的良好企图。"

而柯贝却气急败坏地批驳说:"可变剪接…… 根本没有破灭转基因,目前转基因成功的例子很多……"

是这位柯贝先生的汉语理解力有问题吗? ---- "破灭靠转基因增产农作物的企图"与"破灭转基因"是一回事吗?

(2) 他指控我"犯了低级错误" ---- "曹明华时间错位,不知道发现'可变剪接'之后才有转基因方面的工作 。"

那么我在这里明确纠正他:"转基因方面的工作"开始于1971年之前【见注*1】,而"可变剪接"发现于1977年【见注*2】。 那么到底是曹明华还是"生物学家"柯贝"犯了低级错误"?!

(3)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我文中强调的不是"可变剪接"原理的"发现",而是(i)它在真核生物中的广泛性是如何被证实与确认的,(ii) 以及这一原理在转基因食物研发中的现实位置。

关于这两点,柯贝先生无知到了都让我不忍心嘲笑他的地步 ---- 他只会在网上"谷歌"一下"可变剪接"发现的时间以及何时得诺贝尔奖的时间(至于这两个时间,我当然早就比他知道得更清楚!),而他就居然以"科学界"代 言人的姿态来教训我说:"如果连这种分子生物学常识也不知道,要么是她水平太低,要么是偏见蒙住了她的眼睛。"

假如是一般的读报者(生物学的外行),单听他的口气,都会被蒙住 ---- 以为曹明华真是一个愚蠢的人。但这位柯贝专家的表现实在是:嚣张的火焰甚高,真货的底气不足。

柯贝只知道"可变剪接"书面上的历史,我可是真正地知道它现实的遭遇。

"可变剪接"的原理,一直被孟山都搞转基因作物的"专家"忽视和否认,而一直到2000年人类基因组测序后,对于"可变剪接"现象在真核生物中的 广泛性普遍性被确认后,他们才不敢那么盲目了。

但我观察到中国搞转基因农作物的研究者一直到2005年、2006年左右,所做的项目也还是忽视"可变剪接"这一原理的。

而我本人的经验是,一直到2009年、2010年时,我在这里美国的网上与孟山都的枪手辩论时,对方还以侥幸的心理强词夺理:"可变剪接"是少数 情况下出现的,因此他所谈及的目标基因很可能是豁免于这一原理影响的。(我在美国也参加质疑转基因食物的活动,因为我关心食品安全,这是全人类的 事情。)

第四,如上所提及,我谈论这些生物学原理时,是从现实的问题中来的。而绝不象柯贝那样,只了解几个干巴巴的教条。

事实上,我可能看过Barry Commoner 对"可变剪接"的论述,但我也看过其他生物学家对于这个问题与转基因食物产业之间关系的讨论,还更有我自己的思考与观察。

假如柯贝总共只发现Barry Commoner 是唯一的一位将"可变剪接"原理与转基因食物联系起来议论的生物学家,那他实在是太孤陋寡闻了!同时,有些可悲的是,柯贝井底之蛙地以为,只要奋力将 Commoner 的信誉摧毁,我的观点和立论就也随之垮台了。

于是,他在大批判文章中不惜重墨刻毒攻击这位他连替人家提鞋都不够资格的伟大的生物学家。

正如人类历史上许多杰出的科学家一样(包括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他们一生的职业生涯中,他们也曾不可避免地对某些科学问题发表过不见得完全正 确甚至错误的言论 ---- 这点毫不奇怪,奇怪的是,生物学小丑柯贝之流效仿美国原先的转基因利益分子(他们也曾)拼命地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地企图毁坏Commoner作为一个杰出 的科学家的信誉。

而我想说,正是在对待转基因食物的问题上,Barry Commoner的论断极其精辟,富于洞见 ---- 它完全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而柯贝之类跳梁小丑的诋毁,终将凸显他自己人格的低下和卑劣。

第五,本来我已经不想在这里展开任何关于"可变剪接"原理的议论。假如有时间,我原先是想就另外几个分子生物学问题稍加讨论 ---- 在转基因技术刚开始时有关分子生物学模型不完备的地方以及后来的发展、认识……

比如对于内含子(intron)的认识。基因组序列中有90%以上的序列(内含子)是不编码基因的,早期的转基因专家曾认为内含子 (intron)是基因的无用段、是"垃圾基因"。而今天再没人敢这样说了。但转基因专家、分子生物学专家们还没有人能搞得清楚,这些"内含子" 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在生物的生长和发育中是否起有作用?是怎样发生作用的?而"转基因"过程中忽略内含子的作用或者在不同程度上对于内含子的干扰 破坏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比如"基因次序"。大约1985年之前的分子生物学认为:基因是互为独立的一系列微单元。而更新了的基因学理论认为:基因次序并非随机的【见 注*3】。那么对于这种内在联系的破坏是有后果的(还有新近发现的"第二套遗传密码",更揭示了基因间相互联系的高度复杂性)。对于已经被颁发了 "安全证书"的转基因水稻中,外源基因的插入对于受体基因次序的干扰之后果是不清楚的。这样的产品,你会毫无顾忌地吃吗?

再比如"横向转基因"的现象。在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研究者普遍认为,通过"横向转基因"而进入哺乳动物的消化道是不存在的。这一理解对当 初于转基因食物的"安全性"评估起了根本性的作用【见注*4】。 而后来,当科学家得以发展了更为精密的检测技术,才发现了显著比例的DNA并没有被消化系统摧毁。

转基因技术所采用的外源基因材料,甚至可能透过胎盘进入未出生婴儿的胚胎,以及转移进入成人的性细胞,影响于后代的遗传。---- 假如更为精密的检测技术在当初就能获得、并检测到"横向转基因"现象,转基因食物在一开始就根本不应被开发的。

因为转基因作物的设计,是特别有利于"横向转基因"发生的。它所采用的强悍的启动子(promoter),就是力图要突破物种之间天然的屏障。

而且,在正常植物基因中,都会含有内含子(intron),含有内含子的基因较长,也就不容易转移入肠道细菌中。即便偶然进入了肠道细菌,细菌也 没有功能除去它的内含子段。---- 而转基因作物在插入基因的编码段是没有内含子(intron)的,这使得转入的基因更容易在细菌中被表达。

再比如"蛋白质错误折叠"。根据陈旧的遗传学理论,一旦氨基酸顺序确定了,蛋白质便总是会按正确的方式所折叠。---- 转基因作物的研发,便是基于这样的原理。

而更新了的遗传学理论告诉我们:蛋白质折叠是需要有蛋白伴侣(chaperone)来协助进行的。

千百万年以来,每一种植物的蛋白伴侣(chaperone)与它所折叠的特定的蛋白质一起,经历了漫长的进化……

当转基因专家突然间将一种外源细菌基因插入植物,当这一植物的蛋白伴侣遭遇了完全陌生的异类蛋白,它们间将如何互动是难以预料的。假如,这种尴尬 的遭遇使得蛋白质折叠发生错误,后果将是错综复杂的…… 比如"疯牛病"的发生,就与"蛋白质错误折叠"有关。

基因微阵列片是一种相对来说比较新的技术,目前还没能被广泛地用于转基因作物的检测中。

用基因微阵列片测试,发现仅仅一个外源基因的插入,就可能导致5%受体基因改变它们本身的基因表达【见注*5】。这种基因表达的改变可引起农作物 原有营养成分的丢失,或意外毒素表达程度的升高【见注*6】。

所以,转基因作物的风险并不仅仅来自于所转的那个外源基因。(而许智宏院士片面认为:转基因作物是否安全只在于看转的是什么基因)。

---- 转基因食物的一系列风险和开发过程中的得不偿失,是被逐渐暴露、了解的。而转基因食物作为一门产业,却一时停不下来了!如此巨额的开发资金已经投下去了, 投资是需要回报的;如此众多的"专业人士"在靠这一产业生存、晋职、谋求功名利禄呢…… 那么怎么办呢?也许只能:尽可能蒙蒙那些对"科学"一听上去就崇拜的、但却了解得相当粗浅的低等公民、有色人种,多多食用吧!以维持这一产业的持续发 展……

(事实上,在科学素养普遍较高的欧洲、日本等,都采取了对转基因食物极为审慎的防范态度。全世界人均科学素养最高的地区 ---- 瑞士,更是以"全民公投"的方式,禁止了转基因食物【见注*7】。)

第六,至于被柯贝"生物学家"狠揭猛批的 "可变剪接"原理问题,我确实不想在这里再多花篇幅罗嗦了。我只想问那些非常了解行情的转基因专家下面几个问题:

为什么至今美国FDA所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作物中,没有任何一种是转真核生物的基因的?

为什么上世纪美国生物公司曾经向投资者、向政府决策者、向消费者许下的许多宏伟、美丽而诱人的诺言都没有实现?

比如将北极圈内比目鱼的基因"转"入农作物,就可以在严寒中都获得丰收;将沙漠中抗干旱的动植物的基因"转"入农作物;将血红蛋白基因"转"入玉 米和大豆;将生长素基因、廋肉型基因、多产基因、促卵素基因、高泌乳量基因、角蛋白基因等等转入猪、牛、羊、鸡鱼等动物 ---- 以增加产肉、产蛋、产乳量等等的经济效益……

---- 到底是什么原理在作怪?!

为什么中国的转基因专家和"科普"作家到了今天还在用在美国早已过时了的、最终根本未能实现的转基因"美式馅饼"画给中国决策者和老百姓看 ---- 以获取巨额的"研究经费" ……(?)

中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近期还举出深海鱼的基因转入西红柿这样的例子来定义转基因食物,而事实上,转深海鱼这种真核生物的基因到西红柿中去,从来就 没有成功过。(曾经在美国短暂上市过的转基因西红柿只是通过转入较短的反义核酸来抑制导致西红柿软化的一个酶而已)。

    当2001年,转基因土豆在美国遭到强烈抵制。

当2004年,转基因小麦还没有上市就在美国遭到强烈抵制,

 ---- 孟山都改弦易辙,重新制定了一项重大策略。即:放弃土豆和小麦的转基因计划;转而集中力量开发玉米和大豆的转基因项目。

因为土豆是欧洲部分地区的传统主粮,小麦更是整个高加索人(白种人)的传统主粮;而玉米主要是南美人和墨西哥人的传统主粮,大豆则是亚洲人的传统 食品。

美国是一个多族裔的国家。白种人在美国主流社会中的声音比较被重视。因此,白人对自己的传统食物"转基因"的抵制,对孟山都来说是不容轻视的(孟 山都索性就放弃了对白种人传统主粮的转基因计划)。

而对南美裔人,墨西哥人,亚裔这些有色人种来说,他们在美国国内所可能发出的声音本来就已微弱,再加上这些有色人种的族裔,都还有国外的"马屁精 们"在帮忙向他们自己的民族和国家推销呢!即便是在向这些国家推销美国"垃圾级别"的货色,因为携有了"美国" 、"高科技" 、"民主自由" 等等华丽的背景,便能让"转基因食品"披上一件文明背景下的又一项高科技产品的扑朔迷离的外衣…… 尤其具有迷惑性。

当我揭露这些真相时,中国的转基因利益集团疯狂了!柯贝"专家"刊登在《南方周末》的文章,通篇的气韵象是骗局快要败露前的气急败坏和狗急跳墙 ……

他们害怕了。 他们自私到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和职业利益,不惜用广大中国百姓的切身利益去冒险。

其实按我的性格,假如这些欺上瞒下的"专家"只是骗取了几百个亿的"经费"去搞贪污腐化,我仍可以选择不管。 ---- 因为人生苦短,需要为之去忙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人间的不公也已司空见惯。

但是,当这几百个亿,有可能花费在制造不安全的食品而波及整个中华民族的健康时,当对中国的整个生态圈可能导致无法预估的后果时,我不能选择沉 默。

为了不惜一切手段诋毁我,他们派出拙劣的"柯贝"在《南方周末》这样的大报上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与此同时,中国头号转基因"科普"推手方舟子遥相 呼应,在他的"新语丝"上大张旗鼓地张贴只有躲在阴沟里的人才有可能有的肮脏想象力、才编织得出来的荒唐故事冒充我的熟人我的同学来抹黑我。

他们为了一己私利,不惜出卖灵魂,出卖良知,出卖同胞的切身利益。他们,终将会被无情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鉴于《南方周末》将如此一篇错误百出的人身攻击文登在它的"科学版"上,极大地损害了海内外华人读者心目中的这份报纸的地位和形象。我除了前面提 出的要求报社领导帮助澄清我和柯贝的学位专业问题,还要求《南方周末》的领导让贵刊"科学版" 责任编辑或作者柯贝之一向我公开道歉 ---- 纠正他们在这样一个严肃的媒体上所犯下的轻率的错误。这也是《南方周末》挽回它在读者中信誉的途径之一。

曹明华

二〇一一年八月初于美国

<附一> 相关阅读:

1. 美国华裔学者寻正博士评论《南方周末》柯贝文章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 uid=460310&do=blog&id=467911&page=2#comment

2. 美国华裔生物学博士 babyfat评论 Dr.Barry Commoner 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78802,78805#msg-78805

3. 著名军旅作家吕永岩评论《南方周末》柯贝文章http://blog.sina.com.cn/s /blog_4b7683ce0102dr9m.html

4. 编剧赵华质疑转基因安全科普 http://www.blogchina.com/201107261172365.html

5. 美国华裔学者直言了评论《南方周末》柯贝文章http://zhiyanle.blog.hexun.com/66577165_d.html

6. 美国华裔学者直言了评论转基因科普http://zhiyanle.blog.hexun.com/66604267_d.html

<附二> 注释:

【注*1】 Brackett, B. G., W. Baranska, W. Sawichi and H. Koprowski. 1971. Uptake of heterologous genome by mammalian spermatozoa and its transfer to ova through fertilization. Proc. Natl. Acad. Sci. USA. 68:353-357.

【注*2】 Chow LT, Gelinas RE, Broker TR, Roberts RJ (1977). "An amazing sequence arrangement at the 5' ends of adenovirus 2 messenger RNA". Cell 12 (1): 1–8.

【注*3】 Laurence D. Hurst, Csaba Pal and Martin J. Lercher, 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 of Eukaryotic Gene Order, Nature Reviews Genetics 5(2004):299-310

【注*4】 Ricarda A. Steinbrecher and Jonathan R. Latham,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 from GM crops to unrelated organisms", GM Science Review Meeting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Edinburgh on "GM Gene Flow: Scale and Consequences for Agri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January 27, 2003

【注*5】 Srivastava, et al, "Pharmacogenomics of the cystic fibrosis transmembrane conductance regulator (CFTR) and the cystic fibrosis drug CPX using genome microarray analysis", Mol. Med. 5, No.11 (Nov 1999):753-67

【注*6】 David Schubert, "A Different Perspective on GM Food", Nature Biotechnology 20, No.10 (October 2002):969

【注*7】 Tom Wright, "Swiss Ban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The New York Times, Nov 27, 2005

【注*8】 对于《南方周末》柯贝关于"基因学"问题的批驳http://blog.sina.com.cn/s /blog_535bad770102drkz.html

[责任编辑:陈普]


http://health.gmw.cn/2012-03/24/content_3831121.htm

120324 曹明华:转基因是"自然"的吗?

2012-03-24 17:10:54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综合 曹明华

  转基因作物在美国,最初是作为富于无限前景的"高科技"新秀来推广宣传的。推广者试图通过宣传它的可创造奇迹般的高超与神秘,乃至一般人根本 就搞不懂、只有专家才可能懂的深奥与技术含量,以期引起大众的敬畏、尊崇,从而达到让人们无条件地接受和信赖这种新型食物的目的。当然,这种宣传 力度也充分有利于吸引大投资商,以及有"爱好科学"素质之称的政府要员的有效支持。

  但自从以孟山都为代表的生物公司发现这一项"高科技"与历史上以往产品所受到的待遇不同,比如人们对于一系列新兴的电子产品之欢迎和推崇、或 者听到人造卫星上天和宇宙飞船遨游太空时大众的心理反应……甚至于当初原子弹的试验,都没有遭到人们对于转基因农作物试验时那么激烈的反对 (!)---于是,他们悄悄地改变了宣传策略:

  (A)转基因其实是"自然"的,是自然界中本身就可能发生的,因而并不违背自然规律;

  (B)转基因农作物与"传统杂交"原理是一样的。(当然他们忘了为什么要为这样一种与传统育种没什么区别的技术索取如此巨额的"研究经 费"……)

  这里,它宣传策略上的转向是从"高科技"的神秘---想要赢得公众的敬畏与仰视,到改弦易辙为"自然"---只想求得人们心理上的认同与接 受。(本人注:明明是人造的高科技,偏要强调与自然一样,所有高科技中,大概只有转基因那么不想突出自己的科技发明。)

  (一)转基因与"自然"

  转基因专家喜欢引用的一个例子是:自然界的农杆菌就可以将细菌的基因转入高等植物中,在树干上形成冠瘿瘤(植物冠瘿瘤是由细菌感染引起的肿 瘤)。所以转基因是自然界中本身可能发生的,而并不是对自然规律的违背。但转基因专家毕竟不是医学专家,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冠瘿瘤是在植物组织 受伤后,因农杆菌的侵入而引发,通常被视为"植物的感染"。当我们人的免疫系统衰弱时,它也能感染人类,(而当人的免疫系统强健时,是能够抵抗这 类病原体的侵袭的)。首先是因为这些植物有伤在身,才给了细菌以可趁之机;其次,植物在转入基因后是生了病,才长出了冠瘿瘤,这些植物就不健康 了,生长受限,产量也降低。

  (二)推销转基因的专家口吻明确而不含糊

  曾经被在《人民日报》上推广转基因的北大生命科学院院长饶毅教授所丑化的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George Wald说:"我们的社会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不仅对于科学史来说,而且于这个地球上的生命。如今通过人工的操作,可以重新设计生物体,而这些生 物体是大约三十亿年进化才得来的产物……"George Wald警告说:"到目前为止,这个地球上的生命所进行的进化活动是极其缓慢的,变异所出现的新的形式有着充裕的时间纳入它所相关的体系。可是现在,蛋白 质们会在一夜间被调度到前所未有遭遇到过的相互关联的位置中,它所可能导致的后果是没有任何人能够预言的。"【注:当诺贝尔奖获得者Wald教授 说---这种后果是没有人"能够预言的",我们却听到中国不少转基因专家表示:他们能够预言,并且所用的口气一律明确而不含糊,这就是向我们推销 转基因食品的专家们最喜欢用的说法:《明明白白转基因》,《转基因明白纸》,诸如此类……所以中国距离诺贝尔奖应该已经不远了。】

  George Wald还警告说:"往这个方向继续向前走不仅是不明智的,而且是危险的。它有可能产生新的植物和动物的疾病,新型起源的癌症等疾病……"

  (三) "专家"忘记一个重要事实

  当转基因专家说,转基因其实在自然界也会发生时,他们忘了这样一个事实:自然界的转基因是深受制约的。---所有的有机体和细胞都有着自然的 防御机制。这些形形色色的防御机制能够摧毁侵入的异类基因,或使它们处于不活动状态,或将它们的活动区域限制住(只在局部)。转基因专家们最喜欢 拿来做例子的、引导大众接受转基因的"大自然中天然的转基因现象"---冠瘿瘤---这种植物的肿瘤,就是植物本能地对于侵入的异类基因所作出的 抵抗。因此"冠瘿瘤"并没有见证转基因的"自然",而是植物与异类基因斗争的产物。

  事实上,植物只是在受伤状态下被动接受了细菌的侵袭并形成了肿瘤,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抵抗,相反,他们还对冠瘿瘤采取了多种监视手段,如转录后 基因沉默(植物在外源基因侵入时,会发展出一种策略:产生si RNA和mi RNA来降解外源基因转录后的形成的RNA);超敏反应(植物在受到细菌感染时,会在受感染的部位产生局部的细胞死亡,病菌因此无法扩散)等等。其中,在 转基因植物兴起之初,植物"转录后基因沉默"的机制就给外源基因的表达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由此可见,这种转基因是多么的不"自然",多么地不受植 物待见!而转基因专家们"科学地"转基因,则是配备了一整套"工具箱"、特别来攻克这种生命体的自然防御和自我保护的机制。

  (四)生物公司给大众的错觉

  以孟山都为代表的生物公司在关于"转基因"的"科普"中给大众的错觉是:那个欲"转"的"目的基因",是被单独地(干净利落地)镶嵌进宿主基 因组的DNA中去的。而事实上,这个被"转"的"基因",只是转基因专家"工具箱"(或者叫"暗盒")里的一份子。转基因专家还人为地装配了其它 几样零件,才一古脑儿地塞进那个原本是"自然生物体"的主体基因中去的。而且在目前的转基因作物中,塞进去时的那个位置也是没有办法控制的。(这 就是中国几位著名"专家"所声称的"精确的技术"---这种糊弄大众的说法)。那么我们不得不以稍微精确的态度,来审视一下这个可能被我们吃到的 食物中的、被塞入天然农作物基因中的这一"不自然"的转基因"暗盒"里,到底有哪几样令人不安的零件呢?

  (五)那个转基因工具箱(暗盒)里由人工搭配的几样零件

  (1)启动子(Promoter)

  在正常的植物中,虽然含有几万个基因,但它们并不都处于活跃的表达状态。一个基因是否表达、以及它的表达程度,取决于所在细胞或组织的整体需 要---然后通过一个启动子(类似"开关")来实现(简单来说)。而转基因为那个插入的外源基因所配置的这一特定"开关",却并不像宿主基因组中 的任何其它基因那样,是按生命体的需要来"开"或"关"的。它配备的启动子是按转基因专家人为的意志、强制性地让这个开关来驱动所插入基因的超强 度表达。这种"不自然"的超强度表达,是独立于主体细胞本身所具有的自我调节机制,而可能产生非预期后果。

  为了增强表达效果,转基因专家还往往在转入的基因中外加一小段内含子,这段内含子常加在启动子和编码区域之间,这也更使得这个启动子并不是插 入基因的自然完整的一份子。这种转入的启动子,有可能在无意中打开一个原本不该活跃的基因,或使得宿主基因组中原本有其特定表达程度的基因大大地 增强其表达程度。在这些情况下,基因不再受制于生命体本身的调节,而引发出失控状态。

  有人想以"基因治疗"来证明转基因的角色。我想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基因治疗"是试图用来对付"病态"的,没有人会认为这属于"自然"状 态的范畴吧?其次,对于生命已经受到威胁的病人来说,用"转基因"这种基因疗法来作试验,其风险和后遗症往往是可以接受的。举例来说,在用转基因 治疗X染色体连锁重度联合免疫缺陷病(X-linked severe combined immunodeficiency)的病人时,科学家将病人自身缺乏的基因转入他们的DNA中,其结果是,对其症状有效,但其中三个男孩却引发了白血病。 据分析,是由于转入的增强子刺激了一个附近的"启动子",结果打开和驱动了一个产生生长调节子(LMO2)的基因,使其表达程度高了一千倍,致使 T细胞生长失控而导致了白血病【注1】。

  目前转基因作物中采用的启动子是CaMV 35S启动子,它来自花椰菜花叶病毒(Cauliflower mosaic virus),但经过了转基因专家的加工处理。想让公众接受转基因是"自然的"专家,是这样来安慰大众的:CaMV35S启动子本身就被发现是"自然地" 存在于所感染了植物的病毒中,所以利用这种病毒的启动子来做转基因作物的启动子也是"自然的"、不可能有害的。

  但是请注意:在自然状态中,这种启动子是花椰菜花叶病毒中稳定的、完整的一份子,而花椰菜病毒只是在花椰菜的细胞质中(而并不是在其细胞核 中)复制,于是,在"自然"状态中,根本就不曾出现过---主体植物的基因直接与这种病毒的启动子相邻的状态。因此,它与经过了转基因专家人工处 理和人为配备了后的35S启动子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注2】。经转基因专家处理后,这个启动子被整合到了转基因作物的基因组中,与植物基因直接相 邻。生物学家Pusztai和Bardocz说:"那种以为,将转基因启动子CaMV35S整合进入转基因作物的染色体中之后---还与病毒原来 状态(它的DNA也许从来就没有整合进过所感染植物细胞的染色体中)时它的启动子的行为方式是相同的的观点,是不可接受的。"【注3】

  这种不可预测的、被转基因专家人工处理过的启动子,可能打开未知的宿主基因而产生毒素、癌症因子、过敏源、抗营养物质、刺激,或抑制荷尔蒙水 平的酶、或可能使某些基因沉默的RNA、或可能影响胎儿发育的某些变化,等等。而且,这种目前被转基因作物广泛采用的启动子CaMV35S也已被 证明是高度不稳定的,会产生多种难以预测的变异---主要由于"重组热点"(Recombination hotspots)这种起于基因的修复目的的一种行为。【注4】【注5】【注6】【注7】而这更增加了转基因作物的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测的风险。

  因此,鼓吹转基因食物的专家说,人已经经常吃到花椰菜花叶病毒的启动子了(当食用到感染了此病毒的蔬菜时),再多吃一些转基因作物中所用的这 种启动子又何妨?转基因专家还说:即使这种转基因食物中的启动子会转移入人的肠道细菌中或DNA中,那可能早就已经发生过了……他们这样做"科 普",既有可能是出于自己知识面的狭隘,也有可能是为了哄骗不清楚"科学"原理的大众以兜售其转基因食物的做法。因为,一方面,自然界中被感染了 花椰菜花叶病毒的蔬菜只占很少的比例,一旦感染了,这种蔬菜就腐坏了,看上去和吃起来味道都很恶劣---人们本能地会避免吃到它【注8】。这说明 转基因专家劝说大众食用的---每个细胞中都含有这种启动子的转基因食物绝非正常的、"自然"的。另一方面,自然状态下的花椰菜花叶病毒,即使吃 到,它的的启动子也是不会单独进入肠道细菌,或可能整合进哺乳动物的DNA中。而转基因作物中的这种启动子,是被剥去了正常的蛋白质外衣,这种裸 露的病毒DNA,是可能感染在自然界的完整的状态下不至于感染的生物种类的【注9】。在自然状态下,花椰菜花叶病毒只存在于植物的细胞质内而非整 合进入植物基因组,而转基因作物中的启动子,则直接置身于植物 DNA中,因而被转移入人或人的肠道细菌DNA中的可能性要大得多。而且,在自然状态中,当蔬菜被煮熟后,这种病毒就死亡了。而转基因作物中被剥去了正常 的蛋白质外衣的花椰菜花叶病毒启动子---这种病毒基因序列的片段在受到加热后,则会更容易被人的肠道细菌所吸纳。

  二〇〇四年的一个研究表明,在一顿实验餐后,CaMV启动子中有长达1100个碱基对在小白鼠的组织中被完整地发现。【注10】此启动子被发 现:

  餐后两小时在胃细胞和小肠淋巴结中;

  餐后6小时后,在小肠淋巴结、肾脏、肝脏细胞中;

  在餐后整整三天后在小肠淋巴结、脾脏、和肝脏细胞中。

  几乎目前所普遍使用在所有转基因作物中的这种CaMV启动子未经消化后可以穿越小白鼠的多个器官,以及可以整合进入人类的肠道细菌中,预示了 这一威力强大的、对于基因调控的元件可能会产生不可预测的、危险的后果。

  (2)终止子 (Terminator)

  除了那个令人忧心重重的"启动子"之外,转基因作物所转入的"暗盒"里,还用到一个"终止子"---它被置于所转基因的终止处。在大多数转基 因作物中所用的终止子叫NOS终止子。但在现实中,这种人工配置的"终止子"往往是拙劣而容易出故障的。科学家曾在转基因大豆DNA中发现了两个 额外的"农达"转入基因序列的片段。而片段之一的254个碱基居然刚好位于NOS终止子序列之后。【注11】

  另有研究也表明:在转基因作物中,这个人工配备的NOS终止子,往往不像转基因专家期望的那样恰当地给出"终止"指令【注12】,从而导致了 RNA的超长度转录。这个不听指挥的超长RNA中既有对所转基因DNA的转录,又包含了在这后面邻接的转基因片段。更有甚者,它还包括了在所插入 基因之后的来自植物基因的转录序列【注12】。而这里的被转入外源基因后的大豆本身DNA已严重变异,不再是任何已知的自然的大豆基因的序列。 【注13】因为NOS终止子的不可靠性,转基因作物也许常常会制造出超过预期长度的RNA来,然后剪接成不同长度,其中可能产生危险的有未知调控 作用的RNA或融合蛋白。充满着未知的融合蛋白可包括其氨基酸翻译来自:所转基因、转基因碎片,和变异了的植物DNA。而所产生的多个RNA变异 体更是充满了未知。其中可能产生调控RNA(包括陌生的未知的microRNA)而导致基因沉默。【注14】【注15】【注16】

  (3)抗生素筛选标识基因(Antibiotic resistant marker gene)

  到目前为止上市的、和已获取"安全证书"的转基因作物中,基本上都含有抗生素筛选标识基因。这是为了让转基因人工操作时,能够辨认出来哪些植 物细胞中已经被转入了这一整套"暗盒"。这是一个人为的添加物,其实对于被转基因和所转入基因而言,都是一个累赘。对于将要食用它的人来说,更是 一个潜在的风险。

  转基因专家不想跟我们说问题的细节。他们甚至说,已经有技术是可以不用抗抗生素标识基因了。但他们没有告诉我们:(1)不用这样的标识基因, 转基因研发的成本要高得多,根本不利于商业化。这样转基因食物还有什么意义呢?花费了那么多复杂的工序,结果成本比自然食物还要高---岂不是在 花大价钱让"专家"玩高档游戏吗?(还拿我们的食物安全开玩笑)。(2)基于任何一个被审批的转基因产品,都要有一定年份的产品稳定期,所以不含 抗生素抗性基因的转基因食品,还不是我们目前所关心的。

  假如抗生素抗性基因转移进入人的内脏或口腔的致病菌中,那么它们可以制造出超级疾病,难以用抗生素治愈。2011年曾爆发的新型的大肠杆菌感 染,至少对8种抗生素可以产生耐药性。分子生物学专家候美婉指出:"有确凿的证据说明,基因水平转移是造成抗生素抗性迅速传播和毒性病原菌出现的 原因。"转基因技术的设计旨在打破物种屏障,不断地打破物种防御机制,这种防御机制在正常情况下可以造成外源基因降解或失活。天然载体则受到物种 屏障的限制,比如说,猪的病毒不能侵染人,番茄病毒不能侵染花椰菜等。但转基因构建的人工载体,经过了一定的设计,却能打破所有的物种屏障。

  为什么会有愈来愈多的猪流感、禽流感等让人谈及色变?也许因为到目前为止,对于人的食物管理还比较重视一些,而猪、鸡鸭等,反正是动物,也没 什么发言权,不少转基因的食物被"专家"制造出来,人不愿吃,就设法去给动物吃……到头来,受到报复的可能还是人类自身。

  (4)然后来审视所欲转入的目标基因

  专家说:"转基因食物安不安全,主要看所转入的是什么基因。"至此,我们已经明白,转基因食物的风险绝不仅仅来自于所转入的那个外源基因 ----如Bt,或抗除草剂细菌基因。因为除了欲转入的那个所想要品性的"目标基因"之外,同时还伴随转入的那套"工具箱",将会导致怎样的后 果……从此以后,请转基因专家别再忽悠百姓说:"转基因是自然的"了。----请问自然界中何曾发生过由这样一套"工具箱"强制转入的(并连同这 套拙劣的"工具箱"都一同转入了的)、异类基因的作物?

  (六) 转基因与"杂交"

  后来,转基因专家居然很谦逊地说:转基因与杂交育种,是一回事。我在这里,不预备展开这个话题,因为我会另外讨论这个题目:《转基因与杂 交》。我在这里只简单点一下题:我们在中学就学过"生物分类学":界(kingdom)、门(phylum)、纲(class)、目 (order)、科(family)、属(genus)、种(species)。

  杂交一般只在"种"内发生,最多不超过"属"。而转基因,则是一个跨"界"的、突破了植物界、和动物界(kingdom)之间的基因转移活 动。其次,在杂交育种中,何曾出现过以上描述到的那一些人为配置的、对生命体粗暴干涉的、不受制于生物体自然调节机制的这样一整套"工具箱"的侵 入?同时,杂交是对生物进化法则的遵从,而转基因则是对进化法则的藐视。千百万年上亿年以来,每一种生物物种内的基因,与其特定的调控机制一起, 经历了漫长的进化……杂交育种中,人们是在寻求进化历史相近的、父本和母本具有尽量一致的转录、翻译、修饰、改错机制及密码子等的物种【注17】 ---杂交的过程是聆听自然和寻求自然的认可的过程。

  因此有形象的比喻说,杂交育种专家至多扮演了一个"介绍人"的角色,将杂交双方的父本和母本介绍到一起,然后让它们自由恋爱……有时候成功, 有时候不成功,并不由育种专家这个"媒婆"说了算【注18】。因为自然似乎更有它自己的考量。而跨界的转基因育种可以使两种进化历史完全不同的生 物发生基因交流,因为"专家"有一整套"工具箱"强制性地将他想要的那个基因转进去。转基因育种,虽然具有高科技的"文明",但却携有践踏自然法 则的蛮横。我曾听一个爱开玩笑的同学说:"杂交育种就像物种间的谈恋爱;而转基因育种则像物种间的强奸,充满了对物种意愿的违背和强加的意 志……"

  2011年10月1日至16日在美国纽约至华盛顿举行的民众质疑转基因食物的集会和长征活动中,"非转基因项目"执行董事 Megan Westgate 说:"在进行了30年和花费了几十亿美元的研究之后,仅仅实现了两种品性的转基因食物的开发:抗除草剂和抗虫性(更别提这两种品性已分别引发了超级害虫和 超级杂草---作者注)。与转基因行业最初的承诺完全不符的是,目前市场上没有任何一种转基因食物是能够增加产量、抗干旱、增加营养、或是有其他 具有人道援助和环境优势的益处的。美国人民应该有权利退出这场实验了,这次长征活动就是这样一种宣告。"【注19】

  在美国人民的这样一种宣告声中,转基因试验场只能向中国这样的国家转移了……其实,在目前阶段继续发展转基因食物产业,除了为那些历经多年训 练造就了的转基因食物专家和其相关人员创造就业、以及为转基因生物公司挺住它们的股市价值以外,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

  二〇一二年一月十二日

  参考文献:

  【注1】 D.B.Kohn et al., "Occurrence of Leukaemia following gene therapy of X-linked SCID", Nature Reviews Cancer 3 No. 7 (July2003): 477-88.

  【注2】 Joe Cummins, Mae-Wan Ho, Angela Ryan, "Hazardous CaMV promoter?" Nature Biotechnology 18 (April 1, 2000)363-363;http://www.nature.com/nbt/journal/v18/n4/full/nbt0400_363a.html

  【注3】 A. Pusztai and S. Bardocz, "GMO in animal nutrition: potential benefits and risks," Chapter 17, Biology of Nutrition in Growing Animals, R.Mosenthin, J.Zentek and T. Zebrowska (Eds.) Elsevier, October 2005

  【注4】 A. Kohli, S. Griffiths, N. Palacios, R.M. Twyman, P. Vain, D.A. Laurie, and P. Christou, "Molecular characterization of transforming plasmid rearrangements in transgenic rice reveals a recombination hotspot in the CaMV 35S promoter and confirms the predominance of microhomology mediated recombination," Plant J 17(1999): 591-601

  【注5】 S. P. Kumpatla and T.C. Hall, "Organizational complexity of a rice transgenic locus susceptible to methylation-based silencing. IUBMB Life 48 (1999): 459-467

  【注6】 C. Collonier, G. Berthier, F. Boyer, M.N. Duplan, S. Fernandez, N. Kebdani, A. Kobilinsky, M. Romanuk, Y. Bertheau,"Characterization of commercial GMO inserts: a source of useful material to study genome fluidity," poster courtesy of Pr. Gilles-Eric Seralini, President du Conseil Scientifique du CRII-GEN,www.crii-gen.org

  【注7】 Mae-Wan Ho, "Transgenic Lines Proven Unstable," Institute for Science in Society,http://www.i-sis.org.uk/TLPU.phpFor further discussion, see Ho et al, "CaMV 35S promoter fragmentation hotspot confirmed, and it is active in animals," Microbial Ecology in Health and Disease 2000:13,http://www.i-sis.org.uk/mehd3.php

  【注8】 Joseph Cummins, "Eating Cauliflower Mosaic Virus infected vegetables does not prove that that Cauliflower Mosaic Virus Promoter in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is safe," ISIS Press Release, February 18, 2001,http://www.i-sis.org.uk/eatingcamv-pr.php

  【注9】 O. P. Rekvig, et al, "Antibodies to eukaryotic, including autologous, native DNA are produced during BK virus infection, but not after immunization with non-infectious BK DNA," Scand. J. Immunol.36(1992): 487-95

  【注10】 Terje Traavik presented findings by the Norwegian Institute for Gene Ecology to delegates of the UN Cartagena Protocol for Biosafety, in advance of their February 2004 meeting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See Jeffrey M. Smith, "GM Food Promoter Transfers to Rat Cells," Press release and backgrounder, Feb 24, 2004,http://www.seedsofdeception.com/Public/AboutGeneticallyModifiedFoods/GMFoodPromoterTransferstoRatCells/index.cfm

  【注11】Windels P, et al. "Characterisation of the Roundup Ready soybean insert,"Eur.Food Res. Technol. 213 (2001):107-112

  【注12】 Rang A, et al, "Detection of RNA variants transcribed from the transgene in Roundup Ready soybean" Eur Food Res Technol (2005) 220:438–443

  【注13】Windels P, et al. "Characterisation of the Roundup Ready soybean insert." Eur Food Res Technol (2001)213:107–112

  【注14】 Jack Heinemann et al, Submission on Application A549 Food Derived from High Lysine Corn LY038

  【注15】 G. Meister and T. Tuschl, "Mechanisms of gene silencing by double-stranded RNA," Nature 431(2004): 343-349; and C. Mello, C.C. and D. Conte, Jr., "Revealing the world of RNA interference," Nature 432 (2004): 338-342

  【注16】Lin Zhang, Chen-Yu Zhang et.al., Exogenous plant MIR168a specifically targets mammalian LDLRAP1: evidence of cross-kingdom regulation by microRNA Cell Research , (20 September 2011) | doi:10.1038/cr.2011.158

  【注17】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7a88730100rq2q.html

  【注1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34ba900100jn52.html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34ba9001017vrk.html

  【注19】'People don't want to be a GMO Experiment'

  313 Mile March for GMO Labeling Ended on World Food Day

  Support of FDA Petition JustLabelIt.org Exceeds300,000 / November 4, 2011/http://www.right2knowmarch.org/news-room/news-room-overview/

  (谢谢babyfat网友对本文的意见和帮助)

 (刘仰注:曹明华关于转基因的长文,问题提的很到位,解答很专业。事实上,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转基因农业不仅仅是一个科技问题,也是经济问 题,同样是政治问题,甚至是军事问题。我国国防部网站几年前就关注于此。因此,转基因牵涉的面很大,一个国家转基因政策的变化也将建立在对之深 刻、全方位认识的基础上。也许时间会逐步显露真相,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现在就做一些基础工作。毕竟转基因的所有美妙都建立在所谓"高科技"的底座 上。按照本人的习惯,我对曹明华此文做了一些文辞上的修饰。)

[责任编辑:陈普]


http://health.gmw.cn/2012-04/03/content_3900430.htm

120403 光明网卫生时评:质检总局公告转基因用错字

2012-04-03 14:45:15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沈阳

一、值得纠正的转基因成分描述用词

光明网4月1日发的新闻稿《国家质检总局:永和黑豆浆被检出转基因成分》发布后,收到美国生物学博士葛莘(亦明)来信纠 正,认为"CaMV 36S :应该是CaMV35S",为此,我们二人找了一批同一问题的报道,包括中央电视台《[视频]国家质检总局:永和黑豆浆检出转基因成分》一文的附图:

中央电视台《[视频]国家质检总局:永和黑豆浆检出转基因成分》

    最后,还找到国家质检总局官方网站隐藏得很深的原报告处,即:

当前的位置:进出口食品安全局>进出口食品化妆品风险预警>进境食品风险预警>进境不合格食品通 报

2012年02月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

郑重说明:

本表所列进口不合格食品、化妆品信息 仅指所列批次食品、化妆品。表中所列批次食品、化妆品的问题是入境口岸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检疫时发现的,都已依法做退货、销毁或改作他用处 理;这些不合格批次的食品、化妆品未在国内市场销售。

相关资料下载:进境不合格食品化妆品 信息(2012年02月).xls

证实是国家质检总局官方网站公告转基 因用了错字---"CaMV 36S :应该是CaMV35S"。


二、什么是 "CaMV35S"?

笔者是1979年在读大学时就听到转 基因的报 告,当时华南农业大学一位副教授(侨生回美国探亲)到学校介绍美国农业技术进展,讲到了转基因的技术问题。后来在阅读了人畜禽有关的细胞生理 学、免疫学、 癌症致病模型中译著、英文原著时都有相关资料介绍,逐渐知道转基因的进展,中国大陆最早的转基因植物细胞苗在广东中山市就有几个生产基地,这 是上世纪80 年代未期的事了。它们都是农业部直接管理的项目。

回归主题,什么是 "CaMV35S"?它是用于检测食品和饲料中花椰菜花斑病毒CaMV 35S启动子的引物,目前己有一些专利,例如下面这二个专利材料:

 

专利一:用 于检测食品和饲料中花椰菜花斑病毒CaMV 35S启动子的引物

专利类型:发明

专利 号:200910000630

专利申请日:2009/01 /12

公开(公告)号:

公开(公告)日:2009/10 /07

分类号:C12Q 1/68;G01N 21/78;C12N 15/11

申请(专利权)人:山东出入境检 验检疫局检验检疫技术中心

发明(设计)人:孙敏;徐彪;林 超;高宏伟;孙雯娴;刘彩霞

申请人:山东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检 验检疫技术中心

国别省市:95[中国|青岛]

该专利受国家知识产权法保护,如 您希望使用该专利,请联系专利权人。

技术简要说明: 本发明属于食品和饲料中转基因成分的检测技术,具体地说是用于检测食品和饲料中转基因植物常用启动子花椰菜花斑病毒CaMV35S启动子的引物组。本发明 针对花椰菜花斑病毒CaMV35S启动子,根据其基因的保守序列,设计一组特异性引物。使用该组引物,采用环介导等温扩增技术,可快速、 灵敏、特异地检测 CaMV35S启动子,从而筛选产品中是否含转基因植物成分。该引物也可以试剂盒的形式和其他试剂一起提供,用于核酸扩增反应。该法操作 简便、重复性好。

主权利要求: 一种花椰菜花斑病毒CaMV35S启动子快速检测用的上游引物和下游引物,其特征在于:上游内引物序列为:5′ -AGGTGGCACCTACAAATGCCATCGGCAGAGGCATCTTGAAC-3′, 下游内引物序列为:5′-T AGCTGGGCAATGGAATCCGAGGTCTCAGAAGACCAAAGGGC-3′,上游外引物序列为:5′ -TCCATCTTTGGGACCACTGT-3′,下游外引物序列为:5′-CGACACTCTCGTCTACTCC A-3′。

专利二:一种CAMV35S基因检测用引物、相应的试剂盒及检测方法

申请号/专利号: 201110003792

本发明公开了一种CAMV35S 基因检测用引 物、相应的试剂盒及检测方法。本发明CAMV35S基因检测用引物由外引物F3、外引物B3、内引物FIP和内引物BIP组成,其核苷酸 序列分别如SEQ  ID NO:1~4所示。本发明所述引物根据是否扩增就能判断靶标物质存在与否,具有高度特异性;本发明试剂盒可以快速诊断 CAMV35S基因,只需一 个恒定温度就能扩增,不需要特殊试剂或设备,检测成本低,适合推广应用。

申请日: 2011年04月02日

公开日: 2011年08月03日

授权公告日:

申请人/专利权人: 广州华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申请人地址: 广东省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学城揽月路80号创新基地C401室

发明设计人: 曹以诚;杜正平;李志勇;高东微;陈洵;谭慧媚

专利代理机构: 广州粤高专利代理有限公司

代理人: 陈卫

专利类型:

发明专利 分类号: C12Q1/68

由什么是"CaMV35S"问 题,现在又成了什么是"启动子"的问题。启 动子(promoter) 是基因的一个组成部分,在遗传学中是指一段能使基因进行转录的脱氧核糖核酸(DNA)序列。启动子可以被RNA聚合酶辨认,并开始转录。 在核糖核酸 (RNA)合成中,启动子可以和决定转录的开始的转录因子产成相互作用,控制基因表达(转录)的起始时间和表达的程度,包含核心启动子区 域和调控区域,就 像"开关",决定基因的活动,继而控制细胞开始生产哪一种蛋白质。

启动子本身并无编译功能,但它拥 有对基因翻译 氨基酸的指挥作用,就像一面旗帜,其核心部分是非编码区上游的RNA聚合酶结合位点,指挥聚合酶的合成,这种酶指导RNA的复制合成。因 此该段位的启动子 发生突变(变异),将对基因的表达有着毁灭性作用。所以,只要有转基因成份的生物材料,必然含有"启动子",其中最常用的"启动子"是代 号为 "CaMV35S"的组分,它是所有含转基因食品和饲料中必然有的花椰菜花斑病毒CaMV 35S启动子。

三、转基因食品 内容很陌生 科普工作任重道远

以上介绍了质检总局公告转基因用 错字的情形,说明包括国家质检总局官方网站公告撰稿人、审稿人、新闻发言人在内,对转基因食品内容也很陌生,可想而知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 的科普工作任重道远,值得包括主流媒体在内的传媒工作者用更多的精力去宣传。

光明网卫生频道已开了一个《转基因主粮安全大视野》,希望与媒体同行、主管食品安全问题的机构、协会,专家学者,关注 此问题的网友用开放、科学、严谨态度进行广泛讨论。(作者是光明网卫生事业部总监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4/15/content_3968049.htm

120415 人民网:加拿大可能放弃推广"转基因猪" 弊大于利

2012-04-15 10:47:44 来源:人民网

   因本地农民拒绝为由Guelph大学培养的"转基因猪"提供资金,这个人称"环保猪"的新品种面临夭折。据悉,这是加拿大培育的首个"转基因家畜"。该猪 体内含有某种老鼠基因,以便大幅度减少猪粪对环境造成的污染。

  五年前,Guelph大学向加拿大政府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提出申请,要求把这种猪推向市场。截至目前,美加两国依然没有就此事"开绿灯"。 这种转基因猪引起加拿大民间团体的强烈反对。他们表示,坚决不能允许在肉用动物体内推广转基因技术。

  安省养猪业者协会认为,上述转基因猪不会给自己带来大收益,因此拒绝为Guelph大学继续提供资金支持。在这种情况下,Guelph大学要 么找到新的商业合作伙伴,要么于今年6月对现有的16头转基因种猪实行安乐死(保留猪组织和精液以满足未来培养需要)。

  加拿大生物技术民间团体称,安省农民"负责任"的做法值得称道,因为人们无法通过饲养转基因猪获得更多经济收益。同时,民众也不愿意食用转基 因猪肉。如果强行推广转基因猪,安省农场主的名声将因此受损。换句话说,转基因猪是个"弊大于利的环保产品"。(高轶军)
[责任编辑:贾志光]


http://health.gmw.cn/2012-04/14/content_3966120.htm

120414 光明网: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提出转基因食品风险警示

2012-04-14 14:47:51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光明网4月14日讯(记者 沈阳 李然)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自2009年发表了关 于转基因食品的立场文件4大观点之后,又提出了转基因食品的《健康风险指引手册》, 这本手册指出,一系列的动物研究实验表明食用"基因食品对健康构成严重威胁",并要求暂停转基因食品。"转基因食品和对健康的负面影响之间有 各种联系"和 "基因改造食物产生严重的健康风险在过敏和免疫功能,生殖健康方面的,以及代谢,生理和遗传健康等方面"。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医 生提醒所有疾 病患者尽量避免吃用转基因食品。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关于转基因食品的立场呼吁:

    1、关于转基因食品,立即执行长期的安全测试和转基因食品标签制度。

    2、医生要教育他们的病人,医学界和公众都应该避免转基因食品。

    3、医生要考虑到转基因食品对病人病情的作用。

    4、更独立地进行长期科学研究以积累数据调查转基因食品对人体健康的作用。

    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成立于1965年,是一个国际性协会,由关注临床问题,特别是人类和环境相关问题的医生和相关专业 人员组 成。协会旨在增进人类和环境相互作用的知识,寻求可能反映人类健康与自然的整体认识。协会提供这方面的研究和教育科普知识,尤其是由于接触空 气,食物和水 中的化学和生物引起的疾病治疗和预防的问题。

    About AAEM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Medicine was founded in 1965, and is an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physicians and other professionals interested in the clinical aspects of humans and their environment. The Academy is interested in expanding the knowledge of interactions between human individuals and their environment, as these may be demonstrated to be reflected in their total health. The AAEM provide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in the recognition, treatment and prevention of illnesses induced by exposures to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agents encountered in air, food and water.

    Health Risks (健康风险手册)

    In 2009,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Environmental Medicine (AAEM) stated that, "Several animal studies indicate serious health risks associated with genetically modified (GM) food," including infertility, immune problems, accelerated aging, faulty insulin regulation, and changes in major organs and the gastrointestinal system. The AAEM has asked physicians to advise all patients to avoid GM foods.[1]

    Starting in 1996, Americans have been eat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GM) ingredients in most processed foods. Why isn't the FDA protecting us?

    In 1992,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claimed they had no information showing that GM foods were substantially different from conventionally grown foods. Therefore they are safe to eat, and absolutely no safety studies were required. But internal memos made public by a lawsuit[2] reveal that their position was staged by political appointees who were under orders from the White House to promote GMOs. In addition, the FDA official in charge of creating this policy was Michael Taylor, the former attorney for Monsanto, the largest biotech company, and later their vice president.

    In reality, FDA scientists had repeatedly warned that GM foods can create unpredictable, hard-to-detect side effects, including allergies, toxins, new diseases, and nutritional problems. They urged long-term safety studies, but were ignored. Today, the same biotech companies who have been found guilty of hiding toxic effects of their chemical products are in charge of determining whether their GM foods are safe. Industry-funded GMO safety studies are too superficial to find most of the potential dangers, and their voluntary consultations with the FDA are widely criticized as a meaningless fade.[3]

    GM plants, such as soybean, corn, cottonseed, and canola, have had foreign genes forced into their DNA.

    The inserted genes come from species, such as bacteria and viruses, which have never been in the human food supply. Genetic engineering transfers genes across natural species barriers. It uses imprecise laboratory techniques that bear no resemblance to natural breeding, and is based on outdated concepts of how genes and cells work.[4]

    Gene insertion is done either by shooting genes from a "gene gun" into a plate of cells or by using bacteria to invade the cell with foreign DNA. The altered cell is then cloned into a plant. Widespread, unpredictable changes The genetic engineering process creates massive collateral damage, causing mutations in hundreds or thousands of locations throughout the plant's DNA.[5] Natural genes can be deleted or permanently turned on or off, and hundreds may change their behavior.[6] Even the inserted gene can be damaged or rearranged,[7] and may create proteins that can trigger allergies or promote disease. GM foods on the market There are eight GM food crops. The five major varietiesoy, corn, canola, cotton, and sugar beetsave bacterial genes inserted, which allow the plants to survive an otherwise deadly dose of weed killer. Farmers use considerably more herbicides on these GM crops and so the food has higher herbicide residues.

    About 68% of GM crops are herbicide tolerant. The second GM trait is a built-in pesticide, found in GM corn and cotton. A gene from the soil bacterium called Bt (for Bacillus thuringiensis) is inserted into the plant's DNA, where it secretes the insect-killing Bt-toxin in every cell. About 19% of GM crops produce their own pesticide. Another 13% produce a pesticide and are herbicide tolerant.

    There is also Hawaiian papaya and a small amount of zucchini and yellow crookneck squash, which are engineered to resist a plant virus.

    Growing evidence of harm from GMOs

    GM soy and allergic reactions

    • Soy allergies skyrocketed by 50% in the UK, soon after GM soy was introduced.[8]

    • A skin prick allergy test shows that some people react to GM soy, but not to wild natural soy.[9]

    • Cooked GM soy contains as much as 7-times the amount of a known soy allergen.[10]

    • GM soy also contains a new unexpected allergen, not found in wild natural soy.[11]

    Bt corn and cotton linked to allergies

    The biotech industry claims that Bt-toxin is harmless to humans and mammals because the natural bacteria version has been used as a spray by farmers for years.

    In reality, hundreds of people exposed to Bt spray had allergic-type symptoms,[12] and mice fed Bt had powerful immune responses[13] and damaged intestines.[14] Moreover, the Bt in GM crops is designed to be more toxic than the natural spray and is thousands of times more concentrated.

    Farm workers throughout India are getting the same allergic reactions from handling Bt cotton[15] as those who reacted to Bt spray.[16] Mice[17] and rats[18] fed Bt corn also showed immune responses. GMOs fail allergy tests No tests can guarantee that a GMO will not cause allergies. Althoug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recommends a screening protocol,[19] the GM soy, corn, and papaya in our food supply fail those testsecause their GM proteins have properties of known allergens.[20]

    GMOs may make you allergic to non-GM foods

    • GM soy drastically reduces digestive enzymes in mice.[21] If it also impairs your digestion, you may become sensitive and allergic to a variety of foods.

    • Mice fed Bt-toxin started having immune reactions to formerly harmless foods.[22]

    • Mice fed experimental GM peas also started reacting to a range of other foods.[23] (The peas had already passed all the allergy tests normally done before a GMO gets on the market. Only this advanced test, which is never used on the GMOs we eat, revealed that the peas could actually be deadly.) GMOs and liver problems • Rats fed GM potatoes had smaller, partially atrophied livers.[24]

    • The livers of rats fed GM canola were 12-16% heavier.[25]

    • GM soy altered mouse liver cells in ways that suggest a toxic insult.[26] The changes reversed after they switched to non-GM soy.[27] GMOs, reproductive problems, and infant mortality

    • More than half the babies of mother rats fed GM soy died within three weeks.[28]

    • Male rats[29] and mice[30] fed GM soy had changed testicles, including altered young sperm cells in the mice.

    • The DNA of mouse embryos functioned differently when their parents ate GM soy[31]

    • The longer mice were fed GM corn, the less babies they had, and the smaller their babies were.[32]

    • Babies of female rats fed GM soy were considerably smaller, and more than half died within three weeks (compared to 10% of the non-GM soy controls).[33]

    • Female rats fed GM soy showed changes in their ovaries and uterus.

    • By the third generation, most hamsters fed GM soy were unable to have babies. Bt crops linked to sterility, disease, and death

    • Thousands of sheep, buffalo, and goats in India died after grazing on Bt cotton plants after harvest. Others suffered poor health and reproductive problems.[34]

    • Farmers in Europe and Asia say that cows, water buffaloes, chickens, and horses died from eating Bt corn varieties.[35]

    • About two dozen US farmers report that Bt corn varieties caused widespread sterility in pigs or cows.[36]

    • Filipinos in at least five villages fell sick when a nearby Bt corn variety was pollinating.[37]

    • The stomach lining of rats fed GM potatoes showed excessive cell growth, a condition that may lead to cancer. Rats also had damaged organs and immune systems.[38]

    Functioning GM genes remain inside you Unlike safety evaluations for drugs, there are no human clinical trials of GM foods. The only published human feeding experiment revealed that the genetic material inserted into GM soy transfers into bacteria living inside our intestines and continues to function.[39] This means that long after we stop eating GM foods, we may still have their GM proteins produced continuously inside us.

    • If the antibiotic gene inserted into most GM crops were to transfer, it could create super diseases, resistant to antibiotics.

    • If the gene that creates Bt-toxin in GM corn were to transfer, it might turn our intestinal bacteria into living pesticide factories.

    • Animal studies show that DNA in food can travel into organs throughout the body, even into the fetus.[40]

    GM food supplement caused deadly epidemic

    In the 1980s, a contaminated brand of a food supplement called L-tryptophan killed about 100 Americans and caused sickness and disability in another 5,000-10,000 people.

    The source of contaminants was almost certainly the genetic engineering process used in its production.[41] The disease took years to find and was almost overlooked. It was only identified because the symptoms were unique, acute, and fast-acting.

    If all three characteristics were not in place, the deadly GM supplement might never have been identified or removed. If GM foods on the market are causing common diseases or if their effects appear only after long-term exposure, we may not be able to identify the source of the problem for decades, if at all. There is no monitoring of GMO-related illnesses and no long-term animal studies. Heavily invested biotech corporations are gambling with the health of our nation for their profit. Help end the genetic engineering of our food supply When the tipping point of consumer concern about GMOs was achieved in Europe in 1999, within a single week virtually all major food manufacturers committed to remove GM ingredients. The Campaign for Healthier Eating in America is designed to reach a similar tipping point in the US soon. Our growing network of manufacturers, retailers, healthcare practitioners, organizations, and the media, is informing consumers of the health risks of GMOs and helping them select healthier non-GMO alternatives with our Non-GMO Shopping Guides. Start buying non-GMO today.

    Help us stop the genetic engineering of our food supply.

    NoGMO iPhone App The health information featured on this page is excerpted from Genetic Roulette: The Documented Health Risk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 by Jeffrey M. Smith. � Copyright 2010.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Technology.

    [1] Seehttp://www.aaemonline.org/gmopost.html

    [2] Seewww.biointegrity.org

    [3] See Part 2, Jeffrey M. Smith, Genetic Roulette: The Documented Health Risks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 Yes! Books, Fairfield, IA 2007

    [4] See for example 233-236, chart of disproved assumptions, in Jeffrey M. Smith, Genetic Roulette: The Documented Health Risks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oods, Yes! Books, Fairfield, IA 2007

    [5] J. R. Latham, et al., "The Mutational Consequences of Plant Transformation," The Journal of Biomedicine and Biotechnology 2006, Article ID 25376: 1-7; see also Allison Wilson, et. al., "Transformation-induced mutations in transgenic plants: Analysis and biosafety implications," Biotechnology and Genetic Engineering Reviews � Vol. 23, December 2006.

    [6] Srivastava, et al, "Pharmacogenomics of the cystic fibrosis transmembrane conductance regulator (CFTR) and the cystic fibrosis drug CPX using genome microarray analysis," Mol Med. 5, no. 11(Nov 1999):75367.

    [7] Latham et al, "The Mutational Consequences of Plant Transformation, Journal of Biomedicine and Biotechnology 2006:1-7, article ID 25376, http://www.hindawi.com/journals/jbb/; Draft risk analysis report application A378, Food derived from glyphosate-tolerant sugarbeet line 77 (GTSB77)," ANZFA, March 7, 2001; E. Levine et al., "Molecular Characterization of Insect Protected Corn Line MON 810." Unpublished study submitted to the EPA by Monsanto, EPA MRID No. 436655-01C (1995); Allison Wilson, PhD, Jonathan Latham, PhD, and Ricarda Steinbrecher, PhD, "Genome Scrambling桵yth or Reality? Transformation-Induced Mutations in Transgenic Crop Plants Technical Report桹ctober 2004," www.econexus.info; C. Collonier, G. Berthier, F. Boyer, M. N. Duplan, S. Fernandez, N. Kebdani, A. Kobilinsky, M. Romanuk, Y. Bertheau, "Characterization of commercial GMO inserts: a source of useful material to study genome fluidity," Poster presented at ICPMB: International Congress for Plant Molecular Biology (n癡II), Barcelona, 23-28th June 2003. Poster courtesy of Dr. Gilles-Eric Seralini, Pr閟ident du Conseil Scientifique du CRII-GEN, www.crii-gen.org; also "Transgenic lines proven unstable" by Mae-Wan Ho, ISIS Report, 23 October 2003, www.i-sis.org.uk

    [8] Mark Townsend, "Why soya is a hidden destroyer," Daily Express, March 12, 1999.

    [9] Hye-Yung Yum, Soo-Young Lee, Kyung-Eun Lee, Myung-Hyun Sohn, Kyu-Earn Kim, "Genetically Modified and Wild Soybeans: An immunologic comparison," Allergy and Asthma Proceedings 26, no. 3 (Mayune 2005): 210-216(7).

    [10] A. Pusztai and S. Bardocz, "GMO in animal nutrition: potential benefits and risks," Chapter 17, Biology of Nutrition in Growing Animals, R. Mosenthin, J. Zentek and T. Zebrowska (Eds.) Elsevier, October 2005.

    [11] Hye-Yung Yum, Soo-Young Lee, Kyung-Eun Lee, Myung-Hyun Sohn, Kyu-Earn Kim, "Genetically Modified and Wild Soybeans: An immunologic comparison," Allergy and Asthma Proceedings 26, no. 3 (May朖une 2005): 210-216(7).

    [12] M. Green, et al., "Public health implications of the microbial pesticide Bacillus thuringiensis: An epidemiological study, Oregon, 1985-86," Amer. J. Public Health 80, no. 7(1990): 848�852; and M.A. Noble, P.D. Riben, and G. J. Cook, Microbiolog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surveillance program to monitor the health effects of Foray 48B BTK spray (Vancouver, B.C.: Ministry of Forests, Province of British Columbi, Sep. 30, 1992)

    [13] Vazquez et al, "Intragastric and intraperitoneal administration of Cry1Ac protoxin from Bacillus thuringiensis induces systemic and mucosal antibody responses in mice," 18971912; Vazquez et al,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mucosal and systemic immune response induced by Cry1Ac protein from Bacillus thuringiensis HD 73 in mice," Brazilian Journal of Medical and Biological Research 33 (2000): 147�155; and Vazquez et al, "Bacillus thuringiensis Cry1Ac protoxin is a potent systemic and mucosal adjuvant," Scandanavian Journal of Immunology 49 (1999): 578�584. See also Vazquez-Padron et al., 147 (2000b).

    [14] Nagui H. Fares, Adel K. El-Sayed, "Fine Structural Changes in the Ileum of Mice Fed on Endotoxin Treated Potatoes and Transgenic Potatoes," Natural Toxins 6, no. 6 (1998): 219�233.

    [15] See for example "Bt cotton causing allergic reaction in MP; cattle dead," Bhopal, Nov. 23, 2005

    [16] http://news.webindia123.com Ashish Gupta et. al., "Impact of Bt Cotton on Farmers' Health (in Barwani and Dhar District of Madhya Pradesh)," Investigation Report, Oct朌ec 2005; and M. Green, et al., "Public health implications of the microbial pesticide Bacillus thuringiensis: An epidemiological study, Oregon, 1985-86," Amer. J. Public Health 80, no. 7(1990): 848�852; and M.A. Noble, P.D. Riben, and G. J. Cook, Microbiolog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surveillance program to monitor the health effects of Foray 48B BTK spray (Vancouver, B.C.: Ministry of Forests, Province of British Columbi, Sep. 30, 1992)

    [17] Alberto Finamore, et al, "Intestinal and Peripheral Immune Response to MON810 Maize Ingestion in Weaning and Old Mice," J. Agric. Food Chem., 2008, 56 (23), pp 1153311539, November 14, 2008

    [18] Jo Spiroux de Vendois, Franis Roullier, Dominique Cellier and Gilles-Eric Salini. 2009, A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s of Three GM Corn Varieties on Mammalian Health .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ological Sciences 2009; 5(7):706-726; and Seralini GE, Cellier D, Spiroux de Vendomois J. 2007, New analysis of a rat feeding study with a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reveals signs of hepatorenal toxicity. Arch Environ Contam Toxicol. 2007;52:596-602

    [19] FAO-WHO, "Evaluation of Allergenicity of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Report of a Joint FAO/WHO Expert Consultation on Allergenicity of Foods Derived from Biotechnology," Jan. 2225, 2001; http://www.fao.org/es/ESN/food/pdf/allergygm.pdf

    [20] Gendel, "The use of amino acid sequence alignments to assess potential allergenicity of proteins used in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Advances in Food and Nutrition Research 42 (1998), 4562; G. A. Kleter and A. A. C. M. Peijnenburg, "Screening of transgenic proteins expressed in transgenic food crops for the presence of short amino acid sequences indentical to potential, IgE-binding linear epitopes of allergens," BMC Structural Biology 2 (2002): 8�19; H. P. J. M. Noteborn, "Assessment of the Stability to Digestion and Bioavailability of the LYS Mutant Cry9C Protein from Bacillus thuringiensis serovar tolworthi," Unpublished study submitted to the EPA by AgrEvo, EPA MRID No. 447343-05 (1998); and H. P. J. M. Noteborn et al, "Safety Assessment of the Bacillus thuringiensis Insecticidal Crystal Protein CRYIA(b) Expressed in Transgenic Tomatoes," in 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s: safety issues,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Symposium Series 605, eds. K.H. Engel et al., (Washington, DC, 1995): 134�47.

    [21] M. Malatesta, M. Biggiogera, E. Manuali, M. B. L. Rocchi, B. Baldelli, G. Gazzanelli, "Fine Structural Analyses of Pancreatic Acinar Cell Nuclei from Mice Fed on GM Soybean," Eur J Histochem 47 (2003): 385�388.

    [22] Vazquez et al, "Bacillus thuringiensis Cry1Ac protoxin is a potent systemic and mucosal adjuvant," Scandanavian Journal of Immunology 49 (1999): 578�584. See also Vazquez-Padron et al., 147 (2000b).

    [23] V. E. Prescott, et al, "Transgenic Expression of Bean r-Amylase Inhibitor in Peas Results in Altered Structure and Immunogenicity,"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Food Chemistry (2005): 53.

    [24] Arpad Pusztai, "Can science give us the tools for recognizing possible health risks of GM food," Nutrition and Health, 2002, Vol 16 Pp 73-84

    [25] Comments to ANZFA about Applications A346, A362 and A363 from the Food Legislation and Regulation Advisory Group (FLRAG) of the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 (PHAA) on behalf of the PHAA, "Food produced from glyphosate-tolerant canola line GT73," http://www.iher.org.au/

    [26] M. Malatesta, C. Caporaloni, S. Gavaudan, M. B. Rocchi, S. Serafini, C. Tiberi, G. Gazzanelli, "Ultrastructural Morphometrical and Immunocytochemical Analyses of Hepatocyte Nuclei from Mice Fed on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 Cell Struct Funct. 27 (2002): 173�180.

    [27] M. Malatesta, C. Tiberi, B. Baldelli, S. Battistelli, E. Manuali, M. Biggiogera, "Reversibility of Hepatocyte Nuclear Modifications in Mice Fed on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 Eur J Histochem, 49 (2005): 237-242.

    [28] I.V. Ermakova, "Diet with the Soya Modified by Gene EPSPS CP4 Leads to Anxiety and Aggression in Rats," 14th European Congress of Psychiatry. Nice, France, March 4-8, 2006;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 affects posterity: Results of Russian scientists' studies," REGNUM, October 12, 2005; http://www.regnum.ru/english/526651.html; Irina Ermakova,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 leads to the decrease of weight and high mortality of rat pups of the first generation. Preliminary studies," Ecosinform 1 (2006): 49.

    [29] Irina Ermakova, "Experimental Evidence of GMO Hazards," Presentation at Scientists for a GM Free Europe, EU Parliament, Brussels, June 12, 2007

    [30] L. Vecchio et al, "Ultrastructural Analysis of Testes from Mice Fed on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 European Journal of Histochemistry 48, no. 4 (Octec 2004):449�454.

    [31] Oliveri et al., "Temporary Depression of Transcription in Mouse Pre-implantion Embryos from Mice Fed on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bean," 48th Symposium of the Society for Histochemistry, Lake Maggiore (Italy), September 710, 2006.

    [32] Alberta Velimirov and Claudia Binter, "Biological effects of transgenic maize NK603xMON810 fed in long term reproduction studies in mice," Forschungsberichte der Sektion IV, Band 3/2008

    [33] I.V. Ermakova, "Diet with the Soya Modified by Gene EPSPS CP4 Leads to Anxiety and Aggression in Rats," 14th European Congress of Psychiatry. Nice, France, March 4-8, 2006;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 affects posterity: Results of Russian scientists' studies," REGNUM, October 12, 2005; http://www.regnum.ru/english/526651.html; Irina Ermakova, "Genetically modified soy leads to the decrease of weight and high mortality of rat pups of the first generation. Preliminary studies," Ecosinform 1 (2006): 49.

    [34] "Mortality in Sheep Flocks after Grazing on Bt Cotton Fields梂arangal District, Andhra Pradesh" Report of the Preliminary Assessment, April 2006, http://gmwatch.org/latest-listing/1-news-items/6416-mortality-in-sheep-flocks-after-grazing-on-bt-cotton-fields-warangal-district-andhra-pradesh-2942006

    [35] Mae-Wan Ho, "GM Ban Long Overdue, Dozens Ill & Five Deaths in the Philippines," ISIS Press Release, June 2, 2006; and Mae-Wan Ho and Sam Burcher, "Cows Ate GM Maize & Died," ISIS Press Release, January 13, 2004, http://www.isis.org.uk/CAGMMAD.php

    [36] Personal communication with Jerry Rosman and other farmers, 2006; also reported widely in the farm press.

    [37] See for example Mae-Wan Ho, "GM Ban Long Overdue, Dozens Ill & Five Deaths in the Philippines," ISIS Press Release, June 2, 2006; "Study Result Not Final, Proof Bt Corn Harmful to Farmers," BusinessWorld, 02 Mar 2004; and "Genetically Modified Crops and Illness Linked," Manila Bulletin, 04 Mar 2004.

    [38] Arpad Pusztai, "Can science give us the tools for recognizing possible health risks of GM food," Nutrition and Health, 2002, Vol 16 Pp 73-84; Stanley W. B. Ewen and Arpad Pusztai, "Effect of diets containing genetically modified potatoes expressing Galanthus nivalis lectin on rat small intestine," Lancet, 1999 Oct 16; 354 (9187): 1353-4; and Arpad Pusztai, "Facts Behind the GM Pea Controversy: Epigenetics, Transgenic Plants & Risk Assessment," Proceedings of the Conference, December 1st 2005 (Frankfurtam Main, Germany: Literaturhaus, 2005)

    [39] Netherwood et al, "Assessing the survival of transgenic plant DNA in the human gastrointestinal tract," Nature Biotechnology 22 (2004): 2.

    [40] Ricarda A. Steinbrecher and Jonathan R. Latham, "Horizontal gene transfer from GM crops to unrelated organisms," GM Science Review Meeting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Edinburgh on "GM Gene Flow: Scale and Consequences for Agriculture and the Environment," January 27, 2003; Traavik and Heinemann,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Omitted Health Research; citing Schubbert, et al, "Ingested foreign (phage M13) DNA survives transiently in the gastrointestinal tract and enters the bloodstream of mice," Mol Gen Genet. 242, no. 5 (1994): 495504; Schubbert et al, "Foreign (M13) DNA ingested by mice reaches peripheral leukocytes, spleen, and liver via the intestinal wall mucosa and can be covalently linked to mouse DNA," Proc Natl Acad Sci USA 94, no. 3 (1997): 9616; Schubbert et al, "On the fate of orally ingested foreign DNA in mice: chromosomal association and placental transmission to the fetus," Mol Gen Genet. 259, no. 6 (1998): 56976; Hohlweg and Doerfler, "On the fate of plants or other foreign genes upon the uptake in food or after intramuscular injection in mice," Mol Genet Genomics 265 (2001): 225�233; Palka-Santani, et al., "The gastrointestinal tract as the portal of entry for foreign macromolecules: fate of DNA and proteins," Mol Gen Genomics 270 (2003): 201215; Einspanier, et al, "The fate of forage plant DNA in farm animals; a collaborative case-study investigating cattle and chicken fed recombinant plant material," Eur Food Res Technol 212 (2001): 129134; Klotz, et al, "Degradation and possible carry over of feed DNA monitored in pigs and poultry," Eur Food Res Technol 214 (2002): 271275; Forsman, et al, "Uptake of amplifiable fragments of retrotransposon DNA from the human alimentary tract," Mol Gen Genomics 270 (2003): 362368; Chen, et al, "Transfection of mEpo gene to intestinal epithelium in vivo mediated by oral delivery of chitosan-DNA nanoparticles," 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10, no 1(2004): 112116; Phipps, et al, "Detection of transgenic and endogenous plant DNA in rumen fluid, duodenal digesta, milk, blood, and feces of lactating dairy cows," J Dairy Sci. 86, no. 12(2003): 40708.

    [41] William E. Crist, Toxic L-tryptophan: Shedding Light on a Mysterious Epidemic, READcom/Public/L-tryptophan/index.cfm; and Jeffrey M. Smith, Seeds of Deception, Yes! Books, Fairfield, IA 2003, chapter 4, Deadly Epidemic
[责任编辑:李然]


http://health.gmw.cn/2012-04/14/content_3966069.htm

120414 光明网: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转基因食品健康风险指引手册》

2012-04-14 14:29:36 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 李然 译 沈阳 校

    2009年,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声明:"通过几项动物研究表明,一些严重的健康风险都与转基因(GM)食品有关",这其中包括不孕症、免疫系 统问题、加速老化、胰岛素紊乱,以及主要一些脏器和胃肠系统的变异。

    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专家希望临床医生建议患者避免食用转基因食品。

    一、1996年起美国人开始食用含转基因成分的加工食品。为什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不保护我们呢?

    1992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声称,转基因食品与常规种植食品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区别,因此,转基因食品是可以放心食用,并且对其安全性问题绝 对没有必要进行研究。但是,一桩公之于众的诉讼案内部文件揭露,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在转基因农作物的立场其实是被迫受命与白宫政府官员一同 策划的,旨在对转基因农作物进行宣传推广。另外,制订该政策的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官员迈克尔•泰勒(Michael Taylor),曾是美国最大的农业生化公司孟山都(Monsanto)公司的代理律师,后来又成为孟山都公司的副总裁。

    事实上,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科学家们已多次警告,转基因食品会造成无法预料并难以察觉的副作用,包括过敏、中毒、新型疾病、以及营养方面的问题。 他们曾强烈要求对这类食品进行长期的安全性研究,但却无人理睬。

    近日,一些负责测试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公司因其隐瞒转基因食品的毒副作用而感到内疚。距今为止,由行业出资赞助的转基因生物安全性研究都过于肤浅,以至无 法发现转基因食品潜在的许多危险问题,那些与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自愿协商都被视为毫无意义的"形象工程"而广受批评。

    二、转基因植物,比如大豆、玉米、棉籽和菜籽,是将外源基因强行植入这些植物的DNA中。这些外源基因一般来自于其他物种,比如细菌和病毒,因此发现一些 以前从未在人类食物中的东西。

    基因工程跨越了自然物种间的基因障碍,那是一种并不精确也不严密的技术。

    它是将毫无相似性的基因和细胞重组后进行自然培育,该技术仅仅基于一个荒谬的概念,即想要观察那些基因和细胞是如何生长的。通常,基因植入用两种方式完 成:

    一种是利用"基因枪"将外源基因转入植物细胞内;另一种是以细菌为载体将外源基因转入到植物细胞中去。然后,一种被修改了的植物细胞株就被克隆出来了。

    三、转基因食品引起广泛且始料未及的变化

    基因工程会造成大量间接破坏,引起植物基因组上众多位点的突变。植物自身基因可能会由于遗传转化发生缺失、永久性沉默或被激活,大量基因功能和作用方式也 会发生改变。甚至,插入植物基因组的外源基因可能发生断裂或重组,编码会诱发过敏症或致病的蛋白。

    四、在美国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问题

    在美国市场上有八种商业化转基因作物,其中: 大豆、玉米、油菜、棉花、以及甜菜这五大类,已经附着了细菌基因,这种基因使植物在大剂量使用除草剂后仍能存活。由于68%左右的转基因作物有相当强的抗 药性,所以农民在种植这些转基因作物时,更大剂量地使用除草剂,也导致了这些作物更多的除草药剂残留。

    转基因作物的第二个特点是"天然的杀虫剂",这一特点已经在转基因玉米和棉花中被发现。一种来自于土壤细菌被称作"苏云金芽孢杆菌"或称Bt,(全称 Bacillus thuringiensis,是一种细菌性杀虫剂,属性芽孢杆菌群。由于它安全、与环境友好的特点,其研究开发越来越受到农药公司、农业植保部门的重视) 的细菌基因被植入这些作物的DNA中,使其每一个细胞都可以分泌出杀虫毒素。大约19%的转基因作物自身就会产生杀虫剂,更有13%的转基因作物 不但自身产生杀虫剂而且还有超强的耐农药性。

    另外还有夏威夷木瓜、少部分西葫芦、以及长颈葫芦也被改造成抵御植物病毒的作物。

    五、源源不断来自转基因食品的危害病症

    1、转基因大豆与过敏反应

    • 在英国,转基因大豆引入后,大豆过敏者数量猛增了50%。

    • 一项皮肤过敏测试显示,对转基因大豆产生过敏反应的人,对自然生长的非转基因大豆却没有过敏反应。

    • 烹调过的转基因大豆所包含的过敏原数量比已知过敏原的数量高出七倍。

    • 转基因大豆还含有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过敏原,它在自然生长的非转基因大豆中并未发现。

    2、Bt菌培植的玉米和棉花与过敏症状的联系

    生物科技从业者们声称,Bt菌毒素对人类和哺乳动物无害,因为这种天然细菌已被农民当作农药喷洒了多年。

    事实上,很多接触过Bt农药的人已经呈现出过敏症状。在Bt喂养下的实验老鼠显示出强烈的免疫反应(即,体内免疫系统对外来有机体或化学物的入侵所做出的 反应),并发现这些实验老鼠的体内脏器受到了损害。此外,Bt菌植入转基因作物中的毒性比它作为农药喷洒的毒性更强,甚至高出几千倍之多。

    在印度,农场工人在加工Bt菌转基因棉花过程中,陆续出现了与Bt菌农药使用者相同的过敏反应。Bt菌转基因玉米喂养的老鼠也显示出强烈的免疫反应。

    3、转基因作物失败的过敏测试

    任何一种转基因食品测试都无法保证其不会引起过敏反应。尽管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对转基因作物制订科学实验审查计划,但是转基因作物的测试结果是令 人失望。因为,作为日常食品,如:大豆、玉米和木瓜中所包含的蛋白质均己具有过敏原的属性。

    4、转基因食物可能会导致对非转基因食物的过敏反应

    • 转基因大豆大幅度地降低了实验老鼠体内的消化酶,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人体中,将削弱人体的消化功能。那么,人们将对许多的食物产生过敏反应。

    • 实验表明,用含有Bt菌毒素的食物喂养的白鼠对原本无害的食物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

    • 实验表明,用含有Bt菌毒素的食物喂养的白鼠对原本无害的食物产生了强烈的免疫反应。(有趣的是,这种碗豆通过了所有转基因食品投放市场前的常规过敏性测 试,唯有一种高级的测试未能进行过,那就是人们亲自去食用。由此可见转基因碗豆实际上是存在一定危害性的。)

    5、转基因食物与肝脏问题

    • 食用转基因马铃薯的实验白鼠,它的肝脏较小且局部出现萎缩现象。

    • 在以转基因菜籽油为主要食物的实验白鼠中,它们的肝脏重量比正常肝脏重12%-16%。

    • 实验表明转基因大豆对白鼠的肝脏是有损害的,它以某种方式引起了肝脏细胞的变异,但在食用非转基因大豆之后,这种变异发生了逆转。

    6、转基因食物影响实验母鼠生育和幼鼠死亡率对照实验

    • 用转基因大豆喂养的实验母鼠产下的幼鼠,有一半以上只存活了三周;而食用非转基因大豆产下的幼鼠的死亡率仅有10%。

    • 雄性实验白鼠在喂食转基因大豆以后,睾丸发生变异,而且精子细胞也发生了畸变。

    • 与未食用转基因大豆的白鼠胚胎相比,食用转基因大豆白鼠的胚胎活动很异常。

    • 实验白鼠食用转基因玉米时间越长,它们繁殖后代的数量越少、体形越小。与非转基因大豆喂养的幼鼠的成活率相比,转基因大豆喂养的幼鼠的成活率不到50%且 体形更小。

    7、人畜群不孕症、疾病与死亡趋势变化与Bt菌问题的联系

    • 在印度,在有Bt菌生长的玉米地里放牧造成数以千计的牛羊死亡,还有一些遭遇严重的健康问题和生育问题。

    • 欧洲和亚洲的农民称,大量的奶牛、水牛、家禽以及马匹死于食用转基因玉米。

    • 大约有20多家美国农户报告说,转基因玉米引起其饲养的猪或牛普遍不育。

    • 在转基因玉米授粉时节,菲律宾至少有五个村的村民由此而染病。

    图: 在长期喂食转基因马铃薯后,实验白鼠的胃壁细胞生长过度,这种情况可能会导致癌症。而且,这些老鼠的内脏器官和免疫系统也受到了损伤。

    8、转基因物质在人体内的残留检测

    与新药测试不同,转基因食品未经过临床试验。

    唯一公布的人类食用实验显示,附着于转基因大豆中的物质会转变成细菌生存在人类的器官内,并持续地发挥作用。这意味着:即使人们停 止食用转基因食品一段时间后,转基因蛋白质仍会继续残留在体内。

    • 如果被附着于转基因作物中的抗生素基因在人体中残留,那将造成"超级"疾病,并对抗生素产生抗药性。

    • 如果含有Bt菌毒素的转基因玉米进入人体内,那么人体肠道细菌将变成一座活跃的杀虫剂工厂。

    • 动物研究表明,食物中的DNA会传播到人体全身器官,甚至传播到胎儿体内。

    9、转基因保健品引发致使流行病

    在20世纪80年代,一个后来名誉扫地的保健品品牌,L-色氨酸,夺去了大约100名美国人的生命,并导致了5000至10000 人患病或 造成终身残疾。几乎可以肯定,该保健品的污染源来自基因工程的生产过程,这种污染物所引发的疾病在多年以后才被发现却未被重视,而且可以肯定 的是,它的症 状呈现出三个临床特征---"独一无二、急性、发病极其迅速"。要不是这三种特质没有适时的显现,那些致命的转基因物质可能永远都无法被辨认 出来,也永远 无法被消除。

    如果市场上转基因食品引起的仅是普通的疾病,或是其反应在长期食用或接触后才显现,那么,人们可能几十年内都束手无策。

    在未对转基因食品相关疾病进行监控,未对动物进行长期研究,就对生物科技公司进行大量地投资,这无疑是拿整个国民的健康和那些公司 的利润进行赌注。

    六、终止食品基因工程需要您的帮助

    对于转基因食品的消费者来说,转折点惊现于1999年的欧洲。

    当时,仅仅在一周的时间,欧洲所有主要食品生产商承诺将除去掺杂在食品中的转基因成份。在美国的健康饮食活动也将很快迎来这个转折 点。

    我们美国环境医学研究会(AAEM)将继续增加在网络中,向包括食品制造商、零售商、医疗保健从业人员、组织机构和媒体,将转基因 生物对人类健康的危害信息传递给消费者,并用非转基因购物指南帮助他们选择更健康的非转基因食品。

    从今天开始购买非转基因食品,杜绝我们食品供应中的转基因工程!

    附:本文英文原文出处

[责任编辑:李然]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