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3月1日星期四

否认屠杀罪

!!! ‏ @l_i__ https://twitter.com/#!/l_i__/status/175175550858563584 https://twitter.com/#!/l_i__/status/175176063226347520
【否認屠殺罪】「認同加害者的人,當然想要遮掩屠殺規模,而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質疑別人「證據何在?」二戰後的歐洲,這類毫無同理心的詭辯屢見不 鮮,背離了人類社會的基本價值,早就被十幾個國家認定不受憲法言論自由的保障。」 他宣稱「納粹根本沒有用毒氣室殺害猶太人」,甚至反問「毒氣室在哪?拿出來啊?」造訪過波蘭奧許維茲集中營的人都知道,納粹兵敗遁逃之際,老早清空了罪 證,只留下空蕩蕩的磚房...二○○六年,他被判三年緩刑與三十萬台幣罰款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mar/1/today-o1.htm

lihlii ‏ @lihlii https://twitter.com/#!/lihlii/status/175179296418181120
"否认屠杀罪"是欧洲反人权的政治迫害言论的错误立法,应当废除。否认屠杀的大部分是言论自由范畴,应当用言论对抗。认为其歪曲可证明的事实的, 当事人可以起诉诽谤罪对质证据,当庭作伪证的可以以伪证罪起诉定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mar/1/today-o1.htm
否認屠殺罪
◎ 沈政男

郝柏村敢在台灣質疑「二二八死傷逾萬並非歷史真相,因領補償金的頂多一千人」,若在歐洲,這類言論將觸犯「否認屠殺罪」,會被判刑。

認同加害者的人,當然想要遮掩屠殺規模,而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質疑別人「證據何在?」二戰後的歐洲,這類毫無同理心的詭辯屢見不鮮,背離了人類社 會的基本價值,早就被十幾個國家認定不受憲法言論自由的保障。在德國,「任何公開贊同、否認或淡化國家社會主義者(納粹)暴行,而傷害人性尊嚴、 干擾社會和平者,將被處以三年以下徒刑或罰款。」在法國則處一個月到一年徒刑或罰款。

著名的否認者之一,就是法國的文學系教授法理森(R.Faurisson)。他宣稱「納粹根本沒有用毒氣室殺害猶太人」,甚至反問「毒氣室在哪? 拿出來啊?」造訪過波蘭奧許維茲集中營的人都知道,納粹兵敗遁逃之際,老早清空了罪證,只留下空蕩蕩的磚房,但就是有法理森之流,忍用脣槍舌劍傷 人!二○○六年,他被判三年緩刑與三十萬台幣罰款。

法理森曾上告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但委員會認定,「否認屠殺罪」的立法,並不妨礙人權。人家是這樣面對集體創傷,國民黨呢?

(作者為醫師)

◎ 曾家珍

每逢二二八,馬英九都會代表政府對所有受難者表達歉意,可是,光是這種口頭上的道歉有何意義?實際上,至今劊子手蔣中正的銅像,仍炫耀的聳立在全 國各校園、各城鎮的重要景點;台幣最流通的十元硬幣上,蔣中正的魔像仍形影不離的在你的懷中;全國各處的蔣中正掛像、中正路、中正區、中正里、中 正廳、中正大學,在在魅影揮之不去。最諷刺的是,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四周「中正紀念堂公車站」牌林立,北捷也為它設立一個「中正紀念堂站」名,而好 不容易爭取到的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四周,馬英九、郝龍斌的台北市政府,都不肯為它設立一個名副其實的「二二八公車站」牌,北捷更不願意為它改站 名,二二八公園成為一個只是聊備的軀殼,戮人者備受禮遇,而冤死者卻受稀落,你說受難者會心甘嗎!

(作者為藥師 )

◎ 林冠妙

日前郝柏村投書媒體,質疑二二八「死傷逾萬」並不是歷史真相,他強調「非正常死亡及失蹤人數」為五百餘人,馬英九和郝龍斌也附和著說,重點在於歷 史事實,而非受難的人數。

請問馬、郝先生,如果二二八大屠殺的受難人數不是重點,高中教科書及二二八碑文寫「死傷逾萬」,郝有什麼好跳腳的?如果受難人數不是重點,可否請 郝將其於一九九○年所主持的「二二八事件專案小組」調查報告,直接改成「死傷上萬人」、甚至「數十萬人」?反正死傷人數不是重點,寫多少數字有差 嗎?

台北新公園已於一九九六年正式改名為「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但郝仍堅稱其為「台北新公園」。一個連「二二八紀念公園」都不願說出口的人,要求二 二八的歷史真相?受難人數?誰理你們?

(作者為社運工作者)

◎ 郭文彥

我舅舅是一位牙醫,當年被抓去後就沒有消息,不知在何時何地被槍斃,也不知遺體被丟到那裡去,在那戒嚴時期,我們都不敢去查詢。

解嚴後,政府公佈部分二二八慘案的資料,我同家姊到中央研究院去查閱有關文件,很意外地發現一張我舅舅的起訴書,就依據這張起訴書,證明我舅舅是 二二八慘案的受害者。

如果沒有這張起訴書,我舅舅就像那些無名的冤死者,變成冤魂。所以,現在去領補償金的人數,可能只是受害人數的百分之一。

如果郝先生多瞭解歷史的真相,就不會再懷疑二二八慘案的死亡人數。

(作者為退休人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