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19日星期日

吴庭艳

http://baike.baidu.com/view/274330.htm

吴庭艳

求助编辑百科名片

  
吴庭艳

吴庭艳,1901年1月3日生于越南顺化。1955年10月建立越南共和国,并就任第一届总统。任职期间极力迫害共产主义 者及佛教徒,导致社会矛盾空前激化。1963年11月1日被政变军人处死,终年62岁。

中文名: 吴庭艳
国籍: 越南
民族: 越南
出生地: 顺化
出生日期: 1901年1月3日
逝世日期: 1963年11月1日
职业: 官员
信仰: 天主教
主要成就: 建立越南共和国

目录

简介
早期活动
流亡生涯
回国初期
建立越南共和国
统治特点
宗教歧视政策
佛教徒危机
展开

编辑本段简介

  吴庭艳(Ngô Đình Diệm, 1901年1月3日-1963年11月1日)是越南共和国第一任总统(1955年-1963年)。 吴庭艳生于阮朝越南的首都顺化。他的家族是阮朝的一个信奉天主教的贵族。他的长兄吴廷俶是当时顺化的大主教。他在保大皇帝执政时当官,直至日本侵略越南。吴庭艳也是一个狂热的爱国志士及反共份子。  1954年,当北越在奠边府(Điện Biên Phủ)之战大胜之后,宣告独立,并立即得到苏联和中国的支持。为了跟以胡志明为首的北越对抗,法国政府宣布将权力移交给阮朝的末代皇帝保大,并成立南越政府和北越政 权抗衡。保大皇帝并且委任了吴庭艳为首相,主权主理南越。不过,吴庭艳的目标并不止于此。  1955年,吴庭艳在美国的支持下发动政变,签署法令废除保大皇帝的皇位,并成立越南共和国,宣誓成为南越的总统。吴庭艳独尊天主教而废 弃佛教以及军事统治措施,激起了当地民众的强烈愤慨。1963年11月1日,美国政府为挽救败局,策动了杨文明政变。吴庭艳与五弟吴廷瑈被政变军队乱枪打死。其四弟吴廷瑾后亦被政变军队处决。
  

吴庭艳

  吴庭艳出生于越南阮朝的首都顺化。他的家族来自越南中部,在17世纪受葡萄牙传教士的劝导皈依天主教。他经常自称出身于显赫的官宦名门世家,但是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这个家族原本属于下层阶级,直到其父吴廷可通过了科举考试,才得以跻身于上流社会。吴庭艳之父吴廷可放弃了成为一名天主教神父的计划,跻身仕途,在法国殖民时期担任成泰帝阮福昭的顾问,后来升任越南朝廷的礼仪和宫监(管理太监)大臣。吴廷可的第一位妻子早逝无子女,第二位妻子为他生下 了6个儿子和3个女儿。他本人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每天早晨带领全家去望弥撒。吴庭艳是他的第3个儿子,在顺化的教堂受洗,圣名 Jean-Baptiste 。1907年,法国人以精神错乱为理由,废黜了不满殖民制度的成泰帝。吴廷可退隐回乡种地,以示抗议。吴庭艳在家里的稻田劳动,也就读于一所法国天主教学 校,后来进入他父亲创办的私立学校国家书院。15岁时,他继二哥吴廷俶(后来成为越南品级最高的神职人员)之后,也进入修道院。但是 在几个月后就因那里的规矩太严而离开。他在顺化的法国学校就读,在中学将要毕业时,因成绩优异而获奖学金前往巴黎攻读神学,但是最终他放弃了成为神职人员之路。他前往河内,就读于行政学院(训练越南人官员的法国学校)。他一 生中仅有一次陷入爱情:他爱上了老师的一位女儿。但由于她离开他进入女修道院,他终身未婚。

编辑本段早期活动

  1921年,吴庭艳完成学业,继长兄吴廷魁之后,成为一名公务员。他从最低等级的公务员做起,稳步晋升。他最初任职于顺化的皇家 图书馆,一年内就得以担任府官的职务,负责管理70座村庄。25岁时,吴庭艳晋升为省长,负责管理300座村庄。他的晋升得益于吴廷 魁与内阁领袖、天主教徒阮有拜之女的联姻。阮有拜深受法国人的尊敬,而吴庭艳的宗教与家族背景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法国人对吴庭艳的 工作态度印象深刻,但是被他频繁呼吁给予越南人更多的自治权的做法所激怒。吴廷艳曾一度宣布要辞职,但是受到平民的鼓励,坚持了下 来。当他骑马穿过广治附近地区时,他首次遭遇到共产党人的宣传活动。吴廷琰首次卷入了反共活动,印刷自己的小册子。1929年,他帮助围捕了他的行政区中的共产党鼓动者。他因此被晋升为潘切省的省长,在1930年和1931年,他和法国军队合作,镇压了共产党 组织的第一次农民暴动。在暴力事件中,许多村民遭到抢劫和屠杀。1932年,保大皇帝回国登基,次年发动宁静政变,将阮有拜降职,任命吴廷艳等青年官员进入内阁,担任尚书。3个月后,吴廷艳因向法国人提出建立越南人的立法机构的要求被拒绝,愤而辞去公职。他被剥夺了头衔,并遭威胁 被逮捕。
  

吴庭艳

  此后10年中,吴庭艳和家人隐居起来,但仍受到监视。他有21年之久没有任何正式职位,将时间用于阅读、沉思、出席教会仪式、园 艺、狩猎和摄影。作为一位保守派,吴庭艳不是革命的信徒,他的民族主义活动局限于偶尔到西贡旅行时,前去看望潘佩珠。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试图说服入侵的日本军队,宣布越南独立,但是该建议未被采纳。他创建了一个秘密的政党。当 1944年夏天法国人发现这个政党的存在时,法国宣布吴庭艳为颠覆分子,准备逮捕他。于是他逃到西贡,伪装成一名日本军官。1945 年,日本人曾推举他出任保大的越南帝国首相。他立刻加以拒绝,但是又后悔这个决定,试图收回。但是保大皇帝已经任命了陈仲金。不过吴庭艳也得以避免了卖国贼的污名。1945年9月,日本人撤退以后,胡志明宣布成立越南民主共和国,越盟开始与法国人时常冲突。吴庭艳试图前往顺化,劝阻保大皇帝加入共产政权,但是在途中被越盟逮 捕,流放到边境地区的一个山村。他几次差点因疟疾、痢疾和流行性感冒,以及缺乏当地部落民的照料而死。6个月后,他被带到河内见胡志 明,但是他拒绝加入越盟,并且为他长兄吴廷魁被越盟特务活埋一事质问胡志明。
  

吴庭艳

  吴庭艳继续努力获得支持者,建立反对越盟的力量。虽然吴庭艳的影响并不算大,胡志明还是十分恼怒,下令逮捕他。吴庭艳虎口逃生。 1946年11月,法国和越盟之间的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越盟被迫全力应战。吴庭艳见形势有所缓和,便搬往南方的西贡地区,和在湄公河三角洲永隆教区担任主教的二哥吴廷俶住在一起。这时吴庭艳兄弟共同创立越南民族联盟,要求法国承认越南拥有类似于英联邦国家的主权地位。该联盟分别在河内和西贡各资助一份报纸。但两份报 纸都被关闭了:河内的编辑被捕,而西贡的编辑被雇佣的杀手所杀害。吴庭艳的活动使他实质上获得了公开身份,这时法国人决定让步,以安 抚民族主义鼓动者,还要求他劝说保大皇帝加入他们。在这期间,法国人策划了越南国,吴庭艳拒绝了保大皇帝的首相任命。这时他在报纸上 发表声明,鼓吹在共产主义和法国殖民主义之外的第三种力量,但只激起了少数人的兴趣。1950年,越盟失去了对他的耐心,缺席判处他 死刑,而法国人也拒绝保护他。胡志明的特务试图在他前去拜访他的二哥吴廷俶时将他杀死。于是吴庭艳在1950年离开越南。

编辑本段流亡生涯

  吴庭艳向法国人提出申请,要前往罗马参加在梵蒂冈举行的圣年庆典。获得批准后,他在8月和吴廷俶一起离开,显然要成为一名与政治无关的人物。在赴欧洲之前,吴 廷琰前往日本拜
  

西贡

访强敌,以谋取支持,准备夺取政权。他还向驻日盟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寻求支持,但这两次会见均未取得成果。一位朋友安排他会见了一位在美国政府中担任顾问的美国学 者,卫斯理·费舍(Wesley Fishel)。费舍支持亚洲反殖民主义、反共的第三种力量学说,吴廷琰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美国帮助吴廷琰安排了获取支持的各种接触和集会……这 时,朝鲜战争的爆发和麦卡锡主义的兴起,使吴廷琰获得一个难得的机会,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招待会上,见到代理国务卿詹姆斯·埃德温·韦 伯。但是吴廷艳表现软弱,由吴廷俶进行了大部分谈话。结果,不再有其他重要官员接见他。不过,他还是得以拜访当时最有政治能力的神职 人员,枢机主教弗兰西斯·斯贝尔曼。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斯贝尔曼曾经与吴廷俶一起在罗马求学。他成为吴廷琰最有力的鼓吹者之一。吴 廷琰设法在罗马朝见了教宗庇护十二世,随后又继续在欧洲各国游说。吴廷琰还曾试图劝说保大皇帝任命他为越南国首相,但是遭到拒绝。吴 廷琰返回美国,继续游说。在1951年,他被国务卿迪安·艾奇逊接见。次后3年中,他住在新泽西州斯贝尔曼的玛利诺神学院,有时住在纽约州的另一所神学院。斯贝尔曼帮助吴廷琰在右翼人士和天主教界中,例如约瑟夫·雷芒德·麦卡锡,寻找支持力量。吴 廷琰在美国东部旅行,在大学中演讲,声称只有"自由世界"能够拯救越南,但是需要美国来帮助一个既反对越盟又反对法国人的民族主义政 府。他被任命为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政府研究署(Government Research Bureau)的顾问,费舍就在那里工作。密歇根州立大学负责管理政府主办的援助冷战同盟国的计划,而吴廷艳帮助费舍后来在南越实施密歇根州立大学集团(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Group)计划奠定了基础。由于法国势力在越南消退,获得美国支持的吴廷艳身价开始上涨。  1954年,越盟在奠边府战役中大胜,北越再次宣告独立,并立即得到苏联和中国的支持。为与以胡志明为首的越盟对抗,法国被迫减弱对越南的控制,宣布将权力移交给阮朝的末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代皇帝保大,而保大皇帝需要外国的帮助才能支撑他的越南国,和胡志明政权相抗衡。考虑到吴廷艳在美国政策决策人中的声望,他选择了吴 廷艳最年幼的弟弟,当时正在欧洲求学的吴廷练,加入他的代表团,参加决定印度支那未来命运的1954年日内瓦会议。吴廷练代表保大皇帝与美国人进行接触,因而美国人认为这表达了保大皇帝对吴廷艳的兴趣。在德怀特·艾森豪威尔就任美国总统以后,保大皇帝指定吴廷艳担任首相。这一任命受到法国官员的普遍指责,他们认为吴廷 艳不能胜任这一职务,法国总理皮埃尔·孟戴斯·弗朗斯更是声称吴廷艳是一名"狂热份子"。日内瓦协定导致越南按照17度线被分割为南北两部分,将 在1956年进行选举,来重新统一国家。越盟控制了北方,而法国人支持的越南国控制了南方,吴廷艳在那里担任首相。1955年初,法属印度支那解散。吴廷艳的南越代表团没有在协定上签字,以此拒绝承认半个国家在共产党统治之下。  6月26日, 吴廷艳抵达西贡的新山一国际机场,在那里只有几百人前来欢迎他,多数都是天主教徒。吴廷艳没有微笑,只挥了一下手就进入车内。

编辑本段回国初期

  日内瓦协定规定,在1954年10月之前,南北方之间保持行动自由;这给南方带来了极大的紧张。吴廷艳原本只预料有1万名难民, 但是到8月,已经有超过20万人在河内和海防等待撤退;这次移民强化了支持吴廷艳的政治基础。在分治以前,越南的大部分天主教徒居住在北方。在边境封锁以 后,越南的大部分天主教徒都已经生活在吴廷艳统治地区。美国海军的自由之路行动运送了大约100万北越人移居到南方,大部分是天主教徒。中央情报局爱德华·兰斯代尔上尉,曾经帮助吴廷琰强化他的统治,发起一场宣传战,以鼓励尽可能多的难民迁往南方。这一努力有双 重的目的:特别增加天主教徒的人
  

保大皇帝

数,以及增加南方的总人口数,以便赢得1956年的重新统一的选举。其中包括派遣南越间谍到北方,传播厄运迫近的谣言,例如中国的入 侵和掠夺,雇用占卜者预言共产主义统治下的灾难,声称美国人将在北越使用核武器。吴廷琰还使用"基督已经来到南方"、"圣母玛利亚 已经离开北方"等口号,断言在胡志明统治下天主教徒将受到迫害。北方60%以上的天主教徒迁移到吴廷艳的南越,使他得到一批忠诚的支 持者。  当时,吴廷艳的地位尚不牢固;保大皇帝嫌恶吴廷艳,任命他只是由于政治需要。法国人将其视为敌人,希望他的统治崩溃。当 时,法国远征军仍是南方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吴廷艳的越南国民军原本也是由法国人创立与训练的,其军官是由法国人委任,总司令阮文馨是法国公民,他厌恶吴廷艳,并屡次违抗吴的命令。吴廷琰还必须与2个宗教教派——高台教和好教进行争斗,它们在湄公河三角洲都拥有自己的军队,其中高台教的军队估计有25,000人。北方越盟估计控制了 三分之一的国家。首都的情形最为恶劣:平川派组织的犯罪集团,号称有4万大军,控制着妓院、赌场、和全亚洲无与伦比的鸦片制造厂。由于保大皇帝曾将警察权出售给平川派,因而形成类似于二十年代美国芝加哥被"地下市长"艾尔·卡彭所控制的局面。如此,吴廷艳的管理几乎无法超出他的官邸。

编辑本段建立越南共和国

  法国人在奠边府战役中战败后,已经准备从印度支那撤退。1955年初,法属印度支那宣布解散,因而吴廷艳暂时获得对南方的控制 权。这时他宣布,将在1955年10月23日,进行一场公民投票,来决定南方的未来方向。竞争的一方是保大皇帝,鼓吹恢复君主政体,而另一方吴廷艳则主张共和制。投票如期举行,吴廷艳的四弟,人民劳动革命党领袖吴廷瑈,提供吴廷艳的选举费用,组织和监督
  

越南北方的天主教徒搭船逃往南方

这次选举。保大皇帝的竞选活动遭到禁止,保大皇帝的支持者遭到吴廷瑈的工人袭击,而投票结果也出现了舞弊行为。吴廷艳的得票率达到 98.2%,其中在西贡得到605,025 张选票,但是那里的登记选民数只有450,000人。在其他地区吴廷艳的得票数也超过了登记选民数。3天后,吴庭艳宣布越南共和国成立,自己成为首任总统。  根据1954年日内瓦协定,越南将在1956年通过选举实现国家的重新统 一。吴廷艳抨击共产党,宣布1956年选举"只有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才是有意义的",因而取消这次选举是正当的,尽管他本人在 1955年的投票中得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票数。  在来自国内和美国的压力下,吴廷艳同意在1959年8月举行选举,组成国家立法机 关。但报纸不允许公布独立候选人的名字或其政策,禁止举行超过5人的政治集会。候选人因为细小的原因,例如张贴竞选海报不当,就会丧 失选举资格。在乡村地区,候选人被威胁将控以私通越共,可能判处死刑。政府最突出的批评者潘光诞(Phan Quang Dan),被允许参加竞选。尽管部署了8,000名便衣军队进入投票区,潘光诞还是赢得了6:1的比率。吴廷艳在全国调动军队,潘光诞在召集新的集会时遭 到逮捕。

编辑本段统治特点

  吴廷艳的统治是独裁主义和裙带主义的。他最信任的官员是他的四弟吴廷瑈,但其沉溺于鸦片,并且是阿道夫·希特勒的崇拜者,其秘密警察的拷问风格也模仿纳粹。他的五弟吴廷瑾负责照管顺化的前皇城。虽然吴廷瑾和吴廷 瑈都未在政府中担任任何官职,却各有所司,指挥私人军队和秘密警察。六弟吴廷练被任命为驻英国大使。他的二哥吴廷俶被教廷委任为天主教顺化教区总主教,并且与吴廷瑈夫妇和吴廷琰一同住在总统府内。吴廷艳是 一个民族主义者、虔诚的天主教徒、反共人士,遵从人格主义哲学和儒学。  吴廷艳的统治由于家族腐败而受到指责。吴廷瑾被普遍认为卷入了将
  

吴庭艳(右)

稻米非法走私到北越以及将鸦片经过老挝运往亚洲各地,以及垄断肉桂贸易,积聚的财富存入外国银行。吴廷瑾和吴廷瑈为美国合同和稻米贸易展开竞争。吴廷 俶,越南最有权势的宗教领袖,被允许向西贡商人请求"向教会自愿捐款"。吴廷俶还利用其地位为天主教会获得农庄、商店、城市房地产和 橡胶种植园。他还动用军队为其个人工作,包括木料和建筑工程。吴氏家族通过彩票舞弊、操纵流通,以及向西贡商人敲诈钱财来积聚财富。 吴廷练通过利用政府内部情报,在外汇市场投机,而成为亿万富翁。  由于吴庭艳终身未婚,因此在他担任总统的期间,其四弟吴廷瑈的夫 人陈丽春(一般称之为吴廷瑈夫人或瑈夫人)担任第一夫人的角色。吴廷瑈夫人按照其天主教价值观,领导了西贡的社会改 革,关闭了妓院和鸦片馆,离婚和堕胎成为非法,而禁止通奸的法律得到了强化。在法国人和保大皇帝统治时期获得特别利益,控制堤岸妓院和赌场的犯罪集团平川派,也被吴廷艳通过一次短暂而激烈的巷战,由侬族将领黄亚生率领的军队而成功地清除。他还进一步解散了控制湄公河三角洲部分地区的高台教和和好教的军队。吴廷艳还是一个 充满激情的反共人士,拷打和杀死共产党嫌疑犯是每日的例行公事。约有5万人被处死,75,000人被关押。

编辑本段宗教歧视政策

  在越南人口的宗教构成中,佛教徒约占人口的70%到90%。许多历史学家认为,作为一名天主教徒,吴庭艳的政策明显继续偏向在越 南占人口少数的天主教徒,而歧视占人口多数的佛教徒。政府被认为在公用设施、军人晋升、土地安置、商业利益和减免税收方面都偏向天主 教徒。吴廷琰还曾经对一位高级军官说,要他忘记自己是一名佛教徒,"将天主教徒安置在敏感的职位上,因为他们值得信赖。"许多军官改 信天主教,因为他们的前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如果拒绝皈依天主教,将很难得到提升。此外,甚至在向保卫村庄免受越共游击队攻击的民 兵分发轻武器时,发现只有天主教徒村庄得到了武器。一些天主教神父拥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在一些地区发生了强迫改宗、抢劫、以及毁坏 寺庙的事件。一些佛教徒村庄全体改宗,以便能得到援助,或避免被吴廷艳政府强迫迁居。自法国殖民时代起,只认定佛教为私人团体,需要 官方许可才能举行公众活动,只有天主教才具有正式的宗教身份。吴廷艳没有废止这项政策。天主教会是越南最大的地主,但是天主教会拥有 的土地被免于进行土地改革。天主教徒们也在"事实上"被豁免了政府强迫所有公民参加的无偿劳动;美国援助不成比例地分配给天主教徒占 多数的村庄
  

吴庭艳与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握手

。在吴廷琰统治下,天主教会享受免除财产所得税的特权,在1959年,吴廷琰将越南奉献给圣母玛利亚。  在南越,在所有重要的公众 场合,都要升起金白两色的梵蒂冈旗帜。美国援助的供应向天主教徒倾斜,新成立的顺化大学和大叻大学都被置于天主教会的管理之下,培育 倾向天主教的学术环境。

编辑本段佛教徒危机

  在1963年,吴廷艳政府与美国的关系恶化,而在南越人口中占多数的佛教徒的不满情绪也在升温。5月,在顺化,政府引用禁止悬挂 非政府旗帜的法规,禁止佛教徒在佛诞日庆典上悬挂佛教旗帜。但是数日后,天主教徒们却被允许在吴廷艳的兄长、顺化教区总主教吴廷俶主 持的庆典中悬挂梵蒂冈国旗。5月8日,由于顺化土丹寺的释智广长老拒绝将在电台广播弘法的讲稿交给政府审查,布道被取消,引发群众的反政府示威抗议,吴廷艳出动武力镇压, 造成8人死亡(其中几名是儿童)。吴廷艳及其支持者谴责越共要为死亡事件负责。省长为死亡事件表示道歉,并表示提供抚恤金,但否认政 府军要为此负责,同样谴责越共的煽动。  佛教徒提出5点要求:自由悬挂宗教旗帜、停止逮捕佛教徒、抚恤顺化的受难者、严惩杀人凶手 和实行宗教平等。吴廷艳将佛教徒称为要求过分的"谴责白痴",其实他们已经享受了上述权利。吴廷琰命令军队逮捕参加抵抗活动者。6月 3日,1500名示威者试图前往土丹寺,军队在动用催泪瓦斯和军犬驱散人群失 败后,最后对示威者使用了褐红色的液体化学武器,导致67人因受化学伤害送往医院。随即又颁布了宵禁令。  到6月,事件出现了转 机。佛教僧侣释广德在繁忙的西贡十字街头当众自焚,以抗议吴廷琰的宗教不平等政策。这次事件的照片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对于许多 人而言,这些图片代表着吴廷艳政府的失败。此后,又有释善美、妙光、释善惠、光香、释清穗和释元香6位僧尼在藩切、顺化和宁和的街头 自焚,在美国舆论中,越南和美国领袖公众形象的受欢迎程度日益下滑。吴廷艳使用他惯常的反共论点,认定这些反对者就是共产党。  反 政府示威持续了整个夏天。8月21日午夜,忠于吴廷艳弟弟吴廷瑈的武装军警查抄了西贡最大的佛寺舍利寺。寺庙被摧毁,僧侣们遭到殴 打,释广德的骨灰,包括完好无缺的心脏,都被查抄。查抄同时在全国各地进行,顺化的土丹寺也遭到了抢劫,佛像被毁坏,已故僧侣的尸体 被没收。群众前来保护僧侣,随之发生冲突,造成30名平民死亡,200人受伤。1400名僧侣被捕,其
  

吴氏兄弟最后藏身的圣方济各沙勿略教堂

中30人受伤。美国表示不赞成吴廷艳的做法,大使亨利·卡波特·洛奇"事后地"参观寺庙。在吴廷艳统治的最后阶段,未再发生新的佛教 徒示威活动。  这时,瑈夫人(事实上的第一夫人)对僧侣自焚"拍手叫好",将僧侣自焚比作"和尚肉烧烤",对形势起了火上浇油的作 用,而吴廷瑈说"如果佛教徒想要另一次烧烤,我到很乐意提供汽油。"。  这次查抄寺院,使得原本不关心政治的西贡民众普遍产生了不 安的情绪。西贡大学发生学生罢课和骚乱,随之学生被逮捕、关押,大学被关闭。随后这一切又在顺化大学重演。当中学生开始示威 时,吴廷艳也将他们逮捕,1,000多名学生来自西贡最好的中学,多数是西贡公务员的子女,被送往再教育营。甚至只有5岁 的孩子也因为反政府的涂鸦行为而被送进再教育营。  吴廷琰的外交部长武文牡宣布辞职,并将头发剃光,如同佛教僧侣,以示抗议。当他试图出国朝圣时,吴廷琰将他逮捕。

编辑本段政变被杀

  1963年8月24日,美国国务院发给美国驻越南共和国大使亨利·卡波特·洛奇的243号电报,态度鲜明地表示,由于吴廷瑈策划查抄舍利寺、迫害佛教徒,华盛顿不再容忍他继续掌权,如果吴廷艳拒绝撤换他的弟弟,美国将另外寻找一位南越领导人。此前美国方面已经获悉杨文明将军为首的南越军队将军们计划进行政变。这份电报授权洛奇,如果吴廷艳不愿撤换 吴廷瑈,美国将不会干预军官们发动取代吴廷艳的政变。这份电报标志着美国-吴廷艳关系的转折点。  1963年11月1日,杨文明等 一批高级军官在一次例行会议上,突然宣布军事革命委员会夺取权力,并枪杀了其中唯一的反对者。在进行了通宵激烈的战斗之后,忠于总统 的卫兵失败,吴廷艳、吴廷瑈兄弟和他们的随从连夜经过秘密的地道逃离总统府,前往堤岸华侨区,先后藏身在富商马国宣家和圣方济各沙勿略教堂中。次日早晨,即11月2日,吴氏兄弟获悉政变军人允诺让他们安全出国,同意投降。在前往军事总 部的途中,兄弟二人在1辆M113装甲运兵车内,被杨文明的保镖阮文绒上尉等
  

胡志明

人先用一支半自动手枪近距离射杀,尸体又被子弹和刀一再损伤。政变军人们最初试图掩盖处死吴氏兄弟的真相,称吴氏兄弟是自杀,但是这 明显与在媒体上曝光的血腥的尸体照片相冲突。吴廷艳被埋葬在美国大使馆附近一个公墓,没有立碑。其五弟吴廷瑾后亦被政变军队处决。只 有吴廷俶和吴廷练由于身处国外而得以幸免,吴廷俶正在梵蒂冈参加大会,而吴廷练正在驻英国大使任内。

编辑本段后果

  据报道,当胡志明听到吴廷艳被驱逐和死亡的消息时说道:"我几乎不能相信美国人会如此愚蠢。"北越共产党政治局更为直率地预言说:"11月1日政变的结果将会与美帝国主义者的打算相反 ... 吴廷琰是反抗人民和共产主义最激烈的人之一。吴廷琰会作出任何事情来试图扑灭革命。吴廷艳是美帝国主义者最能干的傀儡之一... 在南越流亡海外的反共分子中,没有人有足够的政治资产和能力能让其他人服从。因此,这个傀儡政权不会稳定。1963年11月1日的这场政变不会是最后一次政变"。  吴廷艳被暗杀以后,南越未能建立起一 个稳定的政府,在他死后的数年中,发生了多次政变。美国继续影响着南越政府, 而这次暗杀证实了北越的观点:南越政权是殖民主义的支持者
词条图册更多图册

词条图片(12张)

开放分 类:
人物总统越南冷战南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