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8日星期四

110214-杨子云: “以法律为业”的盲者 [陈光诚]

http://www.gyxlawyer.com/news_content.asp?articleid=2114
"以法律为业"的盲者
来源:壹心律师官方网站  时间:2011-02-14  阅读次数:835

杨子云

陈光诚

袁伟静

 

2003年陈光诚和妻子袁伟静在美国合影

 

陈光诚全家合 影

 

陈光诚全家与陈光诚母亲合 影

 

 

如果不是6个月大 时发的那一场高烧,以及10岁左右 一次失败的手术,陈光诚 将和他的母亲、妻子以及不到两岁的儿子一样有着明亮的眼睛;如果不是因为10年前自 恃懂了点法律,并因此 钻进了一只狭长的"牛角尖",陈光诚 将和他南京中医大学毕业的诸多盲人同学一样,做着按摩医生,过着一 种也许不很富有但绝对平静无忧的生活。但陈光诚拒绝这样的假设,人生经不起假设,也不可 能推倒重来。

他惟一能确定的是:他是一 个盲人,是共和 国一个普通公民,他不健 全,但很健 康。他要讨回自己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合法权益,并且有能力帮助更多的公民(残疾人 以及健全人)维护自 己所拥有的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

20023月美国 《新闻周刊》(NEWSWEEK)杂志的 封面,是一个 眼戴墨镜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中国男子,由于照片采取了仰角拍摄,那个青 年人显得高大冷峻。他就是家住山东省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陈光诚。为了和他一样的残疾朋友的合法权益,他长年 为他们提供法律服务;为使中 国农村更多的普通百姓拥有法律赋予的公民权利,他建立了一个"乡村法律图书馆"。他不是律师,没有专 门学过法律,他只是 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普通农民,但是却 被包括美国(NEWSWEEK)在内的 众多媒体誉为"乡村律师"。

2005328日下午,在京沪 高速129公里处,从临沂 驶往蒙阴的公共汽车还未停稳,记者便 看到在马路边等候的陈光诚。他很普通,没有往日在杂志上看到的照片那样高大冷峻。听到 我的声音,他展开 笑容,他握住 我的手有力而长久,令我感 到他是在用手的触摸来代替目光的探索;他带着我从一个小小的斜坡走下京沪高速,穿过一 片又一片等待春耕的庄稼地,半个多 小时后,到达他 的村子,在每一 个转弯的地方,他告诉 我要小心行走。他似乎比任何一个双眼明亮的人更加熟稔这个总共480口人的村子的每一道沟沟坎坎。

 

鸡蛋与石头的战争

 

"为什么我要起诉沂南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我就是 想通过这个案件让很多普通的百姓都知道,政府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一个机构,当他们 的服务不到位,我们不 能等,要靠自 己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陈光诚说话直奔主题,他的声音有一种坚硬纯净的内质。

在临沂,我就听 《沂蒙生活报》的一位陈姓记者介绍了陈光诚因为"一丁点小事"起诉沂南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的案子。

"这样的事情在中国农村司空见惯,大部分 人都是忍气吞声,可是他 却坚持打这样一场官司。这有点像拿鸡蛋敲石头"。陈记者说。

事情缘起于陈所在的东师古村的村务纠纷。20043月之前,陈光诚 所在村的公告栏上,贴出了 一封300多村民 联名写的公开信,要求村 委会公开10多年没 公开过的村务账目、解决侵占村民的"黑地"问题。公开信贴出去一个多月,村委会无动于衷,村民们 愤怒了,推选出6个代表,到乡、 县、市多次上访,被有关 部门踢皮球似地踢来踢去。村民们没辙,来找陈光诚。陈光诚告诉他们其实不用上访,可以根 据《村民组织法》和一些相关法律,法规启 动罢免不称职的村委会的罢免程序,并送给 村民代表一本《村民组织法》。于是,这几位村民代表启动了罢免程序,并用红 纸进行张贴公布。

此举激怒了相关利益者,他们认 为这都是懂法律的 陈光诚 给闹的,于是张 贴了22张大字 报谩骂和恐吓,主要矛 头指向陈光诚。得知被谩骂和侮辱之后,陈光诚多次拨通沂南县的"110",并给乡 派出所送去证据,但石沉 大海。他找到乡派出所,所长说:"我们 很忙,管不了 这种小事"。村干部公开叫板:"看看 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还是我 们家开的?"

在长期(20043月至10)向公安 局要求展开调查,保护公 民合法权益未果的情况下,200411,陈光诚 他们通过邮局向沂南县法院立案庭递交诉状,起诉公安局的不作为。十多天后,公安局 的人拿着他们的起诉书找来:"就这 么点小事你还起诉?"

公安局的人走后的第二天,村民代 表到沂南县法院立案庭交纳立案费,对方却 说:"没有 收到你们的诉状。"

"这事就蹊跷了,如果法 院没有收到,公安局 拿来的起诉状从哪儿来的"?在陈光 诚家光线昏暗的屋子里说起这事,他的语 气充满质疑。

 他告诉 记者,他们200411月开始 起诉,直到2005125,才收到 法院受理案件的通知书,这个案 子于2005228日第一 次开庭,至今(2005328)没有新 的进展。

"派出所在接到公民的报案后,理应当 即勘测现场,进行调 查;法院本 应在接到公民的起诉状后7日内给 答复,但却到 了近90天才给 我们立案。这件事情中,法院与 公安一起都不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老百姓要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是何等艰难"。陈光诚说。  

"感觉你像堂吉珂德",记者说。

"那个与风车作战的人"?陈光诚 说,"以前 有记者这样说过我,可我更 习惯村子里人的说法"。

"他们说你拿鸡蛋敲石头"?

"对。我进行几乎就是鸡蛋与石头的斗争。斗争的 胜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 通过这种斗争让普通老百姓明白了他们有对不负责或者是违法的政府部门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力"。

这个双目失明的人,他的内 心比任何一个双眼明亮的人都要亮堂。他坚信社会的每一次进步都是靠一个个细小的个案来推动的。喝完一碗水,他的讲 述把记忆拉回到十年前。

 

从自我维权到公益维权

  

属于各个年份的材料堆积在桌子上。陈光诚抬起头 来,若有所 思地"看"向屋外的阳光。

"我是从给自己维权开始走上维权之路的。1996年冬天 为了依法免除当年加在我头上的高达368元的各种税费,我到北 京上访,从那一 刻起,我就走 上了维权的'不归路'"。10年时间,陈光诚 走过了从上访维权到用法律维权,从为自 己维权到帮助其他残疾人维权,从帮助 残疾人维权到为更多健全人维权的漫长路程。

1991年的一天,陈光诚 从父亲嘴里得知有了一部叫做《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的法律,其中规定:"县级 和乡级人民政府应当根据具体情况减免农村残疾人的义务工、公益事业费和其他社会负担。各级人民政府应当逐步增加对残疾人的其他照顾和扶 助"。时年20岁在临 沂某盲校读小学并一心想着继续念书的陈光诚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他想到自己的那份田终于不用交税费了,终于能 减轻一点父亲的负担了。

不料几年过去了,他要上 交的税收、乡统筹和提留等等却一分没少。1996,他所在 镇政府强行收取他的"三提五统"等税费高达368元。当时,陈光诚 在青岛盲校上学,"家里 供我读书已经很艰难,还要为 我上交各种税收。于是,我就拿 着'残疾人保障法'从村里找到乡里,找到市里,没有人 把这个法律条文当回事。1996年一放 寒假,我就直 接从青岛上访到北京"。

也许陈光诚是幸运的。"这次上访完全就是按照程 序办事,但是,在上面 按程序转下这个批示后,1997年开始 就没有收我的'三提五统',并且上 学期间每年给我补助200元。我 算是成功地为自己讨回了说法。不过,也就, , 在这一年,我们村 里开始实施'两田制',40%的土地 按人口分,60%由村里 卖,谁家想 种,就出 钱。60%的土地 价值是240,补给我 的200元也就 等于没有 了"。

1998,陈光诚 在学校读到《半月谈》,发现上 面有规定不允许搞"两田制",1998年夏天,他又一 次到北京上访,终止了 村里的"两田制"。"两次上访之后,镇里的人恨透了我,他们不 找我收农业税了,却把我 的农业税转成了贷款,不过,也没有 人来找我还钱,这个事 情就这么拖着。"

两次上访,使陈光 诚对找基层政府解决问题有点失望,但点燃 了他对法律的信念。"我觉得上访是没用的,和古时候的拦轿喊冤是一回事,要维护 自己的权益必须依靠法律的力量"。

从此,他特别 留意学习相关法律知识,每天坚 持收听电视电台的法律知识讲座,积累了 较为丰富的法律知识。开始了他的依法维权之路。

 

"尽我所能帮他们讨回公 道"

 

陈光诚带记者去看他的一个自幼智残的邻居,这个30多岁的 男子被关在一间用水泥浇灌的六七平米的小房子里,透过钢筋铁条的窗户,我的目 光接触到这个肮脏的男子苍白的脸上那种诡异的目光。他的母亲正在院子里洗衣服,老人说,她的丈 夫长年在外打工,自己在 家种地照顾这个智障的儿子。每天从门缝塞几张煎饼、几棵大葱,傻儿子的吃喝拉撒全在这间小屋子里。这个生活不 能自理的儿子,一直是 家里最沉重的负担。县残联虽然为他办理了《残疾人证》,但十多年来镇里年年都收他的税费。直到陈光诚挺 身而出:"税费 改革时,我们很 严正地和镇干部交涉,我说不 能再收他的税费,你们只 要敢收,强制执 行的话,咱们就 法庭上见"。

陈光诚说,《残疾 人保障法》虽然在1991年就颁 布施行,可是,法律上 明确规定的东西,在省、 市、县有实施细则的东西,却得不 到落实。至今在农村,很多残 疾人至今还不知道中国有这么一部法律,更不知道自己有些什么权益。

生活就这样规定了陈光诚的使命,他认为 自己别无选择。

双堠村邻近一个乡镇有户六口人家,两位七 旬老人皆盲,儿子儿 媳为健全人,但生下 的两个孩子却都得了婴儿瘫。就这样一个家庭,每年照常缴纳法律明令禁止的残疾人的税费。陈光 诚获悉后,伸出了 援助之手。把当地政府告上了法庭。案子开庭审理时,"临沂市三区七县(共三区 九县)的盲人 都来了,座无虚 席。最终,镇政府 退还了已经收取的不合理税费"。官司打赢了,有人把《判决书》复印下来,转送给 其他残疾人。一些盲人走街穿巷替人算命时,又将这事口口相传,于是,找陈光 诚来帮助的残疾人络绎不绝。  

"在下边,残疾人 打官司太难了,而且都 是行政官司。从表面上看,有些官 司我们打赢了,但一些 地方政府,又做出 一些故意刁难盲人的事。比如,他们退 了税钱,但要盲 人一次次亲自去拿;他们在 收取不合理税费时,不给任 何收缴凭据,为的是 不让人拿到证据告他们;有时到 了法院根本不给你立案"。

一开始打官司时,陈光诚 说法院的人还向着残疾人,这是一 种传统的善良在起作用,而且在 法律上讲也应当赢。可一旦地方政府给他们一点点压力后,良心就被搁一边了。"帮助残疾人维权,最难的 是缺乏支持。部分法院与地方政府相互勾结,残疾人法律意识淡薄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权益,真正了 解农村残疾人状况的人又太少太少。"  

陈光诚的村子里还有一对聋哑夫妇,当他们 以残疾人所享有的权益拒交提留款时,竟然遭到了一群地痞的暴打。说起这件陈光诚内心 激愤。如果一个国家或者政府以这种近乎食物链的方式作为生存法则,后果是难以想象的。"我决心要帮他们讨回公道,残疾人 应该享有和健全人一样的生存权"。

 

筹建乡村图书馆

 

2003年七八月间,作为国 际交流民间访问者,陈光诚 和他的妻子去了趟美国。他在美国待了一个多月,去了纽约、华盛顿、旧金山、西雅图、奥斯丁、辛 辛那提等地。"美国之行给我感触最深的是,在美国,残疾人 有自己的机构"。美国的农村都有残疾人独立生活中心,中心都是残疾人自己管理。

我说:"咱们 也有啊,中残 联"。"那不一样",陈光诚马上说道,"咱是政府组织,人家是 残疾人自己的机构,明确规 定这类机构中必须有60%的残疾 人,实际达 到了90%。因为 是残疾人为残疾人做事,所以他 们最清楚残疾人的疾苦和需求。政府根据需要只把钱拨给这些机构,不参与管理,具体做 什么由这些机构自己决定,钱干什 么用也由残疾人自己来定"。说到这里,陈光诚神情黯然。

记者了解到,早在2002,陈光诚 就致力于在北京成立一个残疾人维权的民间组织,帮助残疾人落实本来就很少的福利政策。但是因为 种种原因,胎死腹 中。

本来,注册这 样一个公益机构在民政局就可以完成,民政局说成立这样一个组织很有必要,但他们 需要残联出具相应的证明。残联不愿意出具证明,因为他们的社会部本身就有法律帮助的职能,没必要 多出一个机构。况且由残联出具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残疾人的就业率达83%  

"这个连健全人都不能企及的就业率就像个美丽的 泡沫,生怕被 人轻轻戳破,而我所 做的事,经常就 是戳破这个泡沫,把残疾 人真实的生活状况抖出来,政府怎 么会高兴呢?因为,他们一 直说残疾人生活的是多么多么好,早就奔 小康了"。

陈光诚一说起这些就难以平静。

陈光诚曾想"曲线救国",用工商 注册的方式来做这件公益事业。可是工商注册就需要资金,而且每年还需要大约是3%5%的工商 管理费。"残疾人连饭都吃不上,我怎么 能挣他们的钱"?!  

后来北京市某个区的残联愿意出具这样的函件,但是,他们要 求不管陈是否赚钱,每年都 必须交一万元钱上来做管理费。既然这样,那就不注册了,利用我 个人的力量,先埋头 做实事吧。现实令他无奈。

陈光诚定期请人进行公民权利意识和法律知识讲座,他说,不仅是 残疾人需要法律帮助 ,普通的 百姓都很需要。同时,他在自 己村子里筹建了一个乡村图书馆,为的是 要把一些有利于百姓的信息传达给百姓。

"慢慢地,我打算 把它做成一个法律性比较强的图书馆。供乡亲们免费查询法律知识,我要让他们懂得法律,避免被 不法侵害,而不是 被侵了权后,再讨还 公道。"

一家世界知名新闻媒体这样描述陈光诚所做的工作 的意义:他扮演 的角色类似于上个世纪60年代活 跃于中国乡村的赤脚医生,他们往 往因为具有初级文化文化基础,并具有 一些法律经验而受到农民的信任和尊重。为了获得更多的法律知识,他们还努力自修。农民通过法律武器维护权益的自 发运动正让许多人意识到法治这个问题。这些被称作"赤脚律师"的人们,正在乡村发起一场法治革命"。

 

呼唤规则,"以法律为业"

 

"很多政府该为残疾人做的事情,可都没有做。不 做,是因为他们可以不做。没有人能把他们怎么样"。这句话像一片刀子,锋利地解开了残疾人的生存 困境。

陈光诚曾经为了13元钱的 地铁费,花了近3000元钱与 北京地铁打官司。这场官司终止了一项不合法的制度。可是,如果残疾人要想获得和健全人一样的公民待遇,道路还很漫长。

陈 光诚在大学里苦读法律,当时只有《残疾人保障法》和《婚姻法》有盲文本,其它的法律文本尚无盲文本。陈光诚想不通,难道除了盲人自身和婚 姻需要法律,其它 的法律就与盲人无关了吗?他打电话给盲文出版社,要求购买一本《行政诉讼法》,购来的只是一个提纲,因为印刷一部完整的盲文法律书籍成本 太高。记者从盲文 出版社了解到,全国900万盲人 年均6万人一 种书,每150人一 册,这是年拥有书刊40种的健 全人无法想象的。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是盲文出版经费有限和盲人自身经济条件不足。举个例子,《读书》杂志零售价是6元钱, 但印成盲文就变成了厚厚的一大摞,仅成本费就是200多元。陈光诚说一个盲人一年都挣不来200元,还 看什么书啊!

"残疾人也是社会成员,如果他们不能读书,如何去 获取知识?残疾人同样享有与健全人相同的生存和发展权,这是政府职能部门不能推卸的职责之一"

陈光诚不是律师,因为司法考试没有盲文试卷。不 过,他已经打算将要参加司法考试,成为一名正式律师。在他看来,盲人参加考试是件很简单的事,"不一定 要专门制作盲文试卷,可以由主考官把试卷念给考生听,我们用盲文答好之后,再把答案念给阅卷老师"。他的 设想几近完美,我真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我们的考官不要拂逆了他的这个小小心愿。

 

一个不得不提的女子

 

整个采访持续了一天时间,我不得不还要提起一个 站在陈光诚身边的女子——他的妻子袁伟静,陈光诚说妻子是生活回馈给他的珍贵礼物。

袁伟静毕业于山东化工学院外语系,从小家庭生活 环境优越,"日子过 得很轻松"。她 说。小袁和陈光诚的认识缘于一个电台节目。2001年春天,毕业快一年的小袁因一直没有找到工作而 情绪低沉。她打电话给电台,这个节目正巧被陈光诚听见了。"我当时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你一个大学毕业生,又是学外语的,有这么好的条 件,干点什么不好?至于这么消沉吗?作为我,一个残疾人,我花一个小时作成的一件事情,你可能几分钟就作成了,你没有什么理由悲观"。听完 节目,陈光诚就给小袁打电话,他说了自己的情况,以自己的经历鼓励小袁拿出勇气面对生活。 "他告诉 我他是个瞎子,说他在南京读大学的时候,一年家里才给400元钱,常常饿得直打转。我第一次知道人间还有这 么沉重的生活"

夏天,小袁来到双堠村看望陈光诚,开始了他们艰 辛的爱情之旅。两年前,在家人的激烈反对下,她嫁给了陈光诚。并且已经有了一个即将两周岁的既健康又聪明儿子。

我曾和小袁在微风轻吹的蒙河边漫步,黑夜里两个 人的交谈直抵心扉。

"在遇到光诚之前,我对残疾人没有任何概念,也压 根没想到自己会嫁给一个残疾人。遇到光诚之后,我相信这世上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她 说,"很多肢 体健全的人,他的内心也许是委琐甚至卑下的。光诚的眼睛虽然看不到,可是他的内心却很阳光。他令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他让我懂得人活 着是必须对社会肩负一定责任的"

简单的语句背后隐含着袁伟静20多年的人生体悟,。结婚后, 她辞掉了自己喜爱的英语教师工作,身体力行地和陈光诚一道做为残疾人维权的事情。小袁说,其实她很喜欢做英语教师的,只是因为想到有 很多人可以当好英语教师,而很少有人能把为残疾人服务的事情做好,才义务反顾地走上这条路。

袁伟静说:"光 诚有句话对我触动挺大。我曾向他抱怨,这么多残疾人的困苦,都是社会问题,光靠我们俩能改变什么?什么也改变不了。他说,很多很多人都有 你这种想法,说同 样的话,都在讲这个社会如何如何不好,多么多么黑暗。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哪怕只说一句公道话,干一件公道事;哪 怕把这个社会不好 的地方,改变一点点,尽一点点力也好。假如人人都能这样,那咱们的社会肯定能改变"

当我们很多人面对这样一种体制感到无能为力时, 她和她的丈夫信奉着这样一个简单的真理。

 

本文的不完整版见《法律与生活》2005年第8

 

临沂计划生育事件

 

临沂计划生育事件是指中国山东省临沂市地方政府 在计划生育工作上,存在野蛮行为,比如强行对育龄妇女进行绝育手术、对生二胎的孕妇强行堕胎、引产,甚至随意抓捕亲属、逼迫家人交纳巨额 罚金,最终在2005年被陈 光诚和其它人士向媒体和有关部门揭露,并引发当地政府对陈光诚和当地村民进行打压的事件。

200479日中共 临沂市委、临沂市人民政府印发(临发〔200418号) 《关于加强新时期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的决定》,是临沂这一计划生育运动的发端和法规依据,在该年年底,临沂市某些地区开展暴力计生工作。

2005214日,临 沂市政府再次印发红头文件,认为过高地估计了百姓的素质,依法办事不行,必须采用更强硬的传统手段。20053月开 始,临沂市三区九县开展大规模暴力计生运动,抓人、打人、关人、强制结扎、强制堕胎、办学习班、收学习费。

20054月中 旬,陈光诚、袁伟静夫妇开始对此进行调查,试图通过法律渠道,来维护这些受害者的利益,并向媒体揭露了有关情况。4月,自 由亚洲电台等海外媒体对此事进行采访报道。

522日至25日,在 陈光诚的带领下,公民维权网站站长李健对临沂市的部分地区进行了实地调查走访,并在610日,公 民维权网发布关于山东省临沂市暴力计生事件的调查报告,在互联网上引起反响。

59日,在 陈光诚的带领下,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江天勇律师、李春富律师进入临沂进行调查,并协助部分村民进行起诉。2005621日,在 陈光诚的带领下,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江天勇律师、李和平律师再次进入临沂进行调查,并提供法律援助。

7月中旬,在陈光诚的带领下,华盛顿邮报记者潘公 凯、金玲进入临沂部分县区采访。

7月,志愿者根据陈光诚讲述整理出《政府违反计划 生育法 临沂市 "扎"连十族》一文,在网络上引起进一步反响。20058月中 旬,滕彪、郭玉闪、涂毕声与陈光诚从北京赴临沂沂南县、费县、兰山区、蒙阴县等地进行调查和提供法律援助。20058月下 旬,郭玉闪、涂毕声写出临沂计生调查手记和相关文章。

8月以后,众多的学者、异议人士、法律工作者写出 评论文章,对临沂的政府工作提出批评,引起网络更大范围的关注和讨论。

8月下旬,滕彪发表《临沂计划生育调查手记》十 篇,在关天、凯迪社区、燕南网、世纪学堂等网站引起强烈反响;海外数十家网站转载。20059月初, 关天、凯迪等多数国内论坛迫于压力,删除几乎所有关于临沂计划生育问题的讨论。

828日至91日,王 振宇、涂毕声、江天勇、李春富赴临沂协助当事人进行立案。

8月后,数十家国际电台和报刊对此进行采访报道; 包括华盛顿邮报、自由亚洲、BBC、纽约 时报、新闻周刊、共同社、中央广播电台、美联社等。

由海外媒体曝光后,受到广泛关注。迫于舆 论的压力,中国国家人口计生委官员就临沂计生事件发表了谈话,并称要着手调查此事。 9月初, 国家计生委一名官员会同省、市、县计生官员在临沂进行调查。

2005812日以 后,陈光诚夫妇在家中被监视居住。825日,陈 光诚避开监视人员去上海、南京,并辗转来到北京。在北京多次被临沂官员围堵,几次险些被劫持。96日下 午,陈光诚在北京与时代周刊记者讨论临沂的计生状况,下午即被山东警员在不出示任何证件、公文的情况下,强行抓走。然后被关押在临沂市沂 南县,与外界的通讯也被限制,并且受到多次殴打,一些同情支持他的村民也曾遭殴打。自失去自由开始,陈光诚进行绝食抗议26小时。 陈光诚被限制人身自由后,华盛顿邮报、美国之音、自由亚洲、BBC、南华早报等多家国际媒体均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报 道。一些人权机构发出呼吁关注盲人维权者的命运。97日晚2006,陈光 诚回到家中。

数名律师先后介入此案,并前往临沂进行调查取 证,但受到很大阻力,甚至遭暴力袭击。

2006311日,陈 光诚被临沂警方从家中带走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在失踪三个月后,612日陈光 诚家人才收到他被刑事拘留的通知。

818日, 山东临沂沂南法院开庭审理,陈光诚被指控犯有故意破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当天法庭没有做出裁决。这次的庭审引发极大的争议:陈光诚 的辩护律师张立辉 以及陈光诚的妻子不被允许进入法庭;辩护律师许志永博士前一天晚上被沂南公安以偷窃为借口羁押,陈光诚庭审结束后才获释;法庭临时指派的 两各辩护律师,没 有为陈光诚做任何辩护;陈光诚明确拒绝法庭指派律师的情况下,法庭并不依照法律规定进行休庭。

824日,沂 南县人民法院以故意破坏财产和聚众扰乱交通罪,判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有期徒刑4年零3个月。

1030日,临 沂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县法院的判决结果,要求发还重审。121日,沂 南县法院宣布对陈光诚维持原判。2007112日,临 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维持对陈光诚的一审判决。

20087月,袁 伟静受陈光诚委托,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在信中她希望国家领导人能"体会一下我在日常生活中所受的屈辱和无奈。希望我 们的国家领导人聆听一位服刑盲人对国家兴衰成败的担忧"。

201099日,陈 光诚出狱,被警车接送回家,此后即被软禁在家。当地政府称陈光诚的问题属于"敌我矛 盾"。陈光 诚家被安装了监控摄像头、手机屏蔽器、强光灯,他和妻子被禁止外出,他家周围由数十人轮流把守,禁止外人来往,其生活用品只能由陈光诚的 母亲带入,邻居若提供帮助即被威胁警告。

2008124日,德 国电视一台制片人陈露及其采访小组一行四人前往东师古村,希望对袁伟静进行采访,但进村后旋即遭遇拦截、恐吓威胁,袁伟静"一出来就马上 也被另外一两个人往回拖。在我们被往外推,她被往里拉的期间,我们大概有20秒钟彼此看见,但完全没有对话。"

200938日,记 者王克勤带着一个学生前往东师古村,试图带点生活用品给袁伟静,但遭殴打驱赶,无功而返。

2011110日,有 网友只身驾车前往东师古村试图看望陈光诚,遭暴力袭击。

 

获奖记录

 

2003年,陈 光诚获选临沂"2003年度十 大新闻人物"。

200512月,陈 光诚入选香港亚洲周刊评选出的"2005年风云 人物"。

20065月,入 选美国时代周刊2006年"塑 造世界的一百人"。

2007314日,陈 光诚获得英国人权组织查禁目录颁发的言论自由奖。

20074月,英 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和开放民主网站开列了第一个中国影响力50人名单,陈光诚名列其中(第46位)。

200707,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女士获得第五届"受难者家人奖"。

2007731日,陈 光诚获得2007年度麦 格塞塞奖——"突出表现领袖"。由于陈光诚在监狱服刑,他的妻子袁伟静原计划由北京坐飞机前往马尼拉代夫领奖。824日,她 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警方带走,后被遣送回临沂软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