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14日星期三

李登辉:台湾的主张

a: 你看过台湾的主张这本书么?
立里: 没
a: 建议看看. 这里有一部分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5799633.html?from=like
立里: 嗯
a: 按李登辉的意思,似乎蒋经国用他,恰恰是因为他加入过共产党,所以有免疫力
立里: 可能
a: 600多人挨个走访啊?

立里:
我下载了一些关于李登辉的纪录片,不知你看过否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L/李登辉/
你也可以把资料共享在这个文件夹



中國再統一時的典範
儘管優先順序有別,但並不表示我們不關心中國的未來。台灣的發展方向,不僅是台灣本身
的重要問題,對於中國,也有重大影響。
中國擁有悠久的歷史,不論是四千年或是五千年,就文明而言,的確是悠長歲月的結晶。但
是,如果我們審視歷史,卻不免覺得遺憾,因為歷史一再重蹈覆轍。歐洲人所批評的「亞洲
之停滯」,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
近代以來,中國由於國民革命,以及共產革命,使停滯的歷史出現突破的契機。可惜國民黨
所發起的國民革命,遇挫中斷,其後的共產革命,也陷入相同的惡性循環之中。
共產革命的結果,並未脫離中國的傳統,也沒有擺脫「亞洲之停滯」的困境,反而促使霸權
主義抬頭,帝制主義再度興起。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確促進了產業的成長,但思想方面,卻完全無法擺脫舊有框架。因此,
經濟雖有進展,但政治改革仍在原地踏步。
看到現今的大陸情況,我認為台灣的發展,或許可以成為未來全中國發展的典範。一九九七
年八月一日,我曾向《華爾街日報》投稿,標題是〈台灣的成功典範〉,提及中國社會經濟
和政治改革的典範,就在台灣:
最近中共以及部分西方人士指責中華民國正在推動「台灣獨立」、「兩個中國」或者是「一
中一台」的運動。但是,我們認為台灣所力行的,是為了讓中國擺脫共產黨統治,成為自
由、和平的國家,我們奉行民主主義,發展經濟,希望能成為未來中國再統一時的典範。
在經濟方面,我們持續進行結構性的改造,將勞力密集型工業轉型為技術密集型工業,而農
業產值佔國民總生產值的比率逐年下降。目前工業產值佔國民生產總額( GDP )的百分之
三十五、服務業佔百分之六十二、農業只佔百分之三。
在政治方面,我們透過修憲,完成總統直接民選,並進行政府改造。同時,也積極落實教育
及司法改革,為民主社會奠定長治久安的基礎。
共產中國之所以和過去的歷史一樣,陷入「進步、退步」的惡性循環中,有幾個理由,第
一、政策由領導人個人作決定,聽不到人民的聲音;第二、缺乏前瞻性眼光,無法因應社會
的結構性變化;第三、領導者忽視人民福祉。無視人民存在的政策,成為社會發展的不確定
因素,也阻礙了中國的持續進步。
而另一方面,台灣則靠著自己的力量,一步一腳印地脫離停滯的傳統社會。台灣為什麼能做
得到?正如我在思想發展歷程中,吸收了各式各樣的觀念一般,台灣也吸收了許多不同的文
化、制度和思想,終能綻放出燦爛的光芒。

政治漸進主義的重要性
隨著台灣經濟的快速發展,社會要求民主化的聲浪也日漸高漲。這是必然的趨勢。但是,政
治最大的難題,就在於各種不同議題和不同因素的考慮抉擇。儘管民眾確實期盼民主化,但
是,立即施行民主制度,是否會影響民生經濟?司法制度是否已臻完備,足以支持民主制
度?而教育是否已為民主主義的推動奠定基礎等等,都是有待釐清的問題。
要在變化快速的經濟環境中推動政治民主化,原本是極為困難的課題,復因台灣社會情況的
錯綜複雜,使此一問題,益加棘手。即以政治結構一環而言,倘若基礎不夠穩固,制度不夠
完備,則所建構之民主體制亦將脆弱不堪,甚至對社會造成更大的損害。
一九九○年,我當選為第八任總統之後,便著手處理憲法中「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的廢
止問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乃是與中國共產黨武力對峙,進入備戰狀態的非常時期
「國家總動員法」,與民主制度背道而馳。
一九四七年,國民政府制定憲法之後,因鑒於政治環境的險惡,於是有﹁臨時條款﹂的設
計,讓政府可以凍結憲法,停止國會改選,而總統也可以不透過行政院,直接經由國家安全
會議,行威權統治。
衡量社會發展的情況,「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確有廢止之必要。然而,該由誰來廢止?
卻是一個大問題。訂定此一臨時條款的是國民大會,理論上來說,只要再召開國民大會就可
以解決了。事實上問題卻複雜得多。因為,當時的「國民大會」是因憲法凍結而成立的「萬
年國會」。
依據憲法的規定,國民大會的法定員額為三千零四十五人。一九四七年舉行第一屆選舉,選
出二千九百六十一人,任期原為六年,爾後卻未再改選。國大代表遂成了「萬年代表」。因
此,要國民大會來廢止臨時條款,無異是要請萬年國會的代表們自行鋪設「通往墓地」的道
路。
要說服萬年代表「自掘墳墓」,怎麼想也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不可能的事情」若無法實
現,台灣就不可能走出威權體制。
當時,唯一可行的辦法,是先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進而全面改選國會,重新選
出國民大會代表和立法委員,由代表台灣人民聲音的立法委員和國大代表,來組成新國會,
進行修憲工程,為民主化鋪路。但此過程波折不斷,困難重重。
當時,我親自走訪國民大會六百多位代表,向每一位代表請託:「政府給付退休金,請你退
休。」、「為了國家的發展,務請考慮。」
我是國民大會代表選出來的總統,卻要求他們「自掘墳墓」,真是情何以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