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月18日星期三

120113 路金波:我读“韩三篇”

这个路金波也是满篇糊涂账,和韩寒一个样。骑墙派文人。太多这种低素质的文人,导致中共国无法民主。但中共国"低素质"的老百姓早就开始自行民主 革命了。让你们继续扯淡干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7a4bd10102dwbj.html
路金波:碎语与文章存档
http://blog.sina.com.cn/lujinbo
我读"韩三篇"
(2012-01-13 11:50:40)

"韩三篇"出台。王小山和胡锡进都精分了。"抓叛徒"、"认同志"、"成熟说"、"读书论",果然有人的地方就分个"左中右",除了对苍井空交口 称赞,网友们对任何事情都有不同意见。

微博是各自独立的碎片结构,都是自话自说、只言片语,看着谁都有道理。

我觉得有必要梳理一下:韩寒的"政治纲领"到底是什么?

我先以一个文学家的眼光,把文章里的打比方("先学会关远光灯")、开玩笑("只讨好女儿")剔掉,然后再以一个数学家的素质,把其主要观点按照 逻辑顺序重新排列,得出如下八点:

1, 老百姓只想着"过好日子""不受欺负"就行。对民主和革命没有需求。
2, 群众素质低,不适合全面普及民主,例如普选就选上"入党了的马化腾。"
3, 既然现在硬搞民主也是低水平的民主,不如先从提升社会文明水平开始,教群众"会车时先关远光灯"。
4, 现在不仅暴力革命不可行(心狠手辣者得利),连"天鹅绒革命"也不可能,因为和平革命需要执政者的"退让"。
5, 执政者,中共,有8千万党员3亿家属。不能仅当它是个"独裁者",必欲除之而后快。其实,"党某种程度上就是人民","党的问题就是人民的问题"。
6, 要和中共"讨价还价",因为丫有人,有钱,有组织,况且和人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像玩牌一样,筹码足得很呢。
7, 我小韩和中共的"交易"就是:不算你们的旧账,但是,要"言论和出版自由"。"两三年后若情况没有改善,我就去文代会静坐抗议"。
8, 你们激进右派分子其实不能随便代表人民(包括不能代表人民来骂我!)。我小韩作为写作者,先"杀"执政者,也屠"群众"。不代表谁,也不讨好谁。只以客观 视角独立发言。(这个观点是后面《我的2011》中表述的)。

我的提议是这样:在讨论"韩寒路线"时,不要拿某大帽子胡乱一套,也不要揪根毫毛去做化验。"韩八点"构成了一个整体----虽然有了微博以后世 界已经容不下超过140字的大东西了。

韩八点进一步简化,可以得出这么个句型:因为人民是XXX的,而统治者(党)是YYY的,所以中国政治改革路线图是ZZZ的。

总体而言,我支持X和Z的部分,但基本不赞成Y。

关于X人民,核心问题是:人民需求革命吗?人民能够执行民主吗?

革命是社会制度变动,不是造反。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历史上只有三次革命。一是孙中山的辛亥革命,推翻封建王朝建立民主共和;二是毛泽东的共产革 命,建立"政教合一"集权;还有一次是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奔着"无政府主义"去了。

当然,老百姓不是政治学者,他们认为,革命就是杀人。所以陈胜吴广李自成张献忠也都是无产阶级革命家。

但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人是相信"命"的。相信"天子",相信"三纲五常",相信"转世投胎"。中国人接受先天的不公平(而不是"人人生而平 等")。包括以"同志"相称的共产党内,工人李立三和知识分子王明都歇菜了,只有农民毛润之在延安当了真正的"主席",这个组织才有了战斗力。

人"生而有命",怎么能"革"呢?

诸位网友莫要被众多"革命宣传片"骗了。老百姓图的是个安稳。例如在日本治理比较稳定的伪满洲国,搞革命很没有市场。我们河南老乡杨靖宇带了一支 队伍过去,经常补不上给养,最后剩光杆司令碰到几个村民,拿钱买粮食,还被告发。日军剖其腹,里面竟无一粒米。这个故事其实就告诉了我们:群众真 不爱革命,哪怕受治于日本人。(蒙古人和满族人也跟过哦)

至于民主,"当官要为民做主"---民的"主"就是"官"啊。哪怕这地方本来乡绅自治已然和谐社会了,只要来个拿官印的,人民还是认账----- 哪怕这官是假的。这是电影《让子弹飞》的故事。

而且,1949以后,连本来有些基础的乡绅自治传统,都被"专政"了。民主的好处最多就是开会,专政的厉害。。。。。。你丫没尝过也听说过吧?

其结果就是,你看各级人大政协,法定的权力啊,不记名投票喔,都还是倪萍大姐那样的,"我举手,我光荣"。---咱们老百姓,不要劳什子民主,操 不了那份心,也承担不了那个责任。

我的意见,大部分群众对政治真不感兴趣(包括不敢感兴趣),将来如果要搞选取,不能一人一票,我的方案是:选票咱收个"工本费"。按地区和行业2 元到10元不等,而且还得本人亲自去排队。这样,用这几块钱,设置了一个"成本""过滤",别耽误弃权派那帮大爷大妈打麻将。剩下愿意张罗公共事 务的人,再一人一票,按级别选取。照这个办法,李承鹏的代表梦才有可能圆,否则他在小区里就被大妈们因为"此人爱穿花衬衣"淘汰了。

韩第3点,关于"先学关远光灯",经常被引申为所谓"素质论"----"素质论"这个东西显然错得离谱嘛,连蚂蚁窝、蜜蜂群、猴子摘果时、狼和狈 "搅基"时,都在践行民主。小韩这么聪明,不会犯这个糊涂。我认为他是指在专制制度下,可以先进行"文明普及"。例如满清政府,后期也算励精图 治,"百日维新""洋务运动"都是在进行文明普及,类似于日本"明治维新"。当然明治维新只休了幕府,天皇还在。清政府倒给自己当了"掘墓 人"----慈禧娘儿俩心胸开阔的很呢,这是正经话。再例如,中共党和政府,虽然在互联网上修了一些万里长城,但毕竟还给大家玩这个"淫特奶特 网",让群众长了见识,还让在这里说风凉话,党也在积德。毕竟,现在人命值钱了,不是毛主席说杀就杀眼皮都不眨那年月,治理国家不容易。要是让民 智开启,更不容易统治。-----问题是,民智开也有好处,自古苏秦张仪王安石梁启超没坏过什么事,乱子都是陈胜吴广黄巢朱元璋那帮文盲搞的。
要坚持搞开放,管它"价值"是否"普世",先放进来,别怕什么文化入侵。好的文化和社会制度根本不怕竞争。麦当劳必胜客来了20年,GDP上搞不 过"河南拉面""成都小吃"。

扯远了。再说说Y—党的问题吧。
我对韩寒"党即是人民"这个观点意见很大。具体层面上,党员确实均匀分布在人民中间。但是抽象看,党这个东西,有它独特的利益诉求----利益是 有限的,党又是不受外部监督的----所以,党的利益诉求可能是反人民的。

例如,《陕西日报》是党报,要增加发行量创收。渭南联通公司这个企业,里面有党员也有非党员(常理是后者占多数)。"渭南联通"的"人民"利益是 不订任何报纸,省钱给大家发奖金。但是《陕西日报》就非要它订报纸。----你看,一份报纸块儿八毛的,利益起冲突了吧。

党的优良传统是"代表",带三块五块都行,但是理论上,利益上不能代表人民啊---这要代表就违背经济学和数学原理了。

总之,在讨论的时候,要把"党"当作抽象范畴。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应该是问题的对立面。谁要说"党就是人民","党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 你去说服中央先把党解散了回到人民中间。违反"唯物主义矛盾论"了。

关于和党"讨价还价",我也认为只能如此。不过补充一点,所有的谈判都不是只在桌面,不是靠对方的"仁慈"-----面对利益,道德这东西很靠不 住----要靠"实力"。美国和苏联当时没打起来,啥事都好谈,背后是因为你发一卫星我放一氢弹,都有硬手。所以,前面有动嘴皮子的,后面还得有 摩拳擦掌的。

说起"摩拳擦掌",我认为韩寒归根到底是个牛逼靠谱青年----他明确说,两三年后,出版和言论不自由,就到"文代会场外""坐一会儿"。
他要的不多,甚至只是宪法里写明的那一点儿,但是,台湾蒋经国先生民主革命的第一步,就是放开"报禁"。民主首先要各说各话。因为说的话不同,才 各自"结党营私""党同伐异"。不过,伐的方法,就是辩论、对骂,实在涵养不够,至多可以扔鸡蛋和西红柿。这和镰刀斧头比,就是民主了。

我热烈支持韩寒的"自由"主张,为他的"坐一会儿"摇旗呐喊---当然,我是不去的。每个人计划不一样,我打算到60岁享受够了人生以后,再投身 革命事业。

对了,韩寒批评激进的右派,我本来是支持的。因为想起20多年前的事,年轻的同志们过于激情,没有把握好分寸。我老觉得要是提前十天半个月战略撤 退,说不定就保下了赵紫阳。改革开放的总理论师。

不过,又忽然想到,孔庆东司马南这些毛粉和反人类罪嫌疑犯都还猖狂,有五岳散人王小山这些人动不动威胁要打丫的,也保持个生态平衡。

说到底,还是"左"或"右"。
韩寒有他自己的分析,更有他自己的行动。包括扯着嗓子起了这个话头,事实上给几个敏感词解了禁,让我们这些自以为比他高明的中老年去展开讨论。
韩寒混淆了"左""右"-----因为,他是"向前"。
我支持韩寒。我支持向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