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1月30日星期三

长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Chang Ping 长平
长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新闻报道 | 2011.11.25 长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漫画家邝飚在2010年8月为长平所作的漫画 11日23日,《阳光时务》主编长平8个月来首次收到香港入境处的邮件,就其入...
11月25日


长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新闻报道 | 2011.11.25

长 平遭香港入境处调查"打黑工"

漫画家邝飚在2010年8月为长平所作的漫画

11日23日,《阳光时务》主编长平8个月来首次收到香港入境处的邮件,就其入港工作一事进行解释,称正在调查长平早前在港做访问学者期间是否"打黑 工"?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疑入境处此举背后有政治原因。

 

11月19日,香港阳光卫视总裁陈平对德国之声公开,《阳光时务》杂志主编长平申请入港工作被拖延8个月之久一事,随后香港多家媒体跟进报道;陈平表示目 前依然在与香港入境处进行沟通中。

11月24日,香港《明报》以"学术访问被当黑工,异见者斥入境处荒唐"再报道此事。指香港入境处认为长平于2011年3月至5月在港问期间有"打黑工" 嫌疑,香港浸会大学出面作出了解释,指长平访问的两个月期间,浸会大学每月向其提供单人住房一间和支付生活补贴6000港币,其 中包括在港交通费用,并非 工作报酬,而这也是香港多所大学邀请学者访问的惯例。

香港入境处称对长平一事正在作调查,待调查之后方能对其入港工作进行审批,但德国之声多次联系入境处新闻办人员未果。

长平是中国知名的媒体人,曾任职《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等, 2008 年"西藏3.14事件"后,长平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文章,后遭中国当局持续打压,2010年8月,南方报业叫停他的专栏 写作,当时广州国保也多次与他"喝茶约谈";2011年3月香港浸会大学邀请其到港做访问学者;其后阳光卫视聘请他担任旗下电子 杂志《阳光时务》主编,他 也在8个月前开始透过香港"输入人才计划"向入境处申请到港工作签证。

"难免让人 产生更深的疑问"

11月24日,长平在推特上就此事发出信息:"香港政府把我置于卡夫卡式的城堡困境"。

中国媒体人安替认为,香港浸会大学为长平提供的每月6000的生活补贴在香港连房屋都无法承租,香港入境处所找的理由并不高明。

长平向德国之声介绍了此事的经过: 11月23日,他收到香港入境处发给他的一封附件为PDF格式的邮件,对延迟审查工作签证进行解释:

"这是8个月来我首次收到他们的信,可能和舆论压力有关,对方罕见地对我的签证申请被无故拖延8个多月作出解释,他们的解释是'涉嫌违反在港逗留条例、在 港从事雇佣工作',他们说正就此进行调查,待调查结束后会继续审核申请材料。"

长平也介绍此邮件是以香港入境处负责人之名发来,但邮件中留下的联系方式为入境处调查科陈姓负责人的电话,长平在接到邮件后与其取得了联系,对方称希望长 平到港直接面谈并当面解释,但陈姓负责人未规限长平到港时间或强调他必须到港办理此事,并称并不一定会得出调查结论。

对此长平认为:"据我了解,他们在今年9月份左右才去浸会大学调查我访问一事,此前已经拖延六个月的时间,所以用他们解释拖延8个月的入境申请的理由是不 成立的,而且浸会大学也给了他们书面说明,如果有问题他们应该和我及时联系,现在是报道后才和我联系,这也与香港'高效行政'不 符合,难免让人产生更深的 疑问。"

"是不是有 特别的政治原因?"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具有法律背景的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他表示已经关注到此事,香港的法律确实有相关规定,非工作签证及在港逗留不能进行工作,但长平作 为访问学者参加演讲活动等,按香港高校以往邀请学者访问的惯例,应该不属于工作范围。

"照我们的经验,内地的人来港访问的情况很普遍,是不是每个都需要签工作签证?这和来港工作是不一样的,我的印象中以前没有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不能不让人 感觉是不是有特别的政治原因才出现调查和刁难的情况。"

蔡耀昌还表示对长平的情况还需要外界跟进观察,香港为法治社会,长平如果对入境处的处理有异议,依据香港的法律他可能在港行使法律权利,作出包括上诉等法 律途径的处理。

"是打黑工 还是访问学者正常学术交流?"

长平也向德国之声介绍他在2003年至04年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作访问学者,2009年曾在香港作访问学者,而各个国家的高校或学术机构也会向访问 者提供生活补贴等,他早前在香港的访问亦未遇到今次香港入境处提出的问题。目前长平正在德国参加"伯尔之家"写作项目,也属访问 类型,"伯尔之家"也向他 提供住房及每月几百欧元的生活补助,他所接受的补贴按照德国法律并不属于工作报酬。

记者分别查阅了不同国家使馆关于访问学者的相关规定,其中美国使馆规定访问学者在美期间,可以享有"旅行、观测、咨询、研究、培训、分享或示范专业知识或 技能、参加有组织的个人对个人交流项目";

根据欧洲访问学者签证规定,此签证类型与工作签证并非同一类型,在办理程序上,学者签证并不需要提前向使馆提供"工作许可"和"工作合同";香港入境处在 准许长平入境时,应该明确其在港停留原因为访学,目前需要香港入境处调查的是,长平在访问期间参加的活动及接受访问学者津贴是属 于"打黑工"还是"正常学 术交流"范围。

作者:吴雨

责编:任琛


http://www.changp.com/2011/11/846.htm
學術訪問被當黑工 異見者斥入境處荒唐
十一月 25th, 2011

鏈接2條:http://news.mingpao.com/20111125/gca1.htm

http://news.mingpao.com/20111125/gca2.htm學 術訪問被當黑工 異見者斥入境處荒唐

【明報專訊】對內地《南都周刊》前副總編輯兼時事評論員長平,透過「輸入人才計劃」申請來港陽光衛視工作但8個月仍無音信,長平昨 日向本報表示,入 境處正調查他在3月份到香港浸會大學作訪問學人時收取報酬,有在港「打黑工」之嫌,以致到陽光衛視工作的簽證申請需時。長平直指入境 處說法「荒唐」,沒理 由學術交流也要工作簽證。

申港工作被拖 港府稱年初違例

中大及浸大的學者均不同意入境處的看法(見另稿)。本報就長平個案向浸大查詢,浸大昨回應指出,大學會不時邀請內地學者來港作學術 交流,但強調「雙 方並無僱傭關係」,這間接反駁了入境處的說法。浸大補充,若浸大聘請外來學者來港教學及工作,不論長期或短期,都會協助學者申請工作 簽證。

曾因多次撰寫批評內地政府文章、今年1月被南方報業集團解職的長平,因獲香港陽光衛視聘為高層,今年3月起申請經輸入人才計劃來 港,但原僅需1個月審批的個案,拖了8個月都無下文,卻又不作解釋,令人關注是否有政治考慮。

長平指本報周一(21日)報道此事件後,入境處終肯回應他,指審批時間久是因為「本處在審核有關申請時,發現你(長平)涉嫌曾在港 以旅客身分,未經 本處許可下,從事僱傭工作因而違反逗留條件。本處現正調查……待調查有結果後,本處會繼續審理你的申請」。他致電追問下,入境處才回 應指涉嫌的非法工作是 指他今年3月在浸大講學,並要求他親自回香港當面說明,長平認為這是荒唐要求。

長平出示浸大的邀請函,信中浸大邀長平於今年3月至5月赴港,望通過課程、講座、研討會等向傳理學院講學,開拓學生視野,信中指 「學院將支付張平 (長平的原名)赴港往返交通及在港住宿費」。長平指此信證明此行純是學術交流,並無薪酬,只得車馬費(約每月6000元)及大學提供 單人房。

入境處﹕工作性質是關鍵

長平強調無獨立授課,只是當嘉賓與授課教師作一些課程講座,絕非受僱或非法工作,若訪問學人這樣交流講學都要申請工作簽證,他恐怕 「全世界都會笑 話」,希望媒體能公開討論。但入境處消息人士強調,車馬費也可是薪酬,入境處決定入境旅客是否非法工作,關鍵是工作性質而非酬勞高 低,故堅持調查長平是否 違逗留條件,是合理做法。

明報記者

學者:僅收車馬費不應視受僱

【明報專訊】海外學者到本港大學講學交流,大學一般都會支付車馬費甚至機票費用,那怎樣才算是「受僱講學」而要向入境處申請工作簽 證?有大學教職員 坦言,當中有灰色地帶,有時不易界定,但浸大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及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蘇鑰機都認為,若長平在港無獨立授課兼只 每月收約6000元車 馬費,按理應毋須申請工作簽證,若入境處這樣也嚴厲詮釋為「違反逗留條件」,恐會妨礙學術交流。

嚴厲詮釋礙學術交流

蘇鑰機指出,若講學者每天僅收約200元車馬費或生活費,應不能視之為受聘教學,他和杜耀明不約而同指出,訪問學者若真的在港授 課,月薪起碼都在四 五萬元以上。曾經邀請長平在自己課堂作嘉賓向學生講述內地新聞及媒體情�的杜耀明稱,長平只是嘉賓,並無獨立授課,更沒有主理任何一 科目,故他認同長平並 非受僱教學。

港大發言人稱,外地學者在港大的交流講學一般較少會超過一個月(長平來港近3個月),若外地學者在港大講學數個月以上或者涉及較具 體教學工作,大學一般會要求對方申請工作簽證。


http://www.changp.com/2011/11/848.htm
Hong Kong visa held up for veteran editor
By David Bandurski | Posted on 2011-11-25

According to a report in yesterday's Ming Pao Daily, an application for a Hong Kong work visa by veteran Chinese journalist Zhang Ping (张平), generally known by the penname Chang Ping (长平), has been held up for eight months by the Immigration Department, raising concerns that his application might be subject to political interference by Chinese authorities.

Chang, a well-known Chinese commentary writer who was formerly a top editor at both Southern Weekend and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was offered a position at Hong Kong's Sun TV in March this year and filed a visa application under Hong Kong's Admission Scheme for Mainland Talents and Professionals. Visas under the scheme generally require no more than four weeks to process, but reportedly neither Chang nor his would-be employer have received notice of acceptance or denial.

"I have asked them [the Immigration Department] about it, and they simply say that [my application] is under review," Chang was quoted by the paper as saying.

Chinese authorities recently blocked internet access on the mainland to an online magazine published by Sun TV that Chang Ping was expected to head up as chief editor.

References: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557479,00.html
http://news.mingpao.com/20111125/gca1.htm
http://news.mingpao.com/20111125/gca2.htm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543653,00.html
http://www.changp.com/2011/11/841.htm
http://www.nytimes.com/2011/01/28/world/asia/28china.html?_r=1
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1/jan/27/china-press-freedom


阿波罗网新闻子站
学术访问属雇佣?长平呼吁港府公开辩论: 香港阳光卫视旗下的《阳光时务》主编长平申请"香港人才输入计划"签证,近日通过媒体的报道后,收到入境处的书面回应,称因为他在浸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 从事雇佣工作而违反逗留条件,未能及时完成...
11月 24日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1/1125/article_138937.html?utm_source=twitterfeed&utm_medium=twitter
学术访问属雇佣?长平呼吁港府公开辩论
阿波罗新闻网2011-11-25讯】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cp-11242011093449.html

香港阳光卫视旗下的《阳光时务》主编长平申请"香港人才输入计划"签证,近日通过媒体的报道后,收到入境处的书面回应,称因为他在浸会大 学担任访问学者,从事雇佣工作而违反逗留条件,未能及时完成审批工作。长平认为入境处说法极不合理,呼吁媒体进行公开讨论。


香港浸会大学寄给长平的邀请函。(长平提供)

本台周二报道,《南方都市报》前副总编辑长平今年三月透过香港政府入境处"输入人才计划"申请来港,为电视台阳光卫视工作,但8个 月都未获入境处回应,而正常审批工作只需要4个星期。长平认为这是政治打压,与他早前在南方报业期间多次发表让当局不悦的文章有关。

在香港与海外媒体报道之后,香港入境处于周三对于签证迟迟无法下达作出了回应,称长平在港曾以旅客身份从事雇佣工作而违反逗留条 件,因而未能及时完 成审批工作,长平根据回应中留下的电话号码致电查询,获悉从事雇佣工作,是指他今年三月在香港浸会大学做访问学者。长平认为这是非常 荒唐的理由,香港入境 处对于他的审查已拖延半年,至今才告诉他,这样的理由并不充分,长平并表示,认为访问学者并不是雇佣工作,说访问涉嫌非法工作,是全 世界的笑话。

目前在德国的长平星期四向本台表示:"访问学者并非雇佣工作,这是学术交流,也是全世界都有的惯例,没有听说哪个地方把访问学者当 做工作关系来对待 的,说访问学者是非法工作全世界都会笑话,如果都按照这样,香港的大学还怎么搞学术交流?如果入境处这个指控是指签证的话,那我知道 香港请大陆学者做短期 访问,几乎都没有办理专门的签证,都是办旅游或者商务签证前往,浸会大学给我发出邀请的,就算有问题也不会是我的问题,全世界都是由 学校方面帮访问者完成 相关手续。"

长平在给本台记者的电邮中提到:在香港浸会大学访学期间,跟2003-2004年在美国加州伯克莱大学、2009年在香港大学访学 一样,并不独立授 课,而是时或应邀以嘉宾身份,和授课教师做了一些课堂讲座,这并不算正式工作。除了少量生活津贴之外,也无工作报酬。长平呼吁媒体就 此事进行公开讨论。

大陆媒体人上官敫铭在推特表示:"香港入境处不给长平发工作签证,不论怎么解释,都是香港特区政府'大陆化'明证之一。建议香港的 学人和政治人物应该高度关注这一事件;香港政府再'大陆化'下去,对港人对国人都没有任何好处。"

现为职业律师的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告诉本台记者:"很显然这不是什么雇佣关系,也不是入境处所要管制的,肯定的是这只是一般的学 术访问和交流,这 个在香港每天都很多的,很多人来香港访问,很多学校给他们一些荣誉称号,比如荣誉博士之类的,到香港也会来做一些讲座,学校方面也会 给交通住宿的津贴,也 不见得这是什么报酬,我想,这件事情肯定是有其他一些的考虑,我有理由怀疑是一些政治上的考虑,受到压力就不给长平来港工作的签 证。"

何俊仁表示,他会认真研究此个案,并说长平如有需要,立法会议员会提供相应的协助。

香港入境处去年拒绝有法轮功背景的美国神韵艺术团来港演出,导致最终节目被迫取消,随即节目主办方就事件入禀高院提出司法复核,以 及索偿五百万元的损失。高院裁定入境处在事件中犯错,但索偿则要延迟处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报道。
长平入港工作受阻疑涉政治


RFAChinese
学术访问属雇佣涉违例? 长平呼吁公开辩论: 香港阳光卫视旗下的《阳光时务》主编长平申请"香港人才输入计划"签证,近日通过媒体的报道后,收到入境处的书面回应,称因为他在浸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 从事雇佣工作而违反逗留条件,未能及时...
11月 24日

rfa
长平入港工作受阻疑涉政治 申请无回应港府欠说明: 阳光卫视旗下《阳光时务》的主编长平,年三月申请香港"输入人才计划"签证,目前已过八个月,未获港府当局任何明确回应,而阳光 卫视出版物也在大陆受压连连,长平质疑政治打压。
11月 22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cp-11222011101659.html
长平入港工作受阻疑涉政治 申请无回应港府欠说明(视频)
2011-11-22

阳光卫视旗下《阳光时务》的主编长平,年三月申请香港"输入人才计划"签证,目前已过八个月,未获港府当局任何明确回应,而阳光卫视出版 物也在大陆受压连连,长平质疑政治打压。

视频:长平自述(长平提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w9C34L4m4w

本台日前报导,香港阳光卫视推出的电子杂志《阳光时务》近期已证实被中国大陆封杀,杂志出版相关者的微博帐户也被删除。《阳光时务》主编 长平则因为大半年前申请的香港工作签证迟迟未予批核而不能在香港工作。
 
南方报业今年初遭到中宣部的一次大整顿后,长平被要求从该报业中辞去职务,今年三月应阳光卫视邀请,长平通过"人才输入计划"申请到香港 工作,按照香港入境处要求,手续原本约4个星期即可完成,但现在过了约9个月的时间,仍未得到任何答复。
 
正在德国的长平周二接受本台长途电话采访时表示:"他们也没有拒绝,但他们也给不出理由为什么拖延,我也反复问,他们也反复回答,但回答 都很空洞,一直都说还在审核过程当中,也曾经书面回答过说,一般情况下四个星期就可以审核完毕,但特殊情况是据特定个案而定,但我的情况 特殊在哪里,哪里特殊,为什么需要这么长时间来审核,都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给出答复。"
 
长平本周一在自己的博客中表示:"真正的言论自由是什么?对于媒体来说,那就是政府少管,领导不管,而且想管也管不了。媒体有独立的判断 力和发表权,可以在领导要求监督的时候不搞监督,在领导要求不监督的时候大搞监督。尤其重要的是,媒体最要监督的人,并不是最高领导的下 属官员,而是最高领导本人。"
 
长平(原名张平)今年42岁,2001年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2008年担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长期发表文章批判中国政府, 今年1月份南方报业集团遭到中宣部的大整顿,,其后以"不再续约"为由迫使长平离开工作岗位。他之后接受阳光卫视的邀请到香港工作,却没 想到因为签证问题而无法在港定居。
 
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告诉本台记者:"(港府不批签证)这是他们自己有些人想得太多了,很多不是真正的压力而是心理压力,是自我形成的心理 压力,他(长平)是合法出境的,这是什么压力呢?"
 
长平曾在2008年西藏发生骚乱期间在《南方都市报》发表《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系列文章,难免触动当局敏感神经。对于香港入境处 的态度,长平向本台表示:"香港人对香港自由尚存与否,民众一直都还有焦虑,像今年李克强访港期间带来的风波,这是焦虑的一种爆发,我不 希望我又成为其中一个例子,因为我希望香港政府官员,为香港人争取更多自由民主,不要像很多人焦虑的那样,变成中国发展模式的牺牲品。"
 
不少人因政治因素未获香港政府入境许可,其中不少与八九民运有关的人士,例如王丹、吾尔开希等人, 旅居美国的异议人士杨建利也在上个月遭到香港入境处的拒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报道。


https://www.wuala.com /renyun.net/People/长平/2011/1122/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w9C34L4m4w
长平入港工作受阻疑涉政治 申请无回应港府欠说明

Uploaded by on Nov 22, 2011

阳光卫视旗下《阳光时务》的主编长平,年三月申请香港"输入人才计划"签证,目前 已过八个月,未获港府当局任何明确回应,而阳光卫视出版物也在大陆受压连连,长平质疑政治­打压。
https://manage.rfaweb.org/mandarin/yataibaodao/cp-11222011101659.html

长平自述(长平提供)

Category:

News & Politics

Tag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