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30日星期五

111230-姜维平: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姜维平曾任新华社记者,被薄熙来整肃过。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1230/article_141535.html
姜维平: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 阿波罗新闻网2011-12-30讯】  

  12 月 7 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重庆卖淫集团女"黑老大"王紫绮在当地被执行死刑。重庆媒体还刊出了王紫绮同日在重庆第五中院大审判庭受审的照片。据报导,当地 法院审理查明, 1994 年以来,王紫绮等人先后将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等 20 余人纠集在一起,以王紫绮等人开设的美容院、茶楼、宾馆等卖淫场所为依托,通过设置管理人员和职责分工,使组织成员之间形成较为明确的层级制约关系,形成 较为严密的组织结构。

这就是说,在长达 15 年的时间里,未受到政府的查处,始终在顺利经营,直到"薄泽东"上任后,才一举摧毁了这个淫窝!据报导,该组织在 1994 年至 2009 年期间,通过组织、强迫他人卖淫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和进行奖励、解救为组织利益被关押的组织成员,以及向负有查禁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行 贿,寻求非法保护。期间,该组织大肆进行组织、强迫妇女卖淫、非法拘禁、行贿等犯罪活动,并在组织、强迫卖淫活动中因纠纷而引发枪案,逐步形成了 以王紫绮为组织、领导者,以陶铭古、钟光玉、龚吕洪等为积极参加者的犯罪组织,在一定区域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严重危害了社会生活秩序。

我们对此不禁要问:从 1994 年到 2009 年,都有哪些高官在重庆任职?这非常简单,只要从网上搜索一下就出来了,但是,挑战正常思维的是,中共操控下的媒体,竟在 2009 年 11 月 4 日的人民网以《历任 5 书记如何传递打黑"接力棒"?》为题,说,重庆直辖以来,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汪洋四位书记,蒲海清、包叙定、王鸿举几位市长,其对打黑除恶态度鲜 明,而且力度很大,工作很实在。这怎么能自圆其说呢?

这只有三种可能,一种是,薄熙来公正严明,但权限不够,上级保住了重庆前任官员,他不得不这样做;一种是,薄熙来治下的公检法,无限夸大了王家姊 妹所经营的淫窝,以拼凑"打黑除恶"的光辉成果,博得老百姓的掌声;另一种可能是,薄熙来玩权术,拿王紫绮的口供和死刑送人情,要挟了上述这些封 疆大吏,或者三者兼而有之。但不论如何,对于官欲特强的薄熙来而言,杀死几个小民的生命,都是必要的。

显然,第一种可能已经排除,从 1984 年,薄熙来当大连金县副书记,直到 1999 年任大连市委书记,他在我的眼皮底下生活了二十多年,在金州,在大连,在沈阳,在各级领导岗位上,谁听说薄熙来真正的"打黑除恶"了?谁听说他真的扫黄 了? 1998 年之后,我和他住邻居,他所在万达公寓附近到处都是卖淫嫖娼的地方,连黄河路地下防空洞都改成了夜总会,成了专为民工服务的"炮楼",谁都知道那里妓女最 廉价,每一炮二十元。而薄熙来办公楼前方的"七七街",成了长达数千米的"色情按摩一条街"。这充分说明薄熙来不是清流。

第二种可能呢?重庆媒体是这样报导的: 2010 年 8 月 11 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卖淫罪、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 5 项罪名,对王紫绮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王紫绮提出上诉。显然,她不服判决,为什么呢?重庆法院向公众隐藏了什 么?

据报导,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认为,被告人王紫绮组织、领导黑社会性 质组织,其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系该组织的首要分子;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组织妇女卖淫,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其组织卖淫 时间长、人数多,非法获利数额巨大,社会影响恶劣;组织、领导其组织成员采取暴力和威胁手段强迫妇女卖淫,其行为已构成强迫卖淫罪,其强迫众多妇 女卖淫,致被强迫妇女 2 人重伤、 5 人轻伤、 7 人轻微伤,后果特别严重。

也就是说,枪毙她是基于犯罪情节的恶劣,但是,我想看看卷宗,想会见所有的受害人,希望知道事情原本的真相,但重庆警方能允许吗?所以,我有必要 提几个问题:她强迫妇女卖淫,情节那么严重,而历任高官又那么重视扫黄,为什么受害人,只是等到薄熙来光临重庆,才举报此案呢?长达 15 年,多达 14 人,受到了伤害,地方官竟稳坐钓鱼台,全部责任推到文强身上,能说得过去吗?既然她经营的是茶楼,美容院和宾馆,想必南来北往的客人很多,那么,有没有当 地官员去嫖娼呢?据我所知,官员是最有条件去这种场所的,是不是王紫绮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报导佐证了我的判断,媒体报导说,王紫绮及其组织成员为防止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罪行败露,对不愿被继续强迫卖淫而受伤的妇女采取关押、捆绑等方 式,限制人身自由,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且情节严重;为了其开设的卖淫场所不被公安机关查处,多次向多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且数额巨大, 其行为已构成行贿罪。也就是说,她的行贿分为两种,一种是给钱,一种是给性服务或拉皮条,对吧?

于是,薄熙来发现了她的利用价值,这就是我讲的第三点可能:薄熙来,王立军是外来户,和王家姊妹及其它官员没有瓜葛,而且,他们恨透了汪洋等对立 派,胡锦涛和贺国强下令抓捕张春江,薄熙来会想,为什么刚和我一起发完红色短信,他就进去了?这回给你们点颜色瞧瞧!这样,"亮点茶楼"就成了焦 点,他知道善于交际的王紫绮有一肚子的故事,可能重庆处级以上的干部几乎大都漏不下,而薄熙来打黑"黑打",是急需奴才的,抓住把柄,逼其就范, 是秘密武器,因此,王立军是这样办案的,先用死罪恐吓王紫绮,让她坦白,交待,检举,揭发,再把她枪毙灭口,只有这样,才能使刑讯逼供的材料成为 铁证,试问:人死了还能翻供吗?

接下来,薄熙来,王立军等精于此道的人,再把证据指控的人,一部份拘捕判刑,当成"保护伞",一部份送了人情,成了冲锋陷阵的死党,打手,这就是 为什么现在的重庆官员,顺从薄熙来唱红"唱傻",打黑"黑打"的真实原因,这种惯技,薄熙来在大连玩得太多了!玩惨了一大批党政官员, 1998 年,大连一位市政府的高官对我说,薄熙来有一次把他叫到办公室,向他出示了检举信和录像,证实他在某酒店玩女人,他坦然告诉我说,你是我多年的朋 友,我不瞒你,哪个同事不玩?女的主动攻啊!谁受得了?我当时就给薄书记跪下了。。。。。。从此,他成了奴才!

由此,我们终于解开了王婉宁之夫常亮,举牌投案自首闹剧的真谛:据报导,今年 4 月 7 日上午 11 时, CA4354 班机降落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在走下飞机舷梯的旅客中,一名男子举起纸牌,上面写着"向重庆警方投案"。他就是重庆"亮点"茶楼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 案、组织强迫卖淫案的涉案犯罪嫌疑人常量,也是该案女黑老大之一王婉宁的丈夫。涉案犯罪嫌疑人常量与王婉宁一起闻风潜逃国外,先后躲藏到奥地利、 菲律宾等国。 2009 年 11 月 4 日,国际刑警组织向全球发出"国际刑警红色通报",全力追捕逃往国外的王婉宁和常量。此前, 2011 年 3 月 30 日,中菲两国警方联手,将躲藏在菲律宾马尼拉市中国城某快餐店的王婉宁抓获,并快速办完引渡程序,于 3 月 31 日引渡回国, 4 月 1 日押解回渝。至此,谜底该解开了!

请问全世界有这样的举牌投案人吗?想必是薄熙来,王立军等人精心策划的,这是给谁看的?显然是给重庆的各级官员看的,仿佛在说,证人都回来了,你 们的把柄马上就在我手里了,赶快投降吧!正如重庆媒体大肆报导文强临死前与王立军的密谈,威震了贺国强,汪洋等中南海的高官一样,薄熙来把自幼在 宫廷里学到的权术玩到极致。不管是文强,还是王紫绮,他要能染红自己的顶戴花翎,用谁的血都行。

2011 年 12 月 22 日于多伦多。

附告:历时6年,8易其稿的长篇记实文学《姜维平狱中回忆录》'中文版',即将在中共十八大前夕,由加拿大格兰德出版社于2012年初推出,英文 版将在 2013年面世,其将首次刊出姜维平狱中照片,诗歌,判决书以及摘引《狱中日记》文字,生动地展示了薄熙来以言治罪,枉法追诉一条龙的全过程,真实地描写 了数以百计的各种人物,和催人泪下的悲欢离合的故事,用铁的事实揭穿了太子党薄熙来的真面目,成为洞悉中共官场黑暗,司法腐败和监狱现代奴隶制的 一个窗口,其书尚未上市,已经被读者抢先预订一千本,现在继续征订,敬请关注。 'jwpjiang@gmail.com'

购书账号如下:

户名:Customer name: Weiping Jiang

地址:Address: 18 Pemberton Ave Suite 707 North York ON Canada M2M 4K9

Banking information

Branch # 19702

Account # 6422723

Bank # 004

Bank name: TD Canada Trust

Address: 5650 Yonge ST North York ON CAN M2M 4G3

Phone:416-250-5855

Swift code : TDOMCATTTOR ( Canadian Funds )

Please note there is a minimum 10$ service charge applicable upon receipt of wired fund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