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秦晖: 从杰斐逊思想谈起

Date: Fri, 05 Dec 2008 14:16:18 +0100
To:  lihlii@googlegroups.com

发信人: fttt (fttt), 信区: square
标  题: : 从杰斐逊思想 谈起
发信站: 一见如故 (Thu Aug  9 19:06:48 2007), 本站(yjrg.net)

:从杰斐逊思想谈起

     "最好的政府是管事最少的政府",这句名言历来被认为是古典自由主义"小政府大社会"、"守 夜人国家"等主 张的经典表述。至今为止,英语世界最普遍的说法是:此话出自美国开国元勋杰弗逊。但是现存的各种杰弗逊文集与书信中 都找不到这句话。因 此现在有学者论证这句话并不是杰弗逊的原话。但有人认为,它即使不是杰弗逊的原话,也是代表了他的思想。后人如梭罗 就讲得更彻底:最 好的政府是根本不管事的政府。我们知道在美国建国初的制宪大讨论中,杰弗逊和联邦党人的最大冲突就是要不要一个强大 的联邦政府。与 主张建立强大联邦政府的汉密尔顿等联邦党人不同,杰弗逊反对一个强力的政府,他对政府有高度的不信任,认为政府力量 过强会侵犯公民的 权利和自由,会造成很多问题。对此他的一句名言是"自由 的舆论与政府相比 更为重要",宁可没有政府有自由的报纸,也不能没有自由的报纸而有政府。

     1999年,有人对上面的说法提出怀疑。弗吉尼亚大学的一位教师,同时也是杰弗逊遗产协会的主席,叫科茨 (Eyler Robert Coates),写了好几篇文章来力辩杰弗逊根本没有讲过这些话。在他看来,杰弗逊如果不是大政府主 义者,至少也是中 等的政府主义者;是非常强调政府责任的,是非常强调政府提供尽可能多的公共福利的。有人还引用了乔治·梅 森的一句名言:最 好的政府是能够提供最大公共福利的政府。这句话尽管不是杰弗逊自己说的,但通常被认为是代表了杰弗逊的观点。我想这 也有一定道理。因 为我们知道在制宪大讨论中杰弗逊一派的直接代表就是梅森,而杰弗逊本人则在欧洲作大使,没有直接参加国会辩论。科茨 还考证出"最好的 政府是管事最少的政府"最早是19世纪前期著名的政论家、杰弗逊的崇拜者、《美国杂志》与《民主评论》的撰稿人约 翰. 欧苏利文(John O'Sullivan)于1837年讲的, 也正是这个欧苏利文最先把这句话归之于杰弗逊。

     针对科茨的说法,美国的古典自由主义(美国式的"保守主义")思想界提出了反驳。著名保守主义思想库——加 图研究所研究员 詹姆斯. A. 多恩(James A. Dorn)写了《政府地位的上升与道德的堕落》一文,在引证了杰弗逊有关"好政府的 哲学"之后他指 出,杰弗逊民主的思想在19世纪正是被欧苏利文、梭罗等人所吸收和弘扬。"最好的政府管得最少"虽然由欧 苏利文首言,但的 确反映杰弗逊的思想:政府正当的管理职能应当被严格局限于保护公民那些基本的自然平等权利和维护社会秩序,其他公益 领域应当让民间本 着"志愿者原则"与"自由原则"实行自治。可见他认为杰弗逊是最小政府论者。多恩认为"最好的政府是最不管事的政 府"尽管 也许最早是欧苏利文讲的,但这句话即使不出自杰弗逊之口,也的确能代表他的思想。

     我在美国时和一些美国学者谈到过这个问题。我说这种讨论显然带有美国当代人的观念。实际上20世纪30年 代以后,这个问题 不只是在美国,在整个西方都是一个经常讨论的问题。很多美国学者对这个问题都感到十分困惑。我们知道美国 建国初期的二元政 治,就是所谓的两党制政府雏形中,也就是制宪讨论中,一般认为汉密尔顿代表工商业富人,是右派代表,杰弗逊代表平 民,代表美国的小农 和劳动者的利益,是左派代表。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杰弗逊历来受到后世美国平民主义者的尊崇。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甚 至是美 国共产党也对杰弗逊十分推崇,认为杰弗逊是其思想先驱之一。

     20世纪30年代在美国推行新政的罗斯福,在美国的政治谱系中算是比较有平等理想或平民主义色彩的政治家,因 此从政后曾经 也持"捧杰贬汉"的立场。他在1925年任国会议员时,发表了《评杰弗逊和汉密尔顿》一文,文章称汉密尔 顿这样的人当政对 大多数美国人什么好处也没有,遗憾的是"美国有太多的汉密尔顿,但没有第二个杰弗逊"。这不仅表明了他对杰弗逊的推 崇,言下之意,他 就是第二个杰弗逊。但是,罗斯福上台后的"新政",即他所谓的为大众提供的服务,却恰恰是用了"大政府"的力量。罗 斯福连任后,在 著名的麦迪逊花园广场演说中,直接抨击了胡佛政府推行的自由放任政策,批评他看到长长的领取救济者队伍而无动于衷, 称其是"人 民望着政府,但政府却转过脸去",是"尊奉'最好的政府最不管事'的谬论,把政府搞成是给少数人服务的"。这实际上 使这位自认为杰弗 逊第二的总统对立于当时被认为属于杰弗逊的小政府理念。这就引起了很大的问题。新政时期著名的政论家李普曼,试 图调和古典 自由主义和福利国家主义间的对立,他说"最好的政府当然 是管制最少的政 府,但同样正确的是,最好的政府也是提供最大福利的政府。"

     此后的多恩和科茨之争延续了两种主义的对立。多恩和科茨的论争实际上是自由放任论和福利国家论,是小政府 和大政府之间的论 争。当代的古典自由主义和福利国家主义者实际上是从自己的立场出发去图解杰弗逊的观点,他们两派都认为杰弗逊是自己 的思想先驱,因 此产生了上述的争论。这一点很有意思。

     其实对美国历史上杰弗逊思想和汉密尔顿思想的论争,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可能要比当代的美国政治学同行们更容易理解。为 什么 呢,就是因为当代的美国人和杰弗逊那时候进行讨论的问题意识和历史背景是截然不同的。当代的美国政治学同 行讨论这一问题的 时候所处的历史背景,与杰弗逊和汉密尔顿进行争论的那个时代完全不同;倒是现在,作为中国人,虽然可能被认为有西方 文化与东方文化的 隔阂,但我们面临的历史背景与当时的美国更为相似。因此我可能更容易理解那时的想法:首先,杰弗逊和汉密 尔顿最初产生公共 治理思想时,面对的是一个英王的政府,代表英王来管制英属美洲人民的政府;其次,费城的争论是在建设宪政过程中的讨 论,而 不是当代的罗尔斯等所处的一个成熟的宪政框架下的讨论。当他们面对着英王的政府时,就会提出两种指责,一是指责这个政权权力太大,侵犯了殖民地人民的权利,另 一种指责是这个代 表英王的政府对人民不负责任,不能提供人民需要的公共品。

     这个问题,我认为不只是当时杰弗逊,或者是美国人所面临的问题。可以说这是一切统治的核心问题:统治者要做有权无责的人主,而被统治者要求他做有责无权的公仆。统 治者 都喜欢为所欲为而不喜欢"不得不为",被统治者则害怕他为所欲为,希望民众有意愿时他就不得不为。因此,我们看到了 一种需要,就是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就权力和责任达成某种契 约。被统治者授予统治者某种权力,为 此就要求他承担某种责任。这种权力和责任的配置,就是宪政。宪政的目的就是要使政府的权力与责任相对应,这种权 力必须为被统治者所授 予。而授予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政府能够向被统治者负责。无条件的权力,是没有合法性的。这也是宪政产生的根源。

     宪政的目的,就是权力和责任相对应,没有无条件的权力。统治者要对被统治者负责,才能被后者赋予权力。接 下来就是被统治者 包含什么人的问题了,这其实就是民主问题。"被统治者"包括各种各样的利益群体,他们所希望的政府服务通常很不相 同。例如 富人也许更希望政府能够保护财产,而穷人可能希望政府提供更多福利,等等。因此政府究竟要对社会提供什么服务、承担 那些责任,要 有一种机制来决定。一般地说,由于每个人都是、并且只是 他自身利益的最佳 评价者,社会最大利益的评价就只能以自由表达-多数决定的方式进行。或者更确切地说,在公共事务中自由表达-多 数决定对社 会最大利益的偏离最小。这就是所谓的民主。所以宪政和民主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前者追求的是权责对应,后 者追求的是多数 决定;前者讲的是权力运用的规则,后者讲的是权力的来源。我们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过无民主的宪政和无宪政的民主,因 此今天就 有了宪政和民主哪个更重要的争论。包括在当代中国也有这样的争论。

     事实上,由于人对于自由的追求(对束缚的排拒)与对安全的追求(对风险的排拒)同样出于天性,但是人类生 活中的一些领域到 底属于群域还是属于己域,是没有固定的划法的。因此人类永远会有"左右派"。在"政府"问题上,权力极小责任极大的 "最好政府"从未 实现,而在权责对应基础上,什么是"次好政府"——是权责都较大的政府(例如社会民主政府),还是权责都 较小的政府(例如 古典自由政府)也未必能够有公认的结论。

     人类社会长期的试错使这个问题的两方面都不断成熟,并熔合为民主宪政制度,或宪政民主制度。在这个制度框 架的平台上我们就 可以讨论大政府、小政府——这时政府的权责是天然统一的,要么权责都大,要么都小。杰弗逊-梅森的观点说的极端一 点,他们 要的实际上是权力最小责任最大的政府。但是我认为这种所谓最好的政府是不存在的。你不能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 草,既要政府尽最大 之责又不给政府足够的授权,或者说,既想什么都靠着政府又什么都不让政府管。因此,福利国家和古典自由的争论实质上 只是在争论"什么 是次优的政府"——是权大责亦大的福利国家好呢,还是权小责亦小的古典自由政府好。这种争论到目前为止也 没有比较确定的结 论,我们很难说哪个政府是次优的。于是就有了各国不同历史背景下的多样化选择,形成了各种类型的宪政国 家。

     在美国,一般认为肯尼迪政府时期是美国福利国家的高峰,肯尼迪也被称为罗斯福第二。他搞了很多的福利制 度。但在 肯尼迪之后,有人认为出现了保守主义的复苏,古典自由主义成为社会的主流。美国的里根,还有同期英国的萨切尔夫人都 是保守主义复苏的 代表。新近的小布什政府也被认为是保守主义的代表。小布什的一句名言是"政府制造的问题比它能解决的问题要多"(当 然这句 话不只小布什说过)。但是很可能,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前年,哈佛大学政治系的伯克出版了《民族国家 (National State)》。书中认为,60年代以来,现实的美国政府虽然显得越来越"保守",但是在很多福利问题,包括保护弱 势族群和妇女的机 会问题上,做得并不比以前少,甚至更多;实际上当代美国人对个人权利的要求是不断增加(因此给人以更加自由放任的印 象),但 同时对公共福利的要求并未减少,甚或也在增加。美国人自由也要,福利也要,这的确像是要求一个理想政府,一匹不吃草 的快马,要它有最 小的权力和最大的责任,或者只有责任没有权力。也就是权力意义上的小政府和责任意义上的大政府。很遗憾世 界上无法找到这样 的政府,甚至什么是次好的政府也难以确定。所以,我们知道什么是最好的政府但做不到,而什么是次优的政府 又不清楚,我们唯一能够明白的,就是什么是最坏的政府: 即权力最大责任最小的政府,我 们要尽力避免最坏的政府,不断改变最坏的政府就成为了政府现代化的实质。无论自由主义者还是社会 主义者,在他们能够进 行有意义的争论之前,首先要做、也首先能做的是改变这样的政府。
   
                                         责任
                                          小
                                           |
                 古典自由政府        |         最坏政府
                  (次好政府?)         |         (不可欲)
                                           |
 权力 小-------------------------------+----------------------------- ----------大
                                           |
                  最好政府             |          社会民主政府
                  (不可能)             |          (次好政府?)
                                          |
                                          大
     图1   各种政府的权责关系

     所谓政府的现代化,现在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政府的现代 化就是 要把政府的权力贯彻到基层,就是所谓的民族国家建构(National State Making),据说现代国家要有更发达的"能力"。一个朋友曾在一次会议上讲,其实中国很早就有建构民族国家的理 念。时代的法家就主张有很强大的政府。但是当时缺乏 有效的技术手段,所以没有实现。现 在我们有技术手段实现它,所以应该搞新法家,以铁腕建构民族国家。另一种 认为现代国家是小政府,应当给公民以最大的自由。但是这种争论,在我看来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 首先要解决的是避免最 坏的政府。

     实现了避免最坏政府以后,现在的美国人面临这样的争论:在权力和责任构成的坐标系中,鼓吹限制政府权力同 时也不能指望政府 承担过大责任的,就是古典自由主义思想;鼓吹追问政府责任同时也相应扩大政府权力的就是社会民主主义者。这 是当代宪政体制 下的两种主要争论派别。当然也有其他一些不同主张的人。当代美国有一小部分人总要求政府责任不断扩大,但 是也要求政府权力 尽可能的小。这部分人的典型代表是著名的极左派,也是受到中国左派推崇的,甚至可以说是逢美必反的麻省理工的著名语 言学家乔姆斯基。我 们知道西方的左派在个人问题尤其是伦理问题上往往也是自由主义者。在这些问题上他们往往比右派更主张个人自由,比如 鼓吹性解放、堕胎 自由、同性恋自由等。反而是右派认为同性恋还是需要国家或者教会来加以限制的。相反的,持有乔姆斯基完全相反观点的 人也有少数,就 是美国的一些所谓极右派,比如沃尔福威茨就是。但这两种人的比例还是很小的,绝大多数人还是站在前述两种观点基础上 进行讨论的。

   但是在宪政之前的时代,比如说杰弗逊那时,或者我们现在,问题背景就不是这样。当然,不是说这时自由主义与社 会民主就没有区 别。也许最重要的区别是:自由派在这个阶段最关心的是限 统治者之权,而 社会民主派最关心的是问统治者之责。但是,以推卸政府责任来偷换对政府限权这样一种"伪自由主义"与 真自由主义之别、 和以强化政府权力来偷换向政府问责这样一种"伪社会民主"与真社会民主之别,恐怕更为重要。

     这里所谓"真伪"并非价值判断而是事实判断。那些"伪主义"者不仅可能具有良好动机,甚至可能充满学理上的自信——因 为完 全有文本上的根据说明:宪政体制下的的古典自由主义者是主张为政府卸责的,正如宪政体制下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主张政府 扩权一样。(在 这种体制下,只有反对或至少轻视宪政原则的少数极左派才既要求政府放弃权力又要求其承担更大责任。如9.11 之后的乔姆斯 基等人既抨击政府的安全对策而要继续扩大美国传统的个人自由,又反对现行的社会体制而要政府在福利上大包大揽。反 之,也只有少数极右 派既要政府扩权又替政府卸责。如现今美国某些在以安全、反恐为由实行强硬管制和减少福利责任两方面都很极端的"双 重鹰 派"。)但是从本质上讲,自由主义的要旨在于限政府之权以保障人民自由,只是宪政下权责必然对应,因而限权不能不意 味着相应卸责。反 之,社会民主主义的要旨在于问政府之责以推进福利与平等,只是权责既然对应,则问责不能不相应扩权。如图2所示:

                                         问责
                                           |
                                           |
                 激进左派              |         社会民主主义
                                           |
                                           |
 限权------------------------------------+----------------------- ----------------扩权
                                           |
              古典自由主义           |          激进右派
                                           |
                                           |
                                         卸责


     图2  宪政下的政治谱系

     但是在权责不对应的非宪政体制、专制体制下,图 2所示的 逻辑关系就大有不同。由于权责不对应,卸责未必导致限权,扩 权也未必导致 问责。而作为经济人的统治者当然乐得既扩权又卸责。事实上在专制之下,鼓吹扩权总比要求限专制者之权讨好而无 险,鼓吹卸责 也比问专制者之责讨好而无险。所以我们虽然不能因此对具体的论者作诛心之论,但在这种体制下某些"左派"劝上扩 权而回避问责之制,某 些"自由派"为上卸责而回避限权之要,的确很容易得到社会学上的解释。

     然而真正的自由派以对上限权为宗旨,在卸责未必导致限权时自然不讲卸责。所以在宪政发达之前杰弗逊只讲权 力意义上的小政 府,而不谈责任意义上的小政府。同样,真正的社会民主派以问上之责为诉求,在扩权不能保证问责时自然不讲 扩权。这 时自由派与左派各自的真伪之别如图3所示:

                                         问责
                                   社     |
            追求                 会     |
            次好                 民     |
            政府                 主     |
                                   主     |         
                                   义     |
            自由主义                   |
                                           |
 限权------------------------------------+----------------------- ----------------扩权
                                           |            "伪社会民主主义"
                                           |                  
                                           |     伪    
                                           |     自          维护最差政府
                                           |     由
                                           |     主
                                           |     义
                                           |
                                         卸责


     图3  宪政以前、专制下的政治谱系

            图3说明:在非宪政体制下自由主义者如果只为上卸责就会异化为"伪自由主义",而社会民主 主义者如果只劝上 扩权也会异化为"伪社会民主主义"。这样两种"伪主义"在宪政条件下是不存在的。今天西方许多论者根本不会面对这种 问题,他 们的古典自由主义似乎只有"福利国家"(或社会民主主义)这一个敌人。只要国家不负责福利,他们就认为是"自由化"了。反 过来在他们 的对立面即所谓左派中,也有不少人眼中只有自由主义这一个钉子,只要有贫富分化,他们就认为是"自由竞争"所造成: 一旦国家弄权限制 自由,他们就认为这是基于公共责任。这种逻辑下无论左右的许多人已经把契约国家当成既成的事实自明的前 提,往往直接以责任 之大来证明权力之大,或者反过来以责任之小证明权力之小。这样的逻辑在当今西方宪政制度的背景下可以理解,但 用到别处就要 出大问题。

      一个美国朋友就曾问我,说看不懂中国目前到底是左派得 势还是 右派得势。如果是左派得势,为什么在WTO谈判中中国比任何国家都极力反对涉及劳工权利条款?如果是右派得势, 为什么中国会使劲反 "自由化"?我的回答是:你们这里所 谓的左派和右派,在中 国都不可能得势。因为你们的右派要限制政府权力,你们的左派要追问政府责任,权贵们都不喜欢。但是权贵们也需要 某种"左派"和"右 派":他们需要"左派"为其扩大权力,需要"右派"为其推卸责任。这两者都可以得势。所以在中国,得势不得势不 在于"左"还是"右", 而在于你是否足够乖巧:作为"左派"你只帮他扩权而不要问责,作为"右派"你只帮他卸责而不要限权,那你无论左 右就都能得势,而最乖 巧的"既左又右"派,即既帮他扩权又帮他卸责的人最可能得势。否则你左也会倒霉,右也会倒霉,而最讨嫌的底线立 场,即既要 限权又要卸责的主张最可能倒霉。因此,中国既可以说是亦左亦右,也可以说是非左非右。

     所以在中国讲"左右",讲社会民主主义还是古典自由主义是没有什么意思的。没有宪政体制,社会 民主主义者和古典 自由主义者的争论就是一个伪问题。在一个权力不受限、责任也不可问的体制下,权力和责任对应的次好政府(无论是权责 均大还是权责均 小)都无从形成。西方18-19世纪的社会主义者,应当属于激进左派吧,他们对政府的诉求具有问责的前提,其 极端体现是无 政府主义,而不是"大政府主义",他们对国家主义如俾斯麦等的体制是近乎对立的。因此要求限制政府权力的古典自由主 义和要求扩大责任 的社会主义就没有实质的矛盾。而相应地,"扩权的民粹主义"和"卸责的寡头主义"都可能作为专制的维护人,两者也少 有矛盾。但 是自由-社会民主底线与民粹-寡头互补的斗争就很尖锐。尤其在当时欧洲最专制、距离宪政最远的俄国,这个现象最突出,也 最类似中国如 今的情况。

     我们知道,现在的自由放任观念有它的历史渊源,而现在的福利国家观念也有其历史渊源。在古罗马时代,就有 所谓的"公民 权",也有所谓的"福利国家",就是"面包与马戏"这种著名的现象。我们能看到它现在还有一些影响,在西方很多国家 有些廉价消费场 所,如波士顿就有这样一家由政府补贴的专门面向穷人的廉价保质超市以"面包与马戏"得名(图)。研究古罗马帝国人口 史,很 重要的依据就是所谓的"埃里蒙塔"(国家向穷人发放的儿童津贴)制度的资料。意大利境内现存有140多块"阿里蒙塔 铭文"。有 人还把罗马帝国的衰亡解释为"古代福利国家的危机"呢。(笑)

     古罗马的确为公民办了很多福利,但是我们的法家帝国则截然不同。虽然罗马后期与大致同时的我国汉都被视为专制帝国,但古罗马元首的扩张权力是以讨好公民来实现的,凯 撒这样的平 民领袖就是以讨好下层打击贵族来得势。而我们法家扩权的出发点就是"弱民以强国",反对以"仁义"为名讨好小民。古 罗马认为老百姓富 了就会便于治理,而韩非则认为老百姓富了,就会想入非非,难于统治。《商君书·弱民》中就强调了要限制私人经济发 展,韩非也有类似主 张。在这一意义上,法家是典型的大政府主义者。但是在另一方面,法家又可以说是古今中外极端反对福利国家的先驱。韩 非认为 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非侈即惰",如果国家给他们提供社会保障,就相当于剥夺勤劳的人而奖励懒汉,绝对不行。我 在美国有次演讲时 提到韩非这个观点,当时在场一位美国学者(我知道他比较左,对小布什极反感)立刻叫道:"布什这小子就是这样,他 们攻击罗 斯福的福利政策是养懒汉。"

     但我对他说:"是吗?我想韩非也许比布什他们要'能耐'得多吧?布什、撒切尔夫人这些古典自由主义政客尽管在'反 福利'问 题上似乎与韩非类似,但他们最多也就是对穷人'自由放任'吧。他们反对给穷人更多福利,于是就主张给穷人更多自由, 所以他们拿那些流 浪汉没办法。可是我们的法家就厉害多了,他反福利,更反自由。它不仅决不救济穷人,而且敢于把穷人抓去劳改,这叫'怠 而贫 者举以为收孥',以免他们四处流浪给优越的法家制度抹黑。布什这小子有这能耐吗?"

     布什也许不喜欢穷人,可是他不敢抓捕穷人,而且他好像对富人太客气。咱们的法家则不但敢抓穷人,也敢抓富 人——当然是非权 贵的平民富人。后世儒家讲"抑末",之 法家干脆要"除末"。商鞅、韩非对商人(官营的"红顶商人"除外)的杀气腾腾是非常少见的。他们以商为"蠹",要 "上农除末","使 富者贫",不但商人本人被视为罪犯,连他们的后代都要被谪戌(充军)。法家对"资产阶级"之狠,绝对超过今天西方的 左派,毛泽东喜欢 法家大概也就在这一点。但也就是毛泽东,西方的左派大概就不可能喜欢我们的法家。为什么?因为法家对"无产阶级"之 凶,也绝对超过西 方的右派。法家是惩商又惩贫。我们知道,从到汉,法家制度有强烈 的"惩 贫"色彩。法律中有三个罪名:赘婿、人貉、闾左。

     赘婿:《史记集解》中有关于此条律令的描述。意思是讨不起老婆的男人要被征发或下狱;是谓惩罚穷人的法令;

     人貉:睡虎地简《法律答问》有关于此条的纪录。因貉不 善营巢,常栖身其 它动物弃置的巢穴,所以用来形容流浪的贫民。"盲流"是也。此类人也要抓。

     闾左:"征发闾左"实际是扩大惩罚穷人范围,而不是缩小赦免范围。最新的研究指出汉代也有类似制度。"汉 之亡命,之闾左",都是流浪汉,国家要抓他们去充军。

      后来中国历代都有沿自法家的两派争论,这不是"自由还是福利"的争论,而是"反自由还是反福利"的争论。反 自由者并不搞 福利,反福利者也不给自由。强调管制的一方主要想管制平民,而强调放任的一方主要想放纵权贵。北宋末王安石和司马 光,通常 认为是主张国家干预和自由放任的代表。王安石主张抑制兼并,强调一切收归国有;而司马光则主张不抑制兼并,无为而治。50 年代国内捧 王安石捧得很厉害,到了改革的80年代又有人认为反对管制的司马光更可取。其实仔细看来,两派观点对老百姓都很不客 气。王 安石认为皇上怎么腐朽也吃不垮国家,真正的问题在于百姓中的富人可恶,他们钱多了,国库的钱就少了。所以皇帝尽可穷 奢极欲,但对"阡 陌闾巷之贱人"的发财梦必须严厉打击,这就是"抑兼并"。梁启超对王安石的抑制兼并所做的评论就是"王之抑,国 家自为兼 并"。而司马光所谓的"官不与民争利",关键在于这"官"和"民"说起来是官府和民众,做起来是国库和权贵私家,实 际上成了国家不要 妨碍权贵聚敛私财。两派的斗争产生的是一种"尺蠖效应":北宋后期新党和旧党轮流执政,国家政策就像只一放一缩的尺 蠖,无论如何变 化,收缩或者放开,都只有利于权贵。这与尺蠖爬行时一收一缩但只向一个方向移动不是很像吗?王党只懂得与 民争利,严重损害 了"阡陌闾巷之贱人"的利益;马党只懂得放任无为,则使权贵得以放手圈钱。国家的"自由放任"只是放出了无数的土皇 帝,但却放不出一 个中产阶级;国家的经济统制统出了与民争利,却统不出社会保障。王安石搞的不是福利国家,正如司马光搞的不是自由市 场。北 宋末年的民变大多与王安石变法有关,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方腊起义。北宋正是在这样一种尺蠖效应下,日趋走向灭亡的。

   而我们要摆脱这种循环,通过改革达到两派另外一种互补,就是"天平效应"。在宪政民主体制下,也不知道什么是次优政府。宪 政体 制下正常的规则可能一会偏左一会偏右,但这是一种有益的机制。左的时候重社会福利,右的时候重自由竞争。不管两者谁 上台,都是民意使 然。左派再强调政府权力,也不至于没收百姓财产,右派再自由放任,也只是让百姓各显其能,不会让贪官污吏肆意横行。这 样的 左右循环,就像天平的左右晃悠,始终处在一个公平的支点周围。

     未来的中国,左派主流还是右派主流无所谓,但无论哪一派,我都希望国家能走出"尺蠖效应"的怪圈,建成一 种"天平效应"的 体制。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
※ 来源:.一见如故 http://yjrg.net [FROM: 122.156.0.0]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_277_M.1186657608.A.htm

groundhog:
还是错误套用"左""右"的概念,例如说"极左派"主张性自由、同性恋权利。这应该是因为作者对"左""右"的理解来自美国的两党。如果看一 看荷兰的一
些党派,就知道"左""右"与道德上的"自由"还是"保守"没有必然联系。


以公民个人身份签署国际人权宪章 http://j.mp/udhr-ss 或发空信给 udhr1948+form@gmail.com 收到自动回信的签名表格,填写后寄回给 udhr1948@gmail.com 即可。请广为传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