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5月23日星期三

120517 阳光时务 田雨聲:陳克貴:正當防衛的「殺人嫌犯」 [陈光诚]

http://neobservation.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_8135.html
http://www.isunaffairs.com/?p=5071
陳克貴:正當防衛的「殺人嫌犯」
本文章由 ISUNAFFAIRS    刊登於 MAY - 17 - 2012
文/田雨聲

2012年4月26日晚,已經睡下的陳光福和任宗舉夫婦聽到隔壁兒子陳克貴喊他們,說小孫子陳富彬發燒。兩夫妻趕緊起來,找到體溫計一量:三十八 度五。陳光福看了看挂在墻上的表,剛深夜十二點,叫不開村醫的門了,就給小孫子找些感冒藥喂下,並用酒精擦身體來降溫。

折騰了一陣子,剛將電燈關閉,陳光福聽到自己家院子外有汽車停下的聲音:「這時候有車停門前,我就知道對著我來的。」因爲幫助五弟陳光誠逃走,陳 光福對來自政府的迫害做好了心裏準備。

陳光誠哥哥陳光福口述 http://youtu.be/V-aMkh1ot1A
 

5月9日,陳克貴的母親任宗舉收到的《逮捕通知書》

剛剛穿好褲子,來人翻墻進入院子,六、七個人衝入陳光福夫婦和小孫子睡的房間:「你是陳光福嗎?」聽到答「是」,就將還光著上身的陳光福架了起 來,蒙上頭套,架出房間。任宗舉追到院子門口,看著丈夫被架上汽車拉走。

作為陳光誠的親屬,任宗舉對這樣的事情早已習慣,看到隔壁沒亮燈,以為兒子陳克貴睡著了,就趕緊進屋照顧小孫子。

沒想到的是,約四十分鐘後,雙堠鎮鎮長張健再次帶人來到陳光福家,十多人手提「洋鎬把子」,翻箱倒櫃地搜查,任宗舉挨了幾棒子。隔壁房間陳克貴顯 然被毆打得更厲害:「打我兒子,『洋鎬把子』都打斷了!」突然聽到打人聲音愈加激烈,任宗舉趕緊過去,看到兒子舉著菜刀亂揮亂砍,嘴裏喊著:「你 不讓我活了!我也不活了!」

然而,十多人揮舞棍棒,很快就把陳克貴打倒在地。任宗舉說,雙堠鎮鎮長張健等人把兒子拖 出房間,兒子滿臉是血,褲子被打破,右大腿也受傷流血。

把陳克貴扔到房門前的台階下,張健獨自出去了,其他人則繼續在屋裏搜查。陳克貴悄悄對母親說:「(張健)再來就要我的命了。」任宗舉將搜查時掉落 地上沒人看到的一千元錢塞給兒子,陳克貴趕緊出門打了報警電話110。

兩個小時多後,湧入陳光福家院內當晚第三次被人群擠滿。這次,人群中有穿制服的警察,又是一番翻箱倒櫃。

4月27日晚22時,任宗舉被以窩藏罪刑事拘留,審訊她的警官告訴她:陳克貴砍傷了三個人,其中鎮長張健受傷比較重。沂南縣官方網站於當天發布通 告:稱陳克貴持刀砍傷當地政府幹部及工作人員後畏罪潜逃,傷員正在醫院搶救,當地公安機關正抓緊追捕。

陳克貴於4月30日2時被抓獲。山東省沂南縣公安局5月9日簽發的「沂南刑捕通字【2012】00230號」逮捕通知書顯示,「陳克貴因涉嫌故意 殺人罪」被沂南縣警方逮捕。

在陳克貴被抓獲之前,全國13人律師團已經組成,並取得陳克貴妻子劉芳的委托授權書,隨時準備代理陳克貴的法律事務。「竟然指控故意殺人罪?真是 可笑!」律師團成員之一、山東律師劉衛國表示,在自己家裏砍傷衝進來毆打自己的暴徒,完全屬正當防衛,故意傷害罪都算不上。劉律師認爲,起訴故意 殺人,是臨沂地方政府對逃到北京的陳光誠的報復和威脅。陳光誠則在北京接受採訪時稱,相信陳克貴完全出於自衛,而維穩當局濫用權力,掩蓋罪行,已 經失去了改惡向善的最佳機會。

盲人走了,東師古村的噩夢仍然沒有結束。


120517 阳光时务 田雨聲:記者手記:潛入東師古村
    http://post.ly/7PtWU
    http://goo.gl/fb/Ih0el

关注陈克贵 [陈光诚]
    http://post.ly/7PtG2
    http://goo.gl/fb/U9v8a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