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29日星期四

解读乌坎暂时胜利- 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

http://beyondfirewall.blogspot.com/2011/12/blog-post_4388.html
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
解读乌坎暂时胜利- 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维光

        听众朋友,您好!广东乌坎村民抗争的事情现在暂时归于平静,很多人认为乌坎取得了胜利,也有人担心中共在暗中等待时机,再举屠刀。旅德极权主义问题专家仲 维光近日指出,乌坎取得的胜利是暂时的,中共一定是想镇压民众,但目前全中国人对其本质的清醒认识和中共高层的腐化软弱的趋势,使其看到它们没有 能力扑灭乌坎民众的抗争,因而暂时选择退让。下面请听详细报道。

仲维光:【录音】"我是怎么看待现在乌坎村的事件?我一向认为中国社会是一个典型的共产党社会,所以乌坎村今天发生的事件,也是共产党发生的一个 典型的事件。即便是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它还没有遭到残酷镇压,似乎是成功了。在共产党社会的发展史上,也不是新鲜的事件,也是早有前例的事件。

那么它今天为什么暂时的逃脱共产党的镇压?我认为有两个很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因素,最近20年来,大家对共产党社会的这种认识、共产党社会的矛盾 的公开化、尖锐化、明显化,这里面对共产党社会和对共产党统治的那种认识和反抗,表现在最近10年来在海外所新起的那种退党大潮。它是以《九评共 产党》为基础的。在这里面,对于共产党那种黑帮特性、残暴特性,作了很深刻的分析。

因此,第一点为什么共产党不敢在今天镇压?是因为最近10年来,离心离德运动、对共产党彻底看清运动的不断的发展。共产党知道,如果现在采取残酷 镇压的手段的话,这个离心离德就会一下子公开化。这也是和89年共产党在天安门屠杀、公开镇压的时候的形式不一样的最根本地方。

第二个,在今天的共产党统治集团中,已经没了象邓小平、甚至象毛泽东那样的铁腕强人。因为毛泽东和邓小平是在采取那些暴力行动的过程中形成的领导 人。而在其后的两三代领导人中,是靠逢迎拍马、是靠迎合极权专制而爬上这个位置。因此,现在这一带领导人和前两代领导人那种所拥有的权势和集团内 部的凝聚力,已经不可比了。

到了11年这一批领导人已经没有一个人,有足够的能力敢于下手镇压。他们知道在他们下手镇压的时候,他们面临的是民众的强烈的反抗,他们自己在这 方面的权力已经不够了。而且他们内部的那种地位,也使他们不敢轻易下手。他们里边的便靠逢迎、靠拍马、靠堕落上台的这些领导人中间,也有互相之间 的斗争。所以这两个因素造成了乌坎村暂时的这种胜利。

这个胜利我为什么说也不新鲜?大家看到在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期,波兰团结工会曾经也暂时地使得共产党集团被迫让步,这两个现象有很多类似的 地方。为什么会迫使共产党暂时让步呢?我为什么用暂时这两个字呢?"

仲维光:【录音】"因为大家看到,共产党只要它们觉得能够足以扑灭你,而不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危害的时候,它们一定是不择手段的。这个大家在历史上 都看到了。譬如说,在七十年代的云南的回民的一个村庄,中共曾经采取彻底把这个村庄完全消平的这种做法。在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中共也采取那种 丧心病狂的做法。但是这样两种的做法,中共是认为它们能够扑灭这个东西,能够取得胜利的。而这样两个做法也是建立在民众孤立无援、世界舆论袖手旁 观的这样一个基础上的。

但是,乌坎村的做法恰恰和八十年代初期波兰团结工会一样,他们一方面表现为那种强烈的、紧密的团结。另外一个,由于他们是公开的在光天化日之下, 世界对他们的关注以及各方面外界对他们的支持。所以呢,乌坎村暂时的胜利,实际上是和八十年代初期团结工会的暂时的进展是一样的。这就是我要讲的 乌坎村现在这个现象,并不是共产党社会有什么大的变化或者有什么大的进步了。所以,乌坎村民众在其后所面临的未来仍然是残酷。

这里头我们必须看到,共产党一向是用两个办法来杀人,快刀还是用软刀子。软刀子杀人实际上在我们这几代人里头也都经历过。我跟大家举个例子,毛泽 东当年要收拾红卫兵运动、要收回的时候,采取的措施也是这种软刀子的方法。当时68年7月底,工宣队进校以后,毛泽东把蒯大富这些红卫兵召到了中 南海,去见他们,穿的睡衣,而且眼含泪水,但是在其后呢,他就立即彻底收拾了这些所谓不听话的红卫兵。

实际上,共产党究竟采取哪种方法镇压,在它们自己来说,它们也会是很灵活的,所以乌坎村的胜利,要想保持这个胜利的局面,继续有所推展,我认为就 是,第一认清共产党的本质,第二就是全国的民众在各地都要借鉴乌坎村民众反抗的经验,在各地都去采取有力的对抗共产党的这种手段。大家都开了花 了,共产党的武力就捉襟见肘,就无法来制伏这些维护自己权力的民众。那么只有在这个时候,乌坎村的民众的胜利才会落到坚实的土地上,才会保证他们 自己不受到秋后算帐。也就是说乌坎村的这些年轻人、这些民众,要保证他们不受到秋后算帐,他的唯一的一个前提就是结束共产党的专制。否则,或迟或 早,乌坎村的民众一定会受到共产党的另一波的残酷打压。

感谢仲维光先生!

听众朋友,您正在收听的反思乌坎的第四集《极权主义问题专家解读》的下集内容。我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唐音,感谢您的收听,再见!
标签: 时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