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

2011年12月7日星期三

061017-张子霖:追求自由民主 认清中共邪恶忠于人民 忠于国家 大丈夫死而无憾

http://www.epochtimes.com/gb/6/10/17/n1490073.htm

张子霖(大纪元)

张子霖:追求自由民主 认清中共邪恶忠于人民 忠于国家 大丈夫死而无憾

【大纪元10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冯长乐采访报导) 张子霖中国大陆泛蓝联盟群湖南省成员。因写文章纪念918国耻日和倡议发起缅怀国军抗日英灵追思活动,被长沙国保非法关押十多天,遭到毒打和审问。他表 示:"百善孝为先,自古忠孝两难全,如果要选择,我会选择忠。忠于人民,忠于国家。为不曾忘却的使命,大丈夫死而无憾!"

两年前在中国大陆自发成立 的以追求孙中山三民主义为宗旨的中国大陆泛蓝联盟网路群组,从成立之日起就触动了当局敏感神经,并予以严密控制和打压。网站被封锁,其成员遭到当 地国保威 胁。为逼迫成员退出,更有甚者被非法关押、被流氓特务毒打、网路、电话被监控、切断。近来当局对泛蓝成员的打压不断升级。对此张子霖认为:

泛蓝成眼

中钉

目 前中共把泛蓝看成是一个很敌对的"组织",并对其成员动手脚,大打出手。9月6日他被长沙国保非法关押,十多天里多次遭到毒打,因失血太 多,目前严重贫 血。当时随身的钱物被没收,在朋友替他交了5000元罚款后才获得人身自由;以个人身份参与区人大代表选举的孙不二和他母亲,9月中,在 回家路上无辜遭到 歹徒殴打,立即就医,造成头晕目眩的症状始终未消失,国殇日前夕,家中电话被切断,手机失灵,辛亥革命纪念日活动被迫取消,继而孙不二与 其母被带离武汉至 宜昌,无法联络;陆续加入泛蓝联盟群的河南地区几个退役军人孟建伍、卢福建和蔡爱民在918国耻日当天被郑州国保大队带离郑州多日,名为 旅游实为软禁。9 月底他们再次被带离居住地被非法关押,到目前还没有出来,他们的家人说,看守所叫送过衣物等,不知道关押的什么时候。

当局打击维权

张 子霖表示:目前维权被政府列为打压物件,严惩目标。如此的扩大化抓人打人,从高律师等维权律师的被抓开始,已经明确了当局的目的。张子霖 确信他的名字已经 在当局的予以打压监控"黑名单"中。他认为:泛蓝网路群体只想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争取人民的合法权益。他希望当局能正确的审视和正确 的对待泛蓝这样一 个网路群体。他们并不想涉及中共的什么利益权利。他们是推动人民的权益保障。推动中国民主进程。最终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的发展。但他得到 警告是"不要做维 权"。

做维权难道违法吗?在中国多少人的权益不能得到保障?看看上访的那些人。如果不是政府不作为,他们还去上访吗?他们还喊冤吗?那些只 知道争权夺利、搜刮民脂民膏的人,你们有谁把人民的温饱、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了?当局如今是何等的胆怯,只要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惊魂不定。 不知道中共是否每 夜都失眠,如此下去怕是要精神崩溃了。只有无愧于心,无愧于人民才能取的人民的支援和拥戴。试问中共你做到了吗?张子霖说。

威胁与株连

他 说: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如果你没有思想、很麻木,你不会被打压,可能还会得到升迁,得到好的工作。如果你看清了事物的本质,看清了中共的 本来面目,他就要 对你进行迫害。因追求传播三民主义理念,他的家人也遭到当局的威胁与恐吓。国保警察曾经找到他家里威胁他父亲,还找到他姐姐工作的公司。

他 披露:最近湖南省国保大队给张老家所在家县公安国保打电话,县国保找他父亲,跟他父亲说,要让张子霖退出泛蓝,如果不退出就要逮捕。张子 霖告诉父亲:"我 不会退出的,我是为了推进中国的自由和民主也是为了我的理想与信仰。共产党49年建政以来屠杀了多少人?它多次把枪口对向人民。天安门的 89六四他们开枪 屠杀学生,这些年来中国文明遭到严重破坏,中国人民灾难深重造成生灵涂炭。难道还要继续下去吗?如果要逮捕我,就来吧"。当他找到国保质 问:"我没有做违 法宪法、没有违法刑法、没有犯罪,你们为什么要威胁我的家人?"他们说:"我们随便给你个帽子戴,就把你抓了。还让你没有伸冤的地方。"


和谐社会就真的是人民真实意愿吗?

他 感叹到:在中国大陆维权目前太艰难。如高律师、陈光诚这样的良心人士,民运人士,网路作家等等人,都被政府以"颠覆国家政权"或其他罪名 给抓起来了,他觉 得中国没有一点公道,没一点天理,共产党的权利是凌驾于国家之上的。如果大陆社会真的如中共所说的那么和谐,那么拥护它,那么为何又不敢 实行民主,不敢开 放党禁,不敢让异见声音的存在。这是中共的自欺欺人。他此建议中共做一次真实的民意调查,看看大陆人民有多少会支援中共的独裁,先不说体 制外的人民,就说 体制内还有多少人支援中共独裁?相信中共不敢做这样的民调,更不敢看民调的结果,现在大陆社会民怨甚深,中共的压制只会加速民怨更甚,就 犹如火山一样,到 喷发的那一刻也就没法控制了,中共只能万劫不复。中共当局的高压政策下的和谐社会就真的是人民真实意愿吗?当然不是,大陆人民在这样的高 压政策下只能违心 的对中共歌功颂德。

中国人你知道自由的内涵吗?

谈到党文化几十年来对中国人民的毒害,他表示:大纪元最近发 表的有关解体党文化的系列文章写的非常好。一个人如果头脑中有党文化的残渣,你的思维就会跟着共产党的思维逻辑走。只有把它彻底唾弃,就 不会一味的用共产 党给灌输的那种立场观点去看问题了包括本质的问题。他说:共产党对人民的洗脑厉害啊,可是说是很成功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或政党可以与 其比拟的。看看他 们把中国人都变成什么了?很可悲。当今的中国人,他们没有思辩能力,而且道德沦丧。

很多中国人不知道什么叫自由、什么叫民主。有人说:"我今天可以到长沙,明天可以到北京。",他认为这就是自由,实质意义上的自由是什 么国人是不知道的。自由就是要有新闻出版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迁徙的自由、人身自由、表达政治诉求的自由等等。

就 言论自由而言:"我现在跟你说话,我可以骂共产党,而不会有人说你反党。言论自由是一个广泛的不是一个狭隘空间中的两个人、几个之间的自 由谈话,而是我们 可以公开写文章抨击社会的不公、指出社会的不和理现象,指出政府的弊端及问题所在,用舆论和媒体监督政府所为而不会遭到政府的打压和迫 害,这是民主政治的 基础。这些最基本的大陆都不具备。"他说:一个出版界的朋友说,别提什么出版自由了,如果我们出的书中有出现抨击现政权或执政党的言论, 那怕是几个字,几 行字,书都不能出的,出了大家都得吃不了兜着走啦。共产党的这个意识形态已经灌输到社会的各个阶层各种体制里面。

意识形态的本质区别

他 告诉记者:我曾经与国保对话,我说:我跟你们的冲突就是意识形态上的冲突,你们信仰共产党,我们信仰三民主义。但有一点我门要看问题的本 质。我们所信仰的 三民主义比西方人讲的民主更先进。西方是三权分立,三民主义是五权宪法。我们追求三民主义没错,目标上推进中国民主,我们的目的是希望中 国会更好。何错之 有啊?

而你们信仰的共产党,共产党为人民做了什么?中共开动整部的国家机器,在国内搜刮民脂民膏,他们有没有关心民生、民权的问题?没有, 他们只是在维护他们党的利益。把党的利益建立在国家人民的利益之上。中共不管什么会议召开,都冠以在某某党领导下等等术语。党是不能把权 利凌驾与国家之 上,军队也不能是"党卫军",必须国家化。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应该是政府允许人民自由结社、自由组党。提倡舆论监督,民主监督,开放新闻 自由。这些共产党 做的到吗?

而国保说:"西方的民主不适合中国。"张反问:"那马列主义适合中过国吗?"它也是西方来的啊,你们把马、列照搬到中国来,历史 上马列的祖先又是如何做的?在苏联的扶持下,分裂中国,制造两个中国,建立一个所谓的'中华苏维埃',还号召各地区个民族独立建国并承认 其建国权。东三省 多少资源国土利益被出卖给前苏联?!很多问题他们不敢正面回答。他们不能自圆其说。

信仰自由

共产党的本性就 决定了它是不能这样做的。因此它们封锁海外网站,关闭国内维权网站、抓捕异议人士、自由知识份子和有与它的主义背道而驰的思想者、宗教信 仰者。无论政治信 仰、精神信仰她可以让一个人的精神非常富有,让一个人的思想心灵不再空白。如果一个人活在世上没有信仰没有追求他只能是一个躯壳。形尸走 兽,他的一生将是 在愚昧无知中度过。而在中国宗教信仰是被打压与遭受迫害的。基督教、天主教家庭教会领袖被抓,不许他们集体活动,而信达赖喇嘛的教徒被禁 止悬挂达赖喇嘛的 画像,挂了就要被抓。法轮功根本不许生存,可是还是看到很多法轮功的真相标语。政治犯在中国是被迫害最残酷的,毫无人性的。那种残忍残酷 另人发指的程度在 全世界找不到第二家了。

成长经历

谈到自由民主思想的形成的经历时说到:"我从小就对共产党没有一点好感。也 没加入少先队和共青团。当时老师同学都动员我加入,还让我去宣誓,我就是不同意,后来老师给我一个团证,我当时就给扔了,告诉老师,我没 有向它宣誓,我不 要这个东西。在湖南科技职业学院大学念书时,就是因为经常发表抨击共产党、抨击社会的演讲和文章,因此被迫退学。这大概上天意吧,我认为 我生来就是有使命 的人。其实在初中我就开始写文章揭露教育制度的腐败,揭露社会不公现象、政府的无能。后来我看了很多西方哲学方面的书籍。更坚定了我的有 些思维和想法。我 从小对政治就有一种特殊的说不清楚的感觉,就是很关心,这个想法也没有改变过,来于何处,找不出原因。总觉得我必须要去做这个事情,好象 是命中注定的。如 果没人站出来真是国之将亡。我曾经在一个公司工作,国保这些政治警察去了后,人家就怕啊。我现在没有工作。他们采取各种手段封锁我的经济 来源。"

最 后张子霖强调:我很早就确立要投入中国民主事业中去,这么多年我从未忘却过这个理想,即使是为中国民主事业死也死的其所。百善孝为先,但 自古忠孝两难全, 如果要选择我会选择忠,忠于人民,忠于国家,为了人民的希望牺牲又何妨。在推动中国民主及非暴力争取人民权益的路上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坐 牢、牺牲又有和 惧。大丈夫何惧死亡,就如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人生短短数十寒暑,不应该浪费太多时间,我将会用一生去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进程。


中为张子霖(大纪元)(http://www.dajiyuan.com)

10/17/2006 2:53:29 PM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6/10/17/n1490073.htm



发表评论