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3月28日星期三

120327 RFA独家:高智晟家人24日在新疆沙雅监狱见到高智晟

Zhang Min ‏ @ZhMinYH
让高智晟、陈光诚见亲友、见天日,让被噤声的法律人公开自由说话,中国才有第一缕希望之光。大权在握的胡温,如果做不到这一点,请告诉全中国全世 界,这事究竟有多难?!

罪 恶档案 ‏ @evilsfiles
孙荻,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处长。自从2005下半年以来,北京市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总队对高智晟律师实行了长期的一系列的迫害,手段包 括恐吓、限制通讯、跟踪、 围堵、虐待、非法拘禁、强迫失踪。孙荻是直接责任人。

动 感咸鱼 ‏ @iamzzm
只有在中国,家人相见才能成为独家新闻 RT @ZhMinYH RFA独家:高智晟家人24日在沙雅监狱见到高智晟

滕 彪 ‏ @tengbiao
高智晟家人在沙雅监狱见到高律师。耿和说,高智晟"挨着问,问我爸爸、我姐姐、我妹妹……好不好,让我们照顾我妈妈。把这些问完,十分钟就到了。 又问我爸爸身体好不好,我爸爸说'见到你以后,我就身体好了。'高智晟就哭了。"


http://www.rfa.org/mandarin/mandarin/Xinwen/gzsh-03272012215236.html/
RFA独家:高智晟家人24日在新疆沙雅监狱见到高智晟
2012-03-27

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大哥和岳父在家人与他失去联系近两年后,3月24日到新疆沙雅监狱,隔着玻璃见到高智晟。
美东时间27日晚,我打电话给刚刚回到陕北家中的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
高智义:"过几天再跟你说,现在不方便。"

记者:"您能肯定见到他了吗?"
高智义:"见了,见了。"

今年1月1日,被失踪21个月的高智晟律师的哥哥高智义,收到新疆沙雅监狱刑事执行科寄给他关于高智晟的"罪犯入监通知书"。一周后,他从家乡陕 北赶往新疆,与住在乌鲁木齐的高智晟妻子耿和娘家三位亲人同行,10日赶到沙雅监狱要求探视高智晟,狱方说'现在是三个月教育期,三个月后,表现 好家人就能看,不好就不能看'。第二天家人再次前往求见,在监狱十几公里外一个检查站被拦阻。

高智晟的太太耿和是25日得知家人24日到沙雅监狱见到高智晟的。
耿和于3月26、27日两次接受本台记者采访,谈她陆续得知的消息。

26日记者采访耿和——

记者:"我近些天打不通高智义电话,总是忙音,您那里有什么消息吗?"
耿和:"在这之前我也是一直打不通。昨晚打通了。他说,他去(沙雅监狱)看了,看着人是他(高智晟),看着还可以。但是他(高智义)说(当局)不 让往外讲,一旦往外讲了,就阻止他们下次再去看。"

记者:"对话了没有?"
耿和:"我没问到这么多。因为说了以后,好像当地警察跟着,就不让他接电话。不仅不让他接,全家人都不让接,就为了这次答应让看(高智晟),给的 这个条件。昨天等于是见完了,电话里才说。然后我要再多问,大哥说'我现在要走了,等我回去再说'。我估计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记者:"您娘家的人有没有去?"
耿和:"大哥说,我爸爸去了。"

记者:"你爸爸那边电话能打通吗?"
耿和:"打不通。我爸爸就有个小灵通,离开乌鲁木齐市(家所在地)就打不通。他回去估计能打通,没准要到明天了。"

记者:"探视准确时间是什么时候?"
耿和:"周六(24日)的中午。我问'办了一些手续吗?'大哥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让说,什么都不让做,什么都不让带。这回我就看看是活是 死。'"

记者:"见到人了,还不让对外说,您觉得正常吗?人好好活着干嘛需要这么保密呢?"
耿和:"当地公安局不让讲嘛!去之前保了很长时间的密,不让家里面讲。说讲了就取消见面机会。一直熬到昨天。哎呀!真是。"

主持人:"为什么不让对外讲呢?"
耿和:"谁知道呀。就觉得是不想让外界知道,要么怎么当地佳县、榆林公安的一起过去。我问'下次给咱们啥时间(探视)了没有?'大哥说'什么都不 能说。这次就看是死是活。等回去再说。'"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 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
2006年8月15日被警方绑架。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2007年9月高智 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直到2010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 确切消息。当年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高智晟电话号码,外界可以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十天后,外界再拨打这个号码,停机。高智晟律师再次失踪。

2011年底在他五年缓刑即将期满时,新华社12月16日发出英文短讯,称高智晟违反缓刑规定,已被送回监狱执行原判三年实刑。但是,在当时和之 后两周内,没有关于高智晟在哪个监狱服刑的消息,家人也一直没有看到裁定书,没有得到什么时候可以探视的通知。报道没提及高智晟违反了什么规定, 也没有提到过去20个月里,高智晟一直处于再次被失踪状态。直到今年1月1日,高智义收到沙雅监狱寄来的关于高智晟的"罪犯入监通知书"。

27日记者再次采访耿和——

耿和说打通了姐姐的电话,姐姐转述父亲所讲的见面经过。
耿和:"我得到的消息是有半小时见面,隔着玻璃打电话,我姐说,看着皮肤有点白……可能不见阳光吧,胖瘦也还可以。别的看着也就那样,说不出特好 也看不出坏的地方,就觉得还行。
我爸爸和他讲了有十分钟。他挨着问,问我爸爸、我姐姐、我妹妹……好不好,让我们照顾我妈妈。把这些问完,十分钟就到了。又问我爸爸身体好不好, 我爸爸说'见到你以后,我就身体好了'。高智晟就哭了。
(我姐姐说)我爸爸讲……他大哥和他讲的时候,我爸爸些听不太明白(口音),反正就是问家人这个好,那个好的一些事,然后他大哥就哭得不行,卫生 纸(擦眼泪)……我爸爸赶紧捡卫生纸、给收拾。
他们讲话的时候,警察也在。我问'有几个警察?',我姐说我爸没说。
不知是我爸还是大哥问'你需不需要钱?'高智晟说'需要'。家里面就想多留,高智晟说'一个月只能留六百,一次只能留六百'。我爸爸就放下了六百 块钱。"

主持人:"他是坐着还是站着?"
耿和:"坐着。有人看着。"

主持人:"您觉得都是可信的吗?"
耿和:"我觉得是非常真实的。"

主持人:"您觉得是大哥多说,是受到了威胁,还是他自己害怕?"
耿和:"我估计是大哥受到了威胁。因为他出门就没有给我家打电话,我家人很着急,光给他打电话,他也不开机,我爸爸一见就埋怨他,大哥就低下头, 小声说'关机了',问他为什么,也不吭气。我爸说,他可能有事挺为难的不能说。"

主持人:"他大哥会不会因为漫游电话费太贵不开机?"
耿和:"不是。警察跟着的。第一次去(沙雅)他大哥住在我们家(在乌市)。第二次我爸让他住在家里,他说'还有一个人(警察)呢,我要跟他住'。 他大哥就没跟我们家人在一起。但我不知跟着去的警察是一个还是两个。我从家里得到的消息是两个警察,一个佳县的,一个陕北榆林地区的。"

主持人:"这个情况,您怎么考虑?现在是什么心情?"
耿和:"我的心情很沉重,虽然家人看见了他,我的心情没有轻松。我觉得有好多疑问。为什么把他搁在那儿了?他做了什么?什么时间是个截至
我们家人说'措手不及,让你去了。一进门,旁边警察就宣布不能讲这个,不能讲那个'。我说'都不能讲什么?'我姐说我爸没记住。
我不知他们(警察)的威胁是什么程度,不知铺垫了下一次见面的渠道没有。
我也没踏实,就觉得,为什么呀?出了什么问题了呀?我一直没有踏实,一直没有轻松过来。高智晟没有错,他应该尽快自由,应该立即释放他。"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