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111207-DW-北京观察 长平:"传统美德"哪里去了?

http://www.dw-world.de/dw/article/0,,15583872,00.html
北京观察 | 2011.12.07
"传统美德"哪里去了?
 
近些发生的"小悦悦事件"、"甘肃校车事件"、"老人跌倒街头无人扶"等事件,成一时社会热点后暂归沉寂。自由撰稿人长平撰文,认为一系 列事件背后有着深层社会原因"一个没有受到足够监督的超级权力,必然成为破坏性的力量。"

"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这是中国人从小熟记的政府宣传口号之一。在别的宣传口号纷纷破产的同时,这句话始终被人们心甘情愿地信 奉和传颂,因为大家相信它宣扬的是一种人性的温暖。

事实上很难证明,古代中国人比其他民族更加爱护幼儿。反倒由于强调孝悌要从孩子抓起,以及死记硬背的教学模式,幼儿备受精神摧残。尊老倒是一种传统特色, 所谓"百善孝为先"。不过孝道首先是一种关于统治秩序的理论,其次才涉及现代人所理解的人性。在很大程度上,孝道是对人性的压制。这样的"尊 老"和"爱 幼",合在一起,成为"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疾声控诉的"吃人的礼教"。

政府不加分析地宣扬传统美德,大约有三个方面的意图:一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而且移花接木地灌输,爱国家就是爱朝廷,爱朝廷就是爱皇帝。二是强调中华民族 有别于人,而且优异于人,为"不适用于西方那一套(更喜欢独裁专制)"埋下伏笔。三是把现代社会中政府应该担当的社会福利,转嫁到个体和民 间。孝道之下, 养老成为家庭责任。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结果就是"富爸爸"众星拱月,"穷爸爸"冻饿街头。

民间有识之士则用现代观念去重新解释传统,借政府宣传传播自己的主张。"尊老爱幼"这几个字,传统的尊卑等级色彩被淡化了,代之以对弱者的平等的关爱和温 暖,意思和原籍德国的政治哲学家汉娜. 阿伦特所说的"每一个人都对他人的生命负有伦理责任"差不多。

然而,近年来在中国社会连续发生相关事件,让这个"传统美德"言说颜面尽失,恨无地缝可钻。最新的一起惨剧发生在甘肃正宁县,一辆只能载9个人的面包车 里,装了64个人,大多数是孩子。面包车与一辆货车相撞,导致21人死亡,43人受伤。

网民们对并不强调"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的西方诸国进行检索,发现他们那里的校车竟然比官员的坐骑更尊贵。坚不可摧的车体,惟此惟大的交规,以及全社会的 法治配套,使得那些国家的孩子生活在中国人难以想象的安全空间。

更早一点的"小悦悦事件"--两岁女孩小悦悦先后被两辆车碾压,肇事车逃走,18位路人经过也视若无睹--也令人震惊。而老人跌倒街头,围观者众却无人伸 手相扶,则早已成为社会常态。政府部门一再发布"救助指南"、"救人无罪"等文件和法规,但民众仍然选择"不想惹麻烦"。因子女无力赡养,老 人贫病交加而 苟延残喘,在中国乡村社会十分普遍。尽管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问题,也一再让西方人感到头疼,但是基本的社会福利和人伦道德,还不至于如此不堪。

"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哪里去了?当一家香港媒体在采访中向我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脑子里冒出的是政府的另外一个宣传,这也是在德国多次被人问到的问 题,那就是中国人素质不高,目前不适合民主、自由和人权,而应该这样被政府管着,慢慢地往前走。

这两个看似互不相干的问题,为什么跑到一起来了?我的回答是,"传统美德"之不存,应该让我们醒悟:无论快跑还是慢走,前提应该是方向正确。按照慢慢走的 理论,已经有的美德,应该越来越好才对,怎么会一天天礼崩乐坏呢?连政府想要拿来装点自己的东西都难以为继,它一再排斥的民主、自由和人权, 又在走向何方 呢?

更重要的是,一个没有受到足够监督的超级权力,必然成为破坏性的力量,不仅让人们等不到美好生活的到来,而且南辕北辙,既有的尚且能够填充美好的东西,也 正在一点一点地散失。

作者:长平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长平,中国知名媒体人,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南都传播院首席研究员、2003-2004年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访 问学者、华东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目前任职阳光卫视《阳光时务》主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