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10月9日星期二

070908 空荡的原野:被误解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Date: 2007/9/19
Subject: 被误解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To: lihlii@googlegroups.com

发信人: fttt (fttt), 信区: RGForum
标  题: 被误解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发信站: 一见如故 (Sun Sep  9 20:16:22 2007), 本站(yjrg.net)

作者:空荡的原野 提交日期:2007-9-8 1:49:00 

  『自由的市场价格』
  
  交换行为在外观上显得自由,但劳动与资本交换,却是先已丧失自由之后再换取自由。这是一种魔术。
  资本主义下,之所以人们特别需要自由,因为自由已经丧失得很彻底,于是得到的自由在形式上如何"好象"自由,就变得主要,自由本身反而不重 要。得到交换自由,和获取自由这种商业行为才更重要。获取和得到,是资本主义的特性,也强加给资本主义自由这种特性。
  资本主义要求的自由主要是交换自由。没有交换自由,资本和资本主义的商品就不能实现价值。但自由交换绝非能限制在由生产产生的商品范畴。资本 主义制度先已侵害人性,因为不平等。先已损害人类的其它自由,才建立起"自由"资本主义秩序。再用交换来换取、交易那些天赋的自由。劳动、爱情、 时间、意识形态、天性、尊严和自由本身,这些附着了商品属性甚至变成商品之后再不是它们本身,再不自由。
  贫富分化强制性地让自由贬值,生活的市场化、政治和经济自由化则委婉地造成自由贬值。自由变成交换的自由,资本主义的自由从事实和理念两个方 向上改变着她的本性。资本主义时代是自由贬值的时代,去掉生锈的枷锁,得到的却不是自由。
  没有自由主义,只有交换主义。用来交换的自由,就是用来侵犯的自由。
  
  『被误解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不平等有些是自然天生的,可以理解为生物秉赋不同,和物种为自身的维续和进化而设计的差异。
  财产和地位则是追加的不平等,它必然导致人们机会的不平等。这种不平等又主要是剥夺和侵犯的结果,不论是继承的不平等,还是野蛮竞争造成的新 的不平等。
  不平等一定带来对自由的剥夺和侵犯,自由也总是成为争取平等而要付出的代价。至于个人为争取基本生存条件和更好的生存条件而牺牲他或她的自由 更是常事,私有制社会尤其资本主义社会,自由避免不了成为商品的命运。相反在越平等的社会,牺牲个人自由越难换取平等和生存条件的改善,改善生存 越源自个人的努力而不是继承和剥削。不平等是不自由的一个主要根源。
  
  除了财产继承制度和自由剥削,对于全面商品化的资本主义尤其自由经济"秩序"而言,竭力鼓动消费减低了福利的价值,品牌、奢侈品和商品频繁的 更新换代也随时制造着新的不平等,人们之间自由的相侵犯就更普遍。
  金钱权力越绝对化,越可以自由地购买人格和自由,即自由越市场化,让无产者只剩下自由的躯壳——不得不拿去"自由"出卖的躯壳。这样的自由秩 序,不仅让当代依然产生卖身为奴的故事,更将被奴役变成自愿行为。持有金钱武器者威胁和绑架了无产者,无产者默认了绑架者的秩序和道德——这才是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正确叙述。
  资本及其主义不仅绑架个体无产者,也绑架国家和政治。再优越的形式自由也不能影响到资本家的根本利益,巨大的金融资本挟持着整个国家的经济命 脉,革命的代价很高,会全面影响国家经济,所以即使工党上台也未敢向挟持国家经济的资本家匪徒开枪。
  资本无情地威胁无产者的生存,给你自由,却令你无处可逃,必须出售你的劳动。无产者之间的竞争压低了劳动价格,资本兼并制造出过剩的无产者, 即便小商人的利益在强大的金融资本面前也被无形地盘剥。资本主义是奴隶制的变种,在管理上以劳动的自由组合替代了具体的强迫劳动,这是宏观上的强 制,同时以精致的法律替代粗砺的皮鞭。
  
  在西方文化做为主流的时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在第三世界必有变种,不妨称之为"殖民地综合症"。
  新殖民主义虽然不能象旧殖民主义那样利用殖民地给本国增加巨量的就业机会,却象旧殖民主义一样,把部分掠夺来的财富转换为本国的国内福利。曾 经,资本主义国家做为大公司,在它不能对外扩张时候,本国的民主就会遭到破坏,自由就会遭到侵害,西班牙、德国、意大利、日本法西斯皆同此类。所 以自由也不与资本主义,更不与自由资本主义成因果,倒是反抗资本主义的实践促进了自由。英美法以殖民地化解和转嫁问题,剥削殖民地以化解本国内部 矛盾,更推行"自由秩序"以利于它们的本国资本和经济,维护它们的既得利益,否则同样会产生法西斯。或者说,英美法的霸权是法西斯的隐蔽形态,且 是有效形态。如今霸权不再明目张胆,而是主要推行自由主义并在"自由秩序"下实施剥削和金融掠夺罢了。资本主义和自由主义不仅转嫁自身的经济危 机,也转嫁不自由,转嫁自由的危机。
  
  既然能被绑架者默认,又是综合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便不是一种自知的病症,误诊就不必惊诧,初诊错误、公共评论的误认就经常会是综合症的一部 分。
  自由主义正是时代在感恩于"慷慨的自由"这种情调的诱导下得到的错误的诊断书,并被一些知识分子衍生和整蛊出更多的解释,得到互相证明和滋生 的解释学"体系"。自由主义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和殖民地综合症引发的思想官能症。
  

※ 来源:.一见如故 http://yjrg.net [FROM: 122.156.0.0]
全文链接: http://yjrg.net/HT/con_373_M.1189340182.A.htm

喜欢这篇文章吗?欢迎发空信给 lihl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童言无忌》邮件组,欢迎发空信给 jrzl+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订阅《今日知录》邮件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