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1日星期四

duanlian: 关于笑蜀抗争安全和渐进的想法

bridgeduan
这几贴是私人性质的,不发了。不过将来会写篇文章(说了好久了,一直没动笔)。
bridgeduan
回信摘录7:你说激进者也没有具体行动方案。是 没有立刻生效的行动方案,因为行动方案并不是靠智力找出来,而是实力决定的。现在可用的,愿意去的资源人力就这点,那是无法 实现这个目标的,只能期待更多人参与。关键是努力方向要选对,说服和鼓动更多的人抗争,而不是什么体制内默默努力。
bridgeduan
回信摘录6:我们先不谈谁的方案更能"解救"陈 光诚,先谈他怎么被监禁的。如果连他被监禁,都负不了责任的一群人。明明是自己坑了他进去,最后还摆出一副样子说还得让我来 解救,我讲策略,我有办法,这算什么?你说他们有行动方案,请问行为方案在哪里?谁来行动?怎么行动?行动的效果怎样?
bridgeduan
回信摘录5:你对抗争伦理的诘问相当奇特。似乎 听了激进者的 "理论"去行动,我就得为其后果负责,至于人血馒头获利说,纯属阴谋论,无法回答。若说负责,还以陈光诚案为例,陈非暴力守 法上书,几乎恪守了所有温和派 的教义本份,结果坐牢数年,谁来负责?温和派负责么?有人反省过,自我批评过么?
bridgeduan
回信摘录4:既然说到陈光诚案,我就借此案为 例。温和派的行动我没见到,"策略"印象最深的是笑蜀在听说张海迪自述"尽力"以后,便开心地宣称"其实体制内还有很多人默 默地做着努力"。其实她所做几乎为0,至于 "体制内有人默默努力"更是典型意淫。到底是谁,做过什么努力,他啥都说不出来。
bridgeduan
回信摘录3:你所说的温和派的特征在于探索各种 策略,我不赞同。激进派才是关注各种策略的。而温和派的特点是否定策略,行为底线过高,有暴力行为,否定,违法,否定,扩大 化,否定,最后其非暴力诉求被压灭后,往往 只剩求告和幻想一途。激进者支持各种策略,提倡全方位的博弈。
bridgeduan
回信摘录2:我可以理解基于抗争安全和渐进的想 法。但很反感 的是:一、温和派对杨佳钱明奇这类行为的反对姿态。我认为底层的无奈暴力抗争不应该站在贵族的高姿态上谴责,或轻巧建议坐等 制度改变,相反应当尽力支持。 二、捏造敌人,激进者群体与他们分明是观点区别,却要想象成什么江湖政客。
bridgeduan
回信摘录1:学术与政治是不同的。激进思想的正 与误,乃是基于当前的政治态势本身。若无视这十年官方态度的逐渐强硬、流氓化,无视如此多的知识分子、底层民众恪守温和非暴 力依法主旨所遭的迫害与牢狱之灾。还依然保持这类求告姿态,那么它们将逐步被边缘化,人群将被毛左所得。
bridgeduan
昨晚给以往的好友师姐回复了我06年的转向动因 和想法。今早又看见笑蜀的博文。我想是到了该切割的时候了。尽管我今后还会支持、批评和关注他们。
bridgeduan
对笑蜀 "极右派也乐见文革"表达用词上的异议:1.右派和极右应该指的是目标上的分歧,如国内普通的自由市场右翼和铅笔社相比,追求纯市场和无政府的铅笔社可以 说是极右。但若分歧不在目标而在手段或过程,那么准确用词应该是温和与激进。2.右翼激进派乐见文革的说法是不诚实的
bridgeduan
我想罚款他们肯定会要,也肯定会耍流氓阻止你们 行政复议。后续步骤除老艾外,请大家也开动脑筋。不要借完了事,杨白劳还不起钱我们借款可就打水漂了。预想最坏情况就是损失 个两千万,让人再抹黑几遍的样子。 我想不出有啥办法呀,已经停止接受了,感谢。请关注下一步的行政复议。
bridgeduan
我查看了单仁平的所有评论,感觉执笔的应该是胡 锡进本人,他想出一个观点,身边一些"智囊"提供的攻击资料和方向,最后完成文章。这个名字是"单位人员评论"的谐音吧。
bridgeduan
邮局不错,记得给小费或者上门感谢。另外 paypal的钱是取不出来了么?支付宝里有1700多未确认付款是因为很多人不熟悉支付宝打款操作,所以有重复支付,但只 确认一次,并非有那么多人忘了确认。 邮递员快哭了:我和主任点了一早上啊,啊,你们后面还有啊。。。。
bridgeduan
并非态度问题,他们俩是不同的路。大家都在观察 哪条路更有效,现在选择已经很明确了。老艾也不是死磕。 我觉得这次老艾 借款和公盟 捐款有一个态度的区别,老艾的态度是要和税务局PK到底,而公盟似乎就是把人给保出来。
bridgeduan
这是不冷静的话。做事首先考虑效果,以改进政 府、尊重法律的姿态出现,被玩法律的官僚机构弄进去,这是从人身和理想上的双重否定。有何意义?此路不通就试试另一条路,人 要把自己走活,站着完成目标,而不是走死。 许自己当时有文章很决绝的,准备进去
bridgeduan
老艾之所以获得这么多借款,我之所以借的开心, 因为我觉得这 次是有意义的。不是为了挽救一个死亡的理想,而是大家要真真正正地站住了。也许路很长,但只要这次不倒下,有一个人这样站稳 了,今后我们总会有更多的人站 稳。是靠大家自己站稳的,而不再是靠着御史、谏言者这样的体制内身份和配合姿态。
bridgeduan
我认为,传统的改良者依然在起作用,但对制度改 良已无效,但 在意识形态传播上依然有力。民间态度在转变:1.期待明确的反对者,并且能在当今中国站住、扎稳。而不再是羞羞答答的。一定 要站住。2.反对者的发言和活 动空间很小,需要有相当的人脉,由其好友和支持者完成传播。3.扩展和凝聚这个群体。
bridgeduan
但是和公盟的那次捐款不同,老艾这次我借的心理 很舒服,规模 也远超公盟税案募捐。双方影响力和操作能力有差异是一个原因。但考虑到自己态度转变,我认为还有别的原因。:对公盟而言,其 道路依然是传统改良式的,公盟 争取成为政府和民间协调者,尊重法律,注重互动。遭遇的却是权力的狂妄。悲。
bridgeduan
谈下在老艾借款和公盟募捐时的心情。我出国时留 了一万多人民 币用于紧急捐助,如今基本用完。印象最深还是这两次,公盟税案,老许是够义气的朋友,虽道路有分歧,怎能看他坐牢。但捐后想 想在资敌,气堵胸膛,痛骂了慕 捐的义工,让老许别干了。一晚辗转睡不着,想着他从当年意气风发的帅哥到满脸疲惫。
bridgeduan
明年要是回国的话,需要先把银行卡的汇款限制先去了,上限 500块实在太苦逼了。今天成为艾婶的小债主了,倍儿有面子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