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091127 丁学良:“党内轮流坐庄”可保民族平等?

依然是奴才文人,美化列宁,把罪责都推给斯大林。而且可以看出他对居民自治的民主原则根本没理解。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29967
2009年11月27日 07:53 AM
"党内轮流坐庄"可保民族平等?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丁学良
 
(编者按:本文是丁学良博士《"民族区域自治"与"分裂主义":中国边疆治理的难题试解》的第四部分。)

如何处理一党专政体制下异常复杂的民族关系?根据苏联创建的分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民族分类法受其影响极深),它治下有一百多个"民族",其中 大的有22个。列宁在世的最后几年有一些尝试性的新想法。可惜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越来越不能自己亲身去做这些事,病夫难以有效治国。不过,在列宁 去世前不久,为了防止斯大林等人在他身后一意孤行,便留下一条"锦囊妙计"以保障大小民族基本平等、和谐共存,那就是"党内轮流坐庄"制。

1922年10月6日,列宁给苏共中央政治局专门写了个条子,说:"我宣布同大国沙文主义进行决死战(引者按:他指的是大俄罗斯主义,不是外国对 苏联的制裁)……在联盟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中要绝对坚持由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格鲁吉亚人等等轮流担任主席。绝对坚持!"(《列宁全集》第33卷第 334页)。为了表示他对沙文主义即极端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强烈抗议和对倡导的"党内轮流坐庄"制的高度重视,列宁在"等等……担任主席"和"绝对 坚持!"下划出着重符号,署名时用的是"你们的列宁",意思显然是病榻上对其他掌权者集体的庄重拜托。他认为只要在苏联中央政府最高层由各个民族 的领导人轮流担任一把手,就能够保持大小民族的根本利益得到一视同仁的保护,不至于出现一党专政体制里某个民族的一小帮领导人用"皮鞭"蛮横抽 打,严重损害其他较小民族的基本权益的情况。

可是,一年零三个月以后列宁刚去世,斯大林就着手一步步实施他把苏联变成实际上的"各民族监狱"的设想。他最终配制出来的那一盘"超级辣菜",终 于把全苏联的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辣翻了天。

简要说来就是,斯大林首先干掉的是那一批比他本人资历更深、或资历相近的高层领导,也就是协助列宁组织动员、分工领导了十月革命的那些领导人。这 代人最了解他们那个党派的历史、党内不同观点和政策的争论史,包括列宁对斯大林的批评警告,他们也是最有可能约束甚至抗衡斯大林权力的人,即列宁 病中嘱托要实行"党内轮流坐庄"的庄主们。被称为"列宁的亲密伙伴和合作者"的几个人中,除了斯大林本人外,其余七位全都在斯大林于1936年发 起的肃反运动中被从肉体上消灭了。1917年十月革命后列宁组建的以他为主席的第一届"人民委员会"(即中央政府)由15名成员构成,除了 1936年以前病逝的四位外,其余十位在斯大林的大肃反中都丢了脑袋,只有斯大林自己没事(详细名单可见于根据苏联资料汇编的Borys Levytsky, The Stalinist Terror in the Thirties, 人民出版社1981年译本附录表)。他们的罪名一概是从这个单子上选取两顶或更多帽子的任意组合:"叛徒、间谍、特务、钻进党内的敌对阶级代理人、恐怖主 义分子、资产阶级民族主义分子"。还记得中国文化大革命中第二把手刘少奇被最终解决时,他头上的那几顶帽子吗?亲自发动和领导了中国文革的人,看 来从斯大林那里进口了不少成套设备。

斯大林这期间还大干快上地对"加盟共和国"、"自治共和国"以及"自治州"的高层领导进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毁。亚美尼亚党中央第一书记及其主要 副手,阿塞拜疆党中央的三位书记,白俄罗斯共和国的党中央书记、政府首脑、多数部委主管,乌克兰党中央的几乎所有领导干部,格鲁吉亚的一大批党政 领导,哈萨克党中央常务局的大多数成员,塔吉克党中央执委会主席和政府首脑及主要助手,摩尔多瓦中央执委会主席和政府首脑,雅库特社会主义自治共 和国的多位组建人,土库曼党中央书记和行政机关的一二把手,南奥塞梯自治州的书记和州政府主席,以及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三个共和国的众多 领导人,他们在1930年代中后期的大肃反中被处死(数百名高层受害者的名单可在Levytsky, The Stalinist Terror in the Thirties人民出版社译本的第四部分、Robert Conquest, The Great Terror,pp. 555-570查阅)。

斯大林的专政巨斧举起来,就不会轻轻落下。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和期间,斯大林做了些非常绝的事情,这些事情直接和后来的苏联解体相关,也是至今俄 罗斯与周边国家和民族严重摩擦的原因,乃至于是俄罗斯境内恐怖主义活动的重要原因。

这些事情包括(以下参阅Vernon Aspaturian, "Nationalism and the Political System", pp. 72-91 in Richard Cornell, ed. The Soviet Political System):苏联西部原来有个"伏尔加 - 德意志自治共和国",斯大林怀疑其一百六十万居民勾结希特勒德国,就把他们大部分迁徙到中亚和西伯利亚。他还怀疑靠近西部区域的车臣人不忠于莫斯科,就命 令将几十万人往远东迁徙,大批人死在去西伯利亚的路上。还有几个小的民族,如苏联远东地区的朝鲜族人和华人也被他赶走或囚禁,因为斯大林怀疑他们 与日本人及其在中国东北的势力勾结。斯大林做了好多这种"以革命的名义"赶尽杀绝的事情。几年前,我在与一位中国的宣传政工干部聊天谈到这段血腥 历史的时候,他批评我没有辩证地看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人命代价,说"通向共产主义天堂的道路是用枯骨铺成的"。我不以为然,答道:"照那个 办法,天堂永远也到不了,因为地球上的人骨不够用。"

小结一下这个关键的从列宁体制到斯大林体制的过渡时期,它是执政的共产党包括中国执政党的民族政策的基本渊源之一。列宁虽然也不是吃素的,他经常 教训书呆子型的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采用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列宁 选集》1965年版第3卷第643页)。革命一胜利,他就下令建立集中营,以体现"专政是一个重大的、残酷的、血腥的字眼"(《列宁全集》第30 卷第322页;尼·津科维奇:《极端政治》,中央编译出版社译本第40页)。但是,列宁却反对把暴力作为解决民族关系的首选,起码要尽量少用高压 手段处理民族问题。列宁去世后,他的告诫就给抛掉了。列宁一方面要各民族共和国保持紧密联盟关系,又希望避免沙皇时代的暴力压迫局面,所以在宪法 上给予各共和国以"分离权",当然用尽一切方法不让这个权利变成事实。不过,列宁却希望大致保持各共和国的自治权,也就是除了主权即分离权之外的 内部事务管理权。列宁之后,苏联的自治架构,原来字面上保有的权利在斯大林时代基本上没有了,他把事情做绝了。列宁提议的以"党内轮流坐庄"制度 来保护民族平等,斯大林则对它釜底抽薪。对任何一个地区有他想象中的一点点不听话的倾向——而他关于阶级斗争的想象力是超常丰富的——特别是民族 自治区不听话的倾向,斯大林都用用组织暴力直至肉体消灭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党内轮流坐庄"制度是"党内民主制"的一种试验,但出台不久就被敲 碎。由此可以看出,在缺乏全社会民主机制保障的条件下,"党内民主"相当脆弱,经不住最高领袖的几次折腾,就如同在北风呼啸的旷野里没有围墙,一 盘温暖的火很快就会被吹灭一样。尤其是遇上像斯大林这样非凡的领袖人物,"民族平等"最终只能在负面的意义上存在——所有民族(包括他自己的格鲁 吉亚民族)都同样地在他统治下受苦受难。而具有强烈大俄罗斯主义和东正教情怀的异议作家索尔仁尼钦(A . Solzhenitsyn)有句名言:没有人比俄罗斯人自己更多地经受了苏联暴政的磨难。

被列宁小心翼翼地设计、被斯大林巨斧重锤地砍击的"民族区域自治"体制,后来有过两次的大中型维修。这两次维修的操作过程和"正打却歪着"的实际 效果,我们在下一篇再讨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