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3月16日星期五

100501 立里:中共国现在政治上也更缺自由主义左派

Date: 2010/5/1
Subject: 中共国现在政治上也更缺自由主义左派
To: Salon Friends <salon-friends@googlegroups.com>, lihlii-g <lihlii@googlegroups.com>

政治上也更缺自由主义左派。自由主义者里面右派已经太多了。 >@iambillbush 我个人觉得政治上自由主义右派点,经济上要照顾底层民众,比较左一点,这样应该会是不错的选择吧

  1. lihlii 不知道你说的左右是怎样的意思。我认 为,中共国现在,政治经济左右派都需要,关键是要自由主义的左右派,而不是专制主义的左右派!目前,经济上更需要往左调整,政治上也是有必要往自由主义左 派调整,让底层人民有更多发言权。>@iambillbush 政治上左一点,经济上右一点,这个论断怎么样about 2 hours ago from web


  2. lihlii 总是想问的问题得不到她期待的回答。呵 呵 不过也许是设问句,看以后有续集 >@iambillbush 看了之后,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女主持人听了韩寒的话之后,发现事实并 非他们所想的那样的"噢"的表情,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80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RT @lihlii: 越看越喜欢韩寒about 4 hours ago from web

https://profiles.google.com/104802289453542970648/buzz/TAYHnHWdrdj
中共国现在政治上也更缺自由主义左派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85429c9c252bbbc4
http://lihlii.posterous.com/17896172

Petra Axolotl  -  Left-wing liberals do not exist, just as democratic dictatorship.
May 2, 2010


https://profiles.google.com/104802289453542970648/buzz/3rov8E7o71N
 -  Jul 23, 2010  - 
苏丹主义 Sultanism http://is.gd/6ZwvM 瓦解后极权犬儒主义社会,腐败的法西斯主义社会。这些社会中的人是无法无天的 Sultanistic State,高度的个人至上主义,无法无天,非意识形态类型,其实就是犬儒主义的当权派意识形态。
12:07 PM Jan 25th

个人主义不可能用于瓦解后极权犬儒主义社会,腐败的法西斯主义社会[2]。这些社会中的人是无法无天的 Sultanistic State[1],高度的个人至上主义,无法无天,非意识形态类型,其实就是犬儒主义的当权派意识形态。这种社会的信条是丛林法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韩 寒说"先把自己的小家给保障好吧",恰恰是绝大多数奴才走狗的信条。:) 而他们的"爱国"喧嚣其实也是为了自利的一种表演。

参考:

[1] http://en.wikipedia.org/wiki/Sultanism
[2] 中共国目前是腐败的法西斯主义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136a9771c369ac16

中共国现在政治上也更缺自由主义左派 https://www.google.com/buzz/104802289453542970648/TAYHnHWdrdj/
苏 丹主义 Sultanism http://is.gd/6ZwvM 瓦解后极权犬儒主义社会,腐败的法西斯主义社会。这些社会中的人是无法无天的 Sultanistic State,高度的个人至上主义,无法无天,非意识形态类型,其实就是犬儒主义的当权派意识形态。


"仇富"? 近十年中国社会思想的分化和对立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f6c6a17128a82c73/

date    Tue, Jan 12, 2010 at 7:18 PM
subject    "仇富"? 近十年中国社会思想的分化和对立 

那拉兰儿也是"始终如一"。:) 什么叫做时过境迁,什么叫做顺应历史潮流,什么叫做今是而昨非,
江平教授不理解。他和茅于轼先生还在"反极左派否定 市场经济改革"的圈圈里转。 >@Hanliinter 记得前年有人批评江平,江平说他始终如一

没错。他是始终如一,而批评他的人变了。:) >@Hanliinter 记得前年有人批评江平,江平说他始终如一

中共国一批右派知识分子已经发昏到了极点。许多自由主义右派已经逐渐屁股决定脑袋,转向专制主义右派。茅于轼,吴敬琏,江平,厉以 宁,薛兆丰等等,屡屡放 出令人发指的丧德言论。 @ranyunfei @wangxiaoshan

茅先生很糊涂。吴敬琏,江平,这些都令人很失望。 @ranyunfei @wangxiaoshan

我不赞同。反对茅于轼的比如薛涌,可不是仇富。茅于轼自己糊涂了。对李庄案也是如此。按中共国标准李庄案根本算不上迫害案。 @wangxiaoshan >@ranyunfei 对李庄案和媒老板利益受损的冷漠,都深藏着对他们利益原罪的憎恨 茅老的"给穷人办事、替富人说话",被很多人误解

左派宣言:20年来,"富人"和"中产阶级"从不公平的掠夺性政治经济体制得到了实惠,总该有他们返还不当得利给受害者的时候。腐败 的法西斯主义无法持 续,必将终结。社会主义的福利制度必须要有富人和中产阶级纳税来支持,这算是最温和的判决。否则,暴力革命恐怕 再次发生——两种可能:无论是专制主义左派 的共产主义,还是带有左派面具的专制主义右派的纳粹主义。

参考:
  1. 《金融时报》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22e26ee4eb4fcd98/
  2. 替富人说话 为穷人办事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95e7ba07d9e16e3f
  3. 薛涌: 茅于轼有什么资格说穷人懒?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60bbda1f424da629/
  4. 薛涌: 茅于轼错在哪里?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66e995b6d469f1b5/
  5. 薛涌: 福利国家究竟是什么?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b6778f62c636986a
  6. 薛涌: 中国的廉租房难道还赶不上五百年前的欧洲?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79e4171bfd4558c/
  7. 薛涌: 为谁说话是知识分子的分化点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7a2f8c2aa12e1b37/
  8. 薛涌: 房价是怎么涨起来的?――从产权的观点看 
  9. 李北方: 南都编辑的谎话与扯谎者心理的简单分析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7cbb45a87e2c57f4/
  10. 茅于轼的经历和思考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2e8849ad9156bbe1
  11. 曹久强: 驳茅于轼解析"刘汉黄案"及穷人的出路的谈话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872522e4204f71fa/
  12. 立里: 茅于轼 视觉级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9e38214f7cc0514c
  13. 茅于轼要替我说话呢,还是要为我办事?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9dc97f5287059e05/
  14. 唐小兵: 底层与知识分子的民粹主义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cfede429fd9ed473/
  15. 西风独自凉: 正本清源:让民粹主义来得更猛烈一些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ca36c0fd826de883/
  16. 秦晖: 不要民粹主义,也不要精英主义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73373c8a24e08beb/
  17. 关于极权 左派 右派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5a1d13d7296dd0ac/
  18. 徐友渔:"仇富"的现实危害被夸大了 2007-09-24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msg/0ac4d25baac6fec6http://www.infzm.com/content/9824 
  19. 徐友渔:近十年中国社会思想的分化和对立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376bc3c57d8873d5/
  20. 南方周末 盛世与阴影:关于中国财富差距的对话 2009-11-25 http://www.infzm.com/content/37975
  21. 笑蜀忠告薛涌:你需要上做人的启蒙课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6541b82cc9dbf555/
  22. 薛涌、笑蜀、吴敬琏谁是谁非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3943075460368ef3/
  23. 力瑾: 我来剥茅于轼"好人"的皮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219724f6afff9df4/
  24. 刘晓波:薛涌根本不懂什么是言论自由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f2f5c6a2b7077f2d/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22e26ee4eb4fcd98/

Date: Mon, 02 Nov 2009 11:06:33 +0100
Subject: 《金融时报》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这个黄亚生,是难得的名校华人教授里的有良知,清醒的人物。唉,真是难得!

发信人: post (自动发信系统), 信区: triangle
标  题: [转寄]麻省教授: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发信站: 一路BBS (Mon Nov  2 00:35:09 2009), 站内信件

本文由 mitbbs.com 的 deliver 转发

发信人: babywhenugon (若林), 信区: Militar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Nov  1 23:05:48 2009, 美东)

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为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撰稿 2009-11-02
                 
我认为中国需要左派,这里我所指的左派,是一种"合成"左派。他一方面不是意识形
态型的,是务实的。另一方面是真正关心大多数人利益的,是那种"为人民服务"传统
的左派。

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因为我认为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左派比右派更能促进市场经济和
私有经济,更能提高中国人的福利,也更能使中国接近民主体制。我的推理建立在以下
几个前提之上,如果其中任何一个前提不成立,那我的推理和结论也是不成立的。所以
必须先把我的前提说清楚。对于这些前提的是与非,我们可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我
希望对以下推理的逻辑,我们能达成一定的共识。

第一个前提就是,中国现在的右派知识分子大部分是不挑战现行体制的。这和1957年的
右派有很大区别。改革开放前后,中国的右派知识分子倡导价格改革比倡导经济体制改
革更积极,倡导经济体制改革比倡导政治体制改革更积极。到了2009年,中国右派学者
至少不会积极反对政治体制改革。但在十年前,中国右派知识分子——主要是经济学家
——认为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必要或者经济改革本身就可代替政治改革的大有人在。

中国左派也不挑战现行体制,也就是说在体制这个问题上中国的右派和左派没有太大的
区别,所以我们评估左派和右派时必须去看他们在其它问题上的主张和观点。这样说可
能对右派有些不公平,也许下面的说法更客观:左派可能比右派更拥护现行体制,而右
派可能比左派更被动地接受现行体制。这是我第二个前提。

第三个前提是我文章最初所说的,左派不是僵硬的意识形态型的。 这个前提很重要,
因为在中国,左派作为一种"品牌"是有严重缺陷的。我们一说起左派就想起张春桥、
姚文元,其实无论中国需要什么,也不需要张春桥、姚文元。

左派和人民福利

传统的左派看到穷人利益受到破坏,他会难过,他会气愤,他会主张政府采取措施直接
保护穷人的利益。比如左派会更支持劳动法、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收入再分配以及给
农产品补贴等政策。而右派都是反对这些措施的,这并不是说右派不关心穷人利益,而
是因为中国的右派和其他国家的右派一样都反对政府干预。右派的观点是,政府直接干
涉经常是事与愿违,是达不到保护穷人和弱势者利益这一目的的。

但在这个问题上,右派的逻辑是建立在一个错误基础上的。根本不存在一个右派脑子里
的天方夜谭——就是政府在社会领域少干预,并在经济上给予更多的自由。在中国现行
体制下,政府的干预无处不在。它不在经济领域干预,就会在社会领域干预,它不在社
会领域干预就会在文化领域干预,它不在文化领域干预就会在教育领域干预,它不在教
育领域干预就会在体育领域干预。政府总是要干预的,而且是直接地、不受制约地干预
。这是由中国的体制决定的。

所以右派反对政府在社会领域干预等于是支持政府在其它领域(比如经济领域)增加干
预。为什么呢?我们用一个假想的例子来说明。假如政府有100个工作人员。为了解释
方便我们进一步假设只有两个领域,一个是经济,一个是社会。又假如政府现在有50个
官员去干预经济,有50个官员去干预社会。如果我们实行右派的方案,那政府干预社会
的官员减少到40个而它对经济的干预就增加到60个。如果我们实行左派的方案,政府对
社会的干预增加到60个官员而对经济的干预减少到40个。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左派的
方案比右派的方案更促进市场经济的发展(这里不成文的假设是政府规模没有变化)。


在中国现行体制下,如果政府的干预是一个给定的条件, 那剩下来的问题就不是政府
应不应该干预,而是哪种干预相对而言更能增加社会福利。

比如在媒体上争论的经济适用房问题就能说明这个道理。右派知识分子反对经济适用房
,但你想过没有,如果政府没有去建经济适用房,它就会拿这笔钱去建生产过剩的钢厂
、铝厂,去给自己建华丽的办公大楼——不是有一个区政府给自己建了个"国会大厦"
吗?对经济适用房的争论不在于建或不建,而在于建经济适用房的机会成本是什么,以
及不建的机会成本是什么。我想任何一位讲道理的人都会同意建经济适用房要比政府建
华丽的办公大楼更有意义。

但是右派知识分子会反驳说,建了经济适用房并不意味着穷人会获得经济适用房,因为
中国有腐败。前些时候有一位经济学家建议经济适用房不要建私人厕所,这样富人就不
会去买经济适用房了。虽然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但我不是特别明白为什么这样就会解
决中国的腐败问题。首先这个提议把治理腐败的成本转嫁给了老百姓,我可以想出很多
减少腐败的办法,比如制度改革,但我不认为减少老百姓上厕所的隐私是克制腐败的最
好办法。另外,如果你是个富人,真有钱,你就可以给自己修一个厕所,更何况富人不
会自己住在那里,他们一定是要出租给穷人的。所以我看不出为什么不修厕所就会遏制
富人对经济适用房的需求。

退一万步讲,即使富人获得了经济适用房,但只要是富人没有获得所有的经济适用房,
也没关系,也应该建设经济适用房。原因很简单,因为富人可以利用腐败住进经济适用
房,但穷人无法利用腐败住进政府大厦和产能过剩的"大项目"。该不该建经济适用房
不取决于中国有没有腐败,而取决于穷人入住经济适用房的概率和穷人入住政府大厦的
概率。要建经济适用房不要求前者的概率是100%,只要求前者的概率大于后者的概率就
行。我们知道前者的概率肯定不是100%,因为有腐败,但我们可以肯定前者的概率一定
大于后者的概率,因为后者的概率只能是零。

左派和私有经济

我上面的推理是想说明,左派的理念在中国现行体制下比右派的理念更能促进市场经济
的发展,更能提高中国人的福利。我现在讲一下为什么左派比右派更能促进私人经济的
发展。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的市场经济是缺乏"保障个人权利"这一基础的,因此中国没有
真正的,完全独立于政府的私人经济。为什么没有真正的私人经济就需要左派呢?因为
在中国经济体制里,真正的、百分之百毫无疑问的私人成分只有个人和家庭,而个人和
家庭的最大组成部分就是工人和农民(用现代表达方式就是蓝领,用传统表达方式就是
无产阶级)。而左派关心——或者说是应该关心——的是工人和农民的利益。因此推断
出这么个结论——在中国只有左派是真正维护私人经济的。

右派也支持私人经济发展,但右派更关心"企业的私人经济"而不是"个人的私人经济
"。在中国,企业发展是离不开政府支持的,私营企业和国营企业的分野也越来越不明
显。私营企业发展要靠与政府拉关系,与政府结盟。而国营企业的发展要靠上市和高管
的股票期权。中国的私营企业和国营企业与政府的关系一个是表兄表弟、女婿的关系,
一个是亲兄亲弟、儿子的关系。也就是这么一点的差别。所以,即使左派是支持国营企
业的而右派是支持私营企业的,他们观念的沟壑实际上没有想象的那么大。但是左派代
表民众说话和右派代表企业说话,他们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

中国现在很多经济问题都和右派在错误的假设前提下坚持的理念和政策有关。比如所谓
消费过低的问题其实就是私人消费过低。这里有很多复杂的原因,但有一个原因是工人
工资增长太慢(个人权利得不到保障),而在这个现象后面是企业依赖政府的保护来压
低工人工资。前几年山西黑砖窑就是典型的案例。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一个左派与这种
力量抗衡。补贴、转移支付,甚至制止企业裁减工人都是左派提倡的。我认为这些政策
是中国现行体制下尽快提高私人消费的最佳选择。

另一个例子就是国营企业私有化。右派支持私有化,而左派反对这样。在个人权利得到
保障的前提下,我会支持右派的立场,但在中国这种体制下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由于
中国的市场经济缺乏个人权利基础,所以私有化是不可能彻底的。比如在中国,私有化
总是管理层借助其内部人优势获得利益,而职工的利益往往被忽视,又例如,亏损的国
企私有化了但赚钱的国企被政府保留下来。这是一种非常没有效率的私有化。第一,亏
损企业是劳力密集型企业,私有化后造成大量失业和社会不安全感。我认为国人在90年
代后期以来的消费谨慎和90年代的私有化不无关系;第二,政府本来应该履行它的社会
职责保护弱势群体。这本来是政府的强项,而政府的弱项是管理和经营企业。经过90年
代的私有化,我们的政府不去做它擅长的事而去做它很不擅长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放弃
垄断这么难,因为一旦放弃垄断,马上就会向世人揭示它的利润来自于垄断。也许放弃
擅长管理的形象比放弃利润本身还要痛苦。最理想的私有化应该是政府保留亏损的国企
而把赚钱的国企卖掉。

反驳我的观点的人会说我的逻辑自相矛盾。他们会指出虽然右派支持的私有化方案没有
获得最佳效果,但右派是支持私有化的,而左派是整体反对私有化的。所以至少过去十
年中国在私有化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我承认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不认为如果中国没有经历90年代的私有化风潮,中
国整体私有经济就会停滞不前。其实中国到了90年代初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私营经济
体——就是它的农村经济和乡镇企业。即使没有经过城市国企的这场私有化,通过竞争
和兼并,中国的私有经济也会发展壮大(虽然速度会慢一些)。另外如果中国没有经历
90年代那场私有化运动,可能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国进民退"。"国进民退"之所以
发生,一方面是因为既得利益,因为主管国企部门一夜之间有了"吹牛权"(bragging
right)。另一方面,在"抓大放小"之后,所谓的"抓大"导致保留下来的国有企业
获得了各种国家资源和垄断权力。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因为国营企业整体亏损,中
国的官界和学界达成了当时的"北京共识"——国营企业是没有效率的。但这个共识被
90年代末的"北京共识"取代了。这个新的"北京共识" 认为国有企业只要抄袭一些
西方企业的表面形式也能成功(西方企业的表面形式指的是上市、股票期权、董事会、
高薪和总经理的ARMANI西装)。我认为,中国的改革因为有了90年代末的"北京
共识"而付出了,而且还在付出着巨大的代价。

左派和民主

正是由于中国的市场经济是缺乏个人权利基础的市场经济,因此在社会结构上,存在只
有"抽象人",没有"具体人"的情况。

民主制度和一党制的区别是前者有选举而后者没有选举。但民主制度和一党制还有一个
派生的区别——民主制度是一种具体人的制度而一党专制则过于抽象化。所谓政府、公
司和社团都是抽象的概念,也就是说这些机构自己是没有生命、没有血肉的。它的生命
是法律授予的而不是天生的。在中国我们经常听到的,比如 "政府英明的领导",这
是不准确的说法,因为政府作为一个抽象人是无法做决策的。"政府英明领导"准确地
说是组成政府的具体人的英明领导。我们在夸奖微软时一般都会夸奖比尔·盖茨,我们
在夸奖通用电器时一般都会夸奖杰克·韦尔奇。没有比尔·盖茨和杰克·韦尔奇,微软
和通用电器只是一堆水泥和椅子。顺便说一下,在中国经常把具体人取得的成就错误地
归结为抽象人的成就。比如有些国企在做的还不错的时候,主管单位会突然把经理换班
,因为它认为企业自己就会做出优秀成绩了。而这一般就是企业沉沦的开始。

但是我们如何能保证政府作为一个抽象人能够准确地、忠实地代表组成一个社会的具体
人的利益呢?其中一种办法是通过选举。选举是具体人控制抽象人的工具。但是如果没
有选举怎么办呢?这时候就会出现两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就是抽象人失控造成组成抽象人的利益实体——具体人,比如官员和国有企
业经理——追求自己利益而牺牲社会具体人的利益。我想读者对这一情况都很熟悉。

失控造成另外一种后果就是抽象人过分追求抽象的目标。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跃进"
时把家里的铁锅、铁碗拿去炼钢、炼铁,目的是提高没有任何意义的钢铁生产指标。现
在,有些地方政府用强迫拆迁、压工资增长来提高GDP也是一个道理。GDP是一个极其抽
象的概念,一般除了学者和经济官员很少人知道它的准确意思,在民主国家,政治
家从来不谈GDP,奥巴马谈经济时会讲就业或税收,因为这些都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
东西,政府必须追求具体人在乎的目标。

第二种情况是组成政府的具体人在意识形态取向上接近社会具体人,因此即使没有选举
,这些具体人也会自觉地代表社会具体人的利益,会自主地去实行符合社会具体人利益
的政策。其实"以人为本"在我的理解就是这个意思。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什么样的
具体人组成的政府能够最有资格代表社会上大多数人的利益?我认为是左派,因为左派
最关心蓝领阶层的利益。而蓝领阶层在中国占人口的绝大多数。因此,恰恰是左派,可
以补充市场经济中所缺乏的个人权利保障的基础。在民主体制里,选举是把具体人和政
府抽象人联系起来的一个工具,在一党制下,左派起了联系抽象人与具体人的作用,起
的是一个民主替代物的作用,虽然不是完美的替代。左派当政从功能上就成为一种没有
选举的民主。

总之,中国需要左派,越多越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5.215.]
--
☆ 来源:.一路BBS yilubbs.com.[FROM: bbsp...@yilubbs.com]
全文链接: http://www.yilubbs.com/HT/con_119_M.1257140109.A.htm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黄亚生: "民主妨碍发展"的观点得不到任何经验和数据支撑 中
国政府应当将普遍存在的地下钱庄合法化 中国银行业潜伏危机有中国特色的资本
主义经济发展的质量不高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5fa468dc46da1608

缺乏耐心的知识分子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e3183c737c537d10
> 杨小凯、黄亚生等大陆出生的经济学家往往比其同行更激烈地批评中国经济体制
> 的不完善;至于社会和政治议题,只要随便找几个相关论坛看
> 一眼就可知道人们是多么一腔热血、愤懑难平。

三妹:简评对经济学家黄亚生的访谈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b9e9e6d60bbab66b
黄亚生谈中国经济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ef1f2057ad774054
陈子明:中国又到历史转折关头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ece493b2fff67a92
黄亚生: 中国大陆经济增长的南柯一梦; 华尔街日报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browse_frm/thread/0a6a9498dddeebac

李劲松: 一党制和多党制不是民主法治与封建人治的分水岭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b580c74c41c7b5b1
> 问:现在一方面是贫富分化严重,另一方面,他所担心的资本主义,用黄亚生教
> 授的话说,"有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已经出现了。您刚提到他是有计划的,但当
> 时又有一句著名的话叫"摸着石头过河",这两者又是什么关系呢?

中国经济最大威胁已露头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lihlii/t/b349eb141680b29f

《财富》周刊:印度经济必超中国存在多个理由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politicsforum/browse_frm/thread/97f2f63545fb0dba
> [...]
> 卡纳教授和他的合作者黄亚生教授在文章中指出,印度已经建立了比较先进的软
> 性基础设施来支持这些本土企业。首先,印度的资本市场比中国的效率高,也比
> 中国的资本市场透明。同时,印度的司法制度虽然仍存在一些重大弊病,但却比
> 中国的司法制度先进得多。卡纳教授指出,在法治方面,印度比中国强得多,尤
> 其是商业领域的法治。他说:"印度拥有一个几十年来一直在运转的独立的司法
> 制度,用司法程序审理和解决商业纠纷。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制度。党一直就是
> 司法,党根据自己的观点判断什么 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 [...]
>
> VOA若思报导: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商学院的副教授黄亚生和哈佛大学商学院的教授
> 卡纳最近在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的题为"印度能否超过中国"的文章,引起了多方
> 面的兴趣。两位学者认为,印度比中国更有发展潜力,因为印度拥有在国际上极
> 具竞争力的本土企业。而中国目前虽然吸引了大量的外资,但是私营企业一直没
> 有得到充份的发 展。因此,他们说,印度经济在未来20年里有可能赶上并超过
> 中国。 [...]
>
> 然而,标准普尔公司跟踪印度和中国经济状况的分析家穆卡尔基认为,黄亚生教
> 授和卡纳教授的说法有一定的道理。穆卡尔基说,中国的经济奇迹没有媒体报导
> 的那么辉煌 。减去官方统计数字的夸大部份,中国过去十多年的增长可能为每
> 年百分之7,而印度的增长率是百分之6。 [...]

中国经济真的复苏了吗?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qx01/browse_frm/thread/377b0b92471c9906
> 洛杉矶时报21日报导,黄亚生 Yasheng Huang 是麻省理工学院史隆管理学院教
> 授,也是一位中国经济策略评论家,他表示:"中共正在将中国的经济导入一个
> 完全错误的方向。"

一个老外离开中国后才敢说的话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qx01/browse_frm/thread/cba94a6e758cf011
> [...]尤其是,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中国公司很好地利用了它们和美国资本的关
> 系,但是,如读者越来越多的黄亚生教授所说,中国本身却没有那么幸运。
> 在我看来,黄教授在举例的时候有点夸张,但是,就像我想指出的,经济危机的
> 扩散的一个特征和他的论文相符,同时又和我昨天所说的中国没有应对世界经济
> 危机的办法 的说法有那么一点矛盾。
>
> 黄教授辩称,自1989/90年起,中国把太多的钱投入诸如基本建设之类的主导增
> 长之中,牺牲的是私企的利益,因此,普通人的收入不能与经济发展同步增长。
> 说的 都对。
> 他也指出,调整经济的企图  部份是通过国家在社会保障、健康以及教育方面的
> 投入以刺激个人消费  好是好,不过起步太迟,对解决经济危机作用不大。说的
> 也都对。[...]
>
> 那么,根据黄教授的分析,普通人的问题不是转好,而是更糟:他们的收入较之
> 整个中国,会进一步落后。怎么会呢?这个嘛,相当明显啊,因为你也知道,中
> 国这个一揽子刺激计划有相当一部份花费并不聪明。其中一些,正如政府打算要
> 承认的,会漏到贪官和地方政府的口袋,还有很多除了用作炒高股价,没有别的
> 用场。 [...]


Date: Mon, 02 Nov 2009 11:26:51 +0100
Subject: Re: 《金融时报》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为什么中国需要左派

很赞同黄亚生教授的看法。如茅于轼,吴敬琏这些自由主义右派经济学家,已经头脑发昏了。薛涌和茅于轼的争论是一个重要的争论。

中共国需要自由主义左派,如艾未未,李昌平,郭泉,高智晟等。自由主义左派会骂欧美日,比如艾未未,高智晟,郭泉对美国,日本政客的指责都非常尖锐。但是 他们和专制主义左派的阶级斗争论,专制主义右派的民族主义排外理论的根本区别在于,他们要求的是跟符合道义良知价值的自由世界的政治家,而不是因为这些政 客的虚伪,而彻底拒绝"西方的政治制度"。他们批判"西方"的目的,是改进"西方",并要求"西方"在和黑帮政权做交易时,不要背离道义良知的价值。这是 自由主义左派的人权立场。自由主义左派是强权天生的批评者。也就是村上春树所谓"总是站在鸡蛋一边"。


Date: Mon, 02 Nov 2009 11:44:20 +0100

中共国目前是腐败的法西斯主义(右派专制的一种,Juan Linz 所谓 Sultanistic State,一种威权主义专制政权的特征:高度的个人至上主义,无法无天,非意识形态类型[1]。:) 其实就是一种犬儒主义的当权派意识形态。)

在占绝大多数的民众的苦难诉求下,民怨可能在经济危机中爆发,从而促成这种腐败的法西斯主义专制体制向纳粹主义转变。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都是右派专制意 识形态,但是纳粹主义同时具有迎合上层的民族主义,和迎合下层的国家资本主义(号称社会主义),因此非常可能在犬儒主义盛行的腐败的法西斯意识形态崩溃 后,以严厉的廉洁专制统治,排外的民族主义理论将经济崩溃归咎于外来势力的阴谋,从而占据意识形态主流。这是才离共产主义左派专制虎穴,又入法西斯主义的 狼窝。法西斯主义大厦崩塌,结果却造就纳粹主义的火坑。

如果自由主义左派的力量微薄,这种纳粹化的前景几乎是必然,而自由化前途非常渺茫。在如今中共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占据最大量社会资源(经济财富和政治地 位)的高等华人群体中,左派几乎死绝了,只有一些自身难保的被边缘化的小知识分子,在勉为其难地坚持力量对比悬殊的批评和抗争。这种态势预示着未来的灾难 性后果。

[1] 再拙劣的权术,也是屡用不爽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alon-friends/browse_thread/thread/c5c2c77e1884d4de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