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120220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异议人士回忆经历

http://canyu.org/n41865c6.aspx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异议人士回忆经历
[日期:2012-02-20]    来源:参与  作者:大风

(参与2012年2月20日)今天(2月20日)是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周年。其间,至少超过一百名有名有姓的维权人士、民主人士、异议人士,被 中共当局大肆"喝茶"和抓捕、"失踪"。其规模仅次于"六四"事件,也超过了2010年的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事件。在一周年之际,去年因此而 被中共当局抓捕、失踪的维权人士、民主人士、异议人士纷纷回忆"茉莉花"经历。

对于中共当局的最后疯狂,著名评论人士莫之许表示:"打击茉莉花,固然使得草泥马七零八落,但当局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虚假希望如今成为过街老鼠, 一大半是因为花事中的肮脏作为。"

下面是异议人士留言:

@mozhixu 总射击师的冥诞竟然是茉莉花打压周年,冥冥中自有天数啊。

@mozhixu 打击茉莉花,固然使得草泥马七零八落,但当局也不是没有代价的,虚假希望如今成为过街老鼠,一大半是因为花事中的肮脏作为。

@mozhixu 都失踪不通知家属了,都酷刑了,谁再贩卖虚假希望,能不是骗子吗?

@mozhixu: 去年今日,八点被敲门,从此禁足近两个月,每日于网上看到这个被失踪,那个宣布逮捕的,也不知道啥时候轮到自己。

@kunlunfeng 应该是原形毕露使众多幻念者遭醍醐灌顶吧。

@wxhch64: 去年2月19日被关在派出所一天,到晚上回家,领了一张治安行政警告处分的处罚单。2月21日在办公室被抓。

@liuyun1989 鵝老大也不見上推了。

@iamhudi: 一个推友。疑似在去岁的花儿事件中被失踪。但愿我的担心和疑团是多余的。

@WuyouLan 茉莉花期間被問訊、拘留、失蹤、勞教、判刑的,有名有姓的應不下百人,而實際的我想會是十倍。這些人中,令我感到驚懼的信號有三個,分成兩組。一是 @daxa 、@iamhudi 的被抓。這兩人恰恰是反茉莉花的。一是 @yangpigui 的兩次被帶走。

@WuyouLan 去年的茉莉花讓所在單位遭受了壓力。一位關心我的領導開導說:"參加這種事情,莫非成功後任命你當鄭州市長?"我說:"不會。"他又說:"老老實實的過兩 年,安全部門關於你的檔案就消了。"我說:"不會。"

@WuyouLan 打算寫一篇《我和茉莉花》。系統一些。比推文的斷斷續續好。

@WuyouLan 茉莉花一周年了。和我直接相關的有兩件。1、2月19日晚11點左右,我發了一推。第二天一大早,國安、國保都來找。我旅了遊,妻代為喝茶,單位受了壓。 2、三月初頂風寫了篇小文,收入《動向》"中國茉莉花革命專輯"。

@xazei: 茉莉花一周年之即,回想去年第一次进局子喝茶,记忆犹新。我在QQ群转发树洞集会消息,20日半夜被国保找到宿舍,幸好去了常州,公司值班人清晨以紧急公 事为由电话催我赶回,到局子笔录超过4个小时。

@paleylin:#MLX#一周年:让他说出是临时有任务还费了小会儿劲,然后我告诉他:假如明天你碰到有人游行示威,你只是维持秩序,不要 伤害别人。因为,我们都是同胞,大家都是为了吃饭,工作,为了生活得更好。他居然点头答应,显示很明白。我很欣慰,很有成就感地走了。

@paleylin:#MLX#一周年:到今天这个时候,Q群里已经沸腾了。因为,所谓MLX革命,关于散步的具体倡议才正式在昨天稍晚的时候贴 出来。时间,地点都很确切。我当时觉得又切近又遥远。这时还没有传来有人被抓的消息。回首时记忆并不真切,但坦白是必须的,否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呢?我成长于蒙昧与热情之上。

@paleylin:#MLX#一周年:去年今日,此刻此刻,北京初春,阳光正好。午饭后,我正在办公室里,和我的大姐在聊天。这时,办公室主 任,我的朋友小张同学,来通知我:警察来了,去会议室......来了四个人,问询的主题是:发贴说要效仿埃及革命的事实及其性质

@paleylin:#MLX#一周年:去之前,我发了一条贴子到QQ群里面,国保来我公司了,我必须辞职了,并附上了电话和地址__因为此前, 已经有两次被警告了,我老总告诉我,我没有第三次机会了。因为觉得自己正义在手,真理在胸,我完全无惧,试图给警察洗脑......那天在笔录上 签字了,两小时后回办公室。

@paleylin:#MLX#一周年:回办公室后,接到了至少20个电话。那天江律师也来了电话,约好一起聊聊。而后来才知道,就在通话后不 久,他被抓了。而在通话中,我请教了另一些人,告诉他们相关情况,原来:笔录可以不签字。于是,从此后,直到进去不得不在拘留证上签字,我再也没 签过任何字。

@paleylin:#MLX#一周年:作为一个长期在Q群里战五毛,谈启蒙的一分子,那时思想已经有觉悟了。开始和大家一起探讨方向,方案。而 从突尼斯到埃及,实在是让人热血沸腾。我想,即便不懂宪政架构这些东西,不去看近现代和平转型什么的东东,从23年前的流血之惨烈,到杨佳事件的 伤痕,埃及模式也是让人激动的

@paleylin:#MLX#一周年:还记得我一脚迈进会议室,看到装修豪华一新的会议室里面坐了好几位警官,都不是来过的,不认识。会议桌是 长方形的,我在一进门的客座坐下,第一句话是对他们说的:大家都是同胞。——哈,想起来,真的是很佩服那时的自己,因为无知,所以无畏。

@paleylin:#MLX#一周年:那时的心里充满了热情与光。因为我把听到的脚步声当成真的了。我确信中东的那波浪潮将传递到这个古老的国 度,将使伤痛中沉默的人们苏醒:原来还有另一种模式,军人还可以对命令者说不,对老百姓说:埃及人民,我们将和你们站到一起。而群里传递的信息, 让我想到:我们也开始了。

@paleylin:#MLX#一周年:"非暴力""和平",实现民主。那时在朋友影响下我看了大量南美及西班牙,南韩转型的书籍,人们还期待习 上台当张国涛。这么说来,都是有可能的。在这个背景下,好象机遇真的来了。群里的信息已经很明确了,号角仿佛都吹响了。但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 题:我自己要去广场吗?

@paleylin:#MLX#一周年:是的,我根本没有想过我要去广场,在表层意识上,是这样的。因为,去广场,是指打条幅,喊口号,象埃及人 一样游行示威。当然,也提了可以围观。在2.13号那天,大家还就游行示威国内国外的差别辨析过,2.13那天,我在空间写了最后一篇日志,就是 关于美国的游行示威管理。

@paleylin:#MLX#一周年:白天的事儿就这么过了。我坐在办公室里心里不安定,因为我想,我得失去工作了。老板找我过去谈话,但他根 本没有提让我走什么的事,而是希望我自己注意安全。谁知晚上约10点过后,我都快睡了,数辆警车又开进了院子,我又被叫到会议室,老板也在那里。 换了一拨人,折腾到12点

@paleylin:#MLX#一周年:约1点多,我快要睡觉的时候,老板来敲门了。他说了一句话:你明天不要去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吧——男 女老板两个,郎才女貌,在业界还有些名声吧。因过度劳累,身体都很差,正在休养中。公司大量订单,年后人手紧缺,压力非常大。他的脸好疲惫,他特 别好。我答应了。

@paleylin:#MLX#一周年:晚上传讯的时候,我继续跟他们就他们所提的埃及革命那个话题来谈非暴力,反专制,腐败,5.12,杨佳事 件什么的。说真的,我那时概念并不清晰,他们用洗脑的那一套理论来回应我,有些我能辩驳,有些我还解释不清楚。但我自己确实占据了主动。我认为自 己在反洗他们——也许这是假象

@paleylin:#MLX#一周年:我永远都记得国保同学之一,他长得象毕福剑,那天穿着一件浅黄的夹克,他眼神温和,专注聆听,说话都会微 笑的。也不斥责人。在一翻来去之后,他说了句:它倒就让它倒,你去推它干嘛呢?——哈哈,其它人都心有戚戚焉在那笑。他们其实都是为了生存,他们 明白一切。他们是卧底来着..

@paleylin:#MLX#一周年:当天谈话中,没有涉及到明天要不要上街的问题。始终谈的是观念问题。我没有觉察到什么危险。我有一种参与 斗争的兴奋,也感觉到万分对不起我的老板。因为工作完全被打乱了。警车常常不约而至,在工厂门口列队呼啸,然后黑压压地停到办公楼下。楼下,人们 来来往往。

@paleylin:#MLX#一周年:这天晚上,老板走后,我开始想明天的问题。在他们来之前,傍晚下班后,我还自己坐地铁去了家乐福,在整个 商场周围,特别是地铁沿线,拍照,观察。我想看看与平时有什么不同。梨园城铁旁边的天桥下,停着警车,两个穿戴整齐严肃的警察四处观望。我站在天 桥上拍了他们,他们看到了。

@paleylin:#MLX#一周年:然后我走到他们旁边,带着微笑,试图拍照,潜意识里我还想跟他们去交流下。现在想来挺后怕的,现在我还有 勇气去试探吗?因为我想跟他们说:"不要对百姓开枪,把你的枪口抬高一厘米"——在后来知道,全国军警特一级战备的情况下,如果我上去说了,会有 什么后果?当然,也许一样平安

@paleylin:#MLX#一周年:我拍了两张模糊的照片,就坐地铁走了。地铁沿线和站里面,安检非常严格,武警增加了,楼梯旁就站着呢,平 时这是没有的。从临河里下车的时候,我看到门口居然有个人穿着米色工服,臂上戴着红袖章,站在门口。原来也没有的。我站到门侧边问了他好一会儿, 才知道:他们是临时抽调来的。

@paleylin:#MLX#一周年:老板的嘱咐让我心里其实有了底。因为,当从外面回来后,我是摇摆不定的。因为明天是星期天。星期天,在我 在北京的五年时间,我都是外出的,几乎从来没有在公司待过。我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半天教堂,半天逛街会友。我几乎是肯定要出去的。就算不去广 场,我也应该——是应该——出去

@paleylin:#MLX#一周年:晚上我想:要不要现在就去市里找个地方住呢?免得明天脱不了身?如果当时马上就走,多好啊,以后说不定就 单纯了。虽然同样是被关,但也免去了以后那一周时间对公司的影响,我太对不起他们了。但我能对不起老板吗?我不能走,我的心里好矛盾。这时候,围 观的念头已经强烈了。我得去。

@paleylin:#MLX#一周年:同时,我也把自己当天的情况回复到了群里。下午群里当时有人告诉我,已经发到推上了。为了让大家放心,下 午回来后,我就让他再发了一条,警察已经走了,我平安了的信息。有采访我也告诉他们我平安了。于是,我27号被拘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我还平安着。 朋友也没从公司得到消息。

@paleylin:#MLX#一周年:至于我的朋友,这里是不方便讲别人的信息的。无论他现在是否平安着。我们只是受自己的意念所驱使,良知是 同谋。那晚,我睡得晚,但是睡得踏实。另,在我出门购物的时候,我被门卫和办公室主任询问,我并不知道,是否有人监视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