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6日星期二

060720-高智晟、赵昕、莫之许、邓永良、刘京生、马文都、李金平、殷雨声、李海、陈青林、林青等探访陈光诚经历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1/11/%E8%8E%AB%E4%B9%8B%E8%AE%B8-%E6%9E%97%E9%9D%92%EF%BC%9A%E8%84%B1%E5%85%89%E4%BA%86%E5%A4%9A%E5%A5%BD%EF%BC%81/
莫之许 | 林青:脱光了多好!
林青:脱光了多好!
——山东临沂之行有感

作者:林青

2006-07-20日下午2点,我们一行十几人来到山东沂水河南岸旁边的一个村庄,村口已经站满了很多"百姓"。

赵昕、莫之许、邓永良三人带着送陈光诚家属的礼物,向村里走去当走到村民旁打听陈光诚家所在位置时,人群沉默无语,并阻止三人继续前行,这时人群 里发出一声:走开,不要到我们这里捣乱。

高智胜晟在村口瓜摊上买了一个大西瓜招呼留在村口的同伴吃西瓜,我边吃边向村里望去,赵昕等人已被"村民"推推搡搡着退回村口来。

突然人群里一声喊:打!。

随之人群里咆哮怒吼成片,赵昕等人急忙向村口我们停车的地方跑来,到了车旁,村民已经把我们包围住,将我们几个同伴踹倒在地,我在众人的拳头雨点 中不知所措,心理一片茫然,难道这就是陈光诚所帮助过的"百姓"吗?

一个长相周正有点面善的50多岁的人盯了我俩眼,突然大喊,把衣服脱下来,我未及反应,他已窜到我身旁硬是把我穿在身上的衬衫撕扯下来。我在反抗 的瞬间,印着陈光诚英俊肖像的上衣已经被他们扯成碎片扔在地上,上面盲人、自由、陈光诚等字样在碎布片里显得七零八落。

赵昕因保护孙教授早离开一步,还有姚波因为未穿陈光诚衫,所以三人没有享受剥衣待遇。

如果上天有眼,远距离向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东师古村村口望望吧!

高智晟、刘京生、马文都、李金平、邓永亮、莫之许、殷雨声、李海、陈青林九人赤裸着上身静静地站在那里,被一群咆哮的人拳脚相加,我发现高大律师 皮肤非常白皙,平静地看着几十人要推翻他那辆红旗轿车的举动。

在我被扯光上身的瞬间,我觉得自己心理一下轻松了许多,不知为什么?

甚至看到行使暴力的人们一举一动,几乎要笑出声,完全忘了身上的拳脚之痛。

我心里有点遗憾,觉得这些暴力爱好者野蛮释放了一半,坦诚保留了一半,他们如果坦诚到底,野蛮到底,把我们的裤子及内衣一并撕扯去,让我们一起赤 条条地站立于天地间,也许会帮我们把自己心灵低下的万年蒙尘瞬间扫去。

沂水蒙山间的"乡亲"们呀,为什么不帮人到底呢!

在奔赴山东的声援陈光诚的几天里,我耳边时常回荡起很小就熟悉的歌曲沂蒙颂:蒙山高,沂水长……我为亲人熬鸡汤,愿亲人早日养好伤……,为人民求 解放。

临沂之行回来的路上,我心底回味着几首自己的心灵之歌。

1、人生而之初,不仅肉体上一丝不挂,心灵上恐怕也是一尘不染。然后他人以各种理由对新生儿纸包纸裹,布包布裹,他们认为是在照顾孩子,所以孩子 的衣服花样不断。再后他人又以各种理由对年轻者言传身教,洗脑锤炼,他们认为是在教育青年。所以年青人的心灵复杂起来。

2、经常看到受刺激的人或精神分裂的人大庭广众之下脱的赤条条,为什么这些人精神压力大了或精神崩溃了就想到脱衣服呢?难道脱衣服是一种摆脱心灵 压力的幻觉表示?

3、今年夏天,北京街头的女人们流行露出大块肚皮和胸脯上的肉,也许是气候变暖给服装师们找到新思路,也许是中国女人刚刚尝到展示裸露带来的轻松 感觉。

4、据说人类早期穿兽皮,穿兽皮前可能就是赤裸时代,由兽皮到布匹到铁皮(铠甲)到防弹衣……,人类外衣的演变史里看出,人的外壳层层加重,不仅 因与御寒保温,更是基于环境的恶化加剧了心灵的不安。对乘车的摆弄,对居所的奢求,对城市的扩张,对地球外的张望,也许不仅是人类占有欲的膨胀, 还可能表达了人类的心灵更加恐惧。

5、我们大人喜欢婴孩,婴孩的眼神举动中透露出人类天生的单纯,尤其是一个光着屁股的幼孩,往往让我们开心一笑。

◆有人喜欢裸睡,说这样睡的香。◆外国人找了很多理由搞了很多裸体活动。◆男女相爱到极点,总要互相脱的赤条条。看来,不能把美仅仅垄断在画家眼 中的裸体模特身上。

6、几万年来,人类的心灵由远古时代里天真如蓝色天空,演进到今天社会中复杂如黑暗夜晚,身体外挂也由赤裸走向层层包裹,设想一下,如果人类把身 体外挂由层层包裹再回变到赤裸,其心灵是否也会变得坦荡起来?

后记

非常感谢山东"老乡"给我们撕光衣服的厚爱。据说这些"老乡"都是当地警察扮演的。临沂警察喜欢扮演搞暴力的"老乡",比起那个刑警跑到交警大队 赤裸裸打交警地方的警察文明多了,临沂人民警察好可爱。
临沂"老乡"帮我一脱,使我有幸悟道:中国人不会仅仅在电影上网络中脱了衣服就乐了,总有一天,还要脱去心灵上的衣服。

(2006-07月于济南)

转自《民主论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