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30日星期五

1112-丁咚:高华之死为什么成了公共事件?

"@kRiZcPEc: 丁咚:高华之死为什么成了公共事件? | 中国数字时代 http://bit.ly/uOYCd8"

一群姿势分子不敢纪念如力虹那种悲惨的死,就只能在高华这种有些社会名誉的知识分子身上表示 自己是一伙。高华没那么重要,做些早已周知的历史研究而已。 ": 丁咚:高华之死为什么成了公共事件? "

> 他的文集《革命年代》终于在史学界崭露头角,并超越了史学界。此前,由于知识界的广泛声援,他的现实处境得到了某些改善,在此背景下,他的著作也有了公开 发表的机会。

绝不是因为受到知识界声援,而是其著作表达的思想符合黑帮需要。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1 /12/丁咚:高华之死为什么成了公共事件?
丁咚:高华之死为什么成了公共事件?

本来我与高华先生并无任何私人交往的,也没有借着他的故去打秋风的意思。但我对他的学问、人品是高度景仰的,因此中国选举与治理网在网上留言悼念 高华先生的时候,我以尊敬的心情追随之。搜狐网的编辑特意电询我有无意思写点悼念先生的文章,我虽然对这位先生所知不多,但一方面蒙编辑先生关注 之殷,一方面我也想表达我对逝者的敬意,因此才有了如下的文字……

一个历史学家死后备极哀荣,与生前的寂寥落寞形成鲜明反差,几乎引起了一场公共领域的大震动,学界、非学界人士纷纷以悼念这位先生为幸事,多家网 站开设专题,各种纪念文章一时洛阳纸贵。

这恐怕是只有在中国特殊环境下才会发生的现象。因为这个人太与众不同,太有风骨,并言人所不敢言,如暗夜中一道闪光,照彻寰宇,打动了知识界的 心。

这位独具魅力的人就是南京大学原教授、博士生导师、著名历史学家高华先生,他的著作并非像那些享受官家赐食、乐哉悠哉、勇于制造文字垃圾的"学 者"那样等身,然而他的党史、民国史研究篇篇独树一帜,被公认为是党史研究领域的"三剑客"之一。

而人们最熟悉的莫过于他在香港出版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与此同时,他在大陆没有任何一本著作公开出版,直到2010年。这一年,他的文集 《革命年代》终于在史学界崭露头角,并超越了史学界。此前,由于知识界的广泛声援,他的现实处境得到了某些改善,在此背景下,他的著作也有了公开 发表的机会。

想来他虽然学养极深,却长期默默无闻,以至于我对他一无所知。所幸得之于朋友们的介绍,我才知道了他的新著《革命年代》,并竭力搜求,大快朵颐。

回到题目,为什么一个史学家会得到公众如此强烈的关注,知识界共悼他的死,而且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他的生平资料和著作?

首先要归因于他太伟大,太稀有,在他所研究的领域。物以稀为贵,人以品自高。他的著作及为人品格可谓学界翘楚。《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运 动的来龙去脉》,光看题目,就足以撼人心魄,并能窥见其中的滔滔雄论了。正像多数人知道的,在我们这个国度,没有人可以逃离体制,以及它必然带来 的羁绊。而高华先生身在体制内,却勇于求真求实,打破党史研究的禁区,还原执政党及党首的历史真相,非一般的魄力、识见所能尽言。

其次要归因于我们这个时代,万马齐喑,人心思变。人们对任何脱离藩篱,追求真我,启人智慧者由衷地敬服。"变"是时代的常态,"变"是永恒的存 在。凡是固步自封,抱残守缺者,总是遭人唾弃的。而相反的是,高华先生敢于从束缚人、钳制人的体制中走出来,遵从内心良知的召唤,以史实为依据, 撰述文章,辨求真理,表现了学人的高风亮节和大无畏气概,与那些苟且偷生、拾人牙慧乃至谄媚阿谀之徒形成了鲜明对照,尤其是他的著作开时代风气之 先,引导人心,具有历史和启蒙的双重价值,对于当今时代,对于在困顿中前行的中国,对于万千嗷嗷待哺的民众而言,意义更是非凡!

谨此悼念高华先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