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7月20日星期五

091022 丁学良:批驳“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29079
2009年10月22日 07:01 AM
批驳"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丁学良
 
(编者按:本文是丁学良博士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60周年而作的专文《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之三)

就像我上一篇所讲的,到了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以后,在民族生存、国家领土完整受到外敌大规模侵略的威胁的情况下,怎么看待和处理民族救亡和民主改革 之间的关系?这个现实问题的争论在当时的中国,变得既尖锐又迫切。坦率地讲,在我所阅读过的材料中,虽然从纯粹的理论、纯粹的概念、象牙塔的学术 角度来看,1937—1946将近十年里产生过更精致、更细腻的文献,但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能把中国人民素质和中国在国难当头情况下能不能 够、应不应该实行民主改革的问题,放到一个大众对话、公众讨论的层面上展开的资料。讲得最好、通俗易懂的言论,大部分都是集中在中国共产党的报刊 上。

八年抗战期间,中国共产党在它最重要的官方报纸《新华日报》、《解放日报》上,以及中共重要的发言人,对这些问题的思考、评论、建议的有意义之 处,我觉得就在于他们不仅把民主作为一种政治架构和体系来看,同时把民主作为一种过程来看,特别是从过程的先决条件来看。我们知道现在英文里有一 个流行的说法,"democracy as argumentation or democracy as arguments",讲的就是民主作为一种讨论的方式,民主作为一种公众对话的过程,对于民主制度的运转不可缺少。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那个时候中国 共产党及其战友们的言论,特别值得回顾关注。

可以把抗战期间中共的正式言论细分成几个部分。第一部分属于总纲,中共特别强调和批判的是,中国的领袖蒋介石受法西斯政治哲学的影响太深。我们知 道,当时蒋介石军队里最重要的军事顾问是来自于德国的。在日本侵华的早期,德国还在其中调解和斡旋,在这之前卖过先进武器给南京政府,等等。所以 在中华民国的那段时间,德国是给予支持的同情国家。对蒋介石及其周边的一些人来讲,希特勒那种领导权的模式,显得非常有效,非常有助于把一个受列 强欺负的国家,从不公正的状态下扶持起来。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德国是战败国,列强对它施加的战争赔款、对它常规军事力量的限制、对它领土的 割让、对他们民族自尊心的挫伤和侮辱,说不完。希特勒把纳粹运动开展起来时,称之为人民的革命运动、民族的复兴运动。这种领导权的模式,给了蒋介 石深刻的印象。这就体现在蒋介石模仿德国,在中国实行的那套"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一元化体制。蒋介石的圈子从意识形态、政党和领导 权这三个方面,实行"三个唯一"。他们论证,只有实行这"三个唯一",才能使中国在内交外患的情况下,集中全国的力量,为了一个目标,高度组织、 动员、发挥起来。

当年中共对他的批评就是:你看看这个战争的双方,一方是以美国、英国为主导的国际民主势力,另一方是以德国、日本、意大利为主导的轴心国法西斯阵 营。中共就讲,你们很清楚,在这些民主国家,所有公民都掌握自己的命运,因此他们对国家的认同,非常自觉。因此,在国家危亡、陷入战争的时候,就 特别能唤起整个民族、全体人民的力量。中共就讲,那些战争年代国难当头,不适合实行民主化改革的言论,只不过是蒋介石这帮人要想把中国变成一个法 西斯政治体制的吓唬人的借口。

在中共全民民主启蒙的总纲之下,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逝世大会上(1944年3月12日),周恩来就讲,我们必须要对外独立,但只有对内民主,实行 了宪政,给人民真正的民主和自由,才能赢得这场战争。关于时间问题,周恩来说,我们也一向主张,在抗战期间召开国民大会。在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让 人民进行普选,不让人民讨论国事,不让人民实行地方自治,那怎么能够动用全国的力量,来抗拒日本的强权呢?毛泽东也反复申明,中国当然需要统一, 但这种统一必须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建立在民主选举的政府上。统一在军事上尤为需要,但是军事的统一也应建立在民主的基础上。

关于中国人民的素质,中共特别批评这么一种主张:"目前再来公然反对民主政治,似乎是不可能了。目前再来企图根本否认民主政治对于抗战的重要,似 乎是不可能了。于是反民主政治论者就来一套新的法宝。他们说,民主政治是好的,但是我们的国民不好,不能实行。他们说,我国人民素来缺少教育和自 治的训练,如果贸然实行,就要产生不好的结果。所以现在实现民主政治是不可能的。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 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见《新华日报》1939年5月25日社论,题目是《民主政治问题》)

我们从这个措辞上可以看得很清楚,中共反对的就是要过"若干年"以后才能实行民主。这个"若干年",通常理解当然不会超过十年,中共当时就已经觉 得太慢了,拖得太长了。这个社论就说:"至于民众教育程度和自治能力的培养,这自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要知道,民众的参加抗战动员,民众自 身的民主生活,是他们受到训练和教育的最好、最迅速的方式。"所以这个社论讲的很清楚,你要觉得中国老百姓的水平素质还不够高的话,你一定要找到 一个途径,使得他们对于民主的过程、民主的方法、民主作为习惯,有亲身实践的机会。中共指出,在战争期间,如果实行民主政治的话,正是训练中国民 众的能力和素质的一个基本途径。

中共在其控制的解放区,以实际来证明中国人民并不是像主张实行"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那些人讲的,素质那么低下。解放区在当时的中 国,无论是教育水平,经济发展水平,还是通讯和交通,都很低——因为是属于"边区"嘛,特别穷困落后。当时中共就讲,"在我们所控制的这些边区 里,我们就已经在实行民主政治的实践了"(《新华日报》1946年1月24日评论)。它还讲了一些实例,"这是一个老问题:中国广大人民文化水准 太低,致使有些人怀疑他们是否有运用选举权的能力;反对实行民主的人,更以此为借口,企图拖延民主的实行,并从而诬蔑解放区的民主选举……这种说 法,不仅是诬蔑解放区的人民,而且推论下去就必然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人民还无法运用民主选举,还应当由他们继续'训政'下去。居心何在?"

这个社论就描述,解放区没有怎么受过教育的农民是如何实行选举的:他们虽然不识字,但可以发给农民不同颜色的豆子,还有玉米,然后被选举人坐在那 儿,背朝着选民,看不见,无记名。在每个被选举人的后面放碗,不同的豆子代表不同的人。还有照片,讲的是在黑龙江绥化县,在共产党领导土改以后, 选举政府委员的过程。关键在于你要认真的实行民主选举,只要你认真实行的话,选举的技术问题并不是无法解决的。"(解放区)这些方法的创造证明了 只要有实行民主的决心,人民的文化水平低与不识字都不会变成不可克服的障碍。那些信口诬蔑解放区选举,并企图以此来拖延民主选举之施行的谎言,完 全没有事实根据,才真是'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哩。"

所以,当时中国共产党不但从理论上批评蒋介石他们"三个唯一"的模式,而且用自己在解放区选举的实际过程,来反驳在一个教育、文化、经济发展水平 很低的社会里,人民不应该给予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在外敌入侵国土、前线血流成河的非常时刻,中共坚信一个民权落实的中国,一定会是一个民心一致、 民气高涨、不可屈服的中国,不许国民党中的反动分子老是重复"对全国人民的一种侮辱"。这些年来,我们经常听到一种论调,说我们中国的国际环境如 何如何紧张,西方东方南方北方的敌对势力怎样试图分裂我们国家,我国的敌人数也数不清,因此我们不可以搞民主。这种论调,早在60多年前就已经被 中国共产党驳斥过了,且不说中国今天的国际环境,与抗日战争的时候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也许今天有些人会说,当年倡导中国完全能够实行民主化改革的言论,不过是一种宣传,是蒙人的。我不完全这么看。也许宣传机器里的有些领导是在蒙 人,但还有很多当年投奔延安、报国抗日的志士,是冒着家破人亡的风险去的,是"手里提着脑袋"为民族独立、民主强国、民众富裕的崇高目标而搏斗 的。这些理想主义者当年的思考和言论,是中国当今一代和后代不可遗忘的政治思想财富。在下一篇里,我们还能看到60多年前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 立前夕,一些更精彩和更具体的民主化建议,包括怎么样通过一套软的"系统工程",摆脱"专制主义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愚昧宣传教育,医治一些国人的 脑残,来尽快使中国人民的素质,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 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