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張三一言: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From: 張三一言 <zsyy8964@gmail.com>
Date: 24 February 2012 05:08
Subject: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寄上拙作一篇,供參考;請多批評指教。批評、指教、交流、拒收,请发E-mail:zsyy8964@gmail.com。若認可,敬請轉發推介。謝謝。打扰了,请包涵。】

再批無敵論和非暴力圖騰──獻給觀點相異和願意思考的朋友
張三一言

[01] 玩弄文字改變不了敵人的存在

洪哲勝說:"如果你認定有敵人,你想對你的敵人作些什麼──如果你除了討厭他們,不與他們交往,路上碰到不給打招呼,女兒不讓嫁給他們的兒子,等等等等,你仍然把他們當作公平的公民──那麼,你的"有敵"看法和我的"無敵"看法,其實並無太大的差異,而僅僅是止於"敵人"的定義不同而導致的用詞相異罷了。"

這是玩弄文字。有敵人就是有敵人無敵人就是無敵人,兩者天差地別。在極權與民主的政治鬥爭中,有敵人論者不會把極權統治中為首作惡的敵人視作"公平的公民",把敵人視作公平公民的就不會是有敵人論者。還有一點,要弄清概念:有沒有敵人不同於我視不視某(某些)人為敵人,兩者是不同的東西。一個是客觀事實判定,一個是個人取態。我批評的是前一種,因為它無視和否認事實,我尊重後一種,因為它是人們的思想自由權利。

[02] 請洪哲勝問問余杰,他現在是不是還認為沒有敵人

有請你先問一問垬是把余杰當作"公平的公民"還是敵人,又問問沒有敵人論者余杰,他所陳述的垬對他虐打至死還生是敵人行為還是"公平的公民"行為,然後再問他現在認為垬作惡的主使人是"公平的公民"還是敵人!

其次,人們說的敵人,通常是先有一方把他們視作敵人後才回以把對方視作敵人。先是有垬視人民(人民中反抗他的也就是人民)為敵,然後才有人民視之為敵。 "把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中",其中不穩定因素所涉及的人若不轉變反抗立場和思想、行動,這些人也就成了被和諧、消滅對象;請問,垬要消滅的人是不是垬的敵人?如果你答是,那就是你已經承認敵人是這個世界客觀事實的存在。你敢不敢給出否定回答說垬不視王秉章、高智晟、陳光誠、胡佳、黃琦,甚至劉曉波余杰為敵人?你沒有這個膽量,就是你根本就沒有膽量證實這個世界沒有敵人。

你我固然是對敵人定義不同,更是對敵人的實指不同。我實指的是垬專制制度為首惡行者,你指的是象牙塔裡虛幻的敵人或不是敵人。

[03] 有敵人論必然採用暴力?

洪哲勝:"如果你也採用上述意義的"敵人",而又把有敵論當作真理,採用暴…力鬥爭當作運動路線"

你最好不要如果如果的,如果後又把如果當作事實和理據。我是持有敵人論觀點,你持沒有敵人論觀點,"如果"我把自己觀點"當作真理",按同一標準你也"如果"一下,你把自己無敵觀點也是"當作真理"。說理要點燈,照人也照己才能服人;要是手持手電筒專射別人不照自己,誰服?

請你給出"有敵人論必然採用暴力鬥爭"邏輯。我的觀點一向是有敵人論是觀點,暴力還是非暴力是手段。不存在有敵人論必定用暴力達到目的的邏輯。我按照你的邏輯推論一下給你看。你不是認定人類世界沒有敵人嗎,你不能否定暴力伴隨人類存在吧;把兩者重疊起來就是沒有敵人的世界與暴力共存。這倒可以說沒有敵人論必然伴隨(使用)暴力了。把民主革命、有敵人論用等號(借如果)連結暴力是你們常用狡辯術。

我的觀點極明確。在專制極權壓迫剝奪下,革命和使用暴力反抗暴政是人民的權利,權利必須保障,不可剝奪;要不要革命和使用暴力是策略,由客觀現實決定,準確地說是由統治者決定;在人民無路可走被迫接受時,革命或暴力就出現了。提醒反革命反暴力者們,你們的反革命反暴力對象是專制統治者,請不要騷擾無辜平民百姓。

[04] 造假無助於無敵論

洪哲勝天光白日說假話:"…採用烏坎模式採取合法和平的鬥爭進行集體活動。如果要採取暴力活動,老百姓敢跟著你走媽?"

請洪哲勝回答。烏坎人民是開宴會歡送垬舊村政權走的還是用扁擔木棍把他們打走的?烏坎明明擺着的是先兵後理,你死硬要把它歪曲成為無兵唯理。你說林祖戀暴力棒打舊村黨書記的村政府時,烏坎是像你說的不敢跟着林祖戀走還是像事實表明的義無反顧地跟着走了,勇敢得很?

你們沒有敵人論者有一個理論投機習性。凡是暴力革命成功了的就把它說成非暴力;因為烏坎暴力革命階段性成功了,你就扭直成曲說是和平非暴力的典範。凡暴力革命成功了,就歪曲成為和平非暴力之功,例如英国宪章运动;對扭曲不了的例如美國立國,就不提,想用不提來把革命與暴力當成不存在。真是豈有此理、哪有其事。

至於後來烏坎人打着相信黨中央等等情況(還有台灣民運初始時"蔣總統顯靈,救救我們!"的情況),那是權利覺醒程度問題、策略問題。不能把它偷換成是不是革命或暴力問題。你可以說烏坎人用的是有限度暴力、理性控制下的暴力、垬可容忍的暴力…但不能說它不是暴力,更不能像你那樣把它扭曲成為和平理性非暴力。

[05] 要求評論者當政治家不合理

洪哲勝說:"你當然有權利選擇不走這條"用膝蓋就可議想出"的"非常平常平淡"的道路。如果你看不起這樣得路線,要把暴力鬥爭當作路線──請問:你怎麼去用暴力鬥爭推動運動的發展呢?"

我只是一個獨立的時政評論者,我不是政治活動家,請你搞清楚"你怎麼去用暴力鬥爭推動運動的發展"是政治家的事。

我還得跟你說說政治ABC,和平非暴力,一般都是採用法內改良手段。但是,請注意,改良是手握政治決策權力的皇帝或最高官的專利,你連村官小職位也沒有,你在這麼一個處境裡,大談和平非暴力、大談改良,想做改良的事,這才是天方夜譚,或者說得難聽一些是爛蛤蟆想吃天鵝肉。現在我指出你的實情後,再按你的邏輯反問,你們又怎麼去用非暴力鬥爭推動運動的發展呢?

[06] 栽贓不是說理

洪哲勝說:"你有沒有設想過,這時業已擁有殲滅中共之暴力或武力的革命同志,會不會繼續用它去搞內鬥?或者繼續用它去搞公報私仇?甚至為了自利、繼續用它去欺壓自己的運動所標榜的'最大'的老百姓?"

這是栽贓,也是反革命反暴力者常質問的長青問題。我答過很多次了。現在再舊話重說。

其一,我照樣可以用你的問題反問你:"你有沒有設想過,這時業已取代垬之政權或武力的非暴力改良同志,會不會繼續用它去搞內鬥?或者繼續用它去搞公報私仇?甚至為了自利、繼續用它去欺壓自己的運動所標榜的'最大'的老百姓?"這可不是玩弄文字遊戲,鄧小平改良了毛澤東後不正是如此嗎?可華盛頓暴力革命後並不如此,而是相反──你對暴力革命後果的質疑,華盛頓給了你完滿的回答;敬請復習功課。

其二,政權變易後新政權是民主還是專政,與造就新政權使用革命還是改良、暴力還是非暴力手段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但與革命者或改良者預設目的、變權易變前後形成的勢力集團均勢有關。為專制、為取而代之而奪權之後的新政權,專制可能性大,為民主目的取得政權後實行民主可能性大;政權變易後若形成獨大勢力,則直接快速或間接漸進走入專制可能性大,政權變易後若形成兩股或多股有制衡之效的勢力(誰也吃不了誰),則不民主都很難。

其三,因為民主潮流浩浩蕩蕩順之昌逆之者亡,所以,時間越向前民主可能性越大。因為現時代要贏得政權除了提出民主政綱、打出反專制旗幟外,別無它選。你打出了民主招牌,取得政權後不民主,你能抵得住來自國內外和道義良心的壓力?洪哲勝提出的質問,在五六十年前是至理,今天是明日黃花之意識。

我只是說出我的觀點和解釋,我不會好為人師:要給別人"有什麼頓悟"。

20120207   香港

洪哲胜 【典藏版】再挺無敵論和非暴力鬥爭──獻給對此心有疑慮的網友2012-02-05 10:56:38 [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189936]

Google "政治论坛" https://groups.google.com/group/superpower?hl=zh-CN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