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宝哥哥的小何 @pearlher 住宾馆的日子-1 (4月27日-5月4日)

http://pearlher.org/?p=593
住宾馆的日子-1 (4月27日-5月4日)
 七月 19th, 2012 |  Author: pearlher
提示:该连载文章是关于去年到今天的有关探访以及救援陈光诚的内幕,文章比较短,我写得很慢,付费观看,每次5毛,请尊重版权,自觉付费。

支付宝帐号:pearlher@hotmail.com 请注明"阅读《我的故事》"

4月27日早上,CNN的skype采访刚刚结束,我就听到敲门声。

"小何,开门"

"等等" 我合上笔记本电脑,他们终于来了。

警察上门了,他们是"国宝" ,中国的政治警察。

我去开门,让他们进了屋子。一瘦一胖两个便衣警察。他们坐在沙发上,我隔着coffe table 坐在他们对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山东那帮土匪完蛋了啦!笑死我了,他们一大群人把一个瞎子看丢了,陈光诚跑了"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看着我一个人手舞足蹈的在大笑。

跟我谈话的警察,每次都是两个人一起出动,据说,这是中国警察法取证的规定。这两个警察,其中一位是南京国宝支队的队长,这已经是负责我的第二拨 国宝了。

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是2011年6月第二次去山东回来后。接我回到南京的我们辖区派出所所长和区维稳办主任告诉我,对于我在山东被抢劫以及殴打的 事情,领导很重视,找了刑警大队的刑警给我做笔录。

在我回到南京的第二天下午,我被带到辖区派出所,出现在我面前,帮我做笔录的就是这两个警察。这是我们第一次打交道。

做完笔录后,过了几天,他们允许我回家,我一直在外地旅行休整,再也没有国宝过问我。转眼到了9月,在我和几个朋友的支持下,南京几位学生拍摄了 《寻找梧桐树》的纪录片,记录这一年4月发生在南京的街头抗议"梧桐树事件"以及其后的听证会和市民追踪这些移植的大叔的过程。我当时策划并准备 提供资金在两岸三地同时办首映,并送片子参加阳光卫视的纪录片大赛。南京地方当局的一位领导认为这是针对他个人政治生命的一个阴谋,不希望这个事 件再被提及。

于是拍片子的人被找了,租场地的人被找了,参与的人被找了。没有人来找我。。。他们希望绕开我,通过给其他参与人施压能解决这个事情。但是,一个 片花已经在我手里了。。。媒体已经开始关注,阳光卫视的纪录片大赛为这个片子参赛的最后截止时间开了绿灯。

最后,警察给我打通了电话。我们在我住的酒店下面的肯德基见面。

见了面以后,我惊讶的发现,竟然是给我做笔录的刑警,我大喊"你们这群骗子!"" 你说你是刑警,原来是国宝!骗子!"

两个国宝说,"不是,真的没有骗你,我们被从刑警大队调过来了。"

主要负责的国宝对梧桐树事件开门见山,要求把片花从网上撤下,不要参赛。他说,第一次打交道,希望我给他一个面子。

我喝着冰咖啡,看着他们,想了想,说:好吧,可以。给你们这个面子,没问题。

这就是我和管理我的新任国宝的第一次交道。

这件事上,最主要的还是片子拍摄者的意见,这是一位在校的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的毕业作品。因为国宝上门,已经引发了巨大的家庭矛盾,拍摄者的意见是 不参加阳光卫视的比赛了,而国宝也同意,等事情冷却后,这个片子可以播放。

最关键是,大家都平安。

Posted in 不能忘却的纪念 |  Tags: #自由光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