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061005-黄翔、周钰樵退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06-10-05/2411629.html
黄翔、周钰樵退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
2006-10-05 04:49:52

【多维新闻】前不久,着名维权律师高智晟刚被非法逮捕入狱时,电话中听到这个消息,对我这个夜梦中仍不自觉出现昔日迫害场景的人,对此有异乎寻常 的敏感,而无法平静地承受这一事实。当时脑子里几乎"轰"的一声、忍不住流下泪来、整个人几近晕眩,这是通常情况下人们无法体会的。因为在我的直 觉中,我感到这个被中国警察残酷打压、非法迫害甚至连家属子女也不放过的人不是别人,而是比我年青的另一个我! 高智晟重复着我们那一代人、特别是象我这样的出身和遭遇的人的命运,他的入狱凸显了他在当前中国社会现实中的特殊意义。他身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也许不仅 是道德的质量,甚至不是自由的质量,而是另一种真实,那就是他的生命本身。他的血太纯净,令人肃然起敬,这是许多浑浑噩噩、以世俗功利为转移者无 法企及、也不能比拟的。 如果专制社会不希望出现、制造或孕育"中国的曼德拉",那么,高智晟就是我们这个时代奉献给我们的中国的良心、一个从中国极权体制黑暗中痛苦分娩出来的具 有某种曼德拉式的精神特质人物!我这样说,只是对高智晟生命精神气质和未来走向的期望和认同;他正处于他的生命的过程中,某些方面包括丰富的人文 素养进一步充实和完善也还有待时日,远不是一锤定音的时候! 关于"未来中国论坛" 我追求自由,支持一切有效地促进中国社会变革的努力,也就是说,对中国社会政治体制改革方式持兼容立场,既认同极力减小或减少社会混乱和震荡的和平渐进方 式,也认同情势骤变的突发的机会和条件下别的迅速有效的方式,其实这种机会和条件的"突发"性正是漫长时间积累的必然结果,完全不取决于人的主观 意愿。就诚如有人比喻的必要时也不妨"临门一脚"式的"进球",这种情况也可以理解为"非暴力"的另一种特殊表现形式。但无论以何种方式,却绝不 以认同、顺从和维持原有极权体制及一个不公义的社会所形成的畸形利益格局为前提。这是我个人的社会政治倾向或观点。 我是个无意于权力者,即既不愿为不正当的权力所驾驭、所奴役和支配,也不奢望追求、角逐和握有这种特殊的社会权力。中国社会全面实现民主之日,我也无意于 参与社会政治权力的竞争,但认同经由公民选举而成立的的正常社会的管理机构和权力结构。 不喜欢权力和玩弄权谋,却始终维护生命自由和个人权利或权益。对社会政治的关注出于自觉担当,而这一担当基于一个人、特别是自由诗人和作家的天然良知或良 心。在这个意义上,我是多元兼容的、非党派、组织、团体之"未来中国论坛"的一员。不管我置身于国内还是国外,我对它的关注诚如其他人对它的关 注,各有不同的角度和方式。我的角度和方式是精神性的,主要是文化;"政治"对我而言也是文化。 我始终认为:"政治是文化的表象;文化是深层的政治。"在精神层次上,人类文化超越于反对党和执政党。一个自由作家和诗人,绝不自囿于一般党派观点和立 场。 关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我支持并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而且早在1978─1979年"民主墙运动"中,就是文化思想启蒙运动的参与者。我以为,当前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的自由 文化运动,其精神正是对历史的进一步拓展和新的延伸。 个人和群体文化活动都离不开自由。对我而言,无论个人和群体意义上,"自由"就是"运动"(对此,我曾有专门论述,请参阅我的《抵达于未抵达》─《黄翔诗 歌总集》卷八。) 所以,我参与当前的"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但如果一旦这一"运动"不具有了多元兼容的博大精神容量和超越尘俗的情怀、并且有违或偏离自由精神和文化的本体 和性质,那么作为一个终生追求精神生命自由者,我也将首先是它的反对者。


周钰樵: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公开说明
[独立]乌有[笔会]枉存

我于2005年下半年自愿参加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我谢谢三位介绍人和九位理事。(虽然大部分我不认识) 经过一年的观察与思考,我对"独立中文笔会"热情锐减,疑惑陡增: "独立中文笔会"国内主要负责人并不真正关心中国民生民疾民苦。他们行文雄辩滔滔,行为都是"犬儒"。个别负责人在海外大讲自己被"封杀"的 惨窘,着作却一本又一本地摆在各书店的书架上──仅今年就由国内国营出版社出版发行旧作三本。在我看来,宪政民主,为民请命云云,不过是他们暂披的华裳, 追求利益最大化才是他们羞于启齿的目的。 "独立中文笔会"国内主要负责人一方面控诉自由被剥夺,一方面出国如逛公园。一个主要负责人提出"维权"是中国当务之急,另一负责人又赶紧声明只搞"宗教 信仰维权",甚至打出"顺服掌权者"的旗帜。"独立"与"顺服"是南辕北辙的两极,用怎样的诡辩才能把二者统一起来?如此下去,独立思维何在?独 立精神何在?独立人格何在? 我认真阅读了《独立中文笔会2005年工作通报》,感到有下列问题: 1.没有按《独立中文笔会章程》进行运作,"程序正义先于实质正义 "成了一句空话; 2.没有做多少实事,却又自吹自擂自抬轿; 3.帐目不清。收入,支出全是糊涂帐,令人起疑; 4....... 我是年逾花甲的退休老人,我自愿为中国变成现代民主国家尽点绵薄之力。唯因去日苦多,来日渐少,所以更盼有生之日做点实实在在无愧于国无愧于己的事情,我 不愿意与那些指斥别人心怀野心而自己野心昭昭、指斥别人好用谋略而自己谋略显显的所谓自由知识分子、着名公众人物、赶水的基督教领袖携手同行。我 还是回去做一个勿需顶戴"独立"二字的小小中国百姓吧。为此,我公开郑重宣布,退出以刘晓波为会长,余杰为副会长、王怡为副秘书长的"独立中文笔 会"。 从即日起,我将以中国老百姓的身份言说和行动。 2006年9月25日于成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