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5月8日星期二

120508-德国之声专访医院中陈光诚

录音下载: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C/陈光诚/2012/0508/

http://www.dw.de/dw/article/0,,15936058,00.html
德国之声专访院中陈光诚

陈光诚已经委托中国官员代办出国手续,以期尽快赴美读书,此事还未有最新的进展。他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回顾了被软禁经历:山东政府已经为他修 建一座"特殊监狱",政府组织十四人"五毛团"曾对他进行游说。

德国之声:您在医院诊治的情况怎么样?

陈光诚:还行,查了以后没有太大的问题,肠胃也查了,还是慢性肠炎,出血基本得到控制,脚上有三块骨头断裂,打着石膏呢,现在在床上躺着,基本不 能行走。

德国之声:护照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陈光诚:我已经委托中央派来的人,我说:我现在躺在床上也不能动,请你们帮忙办理一下,他答应了,他说:中央都明确表态了,肯定会办的,尽管放 心。但是并没有告诉我时间。

德国之声:有中国网友反映,您在医院还是"被封闭"的,他们也不能探望,如果您的身体健康无大碍的话,是不是会回美国使馆等护照?

陈光诚:我想他们不会让我回到使馆等吧,因为现在美国大使馆的人来看我他们都不让看。

德国之声:我们看到美国副总统拜登等官员都已表态,一旦中方办好手续,将尽快帮助您赴美,但美国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牧师也说,只要你没有安全在美 国落地,都担心有变数,您担心吗?

陈光诚:我真的不知道,我觉得什么都可能有,我想也可能有变数,但总的来说他们还是要履行这个条约的,履行双方协议,如果有变数,即使我有麻烦, 他们的麻烦更大。

德国之声:您是否了解您的侄子陈克贵的现状?是否担心家人的安全?

陈光诚:我听说他被拘留了,但具体的情况还不了解,我还是很担心家人的安全,大哥他们都被威胁得很厉害,我走了以后,大哥被抓去关了很长时间。

你想想这样的事情多么的无耻,他们半夜翻墙跑到别人家里,把人打急了,人家反抗; 他们打人无罪,反抗却有罪?这是什么逻辑,听说他们打克贵打得很狠,请的律师也被限制自由,还讲不讲理?我昨天和中央派来和我接触的官员也提到这件事情, 我说:"实在太无法无天了",他说要记下来,并且表示要汇报,我不知道他们汇报后会有什么结果。

德国之声:这两天媒体也曝出在您被软禁期间,2010年12月份,政府曾组织司马平邦等14个人到您的家中,他们和您见面的情况是怎样的?

陈光诚:对,他们在地方政府组织下,曾经到过我家,我一见面就知道他们是一帮"愤青、五毛",他们前期拍了几张我们家人笑的照片发到网上,我就特 别提高警惕,在眼镜片上贴了纸,用画笔在一个眼镜片上写的"非法拘禁老幼病残"、另一只眼镜片上写的是"入室强打惨无人道",自从他们到达一直到 走出来,我就戴着这个眼镜,他们也没有办法利用我,我想别的事我做不了,至少不能被他们利用了。如果再被利用就象我们在欺骗网民,我们当时和他们 也有激烈的争辩,他们说中国有时候一加一不等于二,我问他们等于几,他也回答不上来;他们说:"你的事情还是解决了好,不要留在这儿让外国人利 用,八国联军对我们的侵害还少吗?"
 
我当时问他们:"怎么解决?得在讲理的情况下解决,你们告诉我中国还有哪里是讲理的地方?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都干什么去了。我们可以请 国际公信力的机构来调查吗?请联合国调查行不行?"

他们说:"联合国还真不行,联合国反华!"他们录了我一个多小时的录像,但他们回去后一点也没透露。我在讲我们家人受到当地看守一系列毒打的过 程,他们无动于衷,我现在完全可以确定,当时他们就是想利用我想欺骗公众。

最重要的是,他们还告诉我,你的四个哥哥我都见到了,他们都说得很好,后来我了解到他们仅仅见到了我四哥和二哥,我大哥和三哥他们都没见到,他们 找了两个人临时扮演我大哥和三哥,他们无耻到何等程度。

德国之声:您当时知道中国网友发起的营救和声援您的活动吗?

陈光诚:我非常感谢这么多网友对我的关注,而且从去年下半年以来,一次次的到东师古去挨打,如果没有他们的付出,我的处境会非常的艰难,其实当时 他们专门建了给我的"牢房",从地板到房顶全部是钢筋编起来的,安装了特制的门,他们从去年8月份开始建这个"牢房",就是打算把我家狠狠的折 磨,他们说:"你这个事情,领导换一届换一届就这样下去了。"

没想到在中国网民的广泛关注下,在11月份,他们把这个"牢房"拆了,监狱是国家的象征,国家才拥有监狱,没想到我们山东地方党委政府就有这样的 权力,可能山东想独立吧。
请你们转达我的感谢,我非常感谢中国网友,他们非常有良知,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希望,也是公平正义的希望。也请你们告诉他们,只要他们想做,他们 的能力比陈光诚不知强出多少倍。

德国之声:您说是暂时到美国休养和学习,您想过未来还会回到中国吗?

陈光诚:七年了,我连一个周末没有过,每时每刻都在他们的折磨中,我真的需要一段时间休养,中央派来的人也说中央承诺保障你享有宪法赋予你的权利 和自由,我想我的出入自由都应该受到保障,尤其是在两国有协议的情况下,也期待大家共同监督。

采访记者:吴雨
责编:李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