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3年3月14日星期四

黄文政,梁建章:应放开二胎还是全面放开生育?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47325
应放开二胎还是全面放开生育?
2013年3月13日墙外仙发表评论阅读评论
黄文政 / 梁建章

2013年两会提案中要求放开生育政策的呼声日盛,但绝大部分提案都只要求放开二胎,唯有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王名的提案是呼 吁全面放开。那么到底应该是放开二胎,还是全面放开呢?

中国目前的生育状况,在不同人群那里存在着迥然不同的印象。在一些专业人士眼中,生育水平已经低到了十分危险的程度。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 据,中国的生育率已降到1.18,即使考虑到15%的漏报率,生育率也仅有1.4;而国家统计局2011年的抽样调查生育率更是低至1.04。根 据性别比和女性年龄别死亡率,中国的生育率更替水平是2.2,也就是每对夫妻平均需要生育至少2.2个孩子才能维持人口最终不衰减。生育率处于 1.4意味着,每过一代人(25至30年),中国出生的人口将减少36%。

可是对于普通民众来说,极低生育率似乎并不直观。人们往往更关注身边生育三胎甚至更多胎的例子,从而产生"中国生育率依然很高"的错觉。对于这种 错觉,我们可以通过一个假想的例子加以澄清:假如在所有的夫妻里面,有75%只生育一胎,另外25%生育三胎,那么平均的生育率也只有1.5,明 显低于更替水平。但从直观感受来说,大家会发现身边有50%的孩子来自于三胎家庭,到处都是超生家庭的孩子,怎么也不会觉得中国生育率太低。这种 错觉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的,其背后的原因是来自多胎家庭的孩子有更大的概率出现在人们视野中。

这个例子还说明,如果现有生育政策仅仅调整为"放开二胎"是远远不够的。因为甚至当周围有一半孩子来自超生家庭时,生育率才仅有1.5,这还未考 虑剩男剩女,丁克及不孕不育的人群。中国人口协会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不孕不育患者占育龄人口的比例就达12.5%,而且,随着生育年龄的延迟, 这个比例有望继续升高。实际上,一个正常繁衍的社会是需要不少三四胎的孩子才能弥补一些家庭的无子或者一胎。何况,现有大量农村人口按"一胎半" 政策本来就可生育二胎,现有政策放宽到普遍允许二胎,对于这部分人群的影响十分有限,根本无法将生育率提升至能够保持人口均衡稳定的水平。

另一个人们未感觉到生育率太低的原因是,中国的人口依然在增加,而且还会持续一些年。正因此,有人认为不如等人口停止增长再放开。但是,这种观点 是非常错误的,因为人口的变化有极大的惯性。现在人口增长的原因是,虽然孩子很少,接近生命终点的老年人口也不多,只是中青年人口较多。但是,等 到60后开始老去,中国人口将急剧衰减,持续时间可能达上百年。即使2014年完全放开,如果不大力鼓励生育,中国从2030到2070年,每年 都将减少上千万人,40年内减少40%以上。这种衰减在人类历史上将是空前的。与此相比,过去20年遭受所谓人口衰减灾难的俄罗斯人口下降不过 3.4%,扣除移入人口的自然下降也不过7.8%。

人口衰减直接表现在年轻人口的快速减少,在未来10年,20-25岁的年轻人将减少42%。不过,年轻人口减少带来的不仅是年轻劳动力的减少,最 终也会带来需求乃至工作机会的减少,所以劳动力市场在经历先期短缺之后还是会趋于平衡。但是,远比劳动力暂时短缺要大得多的灾难是人口规模持续性 的急剧萎缩。在此过程中,消费和生产将同步下降,除了殡葬、医疗、养老等,几乎所有的行业都会成为夕阳行业,投资意愿低迷,基础设施将因为缺乏动 力和财力更新而日益老化,创新和创业活力大幅减缓。过去30年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机勃勃,日新月异的中国将退化成一个暮气沉沉、江河日下的社会。

深入的经济学分析和实证研究都表明,在扣除技术进步和城镇化的作用外,人口衰减带来的是人均GDP下降,因为人不仅是分母,更作用于分子,而且由 于规模效应和结构因素使得人口衰减对分子的作用更强劲,更持久。人口持续性急剧衰减的最终后果是,中国国力衰退,中华文明式微。

但是,无论是各种城乡生育意愿调查,双独放开二胎的效果,东亚各国的经验,还是低生育率下的生育行为分析都表明,中国早已经陷入低生育率陷阱。 比如,甘肃省在2002年双独放开二胎后三年,仅有六对夫妻申请了生育二胎;新疆奎屯市双独放开九年,仅办理一例。这种双独少生并非特例,而是全 国的普遍现象。根据可靠的估算,即使在2014年完全放开生育,在有限的"补偿反弹"之后,生育率又会走低并持续低迷。由于育龄女性将急剧减少, 出生人数在几年之后又会开始雪崩式的滑坡。所谓维持人口和社会均衡发展的愿望将成为泡影。

还有,高生育率惯性下,降低生育率马上就能缓解抚养压力,但像我们这样把低生育率持续到老龄化开始导致抚养压力上升的阶段,提高生育率短期内反而 是加重压力,其缓解效果要二三十年后才能体现,所以低生育率的惯性比高生育率惯性更强劲、更持久,也更难应对。

实际上,为何只放开二胎而非全面放开并无严谨的科学根据,而只是人们对"城市一胎和农村一至二胎"政策在一种心理上的折中。因为在中国,特别在城 市,人们已经把一胎或两胎当成正常,远未认识到这已经距离人类正常繁衍所需的生育状态有多么遥远。在中国生育率已经处于如此低水平,而且在放开的 补偿反弹之后,几乎没有可能维持在替代水平之上的情况下,放开二胎相当于对一个血压极低的人去把降压药减半。

因此,在对生育政策进行调整时,放开二胎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的是立即全面无条件放开生育,并在生育率再次下滑到更替水平之际,像几乎所有其他 低生育率国家一样,实施鼓励生育的措施,让中国回到正常的生育状态,确保中国的长期稳定和繁荣。这不是极端的建议,而是维持民族繁衍最终必须要做 的事情,而且没有任何理由再拖延。

(本文作者黄文政系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现任北京某金融公司合伙人与董事总经理。梁建章系携程旅行网创始人之一, 2011年,他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还兼职担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研究教授和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客座教授。文中所述仅代表他们的个人观 点。)


《金融时报》中文网 中国计划生育人口问题专栏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3/03/blog-post_6515.html
叶檀:反智的人口增长理论可以休矣 http://lihlii.blogspot.com/2013/03/blog-post_9513.html


是什么诱惑使得五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茶不思饭不想?误投黑帮的女匪面对五个男人的纠缠如何脱身?半夜被绑架的弱女子为何主动配合黑帮?黑帮小 喽罗为何不做老大而要去当警官?去《老妈蹄花》找谜底: http://j.mp/lmth http://j.mp/lmth2 http://j.mp/wllmt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