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2年4月2日星期一

沒有「清算」,就沒有「轉型正義」

http://www.southnews.com.tw/polit/specil_a/054/00/0032.htm
沒有「清算」,就沒有「轉型正義」
/綜合報導

 一個討論前東歐社會主義國家如何清除共產主義污垢的圓桌會議,日前在莫斯科舉行。根據與會者討論所得出的一個重要結論就是:必須經過「清污」, 亦即台灣所謂的「清算」,才能從歷史走過來。

 由俄羅斯薩哈羅夫中心和紀念碑人權組織、及捷克文化中心,聯合舉辦的圓桌討論會,有來自捷克、波蘭、德國和俄羅斯的專家學者,他們針對東歐前社 會主義陣營國家社會轉型過程中,清算共產黨統治歷史、清除共產主義污垢的必要性、這一行動的意義、以及遭遇到的困難和阻力,進行了熱烈討論。

 與會學者認為,捷克和前東德是清算共產黨歷史、清除共產主義污垢最早也是進行得較為徹底的國家。

 波蘭、波羅的海國家這一工作開始得較晚,但效果非常不錯。

 匈牙利、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國沒有像前述國家那樣採取公開方式「清汙」,因此,「清汙」過程中發生了一些醜聞,效果受到了影響。

 烏克蘭有時能提到「清汙」工作,但在亞努科維奇執政後,這一議題已很少討論。

 俄羅斯90年代初曾討論過「清汙」問題,當時遇到非常大的阻力。克格勃特工出身的普京執政後,俄羅斯目前的執政精英絕大多數都來自前蘇聯安全部 門。專家們認為,俄羅斯目前進行「清汙」工作根本不可能。

 捷克人權活動人士、前持不同政見者舒斯特羅娃,在共產黨垮臺後的90年代初曾擔任捷克內務部副部長。她透露,捷克90年代初開始實施「清汙」法 律,禁止前共產黨秘密警察、共產黨領導人擔任政府職務。

 舒斯特羅娃說,20多年後,「清汙」取得效果,捷克社會現在根本不可能出現一位前共產黨安全部門的特工成為國家領導人情況發生。

 舒斯特羅娃認為,「清汙」法律對前社會主義陣營國家走上民主化道路十分重要,必不可少。

 舒斯特羅娃說:「這個極權政體摧毀了最優秀的東西,因此,共產黨政權跨台20多年後,必須對這個極權政體做出評價。」

 她說,「捷克密秘警察過去受莫斯科控制,從國家安全角度來看,為保持捷克的獨立,我們也必須這樣做。但『清汙』法律更重要意義的還是在道德領 域。」

 舒斯特羅娃強調,捷克共產黨人至今反對這項法律。但反對「清汙」法律的力量不足以阻止法律實施。

 薩哈羅夫中心領導人盧卡舍夫斯基說,「清汙」法律在俄羅斯不被人提起,這說明俄羅斯仍然背著歷史包袱,俄羅斯仍然不能或是不願意回答它面對的一 些道德上的問題。

 他強調,這些問題沒有答案,俄羅斯就不會成為正常國家。

 究竟是哪些問題呢?盧卡舍夫斯基說:「這些問題包括,比如為了政治理想和目標,是否應該犧牲人的生命?是國家的利益重要,還是個人的命運更重 要?為了政治和社會穩定,是否就應該動用秘密警察,從事政治迫害?」

 盧卡舍夫斯基說,與東歐國家不同,在共產黨垮臺後,俄羅斯未實行執政精英階層更換,俄羅斯目前統治階層主要成員仍然來自前蘇聯共產黨統治精英。

 參加會議的大學生達麗婭說,俄羅斯目前面臨的許多問題,比如貪汙腐敗等等,都跟俄國社會沒有「清汙」有關。

 達麗婭說:「俄國社會在道德方面不是很健康。俄羅斯目前沒有獨立司法制度,言論自由受限制,前克格勃秘密警察們變成統治精英,這都是沒有『清 汙』的結果。」

 參加討論會的俄羅斯反對派成員,阿列克塞‧戈巴契夫說,在除汙方面,俄羅斯應像其他歐洲國家學習。

 阿列克塞說:「正如德國完全否定希特勒統治一樣,俄羅斯也應向民眾解釋什麼是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臭惡歷史,並從過去的歷史中吸取教訓。」

 不過,根據《美國之音》報導,在討論中,俄羅斯著名人權人士科瓦廖夫卻認為,前共產黨國家沒有必要「清汙」。因為每個人都曾是那個制度中的一個 分子,每個人都曾服從過那個制度的統治,因此每個人都應為此承擔責任。(改寫自《美國之音》)

2011.03.28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