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091019 丁学良:回到60年前,走向未来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29214
2009年10月19日 06:39 AM
回到60年前,走向未来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丁学良
 
(编者按:本文是丁学良博士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60周年而作的专文《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之四)

针对国民党中的反动派——按照1940年代中国共产党的定义,反民主的就是反动派,因为民主化是世界潮流——宣扬那时候很多中国老百姓素质低,不 能让他们选举和被选举,中共反驳说:你要检讨一下你们制订的国家教育体制。既然我们要让人民尽快提高自己的素质,那么你政府就不应该对人民实行 "奴化教育",就应该把民主国家的民主主义、思想和言论自由的教育方针,变成中国的教育实践,而不是用愚民的教育方式搞坏民众的心智。

那时中共还提出另外一个重要渠道来提升人民的素质、开辟他们对民主理解的渠道,这就是独立自由的报刊言论。《新华日报》好多文章指出,如果执政党 对那些独立的言论阵地进行封锁,同时在自己的阵地上,就是国民党官方报纸上,经常散布误导和不实的言论,那你不就是在用宝贵的纳税人的资源在做与 提升人民素质相反的事情吗?1945年9月1日的《新华日报》说,"战争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们还看到欧美的报刊在抨击中国的检查制度,使我们羞愧 的是,在这么长的岁月中,竟然还有人为这种检查制度辩护,用'国情不同'之类的话来替这种制度辩护。甚至还有记者摇身一变,变成新闻检察官,用剪 刀和红墨水来强奸人民的公意……连阿根廷、战败了的日本都已经取消检查制度了……对于这把扣紧人民咽喉的枷锁还不胜其眷恋之情。"

所以,那时候中国共产党不仅提出民主在中国是一个能够和应该实践的过程,还具体提出了如何在公共生活中尽快提高国民素质的两个关键领域。一个是教 育,反对奴化教育,要实行民主的、思想言论自由的教育;第二,对大众媒体取消检查制度。毛泽东当年在会见一个左派美国人士谢伟思时有个谈话,刊登 在1944年的《新华日报》上,北京《党史通讯》1983年21期上又重印了这个讲话。毛说:"我们的经验证明, 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什么长期体验、教育或'训政'。中国农民不是傻瓜,他们是聪明的,像别人一样关心自己的权力和义务。"和毛的言 论完全呼应的,是中共二把手刘少奇的言论,刘也是抨击国民党的"三个唯一",也就是"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刘的讲话后来收入上海人民 出版社1981年《刘少奇选集》上卷172-176页)。刘说:"在全国,由于国民党不愿意结束一党专政,不愿意还政于民,民主仍然还只是宣传的 口号"。"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只要一有可能,当人民的组织已有相当的程度,人民能够选举自己所愿意的 人来管理自己事情的时候,共产党和八路军、新四军就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将政权全部交给人民所选举的政府来管理。共产党并不愿意包办政府,这也是 包办不了的。"

当时中共的口号就是一定要建立一个多党制的政府,人民拿选票来选择政党。《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的社论高呼:"随着抗日战争的胜利在 望,首要的任务就是还政于民,就是把人民应有的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权,真正交还给人民。如果离开这四种人民权利,甚至任何人民应有权利都不 交给人民,而高唱实施民主宪政,还政于民,那就未免是空谈了。"

这方面的资料太多,不能一一引用,我读过多遍,感受良深,常常抚卷叹息。直到今天我们都可以看出来,这些言论绝大部分充满了对于民主的真挚热情, 对于那些鼓吹"中国人民素质太低,不能实行民主"的观点充满了深刻的憎恶。(可以断言,要是那个时代的中共报刊社论撰写人读到今天的五毛党们,如 此每周每日兢兢业业绞尽脑汁地说民主制度的坏话、贬低中国人民的素质,他们一定会气得吐血。)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看,中共的那些论点并不包含很复 杂的概念系统,也没有学理方面的创新。但是从论证民主应该作为一种实践、而不是作为纸上蒙混人的空谈,中共那时的言论具有非常宝贵的教益,至今完 全没有过时。

所以,当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时,中共与全国人民有一个春天的约会,那就是要立即实行上面它所庄严承诺的民主宪政。为了表示要比国民党 更尊重民权,对于要采取哪种名号,有好几种建议,最后采纳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和"中华民国"的英文名Republic of China相比,多了一个词"人民的"。也就是说,60年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这个国号向国内外传递出去的信息就是,在国民党执政中国的几十年 里,Republic(民国)里的民权没有得到全面落实。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就要把那些没有实现的民权,立即地真正地给予人民。

这个承诺在60年以前就正式提出来了。那么,60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民中的大多数——如果有人说他不相信,那就来一次高透明度的全国民意测验—— 要求当政者根据这个春天的约会,来落实"人民的共和国"最基本的一条即权力在民,"就是把人民应有的选举、罢免、创制、复决四权,真正交还给人 民"。这个要求并不是跟当政者作对,因为这是中共六十多年前誓言了很多遍的。而且,我非常有信心,中共七千万党员里那些真正以民为本做好事的,一 定会高票当选。

近20年来,中国官方费力费神,制作了好多的新提法、新口号、新术语、新概念、新理论,以求召唤人心和提升中国老百姓对执政党的认受程度。依我 看,没有什么新招数能比得上中共六十多年前提出的那些口号、理念(即上面所引用的那些"与民之约")更得人心了,因为它们来自于好几代千千万万民 主志士和革命先行者的心血,是他(她)们用切身体会、智慧、理想和鲜血结晶而成的。执政党只要把它们重新拾起,步步为营地落实,那比什么都能带来 光明的前途。

回到60年前,从那个理想目标再出发,中国就一定能在20年里变成人民主权的名副其实的共和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